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为什么做不好手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马慧,编辑:张洋,36氪经授权发布。

“好空调,格力造”,但好手机,就难说了。这些年,格力造出一代又一代的手机,销量都惨不忍睹,董明珠却执意要造手机。想要通过手机占领智能家居入口之外,她还想把手机作为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格力悄悄上架了一款5G手机——大松手机。

跟过去格力推出的4款手机一样,大松手机遭到“低配高价”的质疑。这款5G手机目前销量不到2千台,但已经是格力系列中销量最好的一款。

5年前,董明珠高调喊话,“格力要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销量做到1个亿。”高调进入手机行业后,格力连续出了4代手机,没有一次翻出过水花。

董明珠变得没有那么硬气,在9月的一场访谈节目中,董明珠没有再强调格力手机的品质、销量,首次谈到失败,“格力空调做20年才有200亿的利润,手机的时间还长。”

尽管屡屡遭到嘲讽,手机业务也并未给格力带来盈利,甚至还对格力品牌有损,但为什么董明珠还要执意造手机?

为什么董明珠要执着造手机?

2015年,智能家居的风口涌动。以智能电视为代表的智能家居趁势崛起,Strategy Analytics报告显示,到2023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达到1550亿美元,家居智能化已经是大势所趋。

家电企业必须把握智能家居的风口,对他们而言,生产智能产品之外,最重要的任务是抢占终端,拥有一个打入市场的窗口。因为智能家居需要以智能终端为入口,才能打造全屋的智能生态系统。

智能手机,被认为是当时最重要的入口,和用户连接紧密,而且几乎人手一部。

为了快速抢占入口,美的拥抱了小米,360选择跟酷派合作。

格力也不甘落后,曾传言会向魅族投资10亿元,以达成合作。这桩合作最终无疾而终,有魅族员工曾向媒体透露,两家的意愿没有达成一致。

不久,魅族和海尔宣布联谊。彼时,格力可选择的对象还有中兴、华为、联想等品牌。

不过,格力再没有传出跟手机厂商合作的新消息,然而竞争对手们,已经纷纷跟手机品牌合作,只有格力被剩下了。

董明珠也没有很担心,在她看来,做手机并非难事。她数次公开表示,“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

2015年1月,董明珠透露要进军手机行业,2个月后,董明珠在一次会上展示了格力1代。从格力1代开始,格力开始了屡战屡败的造手机之路。

在格力手机的介绍中,董明珠频繁提及“智慧管家,一键完成5个设备配网”。在2014年的年报中,格力对手机业务的描述是:“抢先争夺智能家居入口,成为连接各个家电设备并搜集数据的平台。”

不难看出,格力期望通过手机业务来抢占智能家居入口。

如果手机能研发成功,格力不仅能抢占入口,不需要联姻、受限,假手于人,还能完成从传统制造企业到拥抱互联网的转型,大步甩开同行,也能为格力的单一空调业务发展更多支柱。可谓一举多得。

但出乎董明珠意料的是,格力手机一直未能打入主流市场,而且不受用户青睐。

没有销量作为基础,智能家居入口就无从谈起,现实跟董明珠设想的美好局面大相径庭。

用空调思维做手机

性价比太低,一直是格力手机最大的“槽点”。

以格力1代为例,搭载4核处理器,5英寸720P,200万前置摄像头,售价1600元。而当时的热门机型Note2使用8核64位,5.5英寸1080P,1300万像素,售价仅799元。

手机性能低一半,价格还要高一倍。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格力之后的几款手机上。格力2代,搭载骁龙820处理器,售价3300元。同一款芯片,努比亚、vivo同系列在3千元以下,小米5更在2千元以下。格力3代,搭载骁龙821,依然被升级了内存、相机和电池的锤子秒杀。

如果说性价比只是检验手机的单一标准,那泯然众机,脱离市场就是格力手机的“死因”。

在激烈的国产手机市场,格力除了屏幕尺寸越来越大,堪比遥控器,整体抗摔外,基本没有独家的前沿发明。格力最近发布的5G手机,以前置相机为例,格力还停留在1600万像素,而荣耀、OPPO等大牌厂商早已经换成3200万。

格力手机和主流手机厂商之间,差了整整一代的距离。

格力手机跟不上市迭代的节奏,也无法做出贴近用户需求的手机,其根本是格力想做的是一款围绕空调的智能遥控器,而不是智能手机。

从格力的需求出发,格力需要的只是一个带“格力+”APP的智能终端,而不需要全面地考虑用户的社交属性,在内存、分辨率、相机上升级。

2016年,董明珠在一次峰会上推销格力手机,她拿起又落下,喊话国内手机厂商,“你们敢这样做吗?我的手机从2米高的地方摔下来不会坏。”

同样的话还有“格力的手机三年不会坏”“手机屏幕用的是夏普,最好的材质”,在董明珠频频强调手机质量时,也暴露了格力的需求,做一个硬件上不会坏的产品。

然而,对用户而言,解决内存、有更好的分辨率和性价比,才是购买的原因。

一位参与制造格力2代手机的前员工告诉豹变,当时团队以质量出发,也在性能上做过努力,但国内的手机性能更迭太快。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格力从技术上追赶市场是费劲的。

空调技术和手机技术的交叉点太少。做空调需要的压缩机、冷凝器、蒸发器等工厂设备,智能手机依靠显示屏、电池、摄像头、芯片、PCB和外壳。

一个新的产业链,需要全新的积累,在上下游的地位也会发生逆转。

在空调领域,格力出了名的对供应商、员工严苛,一位格力员工在书中回忆,时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朱江曾制定了12条“总经理”禁令,其中一条甚至专门规定海绵条贴法,要两头按好,中间一抹,减少噪音。禁令规定,任何员工少这一抹,发现两次立即开除。

放在手机的产业链条上,严苛的要求让很多零部件供应商避而远之。2015年,《华夏时报》曾报道,格力在测试摄像头中用于调焦的音圈马达时,要先将组装好的手机在桌子上敲击很多次,然后再测试能不能拍照。如果正常,才能成为格力的零部件供应商。

空调和手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产品,空调是功能性产品,手机是社交工具。两个完全不同的产品,造就了两套不一的思维方式。

董明珠的空调经验难以成功复制到生产手机上,以空调的经验去造手机,就注定是一个悲剧性的收场。

骑虎难下的手机业务

在董明珠眼里,没有失败,或者说她不允许有失败。

一代一代的格力手机遭到吐槽,董明珠都没有放弃,甚至还出现在开机画面上,她也在各种场合推销格力手机。

董明珠自认为,“手机业务没有失败”,并且放言“别人怎么看我觉得不重要,关键是你自己做的对不对是非常重要的”。她造手机的决心没有改变,那手机业务也就不可能停下来。

个人意志之外,格力也确实需要手机业务来做第二支撑。

根据2020年的半年报,格力和海尔、美的在智能家居上的差距已经显现。上半年,格力电器在智能装备业务收入仅2亿元,占总营收的0.3%。美的集团的机器人和自动化系统业务收入是95.23亿元,占比近7%。海尔智家搭建的物联网生态收入已接近38亿元,同比增长96%。

老朋友小米的IOT业务,已经遥遥领先,率先收割红利。2015年,小米在IOT与生活消费品的营收规模仅有50亿元,到2019年增长至621亿元,翻了12倍。在营收增长的同时,IOT的收入总占比也在上升,到2019年提升至30%,成为小米赛道上一道出色的板块。

小米的IOT与业务,早已攻城略地,杀入了格力的核心领地。截止2020年9月30日,小米IOT平台连接的IOT设备数量达到2.89亿台,同比增长35.8%。

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格力单一的空调业务明显受困,营收同比减少近29%,净利润减少近54%。传统的空调领域技术越来越透明,在今年,格力的空调营收首次被美的超越。

董明珠曾经把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押注在新能源汽车上,2016年,董明珠豪携王健林、刘强东30亿入股银隆新能源,高调造车,但这一条业务线持续遇冷。

2018年,银隆陆续被曝出产业园停工、拖欠货款、产品积压和裁员,到2020年,银隆新能源汽车的股份9次被拍卖,拍卖价一再走低。

新能源汽车没有希望,但手机已经做了5年,多多少少还有点积累。2020年,格力将手机品牌改成大松,不愿意放弃手机这条业务线。

格力手机的员工向豹变表示,格力是大品牌,有能力,只是在摸索的路上需要一些时间。

然而,格力已经摸索了5年,销量最高的机型不过数千台,而董明珠看不起的小米,在成立5年后,出货量达到7000万台。

手机行业向来以销量论英雄,零部件供应商优先给大牌手机供货,以格力手机的销量水平,在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面前并没有话语权。格力需要跟罗永浩一样,求着供应商为格力手机开生产线。

Canalys的分析师告诉豹变,格力研究手机多年,弃之可惜。如今,处在5G风口上,华为事件也许会为国内市场腾出更多空间,格力还有夺得一席之地的机会。

不过,格力手机首先要有竞争力。

董明珠为什么做不好手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马慧,编辑:张洋,36氪经授权发布。

“好空调,格力造”,但好手机,就难说了。这些年,格力造出一代又一代的手机,销量都惨不忍睹,董明珠却执意要造手机。想要通过手机占领智能家居入口之外,她还想把手机作为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格力悄悄上架了一款5G手机——大松手机。

跟过去格力推出的4款手机一样,大松手机遭到“低配高价”的质疑。这款5G手机目前销量不到2千台,但已经是格力系列中销量最好的一款。

5年前,董明珠高调喊话,“格力要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销量做到1个亿。”高调进入手机行业后,格力连续出了4代手机,没有一次翻出过水花。

董明珠变得没有那么硬气,在9月的一场访谈节目中,董明珠没有再强调格力手机的品质、销量,首次谈到失败,“格力空调做20年才有200亿的利润,手机的时间还长。”

尽管屡屡遭到嘲讽,手机业务也并未给格力带来盈利,甚至还对格力品牌有损,但为什么董明珠还要执意造手机?

