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造星”时代:科研被尊崇还是被消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塔人才(ID:cingta-job),作者:青塔人才,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不知何时起,朋友圈开始被学术“爱豆”的动态疯狂刷屏:

“优秀!90后博士毕业即获评211高校教授”“上月发Nature、下月娶学妹,博士原来还能这么读”“两年14篇论文,美女学霸的科研进阶之路”……每隔几天我们就能轻松共享“别人家孩子”的喜讯,而且那架势分明是带着明星光环迎面扑来。从“Nature收割机”到“低龄职称王”,再到“学业爱情两不误的人生赢家”,生活仿佛被各路神仙包围了!一边狠狠酸着,一边感叹道:

“学术造星”时代,真的来了。

一、“追星”到“造星”,学术idol年轻化

在大多数常人的认知里,学者往往对应着“低调”“独处”,而明星则被贴上“曝光”“造势”等标签,二者原本应该背道而驰。

但随着《百家讲坛》《诗词大会》等电视文化节目的播出,平日里潜心钻研、业内知名的学者走到台前担任嘉宾评委,凭借不凡的气度和优雅的谈吐,摇身一变成了吸粉无数的学术明星,隔着屏幕接受众人的仰慕崇拜。彼时的效果热度源于成熟学者天然的权威性和正向的价值观,传播追捧大多也是主动且发自内心的。

而如今,学术“造星”趋势越发明显,从主流媒体到学术自媒体,全网铺天盖地在读博士/高校青椒发文章、评职称、拿项目的资讯席卷霸屏。

据青塔人才统计,截至今天,某知名学术公众号2020年共发送了51篇此类文章,阅读量合计近200万。

从标题情况来看,或以“凡尔赛”口吻渲染,或放大某种奇异之处,噱头成分大于事实本身。那些初露锋芒的学术新人被架上“神坛”,原本朴素的科研追求,混上了流量的功利,就似乎有些变了味。

起初的学术明星是年长且经历丰富的学者,成就斐然、众人仰慕,媒体需要得只是“推广”;现在的媒介环境则更倾向于“制造”明星,从硕博求学阶段或初出茅庐的年轻科研人入手,寻找目标对象,进行一番包装。引人关注的标题配上亮眼事迹的堆砌,一下子就戳中了读者的痛点。信息是不是真的能在人心里停留不得而知,反正流量是赚得盆满钵满。

从“追星”到“造星”,大家对学术科研的态度和期待,有变更好吗?

二、被流量追着跑,究竟是尊崇还是消费?

在自媒体井喷式发展的如今,“科研学术”这一原本垂直度很强的话题,开始无处藏身。流量至上的理念下,吸引眼球的唯一办法就是不断制造话题、引发讨论,“学术造星”就是这样一个时代产物。

对于部分学术大号来说,他们的首要目标便是搜罗各大高校新闻网上的标杆性“科研牛人”:或是年纪轻轻博士毕业入职名校,或是在读阶段发顶刊数篇,又或是突出女性视角。热度极高的话题、配以挑动情绪的标题,流量便有机会大涨。

有需求才有市场。这样的话题之所以屡试不爽,根本原因是迎合着目前科研圈内硕博热衷于“比较”的心态,许多人通过浏览同龄人的事迹,不断求证走科研这条路的前景和希望,寻求精神寄托和情感共鸣,给情绪一个出口,进而找到目标动力。

暂且不说“学术造星”究竟是增添了动力、还是加重了焦虑,单论对待科研的态度,轻浮的消费感远重于真诚的尊崇感。这就与idol本身“正向引领众人”的角色扮演相背离。如果说过去的学术明星还有令人肃然起敬、心向往之的意味,现在被流量造出来的学术明星更多引发的是“酸了”“算了”的讨论。

三、“捧杀”背后,裹挟着浮躁与焦虑

而对于莫名其妙就被造成学术明星的那些科研新秀来说,“上热搜”“10w+”往往也并不是他本意所愿。在“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阶段,比起曝光,他们更希望也更应该得到一个相对沉静的环境,才得以继续进化;反之,“出道即巅峰”是大概率事件。在百家讲坛大火的时候,就有很多大学教授表示,不少青年学者将登上百家讲坛作为走上人生巅峰的捷径,而无心踏踏实实研究学术。

