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要求撤销Xbox手柄漂移诉讼:违反了用户协议!

2019年4月,微软因Xbox手柄摇杆漂移被数名玩家提起了集体诉讼。同年10月,法院修正此案,再添7名原告,并将此案提交陪审团判决。但近日,微软突然要求法院将此案撤诉。

微软表示,它打算将此案从法院撤除的原因是该诉讼违反了原告(即数名消费者)购买Xbox手柄时所同意的服务协议。因此,微软认为不应有华盛顿法院裁决此案。

游侠网1

微软表示: 原告已经微软服务协议中同意不向法院提起这样的诉讼。相反,他们同意的微软服务协议和保修协议规定,在美国仲裁协会行动之前,应由微软采用对消费者友好的程序,对个人纠纷进行仲裁。联邦仲裁法要求执行这些协议。

但原告声称,微软在清楚xbox手柄存在摇杆漂移缺陷的情况下,仍然拒绝修复任何有此问题的手柄。

游侠网2

虽然该诉讼不想任天堂switch的Joy-con摇杆漂移那么广为人知,但诉讼中声称Xbox手柄漂移自2014年以来就一直是个困扰玩家的问题,而微软却一直没有向客户告知此事,因此它拒绝任何 常规 修复。

揭秘谷歌FB特殊广告协议内幕:“标题竞价”引发关注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 金鹿,36氪经授权转载。

12月30日,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多州总检察长在最新反垄断诉讼中指出,两家数字广告巨头Facebook和Alphabet旗下谷歌,在2018年达成的特殊商业协议属于非法的价格操纵协议。议员们呼吁对此进一步调查,但两家公司表示,他们签署的协议属于行业惯例。

以得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为首的10个州在未经编辑的诉讼草案中表示,谷歌与Facebook签署了特殊条款,并允许后者访问其广告服务器,这是一种在网络上分配广告空间的流行工具。他们在诉讼中声称,谷歌的这一行为和其他行为损害了竞争,未能满足“广告商、出版商和消费者提高质量和透明度、增加空间以及降低价格的诉求”。

诉讼文件草案中包括了许多此前从未被报道过的细节,包括合同条款和公司文件,揭示了未来的法律战,以及谷歌与Facebook之间的关系。这两家科技巨头在数字广告市场的份额不断扩大,它们仍将对方视为竞争对手。

谷歌发言人拒绝就交易的具体条款置评。她说,各州的“诉状歪曲了这项协议的真相,就像歪曲了我们广告技术业务的许多其他方面一样。我们期待着在法庭上陈述我们的观点。”

虽然Facebook不是本案中被点名的被告,但它也驳斥了各州的说法。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样的合作关系在广告行业很常见,我们与其他几家公司也签署有类似的协议。Facebook将继续投资于这些合作伙伴关系,并创建新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有助于增加广告拍卖中的竞争,为广告商和出版商创造最佳结果。任何关于这些类型的协议损害竞争的说法都是没有根据的。”

美国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迈克·李(Mike Lee)是参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他认为这两家公司应该就这份合同宣誓作证。该委员会的民主党领袖、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尔(Amy Klobuchar)说:“如果司法部还没有就这些指控予以调查,该机构现在就该行动起来。”

美国司法部在10月份起诉谷歌涉嫌使用反竞争策略来维护其搜索垄断地位,并可能增加进一步的指控。谷歌表示,这起诉讼缺乏可取之处。

在谷歌与Facebook签署的特殊协议中,至关重要的是广告业转向一种名为“标题竞价”(header bidding)的广告销售方式,它帮助网站发布者绕过了谷歌在网络上买卖广告的交易。在加载网页的瞬间,该交易所将广告空间拍卖给出价最高的竞拍者。

标题竞价允许出版商直接从多个广告交易所同时招标,从而为出版商带来更优惠的价格。根据各州的诉讼,到2016年,大约70%的主要出版商使用了该工具。美国各州声称,谷歌担心强大的竞争对手可能会接受标题竞价,如Facebook的受众网络广告服务(FAN),从而打破谷歌在广告工具方面的有利可图的垄断。Facebook服务表示,它在2018年向出版商支付了15亿美元,这是它最后一次提供这样的财务支出细节。

根据诉讼文件草案,谷歌广告业务高管克里斯·拉萨拉(Chris LaSala)在一份概述“2017年优先事项”的内部文件中写道:“需要击退标题竞价和FAN构成的生死存亡威胁。”

2017年3月,Facebook公开支持标题竞价。美国各州声称,谷歌与Facebook接洽,并于2018年9月达成数字广告协议。起诉书草案称,谷歌将其代号为“Jedi Blue”。2018年12月,Facebook宣布将加入名为“公开竞价”的广告项目,谷歌提供该项目作为标题竞价的替代方案。作为回报,谷歌给予了Facebook特殊待遇。除其他事项外,该协议允许Facebook直接向谷歌广泛使用的广告服务器软件发送报价。

通常情况下,竞标者通过广告交易所提交报价,并将得标者送到谷歌的服务器上。通过绕过中间商,Facebook可能会面临更少的竞争并节省资金。根据起诉书草案,谷歌对Facebook的每笔交易收取5%至10%的费用,而谷歌交易所的标准费用约为20%,谷歌还禁止Facebook公开讨论定价条款。

谷歌发言人拒绝回答有关提供给Facebook特殊条款是否与提供给其他拍卖参与者的条款相同的问题,并否认操纵拍卖。这位发言人还称,至少还有25家公司参与了其公开竞价广告计划,Facebook也参与了竞争平台上的类似拍卖。她说:“Facebook的参与并不是排他性的,他们也不会收到其他买家不能获得的数据。”

知情人士表示,反垄断调查人员联系了《华尔街日报》出版商新闻集团、纽约时报公司、甘尼特公司(Gannett)、Nexstar Media Group以及康泰纳仕(CondéNast)等公司。根据起诉书草案,谷歌还告诉Facebook,哪些广告机会可能是由机器人而不是消费者创造的,而且谷歌没有向Facebook收取任何费用。最终诉讼称,其他拍卖参与者要求谷歌提供同样的信息,但被拒绝,并对有问题的信息进行了编辑。

广告技术公司Chalice Custom Algorithms首席执行官亚当·海姆利希(Adam Heimlich)表示,任何没有这些信息的竞标者都将处于劣势。他说:“这就像是说,尽管CarMax有能力分辨出他们有辆破旧的二手车,但他们不会告诉你。”海姆利希在今年的参议院听证会上指责谷歌损害竞争。

“Jedi Blue”合同似乎也解决了Facebook及其竞争对手的担忧,即谷歌既经营广告拍卖,又参与其中。根据起诉书草案,合同规定,谷歌不会使用有关Facebook投标历史的数据(即投标响应数据)来影响定价,不会对Facebook的战略进行反向工程,也不会“实时调整或以其他方式影响另一个投标人(包括谷歌)的投标响应”。

起诉书草案称,Facebook在谈判期间担任副总裁的丹·罗斯(Dan Rose),曾给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发了电子邮件,称公司寻求这样的条款,“这样谷歌就不能再利用他们自己的需求”,创造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诉讼文件的最终版本对电子邮件和合同摘录进行了编辑。

纽约大学反垄断法教授、曾任纽约州反垄断执法局局长的哈里·弗莱斯特(Harry First)表示,与其他类型的反垄断案件不同,操纵价格或操纵拍卖的协议本质上是非法的。其他类型的反垄断案件可能需要进行复杂的市场分析,并查明商业动机。

揭秘谷歌FB特殊广告协议内幕:“标题竞价”引发关注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 金鹿,36氪经授权转载。

12月30日,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多州总检察长在最新反垄断诉讼中指出,两家数字广告巨头Facebook和Alphabet旗下谷歌,在2018年达成的特殊商业协议属于非法的价格操纵协议。议员们呼吁对此进一步调查,但两家公司表示,他们签署的协议属于行业惯例。

