仲量联行:北京办公楼、零售物业租金创多年来最大年度跌幅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1月14日,仲量联行发布了2020年北京房地产市场回顾报告。在疫情的影响下,办公楼、商场、酒店、物流地产在租金、业绩上都有所下跌:

办公楼空置率达15.4%,租金创下连续八个季度下跌的纪录;

商业地产北京市区和郊区市场全年分别同比下跌9.5%和11.0%;

物流地产整体空置率维持在5.2%的低位,市场情绪有所回暖;

酒店行业虽然在下半年有所好转,但12月的疫情复发,也给酒店市场带了许多不确定性。

对于2021年,仲量联行华北区董事总经理张莹如此预测,“疫情的冲击还会延续,2021还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办公楼:租金连续8季度下跌

在北京甲级办公楼市场,第四季度共有2个新项目入市。由于目前项目入住率相对较低,这也推升了甲级办公楼整体空置水平。2020年底,全市空置率达到了15.4%。

整体来看,2020年办公楼租金创下连续八个季度下跌的纪录。四季度随着市场压力的延续,整体租金继续呈下行趋势。截至年底,租金环比下跌2.6%,同比下跌7.9%。

面对空置压力,许多业主通过租金折扣、优惠的措施吸引租户,以此稳定出租率。但租赁活动放缓仍然对市场构成挑战——部分租户继续选择缩减规模,或采取各种策略积极寻求降低租赁成本。在2020年第四季度,甲级办公楼的搬迁类需求增长,搬迁交易占市场总成交的60%。

仲量联行北京商业地产部总监张斯亮表示:“在经历了如此艰难的一年之后,2021年市场预计将持续承压,租赁需求会继续保持相对疲软的态势,而供给高峰也将在短期内延续。市场压力的持续将驱动租金进一步下跌,但全年租金的降幅会有所收窄。不过,市场复苏需要更多时间,业主和租户双方都应该为未来的阻碍和挑战做好准备。”

02 外资投资活跃度明显提升

仲量联行数据显示,2020年北京写字楼市场全年大宗成交总额达到470亿元。该水平低于2019年800亿元的峰值,但高于2018年的投资总额。

在2020年,受疫情影响,部分潜在成交未能达成,但市场仍然不乏亮点。北京市场第一季度即录得LG双子座大厦核心办公资产成交,为市场注入强心针。此后,多座在京数据中心项目先后完成出售,凸显北京商业地产市场各个领域的投资活跃度和价值。

由于国内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得到有效控制,外资持续加码中国市场、看好北京机会。2020年外资大宗成交占到全年总成交额约35%,这在多年来由内资主导的北京投资市场中极为少见,且显著高于2019年的30%和2018年的22%。

仲量联行华北区投资部资深董事王刚表示:“北京市场强劲的基本面、更多可售资产和更大的议价空间等众多利好因素的持续作用,也将推动北京商业地产市场继续受到国内外投资人的青睐,投资热度有望在2021年转化为更多成交。”

03 购物中心、物流地产、酒店多方下跌

在2020年第四季度,北京新开了四座购物中心。但市场租金持续下降,全年创历史最大租金跌幅。 市区和郊区市场四季度租金分别环比下跌4.2%和4.8%,见证了有史以来最大年租金降幅,全年分别同比下跌9.5%和11.0%。

仲量联行北京研究部董事纪明表示,“低租金环境为市场带来新的调整机会,随着此前因疫情而推迟的购物中心在2021年陆续开业,市场也将迎来新的活力。”

在物流地产方面,整体空置率维持在5.2%的低位,市场情绪转暖。在第四季度,一些项目在租赁方面取得较大进展,有效缓解了空置压力,提振市场预期。部分业主于年末微幅上调租金,也展现出对未来市场的谨慎乐观态度,预计2021年租金将实现温和增长。

北京高端酒店业在2020年下半年业绩持续回升,截至2020年11月,北京高档酒店入住率、平均房价、每间可出租客房收入分别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44.6%、84.4%和 38.0%。

但12月的疫情波动或将为复苏带来新的挑战,北京已恢复对大型集会活动的管控,预计会议会展需求将受到较大影响,商务及休闲客源也将在短期内有所下滑。据了解,近期亮马桥、金融街、国贸等主要区域高端酒店入住率均有20到30个百分点不等的下滑。

 “12月底的疫情波动、传统的春节淡季,以及3月份两会安保和防疫措施预期提升等因素,均会对北京高端酒店的恢复周期造成一定影响。预计到2021年4月,需求量才会出现明显回暖。” 仲量联行大中华区酒店及旅游地产投资咨询部副总裁梁涛表示。

“世联红璞”易主,长租公寓市场再现“冰火两重天”?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迈点空间租赁”(ID:mdgongyu),作者:Peddy,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的最后一天,世联红璞易主。

新京报报道,1月5日,深交所向深圳世联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世联行”)发出关注函,要求世联行出售世联集房股权的同时又受让世联集房43家子公司股权的原因及合理性,明确长租公寓建设项目剩余募集资金的使用安排。

原来,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世联行对外发布《关于处置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暨出售全资子公司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称:

“公司拟与全资子公司深圳世联集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宁波江北华燕智辉实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作价5.3亿元向华燕智辉转让完成资产重组后的世联集房100%股权及对应的所有权益。”