同理,今天处于成长阶段的“潜力股”,如果过早感受议论声、成为聚光灯的宠儿,就难免不会膨胀,增添浮躁之气,也就很难再有更大进步,这对他们继续创造更好的科研成果来说是不利的。那么原本立“榜样”的初衷,最后就朝“捧杀”的方向越走越远。

而对于普通硕博来说,能从中汲取到榜样力量固然好,但青塔人才小编经过采访后发现,更多读者的感受是“觉得自己很菜,总是看到同龄这么多牛人,焦虑更严重了,甚至会想是不是自己不适合搞科研”。显然,动力效果弱化、焦虑制造有余成为“学术造星”的副作用

如此说来,宣传这些优秀的学术新星就完全不可为吗?当然不是。

只不过比起千篇一律的标题和盲目夸耀的套话,可以深挖更多成果背后的故事。比如,2年发了14篇论文是成果,但这背后凝结着怎样的付出、克服过哪些困难,才是真正有价值、并能带给硕博实际启发的,也是科研精神得到良性传承的一种方式。

当“科学家无人关注,科研苗子却天天上热搜”成为了现象级的存在,当学术和明星这样一对肉眼可见的反义词,被人为拉近兼容,并在我们的舆论视野中疯狂生长,究竟该作何理解和评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塔人才(ID:cingta-job),作者:青塔人才

2020艺人经纪机构调研报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主编温静(ID:chuanmeineican),作者:王涵,头图来自:《我和我的经纪人》剧照

互联网造星时代,艺人经纪行业将进入转型期

据艺恩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11279家企业经营范围含“艺人经纪”业务的公司。爱奇艺专业内容业务群总裁(PCG)兼首席内容官王晓晖也曾表示,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预计在2022年达到1400亿元。

尤其是在经济放缓诱发娱乐抬头的当下,文娱类产品成长急需优质明星IP,暴涨的市场需求成为艺人经纪行业发展的关键驱动力。但是,互联网造星时代下,艺人经纪产业市场仍较为分散、壁垒较低,艺人经纪公司需要在保持自己核心竞争力的同时也进入转型期。

基于当下娱乐产业发展现状、结合艺人经纪行业最新发展趋势,通过专访多位艺人经纪机构的领航者和相关负责人,《2020艺人经纪机构调研报告》从艺人经纪机构的发展概况、核心优势、艺人储备、发展趋势和挑战等方面,对艺人经纪行业发展进行分析。

拉长产业链条or垂直细分:解读国内艺人经纪的四大模式

以往,国内的艺人经纪模式种类较多,包括“保姆式”“分叉工作式”“家族式”“多元经纪”“个人工作室”“股份绑定”等。但在泛娱乐产业资本纷纷入局抢滩之下,艺人经纪行业市场版图在扩张中不断重构,行业也愈加垂直化发展,越来越多差异化较为明显的商业模式出现。

“2020年艺人经纪公司竞争力榜”根据艺人储备、商业价值、影视资源等维度,对当下的艺人经纪公司进行排序,以解读国内主要艺人经纪公司的发展现状及运营模式。根据汇总,上榜公司种类及运营模式主要走“拉长产业链条和垂直细分”这两条路线,分为四大类:

艺人经纪协同内容制作模式

(代表公司:泰洋川禾、嘉行、华策、慈文等)

艺人经纪与内容制作同步走的模式,可以说是最传统、最常见的艺人经纪公司的经营模式,例如嘉行传媒、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光线传媒、唐人影视等等。这类公司机构将艺人与影视作品进行一定程度的绑定,在影视作品取得一定的票房、收视率等收益与成绩时,自家艺人也获得更多资源与曝光,知名度上升,形成双赢。

同时,这些公司在两者的侧重上有着较大不同。例如华策、慈文虽在近两年加大艺人经纪业务的比重,但影视制作依旧为主要位置;嘉行传媒、欢瑞世纪两者较为均衡;和颂传媒、悦凯影视则侧重艺人经纪,影视布局较少。

成熟艺人自立门户,走“合伙人制”

(代表公司:东申未来、普林赛斯、龙韬娱乐等)

当下,大部分成熟艺人都纷纷自立门户,形成新型的合伙人制艺人经纪公司,例如周迅、陈坤合伙成立的东申未来签约王紫璇、周游等,赵薇、苏有朋合伙的普林赛斯签约张哲瀚、王森等,姚晨、曹郁夫妇与好友刘辉合伙创立的坏兔子影业签约李鸿其、朱颜曼滋等。

