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市场热文创产业火

用羊毛编织的藏式地毯,传承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藏药浴法调配的浴液,带有浓郁藏式风格的项链、耳环……新年伊始,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上,来自西藏自治区的文创企业“组团”闯市场。

“近年来西藏旅游市场升温,带动文创产业发展,当地中小企业在文化传承、经营管理、品牌创意上正努力与国内一流水平接轨。”西藏北京商会会长欧阳旭说。

越来越火热的文创产业,让万千游客对“世界屋脊”印象更深刻,也让当地百姓分享到更多发展“红利”。

促就业,增收致富

俊巴渔村制作的皮具、拉萨小巷中制作的布偶、白朗县农民编织的藏毯……走进位于拉萨市“卓番林”手工艺品牌店,西藏各地出产的手工艺品琳琅满目。

利用“公司+手工艺人+作坊”模式,“卓番林”将散落在西藏民间的近400名手工艺人组织起来,利用农闲或空闲时间制作手工艺品。

位于拉萨市老城区的古建大院内,50多岁的手工艺人巴宗正在“社区工厂”忙活,将手中的毛线编织成颇具藏族特色的布偶。

“‘卓番林’提供了就业岗位和免费技能培训,不仅改善了我的生活,更让我找到了自身价值。”巴宗说,现在每个月收入在3000元到5000元之间,“今后我会尽心尽力地将学到的手艺毫无保留地教给其他妇女,希望能带动更多的姐妹实现增收。”

“卓番林”负责人卓玛告诉记者,“卓番林”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运营模式:发现合适的手工艺者,为他们提供技术、设计、市场等,对现有产品进行改进,开拓市场甚至为手工艺者提供贷款,确认产品合格后正式下订单。

在拉萨市妇联的支持下,2020年5月,“卓番林”在拉萨挂牌成立了“阿佳学堂+社区工厂”,通过开展课堂教学、场景模拟和实操练习等培训,已帮助365名妇女掌握一技之长。


打压仍未停止!外媒:美政府又“拉黑”9家中国企业21-01-15 12:51:16

江苏外卖员汽油浇身点火自焚 当地政府通报21-01-17 17:06:42外卖员,自焚

安徽一警察办案途中多次强奸被盘问女性 辩称她引诱我21-01-17 17:22:42警察

离职前夕,特朗普要求下属“不许提这个人”21-01-16 00:31:55特朗普,尼克松

英媒这帽子 让在中国生活的英国博主都无语了21-01-17 17:48:00英国,博主

港媒:乱港分子李卓人突然卖房,较市价低百万港元21-01-17 17:03:53乱港,李卓人,卖房

超9000南美国家移民北上:望美国候任政府兑现承诺21-01-17 15:53:23南美,危地马拉,移民

陕西发现秦始皇政务大殿遗址 荆轲刺秦在此发生21-01-17 15:19:48秦始皇政务大殿遗址

18升21降!全国现有2个高风险地区、77个中风险地区21-01-17 15:00:35高风险

黑龙江黑河爱辉区4个小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21-01-17 06:47:20黑龙江疫情防控

“西藏冒险王”失踪8天:为求完美重拍作品踩到暗冰滑坠冰潭

原标题:“西藏冒险王”失踪8天:为求完美重拍作品踩到暗冰滑坠冰潭

现年30岁的中国冰川探险者王相军坠入西藏冰川瀑布中后失踪,至今已超过8天。

他的弟弟王龙知道,“哥哥生还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网上有消息说,西藏蓝天救援队发现了王相军的求救信号。“这是假的。”12月28日晚,王龙告诉澎湃新闻,现在无论是自己还是家中父母,不愿再对外多说,“说再多也没用了”。

与王相军同行的探险者小左回忆,王相军在冰川瀑布旁的岩石上拍摄视频时,不慎踩到了暗冰,滑入水中。小左救援无果,跑去找人帮忙,回来后发现王相军已经不见了。

12月17日发布的一则视频里,王相军在冰面上滑倒,开心大笑。视频截图

12月17日发布的一则视频里,王相军在冰面上滑倒,开心大笑。视频截图

为求“完美”,第二次拍视频时坠水

12月18日,王相军和同是探险者的伙伴小左前往西藏那曲市嘉黎县境内的依噶冰川瀑布。小左28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回忆,王相军曾在2017年去过一次依噶冰川瀑布,但因经验不足,没有进去,留下了遗憾。“冰川里面肯定很蓝。”王相军告诉小左,去了不会后悔。

两人在12月19日到达嘉黎县境内,同行的还有跟随王相军多年的狗,名叫“土豆”。王相军当天发布的一则视频显示,给“土豆”准备的饮水冻成了冰。“昨晚零下15摄氏度,狗差点被冻死啊。”王相军举着手机拍摄,镜头一转,对着身后的湖泊,兴奋地大喊,“但是,这里有一个神奇的现象,这湖居然一点都不结冰,这是怎么回事?”视频最后,王相军钻入车中,“走,去看冰川了,土豆,我们一起去。”


明星“健康宝照片”被曝泄露,北京市经信局:正在进行核实20-12-29 11:06:28健康宝 被泄露

七部门印发通知便利老年人日常交通出行20-12-29 10:28:07老年人 交通出行

公民健康宝信息被盗卖 严防严惩均须从快20-12-29 09:27:49健康宝 公民信息

美法官阻止特朗普政府实施TikTok禁令,特朗普政府上诉20-12-29 12:11:26TikTok禁令 特朗普政府

“西藏冒险王”失踪8天:为求完美重拍作品踩到暗冰滑坠冰潭20-12-29 12:08:58冒险王 失踪

他也来这套?乱港分子张昆阳宣称 “断绝与家庭往来”20-12-29 11:21:55断绝往来 乱港分子

明星“健康宝照片”被曝泄露,北京市经信局:正在进行核实20-12-29 11:05:09健康宝 被泄露

文在寅特赦反“萨德”人士 朴槿惠李明博没戏20-12-29 10:53:40文在寅 特赦 朴槿惠

东京都28日新增确诊病例481例刷新周一的最高值20-12-29 10:41:04

《鬼灭之刃》剧场版票房达到324亿日元超过《千与千寻》高居榜首20-12-29 10:41:04

沈阳高校放假前需全员核酸检测,持核酸检测阴性报告离校20-12-29 10:35:29全员核酸检测

联合国秘书长新年致辞:2020饱含辛酸 2021治愈创伤20-12-29 10:20:09联合国秘书长

“西藏冒险王”失踪8天:为求完美重拍作品踩到暗冰滑坠冰潭

原标题:“西藏冒险王”失踪8天:为求完美重拍作品踩到暗冰滑坠冰潭

现年30岁的中国冰川探险者王相军坠入西藏冰川瀑布中后失踪,至今已超过8天。

他的弟弟王龙知道,“哥哥生还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网上有消息说,西藏蓝天救援队发现了王相军的求救信号。“这是假的。”12月28日晚,王龙告诉澎湃新闻,现在无论是自己还是家中父母,不愿再对外多说,“说再多也没用了”。

与王相军同行的探险者小左回忆,王相军在冰川瀑布旁的岩石上拍摄视频时,不慎踩到了暗冰,滑入水中。小左救援无果,跑去找人帮忙,回来后发现王相军已经不见了。

12月17日发布的一则视频里,王相军在冰面上滑倒,开心大笑。视频截图

12月17日发布的一则视频里,王相军在冰面上滑倒,开心大笑。视频截图

为求“完美”,第二次拍视频时坠水

12月18日,王相军和同是探险者的伙伴小左前往西藏那曲市嘉黎县境内的依噶冰川瀑布。小左28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回忆,王相军曾在2017年去过一次依噶冰川瀑布,但因经验不足,没有进去,留下了遗憾。“冰川里面肯定很蓝。”王相军告诉小左,去了不会后悔。