珠海大横琴的全资子公司珠海大横琴创新发展有限公司拟与华燕智辉及其他有限合伙人共同设立珠海横琴华琴实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作为承接华燕智辉在《股权转让协议》项下全部权利、义务的主体,大横琴创新认缴前述主体49.5%的出资份额。

世联集房的主营业务,就是长租公寓,即世联红璞。这也就意味着,世联行将把世联红璞转让给华燕智辉,最终由华琴实业接管。

而华琴实业的股东中,除了大横琴创新和华燕智辉,还有南京魔方佳弘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和燕鹭(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

由此看来,魔方公寓或将接手世联红璞之后的运营和管理。

5年时间,最终逃不过亏损 

世联行,1993年成立于深圳,是境内首家登陆A股的房地产综合服务提供商。

2015年,世联行正式发布“世联集”,携手“清控科创”打造国内首家青年创业综合体品牌——小样社区,进军社区资产服务。而后正式推出“世联红璞”入局长租公寓。

2015年10月,广州·白领公寓项目上线;

2016年1月,广州·集中式项目上线;

2016年6月,重庆·酒店公寓项目上线;

2016年12月,红璞累计全国运营房间数达1万间;

2017年4月,惠州·委托管理项目上线;

2017年6月,累计全国运营2万间;

2017年11月,全国累计签约10万间;

2017年12月, 杭州·自持类资产项目上线;

2018年4月,苏州·企业公寓项目上线;

2018年6月,累计全国运营超过3万间,公寓业务已覆盖到全国30个城市,其中杭州、广州、郑州、成都、南京、西安、武汉成为7大重点发展城市,出租率稳定在90%以上,续租率保持在50%左右;

2019年,红璞运营长租公寓项目163个,运营间数超33000间,覆盖核心一二线城市,稳定期出租率约85%,续租率保持在40%左右;

2020年2月,累计全国签约超过4万间。

刚开始,红璞的步伐很快,看得出红璞深耕长租公寓的野心。到后期,虽然扩张速度放缓,但运营体量依然在持续增长,且伸向了多个细分领域。

但世联红璞最终仍躲不过亏损。

2017年,世联行公寓管理业务实现收入2.08亿元,同比增加387.64%,但因业务拓展,成本增加,最终毛利亏损1.84亿元,同比下降554.51%;

2018年,世联行公寓业务收入为4.06亿元,同比增加94.85%;

2019年,世联行公寓业务实现营收6.15亿元,同步增长51.77%。世联集房年度营收为5.93亿,净利润-3.21亿元。

2020年1-9月,世联集房营业收入为4.44亿元,净利润为-2.0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年初,世联红璞公寓CEO甘伟正式离职,世联行也随之收缩了对红璞公寓的投入,将重心转移到办公空间上来。

擅长做“一次性交易”的世联行,显然在以长期服务和长周期回报为根本属性的长租公寓行业,有些力不从心。

国资入局 

2020年7月初,世联行控股股东世联中国决定向珠海大横琴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珠海大横琴”)转让2.02亿股世联行股份,占世联行总股本的9.9%。

9月中下旬,世联行创始人陈劲松宣布辞任董事长,珠海大横琴董事长胡嘉上任公司董事长。同时,公司财务总监变更为珠海大横琴职业有限公司的财务部经理任薛文。

之后,世联行董事会的9名董事席位,有5个被大横琴占据。

世联行管理层可以说是大换血,珠海大横琴拿下了控制权,世联行的“大横琴时代”到来。

珠海大横琴由珠海市横琴新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实际控制,是大湾区建设的排头兵,获得世联行控制权后,大横琴开始向世联行注资。

而此次接手世联红璞的华琴实业背后,珠海大横琴的全资子公司大横琴创新发展有限公司将认缴其49.5%的出资份额。

此后,国企大横琴将更直接地介入到世联红璞这一长租公寓项目的运营当中。

路在何方?

据迈点空间租赁的内部消息,世联红璞目前仍然按照以往一样,正常运转,暂时没有变化。而之后轻资产托管板块的业务,可能也会再剥离出来,但具体方案还在对接中。

1.国企的资金+物业

珠海市横琴新区国资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的大横琴,可以说是大湾区建设的排头兵,大横琴手上掌握着丰富的资源,不管是资金还是物业。

再加上国家正大力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关乎民生租赁的长租公寓行业必然是其中的重点项目。

按照2020年的趋势来看,或将增加集体土地的供应,盘活存量资产。

总之,有了国企的强大背景,相当于有了坚实的基础。

2.魔方持续复制轻资产运营模式

世联行本次公告原文中写道:

“2020年借着公司引入国有法人股东的契机,公司启动了新一轮的发展战略,明确了构建‘大交易+大资管’双核协同发展的业务体系,聚焦优势业务,发挥公司特长。‘大资管’业务重新回到轻资产专业服务能力上,作为资产运营服务中的公寓管理业务从包租模式为主,转为聚焦到收取管理费用的委托模式,实现了轻资产管理服务的输出。”