以得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为首的10个州在未经编辑的诉讼草案中表示,谷歌与Facebook签署了特殊条款,并允许后者访问其广告服务器,这是一种在网络上分配广告空间的流行工具。他们在诉讼中声称,谷歌的这一行为和其他行为损害了竞争,未能满足“广告商、出版商和消费者提高质量和透明度、增加空间以及降低价格的诉求”。

诉讼文件草案中包括了许多此前从未被报道过的细节,包括合同条款和公司文件,揭示了未来的法律战,以及谷歌与Facebook之间的关系。这两家科技巨头在数字广告市场的份额不断扩大,它们仍将对方视为竞争对手。

谷歌发言人拒绝就交易的具体条款置评。她说,各州的“诉状歪曲了这项协议的真相,就像歪曲了我们广告技术业务的许多其他方面一样。我们期待着在法庭上陈述我们的观点。”

虽然Facebook不是本案中被点名的被告,但它也驳斥了各州的说法。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样的合作关系在广告行业很常见,我们与其他几家公司也签署有类似的协议。Facebook将继续投资于这些合作伙伴关系,并创建新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有助于增加广告拍卖中的竞争,为广告商和出版商创造最佳结果。任何关于这些类型的协议损害竞争的说法都是没有根据的。”

美国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迈克·李(Mike Lee)是参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他认为这两家公司应该就这份合同宣誓作证。该委员会的民主党领袖、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尔(Amy Klobuchar)说:“如果司法部还没有就这些指控予以调查,该机构现在就该行动起来。”

美国司法部在10月份起诉谷歌涉嫌使用反竞争策略来维护其搜索垄断地位,并可能增加进一步的指控。谷歌表示,这起诉讼缺乏可取之处。

在谷歌与Facebook签署的特殊协议中,至关重要的是广告业转向一种名为“标题竞价”(header bidding)的广告销售方式,它帮助网站发布者绕过了谷歌在网络上买卖广告的交易。在加载网页的瞬间,该交易所将广告空间拍卖给出价最高的竞拍者。

标题竞价允许出版商直接从多个广告交易所同时招标,从而为出版商带来更优惠的价格。根据各州的诉讼,到2016年,大约70%的主要出版商使用了该工具。美国各州声称,谷歌担心强大的竞争对手可能会接受标题竞价,如Facebook的受众网络广告服务(FAN),从而打破谷歌在广告工具方面的有利可图的垄断。Facebook服务表示,它在2018年向出版商支付了15亿美元,这是它最后一次提供这样的财务支出细节。

根据诉讼文件草案,谷歌广告业务高管克里斯·拉萨拉(Chris LaSala)在一份概述“2017年优先事项”的内部文件中写道:“需要击退标题竞价和FAN构成的生死存亡威胁。”

2017年3月,Facebook公开支持标题竞价。美国各州声称,谷歌与Facebook接洽,并于2018年9月达成数字广告协议。起诉书草案称,谷歌将其代号为“Jedi Blue”。2018年12月,Facebook宣布将加入名为“公开竞价”的广告项目,谷歌提供该项目作为标题竞价的替代方案。作为回报,谷歌给予了Facebook特殊待遇。除其他事项外,该协议允许Facebook直接向谷歌广泛使用的广告服务器软件发送报价。

通常情况下,竞标者通过广告交易所提交报价,并将得标者送到谷歌的服务器上。通过绕过中间商,Facebook可能会面临更少的竞争并节省资金。根据起诉书草案,谷歌对Facebook的每笔交易收取5%至10%的费用,而谷歌交易所的标准费用约为20%,谷歌还禁止Facebook公开讨论定价条款。

谷歌发言人拒绝回答有关提供给Facebook特殊条款是否与提供给其他拍卖参与者的条款相同的问题,并否认操纵拍卖。这位发言人还称,至少还有25家公司参与了其公开竞价广告计划,Facebook也参与了竞争平台上的类似拍卖。她说:“Facebook的参与并不是排他性的,他们也不会收到其他买家不能获得的数据。”

知情人士表示,反垄断调查人员联系了《华尔街日报》出版商新闻集团、纽约时报公司、甘尼特公司(Gannett)、Nexstar Media Group以及康泰纳仕(CondéNast)等公司。根据起诉书草案,谷歌还告诉Facebook,哪些广告机会可能是由机器人而不是消费者创造的,而且谷歌没有向Facebook收取任何费用。最终诉讼称,其他拍卖参与者要求谷歌提供同样的信息,但被拒绝,并对有问题的信息进行了编辑。

广告技术公司Chalice Custom Algorithms首席执行官亚当·海姆利希(Adam Heimlich)表示,任何没有这些信息的竞标者都将处于劣势。他说:“这就像是说,尽管CarMax有能力分辨出他们有辆破旧的二手车,但他们不会告诉你。”海姆利希在今年的参议院听证会上指责谷歌损害竞争。

“Jedi Blue”合同似乎也解决了Facebook及其竞争对手的担忧,即谷歌既经营广告拍卖,又参与其中。根据起诉书草案,合同规定,谷歌不会使用有关Facebook投标历史的数据(即投标响应数据)来影响定价,不会对Facebook的战略进行反向工程,也不会“实时调整或以其他方式影响另一个投标人(包括谷歌)的投标响应”。

起诉书草案称,Facebook在谈判期间担任副总裁的丹·罗斯(Dan Rose),曾给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发了电子邮件,称公司寻求这样的条款,“这样谷歌就不能再利用他们自己的需求”,创造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诉讼文件的最终版本对电子邮件和合同摘录进行了编辑。

纽约大学反垄断法教授、曾任纽约州反垄断执法局局长的哈里·弗莱斯特(Harry First)表示,与其他类型的反垄断案件不同,操纵价格或操纵拍卖的协议本质上是非法的。其他类型的反垄断案件可能需要进行复杂的市场分析,并查明商业动机。

投资者不满《赛博朋克2077》 将对其提起集体诉讼

在前几天,CDPR官方宣布《赛博朋克2077》销量已超过1300万份(这里面已经刨除了已经退款的部分),这令这游戏成为了史上最畅销的游戏之一。但是好景不长,全球投资者权益律师事务所罗森律师事务所(Rosen Law Firm)宣布,已代表2020年1月16日至2020年12月17日期间CDPR的证券购买者提起了集体诉讼,该诉讼旨在根据联邦证券法,为CDPR投资者追讨损失。

游侠网1

该诉讼称,被告CDPR发布虚假、误导性声明或未披露以下信息:

《赛博朋克2077》发售后因为存在大量Bug,几乎无法在旧世代主机 Xbox one或PS4主机上运行。为此,索尼从PS商店中下架了《赛博朋克2077》。同时,索尼、微软和CDPR被迫为玩家提供全额退款,而CDPR也遭受了名誉和金钱上的损失。

游侠网2

被告CDPR在对其业务、运营和前景的陈述上,存在虚假、严重误导性,并且缺乏合理依据。当真实的细节进入市场时,诉讼声称投资者遭受了损失。

总之事情变得很糟糕,CDPR这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消息指出,CDPR阻止评测人员测试上一代主机版,误导了广大消费者旧世代主机可以运行游戏。《赛博朋克2077》在PS4和XboxOne上的表现糟糕,游戏崩溃,存档损坏,BUG满天飞,帧数低。

更多内容:

四年间被罚近百亿美元 谷歌在全球被反垄断“围猎”

四年间被罚近百亿美元 谷歌在全球被反垄断“围猎”

本报实习记者/吴清/记者/李正豪/北京报道

一场来自欧美的反垄断浪潮正在席卷全球,在全球搜索、系统等多个领域占据着绝对霸主地位的谷歌(Google)正成为“围剿”的主要目标。

美国当地时间12月17日,美国38个州向谷歌提起诉讼,指控其在互联网搜索市场存在违反反垄断法的行为。而这只是近两个月内,包括美国司法部在内对谷歌发起的第三起反垄断诉讼。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从2017年算起到现在,近四年间谷歌被反垄断调查的次数已达30次,被罚金额数量超过96亿美元,两项指标皆为全球第一。2019年谷歌卷入的反垄断调查最多,有14起,其中包括意大利、法国、英国、荷兰等国的调查。

现在摆在谷歌面前的选项很多,诉讼、认缴罚款乃至剥离资产、分拆业务,但留给谷歌的选择余地可能并不多。

现在大家关心的是,为何短短几年间,如日中天的谷歌深陷反垄断旋涡之中?反垄断诉讼缠身的谷歌将何去何从?这是谷歌的悲歌抑或只是一场新浪潮的开始?

