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这名利场其实非你所想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腾讯新闻”(ID:entguiquan),作者:贵圈记者,36氪经授权发布。

稿子停在一些问题之前

文 | 郝继

年底可以说遗憾吗?

记者的工作,大多数时候都是遗憾:为发生的事遗憾,为当事人遗憾,为自己的表达能力有限而遗憾,为一篇稿子不能抵达该抵达之处而遗憾,为就算抵达了也改变不了什么而遗憾……

2020年稿子里,给我留下最大遗憾的,是“直播间里的假冰冰”。

接到选题,我经过最初眼花缭乱的辨认困难,“锁定”了几位冰冰主播。其中一位,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认识就是缘分”。我已经很少听见这么老派的话了——完全有别于我日常和明星团队打交道时的态度。我喜欢人和人之间这样的开场白,不那么职业化,却带着温度。

不过,这些没有被职场驯化的行为方式,在后来让我的采访受了挫。有的冰冰答应了采访,却总在约定时间消失;再次出现时,对爽约也毫无歉意。有的冰冰先是同意与我聊聊,但又说没时间,因为白天要睡觉。我原以为,采访对他们来说是不同于直播间的展示机会,但事实是,花几个小时和我聊天,对他们来说真没啥吸引力。

他们以模仿明星谋生,又完全不像明星。大部分的明星在意口碑与荣誉,而这些模仿者却对经营自己毫无兴趣。他们签了公司,成了需要完成KPI的打工人——这让多次被放鸽子的我,释然了不少。

这些主播里最痛快的是夏冰,一个男“冰冰”。我很感谢他。我能感觉,他接受采访不是为了宣传自己,而是想痛痛快快地说一些往事,表达一些观点。所以,当我看到文章发布后很多人指责他/她们因为模仿而失去自我的时候,我感到愧疚和遗憾。

▲ 夏冰在微博对《贵圈》采访稿作出回应

是我表达的不足,没能呈现出他/她们本来的样子。

比如夏冰。他说时光流逝,自己的心态会变,当初做的一些事现在不会做了。他跟我说起这些时,坦诚,鲜活,不自我设限。他嘴上不承认喜欢范冰冰,其实我能感受到,他也真正试着去理解这位如今口碑参差的女明星。他的有些观点,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写出来——毕竟在今天的舆论场,有时候抵制一个明星比声援他/她更安全。

更大的遗憾,是我始终没能和“冰冰”们见面。这个稿子在操作过程中面临着两种走向,可以写得很行业、很揭秘,也可以写得更细腻,更有人的温度。如果见面,我想我可以和他们聊得更多一点,表达也会更细腻一些。更重要的是,如果见面,我们会先聊很多工作或者人生经历,然后在某个发呆的瞬间,我可能会问,你当时做整容手术的时候疼不疼,有没有怕?也许她会告诉我痛得要死,但值得。也许她说,哪里哪里没做好,线都是歪的。也许她就闪避了这个问题……

也许我还会带着冒犯提问: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有没有一个瞬间觉得陌生?因为有个女孩的样子,和三四年前比起来判若两人。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是不是弄丢了自己;如果想过,他们的答案又是什么?

但没有这些对话。稿子停在了这些问题之前。

他/她们成了互联网上一群没有自我的代表。在不同转载页面的留言区,有人说他们“卖身直播行业,成为了平台红灯区嘶喊着虚无的赛博娼妓”。当然也有人理解他们,说“大家很清醒地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将‘自己’作为普通人的迷茫、委屈、脆弱压到最低”。

读者的留言很丰富,有些观点拓宽了我对“冰冰”们的理解。不过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始终不能回答,也无法给出答案。不过我想,有个问题倒是可以问问自己:如果改变命运的机会交到我们手上,我会怎么选?会接受它,然后永恒地告别属于自己也许卑微却独特的人生吗?

