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科技评论最佳英文书单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今年,业界对科技行业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专业人士和观察家们对科技发展的观察和分析更加深刻、客观、全面,想要了解更多科技行业正在发生的转变、问题及趋势等较为深刻的前沿分析,提升对未来世界的理解,请看Brian Merchant的这篇总结性书评。原文请参考The Best Tech Books of 2020 Are All About Giving Power to the User。

划重点:疫情影响下的科技行业也正悄然发生重大转变,即开始以赋权用户为主。是时候以批判的眼光、从发展的角度深刻理解一系列变化和趋势,提升预判未来科技世界的能力。

2020年度OneZero最佳科技类书

今年,业界对科技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甚至在疫情之前这种变化就已经发生。大多数时候,科技类书籍的发行日程上都充斥着创业公司传记、创始人简介、技术大师回忆录、商业和管理书籍,伴随着这些书籍还有一些“批判性”的标题–“你的揭露和辩论”、“孩子们正过量使用手机”等类似的长篇抨击文。

然而,作为OneZero图书部的编辑,我观察到今年这一比例似乎已被强势扭转了–极为详尽的、记录科技界事件的书或文章,比如史蒂文·利维(Steven Levy)的《Facebook:内幕故事》,被表达批评、对立和非叙事的作品数量大大超过了。

换句话说,作者们已经完全将这种科技潮流代谢消化了。在过去的五年中,硅谷巨头及其产品社会影响力的过度宣传使时事评论员们无能为力,而在2016年那场糟糕的大选的催化作用下,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强劲发展势头和光环的行业,开始进入面临批判的时代。显然,这不是第一年出版大量批判科技的书籍了,但是第一次,作者们要么一致彻底地吸收批评,要么亲身体验了启发批评的过程,不论哪种,都在以一种主导的模式发生。(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以往科技界众所周知的是以男性化形象为主,这些作品中不乏女性作者。)

2020年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即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

拿本年度毫无争议的热门科技书来说,这本书既不是生硬的创始人传记,也不是初创公司X的幕后故事,而是关于科技行业中各种超现实现象和不法行为回忆录,其视角独特清晰,且并未以一大张旗鼓的方式呈现这些不好的现象或者行为。正是因为安娜·维纳的《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使得《纽约时报》进入年度书籍报刊订阅排行榜前十名,并出现在无数其他书籍报刊载体上。它具有颠覆性,也很细致入微,是有一定的考量在内的;它充分考虑了科技公司的产品和社会力量等维度。

本年度科技相关最佳书籍往往都包含了这种批判精神,这些精神来自那些最深刻地感受到被科技摧毁的景象的人。2020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出自一位作家和图书编辑的拙见,谨在此介绍以下年度最佳科技书。

《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作者安娜·维纳(Anna Wiener)

《神秘硅谷》

维纳这本关于被引诱并进入科技行业的回忆录,被认为是描述硅谷普通白领生活的最真实写照,这些普通科技白领受制于创始人堂吉诃德式的奇想和获利需求,不得不中断这样那样的生意,又或者是像一位遭受无尽荼毒的女人,对一切都无可奈克。这本回忆录作为文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因为维纳将自己定位为读者的代理人,这些读者曾经对这个有前景的行业充满希望,感觉一切都是崭新的、令人激动的,然而现在却暴露出残酷现实–总是在对同样的权力进行丑陋的重申,对已有的事物过度宣扬,于是这些读者的幻想破灭了。(最精妙的是维纳以一种不同寻常的的表达方式来写作,这种表达方式既揶揄讽刺又充满诗意。同时,她仍然是我们中的一员,通过累积不断恶化的、令人失望的头条新闻、愚蠢的失误、博客等来筛选写作题材。)

因为不含专有名词,不包含任何企业的名字–这种选择不仅在风格上证明是有效的,而且还通过激发读者列出大量的可能对象清单和相关猜测,促进免费推广–这种效果反映出,我们对这些昙花一现的产品、公司以及名人的记忆是很模糊的,整个过程是这样:初创公司先是大放异彩而后萎靡不振,平台开始招致抱怨,创始人可能被人们遗忘,但同时流入整体性的数字化萎靡颓废的历史长河中。

这是一本史诗般的、带有忧郁色彩的书,讲述了这个宏大的、略为悲壮的时代中资本与权力的关系。

《潜伏》(Lurking ),作者乔安妮·麦克尼尔(Joanne McNeil)

《潜伏》

我的朋友克莱尔·埃文斯惊叹于麦克尼尔精湛杰出的数字生活回忆录/历史,将其描述为“早就该出现却杉杉来迟的人类互联网历史。”(埃文斯写了一本非常好的书,专门讲述构建互联网科技的女性,因此她完全有资格做出以上评论。)尽管我可能会把它调整为“第一部个人的互联网历史”这样的说法,这主要是从一个深入网络世界的用户角度得出的结论–据我们所知,这通常是孤独而自我的人。《潜伏》既包含丰富而深刻的信息,又具有优美的笔触,它讲述的不是构建现代世界体系的人的丰功伟绩和英勇行为,而是聚焦另一端的人们,讲述他们留下来继续前行的历史。

和《神秘硅谷》一样,《潜伏》的惊人之处在于它能够利用作者的具体个人经验来有效地概括一个集体的经验–成长,然后持续地在线存在,同时理解那些占据了我们的注意力、霸占了我们的社交生活的平台和产品。麦克尼尔记录了她的互联网使用经历:早期的网络留声板、然后是Friendster交友网站、之后是MySpace(“我的空间”)、买了第一部翻盖手机,等等–然后她继续揭示了催生这些产品的推动力和相关机制。

这是一本非凡卓越、无可挑剔的研究型书籍。这可能是我读过的关于互联网的最好的一本书。

《逻辑》出版书籍热潮:

《科技所谓的思考》(What Tech Calls Thinking),作者艾德里安·多布(Adrian Daub)

《区块链养鸡厂》(Blockchain Chicken Farm),作者王小伟

《来自硅谷的声音》(Voices From the Valley),作者本·塔尔诺夫(Ben Tarnoff)、莫伊拉·韦格尔(Moira Weigel)

《次级注意力危机》(Subprime Attention Crisis),作者蒂姆·黄(Tim Hwang)

《逻辑》将引人注目的科技领域的学术批判与流行历史、精锐的新闻报道相结合,是目前最好的新科技出版物之一。这真的是目前最好的新出版物之一。

今年,《逻辑》与Farrar、Straus & Giroux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四本短篇著作–谨在此以我的生命发誓,每一本都是好书。斯坦福大学教授阿德里安·多布所著的《科技所谓的思考》,可能对读者来说是最直接彻底的愉悦;这本书充满了对一种哲学的博学而又滑稽、讽刺的抨击,而许多硅谷精英正是用这种哲学来构建自己的世界观。《区块链养鸡场》也非常引人入胜;读者将体会到,这是一次奇妙的、大开眼界的中国农村科技景观之旅。在中国的农村地区,中央政府规划了一项经济发展计划,旨在刺激大城市以外的地区成为创新中心。(听起来熟悉吗?)这是本关于一个人们知之甚少的地方的重要书籍。

《来自硅谷的声音》对各个层级的科技工作者进行了一系列颇具启发性的采访,从餐厅员工到企业创始人;《次级注意力危机》有力地证明了互联网广告泡沫即将破裂。蒂姆·黄审视并剖析了将我们引向险境的体系架构和反常动机,并提出了一两个新的前进方向。

《废除硅谷》(Abolish Silicon Valley),作者刘温迪

《废除硅谷》

刘温迪曾是谷歌的实习生,后来创办了自己的科技创业公司,现在她想把硅谷夷为平地(当然这只是比喻)。她的目标是用一种公平民主的、开发和部署技术相关的模式取代它,而不是通过牟取暴利和利用寡头政治来实现–这在我看来似乎是合理的!刘温迪的这本书部分是回忆录,部分是宣言。尽管书名毫不留情,但这本书平易近人,甚至读起来有种轻松愉快的感觉。如果新冠肺炎疫情没有卷土重来,《废除硅谷》这本书将会引起很多讨论–并且会使科技领域精英人士感到束手无策。我强烈建议2021年这本书再度掀起热议。

《故障女权主义:宣言》(Glitch Feminism: A Manifesto),作者是莱加西·罗素(Legacy Russell)

罗素的电子网络女权主义宣言认为,特定系统中的故障提供给我们一个机会来评估整个系统–我们得以充分利用这个独特的机会去修复它们。种种故障或弊端快速地接连出现我们腐败的体制中,促使2020年势不可挡的观念 的产生:黑人的命也是命。面对巨大的不公,反对资助警察运动的兴起,为真正的改革开辟了一些空间,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自动化与未来工作趋势》(Automation and the Future of Work),作者亚伦·贝纳纳夫(Aaron Benanav)

简单地说,这是2020年出版的关于自动化的最好的一本书–也能算的上是过去几年最好的书。贝纳纳夫是一位社会学家,他的研究很令人信服。其研究表明,尽管未来学家们宣称“机器人将会抢走我们的工作”,但自动化加速发展并不是我们劳动力困境的根源。相反,罪魁祸首是好工作长期供应不足。问题不在于机器人取代了多少人类劳动力,而在于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不够快,无法在资本主义社会为所有需要工作的人提供好的工作机会。工人们的生产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但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产出并未上升,却在下降。

这个呼吁很大胆,但却至关重要,且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呼吁重新思考已被科技圈的大多数人认为是福音的自动化理论。

《如何摧毁监视资本主义》(How to Destroy Surveillance Capitalism),作者科里·多克托罗(Cory Doctorow)

好吧,在这里我们有点私心。这是OneZero今年出版的第一本书,在这本书中,多克托罗提出了一个简短但至关重要的论点(重申,这个评价只是我们一家之言),即为了真正以有意义的方式应对监视资本主义,你必须首先处理技术垄断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论点,时而尖刻,时而诙谐,可读性也非常强。

大预算叙事风格的科技故事:

《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No Filter: The Inside Story of Instagram),作者莎拉·弗莱尔(Sarah Frier)

《Facebook:内幕故事》(Facebook: The Inside Story),作者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

《永远第一天》(Always Day One),作者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Alex Kantrowitz)

虽然今年有过多的重量级批判性回忆录、评论文章和观点叙述文,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像《黑客》、《孵化中的Twitter》或《史蒂夫·乔布斯》那样的优秀老式科技演讲著作。

弗莱尔的《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笔触活泼流畅,很有叙事节奏,以较为深刻、宽广的视野讲述了在当今文化中最重要的社交网络是如何建立起来的–有条不紊,精心策划,并讲述了Facebook大规模收购instagram的故事。说到Facebook,资深科技记者列维发布了《Facebook:内幕故事》(虽然现在两家公司已经有了联系,但这两篇“内幕故事”并不相关),这两篇报道的选材较为相似,提供了一两个关于神秘莫测的马克·扎克伯格性格和动机的新信息。OneZero的常驻作家坎特罗威茨所著的《永远第一天:科技巨头如何进行规划以保持永远领先地位》一书,提供了大量有关主要科技寡头内部运作的新细节。

学术出版物和科技批判理论:

《投机技术》(Technologies of Speculation),作者Sun-ha Hong

《过度智能》(Too Smart),作者贾森·萨多斯基(Jathan Sadowski)

《创新错觉》(The Innovation Delusion),作者李·文塞尔(Lee Vinsel)、安德鲁·拉塞尔(Andrew L. Russell)

《压迫算法》(Algorithms of Oppression),作者萨菲娅·乌莫贾·诺布尔(Safiya Umoja Noble)

《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Race After Technology: Abolitionist Tools for the New Jim Code),作者鲁哈·本杰明(Ruha Benjamin)

今年,一些学术届出版社发表了大量关于技术和社会的新批判思想。我将从我认为最令人担忧但易被忽视的内容开始:纽约大学出版社的《投机技术》。Sun-ha Hong认为,从埃里克·斯诺登曝光的美国国家安全局设备到我们戴在手腕上的Fitbits,监控技术基本上都是高度主观的系统–数据收集是一个极其不精确、非常随意的过程。因此,它为企业和用户提供了传播各种神话和猜测的空间;有时是赛博朋克比喻,有时是公司的营销材料–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注意这些新渠道,因为它们帮助创造了关于技术的神奇思维,这可能会导致偏见和剥削。

萨多斯基的《过度智能》巧妙地剖析了人们竞相追求“智能”互联技术的趋势,这些技术为企业利益创造了一个庞大的、以营利为目的的监视和数据提取工具网络。《创新错觉》是对硅谷创新福音的一种修正,这种修正早该发生,却姗姗来迟,它有助于让这个流行词已经漏气的轮胎得以最终喘息。

在这一年里,全国各地都爆发了抵制抗议活动,抗议造成命案的种族主义警察–以及最终镇压抗议队伍的军事化和高科技部队。我们意识到,需要重新审视技术本身是如何被种族偏见感染的,这一点至关重要。虽然这两本并不是新书,但我重新翻阅了诺布尔的《压迫算法》,这本书揭示了谷歌的搜索结果(仍然)带有种族偏见;还重温了本杰明的《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这本书揭露了新技术如何将旧的白人至上主义思想编码到新兴系统中)。两者都值得一看。

关于科技如何毁灭地球的书:

《我们所能挽救的》(All We Can Save),由艾安娜·伊丽莎白·约翰逊(Ayana Elizabeth Johnson)和凯瑟琳·k·威尔金森(Katharine K. Wilkinson)编辑

《未来的地球》(Future Earth),作者是埃里克·霍尔索斯(Eric Holthaus)

《如何炸毁输油管》(How to Blow Up a Pipeline),作者是安德里亚斯·马尔姆(Andreas Malm)