两人在12月19日到达嘉黎县境内,同行的还有跟随王相军多年的狗,名叫“土豆”。王相军当天发布的一则视频显示,给“土豆”准备的饮水冻成了冰。“昨晚零下15摄氏度,狗差点被冻死啊。”王相军举着手机拍摄,镜头一转,对着身后的湖泊,兴奋地大喊,“但是,这里有一个神奇的现象,这湖居然一点都不结冰,这是怎么回事?”视频最后,王相军钻入车中,“走,去看冰川了,土豆,我们一起去。”


明星“健康宝照片”被曝泄露,北京市经信局:正在进行核实20-12-29 11:06:28健康宝 被泄露

七部门印发通知便利老年人日常交通出行20-12-29 10:28:07老年人 交通出行

公民健康宝信息被盗卖 严防严惩均须从快20-12-29 09:27:49健康宝 公民信息

美法官阻止特朗普政府实施TikTok禁令,特朗普政府上诉20-12-29 12:11:26TikTok禁令 特朗普政府

“西藏冒险王”失踪8天:为求完美重拍作品踩到暗冰滑坠冰潭20-12-29 12:08:58冒险王 失踪

他也来这套?乱港分子张昆阳宣称 “断绝与家庭往来”20-12-29 11:21:55断绝往来 乱港分子

明星“健康宝照片”被曝泄露,北京市经信局:正在进行核实20-12-29 11:05:09健康宝 被泄露

文在寅特赦反“萨德”人士 朴槿惠李明博没戏20-12-29 10:53:40文在寅 特赦 朴槿惠

东京都28日新增确诊病例481例刷新周一的最高值20-12-29 10:41:04

《鬼灭之刃》剧场版票房达到324亿日元超过《千与千寻》高居榜首20-12-29 10:41:04

沈阳高校放假前需全员核酸检测,持核酸检测阴性报告离校20-12-29 10:35:29全员核酸检测

联合国秘书长新年致辞:2020饱含辛酸 2021治愈创伤20-12-29 10:20:09联合国秘书长

西藏航空一机长执行任务落地后去世 航空界 “双机长”制是如何运行的?

西藏航空一机长执行任务落地后去世 航空界 “双机长”制是如何运行的?
2020-12-25 09:40:09

原标题:西藏航空一机长执行任务落地后去世航空界“双机长”制是如何运行的?

西藏航空公司23日发布一份声明,12月21日,该公司TV9820南京—成都航班一名机长,在执行航班任务过程中感到身体不适,该航班同机组的另一名机长执行了后续飞行任务。这架航班于12月22日00:25分,安全降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随后,该机长被送往医院救治,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39岁。目前,西藏航空正处理善后事宜,西藏航空并未透露该机长的具体病因以及更多事件的详细过程。

西藏航空一机长执行任务落地后去世 航空界 “双机长”制是如何运行的?

从这份声明中我们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该航班为双机长运行。可能有人会问,一架民航客机为什么会有两名机长?两名机长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哪儿呢?接下来我们就来详细了解一下双机长制度。在中国航空界,双机长运行,可是中国民航在高原安全运行的密钥。

西藏航空一机长执行任务落地后去世 航空界 “双机长”制是如何运行的?

高原机场指的是海拔高度在1524-2438米的机场,高高原机场是指海拔高度在2438米及以上的机场,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高高原机场,包括世界海拔最高的稻城亚丁机场,以及拉萨贡嘎国际机场、甘孜康定机场等等。高原机场和高高原机场都统称为高原机场。

西藏航空一机长执行任务落地后去世 航空界 “双机长”制是如何运行的?

根据我国民航局下发的《高原机场运行》咨询通告中,明确了,实施高高原机场运行的一套飞行机组应至少配备三名驾驶员,除机长外还应包含一名至少具备相应资质的资深副驾驶员。还需配备一名在巡航阶段代替机长工作的巡航机长,这名巡航机长“应当完全合格于在该型别飞机上担任机长”。基于这个规定,目前在高高原机场运行的航班都会配备“双机长”。


“少女被逼卖淫跳楼”案一审3人获刑,未成年主犯被判11年20-12-25 08:30:34未成年 卖淫

西藏航空一机长执行任务落地后去世 航空界 “双机长”制是如何运行的?20-12-25 09:40:09机长

港媒:黎智英获准保释不准发帖文 其推特社交账号停用20-12-24 08:58:27黎智英,推特,保释

20岁小伙色情按摩后疑强奸47岁保洁员 被围堵翻窗坠楼重伤20-12-24 08:15:31坠楼重伤 足浴店

如何走向弑母极端歧路:吴谢宇在法庭上这样自我剖析20-12-25 10:27:58吴谢宇 弑母案

冻哭!跨年寒潮将速冻我国 25个省会级城市气温将创新低20-12-25 10:06:59寒潮 气温创新低

90后“负债者联盟”:花22万买电子产品 靠“花钱”缓解工作压力20-12-25 10:03:43负债 超前消费 电子产品

为何最近病例多为无症状?是否需大规模核酸检测?吴尊友解答——20-12-25 09:46:51无症状 大规模核酸检测 吴尊友

为逃避刑罚,他给法院寄去了自己的“火化证”,被从重惩处!20-12-25 09:43:09逃避刑罚 火化证

工信部:将研究制定App个人信息保护暂行规定20-12-25 09:41:43个人信息保护

英国宣布完成脱欧 将于1月1日起实现全面的政治和经济独立20-12-25 09:36:47英国脱欧

国家卫健委:24日新增确诊病例14例 其中本土病例7例20-12-25 09:34:46国家卫健委

我在西藏当网红: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成了村里最能赚钱的90后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作者:孙实,36氪经授权转载。

新一代“国民级网红”丁真的意外蹿红,再一次点燃了外界对西藏地区、四川藏区等地的注意力。

其实在丁真之前,高原上已经涌现出了大批的网红,他们通过最前沿的技术手段和形式,传播高原的文化,同时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本期《亲历》聚焦两位来自高原的网红,他们用短视频来记录自己挖虫草的瞬间,通过直播,向外界出售土特产,一个月的收入,跟过去一年赚的钱都差不多了……以下是他们的真实经历:

现在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跟过去一年赚的差不多

口述人:阿普

家乡:西藏林芝

我的家乡是林芝,号称西藏小江南。我家是在林芝下面的村子里,离市区要几百公里。

我是僜人,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我们已经是56个民族之外的民族了,全国就1000多人。但我们僜人讲普通话讲得都挺好,可能语言天赋比较好一些,要比藏族好一些。拉萨那边的藏族,他们说普通话还会有些口音,但是我们僜人的话讲话基本上不带那个口音。

我大概是从2017年年底开始接触到短视频的。当时我在林芝市区打工,听朋友说快手如何如何,短视频如何如何,就下载了一个快手。

一开始我只是看,后来我发现快手里面有跟我一样的农村、山区里的人,他们也在发视频。我就觉得别人能晒生活,我拍出来怎么不行。所以我就开始尝试自己拍,没想到第一次发视频,就涨了800多个粉丝,我觉得好神奇啊。

我拍的内容主要是拍我们西藏的一些生活,同时也分享一些山里的土特产的东西。现在有直播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做直播比较多,这两个月做直播会比较多,卖一些山里的土特产。

