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哥衣着朴素现身4S店 为儿子儿媳购买40万名车

11月21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大衣哥又来给儿媳妇选车,最终又选中这辆”,偶遇他现身4S店。


大衣哥现身4S店大衣哥现身4S店
大衣哥选车大衣哥选车

新浪娱乐讯 11月21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大衣哥又来给儿媳妇选车,最终又选中这辆”,表示偶遇大衣哥现身4S店了。大衣哥先是到达一个比较低调的4S店,站在车前和导购聊的津津有味,时不时提出问题,不过看他对车并不是非常满意,走出后又去了令外一家4S店。这次大衣哥对车相当满意,还要求外出试驾,他走出室内后围绕着车转了一圈,还特意抚摸了两下,而后不停的点着头。网友爆料称,这辆车价格并不算低,最低配要40万左右。

ATM卡位战:谁是下一个国产特斯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李飘、张洋,36氪经授权发布。

2014年4月22日,在北京酒仙桥恒通商务园,马斯克向国内首批8位Model S车主交付了钥匙,李想拿到了其中一把。

“这辆车除了让我体验到全世界最好的电动车,更在我脑残的选择电动车作为第三次创业的心智准备上,提供了落井下石般的重要的砝码。”驾驶这辆Model S P85行驶了4万公里后,李想坚定了造车的想法。

蠢蠢欲动的不止李想。

在听说特斯拉对外开放所有专利后,何小鹏也坐不住了。两个月后,他与夏珩、何涛、杨春雷一起创立了小鹏汽车。2017年,他干脆辞掉阿里的高管职位,选择all in。

有“出行教父”之称的李斌还要先行一步,2014年前后就已经开始为即将上马的蔚来汽车张罗一支“梦之队”了。2015年3月,蔚来率先启动A轮融资,打响了国产电动汽车的阵地保卫战。

特斯拉踏入中国,像是一枚火种投进了枯林里,国内的造车热情瞬间被点燃。中国的“特斯拉们”,也成为资本追逐的热门风口。

经历了百家造车新势力的残酷厮杀,获得阿里、腾讯、美团青睐小鹏、蔚来、理想脱颖而出,在淘汰赛存活下来,ATM借机完成新能源汽车卡位站,继续保持移动互联网的大佬地位。

造车大战的硝烟告一段落,伴随特斯拉股价一飞冲天的好时机,三家公司纷纷提交招股书,赴美上市,ATM迎来丰收的季节。

蓦然回首,在台前掐架的造车新势力们,谁输谁赢,决定权仍旧属于ATM。

腾讯赌“蔚来”流量入口

造车是一件苦差事,不仅周期漫长,烧起钱来更是无底洞,李斌那句“没有200亿,别想造车”就是极好的注解。

“自动驾驶技术对于人的生活,乃至社会结构将会带来巨大的变化”, 腾讯自动驾驶总经理苏奎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判断,并立下宣言:“腾讯是一定要参与到变化的洪流当中的。”

凭借社交起家,挣钱的也大多是广告、游戏这样的轻资产业务,汽车这样的“脏活”“重活”和此前的腾讯几乎是绝缘的,但这并不表示腾讯想要“上车”的心情不迫切。

2020年6月24日,腾讯智慧出行举行了一场线上新品发布会,在诸多新产品中就有两款车载APP——腾讯随行和腾讯爱趣听,而且还发布了基于微信小程序架构的生态开放平台腾讯小场景。

虽然牢牢控制着PC、移动的社交高地,但腾讯也并非高枕无忧,流量遭遇字节跳动分流。腾讯2019年年报显示,其广告营收为684亿元,同比增长18%,而同期字节跳动广告收入已经达到1200亿元左右。

2020年以来,腾讯已在微信上做了数次尝试,无外乎深挖流量、纾解焦虑。但与其在存量上做文章,不如扩充新的流量场景。

智慧出行就是腾讯看中的领域之一,而想要深度参与,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投钱造车,形成资本绑定。

从蔚来的A-2轮融资开始,腾讯就一路跟进。进入2020年,腾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两度增持蔚来,将持股比例从15.1%提升至16.3%,成为蔚来第二大股东,股权仅次于李斌的47.0%。

2020年以来,蔚来股价累计涨幅就达到了560%,从2019年10月2日的最低点1.19美元计算,一年时间,其股价的涨幅更是超过2000%,腾讯狠狠地赚了一笔。

凭借蔚来的先发优势以及如今的品牌影响力,腾讯稳稳收入这张智慧出行场景的入场券。但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腾讯也一直都有着多手打算。

2015年,腾讯先是联手富士康投资了和谐汽车,成立了新公司“和谐富腾”,也就是拜腾和爱驰的前身。2017年,腾讯又以17.8亿美元的价格购入了特斯拉5%的股份,甚至还投资了百度看中的威马汽车。