最后,有很多非常好的书籍讲述了地球所面临的危机,这些危机是由于一些相当老旧的技术大规模扩散造成的,而这些技术仍然顽固地在投入使用–燃煤和燃气发电厂,尤其是燃油内燃机。《我们所能挽救的》是由报道气候运动的女性作者撰写的一篇篇言之有物的文章;说实话,这基本算是现代气候作品的精选集。《未来的地球》是对未来气候变化下地球发展状况的全景展望,即使我们的行动会导致相对等范围的危机。《如何炸毁输油管》是一本关于气候危机的颇具煽动性的书,之前我并未觉得有必要阅读这本书,但是现在认为很有必要。这本书认为,鉴于其他所有途径都惨遭失败,我们早就该以保护宜居气候的名义,在举行环保运动时采取更多的相对激进的策略。

译者:Vivi

2020 年科技评论最佳英文书单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今年,业界对科技行业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专业人士和观察家们对科技发展的观察和分析更加深刻、客观、全面,想要了解更多科技行业正在发生的转变、问题及趋势等较为深刻的前沿分析,提升对未来世界的理解,请看Brian Merchant的这篇总结性书评。原文请参考The Best Tech Books of 2020 Are All About Giving Power to the User。

划重点:疫情影响下的科技行业也正悄然发生重大转变,即开始以赋权用户为主。是时候以批判的眼光、从发展的角度深刻理解一系列变化和趋势,提升预判未来科技世界的能力。

2020年度OneZero最佳科技类书

今年,业界对科技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甚至在疫情之前这种变化就已经发生。大多数时候,科技类书籍的发行日程上都充斥着创业公司传记、创始人简介、技术大师回忆录、商业和管理书籍,伴随着这些书籍还有一些“批判性”的标题–“你的揭露和辩论”、“孩子们正过量使用手机”等类似的长篇抨击文。

然而,作为OneZero图书部的编辑,我观察到今年这一比例似乎已被强势扭转了–极为详尽的、记录科技界事件的书或文章,比如史蒂文·利维(Steven Levy)的《Facebook:内幕故事》,被表达批评、对立和非叙事的作品数量大大超过了。

换句话说,作者们已经完全将这种科技潮流代谢消化了。在过去的五年中,硅谷巨头及其产品社会影响力的过度宣传使时事评论员们无能为力,而在2016年那场糟糕的大选的催化作用下,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强劲发展势头和光环的行业,开始进入面临批判的时代。显然,这不是第一年出版大量批判科技的书籍了,但是第一次,作者们要么一致彻底地吸收批评,要么亲身体验了启发批评的过程,不论哪种,都在以一种主导的模式发生。(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以往科技界众所周知的是以男性化形象为主,这些作品中不乏女性作者。)

2020年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即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

拿本年度毫无争议的热门科技书来说,这本书既不是生硬的创始人传记,也不是初创公司X的幕后故事,而是关于科技行业中各种超现实现象和不法行为回忆录,其视角独特清晰,且并未以一大张旗鼓的方式呈现这些不好的现象或者行为。正是因为安娜·维纳的《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使得《纽约时报》进入年度书籍报刊订阅排行榜前十名,并出现在无数其他书籍报刊载体上。它具有颠覆性,也很细致入微,是有一定的考量在内的;它充分考虑了科技公司的产品和社会力量等维度。

本年度科技相关最佳书籍往往都包含了这种批判精神,这些精神来自那些最深刻地感受到被科技摧毁的景象的人。2020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出自一位作家和图书编辑的拙见,谨在此介绍以下年度最佳科技书。

《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作者安娜·维纳(Anna Wiener)

《神秘硅谷》

维纳这本关于被引诱并进入科技行业的回忆录,被认为是描述硅谷普通白领生活的最真实写照,这些普通科技白领受制于创始人堂吉诃德式的奇想和获利需求,不得不中断这样那样的生意,又或者是像一位遭受无尽荼毒的女人,对一切都无可奈克。这本回忆录作为文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因为维纳将自己定位为读者的代理人,这些读者曾经对这个有前景的行业充满希望,感觉一切都是崭新的、令人激动的,然而现在却暴露出残酷现实–总是在对同样的权力进行丑陋的重申,对已有的事物过度宣扬,于是这些读者的幻想破灭了。(最精妙的是维纳以一种不同寻常的的表达方式来写作,这种表达方式既揶揄讽刺又充满诗意。同时,她仍然是我们中的一员,通过累积不断恶化的、令人失望的头条新闻、愚蠢的失误、博客等来筛选写作题材。)

因为不含专有名词,不包含任何企业的名字–这种选择不仅在风格上证明是有效的,而且还通过激发读者列出大量的可能对象清单和相关猜测,促进免费推广–这种效果反映出,我们对这些昙花一现的产品、公司以及名人的记忆是很模糊的,整个过程是这样:初创公司先是大放异彩而后萎靡不振,平台开始招致抱怨,创始人可能被人们遗忘,但同时流入整体性的数字化萎靡颓废的历史长河中。

这是一本史诗般的、带有忧郁色彩的书,讲述了这个宏大的、略为悲壮的时代中资本与权力的关系。

《潜伏》(Lurking ),作者乔安妮·麦克尼尔(Joanne McNeil)

《潜伏》

我的朋友克莱尔·埃文斯惊叹于麦克尼尔精湛杰出的数字生活回忆录/历史,将其描述为“早就该出现却杉杉来迟的人类互联网历史。”(埃文斯写了一本非常好的书,专门讲述构建互联网科技的女性,因此她完全有资格做出以上评论。)尽管我可能会把它调整为“第一部个人的互联网历史”这样的说法,这主要是从一个深入网络世界的用户角度得出的结论–据我们所知,这通常是孤独而自我的人。《潜伏》既包含丰富而深刻的信息,又具有优美的笔触,它讲述的不是构建现代世界体系的人的丰功伟绩和英勇行为,而是聚焦另一端的人们,讲述他们留下来继续前行的历史。

和《神秘硅谷》一样,《潜伏》的惊人之处在于它能够利用作者的具体个人经验来有效地概括一个集体的经验–成长,然后持续地在线存在,同时理解那些占据了我们的注意力、霸占了我们的社交生活的平台和产品。麦克尼尔记录了她的互联网使用经历:早期的网络留声板、然后是Friendster交友网站、之后是MySpace(“我的空间”)、买了第一部翻盖手机,等等–然后她继续揭示了催生这些产品的推动力和相关机制。

这是一本非凡卓越、无可挑剔的研究型书籍。这可能是我读过的关于互联网的最好的一本书。

《逻辑》出版书籍热潮:

《科技所谓的思考》(What Tech Calls Thinking),作者艾德里安·多布(Adrian Daub)

《区块链养鸡厂》(Blockchain Chicken Farm),作者王小伟

《来自硅谷的声音》(Voices From the Valley),作者本·塔尔诺夫(Ben Tarnoff)、莫伊拉·韦格尔(Moira Weigel)

《次级注意力危机》(Subprime Attention Crisis),作者蒂姆·黄(Tim Hwang)

《逻辑》将引人注目的科技领域的学术批判与流行历史、精锐的新闻报道相结合,是目前最好的新科技出版物之一。这真的是目前最好的新出版物之一。

今年,《逻辑》与Farrar、Straus & Giroux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四本短篇著作–谨在此以我的生命发誓,每一本都是好书。斯坦福大学教授阿德里安·多布所著的《科技所谓的思考》,可能对读者来说是最直接彻底的愉悦;这本书充满了对一种哲学的博学而又滑稽、讽刺的抨击,而许多硅谷精英正是用这种哲学来构建自己的世界观。《区块链养鸡场》也非常引人入胜;读者将体会到,这是一次奇妙的、大开眼界的中国农村科技景观之旅。在中国的农村地区,中央政府规划了一项经济发展计划,旨在刺激大城市以外的地区成为创新中心。(听起来熟悉吗?)这是本关于一个人们知之甚少的地方的重要书籍。

《来自硅谷的声音》对各个层级的科技工作者进行了一系列颇具启发性的采访,从餐厅员工到企业创始人;《次级注意力危机》有力地证明了互联网广告泡沫即将破裂。蒂姆·黄审视并剖析了将我们引向险境的体系架构和反常动机,并提出了一两个新的前进方向。

《废除硅谷》(Abolish Silicon Valley),作者刘温迪

《废除硅谷》

刘温迪曾是谷歌的实习生,后来创办了自己的科技创业公司,现在她想把硅谷夷为平地(当然这只是比喻)。她的目标是用一种公平民主的、开发和部署技术相关的模式取代它,而不是通过牟取暴利和利用寡头政治来实现–这在我看来似乎是合理的!刘温迪的这本书部分是回忆录,部分是宣言。尽管书名毫不留情,但这本书平易近人,甚至读起来有种轻松愉快的感觉。如果新冠肺炎疫情没有卷土重来,《废除硅谷》这本书将会引起很多讨论–并且会使科技领域精英人士感到束手无策。我强烈建议2021年这本书再度掀起热议。

《故障女权主义:宣言》(Glitch Feminism: A Manifesto),作者是莱加西·罗素(Legacy Russell)

罗素的电子网络女权主义宣言认为,特定系统中的故障提供给我们一个机会来评估整个系统–我们得以充分利用这个独特的机会去修复它们。种种故障或弊端快速地接连出现我们腐败的体制中,促使2020年势不可挡的观念 的产生:黑人的命也是命。面对巨大的不公,反对资助警察运动的兴起,为真正的改革开辟了一些空间,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自动化与未来工作趋势》(Automation and the Future of Work),作者亚伦·贝纳纳夫(Aaron Benanav)

简单地说,这是2020年出版的关于自动化的最好的一本书–也能算的上是过去几年最好的书。贝纳纳夫是一位社会学家,他的研究很令人信服。其研究表明,尽管未来学家们宣称“机器人将会抢走我们的工作”,但自动化加速发展并不是我们劳动力困境的根源。相反,罪魁祸首是好工作长期供应不足。问题不在于机器人取代了多少人类劳动力,而在于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不够快,无法在资本主义社会为所有需要工作的人提供好的工作机会。工人们的生产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但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产出并未上升,却在下降。

这个呼吁很大胆,但却至关重要,且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呼吁重新思考已被科技圈的大多数人认为是福音的自动化理论。

《如何摧毁监视资本主义》(How to Destroy Surveillance Capitalism),作者科里·多克托罗(Cory Doctorow)

好吧,在这里我们有点私心。这是OneZero今年出版的第一本书,在这本书中,多克托罗提出了一个简短但至关重要的论点(重申,这个评价只是我们一家之言),即为了真正以有意义的方式应对监视资本主义,你必须首先处理技术垄断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论点,时而尖刻,时而诙谐,可读性也非常强。

大预算叙事风格的科技故事:

《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No Filter: The Inside Story of Instagram),作者莎拉·弗莱尔(Sarah Frier)

《Facebook:内幕故事》(Facebook: The Inside Story),作者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

《永远第一天》(Always Day One),作者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Alex Kantrowitz)

虽然今年有过多的重量级批判性回忆录、评论文章和观点叙述文,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像《黑客》、《孵化中的Twitter》或《史蒂夫·乔布斯》那样的优秀老式科技演讲著作。

弗莱尔的《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笔触活泼流畅,很有叙事节奏,以较为深刻、宽广的视野讲述了在当今文化中最重要的社交网络是如何建立起来的–有条不紊,精心策划,并讲述了Facebook大规模收购instagram的故事。说到Facebook,资深科技记者列维发布了《Facebook:内幕故事》(虽然现在两家公司已经有了联系,但这两篇“内幕故事”并不相关),这两篇报道的选材较为相似,提供了一两个关于神秘莫测的马克·扎克伯格性格和动机的新信息。OneZero的常驻作家坎特罗威茨所著的《永远第一天:科技巨头如何进行规划以保持永远领先地位》一书,提供了大量有关主要科技寡头内部运作的新细节。

学术出版物和科技批判理论:

《投机技术》(Technologies of Speculation),作者Sun-ha Hong

《过度智能》(Too Smart),作者贾森·萨多斯基(Jathan Sadowski)

《创新错觉》(The Innovation Delusion),作者李·文塞尔(Lee Vinsel)、安德鲁·拉塞尔(Andrew L. Russell)

《压迫算法》(Algorithms of Oppression),作者萨菲娅·乌莫贾·诺布尔(Safiya Umoja Noble)

《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Race After Technology: Abolitionist Tools for the New Jim Code),作者鲁哈·本杰明(Ruha Benjamin)

今年,一些学术届出版社发表了大量关于技术和社会的新批判思想。我将从我认为最令人担忧但易被忽视的内容开始:纽约大学出版社的《投机技术》。Sun-ha Hong认为,从埃里克·斯诺登曝光的美国国家安全局设备到我们戴在手腕上的Fitbits,监控技术基本上都是高度主观的系统–数据收集是一个极其不精确、非常随意的过程。因此,它为企业和用户提供了传播各种神话和猜测的空间;有时是赛博朋克比喻,有时是公司的营销材料–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注意这些新渠道,因为它们帮助创造了关于技术的神奇思维,这可能会导致偏见和剥削。

萨多斯基的《过度智能》巧妙地剖析了人们竞相追求“智能”互联技术的趋势,这些技术为企业利益创造了一个庞大的、以营利为目的的监视和数据提取工具网络。《创新错觉》是对硅谷创新福音的一种修正,这种修正早该发生,却姗姗来迟,它有助于让这个流行词已经漏气的轮胎得以最终喘息。