而魔方在2018年底宣布加快进军轻资产之后,这两年一直在加强自身专业化资产管理的能力,在核心的运营维度上进行重点输出。如今魔方在长租公寓的各个流程都有一套SOP,使得各个环节的标准化复制具备了相应的操作流程。

到目前为止,魔方已与众多知名国企在各地打造了标杆项目,如温州浙南科技城项目、宁波杭州湾新区生活配套项目、珠江租赁项目、上海国贸及新长宁项目、华寓南宁项目等等。

在接管世联红璞之后,相信魔方会将成功的轻资产运营模式持续复制下去,为世联红璞注入新的活力。

3.国企+头部品牌共同加持

这几年,国企+市场化品牌的合作模式其实已经屡见不鲜,如颐和·贝客,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即使在疫情期间,出租率依然高达95.96%。这种合作模式爆发出来的潜力,整个行业有目共睹。

之后的世联红璞,也会采取这种合作模式,地方头部国企+头部品牌共同加持,深耕大湾区。

2020的最后时刻,世联行甩手卖掉红璞,但这未尝不是件好事,也充分佐证了这个行业的发展趋势。

有了背后国资的支撑,魔方公寓丰富的运营和管理经验加持,相信世联红璞会在不久的将来,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

“世联红璞”易主,长租公寓市场再现“冰火两重天”?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迈点空间租赁”(ID:mdgongyu),作者:Peddy,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的最后一天,世联红璞易主。

新京报报道,1月5日,深交所向深圳世联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世联行”)发出关注函,要求世联行出售世联集房股权的同时又受让世联集房43家子公司股权的原因及合理性,明确长租公寓建设项目剩余募集资金的使用安排。

原来,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世联行对外发布《关于处置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暨出售全资子公司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称:

“公司拟与全资子公司深圳世联集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宁波江北华燕智辉实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作价5.3亿元向华燕智辉转让完成资产重组后的世联集房100%股权及对应的所有权益。”

珠海大横琴的全资子公司珠海大横琴创新发展有限公司拟与华燕智辉及其他有限合伙人共同设立珠海横琴华琴实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作为承接华燕智辉在《股权转让协议》项下全部权利、义务的主体,大横琴创新认缴前述主体49.5%的出资份额。

世联集房的主营业务,就是长租公寓,即世联红璞。这也就意味着,世联行将把世联红璞转让给华燕智辉,最终由华琴实业接管。

而华琴实业的股东中,除了大横琴创新和华燕智辉,还有南京魔方佳弘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和燕鹭(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

由此看来,魔方公寓或将接手世联红璞之后的运营和管理。

5年时间,最终逃不过亏损 

世联行,1993年成立于深圳,是境内首家登陆A股的房地产综合服务提供商。

2015年,世联行正式发布“世联集”,携手“清控科创”打造国内首家青年创业综合体品牌——小样社区,进军社区资产服务。而后正式推出“世联红璞”入局长租公寓。

2015年10月,广州·白领公寓项目上线;

2016年1月,广州·集中式项目上线;

2016年6月,重庆·酒店公寓项目上线;

2016年12月,红璞累计全国运营房间数达1万间;

2017年4月,惠州·委托管理项目上线;

2017年6月,累计全国运营2万间;

2017年11月,全国累计签约10万间;

2017年12月, 杭州·自持类资产项目上线;

2018年4月,苏州·企业公寓项目上线;

2018年6月,累计全国运营超过3万间,公寓业务已覆盖到全国30个城市,其中杭州、广州、郑州、成都、南京、西安、武汉成为7大重点发展城市,出租率稳定在90%以上,续租率保持在50%左右;

2019年,红璞运营长租公寓项目163个,运营间数超33000间,覆盖核心一二线城市,稳定期出租率约85%,续租率保持在40%左右;

2020年2月,累计全国签约超过4万间。

刚开始,红璞的步伐很快,看得出红璞深耕长租公寓的野心。到后期,虽然扩张速度放缓,但运营体量依然在持续增长,且伸向了多个细分领域。

但世联红璞最终仍躲不过亏损。

2017年,世联行公寓管理业务实现收入2.08亿元,同比增加387.64%,但因业务拓展,成本增加,最终毛利亏损1.84亿元,同比下降554.51%;

2018年,世联行公寓业务收入为4.06亿元,同比增加94.85%;

2019年,世联行公寓业务实现营收6.15亿元,同步增长51.77%。世联集房年度营收为5.93亿,净利润-3.21亿元。

2020年1-9月,世联集房营业收入为4.44亿元,净利润为-2.0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年初,世联红璞公寓CEO甘伟正式离职,世联行也随之收缩了对红璞公寓的投入,将重心转移到办公空间上来。

擅长做“一次性交易”的世联行,显然在以长期服务和长周期回报为根本属性的长租公寓行业,有些力不从心。

国资入局 

2020年7月初,世联行控股股东世联中国决定向珠海大横琴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珠海大横琴”)转让2.02亿股世联行股份,占世联行总股本的9.9%。

9月中下旬,世联行创始人陈劲松宣布辞任董事长,珠海大横琴董事长胡嘉上任公司董事长。同时,公司财务总监变更为珠海大横琴职业有限公司的财务部经理任薛文。

之后,世联行董事会的9名董事席位,有5个被大横琴占据。

世联行管理层可以说是大换血,珠海大横琴拿下了控制权,世联行的“大横琴时代”到来。

珠海大横琴由珠海市横琴新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实际控制,是大湾区建设的排头兵,获得世联行控制权后,大横琴开始向世联行注资。

而此次接手世联红璞的华琴实业背后,珠海大横琴的全资子公司大横琴创新发展有限公司将认缴其49.5%的出资份额。

此后,国企大横琴将更直接地介入到世联红璞这一长租公寓项目的运营当中。

路在何方?