“一种是观察和理解这个产业,另一种是通过投资构建更紧密的合作。”一位腾讯出行业务负责人曾在采访中将两种投资如此分类。

和投资蔚来相比,在对威马和特斯拉的投资中,腾讯的话语权似乎都不大,但这种广撒网的投资方式还是为腾讯带来了诸多好处。

例如车载地图,2018年,特斯拉内置地图数据服务商由四维图新更换为腾讯地图,腾讯通过投资持续获得流量入口,在资本收割的同时,也为软件接入新的终端成为可能。

美团拉“理想”入圈

腾讯加持蔚来的时候,蔚来的投资人李想正在捣鼓自己的理想汽车

不过他并没有李斌那样幸运,融资捉襟见肘,只能极力压缩开支,甚至员工出差买经济舱都必须选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

个中原因,既和2019年资本收缩的大环境有关,也有理想汽车所采取的非主流的增程式技术路线的原因。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增程式更多是一种过渡选择,一些投资机构一听理想不做纯电动,就非常犹豫。

“过去4年,我们整天被股东以及股东的LP问到,你们为什么要做增程电动系统?而增程电动系统为什么过去没有人成功过?”在一次公开演讲上,李想忍不住吐槽,称这样的压力,理想承担了将近4年。

4年里,李想直言见了上百个机构“但是却没人投钱”,“我当时免疫系统就崩了,病了三个月”。

那时候,腾讯已经押注蔚来,阿里投资了小鹏,留给李想的互联网“大腿”,只有美团。

彼时,王兴推出美团打车,跟滴滴打得火热,看起来他对出行市场势在必得,而新能源这种千亿级的市场,美团哪里舍得放弃。

2019年,王兴终于出手,一年内两次大手笔注资理想,理想才终于摆脱了融资尴尬。第一次是在8月,通过质押美团股票,王兴个人拿出2,85亿美元,龙珠资本再拿出1500万美元,合计3亿美元投进了理想的C轮融资。

第二次在2020年5月开始,王兴和李想密会,商讨D轮融资事宜。然后在6月底,理想的D轮5.5亿美元融资敲定,美团领投了其中5亿美元。

两轮相加,美团系共在理想投入8亿美元。根据理想汽车招股书,李想凭借25.1%的持股稳居第一大股东,投票权70.3%;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合计持股23.5%,拥有9.3%的投票权,分列理想第二和第三大股东。

王兴频繁发声为理想撑腰也就不足为奇了。

短短几年,美团在出行领域已经数次一掷千金。以27亿美元的天价收购摩拜单车,斥资15亿美元战略投资印尼共享出行服务商Go-Jek,甚至干脆和滴滴正面对垒,成立出行事业部做网约车。而无人配送车的研发更是从2016年就开始了——2019年,在美团收入的外卖佣金中,超过8成都流向了骑手。

作为涵盖吃喝玩乐的超级平台,出行是美团版图中必不可少的一块。美团的早期投资方,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就曾表示,大概有30%的用户打车是去吃饭,和美团的用户是重叠的。

虽然目前来看,理想汽车和美团的战略协同还很遥远,但无论是从战略还是成本角度来考虑,自动驾驶所具备的对末端配送的潜力,都让这笔生意充满了想象空间。

而且,在王兴看来,出场市场本身就已经足够性感:“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

阿里携“小鹏”卡位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便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2015年的西方情人节,快的和滴滴合并,自此出行便成了阿里心口的那颗朱砂痣。

从最早的打车大战,到后来的共享单车,再到如今的新能源汽车,到处都有阿里投资的身影。即便是在出行市场一片冷寂的2019年,阿里也依然没能放下对出行的执念。

面对和美团的这场持久战,阿里需要靠更加完善和强大的生态来支持。2020年以来,阿里对支付宝做了大刀阔斧的改版,对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结构、高管也都进行了变动,都是明确信号。

生态之外,AliOS操作系统,急需终端来跑通,为即将到来的自动驾驶做好准备,而新能源汽车的风口就在眼前,阿里当然不能错过。

2014年6月,何小鹏以43亿美元的价格将一手创办的UC优视卖给了阿里。后来,他先后在阿里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等职位。

体验过特斯拉后,他向阿里内部提出建议,加入造车。几个月后,他联合夏珩、何涛、杨春雷等人,成立了小鹏汽车。

摊子支起来了,但何小鹏一开始并没有选择all in。从2014至2017的这几年,小鹏汽车也并没有多大的声音。直到2017年8月22日——UC的13岁生日这天,何小鹏从阿里离职。包括阿里在内,和何小鹏过往有过交集的投资也在这一时期迅速到来。

“小鹏如果不 all in,哪怕估值再便宜我们都不投。”晨兴资本曾透露自己就是投人。晨兴此前就投资过UC,并从小鹏汽车的A-1轮开始,连投4轮。

阿里的态度或许也与之类似。从A轮开始,阿里陆续参与了小鹏的B、C轮融资。小鹏上市,阿里又认购了2亿美元。小鹏IPO后,阿里巴巴手持19%的A类股份,占小鹏总股份比例的13.3%。