在这一年里,全国各地都爆发了抵制抗议活动,抗议造成命案的种族主义警察–以及最终镇压抗议队伍的军事化和高科技部队。我们意识到,需要重新审视技术本身是如何被种族偏见感染的,这一点至关重要。虽然这两本并不是新书,但我重新翻阅了诺布尔的《压迫算法》,这本书揭示了谷歌的搜索结果(仍然)带有种族偏见;还重温了本杰明的《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这本书揭露了新技术如何将旧的白人至上主义思想编码到新兴系统中)。两者都值得一看。

关于科技如何毁灭地球的书:

《我们所能挽救的》(All We Can Save),由艾安娜·伊丽莎白·约翰逊(Ayana Elizabeth Johnson)和凯瑟琳·k·威尔金森(Katharine K. Wilkinson)编辑

《未来的地球》(Future Earth),作者是埃里克·霍尔索斯(Eric Holthaus)

《如何炸毁输油管》(How to Blow Up a Pipeline),作者是安德里亚斯·马尔姆(Andreas Malm)

最后,有很多非常好的书籍讲述了地球所面临的危机,这些危机是由于一些相当老旧的技术大规模扩散造成的,而这些技术仍然顽固地在投入使用–燃煤和燃气发电厂,尤其是燃油内燃机。《我们所能挽救的》是由报道气候运动的女性作者撰写的一篇篇言之有物的文章;说实话,这基本算是现代气候作品的精选集。《未来的地球》是对未来气候变化下地球发展状况的全景展望,即使我们的行动会导致相对等范围的危机。《如何炸毁输油管》是一本关于气候危机的颇具煽动性的书,之前我并未觉得有必要阅读这本书,但是现在认为很有必要。这本书认为,鉴于其他所有途径都惨遭失败,我们早就该以保护宜居气候的名义,在举行环保运动时采取更多的相对激进的策略。

译者:Vivi

2020 年科技评论最佳英文书单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今年,业界对科技行业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专业人士和观察家们对科技发展的观察和分析更加深刻、客观、全面,想要了解更多科技行业正在发生的转变、问题及趋势等较为深刻的前沿分析,提升对未来世界的理解,请看Brian Merchant的这篇总结性书评。原文请参考The Best Tech Books of 2020 Are All About Giving Power to the User。

划重点:疫情影响下的科技行业也正悄然发生重大转变,即开始以赋权用户为主。是时候以批判的眼光、从发展的角度深刻理解一系列变化和趋势,提升预判未来科技世界的能力。

2020年度OneZero最佳科技类书

今年,业界对科技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甚至在疫情之前这种变化就已经发生。大多数时候,科技类书籍的发行日程上都充斥着创业公司传记、创始人简介、技术大师回忆录、商业和管理书籍,伴随着这些书籍还有一些“批判性”的标题–“你的揭露和辩论”、“孩子们正过量使用手机”等类似的长篇抨击文。

然而,作为OneZero图书部的编辑,我观察到今年这一比例似乎已被强势扭转了–极为详尽的、记录科技界事件的书或文章,比如史蒂文·利维(Steven Levy)的《Facebook:内幕故事》,被表达批评、对立和非叙事的作品数量大大超过了。

换句话说,作者们已经完全将这种科技潮流代谢消化了。在过去的五年中,硅谷巨头及其产品社会影响力的过度宣传使时事评论员们无能为力,而在2016年那场糟糕的大选的催化作用下,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强劲发展势头和光环的行业,开始进入面临批判的时代。显然,这不是第一年出版大量批判科技的书籍了,但是第一次,作者们要么一致彻底地吸收批评,要么亲身体验了启发批评的过程,不论哪种,都在以一种主导的模式发生。(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以往科技界众所周知的是以男性化形象为主,这些作品中不乏女性作者。)

2020年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即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

拿本年度毫无争议的热门科技书来说,这本书既不是生硬的创始人传记,也不是初创公司X的幕后故事,而是关于科技行业中各种超现实现象和不法行为回忆录,其视角独特清晰,且并未以一大张旗鼓的方式呈现这些不好的现象或者行为。正是因为安娜·维纳的《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使得《纽约时报》进入年度书籍报刊订阅排行榜前十名,并出现在无数其他书籍报刊载体上。它具有颠覆性,也很细致入微,是有一定的考量在内的;它充分考虑了科技公司的产品和社会力量等维度。

本年度科技相关最佳书籍往往都包含了这种批判精神,这些精神来自那些最深刻地感受到被科技摧毁的景象的人。2020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出自一位作家和图书编辑的拙见,谨在此介绍以下年度最佳科技书。

《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作者安娜·维纳(Anna Wiener)

《神秘硅谷》

维纳这本关于被引诱并进入科技行业的回忆录,被认为是描述硅谷普通白领生活的最真实写照,这些普通科技白领受制于创始人堂吉诃德式的奇想和获利需求,不得不中断这样那样的生意,又或者是像一位遭受无尽荼毒的女人,对一切都无可奈克。这本回忆录作为文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因为维纳将自己定位为读者的代理人,这些读者曾经对这个有前景的行业充满希望,感觉一切都是崭新的、令人激动的,然而现在却暴露出残酷现实–总是在对同样的权力进行丑陋的重申,对已有的事物过度宣扬,于是这些读者的幻想破灭了。(最精妙的是维纳以一种不同寻常的的表达方式来写作,这种表达方式既揶揄讽刺又充满诗意。同时,她仍然是我们中的一员,通过累积不断恶化的、令人失望的头条新闻、愚蠢的失误、博客等来筛选写作题材。)

因为不含专有名词,不包含任何企业的名字–这种选择不仅在风格上证明是有效的,而且还通过激发读者列出大量的可能对象清单和相关猜测,促进免费推广–这种效果反映出,我们对这些昙花一现的产品、公司以及名人的记忆是很模糊的,整个过程是这样:初创公司先是大放异彩而后萎靡不振,平台开始招致抱怨,创始人可能被人们遗忘,但同时流入整体性的数字化萎靡颓废的历史长河中。

这是一本史诗般的、带有忧郁色彩的书,讲述了这个宏大的、略为悲壮的时代中资本与权力的关系。

《潜伏》(Lurking ),作者乔安妮·麦克尼尔(Joanne McNeil)

《潜伏》

我的朋友克莱尔·埃文斯惊叹于麦克尼尔精湛杰出的数字生活回忆录/历史,将其描述为“早就该出现却杉杉来迟的人类互联网历史。”(埃文斯写了一本非常好的书,专门讲述构建互联网科技的女性,因此她完全有资格做出以上评论。)尽管我可能会把它调整为“第一部个人的互联网历史”这样的说法,这主要是从一个深入网络世界的用户角度得出的结论–据我们所知,这通常是孤独而自我的人。《潜伏》既包含丰富而深刻的信息,又具有优美的笔触,它讲述的不是构建现代世界体系的人的丰功伟绩和英勇行为,而是聚焦另一端的人们,讲述他们留下来继续前行的历史。

和《神秘硅谷》一样,《潜伏》的惊人之处在于它能够利用作者的具体个人经验来有效地概括一个集体的经验–成长,然后持续地在线存在,同时理解那些占据了我们的注意力、霸占了我们的社交生活的平台和产品。麦克尼尔记录了她的互联网使用经历:早期的网络留声板、然后是Friendster交友网站、之后是MySpace(“我的空间”)、买了第一部翻盖手机,等等–然后她继续揭示了催生这些产品的推动力和相关机制。

这是一本非凡卓越、无可挑剔的研究型书籍。这可能是我读过的关于互联网的最好的一本书。

《逻辑》出版书籍热潮:

《科技所谓的思考》(What Tech Calls Thinking),作者艾德里安·多布(Adrian Daub)

《区块链养鸡厂》(Blockchain Chicken Farm),作者王小伟

《来自硅谷的声音》(Voices From the Valley),作者本·塔尔诺夫(Ben Tarnoff)、莫伊拉·韦格尔(Moira Weigel)

《次级注意力危机》(Subprime Attention Crisis),作者蒂姆·黄(Tim Hwang)

《逻辑》将引人注目的科技领域的学术批判与流行历史、精锐的新闻报道相结合,是目前最好的新科技出版物之一。这真的是目前最好的新出版物之一。

今年,《逻辑》与Farrar、Straus & Giroux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四本短篇著作–谨在此以我的生命发誓,每一本都是好书。斯坦福大学教授阿德里安·多布所著的《科技所谓的思考》,可能对读者来说是最直接彻底的愉悦;这本书充满了对一种哲学的博学而又滑稽、讽刺的抨击,而许多硅谷精英正是用这种哲学来构建自己的世界观。《区块链养鸡场》也非常引人入胜;读者将体会到,这是一次奇妙的、大开眼界的中国农村科技景观之旅。在中国的农村地区,中央政府规划了一项经济发展计划,旨在刺激大城市以外的地区成为创新中心。(听起来熟悉吗?)这是本关于一个人们知之甚少的地方的重要书籍。

《来自硅谷的声音》对各个层级的科技工作者进行了一系列颇具启发性的采访,从餐厅员工到企业创始人;《次级注意力危机》有力地证明了互联网广告泡沫即将破裂。蒂姆·黄审视并剖析了将我们引向险境的体系架构和反常动机,并提出了一两个新的前进方向。

《废除硅谷》(Abolish Silicon Valley),作者刘温迪

《废除硅谷》

刘温迪曾是谷歌的实习生,后来创办了自己的科技创业公司,现在她想把硅谷夷为平地(当然这只是比喻)。她的目标是用一种公平民主的、开发和部署技术相关的模式取代它,而不是通过牟取暴利和利用寡头政治来实现–这在我看来似乎是合理的!刘温迪的这本书部分是回忆录,部分是宣言。尽管书名毫不留情,但这本书平易近人,甚至读起来有种轻松愉快的感觉。如果新冠肺炎疫情没有卷土重来,《废除硅谷》这本书将会引起很多讨论–并且会使科技领域精英人士感到束手无策。我强烈建议2021年这本书再度掀起热议。

《故障女权主义:宣言》(Glitch Feminism: A Manifesto),作者是莱加西·罗素(Legacy Russell)

罗素的电子网络女权主义宣言认为,特定系统中的故障提供给我们一个机会来评估整个系统–我们得以充分利用这个独特的机会去修复它们。种种故障或弊端快速地接连出现我们腐败的体制中,促使2020年势不可挡的观念 的产生:黑人的命也是命。面对巨大的不公,反对资助警察运动的兴起,为真正的改革开辟了一些空间,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自动化与未来工作趋势》(Automation and the Future of Work),作者亚伦·贝纳纳夫(Aaron Benanav)

简单地说,这是2020年出版的关于自动化的最好的一本书–也能算的上是过去几年最好的书。贝纳纳夫是一位社会学家,他的研究很令人信服。其研究表明,尽管未来学家们宣称“机器人将会抢走我们的工作”,但自动化加速发展并不是我们劳动力困境的根源。相反,罪魁祸首是好工作长期供应不足。问题不在于机器人取代了多少人类劳动力,而在于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不够快,无法在资本主义社会为所有需要工作的人提供好的工作机会。工人们的生产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但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产出并未上升,却在下降。

这个呼吁很大胆,但却至关重要,且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呼吁重新思考已被科技圈的大多数人认为是福音的自动化理论。

《如何摧毁监视资本主义》(How to Destroy Surveillance Capitalism),作者科里·多克托罗(Cory Doctorow)

好吧,在这里我们有点私心。这是OneZero今年出版的第一本书,在这本书中,多克托罗提出了一个简短但至关重要的论点(重申,这个评价只是我们一家之言),即为了真正以有意义的方式应对监视资本主义,你必须首先处理技术垄断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论点,时而尖刻,时而诙谐,可读性也非常强。

大预算叙事风格的科技故事:

《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No Filter: The Inside Story of Instagram),作者莎拉·弗莱尔(Sarah Frier)

《Facebook:内幕故事》(Facebook: The Inside Story),作者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

《永远第一天》(Always Day One),作者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Alex Kantrowitz)

虽然今年有过多的重量级批判性回忆录、评论文章和观点叙述文,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像《黑客》、《孵化中的Twitter》或《史蒂夫·乔布斯》那样的优秀老式科技演讲著作。

弗莱尔的《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笔触活泼流畅,很有叙事节奏,以较为深刻、宽广的视野讲述了在当今文化中最重要的社交网络是如何建立起来的–有条不紊,精心策划,并讲述了Facebook大规模收购instagram的故事。说到Facebook,资深科技记者列维发布了《Facebook:内幕故事》(虽然现在两家公司已经有了联系,但这两篇“内幕故事”并不相关),这两篇报道的选材较为相似,提供了一两个关于神秘莫测的马克·扎克伯格性格和动机的新信息。OneZero的常驻作家坎特罗威茨所著的《永远第一天:科技巨头如何进行规划以保持永远领先地位》一书,提供了大量有关主要科技寡头内部运作的新细节。

学术出版物和科技批判理论:

《投机技术》(Technologies of Speculation),作者Sun-ha Hong

《过度智能》(Too Smart),作者贾森·萨多斯基(Jathan Sadowski)

《创新错觉》(The Innovation Delusion),作者李·文塞尔(Lee Vinsel)、安德鲁·拉塞尔(Andrew L. Russell)

《压迫算法》(Algorithms of Oppression),作者萨菲娅·乌莫贾·诺布尔(Safiya Umoja Noble)

《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Race After Technology: Abolitionist Tools for the New Jim Code),作者鲁哈·本杰明(Ruha Benjamin)