谷歌方面在回应记者采访时表示,谷歌每年都会面临一些反垄断诉讼,目前谷歌官方没有针对相关诉讼的对外声明和回复。不过记者注意到,谷歌发言人朱莉·麦卡利斯特(Julie McAlister)曾表示,谷歌“将在法庭上为自己做强力辩护,不接受一些毫无根据的指控。”

“相关诉讼已直指谷歌的核心搜索业务和核心收入来源——‘广告’,对谷歌的影响是全方面的,首先谷歌可能会面临高额罚款,相关业务也可能被拆分或剥离;而在未来几年,谷歌新业务拓展和企业并购等都会更加谨慎和受限。”一位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未来各国对谷歌等巨头的审查和监管可能会保持高压态势,最终可能会改变谷歌的一些行为逻辑、收入结构和外界对其的估值评判。

“围猎”谷歌

该诉讼由美国38个州和地区组成的团体发起。诉讼称谷歌通过反竞争行为和非法合同,垄断了常规搜索和搜索广告市场。

这起诉讼与美国司法部10月发起的诉讼类似,聚焦于谷歌的搜索业务。它声称谷歌利用三种形式的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包括:与苹果等竞争对手达成协议,将谷歌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利用其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广告营销工具来挫败市场竞争对手;以及显示对旅游/餐厅等专业化搜索平台不利的搜索结果。

诉状中称:“诉讼提供了更多证明谷歌广泛反竞争行为的事实,谷歌的这些行为对消费者、广告商和竞争均造成了伤害。”

谷歌则在其经济政策总监亚当·科恩(Adam Cohen)的博客帖子中对这起诉讼进行了侧面回应,称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改变将伤害到消费者的利益。帖子表示:“(该诉讼)要求改变谷歌搜索的设计,突出在线中间商,而不是与企业的直接联系,建议我们不应努力让搜索变得更好,而是变得对用户更为无用。”

另一起12月16日,由10名共和党州总检察长发起的诉讼则主要指控谷歌的广告技术存在反竞争行为。

该诉讼指控谷歌采取了多种反竞争行为,以建立和维持其在数字广告市场的垄断地位,并将竞争对手拒之门外。它还指控谷歌和Facebook同意互不竞争的举动非法。诉讼称,“除了代表在线广告的买、卖双方外,谷歌还经营着最大的数字交易所。在这里,谷歌同时扮演了投球手、击球手和裁判的角色。”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首个关注谷歌在广告技术领域主导地位的诉讼。具体来说就是,谷歌利用其力量“从流向在线出版商和内容生产商的广告收入中提取高额税费”,这些企业不得不将这些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使他们利益受损。

记者注意到,谷歌2019年1620亿美元的收入中,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广告,而据相关数据,谷歌目前控制着美国31.6%的数字广告支出。相关人士称,谷歌的广告工具主导了广告制作的所有环节,使其得以保持主导地位。

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谷歌面临来自美国司法部、州政府等多个层面的反垄断诉讼。

而这只是近年来全球围猎谷歌的一个缩影,实际上,从2017年算起到现在,这四年间谷歌被反垄断调查的次数已达30次,被罚金额数量超过96亿美元,两项指标皆为全球第一。

巨头的悖论

一向以“科技创新先锋”和“不作恶”示人的谷歌,何以风评急转而下,成为全球“围猎”的目标?是谷歌变了还是环境变了,抑或两者兼而有之?

“简单地说,那些曾经生机勃勃的、不被看好、但勇于挑战的初创企业,现在已变成在石油和铁路大亨时代的那种垄断型企业。”在民主党向众议院司法反垄断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长达400页的报告中,扉页导语的这句话似乎做了生动的诠释。

2010年,谷歌打赢浏览器大战,市场份额一路攀升,至今已占据美国88%的互联网搜索市场和70%的搜索广告市场。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巨大的现实利益面前,完全寄希望于巨头自身的道德约束显然是不可行的。”一位互联网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根据诉讼状,谷歌的反竞争行为轨迹很清晰:通过广告业务获得巨额收入,然后用这些钱向手机制造商、运营商和浏览器支付费用,让谷歌成为相关平台的默认搜索引擎,巩固其领先地位,获得更多广告收入。虽然用户也可以调整默认设置,手动更改搜索引擎,但事实上很少人会这样做,这就构成实质性的排他性。

当占据一个市场的九成份额时,谷歌很多行为也可以更加任性:比如网站很难反抗谷歌的霸王条款;移动设备自带谷歌搜索引擎,并且用户很难删除;广告商们只能默默接受谷歌的绝对定价权;APP开发者要向谷歌的应用商店缴纳30%的税费。此外,谷歌还能利用特权,为自家产品输送流量,比如助推旗下的YouTube、Chrome等成为各自领域的龙头。

1998年,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宿舍内共同开发了谷歌在线搜索引擎,此后在微软等巨头的夹缝中一步步成长,而经过20多年的快速成长扩张,成长为一家和微软同等量级的传统巨头。

“当一个巨头其所在市场中取得长期可持续的支配地位后,它往往会利用其支配地位来获取高额的垄断收益,而不是通过业务创新、改进来冒险和挣辛苦钱,而且往往会通过各种绑定、限制乃至并购来维持其支配地位。”上述分析师表示。

美国司法部的说法也可以管窥一二,谷歌垄断了美国的搜索市场,控制了90%的市场份额。谷歌搜索形式上是免费的,但事实上,消费者是以向谷歌提供个人数据的形式来支付服务费用。政府反垄断诉讼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谷歌的垄断地位导致竞争减少,进而导致产品和服务质量的下降。

美国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表示:“如果政府不执行反垄断法来促进竞争,我们可能会失去下一波创新浪潮,如果不破除垄断的话,美国人将可能永远看不到下一个谷歌的诞生”。

席卷全球的浪潮

谷歌的垄断地位不仅仅是在美国,其在全球其他市场的份额其实更加惊人。2020年,谷歌占据约90%的全球搜索份额:稳占欧洲搜索市场97%的份额,在印度、泰国、越南等的市场份额也高达95%~97%。

谷歌如今是世界上访问量最大的网站。今年谷歌的访问量已达621.9亿次,每天处理超过35亿次搜索。12月15日,谷歌因内部存储配额问题,多款产品出现了短暂的服务中断,也让全球消费者深切体会其对包括搜索、地图、Gmail、Youtube等谷歌服务是多么的依赖,并思考我们的生活真的离得开谷歌吗?