依托自身产业互联网的优势,在投资小鹏之前,其实阿里已经在智慧出行领域做过诸多布局。2015年8月,阿里和兵工集团一起投资设立北斗定位技术公司千寻位置,又在随后的11月,联合上汽建立车联网公司斑马网络……

 “智慧出行有望成为未来增长速度最快,也最具想象空间的产业领域。”在2018年1月的小鹏汽车B轮融资发布会上,蔡崇信就曾袒露过阿里对出行的期待。

结语

新能源汽车的制造难度超过所有人的预期。

2016年乐视年会时,贾跃亭还在五棵松体育馆登台献唱《野子》,但仅仅一年多后,舞台的主人就换成了李斌——随后的2019年,蔚来也深陷股价大跌、融资无门的生存危机。

行业险象环生,但面对可观的前景,ATM谁都不想轻易放过。

毕竟新能源汽车是一个足以诞生市值千亿、甚至万亿公司的领域,更重要的是,对于阿里和美团而言,出行都有着填补生态闭环的意义;对于腾讯来说,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增长见顶,寻找新场景也更为迫切,何况身后还有虎视眈眈的字节跳动。

在新能源造车这条赛道上,ATM谁都不想输在起跑线上。

ATM卡位战:谁是下一个国产特斯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李飘、张洋,36氪经授权发布。

2014年4月22日,在北京酒仙桥恒通商务园,马斯克向国内首批8位Model S车主交付了钥匙,李想拿到了其中一把。

“这辆车除了让我体验到全世界最好的电动车,更在我脑残的选择电动车作为第三次创业的心智准备上,提供了落井下石般的重要的砝码。”驾驶这辆Model S P85行驶了4万公里后,李想坚定了造车的想法。

蠢蠢欲动的不止李想。

在听说特斯拉对外开放所有专利后,何小鹏也坐不住了。两个月后,他与夏珩、何涛、杨春雷一起创立了小鹏汽车。2017年,他干脆辞掉阿里的高管职位,选择all in。

有“出行教父”之称的李斌还要先行一步,2014年前后就已经开始为即将上马的蔚来汽车张罗一支“梦之队”了。2015年3月,蔚来率先启动A轮融资,打响了国产电动汽车的阵地保卫战。

特斯拉踏入中国,像是一枚火种投进了枯林里,国内的造车热情瞬间被点燃。中国的“特斯拉们”,也成为资本追逐的热门风口。

经历了百家造车新势力的残酷厮杀,获得阿里、腾讯、美团青睐小鹏、蔚来、理想脱颖而出,在淘汰赛存活下来,ATM借机完成新能源汽车卡位站,继续保持移动互联网的大佬地位。

造车大战的硝烟告一段落,伴随特斯拉股价一飞冲天的好时机,三家公司纷纷提交招股书,赴美上市,ATM迎来丰收的季节。

蓦然回首,在台前掐架的造车新势力们,谁输谁赢,决定权仍旧属于ATM。

腾讯赌“蔚来”流量入口

造车是一件苦差事,不仅周期漫长,烧起钱来更是无底洞,李斌那句“没有200亿,别想造车”就是极好的注解。

“自动驾驶技术对于人的生活,乃至社会结构将会带来巨大的变化”, 腾讯自动驾驶总经理苏奎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判断,并立下宣言:“腾讯是一定要参与到变化的洪流当中的。”

凭借社交起家,挣钱的也大多是广告、游戏这样的轻资产业务,汽车这样的“脏活”“重活”和此前的腾讯几乎是绝缘的,但这并不表示腾讯想要“上车”的心情不迫切。

2020年6月24日,腾讯智慧出行举行了一场线上新品发布会,在诸多新产品中就有两款车载APP——腾讯随行和腾讯爱趣听,而且还发布了基于微信小程序架构的生态开放平台腾讯小场景。

虽然牢牢控制着PC、移动的社交高地,但腾讯也并非高枕无忧,流量遭遇字节跳动分流。腾讯2019年年报显示,其广告营收为684亿元,同比增长18%,而同期字节跳动广告收入已经达到1200亿元左右。

2020年以来,腾讯已在微信上做了数次尝试,无外乎深挖流量、纾解焦虑。但与其在存量上做文章,不如扩充新的流量场景。

智慧出行就是腾讯看中的领域之一,而想要深度参与,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投钱造车,形成资本绑定。

从蔚来的A-2轮融资开始,腾讯就一路跟进。进入2020年,腾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两度增持蔚来,将持股比例从15.1%提升至16.3%,成为蔚来第二大股东,股权仅次于李斌的47.0%。