我有时候会挖松茸、挖虫草,或者采蜜,然后通过直播卖给用户。但是自己采的话,本来野生货就有限,一个人也采不了那么多,所以现在主要还是收集,把当地一些东西收集过来。

我自己找一些货,村民也会送过来山货,让我帮着卖。因为他们看到我有粉丝了,也能看到我通过直播赚一些钱,他们感觉可以通过我这个渠道,把他们手里的东西卖出去。

这都是一个渐渐变化的过程。比如我家里人,一开始看到我从城市打工回到村里,天天在拍视频,开直播,就觉得我不务正业。

因为如果没有短视频、直播,按照家乡的习惯,我这个岁数,基本就是打工,或者种地。但是后面就不一样了,我卖出去货了,能挣到钱了,有一些小的成就和结果,他们就不会这样想了,而且会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在搞直播,知道我有粉丝,我玩快手,玩短视频和直播,特别是今年短视频在西藏这边也很普遍了,基本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在刷抖音,所以他们会找我,帮着把他们卖不出去的土特产,通过直播卖出去。

如果是在过去的话,他们主要是卖给熟人或者本地人,最多卖到林芝市里,所以他们卖的货量就非常少。但是我现在已经是接近百万级的粉丝,在西藏的话,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主播了,直播一场不说卖出去几百单,几十单是没有问题的。比如直播卖蜂蜜,可能一场直播下来,一两百斤、两三百斤都是比较正常的。

所以村里现在玩短视频、直播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这都是通过我的影响,看到我有粉丝量,看到我能挣一些钱,他们就跟着过来模仿。我也没有觉得他们是在抢活,网络上有那么多用户,多一个人直播的话,也可以带动更多的人认识我们这个地方,认识我们的家乡,这也是好事情。

但我们这里卖土特产也有个问题,我们这边物流成本比较高,因为太偏了,是在边境线上,运输时间长,运费也很高。西藏这边这么高的海拔,这么多山。从我们这边发到拉萨中转,都要好几天的时间,然后再从拉萨到其他地方。

而且快递基本只能用EMS,顺丰不可能到这里收货送货。所以我们这边卖的东西会比较贵,卖便宜的东西,用户会觉得费用这么高不划算,另外一个不能卖鲜货,比如水果之类的,发货就要7、8天,甚至可能10多天,路上烂掉了那怎么办?

我帮村里人卖货不是赚坑位费这种,毕竟都是熟人,我的模式就是直接把货买下来,比如村里人有10斤蜂蜜,按照100块钱一斤给我,我要加一点钱,比如110块钱一斤卖出去。目前看的话,现在我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两万块钱吧

这个收入肯定比以前要高,以前家里打工种地,一年的话也就一两万,多一点会三万左右,但是现在一个月就能跟过去一年差不多,所以在我们村的90后里面,我的收入算是还可以的了。

我自己没上大学,初中就毕业了,是因为家里的一些观念,也有家庭经济条件的问题,以前饭都吃不起,就更别指望上大学了。但我如果有了孩子,肯定是上学是最重要的,上完学再做其他的东西。即使说我现在赚的这么多,我还是觉得要让孩子走考大学这条路,毕竟接受教育这个事情是最基础、最重要的。

不用经销商,我直接把虫草卖给顾客,我们赚的多了,他们买的也便宜了

口述人:卓玛

家乡:四川甘孜

我最开始就是在我们老家这边挖虫草、挖松茸,但当时的虫草我们只能卖给当地的一些老板。后来也是机缘巧合,17年的时候,我自己也做梦也没想到,我爸爸随手给我拍了一个我在4800米海拔的地方挖虫草的视频,点击率特别高,下面的留言都是找我买虫草的。

卓玛的工作环境很艰苦

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东西也能卖虫草?第一次我差不多交易了个两三单左右,就把我自己的虫草也卖了,把我父母的虫草也卖了,而且还比当地的收购价格要高一些。

我属于短视频带货,不算是直播带货,因为我担心直播卖货的话,货源会跟不上,如果有客人下单了,可能需要等半个月。

除了我自己挖的,我也帮村民卖。一开始我在村里面拍视频的时候,他们就在背后说我:“你看卓玛不去打工,天天对着个手机说说说,这样能赚到钱吗?”

因为我们这边年轻人大部分出去读书去了,留下的都是年龄大一点的,也不太懂这个东西,他们都不相信我,也有很多人劝过我出去打工,能见到现钱,在手机上卖货,钱都见不到。

后来我就办起了合作社,先从我亲戚这边下手,劝他们合作社,帮助他们把松茸、虫草全部卖掉,而且会比平常卖的更高一点,我自己也能赚点钱,所以后来村里的人也都相信我,能在手机上把东西卖出去。

卓玛帮本村的人卖虫草、松茸

现在合作社的定价都是我们这边说的算了,因为这个合作社是我们发起的,我们虽然卖的要比市场价低一点,但是也能让村民多赚一点。因为之前的货都是收购商、老板层层加码,卖到成都、昆明大城市的消费者手里都特别贵,但是从村民手里收购上来的特别便宜。我们现在就不经过这些中间商了把它卖出去,减少了中间的加码,村民也可以多赚一点钱,顾客也可以少花一点钱。

我们现在收入肯定比之前要赚得多,年收入大概是五六十万,能比以前强起码十倍吧。

其实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直播,偶尔做一下直播,可能一个月两三次那种,但主要是直播一下我们当地的风景,维系跟粉丝之间的联系。因为我们汉语不太好,我看粉丝的留言很慢,然后人家就会说:“问了你十多遍了,怎么不理啊?”会有这些问题,所以我们直播就比较少一些,主要还是拍视频。

现在我们也有了一些别的想法,比如开民宿,我们家是在稻城县城到亚丁景区的中间一点点,距离亚丁景区20多公里,用自己的宅基地做点民宿,主要还是接待一些朋友,体验一下当地的景色和生活,一起挖挖虫草,放放牛。当然,我们这个还是体验为主,600平方只盖了6个客房,也不想接待很多人,主要接待一些朋友,还不想把民宿这一块太商业化。

所以未来我们还主要是通过短视频卖货为主,民宿只是线上的一种延伸吧,有的粉丝买了很多虫草和松茸,就想假期的时候过来体验一下采挖的感觉,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这些事情,我们免费让他们住、带他们玩都可以。

我在西藏当网红: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成了村里最能赚钱的90后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作者:孙实,36氪经授权转载。

新一代“国民级网红”丁真的意外蹿红,再一次点燃了外界对西藏地区、四川藏区等地的注意力。

其实在丁真之前,高原上已经涌现出了大批的网红,他们通过最前沿的技术手段和形式,传播高原的文化,同时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本期《亲历》聚焦两位来自高原的网红,他们用短视频来记录自己挖虫草的瞬间,通过直播,向外界出售土特产,一个月的收入,跟过去一年赚的钱都差不多了……以下是他们的真实经历:

现在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跟过去一年赚的差不多

口述人:阿普

家乡:西藏林芝

我的家乡是林芝,号称西藏小江南。我家是在林芝下面的村子里,离市区要几百公里。

我是僜人,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我们已经是56个民族之外的民族了,全国就1000多人。但我们僜人讲普通话讲得都挺好,可能语言天赋比较好一些,要比藏族好一些。拉萨那边的藏族,他们说普通话还会有些口音,但是我们僜人的话讲话基本上不带那个口音。

我大概是从2017年年底开始接触到短视频的。当时我在林芝市区打工,听朋友说快手如何如何,短视频如何如何,就下载了一个快手。

一开始我只是看,后来我发现快手里面有跟我一样的农村、山区里的人,他们也在发视频。我就觉得别人能晒生活,我拍出来怎么不行。所以我就开始尝试自己拍,没想到第一次发视频,就涨了800多个粉丝,我觉得好神奇啊。

我拍的内容主要是拍我们西藏的一些生活,同时也分享一些山里的土特产的东西。现在有直播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做直播比较多,这两个月做直播会比较多,卖一些山里的土特产。