今年,一些学术届出版社发表了大量关于技术和社会的新批判思想。我将从我认为最令人担忧但易被忽视的内容开始:纽约大学出版社的《投机技术》。Sun-ha Hong认为,从埃里克·斯诺登曝光的美国国家安全局设备到我们戴在手腕上的Fitbits,监控技术基本上都是高度主观的系统–数据收集是一个极其不精确、非常随意的过程。因此,它为企业和用户提供了传播各种神话和猜测的空间;有时是赛博朋克比喻,有时是公司的营销材料–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注意这些新渠道,因为它们帮助创造了关于技术的神奇思维,这可能会导致偏见和剥削。

萨多斯基的《过度智能》巧妙地剖析了人们竞相追求“智能”互联技术的趋势,这些技术为企业利益创造了一个庞大的、以营利为目的的监视和数据提取工具网络。《创新错觉》是对硅谷创新福音的一种修正,这种修正早该发生,却姗姗来迟,它有助于让这个流行词已经漏气的轮胎得以最终喘息。

在这一年里,全国各地都爆发了抵制抗议活动,抗议造成命案的种族主义警察–以及最终镇压抗议队伍的军事化和高科技部队。我们意识到,需要重新审视技术本身是如何被种族偏见感染的,这一点至关重要。虽然这两本并不是新书,但我重新翻阅了诺布尔的《压迫算法》,这本书揭示了谷歌的搜索结果(仍然)带有种族偏见;还重温了本杰明的《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这本书揭露了新技术如何将旧的白人至上主义思想编码到新兴系统中)。两者都值得一看。

关于科技如何毁灭地球的书:

《我们所能挽救的》(All We Can Save),由艾安娜·伊丽莎白·约翰逊(Ayana Elizabeth Johnson)和凯瑟琳·k·威尔金森(Katharine K. Wilkinson)编辑

《未来的地球》(Future Earth),作者是埃里克·霍尔索斯(Eric Holthaus)

《如何炸毁输油管》(How to Blow Up a Pipeline),作者是安德里亚斯·马尔姆(Andreas Malm)

最后,有很多非常好的书籍讲述了地球所面临的危机,这些危机是由于一些相当老旧的技术大规模扩散造成的,而这些技术仍然顽固地在投入使用–燃煤和燃气发电厂,尤其是燃油内燃机。《我们所能挽救的》是由报道气候运动的女性作者撰写的一篇篇言之有物的文章;说实话,这基本算是现代气候作品的精选集。《未来的地球》是对未来气候变化下地球发展状况的全景展望,即使我们的行动会导致相对等范围的危机。《如何炸毁输油管》是一本关于气候危机的颇具煽动性的书,之前我并未觉得有必要阅读这本书,但是现在认为很有必要。这本书认为,鉴于其他所有途径都惨遭失败,我们早就该以保护宜居气候的名义,在举行环保运动时采取更多的相对激进的策略。

译者:Vivi

2020 年科技评论最佳英文书单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今年,业界对科技行业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专业人士和观察家们对科技发展的观察和分析更加深刻、客观、全面,想要了解更多科技行业正在发生的转变、问题及趋势等较为深刻的前沿分析,提升对未来世界的理解,请看Brian Merchant的这篇总结性书评。原文请参考The Best Tech Books of 2020 Are All About Giving Power to the User。

划重点:疫情影响下的科技行业也正悄然发生重大转变,即开始以赋权用户为主。是时候以批判的眼光、从发展的角度深刻理解一系列变化和趋势,提升预判未来科技世界的能力。

2020年度OneZero最佳科技类书

今年,业界对科技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甚至在疫情之前这种变化就已经发生。大多数时候,科技类书籍的发行日程上都充斥着创业公司传记、创始人简介、技术大师回忆录、商业和管理书籍,伴随着这些书籍还有一些“批判性”的标题–“你的揭露和辩论”、“孩子们正过量使用手机”等类似的长篇抨击文。

然而,作为OneZero图书部的编辑,我观察到今年这一比例似乎已被强势扭转了–极为详尽的、记录科技界事件的书或文章,比如史蒂文·利维(Steven Levy)的《Facebook:内幕故事》,被表达批评、对立和非叙事的作品数量大大超过了。

换句话说,作者们已经完全将这种科技潮流代谢消化了。在过去的五年中,硅谷巨头及其产品社会影响力的过度宣传使时事评论员们无能为力,而在2016年那场糟糕的大选的催化作用下,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强劲发展势头和光环的行业,开始进入面临批判的时代。显然,这不是第一年出版大量批判科技的书籍了,但是第一次,作者们要么一致彻底地吸收批评,要么亲身体验了启发批评的过程,不论哪种,都在以一种主导的模式发生。(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以往科技界众所周知的是以男性化形象为主,这些作品中不乏女性作者。)

2020年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即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

拿本年度毫无争议的热门科技书来说,这本书既不是生硬的创始人传记,也不是初创公司X的幕后故事,而是关于科技行业中各种超现实现象和不法行为回忆录,其视角独特清晰,且并未以一大张旗鼓的方式呈现这些不好的现象或者行为。正是因为安娜·维纳的《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使得《纽约时报》进入年度书籍报刊订阅排行榜前十名,并出现在无数其他书籍报刊载体上。它具有颠覆性,也很细致入微,是有一定的考量在内的;它充分考虑了科技公司的产品和社会力量等维度。

本年度科技相关最佳书籍往往都包含了这种批判精神,这些精神来自那些最深刻地感受到被科技摧毁的景象的人。2020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出自一位作家和图书编辑的拙见,谨在此介绍以下年度最佳科技书。

《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作者安娜·维纳(Anna Wiener)

《神秘硅谷》

维纳这本关于被引诱并进入科技行业的回忆录,被认为是描述硅谷普通白领生活的最真实写照,这些普通科技白领受制于创始人堂吉诃德式的奇想和获利需求,不得不中断这样那样的生意,又或者是像一位遭受无尽荼毒的女人,对一切都无可奈克。这本回忆录作为文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因为维纳将自己定位为读者的代理人,这些读者曾经对这个有前景的行业充满希望,感觉一切都是崭新的、令人激动的,然而现在却暴露出残酷现实–总是在对同样的权力进行丑陋的重申,对已有的事物过度宣扬,于是这些读者的幻想破灭了。(最精妙的是维纳以一种不同寻常的的表达方式来写作,这种表达方式既揶揄讽刺又充满诗意。同时,她仍然是我们中的一员,通过累积不断恶化的、令人失望的头条新闻、愚蠢的失误、博客等来筛选写作题材。)

因为不含专有名词,不包含任何企业的名字–这种选择不仅在风格上证明是有效的,而且还通过激发读者列出大量的可能对象清单和相关猜测,促进免费推广–这种效果反映出,我们对这些昙花一现的产品、公司以及名人的记忆是很模糊的,整个过程是这样:初创公司先是大放异彩而后萎靡不振,平台开始招致抱怨,创始人可能被人们遗忘,但同时流入整体性的数字化萎靡颓废的历史长河中。

这是一本史诗般的、带有忧郁色彩的书,讲述了这个宏大的、略为悲壮的时代中资本与权力的关系。

《潜伏》(Lurking ),作者乔安妮·麦克尼尔(Joanne McNeil)

《潜伏》

我的朋友克莱尔·埃文斯惊叹于麦克尼尔精湛杰出的数字生活回忆录/历史,将其描述为“早就该出现却杉杉来迟的人类互联网历史。”(埃文斯写了一本非常好的书,专门讲述构建互联网科技的女性,因此她完全有资格做出以上评论。)尽管我可能会把它调整为“第一部个人的互联网历史”这样的说法,这主要是从一个深入网络世界的用户角度得出的结论–据我们所知,这通常是孤独而自我的人。《潜伏》既包含丰富而深刻的信息,又具有优美的笔触,它讲述的不是构建现代世界体系的人的丰功伟绩和英勇行为,而是聚焦另一端的人们,讲述他们留下来继续前行的历史。

和《神秘硅谷》一样,《潜伏》的惊人之处在于它能够利用作者的具体个人经验来有效地概括一个集体的经验–成长,然后持续地在线存在,同时理解那些占据了我们的注意力、霸占了我们的社交生活的平台和产品。麦克尼尔记录了她的互联网使用经历:早期的网络留声板、然后是Friendster交友网站、之后是MySpace(“我的空间”)、买了第一部翻盖手机,等等–然后她继续揭示了催生这些产品的推动力和相关机制。

这是一本非凡卓越、无可挑剔的研究型书籍。这可能是我读过的关于互联网的最好的一本书。

《逻辑》出版书籍热潮:

《科技所谓的思考》(What Tech Calls Thinking),作者艾德里安·多布(Adrian Daub)

《区块链养鸡厂》(Blockchain Chicken Farm),作者王小伟

《来自硅谷的声音》(Voices From the Valley),作者本·塔尔诺夫(Ben Tarnoff)、莫伊拉·韦格尔(Moira Weigel)

《次级注意力危机》(Subprime Attention Crisis),作者蒂姆·黄(Tim Hwang)

《逻辑》将引人注目的科技领域的学术批判与流行历史、精锐的新闻报道相结合,是目前最好的新科技出版物之一。这真的是目前最好的新出版物之一。

今年,《逻辑》与Farrar、Straus & Giroux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四本短篇著作–谨在此以我的生命发誓,每一本都是好书。斯坦福大学教授阿德里安·多布所著的《科技所谓的思考》,可能对读者来说是最直接彻底的愉悦;这本书充满了对一种哲学的博学而又滑稽、讽刺的抨击,而许多硅谷精英正是用这种哲学来构建自己的世界观。《区块链养鸡场》也非常引人入胜;读者将体会到,这是一次奇妙的、大开眼界的中国农村科技景观之旅。在中国的农村地区,中央政府规划了一项经济发展计划,旨在刺激大城市以外的地区成为创新中心。(听起来熟悉吗?)这是本关于一个人们知之甚少的地方的重要书籍。

《来自硅谷的声音》对各个层级的科技工作者进行了一系列颇具启发性的采访,从餐厅员工到企业创始人;《次级注意力危机》有力地证明了互联网广告泡沫即将破裂。蒂姆·黄审视并剖析了将我们引向险境的体系架构和反常动机,并提出了一两个新的前进方向。

《废除硅谷》(Abolish Silicon Valley),作者刘温迪

《废除硅谷》

刘温迪曾是谷歌的实习生,后来创办了自己的科技创业公司,现在她想把硅谷夷为平地(当然这只是比喻)。她的目标是用一种公平民主的、开发和部署技术相关的模式取代它,而不是通过牟取暴利和利用寡头政治来实现–这在我看来似乎是合理的!刘温迪的这本书部分是回忆录,部分是宣言。尽管书名毫不留情,但这本书平易近人,甚至读起来有种轻松愉快的感觉。如果新冠肺炎疫情没有卷土重来,《废除硅谷》这本书将会引起很多讨论–并且会使科技领域精英人士感到束手无策。我强烈建议2021年这本书再度掀起热议。

《故障女权主义:宣言》(Glitch Feminism: A Manifesto),作者是莱加西·罗素(Legacy Russell)

罗素的电子网络女权主义宣言认为,特定系统中的故障提供给我们一个机会来评估整个系统–我们得以充分利用这个独特的机会去修复它们。种种故障或弊端快速地接连出现我们腐败的体制中,促使2020年势不可挡的观念 的产生:黑人的命也是命。面对巨大的不公,反对资助警察运动的兴起,为真正的改革开辟了一些空间,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自动化与未来工作趋势》(Automation and the Future of Work),作者亚伦·贝纳纳夫(Aaron Benanav)

简单地说,这是2020年出版的关于自动化的最好的一本书–也能算的上是过去几年最好的书。贝纳纳夫是一位社会学家,他的研究很令人信服。其研究表明,尽管未来学家们宣称“机器人将会抢走我们的工作”,但自动化加速发展并不是我们劳动力困境的根源。相反,罪魁祸首是好工作长期供应不足。问题不在于机器人取代了多少人类劳动力,而在于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不够快,无法在资本主义社会为所有需要工作的人提供好的工作机会。工人们的生产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但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产出并未上升,却在下降。

这个呼吁很大胆,但却至关重要,且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呼吁重新思考已被科技圈的大多数人认为是福音的自动化理论。

《如何摧毁监视资本主义》(How to Destroy Surveillance Capitalism),作者科里·多克托罗(Cory Doctorow)

好吧,在这里我们有点私心。这是OneZero今年出版的第一本书,在这本书中,多克托罗提出了一个简短但至关重要的论点(重申,这个评价只是我们一家之言),即为了真正以有意义的方式应对监视资本主义,你必须首先处理技术垄断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论点,时而尖刻,时而诙谐,可读性也非常强。

大预算叙事风格的科技故事:

《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No Filter: The Inside Story of Instagram),作者莎拉·弗莱尔(Sarah Frier)

《Facebook:内幕故事》(Facebook: The Inside Story),作者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

《永远第一天》(Always Day One),作者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Alex Kantrowitz)

虽然今年有过多的重量级批判性回忆录、评论文章和观点叙述文,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像《黑客》、《孵化中的Twitter》或《史蒂夫·乔布斯》那样的优秀老式科技演讲著作。

弗莱尔的《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笔触活泼流畅,很有叙事节奏,以较为深刻、宽广的视野讲述了在当今文化中最重要的社交网络是如何建立起来的–有条不紊,精心策划,并讲述了Facebook大规模收购instagram的故事。说到Facebook,资深科技记者列维发布了《Facebook:内幕故事》(虽然现在两家公司已经有了联系,但这两篇“内幕故事”并不相关),这两篇报道的选材较为相似,提供了一两个关于神秘莫测的马克·扎克伯格性格和动机的新信息。OneZero的常驻作家坎特罗威茨所著的《永远第一天:科技巨头如何进行规划以保持永远领先地位》一书,提供了大量有关主要科技寡头内部运作的新细节。

学术出版物和科技批判理论:

