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品牌大使官宣&新春限定系列上市

THE9-谢可寅 Urban Decay中国区品牌大使THE9-谢可寅 Urban Decay中国区品牌大使
她,真实独特,敢拼敢闯。
她,是舞台上电力四射的耀眼偶像,以自信的姿态展示不服输的飒气个性;她也是荧幕上未来可期的演艺新人,为我们带来无限可能与惊喜。
2021新年伊始,UrbanDecay重磅官宣中国区品牌大使谢可寅。与我们一同大胆玩色,表达独特自我。新的起点,UrbanDecay与谢可寅一起,探索美的全新可能,演绎PRETTY DIFFERENT BEAUTY。

Urban Decay 2021年新春限量系列Urban Decay 2021年新春限量系列
UrbanDecay将闪耀的新年元素融入三款明星产品的设计中,带来全新潮酷的限定版包装。热烈的红色与耀目的金色交织,吸睛的同时蕴藏点石成金,耀你好看的美好寓意。写意笔触的牛年元素也承载了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后与中国消费者共度首个新春的满满诚意。
– UrbanDecay新年限定十二色「宝石盘」
– UrbanDecay新年限定All Nighter 长效定妆喷雾
– UrbanDecay新年限定放纵持色唇膏

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Stoned Vibes 十二色「宝石盘」¥420/12色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Stoned Vibes 十二色「宝石盘」¥420/12色
新年派对时刻怎能平平无奇?宝石盘融入8种真碧玺矿晶成分,使偏光闪片色璀璨夺目,洋溢着新年派对的气息,同时蕴含石来运转,好运全开的满满心意。
创新型“膏状粉”质地, 细腻丰盈,轻松呈现璀璨微光,使妆容亮而不俗,吸睛而精致,是当之无愧的派对辣妹C位必备。

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All Nighter 长效定妆喷雾 ¥245/118ml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All Nighter 长效定妆喷雾 ¥245/118ml
新年高光时刻自然要定格最佳状态!UD长效定妆喷雾定妆16小时硬核不脱妆,超长待机为新年狂欢持续护航,精致如初。
绵密水雾极速成膜,一喷锁全妆,还原底妆真实质感。冬日持续保湿不拔干,不紧绷不粘腻,一卸即净,肌肤零负担。

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Bad Blood 坏血色 – 放纵持色唇膏 ¥180/3.4g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Bad Blood 坏血色 – 放纵持色唇膏 ¥180/3.4g
新年转运就要当「红」不让!新年限定坏血色,显白蓝调正红,气场全开,辣妹必入,一秒成为全场吸睛焦点。
质地浓郁顺滑,锁色持久,舒适哑光质地,一抹轻松上色, 唇色在线不脱妆,持续好运当红。

UD品牌大使官宣&新春限定系列上市

THE9-谢可寅 Urban Decay中国区品牌大使THE9-谢可寅 Urban Decay中国区品牌大使
她,真实独特,敢拼敢闯。
她,是舞台上电力四射的耀眼偶像,以自信的姿态展示不服输的飒气个性;她也是荧幕上未来可期的演艺新人,为我们带来无限可能与惊喜。
2021新年伊始,UrbanDecay重磅官宣中国区品牌大使谢可寅。与我们一同大胆玩色,表达独特自我。新的起点,UrbanDecay与谢可寅一起,探索美的全新可能,演绎PRETTY DIFFERENT BEAUTY。

Urban Decay 2021年新春限量系列Urban Decay 2021年新春限量系列
UrbanDecay将闪耀的新年元素融入三款明星产品的设计中,带来全新潮酷的限定版包装。热烈的红色与耀目的金色交织,吸睛的同时蕴藏点石成金,耀你好看的美好寓意。写意笔触的牛年元素也承载了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后与中国消费者共度首个新春的满满诚意。
– UrbanDecay新年限定十二色「宝石盘」
– UrbanDecay新年限定All Nighter 长效定妆喷雾
– UrbanDecay新年限定放纵持色唇膏

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Stoned Vibes 十二色「宝石盘」¥420/12色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Stoned Vibes 十二色「宝石盘」¥420/12色
新年派对时刻怎能平平无奇?宝石盘融入8种真碧玺矿晶成分,使偏光闪片色璀璨夺目,洋溢着新年派对的气息,同时蕴含石来运转,好运全开的满满心意。
创新型“膏状粉”质地, 细腻丰盈,轻松呈现璀璨微光,使妆容亮而不俗,吸睛而精致,是当之无愧的派对辣妹C位必备。

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All Nighter 长效定妆喷雾 ¥245/118ml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All Nighter 长效定妆喷雾 ¥245/118ml
新年高光时刻自然要定格最佳状态!UD长效定妆喷雾定妆16小时硬核不脱妆,超长待机为新年狂欢持续护航,精致如初。
绵密水雾极速成膜,一喷锁全妆,还原底妆真实质感。冬日持续保湿不拔干,不紧绷不粘腻,一卸即净,肌肤零负担。

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Bad Blood 坏血色 – 放纵持色唇膏 ¥180/3.4gUrban Decay 新年限定 Bad Blood 坏血色 – 放纵持色唇膏 ¥180/3.4g
新年转运就要当「红」不让!新年限定坏血色,显白蓝调正红,气场全开,辣妹必入,一秒成为全场吸睛焦点。
质地浓郁顺滑,锁色持久,舒适哑光质地,一抹轻松上色, 唇色在线不脱妆,持续好运当红。

谢可寅借送水之名追星李荣浩 见到偶像秒变小怂包

谢可寅跟着李荣浩在后台唱歌,甩头发,想借送水和李荣浩打招呼合影,见到偶像本人之后却秒变怂包。


新浪娱乐讯 9月20日,谢可寅[微博]在微博更新了一则下班volg,内容就是自己追星李荣浩的爆笑过程,还配文到:“下班后的第一件事,追星原来如此快乐~李荣浩老师唱歌和CD一样,真人和照片一样,名不虚传李荣浩老师,多喝水 。”跟着偶像在后台唱歌,甩头发,歌词滚瓜烂熟,这一波沉浸式追星服气。但是到了和老师见面的时候,谢可寅化身小怂包,先是借递水缓解尴尬,然后见到老师后完全懵掉,都要工作人员帮自己表白,离开的时候,谢可寅自己还说李荣浩想要和自己握手的,结果自己把水递了上去,太怂了,像极了追星时的你我。