别这么快回答。

双十二这天,至少五个“范冰冰”在直播间卖货|贵圈

不在系统里

文 | 展展

2020年秋天,我在洛阳采访一位男演员。他说起一件事。

几年前,他去动物园,猛兽区有项服务:游客可以买只鸡,绑在长棍上,递到猛兽嘴边。他发现,原本活蹦乱跳的鸡,一旦到了危险边缘,便立刻偃旗息鼓,一动不动。那时他心里顶瞧不起这只鸡,觉得它在死亡面前,未免过于缺乏志气。但跟我描述此事时,他却有了新想法。他说,这鸡有智慧。

当时,这位男演员正身处舆论漩涡中。一些过往被恶意曲解、传播。他就像那只被捆住的鸡,挣扎无用,只能以沉默维护体面。以至于后来,在他的强烈请求下,那篇稿子也未能发出——他不想让事情越滚越大。

这位男演员生长于电视时代,借由电视进入公众视野。一度,他是观众心目中的“清流”。他身上有那种真正游历四方、读书作诗培养出的气定神闲。入行十几年,仍自称“不知道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

但那次事件彻底将他打懵了。他很困惑,采访时几次问我,如今艺人都如何处理与媒体的关系?宣传究竟应该多做、少做还是不做?面对争议,是该回应还是不回应?

一度,他想体面地写篇文章回应此事——他擅长这个。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却被朋友们按下。大家跟他说,如今的舆论环境,说得越多,越容易让人抓住把柄,开辟新的舆论战场。想早点息事宁人,还是别说了。

他身上有种老派的矜持与“顽固”,一不小心闯进流量时代,显得格格不入、满脑子困惑。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零差评”掉落到天平另一端的。当然,“零差评”这件事也够吊诡,“正常人都应该毁誉参半的。”这他知道。

这一年,我采访了几位中年男艺人。他们早已过了“小鲜肉”的年纪,对流量市场缺乏拼杀欲望,但都或多或少卷入其中。有人被迫面对,一脸茫然,比如上述男演员。有人从中获利,比如唱《野狼Disco》的老舅,他一度忙到10天飞8、9个城市演出。

▲ 双十一晚会上,老舅(右一)与潘粤明、聂远、钟镇涛上演舅舅团老年迪斯科

还有人有所思考、适度反抗,比如德云社演员阎鹤祥。他把犀利的观点和唏嘘装进相声作品中,乐于发表观点,做出改变。

他身上也有一种老派艺人的“骄傲”。采访时,他语气笃定地说:“如果智能科技取代人类,那么最后一个杀死的是我。”因为说书是交流,如同恋爱,“需要有温度,需要你喜欢我,我喜欢你。”

几个月前,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刷爆社交网络。除了对骑手处境的同情和不平外,很多人想到自己。我们无一例外,困在系统中。我们大厂女工不例外,娱乐明星也不例外——大家都在追逐流量、爆款、实绩。我们焦虑、内卷,老老实实做打工人,连流调记录看起来都规矩到“摆不上台面”。

在这样的环境中,人是会对自己的价值有所怀疑的。一颗铝合金螺丝钉和一颗纯金螺丝钉,没有多大区别。

越是这些时刻,这些“系统边缘人物”就越让我觉得珍贵。他们早已有稳固的人生观。人到中年,遇上一个经验之外的、闹哄哄的世界,他们的碰撞、挣扎和思考令人宽慰。这其中最吸引我的,是他们“逃学”般的人生状态。

这是一种非常个人取向的喜欢,不是他们的全貌,细微到甚至不足以写进稿子里:那位男演员会兴奋地告诉我从哪个角度看瀑布最美。老舅会在将睡未睡之际写诗——不为任何目的。阎鹤祥怀念过去的生活节奏,喜欢一个人四处溜达,曾经骑着摩托车,横跨亚欧大陆。

就像你无法去问一个孩子为什么不写完作业就出去玩,他们的行为没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是一种“本能”。

我后来想,那位演员可不是那只呆若木鸡的鸡。他更像一条鱼,那是他对我说过的另一个故事的主角——鱼类总是成群结队,求取安全,但世上总还是有鱼为了自由踽踽独行。在舆论吵吵嚷嚷的时候,他早就轻盈地游走了。