也因此,针对谷歌的反垄断正在席卷全球,仅在2019年全球针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就达14起,目前主要集中在欧美发达国家,近几年被罚金额已近百亿美元。

这个对谷歌来说可能并不是难题。谷歌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谷歌实现营收1256亿美元,归母净利润高达250亿美元,即使在疫情肆虐的当下依然实现了6%的增长。

不过这或许只是开始。“可以想象,随着各国对自身市场安全等的考虑,针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可能只多不少。”上述分析师表示,除了高额的罚款,谷歌可能会面临业务受限、拆分等更为严厉的措施。

而谷歌也并不是唯一一个面临监管审查的科技巨头,在上述400页报告中,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等均是该报告的中心议题。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48个州对Facebook也发起了诉讼。

这些诉讼可能会旷日持久,此前政府对微软的相关诉讼就历时数年,而如今对这些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诉讼规模更大,也更加复杂。“界定垄断就存在难度,因为科技巨头们提供的服务大多是免费的,借此吸引更多广告商客户,也很难证明他们的主导地位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上述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实际上,据谷歌发言人或相关负责人正面、侧面的回应来看,目前谷歌已大体上否认了这些诉讼指控,并表示将在法庭上进行抗辩。现在谷歌向外界传递的信息是,谷歌受到了不公平对待和诽谤,谷歌应更好地解释自身行为,而不是改变。谷歌负责法律事务的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认为,人们之所以选择使用谷歌,是因为人们主动这样做的,并非是被迫或者是找不到替代品。

美国法官阿米特·梅塔(Amit Mehta)日前表示,美国司法部对谷歌发起的反垄断诉讼很可能要到2023年底才会开庭审理。“这样会造成两个现实影响,一个是不用担心公司立刻剥离关键业务等重大变化,从而让公司价值受损;另一个是,未来几年谷歌会因为相关诉讼分散精力,在进入新的领域以及大规模收购上会变得更加谨慎。”上述分析师表示。

可以确定的是,针对谷歌等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反垄断正在成为全球的一个浪潮,相关反垄断诉讼可能会越来越多;不过对于家大业大的谷歌等来说,基于此前市场份额、资金人才、技术积淀、供应链等优势十分明显,一个转身可能就是另一番新的天地。

一文解读谷歌三起反垄断诉讼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新浪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这些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

目前,搜索巨头谷歌正面临着几起来自美国州和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光是最近两天内,谷歌就接到了两起反垄断诉讼,使得针对这家搜索巨头的反垄断诉讼总数达到了三起。另外一起则是由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在今年10月份发起。 

在周四提起的最新诉讼中,来自35个州的总检察长们指控谷歌利用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在这些诉讼之前,谷歌的竞争对手、立法者和活动人士一直在不停地批评谷歌和Facebook等大科技公司,指控这些大公司多年来一直在采用反竞争手段来维护其垄断地位。 

针对谷歌的这三起反垄断诉讼分别由州和联邦机构发起,各自的角度也稍有不同。这些诉讼可能会持续数年,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州层面的诉讼可能会与联邦层面的诉讼合并进行。开放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执行策略主管、《垄断吸金》(Monoplies Suck)一书的作者萨莉·哈伯德(Sally Hubbard)认为,这些诉讼最终可能导致谷歌被拆分成数个规模更小的公司。 他说,“我不认为这是一场关系到消费者权益的战斗——这是一场关系到谷歌是否违法的战斗。” 

谷歌操纵搜索诉讼案

这起最新诉讼与美国司法部10月发起的诉讼类似,聚焦于谷歌的搜索业务。它声称谷歌利用三种形式的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这些反竞争行为包括:与苹果等竞争对手达成协议,将谷歌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利用其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广告营销工具来挫败市场竞争对手;以及显示对旅游/餐厅等专业化搜索平台不利的搜索结果。 报告称,“谷歌利用这些专业化搜索平台对它的依赖,采用与对待其他商业领域参与者不同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从而限制了他们获取客户的能力。”

虽然这起诉讼和司法部的诉讼一样,都是集中在搜索业务和广告垄断上,但这一州层面的诉讼是构建于联邦司法部诉讼的基础之上,而且比司法部的诉讼范围更广。诉状中写道:“诉讼提供了更多证明谷歌广泛反竞争行为的事实,谷歌的这些行为对消费者、广告商和竞争均造成了伤害。”

谷歌在其经济政策总监亚当·科恩(Adam Cohen)的博客帖子中对这起诉讼进行了回应。该帖子称,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改变将伤害到消费者的利益。帖子写道:“(这起诉讼)建议我们不应努力让搜索变得更好,而是正好相反,应变得对用户更为无用。”“这起诉讼要求改变谷歌搜索的设计,要求我们突出在线中间商,取代与企业的直接联系。”

这起诉讼得到了来自两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而联邦司法部的诉讼只得到了来自共和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

“谷歌位于我们众多数字经济领域的十字路口,它利用其优势非法压制竞争对手,监控我们数字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并从中获利数十亿美元,”协助领导此诉讼的民主党人纽约总检察长莱蒂娅·詹姆斯(Letitia James)说。

这起诉讼对数字媒体行业来说是个好消息。数字媒体行业协会”Digital Content Next”的首席执行官杰森·金特(Jason Kint)在声明中表示,“诉讼突显了两党对谷歌反竞争行为的广泛担忧。我们高兴地看到,几乎每一个州都在加紧打击谷歌的反竞争行为,谷歌的这些行为旨在巩固谷歌的主导地位,牺牲出版商、广告商和消费者的利益。”

谷歌广告技术垄断诉讼案

另一起最新诉讼则是在昨天由10名共和党州总检察长发起。与上面提及的诉讼相比,这起诉讼主要指控谷歌的广告技术存在反竞争行为。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共和党人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领导了针对谷歌的这一调查。在发起诉讼前数小时,帕克斯顿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宣布了这起诉讼。他在视频中说:“谷歌一再利用其垄断权力控制定价,进行市场串谋,幕后操纵竞卖,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这起诉讼指控谷歌采取了多种反竞争行为,以建立和维持其在数字广告市场的垄断地位,并将竞争对手拒之门外。它还指控谷歌和Facebook的同意互不竞争的举动非法。这对两家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个特别具有破坏性的指控——谢尔曼反托拉斯法第一节禁止企业间以这种方式串通共谋,这类诉讼案件在法庭举证方面往往较为容易。

该诉讼由阿肯色州、爱达荷州、印第安纳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犹他州、肯塔基州以及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总检察长共同发起。诉讼称,“除了代表在线广告的买方和卖方之外,谷歌还经营着最大的数字交易所。在这个电子交易市场里,谷歌同时扮演了投球手、击球手和裁判的角色。”

这类似于控制着股票买卖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哈伯德说,“如果市场正常运转的话,有些信息是谷歌不应该获得的。在其他行业,这种情况是不能容忍的。”

谷歌发言人朱莉·麦卡利斯特(Julie McAlister)向外界表示,“帕克斯顿总检察长关于广告技术的主张毫无价值”,谷歌“将在法庭上为自己作强力辩护,不接受他的毫无根据的指控。”

这是首个关注谷歌在广告技术领域主导地位的诉讼。更具体地说,谷歌利用其市场力量“从流向在线出版商和内容生产商(如在线报纸、烹饪网站等)的广告收入中提取高额税费”,于是这些企业不得不将这些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使他们利益受损。

去年,谷歌获得了近162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广告。根据有关数据,谷歌控制着美国近三分之一的数字广告支出。有媒体人士称,谷歌的广告工具主导了广告制作的所有环节,使其得以保持主导地位。这些媒体人士还详细解释了谷歌广告技术的运作,以及出版商和竞争对手一直抱怨谷歌广告技术的原因。

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案

除了前面两起由州总检察长发起的反垄断诉讼,联邦层面早在今年10月就采取了类似的法律行动。当时,美国司法部和11个州共同对谷歌发起了诉讼,指控该公司利用其在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维护包括广告在内的多个领域的垄断地位。这起诉讼还称,谷歌向一些公司支付报酬,从而将其它竞争对手排除在外,以保持其领先地位。例如,谷歌每年向苹果支付数十亿美元,使其搜索引擎成为Safari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引擎。

美国司法部说,谷歌垄断了美国的搜索市场,控制了90%的市场份额。谷歌搜索形式上是免费的——但实际上,消费者是以向谷歌提供个人数据的形式来支付服务费用——政府的反垄断诉讼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谷歌的垄断地位导致竞争减少,进而导致产品和服务质量的下降。

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在新闻简报会上说:“如果政府不执行反垄断法来促进竞争,我们可能会失去下一波创新浪潮。如果不破除垄断的话,美国人将可能永远看不到下一个谷歌的诞生。”