2020年以来,蔚来股价累计涨幅就达到了560%,从2019年10月2日的最低点1.19美元计算,一年时间,其股价的涨幅更是超过2000%,腾讯狠狠地赚了一笔。

凭借蔚来的先发优势以及如今的品牌影响力,腾讯稳稳收入这张智慧出行场景的入场券。但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腾讯也一直都有着多手打算。

2015年,腾讯先是联手富士康投资了和谐汽车,成立了新公司“和谐富腾”,也就是拜腾和爱驰的前身。2017年,腾讯又以17.8亿美元的价格购入了特斯拉5%的股份,甚至还投资了百度看中的威马汽车。

“一种是观察和理解这个产业,另一种是通过投资构建更紧密的合作。”一位腾讯出行业务负责人曾在采访中将两种投资如此分类。

和投资蔚来相比,在对威马和特斯拉的投资中,腾讯的话语权似乎都不大,但这种广撒网的投资方式还是为腾讯带来了诸多好处。

例如车载地图,2018年,特斯拉内置地图数据服务商由四维图新更换为腾讯地图,腾讯通过投资持续获得流量入口,在资本收割的同时,也为软件接入新的终端成为可能。

美团拉“理想”入圈

腾讯加持蔚来的时候,蔚来的投资人李想正在捣鼓自己的理想汽车

不过他并没有李斌那样幸运,融资捉襟见肘,只能极力压缩开支,甚至员工出差买经济舱都必须选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

个中原因,既和2019年资本收缩的大环境有关,也有理想汽车所采取的非主流的增程式技术路线的原因。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增程式更多是一种过渡选择,一些投资机构一听理想不做纯电动,就非常犹豫。

“过去4年,我们整天被股东以及股东的LP问到,你们为什么要做增程电动系统?而增程电动系统为什么过去没有人成功过?”在一次公开演讲上,李想忍不住吐槽,称这样的压力,理想承担了将近4年。

4年里,李想直言见了上百个机构“但是却没人投钱”,“我当时免疫系统就崩了,病了三个月”。

那时候,腾讯已经押注蔚来,阿里投资了小鹏,留给李想的互联网“大腿”,只有美团。

彼时,王兴推出美团打车,跟滴滴打得火热,看起来他对出行市场势在必得,而新能源这种千亿级的市场,美团哪里舍得放弃。

2019年,王兴终于出手,一年内两次大手笔注资理想,理想才终于摆脱了融资尴尬。第一次是在8月,通过质押美团股票,王兴个人拿出2,85亿美元,龙珠资本再拿出1500万美元,合计3亿美元投进了理想的C轮融资。

第二次在2020年5月开始,王兴和李想密会,商讨D轮融资事宜。然后在6月底,理想的D轮5.5亿美元融资敲定,美团领投了其中5亿美元。

两轮相加,美团系共在理想投入8亿美元。根据理想汽车招股书,李想凭借25.1%的持股稳居第一大股东,投票权70.3%;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合计持股23.5%,拥有9.3%的投票权,分列理想第二和第三大股东。

王兴频繁发声为理想撑腰也就不足为奇了。

短短几年,美团在出行领域已经数次一掷千金。以27亿美元的天价收购摩拜单车,斥资15亿美元战略投资印尼共享出行服务商Go-Jek,甚至干脆和滴滴正面对垒,成立出行事业部做网约车。而无人配送车的研发更是从2016年就开始了——2019年,在美团收入的外卖佣金中,超过8成都流向了骑手。

作为涵盖吃喝玩乐的超级平台,出行是美团版图中必不可少的一块。美团的早期投资方,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就曾表示,大概有30%的用户打车是去吃饭,和美团的用户是重叠的。

虽然目前来看,理想汽车和美团的战略协同还很遥远,但无论是从战略还是成本角度来考虑,自动驾驶所具备的对末端配送的潜力,都让这笔生意充满了想象空间。

而且,在王兴看来,出场市场本身就已经足够性感:“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

阿里携“小鹏”卡位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便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2015年的西方情人节,快的和滴滴合并,自此出行便成了阿里心口的那颗朱砂痣。

从最早的打车大战,到后来的共享单车,再到如今的新能源汽车,到处都有阿里投资的身影。即便是在出行市场一片冷寂的2019年,阿里也依然没能放下对出行的执念。

面对和美团的这场持久战,阿里需要靠更加完善和强大的生态来支持。2020年以来,阿里对支付宝做了大刀阔斧的改版,对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结构、高管也都进行了变动,都是明确信号。

生态之外,AliOS操作系统,急需终端来跑通,为即将到来的自动驾驶做好准备,而新能源汽车的风口就在眼前,阿里当然不能错过。

2014年6月,何小鹏以43亿美元的价格将一手创办的UC优视卖给了阿里。后来,他先后在阿里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等职位。