为什么董明珠要执着造手机?

2015年,智能家居的风口涌动。以智能电视为代表的智能家居趁势崛起,Strategy Analytics报告显示,到2023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达到1550亿美元,家居智能化已经是大势所趋。

家电企业必须把握智能家居的风口,对他们而言,生产智能产品之外,最重要的任务是抢占终端,拥有一个打入市场的窗口。因为智能家居需要以智能终端为入口,才能打造全屋的智能生态系统。

智能手机,被认为是当时最重要的入口,和用户连接紧密,而且几乎人手一部。

为了快速抢占入口,美的拥抱了小米,360选择跟酷派合作。

格力也不甘落后,曾传言会向魅族投资10亿元,以达成合作。这桩合作最终无疾而终,有魅族员工曾向媒体透露,两家的意愿没有达成一致。

不久,魅族和海尔宣布联谊。彼时,格力可选择的对象还有中兴、华为、联想等品牌。

不过,格力再没有传出跟手机厂商合作的新消息,然而竞争对手们,已经纷纷跟手机品牌合作,只有格力被剩下了。

董明珠也没有很担心,在她看来,做手机并非难事。她数次公开表示,“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

2015年1月,董明珠透露要进军手机行业,2个月后,董明珠在一次会上展示了格力1代。从格力1代开始,格力开始了屡战屡败的造手机之路。

在格力手机的介绍中,董明珠频繁提及“智慧管家,一键完成5个设备配网”。在2014年的年报中,格力对手机业务的描述是:“抢先争夺智能家居入口,成为连接各个家电设备并搜集数据的平台。”

不难看出,格力期望通过手机业务来抢占智能家居入口。

如果手机能研发成功,格力不仅能抢占入口,不需要联姻、受限,假手于人,还能完成从传统制造企业到拥抱互联网的转型,大步甩开同行,也能为格力的单一空调业务发展更多支柱。可谓一举多得。

但出乎董明珠意料的是,格力手机一直未能打入主流市场,而且不受用户青睐。

没有销量作为基础,智能家居入口就无从谈起,现实跟董明珠设想的美好局面大相径庭。

用空调思维做手机

性价比太低,一直是格力手机最大的“槽点”。

以格力1代为例,搭载4核处理器,5英寸720P,200万前置摄像头,售价1600元。而当时的热门机型Note2使用8核64位,5.5英寸1080P,1300万像素,售价仅799元。

手机性能低一半,价格还要高一倍。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格力之后的几款手机上。格力2代,搭载骁龙820处理器,售价3300元。同一款芯片,努比亚、vivo同系列在3千元以下,小米5更在2千元以下。格力3代,搭载骁龙821,依然被升级了内存、相机和电池的锤子秒杀。

如果说性价比只是检验手机的单一标准,那泯然众机,脱离市场就是格力手机的“死因”。

在激烈的国产手机市场,格力除了屏幕尺寸越来越大,堪比遥控器,整体抗摔外,基本没有独家的前沿发明。格力最近发布的5G手机,以前置相机为例,格力还停留在1600万像素,而荣耀、OPPO等大牌厂商早已经换成3200万。

格力手机和主流手机厂商之间,差了整整一代的距离。

格力手机跟不上市迭代的节奏,也无法做出贴近用户需求的手机,其根本是格力想做的是一款围绕空调的智能遥控器,而不是智能手机。

从格力的需求出发,格力需要的只是一个带“格力+”APP的智能终端,而不需要全面地考虑用户的社交属性,在内存、分辨率、相机上升级。

2016年,董明珠在一次峰会上推销格力手机,她拿起又落下,喊话国内手机厂商,“你们敢这样做吗?我的手机从2米高的地方摔下来不会坏。”

同样的话还有“格力的手机三年不会坏”“手机屏幕用的是夏普,最好的材质”,在董明珠频频强调手机质量时,也暴露了格力的需求,做一个硬件上不会坏的产品。

然而,对用户而言,解决内存、有更好的分辨率和性价比,才是购买的原因。

一位参与制造格力2代手机的前员工告诉豹变,当时团队以质量出发,也在性能上做过努力,但国内的手机性能更迭太快。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格力从技术上追赶市场是费劲的。

空调技术和手机技术的交叉点太少。做空调需要的压缩机、冷凝器、蒸发器等工厂设备,智能手机依靠显示屏、电池、摄像头、芯片、PCB和外壳。

一个新的产业链,需要全新的积累,在上下游的地位也会发生逆转。

在空调领域,格力出了名的对供应商、员工严苛,一位格力员工在书中回忆,时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朱江曾制定了12条“总经理”禁令,其中一条甚至专门规定海绵条贴法,要两头按好,中间一抹,减少噪音。禁令规定,任何员工少这一抹,发现两次立即开除。

放在手机的产业链条上,严苛的要求让很多零部件供应商避而远之。2015年,《华夏时报》曾报道,格力在测试摄像头中用于调焦的音圈马达时,要先将组装好的手机在桌子上敲击很多次,然后再测试能不能拍照。如果正常,才能成为格力的零部件供应商。

空调和手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产品,空调是功能性产品,手机是社交工具。两个完全不同的产品,造就了两套不一的思维方式。

董明珠的空调经验难以成功复制到生产手机上,以空调的经验去造手机,就注定是一个悲剧性的收场。

骑虎难下的手机业务

在董明珠眼里,没有失败,或者说她不允许有失败。

一代一代的格力手机遭到吐槽,董明珠都没有放弃,甚至还出现在开机画面上,她也在各种场合推销格力手机。

董明珠自认为,“手机业务没有失败”,并且放言“别人怎么看我觉得不重要,关键是你自己做的对不对是非常重要的”。她造手机的决心没有改变,那手机业务也就不可能停下来。

个人意志之外,格力也确实需要手机业务来做第二支撑。

根据2020年的半年报,格力和海尔、美的在智能家居上的差距已经显现。上半年,格力电器在智能装备业务收入仅2亿元,占总营收的0.3%。美的集团的机器人和自动化系统业务收入是95.23亿元,占比近7%。海尔智家搭建的物联网生态收入已接近38亿元,同比增长96%。

老朋友小米的IOT业务,已经遥遥领先,率先收割红利。2015年,小米在IOT与生活消费品的营收规模仅有50亿元,到2019年增长至621亿元,翻了12倍。在营收增长的同时,IOT的收入总占比也在上升,到2019年提升至30%,成为小米赛道上一道出色的板块。

小米的IOT与业务,早已攻城略地,杀入了格力的核心领地。截止2020年9月30日,小米IOT平台连接的IOT设备数量达到2.89亿台,同比增长35.8%。

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格力单一的空调业务明显受困,营收同比减少近29%,净利润减少近54%。传统的空调领域技术越来越透明,在今年,格力的空调营收首次被美的超越。

董明珠曾经把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押注在新能源汽车上,2016年,董明珠豪携王健林、刘强东30亿入股银隆新能源,高调造车,但这一条业务线持续遇冷。

2018年,银隆陆续被曝出产业园停工、拖欠货款、产品积压和裁员,到2020年,银隆新能源汽车的股份9次被拍卖,拍卖价一再走低。

新能源汽车没有希望,但手机已经做了5年,多多少少还有点积累。2020年,格力将手机品牌改成大松,不愿意放弃手机这条业务线。

格力手机的员工向豹变表示,格力是大品牌,有能力,只是在摸索的路上需要一些时间。

然而,格力已经摸索了5年,销量最高的机型不过数千台,而董明珠看不起的小米,在成立5年后,出货量达到7000万台。

手机行业向来以销量论英雄,零部件供应商优先给大牌手机供货,以格力手机的销量水平,在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面前并没有话语权。格力需要跟罗永浩一样,求着供应商为格力手机开生产线。

Canalys的分析师告诉豹变,格力研究手机多年,弃之可惜。如今,处在5G风口上,华为事件也许会为国内市场腾出更多空间,格力还有夺得一席之地的机会。

不过,格力手机首先要有竞争力。

董明珠为什么做不好手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马慧,编辑:张洋,36氪经授权发布。

“好空调,格力造”,但好手机,就难说了。这些年,格力造出一代又一代的手机,销量都惨不忍睹,董明珠却执意要造手机。想要通过手机占领智能家居入口之外,她还想把手机作为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格力悄悄上架了一款5G手机——大松手机。

跟过去格力推出的4款手机一样,大松手机遭到“低配高价”的质疑。这款5G手机目前销量不到2千台,但已经是格力系列中销量最好的一款。

5年前,董明珠高调喊话,“格力要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销量做到1个亿。”高调进入手机行业后,格力连续出了4代手机,没有一次翻出过水花。

董明珠变得没有那么硬气,在9月的一场访谈节目中,董明珠没有再强调格力手机的品质、销量,首次谈到失败,“格力空调做20年才有200亿的利润,手机的时间还长。”

尽管屡屡遭到嘲讽,手机业务也并未给格力带来盈利,甚至还对格力品牌有损,但为什么董明珠还要执意造手机?