据迈点空间租赁的内部消息,世联红璞目前仍然按照以往一样,正常运转,暂时没有变化。而之后轻资产托管板块的业务,可能也会再剥离出来,但具体方案还在对接中。

1.国企的资金+物业

珠海市横琴新区国资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的大横琴,可以说是大湾区建设的排头兵,大横琴手上掌握着丰富的资源,不管是资金还是物业。

再加上国家正大力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关乎民生租赁的长租公寓行业必然是其中的重点项目。

按照2020年的趋势来看,或将增加集体土地的供应,盘活存量资产。

总之,有了国企的强大背景,相当于有了坚实的基础。

2.魔方持续复制轻资产运营模式

世联行本次公告原文中写道:

“2020年借着公司引入国有法人股东的契机,公司启动了新一轮的发展战略,明确了构建‘大交易+大资管’双核协同发展的业务体系,聚焦优势业务,发挥公司特长。‘大资管’业务重新回到轻资产专业服务能力上,作为资产运营服务中的公寓管理业务从包租模式为主,转为聚焦到收取管理费用的委托模式,实现了轻资产管理服务的输出。”

而魔方在2018年底宣布加快进军轻资产之后,这两年一直在加强自身专业化资产管理的能力,在核心的运营维度上进行重点输出。如今魔方在长租公寓的各个流程都有一套SOP,使得各个环节的标准化复制具备了相应的操作流程。

到目前为止,魔方已与众多知名国企在各地打造了标杆项目,如温州浙南科技城项目、宁波杭州湾新区生活配套项目、珠江租赁项目、上海国贸及新长宁项目、华寓南宁项目等等。

在接管世联红璞之后,相信魔方会将成功的轻资产运营模式持续复制下去,为世联红璞注入新的活力。

3.国企+头部品牌共同加持

这几年,国企+市场化品牌的合作模式其实已经屡见不鲜,如颐和·贝客,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即使在疫情期间,出租率依然高达95.96%。这种合作模式爆发出来的潜力,整个行业有目共睹。

之后的世联红璞,也会采取这种合作模式,地方头部国企+头部品牌共同加持,深耕大湾区。

2020的最后时刻,世联行甩手卖掉红璞,但这未尝不是件好事,也充分佐证了这个行业的发展趋势。

有了背后国资的支撑,魔方公寓丰富的运营和管理经验加持,相信世联红璞会在不久的将来,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

姚劲波PMLS散伙记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乐居财经 严明会,36氪经授权发布。

58同城CEO 姚劲波

 “抱团取暖”这个战术,或许并不适合姚劲波。

先是,由58发起的“反贝壳联盟”倒戈,成员21世纪和中环互联纷纷投向贝壳找房的怀抱。眼下,他鼓吹的行业内首家PMLS(新房联卖平台)也面临“瓦解”。

12月8日,世联行(002285.SZ)公告称,世联行、同策拟向天津瑞庭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天津瑞庭”)转让二者持有的上海更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更赢”)全部55%股权,转让价合计3.57亿元注册资本。

上海更赢主营业务中,58爱房是由五八、世联行、同策共同发起的互联网+新房分销平台,业务品牌为“爱房·带客通”。

转让前,上海更赢由五八、世联行和同策分别持股45%、31.4286%和23.5714%,且三方的认缴出资额分别为2.92亿元、2.04亿元和1.53亿元,合计注册资本为6.49亿元。

此次受让方“天津瑞庭”由瑞庭网络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全资持股,实际控制人为ANJUKE HONGKONG LIMITED,注册资本20万元,法人姚劲波。截止今年三季度,天津瑞庭的总资产8.58万元,净资产-203.32万元,净利润-1182元。

换言之,转让完成后,上海更赢将全部归属于姚劲波和58系持有。

但这笔转让动作,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顺利。次日,深交所就下发关注函,并指出世联行须说明关于出售上海更赢股权的具体原因,以及定价的依据和相关财务来往情况;同时,说明收购方天津瑞庭的财务情况,世联行如何保证收款。

“三年三万亿”

故事的开头总是极具温柔。去年夏天,在58同城酒仙桥总部,姚劲波、陈劲松和孙益功罕见同台亮相,为行业内首家PMLS(新房联卖平台)“58爱房”共同站台。

当天的主角是58同城CEO姚劲波,他喊出了“三年三万亿(新房联卖市场)的交易目标”。

为此,老姚颇为自信解释称,58、安居客平台有100多万经纪人,利用58爱房,每个人每年卖一套100万房,就是一万亿,希望能超额完成这个目标。

台下,陈、孙二人同坐一排,不时窃窃私语。提出PMLS模式的是孙益功,其所谓“PMLS”新房联卖平台即一个能把盘源、购房者、经纪公司、经纪人圈都连接在一起的平台。

陈劲松则看到了贝壳找房、易居房友的迅速崛起,试图转型销渠一体业务,重新步入新房交易轨道,分一杯羹。彼时的他,也万分“相信PMLS平台一定能成功。”

利益,让三位大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在58爱房平台上,世联行、同策这两家代理公司拥有开发商连接和房源,58则拥有流量,各取所需,暗战左晖和贝壳找房自然也多了一份底气。

截止 2019年8月,58爱房新房销售代理项目超3500个,渠道分销服务项目超1800个,平台绑定二手合作店数量超4万家门店。开了一个好的彩头。

接盘准备?