离开郭麒麟的日子|贵圈

一个东北男人的迷失,是从《野狼Disco》走上春晚开始的|贵圈

被召上的人多,被选上的人少

文 | 禹祘

2020年最让我触动的采访来自一个小偶像,他的迷茫与困顿都让身为同龄人的我感同身受。

这是个幸运的年轻人,天生一副好皮囊,小康家庭吃喝不愁,对未来从没有基于生计的紧迫感。临近毕业时被星探发现,顺利入行,拍网剧、做偶像、上综艺,踩着每一个风口往前走。

没有什么童年发愿、励志追梦的动人故事,所有的选择看起来都是主动送上眼前的。他凭借着一点点天赋,加上几分好运气,一路被命运推着,收获了人气与机遇。

但他迷茫。没有明晰的规划,没有野心,不攒钱,除了一日三餐,其他的,没有什么更远的考量。“我想过得奥斯卡你信吗?”“我的目标是谢霆锋,虽然我没有谢贤。”他用抖机灵式的插科打诨,应付掉所有可能触及痛点的问题,却在最后一刻卡住了。

我问他,“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他停下来,把这句话重复了两遍,陷入一种自说自话式的反思。他说曾经有业内前辈问过他这个问题,但现在依旧无法给出答案,“好像这两年来自己毫无长进”。

“没关系,这个问题无法回答也正常。”我对他说。

说真的,把这个问题抛给我,我同样给不出答案。在写作这条路上,我也是这样歪打误撞地向前走着,从来没有规划,也常被主编批评“没有野心”。很多时候,我手头的选题都是靠着一点点好奇心与发现好玩的热情在推动,做出来最好,做不出来拉倒。

这一年,我曾经遇到过很多目标清晰、令人羡慕的采访对象。有时是街舞舞者,学生时代逃课打架挂科,直到开始跳舞,从身体到灵魂被瞬间点亮。有时是摇滚乐手,童年时几张打口带唤醒耳朵,心里便埋下叛逆的种子,一路跟着音符飘荡。还有脱口秀演员,做客服做侍者做保安,终于在小剧场握住立麦的那刻,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和热爱。

就像是牧羊犬,在见到羊群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来到这世界的意义所在。娱乐圈声色犬马,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看上去却那么渺小。但这正是这个行业最有激情的地方,简单,直接,充满热爱与梦想。

人们总是乐于见到这样的故事:目标坚定的主角一路挥洒汗水和泪水,最终成就梦想,人生熠熠生辉。然而现实的另一面却是,高速发展的娱乐行业卷入大量迷茫的年轻人,还有他们无处安放的欲望。不信你去北京各大舞蹈室和年轻人聚集的商业街区看看,那里游荡着的星探比圣保罗海滩上的球探还要多。

可惜,“被召上的人多,被选上的人少”,但很多年轻人还是一头扎了进去,成了金字塔结构中,处于腰部、底部的大多数。

要改变赛道吗?但跳出去又能做什么呢?不知道。再想两天,还是不知道,索性不想了。

一次采访结束后,有个一直没有熬出头的小偶像问我,“你觉得我还要不要继续坚持?”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甚至我也想找一个人问问,“你觉得我要不要改行?”

相比那些名利场上的励志故事,我其实更珍惜这种颓丧的表达,因为它坦诚地展现了这代年轻人的共同困境——有些“垮”,不那么“正能量”,用粉丝的话说,叫做“没事业心”。

但大家也都还在前进,颓唐地往前走。“内卷”在这一年里被说了又说,谁还不是一边加入无谓的竞争,一边怀着就地躺平的渴望,在自我分裂中向一个模糊的目标靠近呢。

爱德华多·加莱亚诺的《时日之子》中讲了一个浪漫的故事,关于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那是1922年,霍华德·卡特在埃及帝王谷发现图坦卡蒙陵墓。在此之前,他与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气馁、经久不衰的厄运传说、贫困潦倒进行着经年的斗争。

▲ 考古队成员在拉美西斯九世墓前的合影,左数第四为霍华德·卡特(1923年)

在伟大发现的那天,早已不再年轻的霍华德·卡特坐在英年早逝的法老脚下,身边风鸣细沙,围着上千年的永恒奇迹。他沉默不语,看到几粒种子掉落在地上。“那些种子经历了3200年的等待,等待播种他们的手。”