《投机技术》(Technologies of Speculation),作者Sun-ha Hong

《过度智能》(Too Smart),作者贾森·萨多斯基(Jathan Sadowski)

《创新错觉》(The Innovation Delusion),作者李·文塞尔(Lee Vinsel)、安德鲁·拉塞尔(Andrew L. Russell)

《压迫算法》(Algorithms of Oppression),作者萨菲娅·乌莫贾·诺布尔(Safiya Umoja Noble)

《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Race After Technology: Abolitionist Tools for the New Jim Code),作者鲁哈·本杰明(Ruha Benjamin)

今年,一些学术届出版社发表了大量关于技术和社会的新批判思想。我将从我认为最令人担忧但易被忽视的内容开始:纽约大学出版社的《投机技术》。Sun-ha Hong认为,从埃里克·斯诺登曝光的美国国家安全局设备到我们戴在手腕上的Fitbits,监控技术基本上都是高度主观的系统–数据收集是一个极其不精确、非常随意的过程。因此,它为企业和用户提供了传播各种神话和猜测的空间;有时是赛博朋克比喻,有时是公司的营销材料–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注意这些新渠道,因为它们帮助创造了关于技术的神奇思维,这可能会导致偏见和剥削。

萨多斯基的《过度智能》巧妙地剖析了人们竞相追求“智能”互联技术的趋势,这些技术为企业利益创造了一个庞大的、以营利为目的的监视和数据提取工具网络。《创新错觉》是对硅谷创新福音的一种修正,这种修正早该发生,却姗姗来迟,它有助于让这个流行词已经漏气的轮胎得以最终喘息。

在这一年里,全国各地都爆发了抵制抗议活动,抗议造成命案的种族主义警察–以及最终镇压抗议队伍的军事化和高科技部队。我们意识到,需要重新审视技术本身是如何被种族偏见感染的,这一点至关重要。虽然这两本并不是新书,但我重新翻阅了诺布尔的《压迫算法》,这本书揭示了谷歌的搜索结果(仍然)带有种族偏见;还重温了本杰明的《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这本书揭露了新技术如何将旧的白人至上主义思想编码到新兴系统中)。两者都值得一看。

关于科技如何毁灭地球的书:

《我们所能挽救的》(All We Can Save),由艾安娜·伊丽莎白·约翰逊(Ayana Elizabeth Johnson)和凯瑟琳·k·威尔金森(Katharine K. Wilkinson)编辑

《未来的地球》(Future Earth),作者是埃里克·霍尔索斯(Eric Holthaus)

《如何炸毁输油管》(How to Blow Up a Pipeline),作者是安德里亚斯·马尔姆(Andreas Malm)

最后,有很多非常好的书籍讲述了地球所面临的危机,这些危机是由于一些相当老旧的技术大规模扩散造成的,而这些技术仍然顽固地在投入使用–燃煤和燃气发电厂,尤其是燃油内燃机。《我们所能挽救的》是由报道气候运动的女性作者撰写的一篇篇言之有物的文章;说实话,这基本算是现代气候作品的精选集。《未来的地球》是对未来气候变化下地球发展状况的全景展望,即使我们的行动会导致相对等范围的危机。《如何炸毁输油管》是一本关于气候危机的颇具煽动性的书,之前我并未觉得有必要阅读这本书,但是现在认为很有必要。这本书认为,鉴于其他所有途径都惨遭失败,我们早就该以保护宜居气候的名义,在举行环保运动时采取更多的相对激进的策略。

译者:Vivi

2020 年科技评论最佳英文书单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今年,业界对科技行业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专业人士和观察家们对科技发展的观察和分析更加深刻、客观、全面,想要了解更多科技行业正在发生的转变、问题及趋势等较为深刻的前沿分析,提升对未来世界的理解,请看Brian Merchant的这篇总结性书评。原文请参考The Best Tech Books of 2020 Are All About Giving Power to the User。

划重点:疫情影响下的科技行业也正悄然发生重大转变,即开始以赋权用户为主。是时候以批判的眼光、从发展的角度深刻理解一系列变化和趋势,提升预判未来科技世界的能力。

2020年度OneZero最佳科技类书

今年,业界对科技的主流看法悄然而严肃地发生了转变,甚至在疫情之前这种变化就已经发生。大多数时候,科技类书籍的发行日程上都充斥着创业公司传记、创始人简介、技术大师回忆录、商业和管理书籍,伴随着这些书籍还有一些“批判性”的标题–“你的揭露和辩论”、“孩子们正过量使用手机”等类似的长篇抨击文。

然而,作为OneZero图书部的编辑,我观察到今年这一比例似乎已被强势扭转了–极为详尽的、记录科技界事件的书或文章,比如史蒂文·利维(Steven Levy)的《Facebook:内幕故事》,被表达批评、对立和非叙事的作品数量大大超过了。

换句话说,作者们已经完全将这种科技潮流代谢消化了。在过去的五年中,硅谷巨头及其产品社会影响力的过度宣传使时事评论员们无能为力,而在2016年那场糟糕的大选的催化作用下,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强劲发展势头和光环的行业,开始进入面临批判的时代。显然,这不是第一年出版大量批判科技的书籍了,但是第一次,作者们要么一致彻底地吸收批评,要么亲身体验了启发批评的过程,不论哪种,都在以一种主导的模式发生。(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以往科技界众所周知的是以男性化形象为主,这些作品中不乏女性作者。)

2020年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即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

拿本年度毫无争议的热门科技书来说,这本书既不是生硬的创始人传记,也不是初创公司X的幕后故事,而是关于科技行业中各种超现实现象和不法行为回忆录,其视角独特清晰,且并未以一大张旗鼓的方式呈现这些不好的现象或者行为。正是因为安娜·维纳的《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使得《纽约时报》进入年度书籍报刊订阅排行榜前十名,并出现在无数其他书籍报刊载体上。它具有颠覆性,也很细致入微,是有一定的考量在内的;它充分考虑了科技公司的产品和社会力量等维度。

本年度科技相关最佳书籍往往都包含了这种批判精神,这些精神来自那些最深刻地感受到被科技摧毁的景象的人。2020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开始为平台用户而战,而非所有者。出自一位作家和图书编辑的拙见,谨在此介绍以下年度最佳科技书。

《神秘硅谷》(Uncanny Valley),作者安娜·维纳(Anna Wiener)

《神秘硅谷》

维纳这本关于被引诱并进入科技行业的回忆录,被认为是描述硅谷普通白领生活的最真实写照,这些普通科技白领受制于创始人堂吉诃德式的奇想和获利需求,不得不中断这样那样的生意,又或者是像一位遭受无尽荼毒的女人,对一切都无可奈克。这本回忆录作为文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因为维纳将自己定位为读者的代理人,这些读者曾经对这个有前景的行业充满希望,感觉一切都是崭新的、令人激动的,然而现在却暴露出残酷现实–总是在对同样的权力进行丑陋的重申,对已有的事物过度宣扬,于是这些读者的幻想破灭了。(最精妙的是维纳以一种不同寻常的的表达方式来写作,这种表达方式既揶揄讽刺又充满诗意。同时,她仍然是我们中的一员,通过累积不断恶化的、令人失望的头条新闻、愚蠢的失误、博客等来筛选写作题材。)

因为不含专有名词,不包含任何企业的名字–这种选择不仅在风格上证明是有效的,而且还通过激发读者列出大量的可能对象清单和相关猜测,促进免费推广–这种效果反映出,我们对这些昙花一现的产品、公司以及名人的记忆是很模糊的,整个过程是这样:初创公司先是大放异彩而后萎靡不振,平台开始招致抱怨,创始人可能被人们遗忘,但同时流入整体性的数字化萎靡颓废的历史长河中。

这是一本史诗般的、带有忧郁色彩的书,讲述了这个宏大的、略为悲壮的时代中资本与权力的关系。

《潜伏》(Lurking ),作者乔安妮·麦克尼尔(Joanne McNeil)

《潜伏》

我的朋友克莱尔·埃文斯惊叹于麦克尼尔精湛杰出的数字生活回忆录/历史,将其描述为“早就该出现却杉杉来迟的人类互联网历史。”(埃文斯写了一本非常好的书,专门讲述构建互联网科技的女性,因此她完全有资格做出以上评论。)尽管我可能会把它调整为“第一部个人的互联网历史”这样的说法,这主要是从一个深入网络世界的用户角度得出的结论–据我们所知,这通常是孤独而自我的人。《潜伏》既包含丰富而深刻的信息,又具有优美的笔触,它讲述的不是构建现代世界体系的人的丰功伟绩和英勇行为,而是聚焦另一端的人们,讲述他们留下来继续前行的历史。

和《神秘硅谷》一样,《潜伏》的惊人之处在于它能够利用作者的具体个人经验来有效地概括一个集体的经验–成长,然后持续地在线存在,同时理解那些占据了我们的注意力、霸占了我们的社交生活的平台和产品。麦克尼尔记录了她的互联网使用经历:早期的网络留声板、然后是Friendster交友网站、之后是MySpace(“我的空间”)、买了第一部翻盖手机,等等–然后她继续揭示了催生这些产品的推动力和相关机制。

这是一本非凡卓越、无可挑剔的研究型书籍。这可能是我读过的关于互联网的最好的一本书。

《逻辑》出版书籍热潮:

《科技所谓的思考》(What Tech Calls Thinking),作者艾德里安·多布(Adrian Daub)

《区块链养鸡厂》(Blockchain Chicken Farm),作者王小伟

《来自硅谷的声音》(Voices From the Valley),作者本·塔尔诺夫(Ben Tarnoff)、莫伊拉·韦格尔(Moira Weigel)

《次级注意力危机》(Subprime Attention Crisis),作者蒂姆·黄(Tim Hwang)

《逻辑》将引人注目的科技领域的学术批判与流行历史、精锐的新闻报道相结合,是目前最好的新科技出版物之一。这真的是目前最好的新出版物之一。

今年,《逻辑》与Farrar、Straus & Giroux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四本短篇著作–谨在此以我的生命发誓,每一本都是好书。斯坦福大学教授阿德里安·多布所著的《科技所谓的思考》,可能对读者来说是最直接彻底的愉悦;这本书充满了对一种哲学的博学而又滑稽、讽刺的抨击,而许多硅谷精英正是用这种哲学来构建自己的世界观。《区块链养鸡场》也非常引人入胜;读者将体会到,这是一次奇妙的、大开眼界的中国农村科技景观之旅。在中国的农村地区,中央政府规划了一项经济发展计划,旨在刺激大城市以外的地区成为创新中心。(听起来熟悉吗?)这是本关于一个人们知之甚少的地方的重要书籍。

《来自硅谷的声音》对各个层级的科技工作者进行了一系列颇具启发性的采访,从餐厅员工到企业创始人;《次级注意力危机》有力地证明了互联网广告泡沫即将破裂。蒂姆·黄审视并剖析了将我们引向险境的体系架构和反常动机,并提出了一两个新的前进方向。

《废除硅谷》(Abolish Silicon Valley),作者刘温迪

《废除硅谷》

刘温迪曾是谷歌的实习生,后来创办了自己的科技创业公司,现在她想把硅谷夷为平地(当然这只是比喻)。她的目标是用一种公平民主的、开发和部署技术相关的模式取代它,而不是通过牟取暴利和利用寡头政治来实现–这在我看来似乎是合理的!刘温迪的这本书部分是回忆录,部分是宣言。尽管书名毫不留情,但这本书平易近人,甚至读起来有种轻松愉快的感觉。如果新冠肺炎疫情没有卷土重来,《废除硅谷》这本书将会引起很多讨论–并且会使科技领域精英人士感到束手无策。我强烈建议2021年这本书再度掀起热议。

《故障女权主义:宣言》(Glitch Feminism: A Manifesto),作者是莱加西·罗素(Legacy Russell)

罗素的电子网络女权主义宣言认为,特定系统中的故障提供给我们一个机会来评估整个系统–我们得以充分利用这个独特的机会去修复它们。种种故障或弊端快速地接连出现我们腐败的体制中,促使2020年势不可挡的观念 的产生:黑人的命也是命。面对巨大的不公,反对资助警察运动的兴起,为真正的改革开辟了一些空间,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自动化与未来工作趋势》(Automation and the Future of Work),作者亚伦·贝纳纳夫(Aaron Benanav)

简单地说,这是2020年出版的关于自动化的最好的一本书–也能算的上是过去几年最好的书。贝纳纳夫是一位社会学家,他的研究很令人信服。其研究表明,尽管未来学家们宣称“机器人将会抢走我们的工作”,但自动化加速发展并不是我们劳动力困境的根源。相反,罪魁祸首是好工作长期供应不足。问题不在于机器人取代了多少人类劳动力,而在于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不够快,无法在资本主义社会为所有需要工作的人提供好的工作机会。工人们的生产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但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产出并未上升,却在下降。

这个呼吁很大胆,但却至关重要,且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呼吁重新思考已被科技圈的大多数人认为是福音的自动化理论。

《如何摧毁监视资本主义》(How to Destroy Surveillance Capitalism),作者科里·多克托罗(Cory Doctorow)

好吧,在这里我们有点私心。这是OneZero今年出版的第一本书,在这本书中,多克托罗提出了一个简短但至关重要的论点(重申,这个评价只是我们一家之言),即为了真正以有意义的方式应对监视资本主义,你必须首先处理技术垄断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论点,时而尖刻,时而诙谐,可读性也非常强。

大预算叙事风格的科技故事:

《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No Filter: The Inside Story of Instagram),作者莎拉·弗莱尔(Sarah Frier)

《Facebook:内幕故事》(Facebook: The Inside Story),作者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

《永远第一天》(Always Day One),作者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Alex Kantrowitz)