谷歌并不是唯一一家面临政府监管机构审查的大科技公司。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和48个州对Facebook也发起了诉讼,称其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是反竞争行为。在该起诉讼发生之前,民主党向众议院司法反垄断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长达400页的报告,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是这份报告的中心议题。报告认为,这四家全球最大科技公司滥用了它们作为行业守护者的职权,应建立新的法规对这些大公司加以约束。

报告的导言指出:“简单地说,那些曾经生机勃勃的、不被看好、但勇于挑战现状的初创企业,现在已经变成了我们在石油和铁路大亨时代所看到过的那种垄断型企业。”

这些诉讼是否会带来有意义的改变尚有待观察。众所周知,反垄断案件很难胜诉。一些人辩称,很难证明这些大科技公司的主导地位在实际上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例如,谷歌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搜索工具,并简化了数字广告市场,这让许多用户受益匪浅。但无论如何,上述几起反垄断诉讼表明,美国政府至少认为存在改变的机会。

最后要说的是,这种诉讼一般不会很快有结果。政府对微软的起诉始于1998年,历时数年。现在的情形和那时相比,大不相同,难于比较。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上述几起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

一文解读谷歌三起反垄断诉讼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新浪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这些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

目前,搜索巨头谷歌正面临着几起来自美国州和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光是最近两天内,谷歌就接到了两起反垄断诉讼,使得针对这家搜索巨头的反垄断诉讼总数达到了三起。另外一起则是由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在今年10月份发起。 

在周四提起的最新诉讼中,来自35个州的总检察长们指控谷歌利用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在这些诉讼之前,谷歌的竞争对手、立法者和活动人士一直在不停地批评谷歌和Facebook等大科技公司,指控这些大公司多年来一直在采用反竞争手段来维护其垄断地位。 

针对谷歌的这三起反垄断诉讼分别由州和联邦机构发起,各自的角度也稍有不同。这些诉讼可能会持续数年,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州层面的诉讼可能会与联邦层面的诉讼合并进行。开放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执行策略主管、《垄断吸金》(Monoplies Suck)一书的作者萨莉·哈伯德(Sally Hubbard)认为,这些诉讼最终可能导致谷歌被拆分成数个规模更小的公司。 他说,“我不认为这是一场关系到消费者权益的战斗——这是一场关系到谷歌是否违法的战斗。” 

谷歌操纵搜索诉讼案

这起最新诉讼与美国司法部10月发起的诉讼类似,聚焦于谷歌的搜索业务。它声称谷歌利用三种形式的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这些反竞争行为包括:与苹果等竞争对手达成协议,将谷歌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利用其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广告营销工具来挫败市场竞争对手;以及显示对旅游/餐厅等专业化搜索平台不利的搜索结果。 报告称,“谷歌利用这些专业化搜索平台对它的依赖,采用与对待其他商业领域参与者不同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从而限制了他们获取客户的能力。”

虽然这起诉讼和司法部的诉讼一样,都是集中在搜索业务和广告垄断上,但这一州层面的诉讼是构建于联邦司法部诉讼的基础之上,而且比司法部的诉讼范围更广。诉状中写道:“诉讼提供了更多证明谷歌广泛反竞争行为的事实,谷歌的这些行为对消费者、广告商和竞争均造成了伤害。”

谷歌在其经济政策总监亚当·科恩(Adam Cohen)的博客帖子中对这起诉讼进行了回应。该帖子称,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改变将伤害到消费者的利益。帖子写道:“(这起诉讼)建议我们不应努力让搜索变得更好,而是正好相反,应变得对用户更为无用。”“这起诉讼要求改变谷歌搜索的设计,要求我们突出在线中间商,取代与企业的直接联系。”

这起诉讼得到了来自两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而联邦司法部的诉讼只得到了来自共和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

“谷歌位于我们众多数字经济领域的十字路口,它利用其优势非法压制竞争对手,监控我们数字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并从中获利数十亿美元,”协助领导此诉讼的民主党人纽约总检察长莱蒂娅·詹姆斯(Letitia James)说。

这起诉讼对数字媒体行业来说是个好消息。数字媒体行业协会”Digital Content Next”的首席执行官杰森·金特(Jason Kint)在声明中表示,“诉讼突显了两党对谷歌反竞争行为的广泛担忧。我们高兴地看到,几乎每一个州都在加紧打击谷歌的反竞争行为,谷歌的这些行为旨在巩固谷歌的主导地位,牺牲出版商、广告商和消费者的利益。”

谷歌广告技术垄断诉讼案

另一起最新诉讼则是在昨天由10名共和党州总检察长发起。与上面提及的诉讼相比,这起诉讼主要指控谷歌的广告技术存在反竞争行为。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共和党人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领导了针对谷歌的这一调查。在发起诉讼前数小时,帕克斯顿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宣布了这起诉讼。他在视频中说:“谷歌一再利用其垄断权力控制定价,进行市场串谋,幕后操纵竞卖,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这起诉讼指控谷歌采取了多种反竞争行为,以建立和维持其在数字广告市场的垄断地位,并将竞争对手拒之门外。它还指控谷歌和Facebook的同意互不竞争的举动非法。这对两家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个特别具有破坏性的指控——谢尔曼反托拉斯法第一节禁止企业间以这种方式串通共谋,这类诉讼案件在法庭举证方面往往较为容易。

该诉讼由阿肯色州、爱达荷州、印第安纳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犹他州、肯塔基州以及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总检察长共同发起。诉讼称,“除了代表在线广告的买方和卖方之外,谷歌还经营着最大的数字交易所。在这个电子交易市场里,谷歌同时扮演了投球手、击球手和裁判的角色。”

这类似于控制着股票买卖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哈伯德说,“如果市场正常运转的话,有些信息是谷歌不应该获得的。在其他行业,这种情况是不能容忍的。”

谷歌发言人朱莉·麦卡利斯特(Julie McAlister)向外界表示,“帕克斯顿总检察长关于广告技术的主张毫无价值”,谷歌“将在法庭上为自己作强力辩护,不接受他的毫无根据的指控。”

这是首个关注谷歌在广告技术领域主导地位的诉讼。更具体地说,谷歌利用其市场力量“从流向在线出版商和内容生产商(如在线报纸、烹饪网站等)的广告收入中提取高额税费”,于是这些企业不得不将这些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使他们利益受损。

去年,谷歌获得了近162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广告。根据有关数据,谷歌控制着美国近三分之一的数字广告支出。有媒体人士称,谷歌的广告工具主导了广告制作的所有环节,使其得以保持主导地位。这些媒体人士还详细解释了谷歌广告技术的运作,以及出版商和竞争对手一直抱怨谷歌广告技术的原因。

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案

除了前面两起由州总检察长发起的反垄断诉讼,联邦层面早在今年10月就采取了类似的法律行动。当时,美国司法部和11个州共同对谷歌发起了诉讼,指控该公司利用其在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维护包括广告在内的多个领域的垄断地位。这起诉讼还称,谷歌向一些公司支付报酬,从而将其它竞争对手排除在外,以保持其领先地位。例如,谷歌每年向苹果支付数十亿美元,使其搜索引擎成为Safari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引擎。

美国司法部说,谷歌垄断了美国的搜索市场,控制了90%的市场份额。谷歌搜索形式上是免费的——但实际上,消费者是以向谷歌提供个人数据的形式来支付服务费用——政府的反垄断诉讼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谷歌的垄断地位导致竞争减少,进而导致产品和服务质量的下降。

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在新闻简报会上说:“如果政府不执行反垄断法来促进竞争,我们可能会失去下一波创新浪潮。如果不破除垄断的话,美国人将可能永远看不到下一个谷歌的诞生。”

谷歌并不是唯一一家面临政府监管机构审查的大科技公司。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和48个州对Facebook也发起了诉讼,称其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是反竞争行为。在该起诉讼发生之前,民主党向众议院司法反垄断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长达400页的报告,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是这份报告的中心议题。报告认为,这四家全球最大科技公司滥用了它们作为行业守护者的职权,应建立新的法规对这些大公司加以约束。