为什么董明珠要执着造手机?

2015年,智能家居的风口涌动。以智能电视为代表的智能家居趁势崛起,Strategy Analytics报告显示,到2023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达到1550亿美元,家居智能化已经是大势所趋。

家电企业必须把握智能家居的风口,对他们而言,生产智能产品之外,最重要的任务是抢占终端,拥有一个打入市场的窗口。因为智能家居需要以智能终端为入口,才能打造全屋的智能生态系统。

智能手机,被认为是当时最重要的入口,和用户连接紧密,而且几乎人手一部。

为了快速抢占入口,美的拥抱了小米,360选择跟酷派合作。

格力也不甘落后,曾传言会向魅族投资10亿元,以达成合作。这桩合作最终无疾而终,有魅族员工曾向媒体透露,两家的意愿没有达成一致。

不久,魅族和海尔宣布联谊。彼时,格力可选择的对象还有中兴、华为、联想等品牌。

不过,格力再没有传出跟手机厂商合作的新消息,然而竞争对手们,已经纷纷跟手机品牌合作,只有格力被剩下了。

董明珠也没有很担心,在她看来,做手机并非难事。她数次公开表示,“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

2015年1月,董明珠透露要进军手机行业,2个月后,董明珠在一次会上展示了格力1代。从格力1代开始,格力开始了屡战屡败的造手机之路。

在格力手机的介绍中,董明珠频繁提及“智慧管家,一键完成5个设备配网”。在2014年的年报中,格力对手机业务的描述是:“抢先争夺智能家居入口,成为连接各个家电设备并搜集数据的平台。”

不难看出,格力期望通过手机业务来抢占智能家居入口。

如果手机能研发成功,格力不仅能抢占入口,不需要联姻、受限,假手于人,还能完成从传统制造企业到拥抱互联网的转型,大步甩开同行,也能为格力的单一空调业务发展更多支柱。可谓一举多得。

但出乎董明珠意料的是,格力手机一直未能打入主流市场,而且不受用户青睐。

没有销量作为基础,智能家居入口就无从谈起,现实跟董明珠设想的美好局面大相径庭。

用空调思维做手机

性价比太低,一直是格力手机最大的“槽点”。

以格力1代为例,搭载4核处理器,5英寸720P,200万前置摄像头,售价1600元。而当时的热门机型Note2使用8核64位,5.5英寸1080P,1300万像素,售价仅799元。

手机性能低一半,价格还要高一倍。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格力之后的几款手机上。格力2代,搭载骁龙820处理器,售价3300元。同一款芯片,努比亚、vivo同系列在3千元以下,小米5更在2千元以下。格力3代,搭载骁龙821,依然被升级了内存、相机和电池的锤子秒杀。

如果说性价比只是检验手机的单一标准,那泯然众机,脱离市场就是格力手机的“死因”。

在激烈的国产手机市场,格力除了屏幕尺寸越来越大,堪比遥控器,整体抗摔外,基本没有独家的前沿发明。格力最近发布的5G手机,以前置相机为例,格力还停留在1600万像素,而荣耀、OPPO等大牌厂商早已经换成3200万。

格力手机和主流手机厂商之间,差了整整一代的距离。

格力手机跟不上市迭代的节奏,也无法做出贴近用户需求的手机,其根本是格力想做的是一款围绕空调的智能遥控器,而不是智能手机。

从格力的需求出发,格力需要的只是一个带“格力+”APP的智能终端,而不需要全面地考虑用户的社交属性,在内存、分辨率、相机上升级。

2016年,董明珠在一次峰会上推销格力手机,她拿起又落下,喊话国内手机厂商,“你们敢这样做吗?我的手机从2米高的地方摔下来不会坏。”

同样的话还有“格力的手机三年不会坏”“手机屏幕用的是夏普,最好的材质”,在董明珠频频强调手机质量时,也暴露了格力的需求,做一个硬件上不会坏的产品。

然而,对用户而言,解决内存、有更好的分辨率和性价比,才是购买的原因。

一位参与制造格力2代手机的前员工告诉豹变,当时团队以质量出发,也在性能上做过努力,但国内的手机性能更迭太快。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格力从技术上追赶市场是费劲的。

空调技术和手机技术的交叉点太少。做空调需要的压缩机、冷凝器、蒸发器等工厂设备,智能手机依靠显示屏、电池、摄像头、芯片、PCB和外壳。

一个新的产业链,需要全新的积累,在上下游的地位也会发生逆转。

在空调领域,格力出了名的对供应商、员工严苛,一位格力员工在书中回忆,时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朱江曾制定了12条“总经理”禁令,其中一条甚至专门规定海绵条贴法,要两头按好,中间一抹,减少噪音。禁令规定,任何员工少这一抹,发现两次立即开除。

放在手机的产业链条上,严苛的要求让很多零部件供应商避而远之。2015年,《华夏时报》曾报道,格力在测试摄像头中用于调焦的音圈马达时,要先将组装好的手机在桌子上敲击很多次,然后再测试能不能拍照。如果正常,才能成为格力的零部件供应商。

空调和手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产品,空调是功能性产品,手机是社交工具。两个完全不同的产品,造就了两套不一的思维方式。

董明珠的空调经验难以成功复制到生产手机上,以空调的经验去造手机,就注定是一个悲剧性的收场。

骑虎难下的手机业务

在董明珠眼里,没有失败,或者说她不允许有失败。

一代一代的格力手机遭到吐槽,董明珠都没有放弃,甚至还出现在开机画面上,她也在各种场合推销格力手机。

董明珠自认为,“手机业务没有失败”,并且放言“别人怎么看我觉得不重要,关键是你自己做的对不对是非常重要的”。她造手机的决心没有改变,那手机业务也就不可能停下来。

个人意志之外,格力也确实需要手机业务来做第二支撑。

根据2020年的半年报,格力和海尔、美的在智能家居上的差距已经显现。上半年,格力电器在智能装备业务收入仅2亿元,占总营收的0.3%。美的集团的机器人和自动化系统业务收入是95.23亿元,占比近7%。海尔智家搭建的物联网生态收入已接近38亿元,同比增长96%。

老朋友小米的IOT业务,已经遥遥领先,率先收割红利。2015年,小米在IOT与生活消费品的营收规模仅有50亿元,到2019年增长至621亿元,翻了12倍。在营收增长的同时,IOT的收入总占比也在上升,到2019年提升至30%,成为小米赛道上一道出色的板块。

小米的IOT与业务,早已攻城略地,杀入了格力的核心领地。截止2020年9月30日,小米IOT平台连接的IOT设备数量达到2.89亿台,同比增长35.8%。

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格力单一的空调业务明显受困,营收同比减少近29%,净利润减少近54%。传统的空调领域技术越来越透明,在今年,格力的空调营收首次被美的超越。

董明珠曾经把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押注在新能源汽车上,2016年,董明珠豪携王健林、刘强东30亿入股银隆新能源,高调造车,但这一条业务线持续遇冷。

2018年,银隆陆续被曝出产业园停工、拖欠货款、产品积压和裁员,到2020年,银隆新能源汽车的股份9次被拍卖,拍卖价一再走低。

新能源汽车没有希望,但手机已经做了5年,多多少少还有点积累。2020年,格力将手机品牌改成大松,不愿意放弃手机这条业务线。

格力手机的员工向豹变表示,格力是大品牌,有能力,只是在摸索的路上需要一些时间。

然而,格力已经摸索了5年,销量最高的机型不过数千台,而董明珠看不起的小米,在成立5年后,出货量达到7000万台。

手机行业向来以销量论英雄,零部件供应商优先给大牌手机供货,以格力手机的销量水平,在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面前并没有话语权。格力需要跟罗永浩一样,求着供应商为格力手机开生产线。

Canalys的分析师告诉豹变,格力研究手机多年,弃之可惜。如今,处在5G风口上,华为事件也许会为国内市场腾出更多空间,格力还有夺得一席之地的机会。

不过,格力手机首先要有竞争力。

董明珠为什么做不好手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马慧,编辑:张洋,36氪经授权发布。

“好空调,格力造”,但好手机,就难说了。这些年,格力造出一代又一代的手机,销量都惨不忍睹,董明珠却执意要造手机。想要通过手机占领智能家居入口之外,她还想把手机作为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格力悄悄上架了一款5G手机——大松手机。

跟过去格力推出的4款手机一样,大松手机遭到“低配高价”的质疑。这款5G手机目前销量不到2千台,但已经是格力系列中销量最好的一款。

5年前,董明珠高调喊话,“格力要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销量做到1个亿。”高调进入手机行业后,格力连续出了4代手机,没有一次翻出过水花。

董明珠变得没有那么硬气,在9月的一场访谈节目中,董明珠没有再强调格力手机的品质、销量,首次谈到失败,“格力空调做20年才有200亿的利润,手机的时间还长。”

尽管屡屡遭到嘲讽,手机业务也并未给格力带来盈利,甚至还对格力品牌有损,但为什么董明珠还要执意造手机?