虽然今年有过多的重量级批判性回忆录、评论文章和观点叙述文,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像《黑客》、《孵化中的Twitter》或《史蒂夫·乔布斯》那样的优秀老式科技演讲著作。

弗莱尔的《无过滤叙述:Instagram的内幕故事》笔触活泼流畅,很有叙事节奏,以较为深刻、宽广的视野讲述了在当今文化中最重要的社交网络是如何建立起来的–有条不紊,精心策划,并讲述了Facebook大规模收购instagram的故事。说到Facebook,资深科技记者列维发布了《Facebook:内幕故事》(虽然现在两家公司已经有了联系,但这两篇“内幕故事”并不相关),这两篇报道的选材较为相似,提供了一两个关于神秘莫测的马克·扎克伯格性格和动机的新信息。OneZero的常驻作家坎特罗威茨所著的《永远第一天:科技巨头如何进行规划以保持永远领先地位》一书,提供了大量有关主要科技寡头内部运作的新细节。

学术出版物和科技批判理论:

《投机技术》(Technologies of Speculation),作者Sun-ha Hong

《过度智能》(Too Smart),作者贾森·萨多斯基(Jathan Sadowski)

《创新错觉》(The Innovation Delusion),作者李·文塞尔(Lee Vinsel)、安德鲁·拉塞尔(Andrew L. Russell)

《压迫算法》(Algorithms of Oppression),作者萨菲娅·乌莫贾·诺布尔(Safiya Umoja Noble)

《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Race After Technology: Abolitionist Tools for the New Jim Code),作者鲁哈·本杰明(Ruha Benjamin)

今年,一些学术届出版社发表了大量关于技术和社会的新批判思想。我将从我认为最令人担忧但易被忽视的内容开始:纽约大学出版社的《投机技术》。Sun-ha Hong认为,从埃里克·斯诺登曝光的美国国家安全局设备到我们戴在手腕上的Fitbits,监控技术基本上都是高度主观的系统–数据收集是一个极其不精确、非常随意的过程。因此,它为企业和用户提供了传播各种神话和猜测的空间;有时是赛博朋克比喻,有时是公司的营销材料–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注意这些新渠道,因为它们帮助创造了关于技术的神奇思维,这可能会导致偏见和剥削。

萨多斯基的《过度智能》巧妙地剖析了人们竞相追求“智能”互联技术的趋势,这些技术为企业利益创造了一个庞大的、以营利为目的的监视和数据提取工具网络。《创新错觉》是对硅谷创新福音的一种修正,这种修正早该发生,却姗姗来迟,它有助于让这个流行词已经漏气的轮胎得以最终喘息。

在这一年里,全国各地都爆发了抵制抗议活动,抗议造成命案的种族主义警察–以及最终镇压抗议队伍的军事化和高科技部队。我们意识到,需要重新审视技术本身是如何被种族偏见感染的,这一点至关重要。虽然这两本并不是新书,但我重新翻阅了诺布尔的《压迫算法》,这本书揭示了谷歌的搜索结果(仍然)带有种族偏见;还重温了本杰明的《技术竞赛:新吉姆准则的废除工具》,这本书揭露了新技术如何将旧的白人至上主义思想编码到新兴系统中)。两者都值得一看。

关于科技如何毁灭地球的书:

《我们所能挽救的》(All We Can Save),由艾安娜·伊丽莎白·约翰逊(Ayana Elizabeth Johnson)和凯瑟琳·k·威尔金森(Katharine K. Wilkinson)编辑

《未来的地球》(Future Earth),作者是埃里克·霍尔索斯(Eric Holthaus)

《如何炸毁输油管》(How to Blow Up a Pipeline),作者是安德里亚斯·马尔姆(Andreas Malm)

最后,有很多非常好的书籍讲述了地球所面临的危机,这些危机是由于一些相当老旧的技术大规模扩散造成的,而这些技术仍然顽固地在投入使用–燃煤和燃气发电厂,尤其是燃油内燃机。《我们所能挽救的》是由报道气候运动的女性作者撰写的一篇篇言之有物的文章;说实话,这基本算是现代气候作品的精选集。《未来的地球》是对未来气候变化下地球发展状况的全景展望,即使我们的行动会导致相对等范围的危机。《如何炸毁输油管》是一本关于气候危机的颇具煽动性的书,之前我并未觉得有必要阅读这本书,但是现在认为很有必要。这本书认为,鉴于其他所有途径都惨遭失败,我们早就该以保护宜居气候的名义,在举行环保运动时采取更多的相对激进的策略。

译者:Vivi

疫情之后,民宿巨头 Airbnb 将如何转变?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在疫情期间,民宿领域的龙头Airbnb遭到了重创,疫情一度使这家企业的全球业务处于到停滞状态。2020年5月,Airbnb宣布裁员四分之一,并剥离部分资产和投资,聚焦于主业住宿业务。人们旅行的方式正在发生改变,旅游业也在发生变革,Airbnb也在谋求转变。随着疫情缓解,Airbnb在全球的业务在逐渐恢复,公司根据人们偏好的变化做出了相应战略调整。目前,Airbnb正在筹备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New York Times记者与Airbn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以及其他行业专家进行了访谈,讨论了该公司面临的一些挑战,以及它改变旅行的方式。本文原标题为” The Future of Airbnb”,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在疫情期间,房屋租赁市场虽然受到重创,但势头保持稳定。因为对于想出去旅行,又想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的人来讲,民宿是不二之选。

根据酒店数据巨头STR和短期租赁分析公司AirDNA的一份报告,自COVID-19爆发以来,全球27个市场的房屋租赁市场的表现优于酒店。随着今年夏天休闲旅游的增加,美国2020年7月的平均日租金比2019年7月还要高,从300美元上涨到323美元,这要归功于大房子优点的普及。

尽管如此,全球疫情的影响已经挤压了旅游业的方方面面,包括度假租赁。STR和AirDNA的数据显示,从3月中旬到6月底,所有共享房屋平台的入住率下降了近一半,降至33%至36%左右,具体降幅取决于租金规模的大小。而相比之下,酒店的平均入住率降至17.5%。

短期租赁市场的最大参与者是Airbnb,它在220多个国家拥有700多万套房源。在春季裁员四分之一后,Airbnb抛弃一些新项目,包括进军交通行业和娱乐行业,专注于其核心的住宿业务。据《华尔街日报》,Airbnb的估值从310亿美元的高点跌至最近的180亿美元。

现在,Airbnb正在准备上市,我们与Airbn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以及其他行业专家进行了交谈,讨论了该公司面临的一些挑战,以及它改变旅行的方式。

切斯基说:“人们想要旅行,他们只是不想坐飞机,不想出差。人们不像以前那样普遍地呆在大城市里了,他们不想住在拥挤的酒店区。但是,人们确实想离开家出去走走。所以我们认为未来的需求会很强劲。实际上,我对这个行业非常乐观。”

1. 生活方式与度假方式的改变

Airbnb大力宣传隐私保护和客人对环境的控制,包括拥有自己的厨房,而不是去餐馆吃饭——这是疫情期间的重要保障措施。该公司制定了新的清洁指南,并在8月下旬表示,超过100万份名录获得了“强化清洁”认证,这包括对详细说明如何清洗和消毒的新指南的培训。程序建议每个房间进行45分钟的清洁,一些房主保证在登记入住前有72小时的空房窗口。

Airbnb表示,它提供的服务符合人们目前的旅行方式,即与家人和朋友前往人口较少的目的地。劳动节周末,尽管南卡罗莱纳希尔顿黑德岛和加州棕榈泉等经典度假胜地最受欢迎,但公司30%的订单来自偏远地区,这个数字是去年的两倍。来自城市的预订量仍在下降。

切斯基说:“我们发现旅行和生活之间的界限有一点模糊。在疫情流行之前,人们一年之中有50到51周的时间生活在固定的地方,如果你够幸运的话,一年可能会度一两次假。现在,疫情正在改变人们工作、旅行和生活的方式。

尽管根据AirDNA的数据,自5月1日以来,游客的平均停留时间增加了58%,达到四天以上,秋季的预订量也比平常要高,但旅行是否真的变成了游牧式的生活还有待观察。

2. 旅游过度、房租上涨和房源短缺问题

从巴塞罗那到温哥华,世界各地的城市都在遏制Airbnb和其他短期租赁公司的发展,许多人指责这些公司导致社区空心化,因为房地产经理们接手长期租赁,然后将其挂为短期租赁,因为这样更有利可图的。

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戴维·瓦赫斯穆斯(David Wachsmuth)说:“通过Airbnb出租公寓和房屋,比租给当地人要赚得更多。”

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当一个城市的房源上涨时,租金也会上涨。无党派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分析发现,当地社区在Airbnb上挂牌的代价,包括房价上涨和房源减少,这可能超过了它带来的好处。

波士顿大学酒店管理学院市场营销学助理教授Makarand Mody说“过度旅游的问题由来已久,Airbnb的出现让情况变得更糟,但还有更深层次的社会和经济问题。Airbnb只是供给方,需求增长也是非常大的。”

根据世界旅游与旅游理事会(World Travel & tourism Council)的数据,到2019年,全球中产的崛起使得旅游业的增速连续九年超过全球经济增速。在Airbnb上,许多旅行者找到了经济实惠的住宿,这让他们可以住在社区而不是商业中心。

切斯基认为,疫情使过度旅游问题得到了缓解,游客被重新分配到了旅游目的地以外的国家。他说:“我希望能够帮助把旅游业扩展到尽可能多的社区,而不是把过度集中在一个地方。”他补充说:“我猜测,世界不会很快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我认为旅行再也不会像一月份那样了。在世界发生如此巨变之后,一个受到最严重打击行业不太可能和过去一样。”

社区的目标是确保这一点。去年夏天,瓦胡岛颁布了一项法律,限制无证出租,并处以罚款。在欧洲,葡萄牙里斯本和都柏林等城市正在回购租约,或迫使房东长期租赁房屋,以确保旅游业复苏时不会再次让他们不堪重负。

不过执行起来仍然很棘手,Airbnb被指责在非法房源问题上采取了另一种方式。据《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报道,去年,洛杉矶将租赁权限制在在该市注册的自住房屋上,不过仍有许多非法房屋存在。

作为回应,Airbnb刚刚推出了一个新的城市门户网站,称该网站将让政府更容易识别不符合当地法规的房源,比如未注册房源。

在发布之前,该公司与旧金山的短期租赁办公室(Office of short – Rentals)共享了这个新工具。该市市长发言人杰弗瑞·克里坦(Jeffrey Cretan)表示:“他们对此相当乐观,希望这肯定能提高他们维持秩序的能力。”

Airbnb表示,或许正是因为这些无视法律者,所以它并没有丢失很多房源。在里斯本,禁令之下仍有1.45多万个的待租房屋,与2019年1月的数字相同,但比2019年7月的峰值有所下降。

更多监管的影响可能会在未来显现。波士顿大学的莫迪(Mody)说:“对于Airbnb这样的平台,他们不仅担心需求方,还担心供给方。”他指出,旅游市场的冻结可能会说服房东把他们的公寓挂在长期租赁市场,从而缩小平台规模,并令潜在投资者感到担忧。Mody补充道:“当你依靠风险投资生活时,盈利能力没有增长那么重要。股东的耐心会大大降低。”

3. “派对屋”的问题

Host Compliance公司一直跟踪美国350个城市和县短期租赁房屋法律合规情况,据公司表示,在疫情期间,对所谓“派对屋”的噪音投诉增加了两倍。

Host Compliance的创始人兼总经理Ulrik Binzer 说:“很多人在家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必须释放一下,但却不能飞往欧洲或者坎昆度假狂欢,所以他们选择驱车短期出行,同时短租房屋。”

这些出租屋通常位于居民区,噪音引发了人们的抱怨,以及对大型聚会所造成的健康威胁的担忧。

在迈阿密海滩(Miami Beach),短期租赁房今年夏天被关闭了,但共管公寓和公寓楼内的短期租赁房获准在容量受限的情况下于8月份重新开放。就在那个月,洛杉矶市政府切断了TikTok网红们在一场大型派对上租下的一所房子的电源(不是Airbnb上的房子)。

今年8月,Airbnb也采取了行动,宣布在全球范围内禁止在屋里开派对。派对屋的定义是,那些不断引起邻居抱怨的房子。该公司表示,73%的房源已经明确禁止举办派对,不过房主通常会允许举办婴儿派对和生日派对等小型聚会。现在的入住人数限制在16人。

据BBC新闻报道,在多伦多的一次聚会中发生了枪杀事件造成三人死亡后,今年早些时候,Airbnb在加拿大也实施了类似的限制。

“我们想做一切我们能做的来保护社区,不要让聚会失控,”切斯基说。

观察人士说,现在讲禁令是否奏效还为时过早。

宾泽(Binzer)说:“Airbnb派对屋的问题在于执行,这有点像让狐狸看守鸡舍。”

4. 价格不透明的问题

9月14日,一名推特用户写道,“我在Airbnb找到一个52美元一晚的房子,太便宜了。但是一晚的清洁费要我125英镑。简直是笑话。”

这样的抱怨很普遍。Airbnb给出了诱人的房费,但在用户开始预订之前会把其他费用隐藏。清洁和服务费用通常不多,比如从0到25美元,但有时会在预订的基础上增加450美元,这反映了房东收取的强制性和选择性费用的混合。有时还有额外的占用税,在一些国家,Airbnb对服务费征收增值税。

根据Airbnb的定价结构,房东要向该公司支付订单金额的3%,其中包括每晚的房费、清洁费和额外客人的费用。大多数客人收取的服务费不到订单金额的14.2%,这些费用归Airbnb所有。