体验过特斯拉后,他向阿里内部提出建议,加入造车。几个月后,他联合夏珩、何涛、杨春雷等人,成立了小鹏汽车。

摊子支起来了,但何小鹏一开始并没有选择all in。从2014至2017的这几年,小鹏汽车也并没有多大的声音。直到2017年8月22日——UC的13岁生日这天,何小鹏从阿里离职。包括阿里在内,和何小鹏过往有过交集的投资也在这一时期迅速到来。

“小鹏如果不 all in,哪怕估值再便宜我们都不投。”晨兴资本曾透露自己就是投人。晨兴此前就投资过UC,并从小鹏汽车的A-1轮开始,连投4轮。

阿里的态度或许也与之类似。从A轮开始,阿里陆续参与了小鹏的B、C轮融资。小鹏上市,阿里又认购了2亿美元。小鹏IPO后,阿里巴巴手持19%的A类股份,占小鹏总股份比例的13.3%。

依托自身产业互联网的优势,在投资小鹏之前,其实阿里已经在智慧出行领域做过诸多布局。2015年8月,阿里和兵工集团一起投资设立北斗定位技术公司千寻位置,又在随后的11月,联合上汽建立车联网公司斑马网络……

 “智慧出行有望成为未来增长速度最快,也最具想象空间的产业领域。”在2018年1月的小鹏汽车B轮融资发布会上,蔡崇信就曾袒露过阿里对出行的期待。

结语

新能源汽车的制造难度超过所有人的预期。

2016年乐视年会时,贾跃亭还在五棵松体育馆登台献唱《野子》,但仅仅一年多后,舞台的主人就换成了李斌——随后的2019年,蔚来也深陷股价大跌、融资无门的生存危机。

行业险象环生,但面对可观的前景,ATM谁都不想轻易放过。

毕竟新能源汽车是一个足以诞生市值千亿、甚至万亿公司的领域,更重要的是,对于阿里和美团而言,出行都有着填补生态闭环的意义;对于腾讯来说,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增长见顶,寻找新场景也更为迫切,何况身后还有虎视眈眈的字节跳动。

在新能源造车这条赛道上,ATM谁都不想输在起跑线上。

ATM卡位战:谁是下一个国产特斯拉?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李飘,编辑:张洋,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14年4月22日,在北京酒仙桥恒通商务园,马斯克向国内首批8位Model S车主交付了钥匙,李想拿到了其中一把。

“这辆车除了让我体验到全世界最好的电动车,更在我脑残的选择电动车作为第三次创业的心智准备上,提供了落井下石般的重要的砝码。”驾驶这辆Model S P85行驶了4万公里后,李想坚定了造车的想法。

蠢蠢欲动的不止李想。

在听说特斯拉对外开放所有专利后,何小鹏也坐不住了。两个月后,他与夏珩、何涛、杨春雷一起创立了小鹏汽车。2017年,他干脆辞掉阿里的高管职位,选择all in。

有“出行教父”之称的李斌还要先行一步,2014年前后就已经开始为即将上马的蔚来汽车张罗一支“梦之队”了。2015年3月,蔚来率先启动A轮融资,打响了国产电动汽车的阵地保卫战。

特斯拉踏入中国,像是一枚火种投进了枯林里,国内的造车热情瞬间被点燃。中国的“特斯拉们”,也成为资本追逐的热门风口。

经历了百家造车新势力的残酷厮杀,获得阿里、腾讯、美团青睐小鹏、蔚来、理想脱颖而出,在淘汰赛存活下来,ATM借机完成新能源汽车卡位站,继续保持移动互联网的大佬地位。

造车大战的硝烟告一段落,伴随特斯拉股价一飞冲天的好时机,三家公司纷纷提交招股书,赴美上市,ATM迎来丰收的季节。

蓦然回首,在台前掐架的造车新势力们,谁输谁赢,决定权仍旧属于ATM。

腾讯赌“蔚来”流量入口

造车是一件苦差事,不仅周期漫长,烧起钱来更是无底洞,李斌那句“没有200亿,别想造车”就是极好的注解。

“自动驾驶技术对于人的生活,乃至社会结构将会带来巨大的变化”, 腾讯自动驾驶总经理苏奎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判断,并立下宣言:“腾讯是一定要参与到变化的洪流当中的。”

凭借社交起家,挣钱的也大多是广告、游戏这样的轻资产业务,汽车这样的“脏活”“重活”和此前的腾讯几乎是绝缘的,但这并不表示腾讯想要“上车”的心情不迫切。

2020年6月24日,腾讯智慧出行举行了一场线上新品发布会,在诸多新产品中就有两款车载APP——腾讯随行和腾讯爱趣听,而且还发布了基于微信小程序架构的生态开放平台腾讯小场景。

虽然牢牢控制着PC、移动的社交高地,但腾讯也并非高枕无忧,流量遭遇字节跳动分流。腾讯2019年年报显示,其广告营收为684亿元,同比增长18%,而同期字节跳动广告收入已经达到1200亿元左右。