报告的导言指出:“简单地说,那些曾经生机勃勃的、不被看好、但勇于挑战现状的初创企业,现在已经变成了我们在石油和铁路大亨时代所看到过的那种垄断型企业。”

这些诉讼是否会带来有意义的改变尚有待观察。众所周知,反垄断案件很难胜诉。一些人辩称,很难证明这些大科技公司的主导地位在实际上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例如,谷歌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搜索工具,并简化了数字广告市场,这让许多用户受益匪浅。但无论如何,上述几起反垄断诉讼表明,美国政府至少认为存在改变的机会。

最后要说的是,这种诉讼一般不会很快有结果。政府对微软的起诉始于1998年,历时数年。现在的情形和那时相比,大不相同,难于比较。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上述几起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

一文解读谷歌三起反垄断诉讼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新浪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这些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

目前,搜索巨头谷歌正面临着几起来自美国州和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光是最近两天内,谷歌就接到了两起反垄断诉讼,使得针对这家搜索巨头的反垄断诉讼总数达到了三起。另外一起则是由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在今年10月份发起。 

在周四提起的最新诉讼中,来自35个州的总检察长们指控谷歌利用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在这些诉讼之前,谷歌的竞争对手、立法者和活动人士一直在不停地批评谷歌和Facebook等大科技公司,指控这些大公司多年来一直在采用反竞争手段来维护其垄断地位。 

针对谷歌的这三起反垄断诉讼分别由州和联邦机构发起,各自的角度也稍有不同。这些诉讼可能会持续数年,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州层面的诉讼可能会与联邦层面的诉讼合并进行。开放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执行策略主管、《垄断吸金》(Monoplies Suck)一书的作者萨莉·哈伯德(Sally Hubbard)认为,这些诉讼最终可能导致谷歌被拆分成数个规模更小的公司。 他说,“我不认为这是一场关系到消费者权益的战斗——这是一场关系到谷歌是否违法的战斗。” 

谷歌操纵搜索诉讼案

这起最新诉讼与美国司法部10月发起的诉讼类似,聚焦于谷歌的搜索业务。它声称谷歌利用三种形式的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这些反竞争行为包括:与苹果等竞争对手达成协议,将谷歌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利用其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广告营销工具来挫败市场竞争对手;以及显示对旅游/餐厅等专业化搜索平台不利的搜索结果。 报告称,“谷歌利用这些专业化搜索平台对它的依赖,采用与对待其他商业领域参与者不同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从而限制了他们获取客户的能力。”

虽然这起诉讼和司法部的诉讼一样,都是集中在搜索业务和广告垄断上,但这一州层面的诉讼是构建于联邦司法部诉讼的基础之上,而且比司法部的诉讼范围更广。诉状中写道:“诉讼提供了更多证明谷歌广泛反竞争行为的事实,谷歌的这些行为对消费者、广告商和竞争均造成了伤害。”

谷歌在其经济政策总监亚当·科恩(Adam Cohen)的博客帖子中对这起诉讼进行了回应。该帖子称,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改变将伤害到消费者的利益。帖子写道:“(这起诉讼)建议我们不应努力让搜索变得更好,而是正好相反,应变得对用户更为无用。”“这起诉讼要求改变谷歌搜索的设计,要求我们突出在线中间商,取代与企业的直接联系。”

这起诉讼得到了来自两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而联邦司法部的诉讼只得到了来自共和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

“谷歌位于我们众多数字经济领域的十字路口,它利用其优势非法压制竞争对手,监控我们数字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并从中获利数十亿美元,”协助领导此诉讼的民主党人纽约总检察长莱蒂娅·詹姆斯(Letitia James)说。

这起诉讼对数字媒体行业来说是个好消息。数字媒体行业协会”Digital Content Next”的首席执行官杰森·金特(Jason Kint)在声明中表示,“诉讼突显了两党对谷歌反竞争行为的广泛担忧。我们高兴地看到,几乎每一个州都在加紧打击谷歌的反竞争行为,谷歌的这些行为旨在巩固谷歌的主导地位,牺牲出版商、广告商和消费者的利益。”

谷歌广告技术垄断诉讼案

另一起最新诉讼则是在昨天由10名共和党州总检察长发起。与上面提及的诉讼相比,这起诉讼主要指控谷歌的广告技术存在反竞争行为。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共和党人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领导了针对谷歌的这一调查。在发起诉讼前数小时,帕克斯顿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宣布了这起诉讼。他在视频中说:“谷歌一再利用其垄断权力控制定价,进行市场串谋,幕后操纵竞卖,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这起诉讼指控谷歌采取了多种反竞争行为,以建立和维持其在数字广告市场的垄断地位,并将竞争对手拒之门外。它还指控谷歌和Facebook的同意互不竞争的举动非法。这对两家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个特别具有破坏性的指控——谢尔曼反托拉斯法第一节禁止企业间以这种方式串通共谋,这类诉讼案件在法庭举证方面往往较为容易。

该诉讼由阿肯色州、爱达荷州、印第安纳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犹他州、肯塔基州以及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总检察长共同发起。诉讼称,“除了代表在线广告的买方和卖方之外,谷歌还经营着最大的数字交易所。在这个电子交易市场里,谷歌同时扮演了投球手、击球手和裁判的角色。”

这类似于控制着股票买卖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哈伯德说,“如果市场正常运转的话,有些信息是谷歌不应该获得的。在其他行业,这种情况是不能容忍的。”

谷歌发言人朱莉·麦卡利斯特(Julie McAlister)向外界表示,“帕克斯顿总检察长关于广告技术的主张毫无价值”,谷歌“将在法庭上为自己作强力辩护,不接受他的毫无根据的指控。”

这是首个关注谷歌在广告技术领域主导地位的诉讼。更具体地说,谷歌利用其市场力量“从流向在线出版商和内容生产商(如在线报纸、烹饪网站等)的广告收入中提取高额税费”,于是这些企业不得不将这些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使他们利益受损。

去年,谷歌获得了近162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广告。根据有关数据,谷歌控制着美国近三分之一的数字广告支出。有媒体人士称,谷歌的广告工具主导了广告制作的所有环节,使其得以保持主导地位。这些媒体人士还详细解释了谷歌广告技术的运作,以及出版商和竞争对手一直抱怨谷歌广告技术的原因。

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案

除了前面两起由州总检察长发起的反垄断诉讼,联邦层面早在今年10月就采取了类似的法律行动。当时,美国司法部和11个州共同对谷歌发起了诉讼,指控该公司利用其在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维护包括广告在内的多个领域的垄断地位。这起诉讼还称,谷歌向一些公司支付报酬,从而将其它竞争对手排除在外,以保持其领先地位。例如,谷歌每年向苹果支付数十亿美元,使其搜索引擎成为Safari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引擎。

美国司法部说,谷歌垄断了美国的搜索市场,控制了90%的市场份额。谷歌搜索形式上是免费的——但实际上,消费者是以向谷歌提供个人数据的形式来支付服务费用——政府的反垄断诉讼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谷歌的垄断地位导致竞争减少,进而导致产品和服务质量的下降。

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在新闻简报会上说:“如果政府不执行反垄断法来促进竞争,我们可能会失去下一波创新浪潮。如果不破除垄断的话,美国人将可能永远看不到下一个谷歌的诞生。”

谷歌并不是唯一一家面临政府监管机构审查的大科技公司。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和48个州对Facebook也发起了诉讼,称其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是反竞争行为。在该起诉讼发生之前,民主党向众议院司法反垄断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长达400页的报告,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是这份报告的中心议题。报告认为,这四家全球最大科技公司滥用了它们作为行业守护者的职权,应建立新的法规对这些大公司加以约束。

报告的导言指出:“简单地说,那些曾经生机勃勃的、不被看好、但勇于挑战现状的初创企业,现在已经变成了我们在石油和铁路大亨时代所看到过的那种垄断型企业。”