由于收费的变化和缺乏透明度,收费是公司在疫情期间制定了可减轻责任的政策后,用户最关注的财务信息。该公司表示,在3月14日或之前预订的客户可以取消预订,而不必缴纳取消费,即使他们的租赁协议规定他们处于罚款期也没关系。该政策已经延长了几次,到现在延长到了10月31日。(虽然大多数客人对这个决定感到满意,但很多房东并不满意,Airbnb后来因为没有征询房东意见而向他们道了歉)。

Airbnb表示,今年计划重新设计价格显示方式。切斯基说:“我们正在尝试与房主共同创建明确的标准,并改变搜索线。所以如果某个房源的清洗费用更高,那么会影响它们在搜索结果中的显示位置。有用户告诉我们,他们希望我们能以更简单的方式提前列出价格。”

5. 数字时代的体验业务

Airbnb不只是出租房子,还推出了爱彼迎体验(Airbnb Experiences),可以让客户在墨西哥城与当地厨师一起学习制作鼹鼠摩尔,在哈瓦那与DJ一起进行音乐和文化之旅,在南非与环保人士一起与企鹅散步。

在疫情期间,Airbnb的许多线下体验内容都变成了线上的。现在,通过Zoom,旅行者可以参观康涅狄格州的动物救助农场,跟随一位瘟疫医生穿越布拉格,然后在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参加歌曲创作会。

Airbnb裁员后,很多人都想知道,Airbnb的体验业务“Experiences”是否也会被搁置,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Airbnb在亏损。今年1月,它在1000个城市举行了5万次体验。在疫情蔓延期间,该部门被关闭,后来进行了转型,只提供一小部分在线服务。如今,它提供700个虚拟体验,在过去的五个月里产生了200万美元的预订量。目前,有70多个国家已经恢复了线下体验,不过对团队规模有限制。

波士顿大学的Mody说:“如果他们完全放弃这项业务,我会很惊讶,他们不想只是一家房屋租赁公司。旅行是一场完整的体验,他们想在其中发挥作用。

译者:Jane

苹果如果转向纯粹的订阅商业模式,股价会涨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兽财经”(ID:mengshoucaijing),作者:猛兽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

苹果的硬件和服务正逐渐转向基于订阅的商业模式。

一方面,向订阅型商业模式的转变会在中短期内对苹果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压力。

另一方面,这种方式可以带来长期稳定和可持续的增长。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想讨论为什么苹果会成为一家以订阅为基础的公司,以及这种政策转变在机遇和风险方面会带来哪些影响。

苹果(AAPL)目前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利润最高的公司。

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那样,苹果公布了惊人的季度业绩,每个地区、产品部门和财务指标都实现了增长。从长远来看,苹果有非常坚实的基础,应该继续扩大业务。

尽管如此,苹果的销售战略也在发生缓慢但肯定的转变。我们特别了解到这种被称为“订阅的软件即服务”(saas)的销售策略。

虽然大多数人认为苹果提供服务是为了增加硬件销量,但我们认为事实恰恰相反。苹果越来越多地以订阅方式提供硬件,据报道,苹果计划推出新产品捆绑,以传达这样一种印象,即苹果正在成为一家订阅型公司,因此理应获得更高的估值。

在本文中,我们将讨论这种战略的潜在机会和风险的含义。

苹果公司向订阅型公司的转变

如下图所示,2019财年服务收入占苹果总收入的18%,且呈上升趋势。

来源:苹果2019财年财务报表

此外,iphone、ipad和mac电脑的硬件销售多年来或多或少停滞不前,而可穿戴设备和服务的销售却呈现出非常高的增长速度。

来源:苹果2019财年财务报表

过去几年,苹果服务收入快速增长。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2020年第三季度,苹果平台上各服务的付费订阅用户连续增长3500万,达到5.5亿多人,比一年前增加1.3亿人。管理层的目标是在年底前达到6亿付费订阅用户。

虽然苹果2019财年的营收占硬件销售的82%,但服务业务的毛利率为64%,远高于硬件销售。

来源:苹果2019财年财务报表

假如你有一个快速增长的服务,客户基础不断增加,毛利润比以前的产品种类要高得多,你会怎么做?是的,你可以通过提高周转率和补贴现有的产品类别来提高你的服务。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苹果的做法是什么呢?

首先,苹果为其产品提供无息融资。与此同时,苹果还允许用户以旧款产品折价出售,以使新产品的购买价格更实惠,即使是那些预算很低的用户。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以旧换新正成为一种更普遍的趋势。这给了顾客一种产品更实惠的感觉,而且和普通的订阅模式一样,是按月分期付款。

其次,据彭博社报道,有传言称苹果正准备推出新的捆绑订阅服务。据传这些捆绑服务被称为“Apple One”,将提供包括Apple Music、Apple Arcade、Apple TV+、Apple News+和iCloud在内的苹果服务。据说,捆绑订阅比单独购买每项服务更便宜。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在未来,苹果会以包月的方式提供硬件和服务,并有可能每年或每两年更新一次这些产品。客户购买的硬件越多,他们每月支付的分期付款就越高。

第三,彭博报道称,苹果收购了Mobeewave。Mobeewave是一家初创公司,其技术可以将苹果的iphone和其他硬件转变为支付终端。通过将Mobeewave的技术整合到苹果的硬件中,苹果将能够提供快速便捷的支付,而不需要其他应用程序。

苹果自己的Apple Pay技术与Mobeewave的技术相结合,可以让苹果绕过传统的支付和银行基础设施,为客户提供自己的支付处理。

苹果的优势可能是消除或减少银行或第三方的交易成本,以及更好地了解消费者(支付)行为,并在此基础上为消费者提供新的服务和产品。

对消费者来说,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在店内快速便捷地处理以旧换新和订阅苹果即将推出的捆绑硬件和服务。

即使是商家也可能通过使用苹果的支付技术而从更低的交易成本中受益,这取决于苹果实施Mobeewave技术的最终目标。

基于订阅的硬件销售扩张的潜在影响

首先,基于订阅的硬件销售不断增长,可能导致苹果中短期整体销售停滞或下滑,可穿戴设备销售和服务收入的增长可能部分抵消这一影响。因此,随着商业模式的改变,苹果可能会牺牲短期收入来换取长期订阅收入。

在这种情况下,Adobe(ADBE)可以作为一个例子。苹果在2013年宣布“仅限订阅”的商业模式后,收入和利润连续两年下降,但随后迅速增长。

Adobe在2013年付费订阅服务上的增长也提醒了苹果在付费订阅服务上的增长。

其次,苹果公司的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在过去几年都处于停滞状态。

尽管如此,苹果的市值在同一时期内增长了两倍多,这不能仅仅通过苹果大量的股票回购和宣布股票分拆来解释。

尽管苹果商业模式的转变可能导致公司整体营收停滞或下降,以及中短期内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停滞,但投资者似乎预计公司未来的运营业绩将会上升。

第三,苹果转向基于订阅的商业模式,将使收入和现金流更加可靠和稳定。在经济低迷时期,情况也可能如此。

第四,由于5G和AR/VR等新技术的出现,苹果的硬件和服务收入可能出现不成比例的高增长,如果苹果推出补充性产品的话。其中包括即将推出的支持5g功能的iPhone。此外,关于AR/VR眼镜正在开发的传言也经常出现。由这些产品组成的硬件包可能会成为真正的重磅炸弹。

另一方面,如果苹果公司提供自己的金融服务,为了节省(交易)成本而绕过银行和金融机构,从而承担客户违约的风险,苹果公司可能会遭受不成比例的损失。

苹果目前的估值似乎还会继续上涨

在我们上一篇关于苹果的文章中,我们非常详细地介绍了公允价值计算方法,根据计算方法的不同,公允价值是338-366美元。基于上周五499美元的收盘价,这意味着当前的下跌潜力为27-32%。

不过,以目前的市场势头来看,如果苹果的市盈率达到两位数甚至16倍,我们也不会感到惊讶。目前的市盈率是大多数SaaS公司的市盈率。这将意味着该股将再次翻倍。另一方面,苹果的整体增长水平太低,不值得这样估值。

目前市场似乎完全忽略了一个很大的风险,那就是苹果应用程序商店的做法和高达30%的收入削减。我们担心的是,苹果在这里的市场主导地位太大,滥用市场主导地位太大,可能会被迫在这方面做出让步。

随着Facebook 、Spotify 和Epic Games等越来越多的公司聚在一起批评苹果,如果法院做出相应的裁决,可能会给苹果股价带来巨大压力。

因此,投资者应该特别关注两个指标,这可能有助于评估苹果的运营表现。这是硬件(iphone、ipad、mac)的活跃安装基础和服务收入的发展。

根据管理层在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的声明,iphone、imac和ipad的活跃安装数量达到了历史新高。此外,就服务收入而言,苹果在6月份创造了新的季度记录。

结论

正如在本文中提到的,苹果公司正在为其硬件和服务逐步转向基于订阅的商业模式。

在这种情况下,以旧换新和每月无息支付形式的订阅模式发挥了重要作用。这种政策转变可能使得苹果推出由不同价格范围的各种硬件和服务包组成的产品组合。

苹果的优势在于,该公司有机会将消费者留在自己的生态系统中,并追加销售各种产品和服务。

对消费者来说,这样做的好处是用户购买新产品的价格会更实惠,即使是那些预算很低的用户。

投资者在评估苹果公司时,应该越来越重视这一模式转变,而不是简单地将苹果公司视为传统的硬件公司,基于以往的估值模型。

虽然向订阅型商业模式的转变在中短期内会给公司的经营业绩带来压力,但从长期来看,这种方式可以带来稳定和可持续的增长。

根据我们的估值模型,根据不同的计算方法,苹果目前的公允价值在338-366美元之间,这相当于27-32%的下跌潜力。

不过,以目前的市场势头来看,如果苹果的市盈率达到两位数,达到16倍,与大多数SaaS公司持平,我们也不会感到惊讶。

其他潜在的推动因素可能是即将到来的假日季,支持5g的iPhone的发布,AR/VR眼镜的发布,以及额外的产品包的提供。

下行风险尤其存在,因为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了对苹果应用程序商店做法的批评和30%的收入削减。我们担心,相应的法院命令可能会在短期内给苹果的股价带来巨大压力。

 以上仅作为投资交流,不代表投资建议。

苹果如果转向纯粹的订阅商业模式,股价会涨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兽财经”(ID:mengshoucaijing),作者:猛兽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

苹果的硬件和服务正逐渐转向基于订阅的商业模式。

一方面,向订阅型商业模式的转变会在中短期内对苹果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压力。

另一方面,这种方式可以带来长期稳定和可持续的增长。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想讨论为什么苹果会成为一家以订阅为基础的公司,以及这种政策转变在机遇和风险方面会带来哪些影响。

苹果(AAPL)目前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利润最高的公司。

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那样,苹果公布了惊人的季度业绩,每个地区、产品部门和财务指标都实现了增长。从长远来看,苹果有非常坚实的基础,应该继续扩大业务。

尽管如此,苹果的销售战略也在发生缓慢但肯定的转变。我们特别了解到这种被称为“订阅的软件即服务”(saas)的销售策略。

虽然大多数人认为苹果提供服务是为了增加硬件销量,但我们认为事实恰恰相反。苹果越来越多地以订阅方式提供硬件,据报道,苹果计划推出新产品捆绑,以传达这样一种印象,即苹果正在成为一家订阅型公司,因此理应获得更高的估值。

在本文中,我们将讨论这种战略的潜在机会和风险的含义。

苹果公司向订阅型公司的转变

如下图所示,2019财年服务收入占苹果总收入的18%,且呈上升趋势。

来源:苹果2019财年财务报表

此外,iphone、ipad和mac电脑的硬件销售多年来或多或少停滞不前,而可穿戴设备和服务的销售却呈现出非常高的增长速度。

来源:苹果2019财年财务报表

过去几年,苹果服务收入快速增长。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2020年第三季度,苹果平台上各服务的付费订阅用户连续增长3500万,达到5.5亿多人,比一年前增加1.3亿人。管理层的目标是在年底前达到6亿付费订阅用户。

虽然苹果2019财年的营收占硬件销售的82%,但服务业务的毛利率为64%,远高于硬件销售。

来源:苹果2019财年财务报表

假如你有一个快速增长的服务,客户基础不断增加,毛利润比以前的产品种类要高得多,你会怎么做?是的,你可以通过提高周转率和补贴现有的产品类别来提高你的服务。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苹果的做法是什么呢?