粉丝也在评论区区纷纷留言:“多喝水。很像直男会说的话哈哈哈哈哈。”“小谢别怂哈哈哈哈哈,说好的大老虎呢!”(砂糖桃子/文)

饭圈“搬家”:是一场数字“合谋”还是被流量“绑架”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 龙承菲,编辑 何润萱。36氪经授权发布。

如果你点开THE9成员赵小棠在8月发出的微博,一定会震惊于评论里由赵小棠本人发出、拖动进度条却拖不到尽头的上百条评论。

赵小棠微博评论不完整截图

除了赵小棠,队友谢可寅、同为《青春有你2》选手的曾可妮和从隔壁《创造营2020》成团的赵粤,微博下也是相同的景象。成百上千条评论里,艺人们的评论却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碎碎念”,甚至有人数起了数字。

根据“ba哥专用”的统计,仅在8月31日当天,赵小棠就发布了29条正能量微博,自评1358条;谢可寅发布23条正能量微博,1727条自评;曾可妮发布了29条正能量微博,加上仅自己可见的15条后,一共是44条;赵粤发出了10条正能量微博,472条自评……

图片来源:@ba哥专用

这种疯狂的“自评”,是为了配合粉丝“搬家”——即每个月在微博新星榜TOP3的艺人,可以升入微博的明星势力榜。

如果说以往的“搬家”只是饭圈自发组织的线上活动,今年8月的这场搬家则更像是“从上到下”的全方位“战争”。

在搬家规则中,明星自己主动带正能量话题发布原创微博、评论自己的微博等,都会主动计入分数,为了给粉丝们减轻负担,被卷入其中的4位爱豆都化身数据女工,一同加入了搬家的战局。艺人直接“下场”自评上千条这种前所未有的参与程度,成为了这次搬家“载入史册”的原因。

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注意到,从2018年《偶像练习生》开始,“搬家”已经成为了每年选秀结束后固定的粉丝“团建”活动,并从一开始单纯由粉丝参与,变为需要公司、艺人配合的大型金钱战场。而即使有多方配合,粉丝将爱豆搬入明星势力榜最少也需要十几万元,如果竞争激烈可能需要投入上百万元。

但经过毒眸采访后发现,多位粉丝都认为这一榜单并无用处,却依然会投入到这场大规模的团建活动之中。在现有的体系之中,爱豆需要榜单排名、数据热度来证明自己的人气,粉丝需要进行类似的团建活动增强粉群凝聚力,而他们背后的微博平台,则需要深耕平台内部的流量。

这场数据流量的PUA,最终粉丝、爱豆双方都不得不“顺势而为”,无一幸免。

“骑虎难下”的粉丝和爱豆们

“我要晕字了。”8月的最后一天,在《青春有你2》出道的THE9成员谢可寅在她的微博下评论道。

在打出这句话时,她已经连续在自己的同一条微博下面发出了近百条评论——而这已经成为了参与此次搬家的爱豆们每天必要的“工作”,她们甚至会定好每天早晨的闹钟,定时起床发布微博自评。

谢可寅不是唯一一个被这次搬家搞到不胜其烦的爱豆。在她写下这条评论的前一天,曾可妮更为直观地表达了自己频繁发微博评论的感受:“我现在看到手机都想呕。”9月1日凌晨,赵小棠也发微博表示:“终于结束了……我们都被成功地逼疯了。”

最终,9月1日上午尘埃落定,谢可寅、赵小棠、曾可妮三位升入明星势力榜,赵粤惜败,没能搬家成功。

除了爱豆自身的参与程度前所未有以外,从粉丝投入的金额来看,这次的搬家之战也足够引人注目。搬家失败后,赵粤应援会遭到大量粉丝问责,有粉丝在热评中提到这次搬家花费了超过300万的金额。而根据后援会出具的明细,今年6月搬家成功的许佳琪粉丝,只花了18.7万。

应援会微博下的热评

为什么这次搬家的竞争会如此激烈?这与微博榜单复杂的设计机制有关。

从新星榜的规则来看,衡量排名的指标分为阅读人数、互动数、社会影响力、爱慕值和正能量值5项,每项各占20%。

其中,阅读人数、互动数、社会影响力主要靠粉丝进行转发评论等常规的做数据行为完成,大众认知度较高、常上热搜的艺人和有剧在播的演员,更容易获取这三项的分数。

有娱乐营销号运营的从业者向毒眸透露,这次搬家中就和某一家粉丝团进行了合作,由他们发布固定tag的原创微博,粉丝团来进行转发和评论,可以为爱豆增加社会影响力和阅读数量。

但是,在热搜数据与社会影响力方面,这四位爱豆并没有任何一家拥有绝对优势。以同为THE9成员的虞书欣为例,她因为《下一站是幸福》《青春有你2》大规模出圈,后续又有不断的热搜话题,社会影响力分数自然居高不下。根据百度指数可以发现,在社会影响力分数一项上占有优势的虞书欣,基本盘要普遍高于8月参与的4位爱豆。

同样占据20%的爱慕值,则依靠粉丝给爱豆送明码标价2元一朵的“花”来增加,而去年8月后明星势力榜更改规则,鲜花的获取方法变为会员每月可获得3朵,年费会员5朵,粉丝为了给爱豆砸“花”,不得不充值大量的年费会员,所以此次搬家中也出现了粉丝将多余的会员以39元的低价卖给路人,只求买家给自家爱豆送花的风潮。