为什么董明珠要执着造手机?

2015年,智能家居的风口涌动。以智能电视为代表的智能家居趁势崛起,Strategy Analytics报告显示,到2023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达到1550亿美元,家居智能化已经是大势所趋。

家电企业必须把握智能家居的风口,对他们而言,生产智能产品之外,最重要的任务是抢占终端,拥有一个打入市场的窗口。因为智能家居需要以智能终端为入口,才能打造全屋的智能生态系统。

智能手机,被认为是当时最重要的入口,和用户连接紧密,而且几乎人手一部。

为了快速抢占入口,美的拥抱了小米,360选择跟酷派合作。

格力也不甘落后,曾传言会向魅族投资10亿元,以达成合作。这桩合作最终无疾而终,有魅族员工曾向媒体透露,两家的意愿没有达成一致。

不久,魅族和海尔宣布联谊。彼时,格力可选择的对象还有中兴、华为、联想等品牌。

不过,格力再没有传出跟手机厂商合作的新消息,然而竞争对手们,已经纷纷跟手机品牌合作,只有格力被剩下了。

董明珠也没有很担心,在她看来,做手机并非难事。她数次公开表示,“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

2015年1月,董明珠透露要进军手机行业,2个月后,董明珠在一次会上展示了格力1代。从格力1代开始,格力开始了屡战屡败的造手机之路。

在格力手机的介绍中,董明珠频繁提及“智慧管家,一键完成5个设备配网”。在2014年的年报中,格力对手机业务的描述是:“抢先争夺智能家居入口,成为连接各个家电设备并搜集数据的平台。”

不难看出,格力期望通过手机业务来抢占智能家居入口。

如果手机能研发成功,格力不仅能抢占入口,不需要联姻、受限,假手于人,还能完成从传统制造企业到拥抱互联网的转型,大步甩开同行,也能为格力的单一空调业务发展更多支柱。可谓一举多得。

但出乎董明珠意料的是,格力手机一直未能打入主流市场,而且不受用户青睐。

没有销量作为基础,智能家居入口就无从谈起,现实跟董明珠设想的美好局面大相径庭。

用空调思维做手机

性价比太低,一直是格力手机最大的“槽点”。

以格力1代为例,搭载4核处理器,5英寸720P,200万前置摄像头,售价1600元。而当时的热门机型Note2使用8核64位,5.5英寸1080P,1300万像素,售价仅799元。

手机性能低一半,价格还要高一倍。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格力之后的几款手机上。格力2代,搭载骁龙820处理器,售价3300元。同一款芯片,努比亚、vivo同系列在3千元以下,小米5更在2千元以下。格力3代,搭载骁龙821,依然被升级了内存、相机和电池的锤子秒杀。

如果说性价比只是检验手机的单一标准,那泯然众机,脱离市场就是格力手机的“死因”。

在激烈的国产手机市场,格力除了屏幕尺寸越来越大,堪比遥控器,整体抗摔外,基本没有独家的前沿发明。格力最近发布的5G手机,以前置相机为例,格力还停留在1600万像素,而荣耀、OPPO等大牌厂商早已经换成3200万。

格力手机和主流手机厂商之间,差了整整一代的距离。

格力手机跟不上市迭代的节奏,也无法做出贴近用户需求的手机,其根本是格力想做的是一款围绕空调的智能遥控器,而不是智能手机。

从格力的需求出发,格力需要的只是一个带“格力+”APP的智能终端,而不需要全面地考虑用户的社交属性,在内存、分辨率、相机上升级。

2016年,董明珠在一次峰会上推销格力手机,她拿起又落下,喊话国内手机厂商,“你们敢这样做吗?我的手机从2米高的地方摔下来不会坏。”

同样的话还有“格力的手机三年不会坏”“手机屏幕用的是夏普,最好的材质”,在董明珠频频强调手机质量时,也暴露了格力的需求,做一个硬件上不会坏的产品。

然而,对用户而言,解决内存、有更好的分辨率和性价比,才是购买的原因。

一位参与制造格力2代手机的前员工告诉豹变,当时团队以质量出发,也在性能上做过努力,但国内的手机性能更迭太快。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格力从技术上追赶市场是费劲的。

空调技术和手机技术的交叉点太少。做空调需要的压缩机、冷凝器、蒸发器等工厂设备,智能手机依靠显示屏、电池、摄像头、芯片、PCB和外壳。

一个新的产业链,需要全新的积累,在上下游的地位也会发生逆转。

在空调领域,格力出了名的对供应商、员工严苛,一位格力员工在书中回忆,时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朱江曾制定了12条“总经理”禁令,其中一条甚至专门规定海绵条贴法,要两头按好,中间一抹,减少噪音。禁令规定,任何员工少这一抹,发现两次立即开除。

放在手机的产业链条上,严苛的要求让很多零部件供应商避而远之。2015年,《华夏时报》曾报道,格力在测试摄像头中用于调焦的音圈马达时,要先将组装好的手机在桌子上敲击很多次,然后再测试能不能拍照。如果正常,才能成为格力的零部件供应商。

空调和手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产品,空调是功能性产品,手机是社交工具。两个完全不同的产品,造就了两套不一的思维方式。

董明珠的空调经验难以成功复制到生产手机上,以空调的经验去造手机,就注定是一个悲剧性的收场。

骑虎难下的手机业务

在董明珠眼里,没有失败,或者说她不允许有失败。

一代一代的格力手机遭到吐槽,董明珠都没有放弃,甚至还出现在开机画面上,她也在各种场合推销格力手机。

董明珠自认为,“手机业务没有失败”,并且放言“别人怎么看我觉得不重要,关键是你自己做的对不对是非常重要的”。她造手机的决心没有改变,那手机业务也就不可能停下来。

个人意志之外,格力也确实需要手机业务来做第二支撑。

根据2020年的半年报,格力和海尔、美的在智能家居上的差距已经显现。上半年,格力电器在智能装备业务收入仅2亿元,占总营收的0.3%。美的集团的机器人和自动化系统业务收入是95.23亿元,占比近7%。海尔智家搭建的物联网生态收入已接近38亿元,同比增长96%。

老朋友小米的IOT业务,已经遥遥领先,率先收割红利。2015年,小米在IOT与生活消费品的营收规模仅有50亿元,到2019年增长至621亿元,翻了12倍。在营收增长的同时,IOT的收入总占比也在上升,到2019年提升至30%,成为小米赛道上一道出色的板块。

小米的IOT与业务,早已攻城略地,杀入了格力的核心领地。截止2020年9月30日,小米IOT平台连接的IOT设备数量达到2.89亿台,同比增长35.8%。

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格力单一的空调业务明显受困,营收同比减少近29%,净利润减少近54%。传统的空调领域技术越来越透明,在今年,格力的空调营收首次被美的超越。

董明珠曾经把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押注在新能源汽车上,2016年,董明珠豪携王健林、刘强东30亿入股银隆新能源,高调造车,但这一条业务线持续遇冷。

2018年,银隆陆续被曝出产业园停工、拖欠货款、产品积压和裁员,到2020年,银隆新能源汽车的股份9次被拍卖,拍卖价一再走低。

新能源汽车没有希望,但手机已经做了5年,多多少少还有点积累。2020年,格力将手机品牌改成大松,不愿意放弃手机这条业务线。

格力手机的员工向豹变表示,格力是大品牌,有能力,只是在摸索的路上需要一些时间。

然而,格力已经摸索了5年,销量最高的机型不过数千台,而董明珠看不起的小米,在成立5年后,出货量达到7000万台。

手机行业向来以销量论英雄,零部件供应商优先给大牌手机供货,以格力手机的销量水平,在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面前并没有话语权。格力需要跟罗永浩一样,求着供应商为格力手机开生产线。

Canalys的分析师告诉豹变,格力研究手机多年,弃之可惜。如今,处在5G风口上,华为事件也许会为国内市场腾出更多空间,格力还有夺得一席之地的机会。

不过,格力手机首先要有竞争力。

董明珠为什么做不好手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马慧,编辑:张洋,36氪经授权发布。

“好空调,格力造”,但好手机,就难说了。这些年,格力造出一代又一代的手机,销量都惨不忍睹,董明珠却执意要造手机。想要通过手机占领智能家居入口之外,她还想把手机作为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格力悄悄上架了一款5G手机——大松手机。

跟过去格力推出的4款手机一样,大松手机遭到“低配高价”的质疑。这款5G手机目前销量不到2千台,但已经是格力系列中销量最好的一款。

5年前,董明珠高调喊话,“格力要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销量做到1个亿。”高调进入手机行业后,格力连续出了4代手机,没有一次翻出过水花。

董明珠变得没有那么硬气,在9月的一场访谈节目中,董明珠没有再强调格力手机的品质、销量,首次谈到失败,“格力空调做20年才有200亿的利润,手机的时间还长。”

尽管屡屡遭到嘲讽,手机业务也并未给格力带来盈利,甚至还对格力品牌有损,但为什么董明珠还要执意造手机?