事实上,上海更赢成立于2018年8月17日,初始注册资本3亿元,同策和五八分别持股51%和49%,旗下的58爱房最开始也由这两家企业共同发起,后来才引入世联行。

在去年那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前夜(2019年8月20日),世联行、58集团与同策签署增资扩股协议。增资后,世联行持股上海更赢的比例为40%,五八与同策分别认缴出资1.53亿元、各持股30%。

紧接着去年9月,世联行又与上海更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利用各自资源为对方委托的项目提供服务,预计2019年9月至2020年4月交易金额不超过35亿元。

然而,上海更赢的工商登记却迟迟未有变更的动静。以至于,彼时有专家评价道,三方签署过一份聊胜于无的合作协议其实就如同炒作。

直至去年平安夜(12月24日),上海更赢的注册资本从3亿元猛增至5.1亿元,增幅70%,同时新增一位股东——世联行,法人兼董事长由同策孙益功变更为世联行总经理朱敏。彼时,世联行、同策和五八分别持股40%、30%和30%。

转眼至今年7月,上海更赢的注册资本又发生了一轮变化,由5.1亿元增至6.49亿元,增幅27.27%。

经乐居财经查询发现,此次出资方为五八。而时间点恰好是世联行内部的动荡期,陈劲松正筹备将公司控制权转予珠海大横琴。五八这一增资举动,好似在为接盘上海更赢做准备。

由此,五八成为上海更赢和58爱房的第一大股东。在股权方面,五八、世联行和同策的持股比例也变更为当下的45%、31.4286%和23.5714%。

经过一年多的牵手,上海更赢和58爱房究竟又何成果?

目前,上海更赢对外投资了65家子公司,其中6家已“注销”。虽然步子迈得很大,但是经营业绩却不尽如意。

截止2019年底,上海更赢总资产5.7亿元,总负债3.63亿元,应收款项总额1.30亿元,净资产2.07亿元,营业收入2.28亿元,净利润-957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22亿元。

至2020年9月底,上海更赢的亏损情况愈加严重。总资产13.64亿元,总负债10.05亿元,应收款项总额2.91亿元,净资产3.59亿元,营业收入12.92亿元,净利润-1.7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59亿元。

业内人士观察称,目前58爱房全国布局烧钱,同时面临贝壳全国抵制。例如3月,58同城及58爱房向重庆房产经纪企业“到家了”投资5亿元。另外,58爱房还与优居、郑州荣庭和诺家地产相继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显然,并不是所有的1+1+1>3。

合伙到散伙

姚劲波不仅打脸自己“三年三万亿”,另一个Flag也破灭了。

他原本希望引入更多的投资方,“我们不希望作唯一,希望给开发商另外的选择,哪怕58在58爱房的股份下降,但要让这个共建平台成为行业的基础设施。”

谁曾料到,不仅股权没有给出去,还全都收归五八麾下。

当下,为何同策和世联行同时撤离58爱房?

除了58爱房摆在明面上的不佳业绩以外,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同策和世联行做过一笔交易,看似是世联行收同策,实际上是同策要吞并世联行。然而,世联行却最终卖身给了国企。随着这次世联行撤了,同策估计也不想搞,它有自己的新房交易平台——同策好房。”

乐居财经获悉,去年12月1日,世联行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同策的控股权,且该重大收购事项已签署意向性协议。

然而,随着又一个夏天的降临,同策和世联行却没有最终走到一起。今年8月,国资背景的珠海大横琴正式战略入股并实控世联行。

此次,出售58爱房所持股份,世联行预计产生投资收益5100万元,占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62.24%。

未来,世联行将何去何从?

陈劲松称,2020下半年,公司构建“大交易+大资管”双核协同的业务体系的战略方向,其中,大交易业务将进一步聚焦优势业务、发挥世联行特长、深度服务开发商,将进一步开放与中介平台的广泛合作,故本次交易符合公司整体战略规划。

眼下,没有世联行和同策两个重要合作伙伴的助力,姚劲波肩上的担子显然更加沉重了。

姚劲波PMLS散伙记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乐居财经 严明会,36氪经授权发布。

58同城CEO 姚劲波

 “抱团取暖”这个战术,或许并不适合姚劲波。

先是,由58发起的“反贝壳联盟”倒戈,成员21世纪和中环互联纷纷投向贝壳找房的怀抱。眼下,他鼓吹的行业内首家PMLS(新房联卖平台)也面临“瓦解”。

12月8日,世联行(002285.SZ)公告称,世联行、同策拟向天津瑞庭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天津瑞庭”)转让二者持有的上海更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更赢”)全部55%股权,转让价合计3.57亿元注册资本。

