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独家 | 字节跳动进军车联网,锤子团队将负责抖音上车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车联网领域又将杀进一个重磅玩家。

36氪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字节跳动正悄然组建车联网团队,计划推出自己的车辆信息娱乐系统方案,实现旗下抖音、今日头条等移动互联网产品在汽车终端落地。

对于上述信息,36氪向字节跳动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字节跳动官网也已经挂出车联网相关的招聘信息,目前有高级产品经理和高级商务经理两个岗位。

截图自官网

其中,车联网高级产品经理主要负责设计、规划车辆信息娱乐系统(IVI)的整体方案等。

商务经理主要负责:字节跳动旗下多款移动互联网产品、海量优质内容及领先技术解决方案在车联网及智能硬件领域的商务拓展;探索并实现上述领域的互联网toB商业化收入;负责车联网及智能硬件领域合作项目的落地管理等。

截图自官网

一位接近字节跳动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36氪,“该车联网团队的研发人员主要从锤子团队划拨过来,有20人左右,产品和商务从外部招募。”目前,这一车联网产品项目还处于早期,对外开放的岗位有限,“每个岗位招聘不超过5个人”。

2019年1月,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大量锤子科技员工的合同也随之转到字节跳动公司名下。“从锤子到字节跳动的人超过一百人。”一位从字节跳动离职的锤子员工告诉36氪。

在字节跳动之前,腾讯、阿里和百度均已面向车联网行业深度布局。阿里旗下有高德地图、斑马网络和天猫精灵等车联网业务线,而腾讯也推出了车载微信,并结合小程序、腾讯语音、腾讯地图和腾讯音乐等服务,向车企提供生态车联网解决方案,百度也基于DuerOS推出了小度车载OS。

相比之下,字节跳动对车联网业务的探索较晚。多位行业人士告诉36氪,字节团队在去年曾经拜访长城汽车和吉利旗下车联网公司亿咖通等,探索上车路径,还约见了小米投资的博泰车联董事长应宜伦。

2019年8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字节跳动以3000万美元参投。理想汽车员工告诉36氪,字节跳动人员曾到理想汽车调研,双方平时也就车联网业务有多次交流。

一位行业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内部研究过各种车联网路线,目前策略是想先试水抖音、字节跳动和视频等内容上车,“这一块车企的需求一直是存在,要解决的是场景受限的问题。”

互联网巨头进军车联网,都需要高粘性产品来撬动行业,阿里的高德地图,腾讯的车载微信都是这一角色。而抖音作为一款全民性的短视频产品,似乎也成为字节跳动进入车联网行业的抓手。

一位短视频行业人士向36氪透露,因为疫情期间,用户使用频次增加,目前抖音App的DAU(日活跃用户数)已经达到9亿左右,接近微信,“国内有4.5亿左右的DAU,海外版Tiktok也超过4亿。”

目前行业的担忧主要有,微信上车是因为其有一套成熟的账户体系,是一个平台性产品,这套账户体系可以串联起腾讯的内容、服务以及用户数据,实现后续的运营,而抖音更偏向一个内容产品,并不具体平台产品的特性。其次,汽车行业对安全要求苛刻,抖音这样的短视频产品在车载场景的使用可能受限。

当然,抖音不是字节跳动唯一的牌。“字节有云、数据、AI,还有今日头条、飞书、西瓜视频等内容和应用,进入的车联网行业的基础并不弱。”与字节跳动洽谈过合作的车联网人士表示。

一位车联网公司负责人表达了对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进入汽车行业的看法,“大家看向的是未来巨大的C端和运营潜力,但是一旦深入产业链,就会看到前期巨大的投入、缓慢的增长节奏以及2B业务的低毛利,2C越娴熟的公司、这个转身越不舒适。”

进入2B行业完成端到端的交付业务,对所有互联网巨头,都是一个“挣扎”的大命题。

字节跳动:“挖”出来的技术战斗力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nfoQ”(ID:infoqchina),作者:Tina,36氪经授权发布。

算法和基础架构已经基本完善,字节跳动开始“挖角”解决方案架构师了。

这几年,字节跳动的发展特别“凶猛”,有人、有钱、有流量,能流水线般生产 App,并行探索多个新业务。外界将字节跳动的崛起归功于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中台能力“,但回顾今年字节跳动的一系列新动作,我们能得出另一个答案…

教育产品的快速入场

3 月 12 日,字节跳动成立 8 周年之际,创始人张一鸣在全员信中提到,教育将成为自己亲自抓的三大战略之一,“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并且教育本身也还有巨大的潜力”。

3 月 13 日,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陈林称,字节跳动教育业务今年将会招聘超过 10000 人。与此同时,他们也在默默挖人。有网易员工在脉脉爆料:有道的很多人已经被字节跳动挖走了。

4 月 12 日,字节跳动上线了数学思维学习平台“瓜瓜龙思维”,早前,3 月 7 日,启蒙 AI 课“瓜瓜龙英语”上线。字节跳动是一家以推荐算法起家的公司,作为“内容的搬运工”,很难说具有教育行业的基因,但他们仅用一个月的时间就迅速上线了瓜瓜龙英语、瓜瓜龙思维两个新学习平台。一个新产品,从验证、启动到运营和成长,一般需要一个比较长的周期,但字节跳动却能以一个非常快的节奏将新业务铺开,与其能招到大量专业人才脱不开关系。

搜索产品背后的人物

今年,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头条系产品是“大搜”。今日头条宣称“头条搜索”的目标是打造“全网第一”的通用搜索引擎,今日头条 CEO 朱文佳在他的首次演讲中说道:“既然做一个东西,肯定瞄着第一去做的,如果瞄着第二没有奔头。”