这些诉讼是否会带来有意义的改变尚有待观察。众所周知,反垄断案件很难胜诉。一些人辩称,很难证明这些大科技公司的主导地位在实际上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例如,谷歌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搜索工具,并简化了数字广告市场,这让许多用户受益匪浅。但无论如何,上述几起反垄断诉讼表明,美国政府至少认为存在改变的机会。

最后要说的是,这种诉讼一般不会很快有结果。政府对微软的起诉始于1998年,历时数年。现在的情形和那时相比,大不相同,难于比较。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上述几起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

一文解读谷歌三起反垄断诉讼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新浪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这些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

目前,搜索巨头谷歌正面临着几起来自美国州和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光是最近两天内,谷歌就接到了两起反垄断诉讼,使得针对这家搜索巨头的反垄断诉讼总数达到了三起。另外一起则是由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在今年10月份发起。 

在周四提起的最新诉讼中,来自35个州的总检察长们指控谷歌利用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在这些诉讼之前,谷歌的竞争对手、立法者和活动人士一直在不停地批评谷歌和Facebook等大科技公司,指控这些大公司多年来一直在采用反竞争手段来维护其垄断地位。 

针对谷歌的这三起反垄断诉讼分别由州和联邦机构发起,各自的角度也稍有不同。这些诉讼可能会持续数年,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州层面的诉讼可能会与联邦层面的诉讼合并进行。开放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执行策略主管、《垄断吸金》(Monoplies Suck)一书的作者萨莉·哈伯德(Sally Hubbard)认为,这些诉讼最终可能导致谷歌被拆分成数个规模更小的公司。 他说,“我不认为这是一场关系到消费者权益的战斗——这是一场关系到谷歌是否违法的战斗。” 

谷歌操纵搜索诉讼案

这起最新诉讼与美国司法部10月发起的诉讼类似,聚焦于谷歌的搜索业务。它声称谷歌利用三种形式的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这些反竞争行为包括:与苹果等竞争对手达成协议,将谷歌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利用其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广告营销工具来挫败市场竞争对手;以及显示对旅游/餐厅等专业化搜索平台不利的搜索结果。 报告称,“谷歌利用这些专业化搜索平台对它的依赖,采用与对待其他商业领域参与者不同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从而限制了他们获取客户的能力。”

虽然这起诉讼和司法部的诉讼一样,都是集中在搜索业务和广告垄断上,但这一州层面的诉讼是构建于联邦司法部诉讼的基础之上,而且比司法部的诉讼范围更广。诉状中写道:“诉讼提供了更多证明谷歌广泛反竞争行为的事实,谷歌的这些行为对消费者、广告商和竞争均造成了伤害。”

谷歌在其经济政策总监亚当·科恩(Adam Cohen)的博客帖子中对这起诉讼进行了回应。该帖子称,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改变将伤害到消费者的利益。帖子写道:“(这起诉讼)建议我们不应努力让搜索变得更好,而是正好相反,应变得对用户更为无用。”“这起诉讼要求改变谷歌搜索的设计,要求我们突出在线中间商,取代与企业的直接联系。”

这起诉讼得到了来自两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而联邦司法部的诉讼只得到了来自共和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

“谷歌位于我们众多数字经济领域的十字路口,它利用其优势非法压制竞争对手,监控我们数字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并从中获利数十亿美元,”协助领导此诉讼的民主党人纽约总检察长莱蒂娅·詹姆斯(Letitia James)说。

这起诉讼对数字媒体行业来说是个好消息。数字媒体行业协会”Digital Content Next”的首席执行官杰森·金特(Jason Kint)在声明中表示,“诉讼突显了两党对谷歌反竞争行为的广泛担忧。我们高兴地看到,几乎每一个州都在加紧打击谷歌的反竞争行为,谷歌的这些行为旨在巩固谷歌的主导地位,牺牲出版商、广告商和消费者的利益。”

谷歌广告技术垄断诉讼案

另一起最新诉讼则是在昨天由10名共和党州总检察长发起。与上面提及的诉讼相比,这起诉讼主要指控谷歌的广告技术存在反竞争行为。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共和党人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领导了针对谷歌的这一调查。在发起诉讼前数小时,帕克斯顿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宣布了这起诉讼。他在视频中说:“谷歌一再利用其垄断权力控制定价,进行市场串谋,幕后操纵竞卖,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这起诉讼指控谷歌采取了多种反竞争行为,以建立和维持其在数字广告市场的垄断地位,并将竞争对手拒之门外。它还指控谷歌和Facebook的同意互不竞争的举动非法。这对两家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个特别具有破坏性的指控——谢尔曼反托拉斯法第一节禁止企业间以这种方式串通共谋,这类诉讼案件在法庭举证方面往往较为容易。

该诉讼由阿肯色州、爱达荷州、印第安纳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犹他州、肯塔基州以及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总检察长共同发起。诉讼称,“除了代表在线广告的买方和卖方之外,谷歌还经营着最大的数字交易所。在这个电子交易市场里,谷歌同时扮演了投球手、击球手和裁判的角色。”

这类似于控制着股票买卖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哈伯德说,“如果市场正常运转的话,有些信息是谷歌不应该获得的。在其他行业,这种情况是不能容忍的。”

谷歌发言人朱莉·麦卡利斯特(Julie McAlister)向外界表示,“帕克斯顿总检察长关于广告技术的主张毫无价值”,谷歌“将在法庭上为自己作强力辩护,不接受他的毫无根据的指控。”

这是首个关注谷歌在广告技术领域主导地位的诉讼。更具体地说,谷歌利用其市场力量“从流向在线出版商和内容生产商(如在线报纸、烹饪网站等)的广告收入中提取高额税费”,于是这些企业不得不将这些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使他们利益受损。

去年,谷歌获得了近162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广告。根据有关数据,谷歌控制着美国近三分之一的数字广告支出。有媒体人士称,谷歌的广告工具主导了广告制作的所有环节,使其得以保持主导地位。这些媒体人士还详细解释了谷歌广告技术的运作,以及出版商和竞争对手一直抱怨谷歌广告技术的原因。

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案

除了前面两起由州总检察长发起的反垄断诉讼,联邦层面早在今年10月就采取了类似的法律行动。当时,美国司法部和11个州共同对谷歌发起了诉讼,指控该公司利用其在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维护包括广告在内的多个领域的垄断地位。这起诉讼还称,谷歌向一些公司支付报酬,从而将其它竞争对手排除在外,以保持其领先地位。例如,谷歌每年向苹果支付数十亿美元,使其搜索引擎成为Safari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引擎。

美国司法部说,谷歌垄断了美国的搜索市场,控制了90%的市场份额。谷歌搜索形式上是免费的——但实际上,消费者是以向谷歌提供个人数据的形式来支付服务费用——政府的反垄断诉讼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谷歌的垄断地位导致竞争减少,进而导致产品和服务质量的下降。

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在新闻简报会上说:“如果政府不执行反垄断法来促进竞争,我们可能会失去下一波创新浪潮。如果不破除垄断的话,美国人将可能永远看不到下一个谷歌的诞生。”

谷歌并不是唯一一家面临政府监管机构审查的大科技公司。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和48个州对Facebook也发起了诉讼,称其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是反竞争行为。在该起诉讼发生之前,民主党向众议院司法反垄断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长达400页的报告,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是这份报告的中心议题。报告认为,这四家全球最大科技公司滥用了它们作为行业守护者的职权,应建立新的法规对这些大公司加以约束。

报告的导言指出:“简单地说,那些曾经生机勃勃的、不被看好、但勇于挑战现状的初创企业,现在已经变成了我们在石油和铁路大亨时代所看到过的那种垄断型企业。”

这些诉讼是否会带来有意义的改变尚有待观察。众所周知,反垄断案件很难胜诉。一些人辩称,很难证明这些大科技公司的主导地位在实际上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例如,谷歌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搜索工具,并简化了数字广告市场,这让许多用户受益匪浅。但无论如何,上述几起反垄断诉讼表明,美国政府至少认为存在改变的机会。

最后要说的是,这种诉讼一般不会很快有结果。政府对微软的起诉始于1998年,历时数年。现在的情形和那时相比,大不相同,难于比较。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上述几起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