这是搬家指标中最需要真金白银来维持的一项,与粉丝的氪金能力息息相关。而有不少豆瓣网友认为,自7月底赵粤应援会决定加入的那一刻起,这场“氪金战争”无疑加剧了。

7月中旬,谢可寅、安崎、赵小棠、曾可妮粉丝纷纷宣布8月搬家,而7月24日赵粤应援会宣布参与8月搬家,随后安崎后援会在7月29日宣布退出,8月的搬家大战回到“四进三”的局面。“‘四进三’会有battle的氛围,后援会投入的钱会逐步飙高,”一位关注了这场搬家的爱豆粉丝告诉毒眸,“当时我们家搬家也是‘四进三’,最后投了一百多万。”

而无论粉丝是否甘之如饴,集资数额的节节攀升对于他们来说都无疑是种负担,那么剩下的最后一项指标,即正能量值,则成为了这次搬家中唯一能突破的一项。而根据明星势力榜改版后的规则显示,正能量值的增加需要明星的主动行为,即发布带有#元气爱豆的日常#等话题的微博并进行自评,可以多多加分。

于是,不少粉丝在搬家过程中会在爱豆微博下留言喊话,提出“多发原创微博”“自评1-3条”等要求,很多爱豆也会积极发微博并自评,为了让粉丝“减轻负担”。

但是,这种“宠粉”行为最终也倒逼了爱豆本人成为“数据狂魔”。有粉丝告诉毒眸:“如果有一个爱豆不发(微博和评论),别人都发了,那就意味着这个爱豆的粉丝要更辛苦、花更多钱,肯定就会有人觉得粉丝都这么辛苦了,这个爱豆对粉丝不够体贴之类的,所以如果别家都发了你不可能不发,还要跟别家发的频率差不多。”

根据微博用户@生个女孩吧-统计,8月搬家的4位爱豆的自评数量逐渐递增,并在26日谢可寅自评126条之后,所有人第二天都自评到了三位数。

图片来源:@生个女孩吧

集资数量的“滚雪球”式增长和爱豆疯狂自评的出现,也让这场搬家变成了一场不能中途停止的游戏。在前期已经投入了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情况下,即使是后援会也很难承担如此之大的一笔金额“打水漂”的后果。

“搬家失败会导致饭圈崩盘,因为搬家真的太累了,你投入的时间和金钱成本都太多了,”不止一位粉丝颇为笃定地告诉毒眸,“而且大多数搬家失败都是后援会导致的,要么决策失误要么组织开展能力不行,更严重的圈钱跑路,所以搬家失败之后后援会肯定会陷入信任危机,饭圈开始群龙无首,活跃度和凝聚力都会下降。”

因此,一旦搬家开始,无论是爱豆还是粉丝,都再难以从这场“战争”中全身而退了。

搬家的“腥风血雨”,总在夏天

而如果对这场战争进行复盘,可以发现一个规律:搬家热度的峰值总在盛夏。“特别有意思的是,每年大概都是七八月份,搬家的热度是最高的,”有研究粉丝数据的从业者告诉毒眸。

2018年7月,林彦俊粉丝和Justin粉丝的搬家大战逐步升级,导致新浪微博最终修改规则,由每个月只能有1人搬家成功改为前3名均能搬家;2019年7月,何洛洛后援会因为公开承认利用渠道刷榜被暂停上榜资格一个月。“每年热度的高点都是在选秀完之后的三四个月开始,在7、8月达到顶峰,随着开学热度再下去。”该从业者解释了一下搬家高发在夏天的缘由。

FUNJI统计的2017年10月-2020年8月搬家的艺人

事实上,搬家的兴起确实与选秀节目息息相关。在2018年以前,新星榜榜首多为因剧集播出走红的演员,即使是《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等综艺节目中诞生的冠军选手PGONE、毛不易,也基本是直接空降新星榜冠军,迅速搬家出榜,很少有battle较为激烈的情况,所以当时搬家并没有引起饭圈之外的广泛关注。

直到2018年,横空出世的《偶像练习生》让Nine Percent九人空降新星榜,在赛时统计各项数据、打投集资的基础,“数据”成为了选秀粉丝们最为看重的人气衡量标准之一,以至于赛时的打投传统一直延续到了赛后,首先被关注的就是各大榜单的数据排名,微博新星榜的“搬家”自然也在其列。

选秀节目时期各家粉丝之间的竞争关系,让不少赛时投票的唯粉(只喜欢一个人的粉丝)很难对最终组成的限定团拥有归属感,粉丝在选择投入重心时也会更倾向于偶像个人的活动而非团体活动。

例如参与此次搬家的赵粤粉丝就没有用集资金额集中购买组合的首张EP《硬糖定律》,在QQ音乐的粉丝公会排行榜上,赵粤粉丝公会“赵粤的散装红绳”仅仅位列第6。相比之下,“搬家”这类更能集中体现爱豆个人热度的数据,更容易吸引唯粉们的全情投入。

粉丝豆包告诉毒眸,粉丝群做出搬家的决定取决于偶像近期的曝光量、活跃度、讨论度以及涨粉情况:“选秀节目结束后的几个月里是这些新人曝光量最高,涨粉最快最多以及粉丝最能氪金的时候,所以无论是否成团出道,只要是讨论度高的新人,粉丝都会在这几个月里完成搬家,所以这几个月搬家会格外集中。”

赵粤应援会在复盘时给出的要在8月搬家的理由,也佐证了这一点——他们列出的搬家理由之一,就是8月有《超新星运动会》和团专等活动,可能是今年热点热搜的峰值,对做数据有利。

赵粤参加了8月份的《超新星运动会》

品牌公关小W也告诉毒眸:“榜单更适合新艺人。”在艺人刚出道或刚走红,还少有作品积累的时候,各项榜单排行、热搜等成为最能直观体现艺人流量的数据,会写在商务资料的前面“大书特书”。“前期还是看流量多一点,后面就会想沉淀,看品牌调性,靠作品说话。”

对于各类选秀节目爱豆来说,爱奇艺的选秀节目一般在4月结束,腾讯则在6月,盛夏还处于他们刚刚出道、最需要榜单等数据支撑的时候。而饭圈尤其是热衷打投的数据粉们,大多是以学生为主的年轻群体,在夏天迎来暑期长假,也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打投等工作。所以在选秀节目刚结束的夏天,也正好是饭圈对搬家最为热衷的时候。

更何况,同一年分别从腾讯和爱奇艺诞生的选秀团体,会自然地形成竞品,尤其是在同为男团或同为女团的情况下,粉丝之间的竞争会更为激烈。

而按照近两年的选秀时间表,腾讯的选秀节目在6月成团,直到这时团体偶像市场竞品“对垒”的局面才真正形成,7月的“搬家”,也成为了两个竞品团体的第一次交锋,自然容易出现矛盾。

往年盛夏的搬家风波,也都恰好包含着“桃”系团和“鹅”系团成员的竞争:2018年7月除了Justin和林彦俊粉丝“争第一”以外,王子异和孟美岐粉丝争抢最后一个搬家名额也出现了双方饭圈的争吵;2019年最初加入7月搬家之战的,是UNINE的夏瀚宇和R1SE的何洛洛、翟潇闻和姚琛……

搬家:团建还是被绑架?