为什么董明珠要执着造手机?

2015年,智能家居的风口涌动。以智能电视为代表的智能家居趁势崛起,Strategy Analytics报告显示,到2023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达到1550亿美元,家居智能化已经是大势所趋。

家电企业必须把握智能家居的风口,对他们而言,生产智能产品之外,最重要的任务是抢占终端,拥有一个打入市场的窗口。因为智能家居需要以智能终端为入口,才能打造全屋的智能生态系统。

智能手机,被认为是当时最重要的入口,和用户连接紧密,而且几乎人手一部。

为了快速抢占入口,美的拥抱了小米,360选择跟酷派合作。

格力也不甘落后,曾传言会向魅族投资10亿元,以达成合作。这桩合作最终无疾而终,有魅族员工曾向媒体透露,两家的意愿没有达成一致。

不久,魅族和海尔宣布联谊。彼时,格力可选择的对象还有中兴、华为、联想等品牌。

不过,格力再没有传出跟手机厂商合作的新消息,然而竞争对手们,已经纷纷跟手机品牌合作,只有格力被剩下了。

董明珠也没有很担心,在她看来,做手机并非难事。她数次公开表示,“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

2015年1月,董明珠透露要进军手机行业,2个月后,董明珠在一次会上展示了格力1代。从格力1代开始,格力开始了屡战屡败的造手机之路。

在格力手机的介绍中,董明珠频繁提及“智慧管家,一键完成5个设备配网”。在2014年的年报中,格力对手机业务的描述是:“抢先争夺智能家居入口,成为连接各个家电设备并搜集数据的平台。”

不难看出,格力期望通过手机业务来抢占智能家居入口。

如果手机能研发成功,格力不仅能抢占入口,不需要联姻、受限,假手于人,还能完成从传统制造企业到拥抱互联网的转型,大步甩开同行,也能为格力的单一空调业务发展更多支柱。可谓一举多得。

但出乎董明珠意料的是,格力手机一直未能打入主流市场,而且不受用户青睐。

没有销量作为基础,智能家居入口就无从谈起,现实跟董明珠设想的美好局面大相径庭。

用空调思维做手机

性价比太低,一直是格力手机最大的“槽点”。

以格力1代为例,搭载4核处理器,5英寸720P,200万前置摄像头,售价1600元。而当时的热门机型Note2使用8核64位,5.5英寸1080P,1300万像素,售价仅799元。

手机性能低一半,价格还要高一倍。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格力之后的几款手机上。格力2代,搭载骁龙820处理器,售价3300元。同一款芯片,努比亚、vivo同系列在3千元以下,小米5更在2千元以下。格力3代,搭载骁龙821,依然被升级了内存、相机和电池的锤子秒杀。

如果说性价比只是检验手机的单一标准,那泯然众机,脱离市场就是格力手机的“死因”。

在激烈的国产手机市场,格力除了屏幕尺寸越来越大,堪比遥控器,整体抗摔外,基本没有独家的前沿发明。格力最近发布的5G手机,以前置相机为例,格力还停留在1600万像素,而荣耀、OPPO等大牌厂商早已经换成3200万。

格力手机和主流手机厂商之间,差了整整一代的距离。

格力手机跟不上市迭代的节奏,也无法做出贴近用户需求的手机,其根本是格力想做的是一款围绕空调的智能遥控器,而不是智能手机。

从格力的需求出发,格力需要的只是一个带“格力+”APP的智能终端,而不需要全面地考虑用户的社交属性,在内存、分辨率、相机上升级。

2016年,董明珠在一次峰会上推销格力手机,她拿起又落下,喊话国内手机厂商,“你们敢这样做吗?我的手机从2米高的地方摔下来不会坏。”

同样的话还有“格力的手机三年不会坏”“手机屏幕用的是夏普,最好的材质”,在董明珠频频强调手机质量时,也暴露了格力的需求,做一个硬件上不会坏的产品。

然而,对用户而言,解决内存、有更好的分辨率和性价比,才是购买的原因。

一位参与制造格力2代手机的前员工告诉豹变,当时团队以质量出发,也在性能上做过努力,但国内的手机性能更迭太快。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格力从技术上追赶市场是费劲的。

空调技术和手机技术的交叉点太少。做空调需要的压缩机、冷凝器、蒸发器等工厂设备,智能手机依靠显示屏、电池、摄像头、芯片、PCB和外壳。

一个新的产业链,需要全新的积累,在上下游的地位也会发生逆转。

在空调领域,格力出了名的对供应商、员工严苛,一位格力员工在书中回忆,时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朱江曾制定了12条“总经理”禁令,其中一条甚至专门规定海绵条贴法,要两头按好,中间一抹,减少噪音。禁令规定,任何员工少这一抹,发现两次立即开除。

放在手机的产业链条上,严苛的要求让很多零部件供应商避而远之。2015年,《华夏时报》曾报道,格力在测试摄像头中用于调焦的音圈马达时,要先将组装好的手机在桌子上敲击很多次,然后再测试能不能拍照。如果正常,才能成为格力的零部件供应商。

空调和手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产品,空调是功能性产品,手机是社交工具。两个完全不同的产品,造就了两套不一的思维方式。

董明珠的空调经验难以成功复制到生产手机上,以空调的经验去造手机,就注定是一个悲剧性的收场。

骑虎难下的手机业务

在董明珠眼里,没有失败,或者说她不允许有失败。

一代一代的格力手机遭到吐槽,董明珠都没有放弃,甚至还出现在开机画面上,她也在各种场合推销格力手机。

董明珠自认为,“手机业务没有失败”,并且放言“别人怎么看我觉得不重要,关键是你自己做的对不对是非常重要的”。她造手机的决心没有改变,那手机业务也就不可能停下来。

个人意志之外,格力也确实需要手机业务来做第二支撑。

根据2020年的半年报,格力和海尔、美的在智能家居上的差距已经显现。上半年,格力电器在智能装备业务收入仅2亿元,占总营收的0.3%。美的集团的机器人和自动化系统业务收入是95.23亿元,占比近7%。海尔智家搭建的物联网生态收入已接近38亿元,同比增长96%。

老朋友小米的IOT业务,已经遥遥领先,率先收割红利。2015年,小米在IOT与生活消费品的营收规模仅有50亿元,到2019年增长至621亿元,翻了12倍。在营收增长的同时,IOT的收入总占比也在上升,到2019年提升至30%,成为小米赛道上一道出色的板块。

小米的IOT与业务,早已攻城略地,杀入了格力的核心领地。截止2020年9月30日,小米IOT平台连接的IOT设备数量达到2.89亿台,同比增长35.8%。

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格力单一的空调业务明显受困,营收同比减少近29%,净利润减少近54%。传统的空调领域技术越来越透明,在今年,格力的空调营收首次被美的超越。

董明珠曾经把格力的第二条增长曲线押注在新能源汽车上,2016年,董明珠豪携王健林、刘强东30亿入股银隆新能源,高调造车,但这一条业务线持续遇冷。

2018年,银隆陆续被曝出产业园停工、拖欠货款、产品积压和裁员,到2020年,银隆新能源汽车的股份9次被拍卖,拍卖价一再走低。

新能源汽车没有希望,但手机已经做了5年,多多少少还有点积累。2020年,格力将手机品牌改成大松,不愿意放弃手机这条业务线。

格力手机的员工向豹变表示,格力是大品牌,有能力,只是在摸索的路上需要一些时间。

然而,格力已经摸索了5年,销量最高的机型不过数千台,而董明珠看不起的小米,在成立5年后,出货量达到7000万台。

手机行业向来以销量论英雄,零部件供应商优先给大牌手机供货,以格力手机的销量水平,在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面前并没有话语权。格力需要跟罗永浩一样,求着供应商为格力手机开生产线。

Canalys的分析师告诉豹变,格力研究手机多年,弃之可惜。如今,处在5G风口上,华为事件也许会为国内市场腾出更多空间,格力还有夺得一席之地的机会。

不过,格力手机首先要有竞争力。

谁来劝劝董明珠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王不易,36氪经授权发布。

悄无声息地,格力推出了新手机——大松5G。最高定价为2999元。悄无声息地,上架两天后,卖出了75部。

昨天,“董明珠不认为格力手机失败”上了热搜,热搜下的热评之一是:格力有手机???