首先,苹果为其产品提供无息融资。与此同时,苹果还允许用户以旧款产品折价出售,以使新产品的购买价格更实惠,即使是那些预算很低的用户。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以旧换新正成为一种更普遍的趋势。这给了顾客一种产品更实惠的感觉,而且和普通的订阅模式一样,是按月分期付款。

其次,据彭博社报道,有传言称苹果正准备推出新的捆绑订阅服务。据传这些捆绑服务被称为“Apple One”,将提供包括Apple Music、Apple Arcade、Apple TV+、Apple News+和iCloud在内的苹果服务。据说,捆绑订阅比单独购买每项服务更便宜。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在未来,苹果会以包月的方式提供硬件和服务,并有可能每年或每两年更新一次这些产品。客户购买的硬件越多,他们每月支付的分期付款就越高。

第三,彭博报道称,苹果收购了Mobeewave。Mobeewave是一家初创公司,其技术可以将苹果的iphone和其他硬件转变为支付终端。通过将Mobeewave的技术整合到苹果的硬件中,苹果将能够提供快速便捷的支付,而不需要其他应用程序。

苹果自己的Apple Pay技术与Mobeewave的技术相结合,可以让苹果绕过传统的支付和银行基础设施,为客户提供自己的支付处理。

苹果的优势可能是消除或减少银行或第三方的交易成本,以及更好地了解消费者(支付)行为,并在此基础上为消费者提供新的服务和产品。

对消费者来说,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在店内快速便捷地处理以旧换新和订阅苹果即将推出的捆绑硬件和服务。

即使是商家也可能通过使用苹果的支付技术而从更低的交易成本中受益,这取决于苹果实施Mobeewave技术的最终目标。

基于订阅的硬件销售扩张的潜在影响

首先,基于订阅的硬件销售不断增长,可能导致苹果中短期整体销售停滞或下滑,可穿戴设备销售和服务收入的增长可能部分抵消这一影响。因此,随着商业模式的改变,苹果可能会牺牲短期收入来换取长期订阅收入。

在这种情况下,Adobe(ADBE)可以作为一个例子。苹果在2013年宣布“仅限订阅”的商业模式后,收入和利润连续两年下降,但随后迅速增长。

Adobe在2013年付费订阅服务上的增长也提醒了苹果在付费订阅服务上的增长。

其次,苹果公司的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在过去几年都处于停滞状态。

尽管如此,苹果的市值在同一时期内增长了两倍多,这不能仅仅通过苹果大量的股票回购和宣布股票分拆来解释。

尽管苹果商业模式的转变可能导致公司整体营收停滞或下降,以及中短期内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停滞,但投资者似乎预计公司未来的运营业绩将会上升。

第三,苹果转向基于订阅的商业模式,将使收入和现金流更加可靠和稳定。在经济低迷时期,情况也可能如此。

第四,由于5G和AR/VR等新技术的出现,苹果的硬件和服务收入可能出现不成比例的高增长,如果苹果推出补充性产品的话。其中包括即将推出的支持5g功能的iPhone。此外,关于AR/VR眼镜正在开发的传言也经常出现。由这些产品组成的硬件包可能会成为真正的重磅炸弹。

另一方面,如果苹果公司提供自己的金融服务,为了节省(交易)成本而绕过银行和金融机构,从而承担客户违约的风险,苹果公司可能会遭受不成比例的损失。

苹果目前的估值似乎还会继续上涨

在我们上一篇关于苹果的文章中,我们非常详细地介绍了公允价值计算方法,根据计算方法的不同,公允价值是338-366美元。基于上周五499美元的收盘价,这意味着当前的下跌潜力为27-32%。

不过,以目前的市场势头来看,如果苹果的市盈率达到两位数甚至16倍,我们也不会感到惊讶。目前的市盈率是大多数SaaS公司的市盈率。这将意味着该股将再次翻倍。另一方面,苹果的整体增长水平太低,不值得这样估值。

目前市场似乎完全忽略了一个很大的风险,那就是苹果应用程序商店的做法和高达30%的收入削减。我们担心的是,苹果在这里的市场主导地位太大,滥用市场主导地位太大,可能会被迫在这方面做出让步。

随着Facebook 、Spotify 和Epic Games等越来越多的公司聚在一起批评苹果,如果法院做出相应的裁决,可能会给苹果股价带来巨大压力。

因此,投资者应该特别关注两个指标,这可能有助于评估苹果的运营表现。这是硬件(iphone、ipad、mac)的活跃安装基础和服务收入的发展。

根据管理层在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的声明,iphone、imac和ipad的活跃安装数量达到了历史新高。此外,就服务收入而言,苹果在6月份创造了新的季度记录。

结论

正如在本文中提到的,苹果公司正在为其硬件和服务逐步转向基于订阅的商业模式。

在这种情况下,以旧换新和每月无息支付形式的订阅模式发挥了重要作用。这种政策转变可能使得苹果推出由不同价格范围的各种硬件和服务包组成的产品组合。

苹果的优势在于,该公司有机会将消费者留在自己的生态系统中,并追加销售各种产品和服务。

对消费者来说,这样做的好处是用户购买新产品的价格会更实惠,即使是那些预算很低的用户。

投资者在评估苹果公司时,应该越来越重视这一模式转变,而不是简单地将苹果公司视为传统的硬件公司,基于以往的估值模型。

虽然向订阅型商业模式的转变在中短期内会给公司的经营业绩带来压力,但从长期来看,这种方式可以带来稳定和可持续的增长。

根据我们的估值模型,根据不同的计算方法,苹果目前的公允价值在338-366美元之间,这相当于27-32%的下跌潜力。

不过,以目前的市场势头来看,如果苹果的市盈率达到两位数,达到16倍,与大多数SaaS公司持平,我们也不会感到惊讶。

其他潜在的推动因素可能是即将到来的假日季,支持5g的iPhone的发布,AR/VR眼镜的发布,以及额外的产品包的提供。

下行风险尤其存在,因为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了对苹果应用程序商店做法的批评和30%的收入削减。我们担心,相应的法院命令可能会在短期内给苹果的股价带来巨大压力。

 以上仅作为投资交流,不代表投资建议。

转变方向的超级牛散们:“我已经不打板了”

题图来自IC photo,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记者:张扬

高明钓鱼回来了。

这位90年代就开始职业投资、完全靠投机取胜的“牛散”选了一家咖啡厅,约了几个小半年没碰头的老友们叙旧。作为职业投资者,大家定期聚聚,聊聊市场也是一种工作。

“我已经不打板了。”曾经以“打板”模式闻名圈内的丁一连叫了两杯鲜榨橙汁后率先把话题转向了市场。今年以来,他的收益大概在40%多。这算是他从题材概念性投机炒作向价值投资转变交出的“成绩单”。

 “注册制以后,A股生态正在发生根本性转变,继续做投机炒作的话只会越来越没有生存空间,而优质大白马的流动性溢价越来越明显。”高明也觉得“打板”不灵了。

就连以前从事高频交易的王鹏今年也变了思路。他将仓位逐步转移到消费和医药等板块,基本上坚持买入并持有策略,“无论外围市场发生了什么都能安心睡大觉”,他笑言。

对于这些超级牛散们,这是一番新景象:以往很少深入关注上市公司基本面的他们,对价值挖掘和价值发现等基本面研究的需求正在急剧升温。除了关注大量细分领域垂直媒体或自媒体,不少人还在寻求付费购买优质研究服务。

买了那些从没碰过的蓝筹股

丁一决心改变“打板”做法缘于一次惨重的损失。

2019年初的行情小高潮,他误判为大牛市来临,高位加杠杆重仓参与,结果惨不忍睹。那次后,丁一决定尝试着彻底告别20多年的“打板”模式,逐渐将资金向行业龙头股靠拢——像茅台、格力、平安这类以往几乎不碰的品种。

“我从去年底就不‘打板’了,大资金已经很难靠‘打板’赚钱,纯属热闹而已。”丁一解释称,一方面,信息不对称消除以后,模式同质化越来越严重,‘核按钮’等踩踏事故时有发生;另一方面,中小盘股票特别是那些题材概念性炒作,对大资金进出都有流动性折损,而优质大蓝筹的资金容量就要好得多。比如说,打小票的话,几笔单子成交下来股价可能有几个点的波动,但那些大盘蓝筹股几千万资金都能分分秒秒就成交。

而在圈子里的“通道党”高明看来, 实施注册制以后,股票数量很快就会突破1万只,但好公司的股票反而更加稀缺,选股难度越来越大。“这问题累积的结果就是优质蓝筹股所获得的流动性溢价将会越来越明显,大量垃圾股靠题材概念炒作是难以维持的,最终很多都会失去流动性而跌破面值退市。”

高明现在主要的持仓都变成了白酒股。那些原来简直就是平行世界的茅台、五粮液和泸州老窖等,现在早已投入数亿资金等着“捂热乎”。

实际上,“打板”、“通道”和“T+0”等众多投机炒作模式背后,都是A股市场涨停板、T+1等基础性交易制度的副产品,在整个市场股票数量较少的早期成就了不少职业玩家,也在互联网时代快速公开化而吸引无数拥趸。

然而,随着注册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市场生态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这种制度红利也在快速消失。

从券商离职转型阳光私募的王鹏认为,“注册制改革的最大变化,就是上市公司质量的参差不齐,导致投资者需要自己甄别机会与风险,毕竟优质资产永远都是稀缺的。而20%的涨跌幅限制、甚至将来的全面取消涨跌停制度和取消T+1制度,将使得传统套路没有存在基础。资金集中流向业绩能够长期持续稳定增长的品种是必然趋势。”

王鹏自己以前从事高频交易,但越来越感觉玩不转了,今年以来主要将仓位逐步转移到消费和医药等板块,基本上坚持买入并持有策略,整体收益也非常满意。

抛开自身原因,多位职业投资者均表示,寻求向价值投资转型,也是“怕”了监管。

由于资金实力较强,这些长期浸淫在市场里的短线玩家们或多或少都曾遭遇过被交易所窗口指导、口头警告甚至非正式调查,个别人也曾经因区间成交占比过大、日内回转交易和频繁撤单等问题吃过证监会罚单。

“操纵行为的认定是世界性难题。我们资金量大,也是市场最活跃的群体之一,难免会受到监管部门的重点关注。即便是‘手脚干净’的操作也偶尔会遭遇质疑、调查,我们也不希望简单问题复杂化,模式同质化的市场短线投机资金容量很有限,那么最好就是不玩短线了。”高明说。

人人想当章建平

章建平的模式正越来越受到这些职业玩家圈子的推崇,但大家却面临着同样瓶颈——长期缺乏对公司基本面的深入研究,很难有章建平那样的专业选股能力。

曾在中兴通讯和乐视网等“爆雷”事件中巨亏的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等4个账户已经累计持有海利生物总股本的比例高达16.99%,目前持股市值接近20亿元,账面浮盈相当可观。

实际上,在重仓杀入疫苗股海利生物之前,章建平还曾经在长春生物疫苗事件后于2018年三季度大举抄底另一只疫苗龙头品种——康泰生物,投入资金高达数亿元。

尽管他早早从2019年一季报前十大股东名单消失,但康泰生物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累计涨幅已经高达5倍左右——这种市场表现无疑远远超出了同等体量的超级牛散短线投机水平。

另一个在圈子里经常被大家提及的是职业投资者苗野。2014年底,他曾经在低位投入1亿元资金囤积茅台股票,至今没有任何操作,账面资金已经超过8亿元。

对于苗野这种操作,多位“牛散”都说看不懂,但也很认可这种长期持有行业龙头的操作策略。

“我们这群人,整体来说文化水平都不是很高的,大多数人都是懵懵懂懂就进了股市,也是被迫成为职业股民,根本就没有其他行业的经验和背景,实在是不懂什么基本面研究,甚至很多新的专业名词术语都没听过,你说怎么选股?”高明说起这些就有点激动,“说起价值投资,我只知道买白酒,买医药,买消费,买银行保险地产,但归根结底我还是要‘借脑’,比如说我关注的微信群、各种公众号就有上百个,券商分析师的、行业自媒体的、外部机构的……什么都看,每天晚上都要花几个小时看这些信息。”

对于这种做法,已经培养了多位助理的丁一很是不以为然。“哪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我基本上都不看那些,但是我会在每天盘前1小时,让助理们分享他们所获取的重要信息,然后再结合自身的市场经验来做判断。”

不是每个牛散都有助理。在高明的怂恿下,聚在一起的牛散们纷纷关注了数十个“重点”公众号,内容涵盖了当下最热门的芯片、半导体、集成电路、MiniLED和MicroLED、通信、物联网、氢能和燃料电池、消费产业、生物医药、航天军工等等细分领域。天风证券、国信证券和中信建投等卖方机构的明星分析师也颇受牛散们欢迎。

“无论什么模式,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追求持续稳定的复利。短期的暴利,不如长期的复利,因为短线回撤控制不好的话等于白忙活。我们转向价值投资,从模式上讲本质并没有变化,依然是追求持续稳定的复利。”丁一总结说,“很多优质蓝筹股的走势,把时间拉长来看就是长期牛市的运行格局——这种既能够有效控制短期的回撤,又能够持续获得相对稳定的复利。但问题在于,行情没有走出来之前,我们怎么去挖掘、去发现这种品种?”

王鹏则坦言,今年年初以来,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强化了团队的研究能力,其中购买外部的研究服务是最为有效的途径之一。

“我们一方面和托管券商有合作,他们能够提供日常的研究资讯覆盖,但更有效的还是直接购买服务,只要研究水平得到我们认可的,我们是很愿意付费的。另一方面,我们也有一些圈子,大家都有基本面研究的共同兴趣,但是三四千家公司肯定是看不过来的,那么我们这个圈子就会形成一种信息共享的机制,大家分头行动,不定期进行交流与分享,对于各自研究出来的重点行业和公司都会做出必要的提示以供大家参考,如果有必要的话还会安排研究人员或聘请外部专业力量开展实地调研。”王鹏解释说。

他重点提及消费行业的几笔操作,就是几个月前得益于圈子里的信息共享。“当时,有人提到疫情影响下的一季度各行各业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情况,而医药和消费板块都是比较罕见地同比大幅增长的。如果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都能够保持大幅增长,那么这种行业的增长前景是毋庸置疑的。基于这个逻辑,我们重仓了医药和消费板块业绩增幅较大、市值水平适中的品种,现在回头看我们做对了。”

眼下,超级牛散们都已经在转型价值投资过程中尝到了或多或少的甜头,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未来怎样,市场回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记者:张扬

  • DIY Candle Making Kit
  • Sealing Wax
  • Orthodox Candles
  • Portable Campfire
  • City Bonfire Candles
  • Wax Sealing
  • Antifreeze Candles
  • Anti Frost Candles Factory
  • Beeewax Candle
  • Hanukkah Candle
  • Church Ca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