同时,与传统的“老带新”不同,这些艺人制作公司还在不断地培养新人,对素人进行表演培训。例如周迅、陈坤联合陈国富刚刚成立了一所专攻表演的学堂——山下学堂,学堂的定位正是“为了中国影视产业提供新人演员培训和资深演员进修而创办的表演培训机构”。这使得此类艺人经纪公司传承性的特点凸显。

练习生“造星”、“养成型”偶像运营模式

(代表公司:乐华娱乐、时代峰峻、丝芭传媒等)

此类艺人经纪公司的运行模式以打造偶像为主导,对标韩国的SM、JYP,以及日本的AKB48G。

国内练习生培养类的艺人经纪公司当属具有八年经验的乐华娱乐和哇唧唧哇。乐华娱乐旗下的UNIQ、宇宙少女、YHboys、乐华七子等,哇唧唧哇的X玖少年团、火箭少女101、R1SE、SIS等团体较为成功。两者旗下的艺人更是凭借当下的选秀节目,例如乐华娱乐的孟美岐、吴宣仪、范丞丞、朱正廷、黄明昊等,哇唧唧哇的周震南、赵磊、夏之光、SIS组合等,均获得巨大流量,粉丝经济下的商业收益颇丰。

而“养成系”偶像培养类艺人经纪公司的代表为以TFboys为核心偶像、构建TF家族的时代峰峻,以及仿照日本模式并推出SNH48、BEJ48、GNZ48、SHY48、CKG48等女团的丝芭传媒。它们通过打造平价偶像,成立粉丝俱乐部,形成黏性极高的“会员制”粉丝经济链,从中获得盈利。

泛娱乐IP整合营销大平台模式

(代表机构:酷漾娱乐、果然娱乐、海南周天娱乐、搜狐、芒果超媒等)

包含媒体、社交、娱乐等多重属性,选秀造星似乎天生就符合视频平台的内容生态,爱奇艺、优酷、腾讯、芒果TV、搜狐均做出了艺人经纪的部署。

阿里巴巴旗下的酷漾娱乐、爱奇艺旗下的果然娱乐、腾讯旗下的海南周天娱乐,以及搜狐、芒果超媒都已启动新人选拔项目。借助平台优势,依托科学、完善的挖掘、培养、规划、运作体系,艺人经纪业务均已形成层次丰富、类型完备的成熟艺人梯队,并通过参演影视综艺节目、商业类演出、品牌代言以及周边衍生产品授权等方式最大化艺人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处于平台第二梯队的搜狐视频在近两年凭借“狐友国民校草大赛”的新人选拔、演绎自制剧的体系已经逐步提升盈利,可以看作夺回失地、重整业务的关键之举。

从资源分配到“命运共同体”,最终指向泛娱乐产业闭环

无论哪种模式,艺人经纪公司的核心依旧是艺人和客户资源。把艺人作为经纪公司的产品,通过内部的运作体系,提升艺人的商业价值,吸引消费者,最终达到品牌消费的影响力,是艺人经纪公司运营的价值体现。

在组织机构、协作部门以及管理团队的运作下,针对不同的目标受众,艺人经纪公司要充分利用公司的不同构成要素进行重组和整合。同时,行业内部在纵向专业精耕与横向联合并进,企业内和企业间的资源整合都最终指向一个完整的泛娱乐产业闭环。

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表示:“公司在最近做了一个比较大的改革,推出了首席经纪人工作室,我们的培养重点从单纯的艺人培养,变成了艺人和经纪人共同成长,并驾齐驱的模式。下一步会通过首席经纪人的工作,孵化出若干‘迷你慈文’,从而让艺人和公司成为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发展共同体、命运共同体。”

在资源整合的基础上,部分艺人经纪公司还开发出适宜自身发展的艺人管理体系。泰洋川禾集团执行副总裁赵珊介绍道:“泰洋川禾结合中国市场环境,创新提出Manager+Agent的艺人管理体系。Manager负责艺人的发展规划制定、项目判断、日常运营管理等,实行一对一或一对多的服务模式;Agent负责艺人影视、综艺、商务等资源拓展,实行的是多对多的服务模式。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Manager能更加精准地匹配艺人的各方面需求,而Agent能最大限度地覆盖全市场资源,实现公司内部资源共享、优化资源配置,让公司资源更加专业合理地分配到个人,不必担心传统经纪模式下资源分配不均的情况出现。”