这位网友真是孤陋寡闻。格力做手机5年了,董小姐不时会提醒大家,格力手机还活着。

2015年董明珠忽然宣布进军手机行业时,外界感到很震惊,也很兴奋。董明珠对格力手机很自信,她在股东大会上说,格力手机供不应求,销售5000万部没问题。后来接受采访时又说,卖个5000部、一亿部的,对格力来说都不成问题。

对比一下,就知道董小姐这个目标有多宏伟:锤子手机第一年销量为25万部,乐视手机是400万部,小米27万部。

董明珠目标是,“华为做第一、格力做第二”。

可惜格力一代手机的销售不尽人意。产品并未对外销售,完全由格力内部员工和渠道商进行消化,出货量大概在五六万台左右。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格力手机目前的问题是产能不够。逻辑无懈可击:只要能造出来,格力手机就不愁卖。现在问题是,造不出那么多。

2016年,格力二代手机如约而至。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格力二代手机发布不到一个月,订单已经有35万部,产能根本跟不上。董明珠这次提出的要求不高:每天就卖10万台。

董明珠还很骄傲地将二代作为年终奖发放。结果没过多久,闲鱼上就出现了大量格力二代手机,售价为原价3300元的一半。董明珠气得不行,在内部发声明,要员工再花高价把手机买回来。

那年春节,格力电器还发文要求全体员工春节后必须使用格力手机。董明珠回应说:“强制了又怎么样?你是我的员工有什么理由不用我的手机,你对自己的产品都没有信心,凭什么让市场认可。”

难怪这次大松5G上架后,网友评论:恭喜,格力员工的年终奖有着落了。

有消息称,格力二代手机一共生产了30万台,但公开渠道仅卖出去一万台,其他全部通过内部渠道消化。员工不想用还不行,因为手机内置了格力工作软件,不用就无法工作。格力空调的安装维修师傅想要拿到派工单,也必须使用格力手机,其他手机无效。

2017年6月,格力发布“色界”手机,首日只售出5部。经过一个618购物节,销量涨到5559部。即便只是5000多部,外界还是怀疑董小姐刷了单。

格力手机一路走来可以说是一地鸡毛,每一次新机推出都以销量惨淡和刷单疑云告终。

关于格力手机,人们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了开机屏微笑的董小姐。

人们开始纳闷,董明珠究竟为什么要做手机?

2015年,一直将“工业思维”挂在嘴边的董明珠,从年初开始,“一直在思考什么是互联网思维”,还去参观了360。[1]这一年董明珠的思维在发生很大的转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格力高增长的难以为继。据格力电器2015年年报,总营收下降了29.04%,降幅金额达420亿元。

空调营收占比达到85.65%的格力电器,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要找到其他的增长点。

董明珠开始了多元化。

2015年开始搞格力手机,2016年收购珠海银隆做新能源,2018年宣称500亿做芯片,这些都是董明珠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

家电行业跨行做手机的其实不在少数,海尔、TCL、长虹、康佳、海信,都做过手机。而2015年,手机行业正处在热点上。“商业人物”曾采访过一家电企业负责人,手机销量不好,为什么还要坚持?对方的回答是:“只要在牌桌上,就还有机会。就当技术储备了。”

所以董明珠也是这种想法?

手机是智能家居入口,要像小米一样做万物互联,手机将是一切的中心。如果丢失了这块阵地,格力迟早会受制于人。

格力在年报中写道:“格力手机作为承担连接和控制智能家电产品的载体,将成为连接各个家电设备并搜集数据的平台。”

所以手机这条路,董明珠大概率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

董小姐决定了的事情,很少后悔。她的那本自传就叫《行棋无悔》。她有一句名言:“我从来就没有失误,我从不认错,我永远都是对的。”

外界质疑她做手机失败,她根本不搭理。她在采访中说,格力手机卖得不好,是因为没有大力推广,“我手机今天也没有到市场上公开卖过,你能怎么定我的成功与失败呢?”

我根本就不和你打,你凭什么说我打不过?

你跟她讲销量,她跟你讲沉淀,讲长期主义。

既然手机业务迟迟没有起色,格力内部有没有反对的声音?

可以看一下格力电器的董事会构成。

在第十一届董事会当选的九名董事中,格力集团推荐了董明珠、黄辉、望靖东、张伟四名非独立董事人选;第二大股东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推荐了张军督、郭书战两人;独立董事为刘姝威、邢子文、王晓华。

其中,望靖东、张伟、张军督、郭书战都是坚定的“董派”,而刘姝威和董明珠是闺蜜。[2]

今年8月,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望靖东辞职,自11月17日起,董明珠代行董秘,直至公司正式聘任董秘。

这就是董明珠的话语权。

在《时代周报》关于董明珠的一篇采访报道中,将董明珠和下属的关系形容为:老师与学生。这种关系延伸为格力内部的决策风格:董明珠相信自己的判断,格力的高管和中层们都是“受教”于她的下属。[1]

从鲁豫的节目《大咖一日行》中也能窥见董明珠在格力的“霸权”地位。在百度搜索“董明珠 当场发飙”,可得到78.1万个结果。

今年11月,浙江工商大学的一名学生在其硕士论文中论述了CEO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对象是董明珠。

论文中列举了一些董明珠的“自恋”细节:

做手机后,她的“自恋”表现: 

是“自恋”绊住了董明珠吗?

很难说。

今年推出的5G手机,采用了新品牌“大松”。去年11月,望靖东曾表示:“未来手机业务不会放在母公司主体。”有分析称,此举可能是担心手机业务迟迟打不开局面,会对“格力”品牌形象造成伤害。

不知道这算不算董明珠的妥协。

但董明珠并没有放弃手机业务的打算:“我没有失败,最起码。”

据格力电器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8.89亿元,同比减少18.8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6.99亿元,同比减少38.06%。

参考资料:

[1].《董明珠:全球最好的手机 格力造》,时代周报。

[2].《格力电器的控制权角力》,陈欣。

[3].《CEO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以格力电器为例》,陈舒心。

谁来劝劝董明珠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王不易,36氪经授权发布。

悄无声息地,格力推出了新手机——大松5G。最高定价为2999元。悄无声息地,上架两天后,卖出了75部。

昨天,“董明珠不认为格力手机失败”上了热搜,热搜下的热评之一是:格力有手机???

这位网友真是孤陋寡闻。格力做手机5年了,董小姐不时会提醒大家,格力手机还活着。

2015年董明珠忽然宣布进军手机行业时,外界感到很震惊,也很兴奋。董明珠对格力手机很自信,她在股东大会上说,格力手机供不应求,销售5000万部没问题。后来接受采访时又说,卖个5000部、一亿部的,对格力来说都不成问题。

对比一下,就知道董小姐这个目标有多宏伟:锤子手机第一年销量为25万部,乐视手机是400万部,小米27万部。

董明珠目标是,“华为做第一、格力做第二”。

可惜格力一代手机的销售不尽人意。产品并未对外销售,完全由格力内部员工和渠道商进行消化,出货量大概在五六万台左右。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格力手机目前的问题是产能不够。逻辑无懈可击:只要能造出来,格力手机就不愁卖。现在问题是,造不出那么多。

2016年,格力二代手机如约而至。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格力二代手机发布不到一个月,订单已经有35万部,产能根本跟不上。董明珠这次提出的要求不高:每天就卖10万台。

董明珠还很骄傲地将二代作为年终奖发放。结果没过多久,闲鱼上就出现了大量格力二代手机,售价为原价3300元的一半。董明珠气得不行,在内部发声明,要员工再花高价把手机买回来。

那年春节,格力电器还发文要求全体员工春节后必须使用格力手机。董明珠回应说:“强制了又怎么样?你是我的员工有什么理由不用我的手机,你对自己的产品都没有信心,凭什么让市场认可。”

难怪这次大松5G上架后,网友评论:恭喜,格力员工的年终奖有着落了。

有消息称,格力二代手机一共生产了30万台,但公开渠道仅卖出去一万台,其他全部通过内部渠道消化。员工不想用还不行,因为手机内置了格力工作软件,不用就无法工作。格力空调的安装维修师傅想要拿到派工单,也必须使用格力手机,其他手机无效。

2017年6月,格力发布“色界”手机,首日只售出5部。经过一个618购物节,销量涨到5559部。即便只是5000多部,外界还是怀疑董小姐刷了单。

格力手机一路走来可以说是一地鸡毛,每一次新机推出都以销量惨淡和刷单疑云告终。

关于格力手机,人们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了开机屏微笑的董小姐。

人们开始纳闷,董明珠究竟为什么要做手机?

2015年,一直将“工业思维”挂在嘴边的董明珠,从年初开始,“一直在思考什么是互联网思维”,还去参观了360。[1]这一年董明珠的思维在发生很大的转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格力高增长的难以为继。据格力电器2015年年报,总营收下降了29.04%,降幅金额达420亿元。

空调营收占比达到85.65%的格力电器,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要找到其他的增长点。

董明珠开始了多元化。

2015年开始搞格力手机,2016年收购珠海银隆做新能源,2018年宣称500亿做芯片,这些都是董明珠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

家电行业跨行做手机的其实不在少数,海尔、TCL、长虹、康佳、海信,都做过手机。而2015年,手机行业正处在热点上。“商业人物”曾采访过一家电企业负责人,手机销量不好,为什么还要坚持?对方的回答是:“只要在牌桌上,就还有机会。就当技术储备了。”

所以董明珠也是这种想法?