一文解读谷歌三起反垄断诉讼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新浪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这些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

目前,搜索巨头谷歌正面临着几起来自美国州和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光是最近两天内,谷歌就接到了两起反垄断诉讼,使得针对这家搜索巨头的反垄断诉讼总数达到了三起。另外一起则是由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在今年10月份发起。 

在周四提起的最新诉讼中,来自35个州的总检察长们指控谷歌利用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在这些诉讼之前,谷歌的竞争对手、立法者和活动人士一直在不停地批评谷歌和Facebook等大科技公司,指控这些大公司多年来一直在采用反竞争手段来维护其垄断地位。 

针对谷歌的这三起反垄断诉讼分别由州和联邦机构发起,各自的角度也稍有不同。这些诉讼可能会持续数年,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州层面的诉讼可能会与联邦层面的诉讼合并进行。开放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执行策略主管、《垄断吸金》(Monoplies Suck)一书的作者萨莉·哈伯德(Sally Hubbard)认为,这些诉讼最终可能导致谷歌被拆分成数个规模更小的公司。 他说,“我不认为这是一场关系到消费者权益的战斗——这是一场关系到谷歌是否违法的战斗。” 

谷歌操纵搜索诉讼案

这起最新诉讼与美国司法部10月发起的诉讼类似,聚焦于谷歌的搜索业务。它声称谷歌利用三种形式的反竞争行为来维持其搜索业务和广告的垄断地位。这些反竞争行为包括:与苹果等竞争对手达成协议,将谷歌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利用其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广告营销工具来挫败市场竞争对手;以及显示对旅游/餐厅等专业化搜索平台不利的搜索结果。 报告称,“谷歌利用这些专业化搜索平台对它的依赖,采用与对待其他商业领域参与者不同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从而限制了他们获取客户的能力。”

虽然这起诉讼和司法部的诉讼一样,都是集中在搜索业务和广告垄断上,但这一州层面的诉讼是构建于联邦司法部诉讼的基础之上,而且比司法部的诉讼范围更广。诉状中写道:“诉讼提供了更多证明谷歌广泛反竞争行为的事实,谷歌的这些行为对消费者、广告商和竞争均造成了伤害。”

谷歌在其经济政策总监亚当·科恩(Adam Cohen)的博客帖子中对这起诉讼进行了回应。该帖子称,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改变将伤害到消费者的利益。帖子写道:“(这起诉讼)建议我们不应努力让搜索变得更好,而是正好相反,应变得对用户更为无用。”“这起诉讼要求改变谷歌搜索的设计,要求我们突出在线中间商,取代与企业的直接联系。”

这起诉讼得到了来自两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而联邦司法部的诉讼只得到了来自共和党的州总检察长们的支持。

“谷歌位于我们众多数字经济领域的十字路口,它利用其优势非法压制竞争对手,监控我们数字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并从中获利数十亿美元,”协助领导此诉讼的民主党人纽约总检察长莱蒂娅·詹姆斯(Letitia James)说。

这起诉讼对数字媒体行业来说是个好消息。数字媒体行业协会”Digital Content Next”的首席执行官杰森·金特(Jason Kint)在声明中表示,“诉讼突显了两党对谷歌反竞争行为的广泛担忧。我们高兴地看到,几乎每一个州都在加紧打击谷歌的反竞争行为,谷歌的这些行为旨在巩固谷歌的主导地位,牺牲出版商、广告商和消费者的利益。”

谷歌广告技术垄断诉讼案

另一起最新诉讼则是在昨天由10名共和党州总检察长发起。与上面提及的诉讼相比,这起诉讼主要指控谷歌的广告技术存在反竞争行为。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共和党人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领导了针对谷歌的这一调查。在发起诉讼前数小时,帕克斯顿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宣布了这起诉讼。他在视频中说:“谷歌一再利用其垄断权力控制定价,进行市场串谋,幕后操纵竞卖,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这起诉讼指控谷歌采取了多种反竞争行为,以建立和维持其在数字广告市场的垄断地位,并将竞争对手拒之门外。它还指控谷歌和Facebook的同意互不竞争的举动非法。这对两家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个特别具有破坏性的指控——谢尔曼反托拉斯法第一节禁止企业间以这种方式串通共谋,这类诉讼案件在法庭举证方面往往较为容易。

该诉讼由阿肯色州、爱达荷州、印第安纳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犹他州、肯塔基州以及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总检察长共同发起。诉讼称,“除了代表在线广告的买方和卖方之外,谷歌还经营着最大的数字交易所。在这个电子交易市场里,谷歌同时扮演了投球手、击球手和裁判的角色。”

这类似于控制着股票买卖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哈伯德说,“如果市场正常运转的话,有些信息是谷歌不应该获得的。在其他行业,这种情况是不能容忍的。”

谷歌发言人朱莉·麦卡利斯特(Julie McAlister)向外界表示,“帕克斯顿总检察长关于广告技术的主张毫无价值”,谷歌“将在法庭上为自己作强力辩护,不接受他的毫无根据的指控。”

这是首个关注谷歌在广告技术领域主导地位的诉讼。更具体地说,谷歌利用其市场力量“从流向在线出版商和内容生产商(如在线报纸、烹饪网站等)的广告收入中提取高额税费”,于是这些企业不得不将这些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使他们利益受损。

去年,谷歌获得了近162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广告。根据有关数据,谷歌控制着美国近三分之一的数字广告支出。有媒体人士称,谷歌的广告工具主导了广告制作的所有环节,使其得以保持主导地位。这些媒体人士还详细解释了谷歌广告技术的运作,以及出版商和竞争对手一直抱怨谷歌广告技术的原因。

联邦层面的反垄断诉讼案

除了前面两起由州总检察长发起的反垄断诉讼,联邦层面早在今年10月就采取了类似的法律行动。当时,美国司法部和11个州共同对谷歌发起了诉讼,指控该公司利用其在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维护包括广告在内的多个领域的垄断地位。这起诉讼还称,谷歌向一些公司支付报酬,从而将其它竞争对手排除在外,以保持其领先地位。例如,谷歌每年向苹果支付数十亿美元,使其搜索引擎成为Safari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引擎。

美国司法部说,谷歌垄断了美国的搜索市场,控制了90%的市场份额。谷歌搜索形式上是免费的——但实际上,消费者是以向谷歌提供个人数据的形式来支付服务费用——政府的反垄断诉讼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谷歌的垄断地位导致竞争减少,进而导致产品和服务质量的下降。

司法部发言人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在新闻简报会上说:“如果政府不执行反垄断法来促进竞争,我们可能会失去下一波创新浪潮。如果不破除垄断的话,美国人将可能永远看不到下一个谷歌的诞生。”

谷歌并不是唯一一家面临政府监管机构审查的大科技公司。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和48个州对Facebook也发起了诉讼,称其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是反竞争行为。在该起诉讼发生之前,民主党向众议院司法反垄断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长达400页的报告,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是这份报告的中心议题。报告认为,这四家全球最大科技公司滥用了它们作为行业守护者的职权,应建立新的法规对这些大公司加以约束。

报告的导言指出:“简单地说,那些曾经生机勃勃的、不被看好、但勇于挑战现状的初创企业,现在已经变成了我们在石油和铁路大亨时代所看到过的那种垄断型企业。”

这些诉讼是否会带来有意义的改变尚有待观察。众所周知,反垄断案件很难胜诉。一些人辩称,很难证明这些大科技公司的主导地位在实际上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例如,谷歌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搜索工具,并简化了数字广告市场,这让许多用户受益匪浅。但无论如何,上述几起反垄断诉讼表明,美国政府至少认为存在改变的机会。

最后要说的是,这种诉讼一般不会很快有结果。政府对微软的起诉始于1998年,历时数年。现在的情形和那时相比,大不相同,难于比较。鉴于这些大科技公司在今天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上述几起诉讼案件的规模将更大,同时也更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