四大方向构成艺人行业新生态:明星IP多元化、平台输送是关键

在艺人经纪行业迈向专业化之际,更高效地配置资源、整合共享,打造多领域合作开放的行业新生态成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在此趋势下,艺人经纪行业的发展可以从以下四方面入手:

第一,艺人经纪公司与视频平台合作。当下,视频平台综艺节目选秀造星正值潮流,而《创造营》《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中国新说唱》《演员的品格》等头部综艺都是平台与经纪公司直接合作的模式。这也代表着人才资源会向头部公司聚集、艺人会向头部公司或者大的互联网公司倾斜的趋势发展。

对此,小棕熊娱乐CEO陈玟希直言:“在艺人经纪和影视制作、营销推广齐头并进之下,我们还要与平台建立深厚的关系,打造自己的品牌对外部门,强化公司形象、公司价值观和公司核心竞争力,以让公司在市场里更具话语权。”

第二,艺人经纪公司的产品多元化发展。以往,艺人大多从专业的艺术类院校选拔而出,但当下艺人多元化趋势明显,包括从运动界、艺术界跨界娱乐圈,从素人因网络曝光成为艺人,以及网红转型、二次元转向艺人、虚拟偶像等等。

例如龙韬娱乐打造出黄子韬的官方二次元形象“韬斯曼”,自诞生以来一直以艺人运作模式独立运营,通过漫画、创意视频等形式活跃于二次元。随着不断升级跨界,韬斯曼联合腾讯动漫、微博动漫、B站等多个平台进行事件联动发酵。同时,韬斯曼与黄子韬还进行了现实演出合作,或许正是一次走向大众的契机,由二次元形象向虚拟偶像迈进,继而实现更丰富的跨次元、跨媒体价值。

第三,明星IP多元化拓展,触及影视、综艺、衍生品、游戏、动漫、文学多个领域。在明星IP内容的创意之上,如何结合明星优质形象和故事理念,创造出多元化且受到市场欢迎的明星IP载体产品,是艺人经纪公司的重要考量所在。而这就需要艺人与艺人经纪公司的双方成就。

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强调:“公司必须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并且给艺人发展赋能。在这个方面,慈文正在努力,因为除了影视剧之外,在综艺方面也有布局。比如2019年《我们的歌》、2020年《我们的歌第二季》,以及一些其他综艺的研发,都是在给慈文自己的艺人赋能。”

嘉行传媒CEO曾嘉认为:“嘉行比较有特点的优势之一是公司艺人经纪与影视制作两个业务板块之间双线独立发展同时相互支持的‘双轮驱动’模式,这个模式给艺人与作品之间提供了更精准的匹配机会,演员与角色更好的契合度能提供更大的表现空间。”江疏影经纪人、萌扬文化CEO宗帅以萌扬文化举例:“围绕江疏影的个人生活点滴我们推出了的红唇视频,通过声画同步的形式,用更加生动的呈现方式与观众与粉丝互动交流。”

以上案例都说明,明星IP开发在收割关注度和点击量的同时,艺人个人品牌价值也不断强化,直接证明了在年轻用户为主导受众人群的时代,具有独创性质的短视频正在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艺人IP的开发价值也愈发显露。

第四,互联网平台渠道输出的艺人剧增。一方面,互联网造星提速,并且在模式上也由行业经验判断转向“全民制作人”驱动。在爱奇艺专业内容业务群总裁兼首席内容官王晓晖看来,具备“新中产、新青年、新技术”标签的90后、00后用户,更倾向于参与感强的陪伴式明星养成,与偶像共同成长,而非直接接受一个完美无瑕疵的“成品”。

据时代光影董事长王锦介绍:“时代光影在MCN板块签约达人有100多位,主要在短视频、网络直播方面发力。与抖音、微博、快手、西瓜等各大短视频平台保持着长期合作的关系,并持续性地提供优质的短视频内容。”

另外,丰富多元的互联网内容生态正在给艺人带来更多机会,大批成熟艺人也由个人工作室转向平台,寻求更多的资源。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宏嘉也表示:“2019年仅爱奇艺就有270部以上的内容作品推出,在内容方面的投入超过200亿元,如此庞大的体量对艺人的数量以及类型都提出了更多需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主编温静(ID:chuanmeineican),作者:王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