手机是智能家居入口,要像小米一样做万物互联,手机将是一切的中心。如果丢失了这块阵地,格力迟早会受制于人。

格力在年报中写道:“格力手机作为承担连接和控制智能家电产品的载体,将成为连接各个家电设备并搜集数据的平台。”

所以手机这条路,董明珠大概率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

董小姐决定了的事情,很少后悔。她的那本自传就叫《行棋无悔》。她有一句名言:“我从来就没有失误,我从不认错,我永远都是对的。”

外界质疑她做手机失败,她根本不搭理。她在采访中说,格力手机卖得不好,是因为没有大力推广,“我手机今天也没有到市场上公开卖过,你能怎么定我的成功与失败呢?”

我根本就不和你打,你凭什么说我打不过?

你跟她讲销量,她跟你讲沉淀,讲长期主义。

既然手机业务迟迟没有起色,格力内部有没有反对的声音?

可以看一下格力电器的董事会构成。

在第十一届董事会当选的九名董事中,格力集团推荐了董明珠、黄辉、望靖东、张伟四名非独立董事人选;第二大股东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推荐了张军督、郭书战两人;独立董事为刘姝威、邢子文、王晓华。

其中,望靖东、张伟、张军督、郭书战都是坚定的“董派”,而刘姝威和董明珠是闺蜜。[2]

今年8月,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望靖东辞职,自11月17日起,董明珠代行董秘,直至公司正式聘任董秘。

这就是董明珠的话语权。

在《时代周报》关于董明珠的一篇采访报道中,将董明珠和下属的关系形容为:老师与学生。这种关系延伸为格力内部的决策风格:董明珠相信自己的判断,格力的高管和中层们都是“受教”于她的下属。[1]

从鲁豫的节目《大咖一日行》中也能窥见董明珠在格力的“霸权”地位。在百度搜索“董明珠 当场发飙”,可得到78.1万个结果。

今年11月,浙江工商大学的一名学生在其硕士论文中论述了CEO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对象是董明珠。

论文中列举了一些董明珠的“自恋”细节:

做手机后,她的“自恋”表现: 

是“自恋”绊住了董明珠吗?

很难说。

今年推出的5G手机,采用了新品牌“大松”。去年11月,望靖东曾表示:“未来手机业务不会放在母公司主体。”有分析称,此举可能是担心手机业务迟迟打不开局面,会对“格力”品牌形象造成伤害。

不知道这算不算董明珠的妥协。

但董明珠并没有放弃手机业务的打算:“我没有失败,最起码。”

据格力电器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8.89亿元,同比减少18.8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6.99亿元,同比减少38.06%。

参考资料:

[1].《董明珠:全球最好的手机 格力造》,时代周报。

[2].《格力电器的控制权角力》,陈欣。

[3].《CEO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以格力电器为例》,陈舒心。

谁来劝劝董明珠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王不易,36氪经授权发布。

悄无声息地,格力推出了新手机——大松5G。最高定价为2999元。悄无声息地,上架两天后,卖出了75部。

昨天,“董明珠不认为格力手机失败”上了热搜,热搜下的热评之一是:格力有手机???

这位网友真是孤陋寡闻。格力做手机5年了,董小姐不时会提醒大家,格力手机还活着。

2015年董明珠忽然宣布进军手机行业时,外界感到很震惊,也很兴奋。董明珠对格力手机很自信,她在股东大会上说,格力手机供不应求,销售5000万部没问题。后来接受采访时又说,卖个5000部、一亿部的,对格力来说都不成问题。

对比一下,就知道董小姐这个目标有多宏伟:锤子手机第一年销量为25万部,乐视手机是400万部,小米27万部。

董明珠目标是,“华为做第一、格力做第二”。

可惜格力一代手机的销售不尽人意。产品并未对外销售,完全由格力内部员工和渠道商进行消化,出货量大概在五六万台左右。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格力手机目前的问题是产能不够。逻辑无懈可击:只要能造出来,格力手机就不愁卖。现在问题是,造不出那么多。

2016年,格力二代手机如约而至。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格力二代手机发布不到一个月,订单已经有35万部,产能根本跟不上。董明珠这次提出的要求不高:每天就卖10万台。

董明珠还很骄傲地将二代作为年终奖发放。结果没过多久,闲鱼上就出现了大量格力二代手机,售价为原价3300元的一半。董明珠气得不行,在内部发声明,要员工再花高价把手机买回来。

那年春节,格力电器还发文要求全体员工春节后必须使用格力手机。董明珠回应说:“强制了又怎么样?你是我的员工有什么理由不用我的手机,你对自己的产品都没有信心,凭什么让市场认可。”

难怪这次大松5G上架后,网友评论:恭喜,格力员工的年终奖有着落了。

有消息称,格力二代手机一共生产了30万台,但公开渠道仅卖出去一万台,其他全部通过内部渠道消化。员工不想用还不行,因为手机内置了格力工作软件,不用就无法工作。格力空调的安装维修师傅想要拿到派工单,也必须使用格力手机,其他手机无效。

2017年6月,格力发布“色界”手机,首日只售出5部。经过一个618购物节,销量涨到5559部。即便只是5000多部,外界还是怀疑董小姐刷了单。

格力手机一路走来可以说是一地鸡毛,每一次新机推出都以销量惨淡和刷单疑云告终。

关于格力手机,人们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了开机屏微笑的董小姐。

人们开始纳闷,董明珠究竟为什么要做手机?

2015年,一直将“工业思维”挂在嘴边的董明珠,从年初开始,“一直在思考什么是互联网思维”,还去参观了360。[1]这一年董明珠的思维在发生很大的转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格力高增长的难以为继。据格力电器2015年年报,总营收下降了29.04%,降幅金额达420亿元。

空调营收占比达到85.65%的格力电器,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要找到其他的增长点。

董明珠开始了多元化。

2015年开始搞格力手机,2016年收购珠海银隆做新能源,2018年宣称500亿做芯片,这些都是董明珠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

家电行业跨行做手机的其实不在少数,海尔、TCL、长虹、康佳、海信,都做过手机。而2015年,手机行业正处在热点上。“商业人物”曾采访过一家电企业负责人,手机销量不好,为什么还要坚持?对方的回答是:“只要在牌桌上,就还有机会。就当技术储备了。”

所以董明珠也是这种想法?

手机是智能家居入口,要像小米一样做万物互联,手机将是一切的中心。如果丢失了这块阵地,格力迟早会受制于人。

格力在年报中写道:“格力手机作为承担连接和控制智能家电产品的载体,将成为连接各个家电设备并搜集数据的平台。”

所以手机这条路,董明珠大概率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

董小姐决定了的事情,很少后悔。她的那本自传就叫《行棋无悔》。她有一句名言:“我从来就没有失误,我从不认错,我永远都是对的。”

外界质疑她做手机失败,她根本不搭理。她在采访中说,格力手机卖得不好,是因为没有大力推广,“我手机今天也没有到市场上公开卖过,你能怎么定我的成功与失败呢?”

我根本就不和你打,你凭什么说我打不过?

你跟她讲销量,她跟你讲沉淀,讲长期主义。

既然手机业务迟迟没有起色,格力内部有没有反对的声音?

可以看一下格力电器的董事会构成。

在第十一届董事会当选的九名董事中,格力集团推荐了董明珠、黄辉、望靖东、张伟四名非独立董事人选;第二大股东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推荐了张军督、郭书战两人;独立董事为刘姝威、邢子文、王晓华。

其中,望靖东、张伟、张军督、郭书战都是坚定的“董派”,而刘姝威和董明珠是闺蜜。[2]

今年8月,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望靖东辞职,自11月17日起,董明珠代行董秘,直至公司正式聘任董秘。

这就是董明珠的话语权。

在《时代周报》关于董明珠的一篇采访报道中,将董明珠和下属的关系形容为:老师与学生。这种关系延伸为格力内部的决策风格:董明珠相信自己的判断,格力的高管和中层们都是“受教”于她的下属。[1]

从鲁豫的节目《大咖一日行》中也能窥见董明珠在格力的“霸权”地位。在百度搜索“董明珠 当场发飙”,可得到78.1万个结果。

今年11月,浙江工商大学的一名学生在其硕士论文中论述了CEO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对象是董明珠。

论文中列举了一些董明珠的“自恋”细节:

做手机后,她的“自恋”表现: 

是“自恋”绊住了董明珠吗?