2020年以来,腾讯已在微信上做了数次尝试,无外乎深挖流量、纾解焦虑。但与其在存量上做文章,不如扩充新的流量场景。

智慧出行就是腾讯看中的领域之一,而想要深度参与,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投钱造车,形成资本绑定。

从蔚来的A-2轮融资开始,腾讯就一路跟进。进入2020年,腾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两度增持蔚来,将持股比例从15.1%提升至16.3%,成为蔚来第二大股东,股权仅次于李斌的47.0%。

2020年以来,蔚来股价累计涨幅就达到了560%,从2019年10月2日的最低点1.19美元计算,一年时间,其股价的涨幅更是超过2000%,腾讯狠狠地赚了一笔。

凭借蔚来的先发优势以及如今的品牌影响力,腾讯稳稳收入这张智慧出行场景的入场券。但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腾讯也一直都有着多手打算。

2015年,腾讯先是联手富士康投资了和谐汽车,成立了新公司“和谐富腾”,也就是拜腾和爱驰的前身。2017年,腾讯又以17.8亿美元的价格购入了特斯拉5%的股份,甚至还投资了百度看中的威马汽车。

“一种是观察和理解这个产业,另一种是通过投资构建更紧密的合作。”一位腾讯出行业务负责人曾在采访中将两种投资如此分类。

和投资蔚来相比,在对威马和特斯拉的投资中,腾讯的话语权似乎都不大,但这种广撒网的投资方式还是为腾讯带来了诸多好处。

例如车载地图,2018年,特斯拉内置地图数据服务商由四维图新更换为腾讯地图,腾讯通过投资持续获得流量入口,在资本收割的同时,也为软件接入新的终端成为可能。

美团拉“理想”入圈

腾讯加持蔚来的时候,蔚来的投资人李想正在捣鼓自己的理想汽车。

不过他并没有李斌那样幸运,融资捉襟见肘,只能极力压缩开支,甚至员工出差买经济舱都必须选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

个中原因,既和2019年资本收缩的大环境有关,也有理想汽车所采取的非主流的增程式技术路线的原因。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增程式更多是一种过渡选择,一些投资机构一听理想不做纯电动,就非常犹豫。

“过去4年,我们整天被股东以及股东的LP问到,你们为什么要做增程电动系统?而增程电动系统为什么过去没有人成功过?”在一次公开演讲上,李想忍不住吐槽,称这样的压力,理想承担了将近4年。

4年里,李想直言见了上百个机构“但是却没人投钱”,“我当时免疫系统就崩了,病了三个月”。

那时候,腾讯已经押注蔚来,阿里投资了小鹏,留给李想的互联网“大腿”,只有美团。

彼时,王兴推出美团打车,跟滴滴打得火热,看起来他对出行市场势在必得,而新能源这种千亿级的市场,美团哪里舍得放弃。

2019年,王兴终于出手,一年内两次大手笔注资理想,理想才终于摆脱了融资尴尬。第一次是在8月,通过质押美团股票,王兴个人拿出2,85亿美元,龙珠资本再拿出1500万美元,合计3亿美元投进了理想的C轮融资。

第二次在2020年5月开始,王兴和李想密会,商讨D轮融资事宜。然后在6月底,理想的D轮5.5亿美元融资敲定,美团领投了其中5亿美元。

两轮相加,美团系共在理想投入8亿美元。根据理想汽车招股书,李想凭借25.1%的持股稳居第一大股东,投票权70.3%;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合计持股23.5%,拥有9.3%的投票权,分列理想第二和第三大股东。

王兴频繁发声为理想撑腰也就不足为奇了。

短短几年,美团在出行领域已经数次一掷千金。以27亿美元的天价收购摩拜单车,斥资15亿美元战略投资印尼共享出行服务商Go-Jek,甚至干脆和滴滴正面对垒,成立出行事业部做网约车。而无人配送车的研发更是从2016年就开始了——2019年,在美团收入的外卖佣金中,超过8成都流向了骑手。

作为涵盖吃喝玩乐的超级平台,出行是美团版图中必不可少的一块。美团的早期投资方,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就曾表示,大概有30%的用户打车是去吃饭,和美团的用户是重叠的。

虽然目前来看,理想汽车和美团的战略协同还很遥远,但无论是从战略还是成本角度来考虑,自动驾驶所具备的对末端配送的潜力,都让这笔生意充满了想象空间。

而且,在王兴看来,出场市场本身就已经足够性感:“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

阿里携“小鹏”卡位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便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2015年的西方情人节,快的和滴滴合并,自此出行便成了阿里心口的那颗朱砂痣。

从最早的打车大战,到后来的共享单车,再到如今的新能源汽车,到处都有阿里投资的身影。即便是在出行市场一片冷寂的2019年,阿里也依然没能放下对出行的执念。

面对和美团的这场持久战,阿里需要靠更加完善和强大的生态来支持。2020年以来,阿里对支付宝做了大刀阔斧的改版,对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结构、高管也都进行了变动,都是明确信号。