我有时候会挖松茸、挖虫草,或者采蜜,然后通过直播卖给用户。但是自己采的话,本来野生货就有限,一个人也采不了那么多,所以现在主要还是收集,把当地一些东西收集过来。

我自己找一些货,村民也会送过来山货,让我帮着卖。因为他们看到我有粉丝了,也能看到我通过直播赚一些钱,他们感觉可以通过我这个渠道,把他们手里的东西卖出去。

这都是一个渐渐变化的过程。比如我家里人,一开始看到我从城市打工回到村里,天天在拍视频,开直播,就觉得我不务正业。

因为如果没有短视频、直播,按照家乡的习惯,我这个岁数,基本就是打工,或者种地。但是后面就不一样了,我卖出去货了,能挣到钱了,有一些小的成就和结果,他们就不会这样想了,而且会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在搞直播,知道我有粉丝,我玩快手,玩短视频和直播,特别是今年短视频在西藏这边也很普遍了,基本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在刷抖音,所以他们会找我,帮着把他们卖不出去的土特产,通过直播卖出去。

如果是在过去的话,他们主要是卖给熟人或者本地人,最多卖到林芝市里,所以他们卖的货量就非常少。但是我现在已经是接近百万级的粉丝,在西藏的话,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主播了,直播一场不说卖出去几百单,几十单是没有问题的。比如直播卖蜂蜜,可能一场直播下来,一两百斤、两三百斤都是比较正常的。

所以村里现在玩短视频、直播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这都是通过我的影响,看到我有粉丝量,看到我能挣一些钱,他们就跟着过来模仿。我也没有觉得他们是在抢活,网络上有那么多用户,多一个人直播的话,也可以带动更多的人认识我们这个地方,认识我们的家乡,这也是好事情。

但我们这里卖土特产也有个问题,我们这边物流成本比较高,因为太偏了,是在边境线上,运输时间长,运费也很高。西藏这边这么高的海拔,这么多山。从我们这边发到拉萨中转,都要好几天的时间,然后再从拉萨到其他地方。

而且快递基本只能用EMS,顺丰不可能到这里收货送货。所以我们这边卖的东西会比较贵,卖便宜的东西,用户会觉得费用这么高不划算,另外一个不能卖鲜货,比如水果之类的,发货就要7、8天,甚至可能10多天,路上烂掉了那怎么办?

我帮村里人卖货不是赚坑位费这种,毕竟都是熟人,我的模式就是直接把货买下来,比如村里人有10斤蜂蜜,按照100块钱一斤给我,我要加一点钱,比如110块钱一斤卖出去。目前看的话,现在我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两万块钱吧

这个收入肯定比以前要高,以前家里打工种地,一年的话也就一两万,多一点会三万左右,但是现在一个月就能跟过去一年差不多,所以在我们村的90后里面,我的收入算是还可以的了。

我自己没上大学,初中就毕业了,是因为家里的一些观念,也有家庭经济条件的问题,以前饭都吃不起,就更别指望上大学了。但我如果有了孩子,肯定是上学是最重要的,上完学再做其他的东西。即使说我现在赚的这么多,我还是觉得要让孩子走考大学这条路,毕竟接受教育这个事情是最基础、最重要的。

不用经销商,我直接把虫草卖给顾客,我们赚的多了,他们买的也便宜了

口述人:卓玛

家乡:四川甘孜

我最开始就是在我们老家这边挖虫草、挖松茸,但当时的虫草我们只能卖给当地的一些老板。后来也是机缘巧合,17年的时候,我自己也做梦也没想到,我爸爸随手给我拍了一个我在4800米海拔的地方挖虫草的视频,点击率特别高,下面的留言都是找我买虫草的。

卓玛的工作环境很艰苦

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东西也能卖虫草?第一次我差不多交易了个两三单左右,就把我自己的虫草也卖了,把我父母的虫草也卖了,而且还比当地的收购价格要高一些。

我属于短视频带货,不算是直播带货,因为我担心直播卖货的话,货源会跟不上,如果有客人下单了,可能需要等半个月。

除了我自己挖的,我也帮村民卖。一开始我在村里面拍视频的时候,他们就在背后说我:“你看卓玛不去打工,天天对着个手机说说说,这样能赚到钱吗?”

因为我们这边年轻人大部分出去读书去了,留下的都是年龄大一点的,也不太懂这个东西,他们都不相信我,也有很多人劝过我出去打工,能见到现钱,在手机上卖货,钱都见不到。

后来我就办起了合作社,先从我亲戚这边下手,劝他们合作社,帮助他们把松茸、虫草全部卖掉,而且会比平常卖的更高一点,我自己也能赚点钱,所以后来村里的人也都相信我,能在手机上把东西卖出去。

卓玛帮本村的人卖虫草、松茸

现在合作社的定价都是我们这边说的算了,因为这个合作社是我们发起的,我们虽然卖的要比市场价低一点,但是也能让村民多赚一点。因为之前的货都是收购商、老板层层加码,卖到成都、昆明大城市的消费者手里都特别贵,但是从村民手里收购上来的特别便宜。我们现在就不经过这些中间商了把它卖出去,减少了中间的加码,村民也可以多赚一点钱,顾客也可以少花一点钱。

我们现在收入肯定比之前要赚得多,年收入大概是五六十万,能比以前强起码十倍吧。

其实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直播,偶尔做一下直播,可能一个月两三次那种,但主要是直播一下我们当地的风景,维系跟粉丝之间的联系。因为我们汉语不太好,我看粉丝的留言很慢,然后人家就会说:“问了你十多遍了,怎么不理啊?”会有这些问题,所以我们直播就比较少一些,主要还是拍视频。

现在我们也有了一些别的想法,比如开民宿,我们家是在稻城县城到亚丁景区的中间一点点,距离亚丁景区20多公里,用自己的宅基地做点民宿,主要还是接待一些朋友,体验一下当地的景色和生活,一起挖挖虫草,放放牛。当然,我们这个还是体验为主,600平方只盖了6个客房,也不想接待很多人,主要接待一些朋友,还不想把民宿这一块太商业化。

所以未来我们还主要是通过短视频卖货为主,民宿只是线上的一种延伸吧,有的粉丝买了很多虫草和松茸,就想假期的时候过来体验一下采挖的感觉,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这些事情,我们免费让他们住、带他们玩都可以。

我在西藏当网红: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成了村里最能赚钱的90后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作者:孙实,36氪经授权转载。

新一代“国民级网红”丁真的意外蹿红,再一次点燃了外界对西藏地区、四川藏区等地的注意力。

其实在丁真之前,高原上已经涌现出了大批的网红,他们通过最前沿的技术手段和形式,传播高原的文化,同时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本期《亲历》聚焦两位来自高原的网红,他们用短视频来记录自己挖虫草的瞬间,通过直播,向外界出售土特产,一个月的收入,跟过去一年赚的钱都差不多了……以下是他们的真实经历:

现在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跟过去一年赚的差不多

口述人:阿普

家乡:西藏林芝

我的家乡是林芝,号称西藏小江南。我家是在林芝下面的村子里,离市区要几百公里。

我是僜人,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我们已经是56个民族之外的民族了,全国就1000多人。但我们僜人讲普通话讲得都挺好,可能语言天赋比较好一些,要比藏族好一些。拉萨那边的藏族,他们说普通话还会有些口音,但是我们僜人的话讲话基本上不带那个口音。

我大概是从2017年年底开始接触到短视频的。当时我在林芝市区打工,听朋友说快手如何如何,短视频如何如何,就下载了一个快手。

一开始我只是看,后来我发现快手里面有跟我一样的农村、山区里的人,他们也在发视频。我就觉得别人能晒生活,我拍出来怎么不行。所以我就开始尝试自己拍,没想到第一次发视频,就涨了800多个粉丝,我觉得好神奇啊。