上海更赢主营业务中,58爱房是由五八、世联行、同策共同发起的互联网+新房分销平台,业务品牌为“爱房·带客通”。

转让前,上海更赢由五八、世联行和同策分别持股45%、31.4286%和23.5714%,且三方的认缴出资额分别为2.92亿元、2.04亿元和1.53亿元,合计注册资本为6.49亿元。

此次受让方“天津瑞庭”由瑞庭网络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全资持股,实际控制人为ANJUKE HONGKONG LIMITED,注册资本20万元,法人姚劲波。截止今年三季度,天津瑞庭的总资产8.58万元,净资产-203.32万元,净利润-1182元。

换言之,转让完成后,上海更赢将全部归属于姚劲波和58系持有。

但这笔转让动作,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顺利。次日,深交所就下发关注函,并指出世联行须说明关于出售上海更赢股权的具体原因,以及定价的依据和相关财务来往情况;同时,说明收购方天津瑞庭的财务情况,世联行如何保证收款。

“三年三万亿”

故事的开头总是极具温柔。去年夏天,在58同城酒仙桥总部,姚劲波、陈劲松和孙益功罕见同台亮相,为行业内首家PMLS(新房联卖平台)“58爱房”共同站台。

当天的主角是58同城CEO姚劲波,他喊出了“三年三万亿(新房联卖市场)的交易目标”。

为此,老姚颇为自信解释称,58、安居客平台有100多万经纪人,利用58爱房,每个人每年卖一套100万房,就是一万亿,希望能超额完成这个目标。

台下,陈、孙二人同坐一排,不时窃窃私语。提出PMLS模式的是孙益功,其所谓“PMLS”新房联卖平台即一个能把盘源、购房者、经纪公司、经纪人圈都连接在一起的平台。

陈劲松则看到了贝壳找房、易居房友的迅速崛起,试图转型销渠一体业务,重新步入新房交易轨道,分一杯羹。彼时的他,也万分“相信PMLS平台一定能成功。”

利益,让三位大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在58爱房平台上,世联行、同策这两家代理公司拥有开发商连接和房源,58则拥有流量,各取所需,暗战左晖和贝壳找房自然也多了一份底气。

截止 2019年8月,58爱房新房销售代理项目超3500个,渠道分销服务项目超1800个,平台绑定二手合作店数量超4万家门店。开了一个好的彩头。

接盘准备?

事实上,上海更赢成立于2018年8月17日,初始注册资本3亿元,同策和五八分别持股51%和49%,旗下的58爱房最开始也由这两家企业共同发起,后来才引入世联行。

在去年那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前夜(2019年8月20日),世联行、58集团与同策签署增资扩股协议。增资后,世联行持股上海更赢的比例为40%,五八与同策分别认缴出资1.53亿元、各持股30%。

紧接着去年9月,世联行又与上海更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利用各自资源为对方委托的项目提供服务,预计2019年9月至2020年4月交易金额不超过35亿元。

然而,上海更赢的工商登记却迟迟未有变更的动静。以至于,彼时有专家评价道,三方签署过一份聊胜于无的合作协议其实就如同炒作。

直至去年平安夜(12月24日),上海更赢的注册资本从3亿元猛增至5.1亿元,增幅70%,同时新增一位股东——世联行,法人兼董事长由同策孙益功变更为世联行总经理朱敏。彼时,世联行、同策和五八分别持股40%、30%和30%。

转眼至今年7月,上海更赢的注册资本又发生了一轮变化,由5.1亿元增至6.49亿元,增幅27.27%。

经乐居财经查询发现,此次出资方为五八。而时间点恰好是世联行内部的动荡期,陈劲松正筹备将公司控制权转予珠海大横琴。五八这一增资举动,好似在为接盘上海更赢做准备。

由此,五八成为上海更赢和58爱房的第一大股东。在股权方面,五八、世联行和同策的持股比例也变更为当下的45%、31.4286%和23.5714%。

经过一年多的牵手,上海更赢和58爱房究竟又何成果?

目前,上海更赢对外投资了65家子公司,其中6家已“注销”。虽然步子迈得很大,但是经营业绩却不尽如意。

截止2019年底,上海更赢总资产5.7亿元,总负债3.63亿元,应收款项总额1.30亿元,净资产2.07亿元,营业收入2.28亿元,净利润-957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22亿元。

至2020年9月底,上海更赢的亏损情况愈加严重。总资产13.64亿元,总负债10.05亿元,应收款项总额2.91亿元,净资产3.59亿元,营业收入12.92亿元,净利润-1.7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59亿元。

业内人士观察称,目前58爱房全国布局烧钱,同时面临贝壳全国抵制。例如3月,58同城及58爱房向重庆房产经纪企业“到家了”投资5亿元。另外,58爱房还与优居、郑州荣庭和诺家地产相继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显然,并不是所有的1+1+1>3。

合伙到散伙

姚劲波不仅打脸自己“三年三万亿”,另一个Flag也破灭了。

他原本希望引入更多的投资方,“我们不希望作唯一,希望给开发商另外的选择,哪怕58在58爱房的股份下降,但要让这个共建平台成为行业的基础设施。”

谁曾料到,不仅股权没有给出去,还全都收归五八麾下。

当下,为何同策和世联行同时撤离58爱房?