无论是“腥风血雨”的夏天还是其他时候,搬家对于大多数粉丝来说都成了一种既要耗费金钱也要耗费时间的负担。不止一位粉丝向毒眸抱怨,搬家实在是“太累了”。

“就是要一直花钱,一直做数据,差不多每天都是凌晨三点之后才睡觉,然后第二天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十点榜单更新了之后我们是第几,”粉丝小桃回忆起她搬家的那段时间,每天的排行榜直接牵动着她一天的心情,“每天成绩好的时候就会很开心,不好的话就会很烦,最后放榜那天我们搬出去了,当时是非常感动的。”亲身经历过搬家的豆包也告诉毒眸,参与搬家的数据组成员十分辛苦,特别拼的粉丝甚至可能每天只睡3小时。

在从事粉丝文化研究的学者伊伊(化名)看来,搬家是“数字劳工”的一部分,虽然这些行为有被剥削的意义,但它也并非一个完全被迫的行为。“因为粉丝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是能得到一些快乐和满足感,他们(虽然)知道打榜的时候这个钱可能更多地给了微博、给了平台,但只要这个事情给他一个回馈的可能性,有‘我可能为我的爱豆做了一些什么’的认知,实际上他就可以把这种所谓的“牺牲”正名化。”伊伊告诉毒眸。

对粉丝来说,“牺牲”心知肚明。“大家也知道搬了之后微博不会给我们很多的流量倾斜,但就是一个象征吧,”小桃提到,“搬家就是一种成就感,我爱豆进了内地榜,排名很好看的时候,大家也会觉得开心值得。”

月榜冠军会给到的福利

此外,榜单的排名也是作为饭圈内部衡量爱豆人气的一个象征。“饭圈内部对这些榜单的态度是,榜单分类和排名必须配得上自己偶像的人气,比如我家爱豆已经出道的话,他就不是训练生的身份,那就不能继续呆在训练生榜了,必须搬到内地艺人的榜上。”豆包告诉毒眸。

并且如果是同一个团体内部的成员搬家,甚至还会比较搬家成功的爱豆谁是一位出榜、谁是二位出榜,从而证明人气和粉丝的“能打”程度。

另一方面,现今的搬家虽然让艺人感到头秃,但这也变相地促进了他们多多“营业”,这也是粉丝们乐见的。在赵粤应援会发布的声明中,就明确提到搬家可以督促爱豆本人多发微博和评论,能够吸粉和固粉。也有粉丝告诉毒眸,平时自家爱豆很少发微博,搬家的时候会一天碎碎念个两三条,粉丝就会很开心。

伊伊也认为,粉丝会借由一些过渡性的“物”去连接他们跟偶像之间的关系,过去可能是收藏一些海报、专辑、签名,如今在数字平台上,算法和平台规则的共同作用之下,包括搬家在内的数据劳工的实践本身,可能已经逐渐地变成了一种中间物。“所以(搬家)其实是一个共谋的事情,我觉得是一个偶像工业和整个数字经济、平台算法共谋的结果。”

究其根本,或许是因为现行的流量体系下,没有能够代替微博的更好的、更有公信力的判断明星影响力和商业的指标,所以微博的热度数据仍然是较为重要的判断框架。

有从业者告诉毒眸,他认为榜单最大的价值还是在于平台:“如果说是别的平台上的榜单,大家可能觉得这个榜单就没有意义,因为它没有那么多用户去支撑他。”也有艺人经纪表示:“虽然这个最后还是会脱水,但如果你更不去做这些数据,金主爸爸就更看不到你。比如有些品牌的赞助,他首先看的就是艺人的微博粉丝量,那微博粉丝量大家都知道有多水,有的时候也是很无奈的。”

而明星粉丝搬家当然也并非新浪微博的主要收入渠道,其执着于榜单的原因,是这一套榜单背后的流量商业逻辑。

在毒眸往期文章《蔡徐坤粉丝一腔孤勇,新浪微博一场“阳谋”》中提到,在短视频和直播业务接连碰壁、开拓新用户也并不顺利的情况下,在内部做流量挖掘和高度变现,似乎成为了当下新浪微博最具实用性的一种收入增长策略。通过明星入驻和各类打榜活动,无疑能加速这种策略的实施。

那么,会有人站出来反对新浪微博的流量绑架吗?

确实有爱豆曾经站出来反对过搬家:R1SE成员张颜齐在去年得知粉丝要为自己搬家时,直接在微博提出搬家这件事对他本人来说没有实际意义——“没有意义的事少做”。但微博发出后,有不少粉丝直言前期已经准备了整整一个月,“你配不配合家我们都要搬”。最终张颜齐表示如果粉丝一定要搬家,那么粉丝在搬家时花出多少钱,他就在公益平台捐出多少,才平息了这一场饭圈内部的舆论波动。

他的粉丝也证明了当下很多粉群的一个态度:如果是单一粉圈拒绝打榜这一行为,可能会直观地损失一些利益,所以很难出现自下而上的反抗。这也是为何外界看来神奇的搬家屡屡出现的原因:在所有人都在做数据时,你不做就意味着掉队。

“自下而上必须得期待有一个共同体层面的事件,哪怕是小范围内达成一个共识,就像张颜齐这种是爱豆本身提出反对搬家,”伊伊告诉毒眸,“或者是有共同的利益体受到侵犯,比如说出了相关的政策说不要集资,因为有更高话语权,他可以仰仗这个东西,我不做我是对的,而不是说我委屈自己不做的同时其他人都在迎头往上冲。”

而对于经纪公司来说,各类榜单也成为了他们默许的存在。上述从业者告诉毒眸:“不会有人喊话要抵制的,因为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而很多经纪公司都想着要和平台签年框。”也有艺人宣传提到,经纪公司对于粉丝运营会有相关的KPI要求,既然粉丝自己愿意搞活动,这些榜单还增加了艺人粉丝的活跃性和话题性,艺人方何乐而不为呢?