很难说。

今年推出的5G手机,采用了新品牌“大松”。去年11月,望靖东曾表示:“未来手机业务不会放在母公司主体。”有分析称,此举可能是担心手机业务迟迟打不开局面,会对“格力”品牌形象造成伤害。

不知道这算不算董明珠的妥协。

但董明珠并没有放弃手机业务的打算:“我没有失败,最起码。”

据格力电器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8.89亿元,同比减少18.8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6.99亿元,同比减少38.06%。

参考资料:

[1].《董明珠:全球最好的手机 格力造》,时代周报。

[2].《格力电器的控制权角力》,陈欣。

[3].《CEO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以格力电器为例》,陈舒心。

谁来劝劝董明珠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王不易,36氪经授权发布。

悄无声息地,格力推出了新手机——大松5G。最高定价为2999元。悄无声息地,上架两天后,卖出了75部。

昨天,“董明珠不认为格力手机失败”上了热搜,热搜下的热评之一是:格力有手机???

这位网友真是孤陋寡闻。格力做手机5年了,董小姐不时会提醒大家,格力手机还活着。

2015年董明珠忽然宣布进军手机行业时,外界感到很震惊,也很兴奋。董明珠对格力手机很自信,她在股东大会上说,格力手机供不应求,销售5000万部没问题。后来接受采访时又说,卖个5000部、一亿部的,对格力来说都不成问题。

对比一下,就知道董小姐这个目标有多宏伟:锤子手机第一年销量为25万部,乐视手机是400万部,小米27万部。

董明珠目标是,“华为做第一、格力做第二”。

可惜格力一代手机的销售不尽人意。产品并未对外销售,完全由格力内部员工和渠道商进行消化,出货量大概在五六万台左右。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格力手机目前的问题是产能不够。逻辑无懈可击:只要能造出来,格力手机就不愁卖。现在问题是,造不出那么多。

2016年,格力二代手机如约而至。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格力二代手机发布不到一个月,订单已经有35万部,产能根本跟不上。董明珠这次提出的要求不高:每天就卖10万台。

董明珠还很骄傲地将二代作为年终奖发放。结果没过多久,闲鱼上就出现了大量格力二代手机,售价为原价3300元的一半。董明珠气得不行,在内部发声明,要员工再花高价把手机买回来。

那年春节,格力电器还发文要求全体员工春节后必须使用格力手机。董明珠回应说:“强制了又怎么样?你是我的员工有什么理由不用我的手机,你对自己的产品都没有信心,凭什么让市场认可。”

难怪这次大松5G上架后,网友评论:恭喜,格力员工的年终奖有着落了。

有消息称,格力二代手机一共生产了30万台,但公开渠道仅卖出去一万台,其他全部通过内部渠道消化。员工不想用还不行,因为手机内置了格力工作软件,不用就无法工作。格力空调的安装维修师傅想要拿到派工单,也必须使用格力手机,其他手机无效。

2017年6月,格力发布“色界”手机,首日只售出5部。经过一个618购物节,销量涨到5559部。即便只是5000多部,外界还是怀疑董小姐刷了单。

格力手机一路走来可以说是一地鸡毛,每一次新机推出都以销量惨淡和刷单疑云告终。

关于格力手机,人们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了开机屏微笑的董小姐。

人们开始纳闷,董明珠究竟为什么要做手机?

2015年,一直将“工业思维”挂在嘴边的董明珠,从年初开始,“一直在思考什么是互联网思维”,还去参观了360。[1]这一年董明珠的思维在发生很大的转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格力高增长的难以为继。据格力电器2015年年报,总营收下降了29.04%,降幅金额达420亿元。

空调营收占比达到85.65%的格力电器,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要找到其他的增长点。

董明珠开始了多元化。

2015年开始搞格力手机,2016年收购珠海银隆做新能源,2018年宣称500亿做芯片,这些都是董明珠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

家电行业跨行做手机的其实不在少数,海尔、TCL、长虹、康佳、海信,都做过手机。而2015年,手机行业正处在热点上。“商业人物”曾采访过一家电企业负责人,手机销量不好,为什么还要坚持?对方的回答是:“只要在牌桌上,就还有机会。就当技术储备了。”

所以董明珠也是这种想法?

手机是智能家居入口,要像小米一样做万物互联,手机将是一切的中心。如果丢失了这块阵地,格力迟早会受制于人。

格力在年报中写道:“格力手机作为承担连接和控制智能家电产品的载体,将成为连接各个家电设备并搜集数据的平台。”

所以手机这条路,董明珠大概率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

董小姐决定了的事情,很少后悔。她的那本自传就叫《行棋无悔》。她有一句名言:“我从来就没有失误,我从不认错,我永远都是对的。”

外界质疑她做手机失败,她根本不搭理。她在采访中说,格力手机卖得不好,是因为没有大力推广,“我手机今天也没有到市场上公开卖过,你能怎么定我的成功与失败呢?”

我根本就不和你打,你凭什么说我打不过?

你跟她讲销量,她跟你讲沉淀,讲长期主义。

既然手机业务迟迟没有起色,格力内部有没有反对的声音?

可以看一下格力电器的董事会构成。

在第十一届董事会当选的九名董事中,格力集团推荐了董明珠、黄辉、望靖东、张伟四名非独立董事人选;第二大股东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推荐了张军督、郭书战两人;独立董事为刘姝威、邢子文、王晓华。

其中,望靖东、张伟、张军督、郭书战都是坚定的“董派”,而刘姝威和董明珠是闺蜜。[2]

今年8月,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望靖东辞职,自11月17日起,董明珠代行董秘,直至公司正式聘任董秘。

这就是董明珠的话语权。

在《时代周报》关于董明珠的一篇采访报道中,将董明珠和下属的关系形容为:老师与学生。这种关系延伸为格力内部的决策风格:董明珠相信自己的判断,格力的高管和中层们都是“受教”于她的下属。[1]

从鲁豫的节目《大咖一日行》中也能窥见董明珠在格力的“霸权”地位。在百度搜索“董明珠 当场发飙”,可得到78.1万个结果。

今年11月,浙江工商大学的一名学生在其硕士论文中论述了CEO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对象是董明珠。

论文中列举了一些董明珠的“自恋”细节:

做手机后,她的“自恋”表现: 

是“自恋”绊住了董明珠吗?

很难说。

今年推出的5G手机,采用了新品牌“大松”。去年11月,望靖东曾表示:“未来手机业务不会放在母公司主体。”有分析称,此举可能是担心手机业务迟迟打不开局面,会对“格力”品牌形象造成伤害。

不知道这算不算董明珠的妥协。

但董明珠并没有放弃手机业务的打算:“我没有失败,最起码。”

据格力电器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8.89亿元,同比减少18.8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6.99亿元,同比减少38.06%。

参考资料:

[1].《董明珠:全球最好的手机 格力造》,时代周报。

[2].《格力电器的控制权角力》,陈欣。

[3].《CEO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以格力电器为例》,陈舒心。

科技神回复丨主机版赛博朋克2077评分暴跌,网友:啥时候给我配个飞行载具?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董明珠不认为格力手机失败;市场监管总局审查虎牙斗鱼合并案…….回顾一下最近有哪些不容错过的科技新闻和网友的神回复。

董明珠不认为格力手机失败

格力电器方面12月10日表示,推出5G手机是集团层面的部署,格力品牌换成大松品牌是为了将格力旗下的二级子品牌更好地推向前台。此前,董明珠表示:“格力一直坚守自主创造、自主研发、自己设计,只是需要时间,所以我从来没认为我的手机失败。

(图源:水印)

@scaur678:罗永浩:巧了,我也没认为锤子手机失败。

@傅开文:你们怕是不懂董小姐的信心来自哪里,进可以开辟市场拓展业务,退可以当做年终奖或者卖给供应商抵货款。有什么好担心的[摊手]

@6卖梦旅人6:打个游戏手机太烫了,能不能给格力手机装个格力空调啊?

@CheerUpMy:董小姐:@雷军,我敢用小米空调,你敢用格力手机吗?

市场监管总局审查虎牙斗鱼合并案

市场监管总局表示,正在依法审查广州虎牙科技有限公司与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并等涉及协议控制架构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案件。

(图源:水印)

@催人尿下杀马特:嗯,最后开个60万天价罚单。

@Lyman丶若风:合并之后,充VIP会员看直播,VVVIP会员看高清(手动狗头)。

@像你LM:南山必胜客,目前唯一败绩是老干妈

主机版赛博朋克2077评分暴跌

据报道,许多用户给予主机版《赛博朋克2077》负面评价。Metacritic网站,2161位玩家在PS4上玩过《赛博朋克2077》之后打出评分,总分10分,但主机版《赛博朋克2077》的得分只有2.1分,这意味着CD Projekt SA开发的游戏未能达到预期效果。

(图源:互联网观察报)

@全栈溢出程序员:这是什么游戏?座机能玩吗?

@别人都叫我小包:确实是不买ps4的一个理由。

@AlChannel:好家伙,从刚遇见“竹村”到回家一直黑屏,我还以为是游戏特色呢。

@90年代宇航员:主要是没有飞行载具,都2077年了,玩家还是在开车。

今天科技圈发生的热点事件大家有什么想吐槽的吗?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优秀的神回复将会出现在下一次的文章中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