生态之外,AliOS操作系统,急需终端来跑通,为即将到来的自动驾驶做好准备,而新能源汽车的风口就在眼前,阿里当然不能错过。

2014年6月,何小鹏以43亿美元的价格将一手创办的UC优视卖给了阿里。后来,他先后在阿里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等职位。

体验过特斯拉后,他向阿里内部提出建议,加入造车。几个月后,他联合夏珩、何涛、杨春雷等人,成立了小鹏汽车。

摊子支起来了,但何小鹏一开始并没有选择all in。从2014至2017的这几年,小鹏汽车也并没有多大的声音。直到2017年8月22日——UC的13岁生日这天,何小鹏从阿里离职。包括阿里在内,和何小鹏过往有过交集的投资也在这一时期迅速到来。

“小鹏如果不 all in,哪怕估值再便宜我们都不投。”晨兴资本曾透露自己就是投人。晨兴此前就投资过UC,并从小鹏汽车的A-1轮开始,连投4轮。

阿里的态度或许也与之类似。从A轮开始,阿里陆续参与了小鹏的B、C轮融资。小鹏上市,阿里又认购了2亿美元。小鹏IPO后,阿里巴巴手持19%的A类股份,占小鹏总股份比例的13.3%。

依托自身产业互联网的优势,在投资小鹏之前,其实阿里已经在智慧出行领域做过诸多布局。2015年8月,阿里和兵工集团一起投资设立北斗定位技术公司千寻位置,又在随后的11月,联合上汽建立车联网公司斑马网络……

 “智慧出行有望成为未来增长速度最快,也最具想象空间的产业领域。”在2018年1月的小鹏汽车B轮融资发布会上,蔡崇信就曾袒露过阿里对出行的期待。

结语

新能源汽车的制造难度超过所有人的预期。

2016年乐视年会时,贾跃亭还在五棵松体育馆登台献唱《野子》,但仅仅一年多后,舞台的主人就换成了李斌——随后的2019年,蔚来也深陷股价大跌、融资无门的生存危机。

行业险象环生,但面对可观的前景,ATM谁都不想轻易放过。

毕竟新能源汽车是一个足以诞生市值千亿、甚至万亿公司的领域,更重要的是,对于阿里和美团而言,出行都有着填补生态闭环的意义;对于腾讯来说,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增长见顶,寻找新场景也更为迫切,何况身后还有虎视眈眈的字节跳动。

在新能源造车这条赛道上,ATM谁都不想输在起跑线上。

豪车只开1700公里后在停车场放10年 追查才发现……

原标题:豪车只开1700公里后在停车场放10年再没动,追查才发现……

价值60多万元的豪车停了10年,迟迟没有人来挪走。

停车场要拆了,车却没人来取!而且还是价值不菲的豪车!怎么办?

武汉市民余先生是一家出租车公司的门卫,他反映有一辆豪车从2010年7月份停到他们公司院子里后,到现在一直没有人来取车。他们这里属于拆迁范围马上就要动工了,这辆停了十年的车该怎么处理,他们犯了难。

在汉口联合村12号的院子里,余先生指着一辆车牌号为鄂A5GH99的车说,这辆车是2010年7月9日,经人介绍停进来的。

豪车只开1700公里后在停车场放10年 追查才发现……豪车只开1700公里后在停车场放10年 追查才发现……

汽车停放进来之后,车主就再也没有来取过车。

豪车只开1700公里后在停车场放10年 追查才发现……

余先生介绍,他们公司这块即将面临拆迁,这停放了10年的车该怎么办?

豪车只开1700公里后在停车场放10年 追查才发现……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昨日记者联系上当年驾驶这辆车停进停车场的女司机。据她介绍,2010年前后,她出资30万元首付购买了这辆车,因为她的信用记录有问题,无法办理贷款,于是就用熟人的身份办理了购车、贷款手续,车辆行驶证登记的也是熟人的名字。购车后,汽车由她使用,她也还了一段时间的贷款。

她说,开了1700多公里后,突然有担保公司的人多次找上门骚扰她,原来是她的熟人牵扯进了经济纠纷,而这辆车又登记在熟人的名下。无奈之下,她按照担保公司的要求,把车开到对方指定的余先生看守的停车场。她原本想通过协商解决,但一直没有结果,最后车子被法院查封。她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吃了哑巴亏,车子被查封后,她也没有处理权。

余先生介绍,经过前期媒体介入后,江岸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已经上门核查,并与他沟通,准备下周一支付2万元停车费并挪走这辆豪车。