“我觉得现在的数字粉圈,如果要说它‘乌烟瘴气’,那么最大的获利方一定是最大的问题的所在,机构和平台的话语权一定是强过粉丝个体的,”伊伊认为,“如果要整治这些饭圈所谓的打榜,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整治平台。”

在互联网世界,占据强势话语权的往往是平台,因此,平台有原罪,也有原力。长视频平台在被流量绑架若干年后选择了站出来打破这种悖论,而微博目前还没有让人看到这种明显信号。伊伊也提到,想要粉丝做出调整,需要的时间或许会比较久:“可能有更多的爱豆发声,有更多的像周杰伦、蔡徐坤粉丝打榜这样的事情出现,逐渐会给粉圈一些反思的空间。”

目前,谢可寅等参与到此次搬家的爱豆,已经通过删除微博评论,清理了一部分自己曾在评论区化身数据女工的痕迹,就好像这次辛苦而疯狂的搬家,只是一场粉丝们热血奋战的幻梦。

在谢可寅们删除微博评论的同时,同为THE9成员的安崎已经兢兢业业地开启了9月的自评工作。8月31日的傍晚,她在自己的微博评论区留言:“未来一个月好像很辛苦,我尽全力。”而粉丝们喊着“你们真的忍心看她失望吗”,投入了新一轮做数据打投的浪潮之中。

新一轮的自评似乎已经开始

搬家没有结束,“搬家”似乎永远也不会结束。

饭圈“搬家”

首发|毒眸(ID:DomoreDumou)

作者|龙承菲,编辑|何润萱

头图|CFP

如果你点开THE9成员赵小棠在8月发出的微博,一定会震惊于评论里由赵小棠本人发出、拖动进度条却拖不到尽头的上百条评论。

 

赵小棠微博评论不完整截图

 

除了赵小棠,队友谢可寅、同为《青春有你2》选手的曾可妮和从隔壁《创造营2020》成团的赵粤,微博下也是相同的景象。成百上千条评论里,艺人们的评论却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碎碎念”,甚至有人数起了数字。

 

根据“ba哥专用”的统计,仅在8月31日当天,赵小棠就发布了29条正能量微博,自评1358条;谢可寅发布23条正能量微博,1727条自评;曾可妮发布了29条正能量微博,加上仅自己可见的15条后,一共是44条;赵粤发出了10条正能量微博,472条自评……

图片来源:@ba哥专用

这种疯狂的“自评”,是为了配合粉丝“搬家”——即每个月在微博新星榜TOP3的艺人,可以升入微博的明星势力榜。

 

如果说以往的“搬家”只是饭圈自发组织的线上活动,今年8月的这场搬家则更像是“从上到下”的全方位“战争”。

在搬家规则中,明星自己主动带正能量话题发布原创微博、评论自己的微博等,都会主动计入分数,为了给粉丝们减轻负担,被卷入其中的4位爱豆都化身数据女工,一同加入了搬家的战局。艺人直接“下场”自评上千条这种前所未有的参与程度,成为了这次搬家“载入史册”的原因。

 

毒眸注意到,从2018年《偶像练习生》开始,“搬家”已经成为了每年选秀结束后固定的粉丝“团建”活动,并从一开始单纯由粉丝参与,变为需要公司、艺人配合的大型金钱战场。而即使有多方配合,粉丝将爱豆搬入明星势力榜最少也需要十几万元,如果竞争激烈可能需要投入上百万元。

 

但经过毒眸采访后发现,多位粉丝都认为这一榜单并无用处,却依然会投入到这场大规模的团建活动之中。在现有的体系之中,爱豆需要榜单排名、数据热度来证明自己的人气,粉丝需要进行类似的团建活动增强粉群凝聚力,而他们背后的微博平台,则需要深耕平台内部的流量。

 

这场数据流量的PUA,最终粉丝、爱豆双方都不得不“顺势而为”,无一幸免。

 

“骑虎难下”的粉丝和爱豆们

 

“我要晕字了。”8月的最后一天,在《青春有你2》出道的THE9成员谢可寅在她的微博下评论道。

在打出这句话时,她已经连续在自己的同一条微博下面发出了近百条评论——而这已经成为了参与此次搬家的爱豆们每天必要的“工作”,她们甚至会定好每天早晨的闹钟,定时起床发布微博自评。

 

谢可寅不是唯一一个被这次搬家搞到不胜其烦的爱豆。在她写下这条评论的前一天,曾可妮更为直观地表达了自己频繁发微博评论的感受:“我现在看到手机都想呕。”9月1日凌晨,赵小棠也发微博表示:“终于结束了……我们都被成功地逼疯了。”

 

最终,9月1日上午尘埃落定,谢可寅、赵小棠、曾可妮三位升入明星势力榜,赵粤惜败,没能搬家成功。

 

除了爱豆自身的参与程度前所未有以外,从粉丝投入的金额来看,这次的搬家之战也足够引人注目。搬家失败后,赵粤应援会遭到大量粉丝问责,有粉丝在热评中提到这次搬家花费了超过300万的金额。而根据后援会出具的明细,今年6月搬家成功的许佳琪粉丝,只花了18.7万。

应援会微博下的热评

 

为什么这次搬家的竞争会如此激烈?这与微博榜单复杂的设计机制有关。

 