搜索引擎是极其复杂的大工程,通常会分解为链接发现、索引筛选、Query 理解、Ranking 等多个子系统,每个难度都极大。搜索引擎的进化史,也被称为人工智能技术的进化史。而且在搜索领域里,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二十年的老牌企业,比如百度。

相对百度来说,今日头条虽是半路入局、以一个小团队切入搜索这个古老的互联网领域中,但产品迭代非常快速:2019 年 8 月今日头条推出搜索网页版,2020 年 2 月上架头条搜索 App,4 月上线“头条百科”。

这背后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今日头条找到了“对”的技术人才。

从 2017 年开始布局搜索,今日头条很快就聚集到了来自 Google、百度、360、Bing 等老牌搜索公司的一众核心技术骨干。现任字节跳动副总裁的杨震原,2014 年初受张一鸣邀请加入今日头条,在此之前,他的职位是百度网页搜索部技术副总监,负责搜索架构。百度网页搜索部主任架构师朱文佳,于 2015 年加入今日头条,并在 2017 年正式在今日头条组建搜索团队。同年底,原 360 搜索负责人吴凯也被媒体披露加入今日头条……

如果想要进军的领域内已经有了老牌企业,那这些企业也必定已经踩过了无数坑,积累了丰富的业内经验。找到具有丰富经验的搜索领域人才,在某种意义上就相当于让百度、谷歌这些企业在发展二十年后重做搜索系统,优势也很明显:没有历史代码负担,不需要再踩旧坑;不再局限于局部优化,可以重新审视整体的架构设计,并可以做更大胆的技术探索。

字节跳动“挖”的基因

互联网的本质是由技术驱动的,因此找到合适的技术人才,引入已有的多年积累的技术底蕴、完善的管理体系,以颠覆性的速度占领一个新的领域,这也是一些互联网企业所推崇的打法。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说字节跳动最重视人才招聘也不为过,“挖人”也贯穿在它的整个发展过程中。

2012 年,张一鸣创办了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今日头条”。这位具有技术背景的 CEO 曾对外界表示公司刚建立时,自己除了驯服算法其他精力都用在了”挖人”上:“在头条团队达到 100 人以前,不管什么岗位,哪怕是前台,我都会亲自面试,团队的前 50 人有七八成都是我亲自招进来的。”

2014 年,除了将百度杨震原收入麾下,今日头条还招收了一票从百度等企业核心部门出来的机器学习算法工程师。2014 年融资时,张一鸣提到过,今日头条单位面积内的算法工程师数量,全球最高。

2015 年,张一鸣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出了 100 万美金招聘顶级机器学习人才的广告,联系人方式一栏里,只写了他本人的邮箱地址。当时互联网还正处于招移动端、iOS 技术人员的阶段,字节跳动估值也还没达到 10 亿美金,高薪招收算法人才的这个举动非常引人注目。几天后,他收到了十几封求职邮件,大部分是供职于 Google、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 等大公司的高端技术人才。

2016 年,今日头条成立了头条人工智能实验室,先后挖来前百度少帅计划科学家李磊博士、前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马维英博士、前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主人李航等人。

字节跳动过往八年的发展,受益于吸纳了一大批优秀的技术型人才,其中不少人才来自百度。《财经》2016 年曾采访张一鸣,在回复从百度挖角问题时,张一鸣从侧面应对道:“大部分顶尖的算法工程师还在百度。”

为防止人才继续流向字节跳动,百度不得不采取行动,一位前百度人告诉 InfoQ:“百度成立了一个部门,组织了专门的人力来打官司。“因此从 2017 年后,有多名从百度跳槽到今日头条的工程师,被百度起诉涉嫌违反竞业协议,然后被法院判以赔偿百度 30-80 万人民币不等。这个做法也的确取到了一定的效果,有猎头表示遗憾的对 InfoQ 说:“现在市面上我已经遇不到百度出来的人才了。

从互联网巨头挖角最优秀的人才,通常用超过 50% 的薪酬增幅和股权为筹码,张一鸣对此非常坦然:“我们的理念是付市场最高的薪资,邀请最优秀的人才加盟。”字节跳动的推荐引擎产品,得益于这些优秀的算法人才,这种人才红利,一直延续到了搜索引擎产品上。在构建搜索系统架构时,他们将从推荐引擎上探索出的技术架构和底层算法迁移到搜索引擎上,“效果也很好。”朱文佳在他的演讲中说。

同时,这种高薪挖角的方式也体现在字节跳动的多种产品上,有人向 InfoQ 透露,在构建抖音产品时,字节跳动就曾以双倍薪资挖角其他家的音视频工程师。发展到现在,算法和基础架构都已经完善,字节跳动开始追求经济效益。有猎头透露,字节跳动正以年薪 200w 人民币招聘解决方案架构师。这个价格,还是比市面上的高出不少。

重视人才,从而快速正向发展

回顾字节跳动从零开始打造推荐引擎,到多维度打造 App 工厂,再到国际化发展,这是一条与 BAT 不同的发展路径。字节跳动的快速崛起,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字节跳动的招人策略。张一鸣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们重视技术,而重视的体现之一是工资。”

2019 年脉脉互联网人才流向报告显示,字节跳动的崛起,改变了互联网行业人才原有的流动格局。数据显示,2018 年开始,字节跳动与阿里巴巴一起吸纳腾讯和百度人才。2019 年,字节跳动与腾讯和阿里巴巴组成新的“BAT”人才库,技术人才对于字节跳动的热爱在所有公司中处于绝对的优势,字节跳动成为了互联网人才跳槽“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