我拍的内容主要是拍我们西藏的一些生活,同时也分享一些山里的土特产的东西。现在有直播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做直播比较多,这两个月做直播会比较多,卖一些山里的土特产。

我有时候会挖松茸、挖虫草,或者采蜜,然后通过直播卖给用户。但是自己采的话,本来野生货就有限,一个人也采不了那么多,所以现在主要还是收集,把当地一些东西收集过来。

我自己找一些货,村民也会送过来山货,让我帮着卖。因为他们看到我有粉丝了,也能看到我通过直播赚一些钱,他们感觉可以通过我这个渠道,把他们手里的东西卖出去。

这都是一个渐渐变化的过程。比如我家里人,一开始看到我从城市打工回到村里,天天在拍视频,开直播,就觉得我不务正业。

因为如果没有短视频、直播,按照家乡的习惯,我这个岁数,基本就是打工,或者种地。但是后面就不一样了,我卖出去货了,能挣到钱了,有一些小的成就和结果,他们就不会这样想了,而且会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在搞直播,知道我有粉丝,我玩快手,玩短视频和直播,特别是今年短视频在西藏这边也很普遍了,基本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在刷抖音,所以他们会找我,帮着把他们卖不出去的土特产,通过直播卖出去。

如果是在过去的话,他们主要是卖给熟人或者本地人,最多卖到林芝市里,所以他们卖的货量就非常少。但是我现在已经是接近百万级的粉丝,在西藏的话,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主播了,直播一场不说卖出去几百单,几十单是没有问题的。比如直播卖蜂蜜,可能一场直播下来,一两百斤、两三百斤都是比较正常的。

所以村里现在玩短视频、直播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这都是通过我的影响,看到我有粉丝量,看到我能挣一些钱,他们就跟着过来模仿。我也没有觉得他们是在抢活,网络上有那么多用户,多一个人直播的话,也可以带动更多的人认识我们这个地方,认识我们的家乡,这也是好事情。

但我们这里卖土特产也有个问题,我们这边物流成本比较高,因为太偏了,是在边境线上,运输时间长,运费也很高。西藏这边这么高的海拔,这么多山。从我们这边发到拉萨中转,都要好几天的时间,然后再从拉萨到其他地方。

而且快递基本只能用EMS,顺丰不可能到这里收货送货。所以我们这边卖的东西会比较贵,卖便宜的东西,用户会觉得费用这么高不划算,另外一个不能卖鲜货,比如水果之类的,发货就要7、8天,甚至可能10多天,路上烂掉了那怎么办?

我帮村里人卖货不是赚坑位费这种,毕竟都是熟人,我的模式就是直接把货买下来,比如村里人有10斤蜂蜜,按照100块钱一斤给我,我要加一点钱,比如110块钱一斤卖出去。目前看的话,现在我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两万块钱吧

这个收入肯定比以前要高,以前家里打工种地,一年的话也就一两万,多一点会三万左右,但是现在一个月就能跟过去一年差不多,所以在我们村的90后里面,我的收入算是还可以的了。

我自己没上大学,初中就毕业了,是因为家里的一些观念,也有家庭经济条件的问题,以前饭都吃不起,就更别指望上大学了。但我如果有了孩子,肯定是上学是最重要的,上完学再做其他的东西。即使说我现在赚的这么多,我还是觉得要让孩子走考大学这条路,毕竟接受教育这个事情是最基础、最重要的。

不用经销商,我直接把虫草卖给顾客,我们赚的多了,他们买的也便宜了

口述人:卓玛

家乡:四川甘孜

我最开始就是在我们老家这边挖虫草、挖松茸,但当时的虫草我们只能卖给当地的一些老板。后来也是机缘巧合,17年的时候,我自己也做梦也没想到,我爸爸随手给我拍了一个我在4800米海拔的地方挖虫草的视频,点击率特别高,下面的留言都是找我买虫草的。

卓玛的工作环境很艰苦

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东西也能卖虫草?第一次我差不多交易了个两三单左右,就把我自己的虫草也卖了,把我父母的虫草也卖了,而且还比当地的收购价格要高一些。

我属于短视频带货,不算是直播带货,因为我担心直播卖货的话,货源会跟不上,如果有客人下单了,可能需要等半个月。

除了我自己挖的,我也帮村民卖。一开始我在村里面拍视频的时候,他们就在背后说我:“你看卓玛不去打工,天天对着个手机说说说,这样能赚到钱吗?”

因为我们这边年轻人大部分出去读书去了,留下的都是年龄大一点的,也不太懂这个东西,他们都不相信我,也有很多人劝过我出去打工,能见到现钱,在手机上卖货,钱都见不到。

后来我就办起了合作社,先从我亲戚这边下手,劝他们合作社,帮助他们把松茸、虫草全部卖掉,而且会比平常卖的更高一点,我自己也能赚点钱,所以后来村里的人也都相信我,能在手机上把东西卖出去。

卓玛帮本村的人卖虫草、松茸

现在合作社的定价都是我们这边说的算了,因为这个合作社是我们发起的,我们虽然卖的要比市场价低一点,但是也能让村民多赚一点。因为之前的货都是收购商、老板层层加码,卖到成都、昆明大城市的消费者手里都特别贵,但是从村民手里收购上来的特别便宜。我们现在就不经过这些中间商了把它卖出去,减少了中间的加码,村民也可以多赚一点钱,顾客也可以少花一点钱。

我们现在收入肯定比之前要赚得多,年收入大概是五六十万,能比以前强起码十倍吧。

其实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直播,偶尔做一下直播,可能一个月两三次那种,但主要是直播一下我们当地的风景,维系跟粉丝之间的联系。因为我们汉语不太好,我看粉丝的留言很慢,然后人家就会说:“问了你十多遍了,怎么不理啊?”会有这些问题,所以我们直播就比较少一些,主要还是拍视频。

现在我们也有了一些别的想法,比如开民宿,我们家是在稻城县城到亚丁景区的中间一点点,距离亚丁景区20多公里,用自己的宅基地做点民宿,主要还是接待一些朋友,体验一下当地的景色和生活,一起挖挖虫草,放放牛。当然,我们这个还是体验为主,600平方只盖了6个客房,也不想接待很多人,主要接待一些朋友,还不想把民宿这一块太商业化。

所以未来我们还主要是通过短视频卖货为主,民宿只是线上的一种延伸吧,有的粉丝买了很多虫草和松茸,就想假期的时候过来体验一下采挖的感觉,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这些事情,我们免费让他们住、带他们玩都可以。

我在西藏当网红: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成了村里最能赚钱的90后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作者:孙实,36氪经授权转载。

新一代“国民级网红”丁真的意外蹿红,再一次点燃了外界对西藏地区、四川藏区等地的注意力。

其实在丁真之前,高原上已经涌现出了大批的网红,他们通过最前沿的技术手段和形式,传播高原的文化,同时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本期《亲历》聚焦两位来自高原的网红,他们用短视频来记录自己挖虫草的瞬间,通过直播,向外界出售土特产,一个月的收入,跟过去一年赚的钱都差不多了……以下是他们的真实经历:

现在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跟过去一年赚的差不多

口述人:阿普

家乡:西藏林芝

我的家乡是林芝,号称西藏小江南。我家是在林芝下面的村子里,离市区要几百公里。

我是僜人,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我们已经是56个民族之外的民族了,全国就1000多人。但我们僜人讲普通话讲得都挺好,可能语言天赋比较好一些,要比藏族好一些。拉萨那边的藏族,他们说普通话还会有些口音,但是我们僜人的话讲话基本上不带那个口音。