从新星榜的规则来看,衡量排名的指标分为阅读人数、互动数、社会影响力、爱慕值和正能量值5项,每项各占20%。

 

其中,阅读人数、互动数、社会影响力主要靠粉丝进行转发评论等常规的做数据行为完成,大众认知度较高、常上热搜的艺人和有剧在播的演员,更容易获取这三项的分数。

有娱乐营销号运营的从业者向毒眸透露,这次搬家中就和某一家粉丝团进行了合作,由他们发布固定tag的原创微博,粉丝团来进行转发和评论,可以为爱豆增加社会影响力和阅读数量。

 

但是,在热搜数据与社会影响力方面,这四位爱豆并没有任何一家拥有绝对优势。以同为THE9成员的虞书欣为例,她因为《下一站是幸福》《青春有你2》大规模出圈,后续又有不断的热搜话题,社会影响力分数自然居高不下。根据百度指数可以发现,在社会影响力分数一项上占有优势的虞书欣,基本盘要普遍高于8月参与的4位爱豆。

 

同样占据20%的爱慕值,则依靠粉丝给爱豆送明码标价2元一朵的“花”来增加,而去年8月后明星势力榜更改规则,鲜花的获取方法变为会员每月可获得3朵,年费会员5朵,粉丝为了给爱豆砸“花”,不得不充值大量的年费会员,所以此次搬家中也出现了粉丝将多余的会员以39元的低价卖给路人,只求买家给自家爱豆送花的风潮。

这是搬家指标中最需要真金白银来维持的一项,与粉丝的氪金能力息息相关。而有不少豆瓣网友认为,自7月底赵粤应援会决定加入的那一刻起,这场“氪金战争”无疑加剧了。

 

7月中旬,谢可寅、安崎、赵小棠、曾可妮粉丝纷纷宣布8月搬家,而7月24日赵粤应援会宣布参与8月搬家,随后安崎后援会在7月29日宣布退出,8月的搬家大战回到“四进三”的局面。“‘四进三’会有battle的氛围,后援会投入的钱会逐步飙高,”一位关注了这场搬家的爱豆粉丝告诉毒眸,“当时我们家搬家也是‘四进三’,最后投了一百多万。”

 

而无论粉丝是否甘之如饴,集资数额的节节攀升对于他们来说都无疑是种负担,那么剩下的最后一项指标,即正能量值,则成为了这次搬家中唯一能突破的一项。而根据明星势力榜改版后的规则显示,正能量值的增加需要明星的主动行为,即发布带有#元气爱豆的日常#等话题的微博并进行自评,可以多多加分。

 

于是,不少粉丝在搬家过程中会在爱豆微博下留言喊话,提出“多发原创微博”“自评1-3条”等要求,很多爱豆也会积极发微博并自评,为了让粉丝“减轻负担”。

 

但是,这种“宠粉”行为最终也倒逼了爱豆本人成为“数据狂魔”。有粉丝告诉毒眸:“如果有一个爱豆不发(微博和评论),别人都发了,那就意味着这个爱豆的粉丝要更辛苦、花更多钱,肯定就会有人觉得粉丝都这么辛苦了,这个爱豆对粉丝不够体贴之类的,所以如果别家都发了你不可能不发,还要跟别家发的频率差不多。”

根据微博用户@生个女孩吧-统计,8月搬家的4位爱豆的自评数量逐渐递增,并在26日谢可寅自评126条之后,所有人第二天都自评到了三位数。

 

图片来源:@生个女孩吧

集资数量的“滚雪球”式增长和爱豆疯狂自评的出现,也让这场搬家变成了一场不能中途停止的游戏。在前期已经投入了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情况下,即使是后援会也很难承担如此之大的一笔金额“打水漂”的后果。

 

“搬家失败会导致饭圈崩盘,因为搬家真的太累了,你投入的时间和金钱成本都太多了,”不止一位粉丝颇为笃定地告诉毒眸,“而且大多数搬家失败都是后援会导致的,要么决策失误要么组织开展能力不行,更严重的圈钱跑路,所以搬家失败之后后援会肯定会陷入信任危机,饭圈开始群龙无首,活跃度和凝聚力都会下降。”

 

因此,一旦搬家开始,无论是爱豆还是粉丝,都再难以从这场“战争”中全身而退了。

搬家的“腥风血雨”,总在夏天

 

而如果对这场战争进行复盘,可以发现一个规律:搬家热度的峰值总在盛夏。“特别有意思的是,每年大概都是七八月份,搬家的热度是最高的,”有研究粉丝数据的从业者告诉毒眸。

 

2018年7月,林彦俊粉丝和Justin粉丝的搬家大战逐步升级,导致新浪微博最终修改规则,由每个月只能有1人搬家成功改为前3名均能搬家;2019年7月,何洛洛后援会因为公开承认利用渠道刷榜被暂停上榜资格一个月。“每年热度的高点都是在选秀完之后的三四个月开始,在7、8月达到顶峰,随着开学热度再下去。”该从业者解释了一下搬家高发在夏天的缘由。

FUNJI统计的2017年10月-2020年8月搬家的艺人

 

事实上,搬家的兴起确实与选秀节目息息相关。在2018年以前,新星榜榜首多为因剧集播出走红的演员,即使是《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等综艺节目中诞生的冠军选手PGONE、毛不易,也基本是直接空降新星榜冠军,迅速搬家出榜,很少有battle较为激烈的情况,所以当时搬家并没有引起饭圈之外的广泛关注。

 

直到2018年,横空出世的《偶像练习生》让Nine Percent九人空降新星榜,在赛时统计各项数据、打投集资的基础,“数据”成为了选秀粉丝们最为看重的人气衡量标准之一,以至于赛时的打投传统一直延续到了赛后,首先被关注的就是各大榜单的数据排名,微博新星榜的“搬家”自然也在其列。

 

选秀节目时期各家粉丝之间的竞争关系,让不少赛时投票的唯粉(只喜欢一个人的粉丝)很难对最终组成的限定团拥有归属感,粉丝在选择投入重心时也会更倾向于偶像个人的活动而非团体活动。