来源:湖北经视、楚天都市报


广西10岁女孩被杀害猥亵,疑凶为堂哥,曾转移尸体20-09-06 11:59:13猥亵 百香果女孩

印媒造谣 解放军战机被台军击落 台军慌得双语否认20-09-05 16:52:20解放军,战机,台军

北京10号线一男子裸露身体隐私部位 被拘14日(图)20-09-05 15:12:55裸露,隐私

印军非法越线挑衅后 印外长称中印达成和解至关重要20-09-05 15:02:42印军,中印,和解

广西梧州西江沉船事故:失事货船已被打捞拖离20-09-07 01:43:02广西梧州西江沉船事故

豪车只开1700公里后在停车场放10年 追查才发现……20-09-07 00:49:51奥迪在停车场放10年

特朗普疫苗计划争议连连 美国“十月惊奇”要来了么20-09-07 00:33:06反种族歧视,美国骚乱

又现歧视!纽约华裔情侣被吐口水骂“中国病毒”20-09-07 00:29:35纽约华裔情侣被吐口水

疫苗研发成“间谍战”?美媒又自我感觉良好了20-09-07 00:16:30新冠疫苗竞赛

轿车引擎盖爬人狂飙5公里视频热传 知情人:另有隐情20-09-07 00:13:08轿车引擎盖爬人狂飙5公里

美威胁停缴会费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考虑制裁违规者20-09-07 00:10:58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香港旺角等地大量人群非法集结 港警逮捕至少289人20-09-06 22:59:44香港旺角非法集结

港媒:黎智英急售上亿房产,无人问津20-09-06 22:57:13黎智英急售上亿房产

苏州回应 文明码 争议:自愿注册 不作处罚依据20-09-06 22:52:25苏城文明码

贵州安顺:另一“网红景点”再酿悲剧 一旅友遇难20-09-06 22:50:12网红景点旅友遇难

广东珠海坠海货车已被打捞上岸,司机仍失联20-09-06 22:47:46珠海货车坠海

把新冠病毒消除还是与其共存?张文宏给出他的判断20-09-06 22:46:14张文宏

果然,印媒这样“致敬”吃鸡手游 遭网民围攻!20-09-06 22:44:41印度禁用中国APP,绝地求生,吃鸡手游

7 年前的宝马,至今还是整个行业的吹牛资本

今天的文章和视频,与这辆车值不值得买无关。

毕竟到今天,最后一辆宝马i8 会在宝马莱比锡工厂下线,然后停产。

拍这期视频的原因也特别简单,因为再不试试 i8,再次见面,可能就得去慕尼黑的宝马经典车博物馆了。

如果从世俗评价超跑的角度来看 i8,这根本算不上一辆合格的超跑。内燃机加电机动力总成266千瓦、570牛米,4.4 秒加速,即使是几年前宝马自家 M Power 的性能车,也可以在运动数据上超过这辆外观相当“唬人”的混动超跑。

但 i8 这辆车,从开始到告别 7 年,已经成为了一个时代标签,这并不是非要跟牛马伦们斗速度的机器,而是宝马一个辉煌时代的剪影。

它不仅仅是巴伐利亚自家的骄傲,更是整个电动车行业的骄傲,以至于无论是特斯拉还是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在对外说自己团队有极强的研发能力时,都愿意搬出来这么一句话:

我们的团队成员中有人来自宝马 i 系列团队。

宝马花了极大价钱打造了i系列平台,不计成本,不管材料,让工程师们充分发挥自己才华。于是就有了这辆,即使到 2020 年,看上去依然不老的新能源跑车。

在与这辆车相处的一周时间内,我只要把这辆车开到街上,还是能获得近乎 100% 的回头率,而这样的回头率,绝对不是像其他超跑那样,靠轰鸣的引擎声吸引。

宝马是怎么造这辆车的?

1.5T 三缸发动机配合前后两台电机,后置发动机不直接参与车轮驱动,主要是作为给电池充电以及弥补三缸机的涡轮迟滞问题,让汽车在低速启动时候更加顺畅,前置发动机提供动力,可以让整车以四驱或者纯电动前驱的方式驱动。

这套动力系统,用当时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Carsten Breitfeld (后来去了拜腾,最近应该是在贾跃亭的 FF91)的话说:一定要明白这是一辆i8而非M8,它不是一个赛道英雄,而是一辆除开赛道日以外6天里供你驾驶的跑车。

即使是当日常跑车,这也是辆能开得极快的日常跑车。

除了动力,i8 还是全球第一辆用大猩猩玻璃的车型,也就是我们现在手机屏幕玻璃的标配,更轻、更薄,还更安全。

而为了减重,i8 车身上用了大量的碳纤维,碳纤维车架,碳纤维车顶,碳纤维车门,配合铝合金的副车架,整车的空载质量只有 1490 kg,同时还保持了宝马的50:50 前后重量比。

7 年前同时期的超跑到今天,无论是外观设计还是动力都已经过时了,而 i8 存活到今天,获得超过 2 万辆的销量,也证明了宝马当年绝对领先的科技前瞻力。

这辆用各种极端技术打造出的均衡机器,到今天,可以不留一丝遗憾进入宝马经典车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