除了58爱房摆在明面上的不佳业绩以外,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同策和世联行做过一笔交易,看似是世联行收同策,实际上是同策要吞并世联行。然而,世联行却最终卖身给了国企。随着这次世联行撤了,同策估计也不想搞,它有自己的新房交易平台——同策好房。”

乐居财经获悉,去年12月1日,世联行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同策的控股权,且该重大收购事项已签署意向性协议。

然而,随着又一个夏天的降临,同策和世联行却没有最终走到一起。今年8月,国资背景的珠海大横琴正式战略入股并实控世联行。

此次,出售58爱房所持股份,世联行预计产生投资收益5100万元,占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62.24%。

未来,世联行将何去何从?

陈劲松称,2020下半年,公司构建“大交易+大资管”双核协同的业务体系的战略方向,其中,大交易业务将进一步聚焦优势业务、发挥世联行特长、深度服务开发商,将进一步开放与中介平台的广泛合作,故本次交易符合公司整体战略规划。

眼下,没有世联行和同策两个重要合作伙伴的助力,姚劲波肩上的担子显然更加沉重了。

世联行前三季净利润下降204% 非流动负债飙升1682%|互联网+

世联行前三季净利润下降204%,非流动负债飙升1682%

澎湃新闻记者 刘畅

房地产综合服务提供商深圳世联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世联行,002285.SZ)10月30日公告,2020年1-9月份营业收入44.788亿元,同比下降4.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873.23万元,同比下降204.48%。

世联行主营业务分为交易服务、交易后服务、资产运营服务和资产管理服务四大板块。交易后服务板块包含金融服务业务和装修服务业务。世联行表示,营业收入和利润下降的原因是,交易后服务收入同比下降54.03%,影响当期利润。

包含代理销售业务、互联网+业务、顾问策划业务和经纪业务的交易服务收入同比增长6.55%,因其线上看房和智慧案场等服务储备客户资源,扩大了分销、直销业务规模。资产管理服务收入同比下降5.05%,主要是受疫情和市场影响,该资产投资服务收入减少所致。

世联行称,其金融服务业务严控风险、稳健放贷,报告期贷款回收和放贷产生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3.5亿元;受疫情影响,该公司装修业务收到的业务暂收款同比减少1.978亿元,收回合作诚意金同比增加9500万元,故而2020年1-9月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50.57%。

值得注意的是,世联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因为一年内到期的银行长期借款增加,从今年年初的2064.44万元飙升至3.68亿元,增长1682.57%。货币资金19.896亿元,比去年年底的25.82亿元减少约6亿元。

目前,世联行累计已实现但未结算的代理销售额约3586亿元,将在未来的3至9个月带来约26.2亿元的代理费收入;其中属于公司100%控股子公司的未结算代理销售额约2989亿元,将在未来的3至9个月带来约21.1亿元的代理费收入。

今年8月在广东省珠海市国资委旗下的珠海大横琴集团有限公司成为世联行控股股东并取得实际控制权,同时成为世联行单一拥有表决权比例最高的股东。大横琴持有世联行股份3.24亿股,持股比例15.90%;拥有表决权股数为6.09亿股,拥有29.90%的表决权。大横琴成立于2009年,由广东省珠海市横琴新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持股。创始人陈劲松将董事长之位让出,为联席董事长,大横琴集董事长胡嘉出任世联行董事长。

此后,主要业务为一手房代理的世联行,更多地向大横琴“城市运营商+产业发展商”的角色发展。

10月26日,世联行公告称,其与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人民政府、大横琴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就文旅综合开发业务、城市大资管业务、产业投资及招商等工作全方位深度开展合作。这也是大横琴成为世联行实际控制人后,双方首份合作协议。

紧接着,世联行10月28日公告称,与大横琴、江苏省盐城市城南新区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广州振远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就盐南新区城市大资管业务战略、招商企业管家服务业务、大文旅产业发展等领域开展全方位深度合作。

截至10月30日,世联行收于5.35元,跌幅0.37%。

房产代理移植网络基因已是大势所趋|世联行

每经评论员 薛晖

日前,世联行突然发布公告称,董事长陈劲松辞职。据世联行发布的业绩预告,2020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9000万~4500万元。今年7月、8月间,世联行已先后向珠海大横琴集团出让股份及表决权,后者已成为拥有世联行单一表决权比例最高的股东。或许从那时起,作为房地产代理行业元老级人物的陈劲松,就已萌生退意。

世联行作为房地产代理行业的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曾经风光无两;创始人陈劲松亦是地产圈的老兵,一度呼风唤雨且长袖善舞。而如今,年仅57岁的他,却黯然退位,令人唏嘘不已。

令人唏嘘的还有整个房产代理行业。十年前同样如日中天的思源和中原,其创始人或已离世或已年迈交班。莫非是,这个行业韶华已逝?