例如参与此次搬家的赵粤粉丝就没有用集资金额集中购买组合的首张EP《硬糖定律》,在QQ音乐的粉丝公会排行榜上,赵粤粉丝公会“赵粤的散装红绳”仅仅位列第6。相比之下,“搬家”这类更能集中体现爱豆个人热度的数据,更容易吸引唯粉们的全情投入。

 

粉丝豆包告诉毒眸,粉丝群做出搬家的决定取决于偶像近期的曝光量、活跃度、讨论度以及涨粉情况:“选秀节目结束后的几个月里是这些新人曝光量最高,涨粉最快最多以及粉丝最能氪金的时候,所以无论是否成团出道,只要是讨论度高的新人,粉丝都会在这几个月里完成搬家,所以这几个月搬家会格外集中。”

赵粤应援会在复盘时给出的要在8月搬家的理由,也佐证了这一点——他们列出的搬家理由之一,就是8月有《超新星运动会》和团专等活动,可能是今年热点热搜的峰值,对做数据有利。

赵粤参加了8月份的《超新星运动会》

品牌公关小W也告诉毒眸:“榜单更适合新艺人。”在艺人刚出道或刚走红,还少有作品积累的时候,各项榜单排行、热搜等成为最能直观体现艺人流量的数据,会写在商务资料的前面“大书特书”。“前期还是看流量多一点,后面就会想沉淀,看品牌调性,靠作品说话。”

 

对于各类选秀节目爱豆来说,爱奇艺的选秀节目一般在4月结束,腾讯则在6月,盛夏还处于他们刚刚出道、最需要榜单等数据支撑的时候。而饭圈尤其是热衷打投的数据粉们,大多是以学生为主的年轻群体,在夏天迎来暑期长假,也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打投等工作。所以在选秀节目刚结束的夏天,也正好是饭圈对搬家最为热衷的时候。

 

更何况,同一年分别从腾讯和爱奇艺诞生的选秀团体,会自然地形成竞品,尤其是在同为男团或同为女团的情况下,粉丝之间的竞争会更为激烈。

而按照近两年的选秀时间表,腾讯的选秀节目在6月成团,直到这时团体偶像市场竞品“对垒”的局面才真正形成,7月的“搬家”,也成为了两个竞品团体的第一次交锋,自然容易出现矛盾。

往年盛夏的搬家风波,也都恰好包含着“桃”系团和“鹅”系团成员的竞争:2018年7月除了Justin和林彦俊粉丝“争第一”以外,王子异和孟美岐粉丝争抢最后一个搬家名额也出现了双方饭圈的争吵;2019年最初加入7月搬家之战的,是UNINE的夏瀚宇和R1SE的何洛洛、翟潇闻和姚琛……

搬家:团建还是被绑架?

 

无论是“腥风血雨”的夏天还是其他时候,搬家对于大多数粉丝来说都成了一种既要耗费金钱也要耗费时间的负担。不止一位粉丝向毒眸抱怨,搬家实在是“太累了”。

 

“就是要一直花钱,一直做数据,差不多每天都是凌晨三点之后才睡觉,然后第二天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十点榜单更新了之后我们是第几,”粉丝小桃回忆起她搬家的那段时间,每天的排行榜直接牵动着她一天的心情,“每天成绩好的时候就会很开心,不好的话就会很烦,最后放榜那天我们搬出去了,当时是非常感动的。”亲身经历过搬家的豆包也告诉毒眸,参与搬家的数据组成员十分辛苦,特别拼的粉丝甚至可能每天只睡3小时。

 

在从事粉丝文化研究的学者伊伊(化名)看来,搬家是“数字劳工”的一部分,虽然这些行为有被剥削的意义,但它也并非一个完全被迫的行为。“因为粉丝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是能得到一些快乐和满足感,他们(虽然)知道打榜的时候这个钱可能更多地给了微博、给了平台,但只要这个事情给他一个回馈的可能性,有‘我可能为我的爱豆做了一些什么’的认知,实际上他就可以把这种所谓的“牺牲”正名化。”伊伊告诉毒眸。

 

对粉丝来说,“牺牲”心知肚明。“大家也知道搬了之后微博不会给我们很多的流量倾斜,但就是一个象征吧,”小桃提到,“搬家就是一种成就感,我爱豆进了内地榜,排名很好看的时候,大家也会觉得开心值得。”

月榜冠军会给到的福利

 

此外,榜单的排名也是作为饭圈内部衡量爱豆人气的一个象征。“饭圈内部对这些榜单的态度是,榜单分类和排名必须配得上自己偶像的人气,比如我家爱豆已经出道的话,他就不是训练生的身份,那就不能继续呆在训练生榜了,必须搬到内地艺人的榜上。”豆包告诉毒眸。

并且如果是同一个团体内部的成员搬家,甚至还会比较搬家成功的爱豆谁是一位出榜、谁是二位出榜,从而证明人气和粉丝的“能打”程度。

 

另一方面,现今的搬家虽然让艺人感到头秃,但这也变相地促进了他们多多“营业”,这也是粉丝们乐见的。在赵粤应援会发布的声明中,就明确提到搬家可以督促爱豆本人多发微博和评论,能够吸粉和固粉。也有粉丝告诉毒眸,平时自家爱豆很少发微博,搬家的时候会一天碎碎念个两三条,粉丝就会很开心。

 

伊伊也认为,粉丝会借由一些过渡性的“物”去连接他们跟偶像之间的关系,过去可能是收藏一些海报、专辑、签名,如今在数字平台上,算法和平台规则的共同作用之下,包括搬家在内的数据劳工的实践本身,可能已经逐渐地变成了一种中间物。“所以(搬家)其实是一个共谋的事情,我觉得是一个偶像工业和整个数字经济、平台算法共谋的结果。”

 

究其根本,或许是因为现行的流量体系下,没有能够代替微博的更好的、更有公信力的判断明星影响力和商业的指标,所以微博的热度数据仍然是较为重要的判断框架。

 