我大概是从2017年年底开始接触到短视频的。当时我在林芝市区打工,听朋友说快手如何如何,短视频如何如何,就下载了一个快手。

一开始我只是看,后来我发现快手里面有跟我一样的农村、山区里的人,他们也在发视频。我就觉得别人能晒生活,我拍出来怎么不行。所以我就开始尝试自己拍,没想到第一次发视频,就涨了800多个粉丝,我觉得好神奇啊。

我拍的内容主要是拍我们西藏的一些生活,同时也分享一些山里的土特产的东西。现在有直播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做直播比较多,这两个月做直播会比较多,卖一些山里的土特产。

我有时候会挖松茸、挖虫草,或者采蜜,然后通过直播卖给用户。但是自己采的话,本来野生货就有限,一个人也采不了那么多,所以现在主要还是收集,把当地一些东西收集过来。

我自己找一些货,村民也会送过来山货,让我帮着卖。因为他们看到我有粉丝了,也能看到我通过直播赚一些钱,他们感觉可以通过我这个渠道,把他们手里的东西卖出去。

这都是一个渐渐变化的过程。比如我家里人,一开始看到我从城市打工回到村里,天天在拍视频,开直播,就觉得我不务正业。

因为如果没有短视频、直播,按照家乡的习惯,我这个岁数,基本就是打工,或者种地。但是后面就不一样了,我卖出去货了,能挣到钱了,有一些小的成就和结果,他们就不会这样想了,而且会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在搞直播,知道我有粉丝,我玩快手,玩短视频和直播,特别是今年短视频在西藏这边也很普遍了,基本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在刷抖音,所以他们会找我,帮着把他们卖不出去的土特产,通过直播卖出去。

如果是在过去的话,他们主要是卖给熟人或者本地人,最多卖到林芝市里,所以他们卖的货量就非常少。但是我现在已经是接近百万级的粉丝,在西藏的话,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主播了,直播一场不说卖出去几百单,几十单是没有问题的。比如直播卖蜂蜜,可能一场直播下来,一两百斤、两三百斤都是比较正常的。

所以村里现在玩短视频、直播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这都是通过我的影响,看到我有粉丝量,看到我能挣一些钱,他们就跟着过来模仿。我也没有觉得他们是在抢活,网络上有那么多用户,多一个人直播的话,也可以带动更多的人认识我们这个地方,认识我们的家乡,这也是好事情。

但我们这里卖土特产也有个问题,我们这边物流成本比较高,因为太偏了,是在边境线上,运输时间长,运费也很高。西藏这边这么高的海拔,这么多山。从我们这边发到拉萨中转,都要好几天的时间,然后再从拉萨到其他地方。

而且快递基本只能用EMS,顺丰不可能到这里收货送货。所以我们这边卖的东西会比较贵,卖便宜的东西,用户会觉得费用这么高不划算,另外一个不能卖鲜货,比如水果之类的,发货就要7、8天,甚至可能10多天,路上烂掉了那怎么办?

我帮村里人卖货不是赚坑位费这种,毕竟都是熟人,我的模式就是直接把货买下来,比如村里人有10斤蜂蜜,按照100块钱一斤给我,我要加一点钱,比如110块钱一斤卖出去。目前看的话,现在我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两万块钱吧

这个收入肯定比以前要高,以前家里打工种地,一年的话也就一两万,多一点会三万左右,但是现在一个月就能跟过去一年差不多,所以在我们村的90后里面,我的收入算是还可以的了。

我自己没上大学,初中就毕业了,是因为家里的一些观念,也有家庭经济条件的问题,以前饭都吃不起,就更别指望上大学了。但我如果有了孩子,肯定是上学是最重要的,上完学再做其他的东西。即使说我现在赚的这么多,我还是觉得要让孩子走考大学这条路,毕竟接受教育这个事情是最基础、最重要的。

不用经销商,我直接把虫草卖给顾客,我们赚的多了,他们买的也便宜了

口述人:卓玛

家乡:四川甘孜

我最开始就是在我们老家这边挖虫草、挖松茸,但当时的虫草我们只能卖给当地的一些老板。后来也是机缘巧合,17年的时候,我自己也做梦也没想到,我爸爸随手给我拍了一个我在4800米海拔的地方挖虫草的视频,点击率特别高,下面的留言都是找我买虫草的。

卓玛的工作环境很艰苦

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东西也能卖虫草?第一次我差不多交易了个两三单左右,就把我自己的虫草也卖了,把我父母的虫草也卖了,而且还比当地的收购价格要高一些。

我属于短视频带货,不算是直播带货,因为我担心直播卖货的话,货源会跟不上,如果有客人下单了,可能需要等半个月。

除了我自己挖的,我也帮村民卖。一开始我在村里面拍视频的时候,他们就在背后说我:“你看卓玛不去打工,天天对着个手机说说说,这样能赚到钱吗?”

因为我们这边年轻人大部分出去读书去了,留下的都是年龄大一点的,也不太懂这个东西,他们都不相信我,也有很多人劝过我出去打工,能见到现钱,在手机上卖货,钱都见不到。

后来我就办起了合作社,先从我亲戚这边下手,劝他们合作社,帮助他们把松茸、虫草全部卖掉,而且会比平常卖的更高一点,我自己也能赚点钱,所以后来村里的人也都相信我,能在手机上把东西卖出去。

卓玛帮本村的人卖虫草、松茸

现在合作社的定价都是我们这边说的算了,因为这个合作社是我们发起的,我们虽然卖的要比市场价低一点,但是也能让村民多赚一点。因为之前的货都是收购商、老板层层加码,卖到成都、昆明大城市的消费者手里都特别贵,但是从村民手里收购上来的特别便宜。我们现在就不经过这些中间商了把它卖出去,减少了中间的加码,村民也可以多赚一点钱,顾客也可以少花一点钱。

我们现在收入肯定比之前要赚得多,年收入大概是五六十万,能比以前强起码十倍吧。

其实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直播,偶尔做一下直播,可能一个月两三次那种,但主要是直播一下我们当地的风景,维系跟粉丝之间的联系。因为我们汉语不太好,我看粉丝的留言很慢,然后人家就会说:“问了你十多遍了,怎么不理啊?”会有这些问题,所以我们直播就比较少一些,主要还是拍视频。

现在我们也有了一些别的想法,比如开民宿,我们家是在稻城县城到亚丁景区的中间一点点,距离亚丁景区20多公里,用自己的宅基地做点民宿,主要还是接待一些朋友,体验一下当地的景色和生活,一起挖挖虫草,放放牛。当然,我们这个还是体验为主,600平方只盖了6个客房,也不想接待很多人,主要接待一些朋友,还不想把民宿这一块太商业化。

所以未来我们还主要是通过短视频卖货为主,民宿只是线上的一种延伸吧,有的粉丝买了很多虫草和松茸,就想假期的时候过来体验一下采挖的感觉,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这些事情,我们免费让他们住、带他们玩都可以。

我在西藏当网红: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成了村里最能赚钱的90后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作者:孙实,36氪经授权转载。

新一代“国民级网红”丁真的意外蹿红,再一次点燃了外界对西藏地区、四川藏区等地的注意力。

其实在丁真之前,高原上已经涌现出了大批的网红,他们通过最前沿的技术手段和形式,传播高原的文化,同时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本期《亲历》聚焦两位来自高原的网红,他们用短视频来记录自己挖虫草的瞬间,通过直播,向外界出售土特产,一个月的收入,跟过去一年赚的钱都差不多了……以下是他们的真实经历:

现在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跟过去一年赚的差不多

口述人:阿普

家乡:西藏林芝

我的家乡是林芝,号称西藏小江南。我家是在林芝下面的村子里,离市区要几百公里。

我是僜人,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我们已经是56个民族之外的民族了,全国就1000多人。但我们僜人讲普通话讲得都挺好,可能语言天赋比较好一些,要比藏族好一些。拉萨那边的藏族,他们说普通话还会有些口音,但是我们僜人的话讲话基本上不带那个口音。

我大概是从2017年年底开始接触到短视频的。当时我在林芝市区打工,听朋友说快手如何如何,短视频如何如何,就下载了一个快手。

一开始我只是看,后来我发现快手里面有跟我一样的农村、山区里的人,他们也在发视频。我就觉得别人能晒生活,我拍出来怎么不行。所以我就开始尝试自己拍,没想到第一次发视频,就涨了800多个粉丝,我觉得好神奇啊。

我拍的内容主要是拍我们西藏的一些生活,同时也分享一些山里的土特产的东西。现在有直播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做直播比较多,这两个月做直播会比较多,卖一些山里的土特产。

我有时候会挖松茸、挖虫草,或者采蜜,然后通过直播卖给用户。但是自己采的话,本来野生货就有限,一个人也采不了那么多,所以现在主要还是收集,把当地一些东西收集过来。

我自己找一些货,村民也会送过来山货,让我帮着卖。因为他们看到我有粉丝了,也能看到我通过直播赚一些钱,他们感觉可以通过我这个渠道,把他们手里的东西卖出去。

这都是一个渐渐变化的过程。比如我家里人,一开始看到我从城市打工回到村里,天天在拍视频,开直播,就觉得我不务正业。

因为如果没有短视频、直播,按照家乡的习惯,我这个岁数,基本就是打工,或者种地。但是后面就不一样了,我卖出去货了,能挣到钱了,有一些小的成就和结果,他们就不会这样想了,而且会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在搞直播,知道我有粉丝,我玩快手,玩短视频和直播,特别是今年短视频在西藏这边也很普遍了,基本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在刷抖音,所以他们会找我,帮着把他们卖不出去的土特产,通过直播卖出去。

如果是在过去的话,他们主要是卖给熟人或者本地人,最多卖到林芝市里,所以他们卖的货量就非常少。但是我现在已经是接近百万级的粉丝,在西藏的话,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主播了,直播一场不说卖出去几百单,几十单是没有问题的。比如直播卖蜂蜜,可能一场直播下来,一两百斤、两三百斤都是比较正常的。

所以村里现在玩短视频、直播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这都是通过我的影响,看到我有粉丝量,看到我能挣一些钱,他们就跟着过来模仿。我也没有觉得他们是在抢活,网络上有那么多用户,多一个人直播的话,也可以带动更多的人认识我们这个地方,认识我们的家乡,这也是好事情。

但我们这里卖土特产也有个问题,我们这边物流成本比较高,因为太偏了,是在边境线上,运输时间长,运费也很高。西藏这边这么高的海拔,这么多山。从我们这边发到拉萨中转,都要好几天的时间,然后再从拉萨到其他地方。

而且快递基本只能用EMS,顺丰不可能到这里收货送货。所以我们这边卖的东西会比较贵,卖便宜的东西,用户会觉得费用这么高不划算,另外一个不能卖鲜货,比如水果之类的,发货就要7、8天,甚至可能10多天,路上烂掉了那怎么办?

我帮村里人卖货不是赚坑位费这种,毕竟都是熟人,我的模式就是直接把货买下来,比如村里人有10斤蜂蜜,按照100块钱一斤给我,我要加一点钱,比如110块钱一斤卖出去。目前看的话,现在我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两万块钱吧

这个收入肯定比以前要高,以前家里打工种地,一年的话也就一两万,多一点会三万左右,但是现在一个月就能跟过去一年差不多,所以在我们村的90后里面,我的收入算是还可以的了。

我自己没上大学,初中就毕业了,是因为家里的一些观念,也有家庭经济条件的问题,以前饭都吃不起,就更别指望上大学了。但我如果有了孩子,肯定是上学是最重要的,上完学再做其他的东西。即使说我现在赚的这么多,我还是觉得要让孩子走考大学这条路,毕竟接受教育这个事情是最基础、最重要的。

不用经销商,我直接把虫草卖给顾客,我们赚的多了,他们买的也便宜了

口述人:卓玛

家乡:四川甘孜

我最开始就是在我们老家这边挖虫草、挖松茸,但当时的虫草我们只能卖给当地的一些老板。后来也是机缘巧合,17年的时候,我自己也做梦也没想到,我爸爸随手给我拍了一个我在4800米海拔的地方挖虫草的视频,点击率特别高,下面的留言都是找我买虫草的。

卓玛的工作环境很艰苦

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东西也能卖虫草?第一次我差不多交易了个两三单左右,就把我自己的虫草也卖了,把我父母的虫草也卖了,而且还比当地的收购价格要高一些。

我属于短视频带货,不算是直播带货,因为我担心直播卖货的话,货源会跟不上,如果有客人下单了,可能需要等半个月。

除了我自己挖的,我也帮村民卖。一开始我在村里面拍视频的时候,他们就在背后说我:“你看卓玛不去打工,天天对着个手机说说说,这样能赚到钱吗?”

因为我们这边年轻人大部分出去读书去了,留下的都是年龄大一点的,也不太懂这个东西,他们都不相信我,也有很多人劝过我出去打工,能见到现钱,在手机上卖货,钱都见不到。

后来我就办起了合作社,先从我亲戚这边下手,劝他们合作社,帮助他们把松茸、虫草全部卖掉,而且会比平常卖的更高一点,我自己也能赚点钱,所以后来村里的人也都相信我,能在手机上把东西卖出去。

卓玛帮本村的人卖虫草、松茸

现在合作社的定价都是我们这边说的算了,因为这个合作社是我们发起的,我们虽然卖的要比市场价低一点,但是也能让村民多赚一点。因为之前的货都是收购商、老板层层加码,卖到成都、昆明大城市的消费者手里都特别贵,但是从村民手里收购上来的特别便宜。我们现在就不经过这些中间商了把它卖出去,减少了中间的加码,村民也可以多赚一点钱,顾客也可以少花一点钱。

我们现在收入肯定比之前要赚得多,年收入大概是五六十万,能比以前强起码十倍吧。

其实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直播,偶尔做一下直播,可能一个月两三次那种,但主要是直播一下我们当地的风景,维系跟粉丝之间的联系。因为我们汉语不太好,我看粉丝的留言很慢,然后人家就会说:“问了你十多遍了,怎么不理啊?”会有这些问题,所以我们直播就比较少一些,主要还是拍视频。

现在我们也有了一些别的想法,比如开民宿,我们家是在稻城县城到亚丁景区的中间一点点,距离亚丁景区20多公里,用自己的宅基地做点民宿,主要还是接待一些朋友,体验一下当地的景色和生活,一起挖挖虫草,放放牛。当然,我们这个还是体验为主,600平方只盖了6个客房,也不想接待很多人,主要接待一些朋友,还不想把民宿这一块太商业化。

所以未来我们还主要是通过短视频卖货为主,民宿只是线上的一种延伸吧,有的粉丝买了很多虫草和松茸,就想假期的时候过来体验一下采挖的感觉,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这些事情,我们免费让他们住、带他们玩都可以。

我在西藏当网红: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成了村里最能赚钱的90后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作者:孙实,36氪经授权转载。

新一代“国民级网红”丁真的意外蹿红,再一次点燃了外界对西藏地区、四川藏区等地的注意力。

其实在丁真之前,高原上已经涌现出了大批的网红,他们通过最前沿的技术手段和形式,传播高原的文化,同时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本期《亲历》聚焦两位来自高原的网红,他们用短视频来记录自己挖虫草的瞬间,通过直播,向外界出售土特产,一个月的收入,跟过去一年赚的钱都差不多了……以下是他们的真实经历:

现在直播带货一个月赚一两万,跟过去一年赚的差不多

口述人:阿普

家乡:西藏林芝

我的家乡是林芝,号称西藏小江南。我家是在林芝下面的村子里,离市区要几百公里。

我是僜人,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我们已经是56个民族之外的民族了,全国就1000多人。但我们僜人讲普通话讲得都挺好,可能语言天赋比较好一些,要比藏族好一些。拉萨那边的藏族,他们说普通话还会有些口音,但是我们僜人的话讲话基本上不带那个口音。

我大概是从2017年年底开始接触到短视频的。当时我在林芝市区打工,听朋友说快手如何如何,短视频如何如何,就下载了一个快手。

一开始我只是看,后来我发现快手里面有跟我一样的农村、山区里的人,他们也在发视频。我就觉得别人能晒生活,我拍出来怎么不行。所以我就开始尝试自己拍,没想到第一次发视频,就涨了800多个粉丝,我觉得好神奇啊。

我拍的内容主要是拍我们西藏的一些生活,同时也分享一些山里的土特产的东西。现在有直播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做直播比较多,这两个月做直播会比较多,卖一些山里的土特产。

我有时候会挖松茸、挖虫草,或者采蜜,然后通过直播卖给用户。但是自己采的话,本来野生货就有限,一个人也采不了那么多,所以现在主要还是收集,把当地一些东西收集过来。

我自己找一些货,村民也会送过来山货,让我帮着卖。因为他们看到我有粉丝了,也能看到我通过直播赚一些钱,他们感觉可以通过我这个渠道,把他们手里的东西卖出去。

这都是一个渐渐变化的过程。比如我家里人,一开始看到我从城市打工回到村里,天天在拍视频,开直播,就觉得我不务正业。

因为如果没有短视频、直播,按照家乡的习惯,我这个岁数,基本就是打工,或者种地。但是后面就不一样了,我卖出去货了,能挣到钱了,有一些小的成就和结果,他们就不会这样想了,而且会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在搞直播,知道我有粉丝,我玩快手,玩短视频和直播,特别是今年短视频在西藏这边也很普遍了,基本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在刷抖音,所以他们会找我,帮着把他们卖不出去的土特产,通过直播卖出去。

如果是在过去的话,他们主要是卖给熟人或者本地人,最多卖到林芝市里,所以他们卖的货量就非常少。但是我现在已经是接近百万级的粉丝,在西藏的话,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主播了,直播一场不说卖出去几百单,几十单是没有问题的。比如直播卖蜂蜜,可能一场直播下来,一两百斤、两三百斤都是比较正常的。

所以村里现在玩短视频、直播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这都是通过我的影响,看到我有粉丝量,看到我能挣一些钱,他们就跟着过来模仿。我也没有觉得他们是在抢活,网络上有那么多用户,多一个人直播的话,也可以带动更多的人认识我们这个地方,认识我们的家乡,这也是好事情。

但我们这里卖土特产也有个问题,我们这边物流成本比较高,因为太偏了,是在边境线上,运输时间长,运费也很高。西藏这边这么高的海拔,这么多山。从我们这边发到拉萨中转,都要好几天的时间,然后再从拉萨到其他地方。

而且快递基本只能用EMS,顺丰不可能到这里收货送货。所以我们这边卖的东西会比较贵,卖便宜的东西,用户会觉得费用这么高不划算,另外一个不能卖鲜货,比如水果之类的,发货就要7、8天,甚至可能10多天,路上烂掉了那怎么办?

我帮村里人卖货不是赚坑位费这种,毕竟都是熟人,我的模式就是直接把货买下来,比如村里人有10斤蜂蜜,按照100块钱一斤给我,我要加一点钱,比如110块钱一斤卖出去。目前看的话,现在我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两万块钱吧

这个收入肯定比以前要高,以前家里打工种地,一年的话也就一两万,多一点会三万左右,但是现在一个月就能跟过去一年差不多,所以在我们村的90后里面,我的收入算是还可以的了。

我自己没上大学,初中就毕业了,是因为家里的一些观念,也有家庭经济条件的问题,以前饭都吃不起,就更别指望上大学了。但我如果有了孩子,肯定是上学是最重要的,上完学再做其他的东西。即使说我现在赚的这么多,我还是觉得要让孩子走考大学这条路,毕竟接受教育这个事情是最基础、最重要的。

不用经销商,我直接把虫草卖给顾客,我们赚的多了,他们买的也便宜了

口述人:卓玛

家乡:四川甘孜

我最开始就是在我们老家这边挖虫草、挖松茸,但当时的虫草我们只能卖给当地的一些老板。后来也是机缘巧合,17年的时候,我自己也做梦也没想到,我爸爸随手给我拍了一个我在4800米海拔的地方挖虫草的视频,点击率特别高,下面的留言都是找我买虫草的。

卓玛的工作环境很艰苦

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东西也能卖虫草?第一次我差不多交易了个两三单左右,就把我自己的虫草也卖了,把我父母的虫草也卖了,而且还比当地的收购价格要高一些。

我属于短视频带货,不算是直播带货,因为我担心直播卖货的话,货源会跟不上,如果有客人下单了,可能需要等半个月。

除了我自己挖的,我也帮村民卖。一开始我在村里面拍视频的时候,他们就在背后说我:“你看卓玛不去打工,天天对着个手机说说说,这样能赚到钱吗?”

因为我们这边年轻人大部分出去读书去了,留下的都是年龄大一点的,也不太懂这个东西,他们都不相信我,也有很多人劝过我出去打工,能见到现钱,在手机上卖货,钱都见不到。

后来我就办起了合作社,先从我亲戚这边下手,劝他们合作社,帮助他们把松茸、虫草全部卖掉,而且会比平常卖的更高一点,我自己也能赚点钱,所以后来村里的人也都相信我,能在手机上把东西卖出去。

卓玛帮本村的人卖虫草、松茸

现在合作社的定价都是我们这边说的算了,因为这个合作社是我们发起的,我们虽然卖的要比市场价低一点,但是也能让村民多赚一点。因为之前的货都是收购商、老板层层加码,卖到成都、昆明大城市的消费者手里都特别贵,但是从村民手里收购上来的特别便宜。我们现在就不经过这些中间商了把它卖出去,减少了中间的加码,村民也可以多赚一点钱,顾客也可以少花一点钱。

我们现在收入肯定比之前要赚得多,年收入大概是五六十万,能比以前强起码十倍吧。

其实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直播,偶尔做一下直播,可能一个月两三次那种,但主要是直播一下我们当地的风景,维系跟粉丝之间的联系。因为我们汉语不太好,我看粉丝的留言很慢,然后人家就会说:“问了你十多遍了,怎么不理啊?”会有这些问题,所以我们直播就比较少一些,主要还是拍视频。

现在我们也有了一些别的想法,比如开民宿,我们家是在稻城县城到亚丁景区的中间一点点,距离亚丁景区20多公里,用自己的宅基地做点民宿,主要还是接待一些朋友,体验一下当地的景色和生活,一起挖挖虫草,放放牛。当然,我们这个还是体验为主,600平方只盖了6个客房,也不想接待很多人,主要接待一些朋友,还不想把民宿这一块太商业化。

所以未来我们还主要是通过短视频卖货为主,民宿只是线上的一种延伸吧,有的粉丝买了很多虫草和松茸,就想假期的时候过来体验一下采挖的感觉,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这些事情,我们免费让他们住、带他们玩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