但也有人不服老,就在陈劲松辞职的前两天,即9月16日,天猫好房宣布成立。其中,易居持有合资公司15%的股份,阿里占85%的股份。易居的老板周忻,只比陈劲松小4岁,亦是地产代理行业的元老级人物。周忻宣布的“小目标”是,到2021年,天猫好房年成交额达到2万亿元。

周忻的底气源自于互联网。易居早已是一家互联网房产中介公司,如今更是牵手阿里,自然要比那些远未互联网化的传统代理公司更有想象力。

互联网就像金手指。它正在赋予房产代理这个传统的行业一些新的魔力。就在一个多月前,成立仅三年的贝壳找房上市了,首日股价大涨,市值达667亿美元!将万科、龙湖等一众一线房企甩在了身后。同样是房产代理,贝壳实现了弯道超车!

贝壳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虽然脱胎于卖房中介链家,但无论是构架、制度和理念,完全是互联网化的。更重要的是,它独立于链家,不受传统模式的羁绊。

反观其他的房产代理公司,玩的都是“互联网+”。即原来的模式不变,只是增设一个网站或APP,把数据弄上线。整个过程只是物理变化,这几乎是所有传统产业所谓的向互联网转型的通病。

虽然许多传统行业骨子里排斥互联网,但心知肚明的是,所有行业终将被其颠覆。所以,包括房产代理行业乃至房地产开发企业,也都顺势而为,开始了所谓的“互联网转型”。可是,许多代理公司的“互联网转型”停留在修修补补或蜻蜓点水的层面上。

脱胎换骨必将是革命性的,甚至需要另起炉灶。如之前腾讯研发微信,明知微信和QQ会有冲突,有可能自己革了自己的命,但为了创新,为了有将来,就只能拼死一搏。

即便做不到另起炉灶,也还有别的办法,就是通过联姻,移植人家身上的互联网基因。如易居,虽然本身就是互联网公司。但仍觉得自身的互联网基因不足,遂主动找网络巨头联姻。这也是一个办法。

互联网化是个浩浩汤汤的时代潮流,这几乎已是社会之共识。只不过,许多企业家还不知如何顺应这个潮流。其实不妨看看贝壳和易居,要么破旧立新,要么择善而从。至于那种修修补补不伤筋骨的渐进式变革,最终可能一事无成。

房产代理移植网络基因已是大势所趋|世联行

每经评论员 薛晖

日前,世联行突然发布公告称,董事长陈劲松辞职。据世联行发布的业绩预告,2020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9000万~4500万元。今年7月、8月间,世联行已先后向珠海大横琴集团出让股份及表决权,后者已成为拥有世联行单一表决权比例最高的股东。或许从那时起,作为房地产代理行业元老级人物的陈劲松,就已萌生退意。

世联行作为房地产代理行业的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曾经风光无两;创始人陈劲松亦是地产圈的老兵,一度呼风唤雨且长袖善舞。而如今,年仅57岁的他,却黯然退位,令人唏嘘不已。

令人唏嘘的还有整个房产代理行业。十年前同样如日中天的思源和中原,其创始人或已离世或已年迈交班。莫非是,这个行业韶华已逝?

但也有人不服老,就在陈劲松辞职的前两天,即9月16日,天猫好房宣布成立。其中,易居持有合资公司15%的股份,阿里占85%的股份。易居的老板周忻,只比陈劲松小4岁,亦是地产代理行业的元老级人物。周忻宣布的“小目标”是,到2021年,天猫好房年成交额达到2万亿元。

周忻的底气源自于互联网。易居早已是一家互联网房产中介公司,如今更是牵手阿里,自然要比那些远未互联网化的传统代理公司更有想象力。

互联网就像金手指。它正在赋予房产代理这个传统的行业一些新的魔力。就在一个多月前,成立仅三年的贝壳找房上市了,首日股价大涨,市值达667亿美元!将万科、龙湖等一众一线房企甩在了身后。同样是房产代理,贝壳实现了弯道超车!

贝壳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虽然脱胎于卖房中介链家,但无论是构架、制度和理念,完全是互联网化的。更重要的是,它独立于链家,不受传统模式的羁绊。

反观其他的房产代理公司,玩的都是“互联网+”。即原来的模式不变,只是增设一个网站或APP,把数据弄上线。整个过程只是物理变化,这几乎是所有传统产业所谓的向互联网转型的通病。

虽然许多传统行业骨子里排斥互联网,但心知肚明的是,所有行业终将被其颠覆。所以,包括房产代理行业乃至房地产开发企业,也都顺势而为,开始了所谓的“互联网转型”。可是,许多代理公司的“互联网转型”停留在修修补补或蜻蜓点水的层面上。

脱胎换骨必将是革命性的,甚至需要另起炉灶。如之前腾讯研发微信,明知微信和QQ会有冲突,有可能自己革了自己的命,但为了创新,为了有将来,就只能拼死一搏。

即便做不到另起炉灶,也还有别的办法,就是通过联姻,移植人家身上的互联网基因。如易居,虽然本身就是互联网公司。但仍觉得自身的互联网基因不足,遂主动找网络巨头联姻。这也是一个办法。

互联网化是个浩浩汤汤的时代潮流,这几乎已是社会之共识。只不过,许多企业家还不知如何顺应这个潮流。其实不妨看看贝壳和易居,要么破旧立新,要么择善而从。至于那种修修补补不伤筋骨的渐进式变革,最终可能一事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