有从业者告诉毒眸,他认为榜单最大的价值还是在于平台:“如果说是别的平台上的榜单,大家可能觉得这个榜单就没有意义,因为它没有那么多用户去支撑他。”也有艺人经纪表示:“虽然这个最后还是会脱水,但如果你更不去做这些数据,金主爸爸就更看不到你。比如有些品牌的赞助,他首先看的就是艺人的微博粉丝量,那微博粉丝量大家都知道有多水,有的时候也是很无奈的。”

 

而明星粉丝搬家当然也并非新浪微博的主要收入渠道,其执着于榜单的原因,是这一套榜单背后的流量商业逻辑。

在毒眸往期文章《蔡徐坤粉丝一腔孤勇,新浪微博一场“阳谋”》中提到,在短视频和直播业务接连碰壁、开拓新用户也并不顺利的情况下,在内部做流量挖掘和高度变现,似乎成为了当下新浪微博最具实用性的一种收入增长策略。通过明星入驻和各类打榜活动,无疑能加速这种策略的实施。

 

那么,会有人站出来反对新浪微博的流量绑架吗?

 

确实有爱豆曾经站出来反对过搬家:R1SE成员张颜齐在去年得知粉丝要为自己搬家时,直接在微博提出搬家这件事对他本人来说没有实际意义——“没有意义的事少做”。但微博发出后,有不少粉丝直言前期已经准备了整整一个月,“你配不配合家我们都要搬”。最终张颜齐表示如果粉丝一定要搬家,那么粉丝在搬家时花出多少钱,他就在公益平台捐出多少,才平息了这一场饭圈内部的舆论波动。

他的粉丝也证明了当下很多粉群的一个态度:如果是单一粉圈拒绝打榜这一行为,可能会直观地损失一些利益,所以很难出现自下而上的反抗。这也是为何外界看来神奇的搬家屡屡出现的原因:在所有人都在做数据时,你不做就意味着掉队。

 

“自下而上必须得期待有一个共同体层面的事件,哪怕是小范围内达成一个共识,就像张颜齐这种是爱豆本身提出反对搬家,”伊伊告诉毒眸,“或者是有共同的利益体受到侵犯,比如说出了相关的政策说不要集资,因为有更高话语权,他可以仰仗这个东西,我不做我是对的,而不是说我委屈自己不做的同时其他人都在迎头往上冲。”

 

而对于经纪公司来说,各类榜单也成为了他们默许的存在。上述从业者告诉毒眸:“不会有人喊话要抵制的,因为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而很多经纪公司都想着要和平台签年框。”也有艺人宣传提到,经纪公司对于粉丝运营会有相关的KPI要求,既然粉丝自己愿意搞活动,这些榜单还增加了艺人粉丝的活跃性和话题性,艺人方何乐而不为呢?

 

“我觉得现在的数字粉圈,如果要说它‘乌烟瘴气’,那么最大的获利方一定是最大的问题的所在,机构和平台的话语权一定是强过粉丝个体的,”伊伊认为,“如果要整治这些饭圈所谓的打榜,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整治平台。”

 

在互联网世界,占据强势话语权的往往是平台,因此,平台有原罪,也有原力。长视频平台在被流量绑架若干年后选择了站出来打破这种悖论,而微博目前还没有让人看到这种明显信号。伊伊也提到,想要粉丝做出调整,需要的时间或许会比较久:“可能有更多的爱豆发声,有更多的像周杰伦、蔡徐坤粉丝打榜这样的事情出现,逐渐会给粉圈一些反思的空间。”

 

目前,谢可寅等参与到此次搬家的爱豆,已经通过删除微博评论,清理了一部分自己曾在评论区化身数据女工的痕迹,就好像这次辛苦而疯狂的搬家,只是一场粉丝们热血奋战的幻梦。

 

在谢可寅们删除微博评论的同时,同为THE9成员的安崎已经兢兢业业地开启了9月的自评工作。8月31日的傍晚,她在自己的微博评论区留言:“未来一个月好像很辛苦,我尽全力。”而粉丝们喊着“你们真的忍心看她失望吗”,投入了新一轮做数据打投的浪潮之中。

新一轮的自评似乎已经开始

 

搬家没有结束,“搬家”似乎永远也不会结束。

谢可寅小号发文回应活动中写错字:我当场就改了

12日凌晨,谢可寅发文回应活动中写错字一事:“嘿!我当场就改了哈,不许帮我手抄一百遍了。”


新浪娱乐讯 6月11日,THE9成团后的首次活动中谢可寅在小黑板上写下“初营业,请多指教。” 但有网友发现其中“初”和“营”两个字都写错了,引起热议。12日凌晨,谢可寅发文回应此事:“嘿!我当场就改了哈,不许帮我手抄一百遍了,敲猪头。以后再写错字我自己抄,给你们看看曾经的课桌”。并晒出改正后的文字与自己的“有点拽”表情包。


谢可寅小号发文回应活动中写错字:我当场就改了

12日凌晨,谢可寅发文回应活动中写错字一事:“嘿!我当场就改了哈,不许帮我手抄一百遍了。”


新浪娱乐讯 6月11日,THE9成团后的首次活动中谢可寅在小黑板上写下“初营业,请多指教。” 但有网友发现其中“初”和“营”两个字都写错了,引起热议。12日凌晨,谢可寅发文回应此事:“嘿!我当场就改了哈,不许帮我手抄一百遍了,敲猪头。以后再写错字我自己抄,给你们看看曾经的课桌”。并晒出改正后的文字与自己的“有点拽”表情包。


谢可寅小号发文回应活动中写错字:我当场就改了

12日凌晨,谢可寅发文回应活动中写错字一事:“嘿!我当场就改了哈,不许帮我手抄一百遍了。”


新浪娱乐讯 6月11日,THE9成团后的首次活动中谢可寅在小黑板上写下“初营业,请多指教。” 但有网友发现其中“初”和“营”两个字都写错了,引起热议。12日凌晨,谢可寅发文回应此事:“嘿!我当场就改了哈,不许帮我手抄一百遍了,敲猪头。以后再写错字我自己抄,给你们看看曾经的课桌”。并晒出改正后的文字与自己的“有点拽”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