有些人来到世间,过了半个世纪才发现自己的使命,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但我们总还是要做点什么。于是只能安慰自己,迎头向前走吧,说不定就撞上了。

陈宥维:我就是这个节目的遗憾|贵圈

1.5万练习生直面娱乐圈残酷真相:红不红,看命|贵圈

“深度明星人物报道”的消失

文 | 狠狠红

最后一次老派而传统地做一篇人物报道,大约是三年前采访章子怡。“老派而传统”是指跟着对方行程,在至少一天的时间里,除了采访,也能见到一些采访对象处理其他工作的场景,还有和工作人员相处,吃饭聊天,坐车瞌睡,卸妆等等——也就是,不那么明星的时刻。

有那么几年,每次做人物报道都会争取“跟一下行程”,希望能见到对方在不那么防备的非采访状态里,流露出一点随意,一点疲惫……当然也有在私底下依然亢奋的明星,比如郎朗,只是那很少见。大多数人在走出聚光灯的瞬间,都会骤然松散下来一点。身为采访者,我渴望见到那样的时刻。

只是,这两年,再也没有明星愿意做这种贴身十几个小时的采访了。即便是愿意敞开聊聊的,也最多只开放2个小时给一家媒体——而那种敞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需要明星在上升期,亟需一篇深度报道来为自己做一个初步定义;又或者碰到了一些什么事,心里多少有委屈想诉说;还需要他的团队为他判定,这家媒体属于“安全”范畴才行。

在我还没有入这一行的时候,媒体和明星还有更亲密的时代。比如说,可以到明星家里去采访,翻开明星的童年影集,听他们讲那些过去的故事。我迄今记得小时候看过的一篇明星报道,一个记者陪着下工的明星一起返回出租房,两个人一起爬长长的、曲折的、狭窄的、昏暗的楼梯,听他说了一些“以后要成名”等年少又志气的话。那篇报道让我印象如此深刻,是我认识那个明星的原点;那条长长又昏暗的楼梯像是一个关于蛰伏与破土的隐喻,而少年的心又脆又薄,像天气太好时候的蓝天,不远处又压着沉沉的未来。也许我此后经久不衰的对那位明星的好感,都从那一篇报道开始——仿若自己也陪他爬过一段楼梯一样。

等到我自己入行的时候,这种可以进入到明星私生活的采访关系已经荡然无存。明星化的进程轰隆隆开始,记者们不会再拥有明星的私人手机号,公共场合里明星带着几个黑西装保镖也渐渐成了标配。但好歹“跟着行程”跑一两天也还可能被允许,得以窥见一些介于工作和私人中间状态的片段。这样的窥见至关重要,倒也不是每篇报道都旨在“把明星还原成普通人”,只是,见过那一面之后,才可以把对方当成人,而不是宣传机器;也同时,不把自己当成宣传工具,才想拼了命去理解对方,拼了命,把自己所知所感转成文字,传达给读者。

那些拼了命想写好的报道,应该是比通稿更有温度的吧(我真的为自己写过的报道哭过)。

作为一个看了十几年行业变化的人,完全能理解采访关系是如何走到现在的。“不划算”。即便让我来替明星算这一笔账,也会觉得“不划算”,即便是我眼里根本称不上深度采访的两个小时,也已经够拍10条口播,或者10条短视频了——那些都是更划算的,钱与流量。

而两个小时的采访能带来什么呢?被截取,被解读,被歪曲,总之“祸从口出”,不说话才是最安全的。全世界都知道了明星们越来越不想说话,他们的微博看起来像是贴满小广告的电线杆。我曾在一些明星脸上看到过“渴望被了解”“渴望被解读”,如今我只能看到,“拜托,不要来了解我,更不要解读我”。

像一块压缩过的蔬菜包,生存之道是千万不要碰到水。

当然,何止是明星如此。距离你自己上次真情实感地在网络上发言又是多久了呢?一块压缩过的蔬菜包,即使它奋不顾身,也无法再还原成一棵真正的青菜了。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杨丞琳谈痛失挚友黄鸿升:没有遗憾 只是舍不得|杨丞琳

近日杨丞琳接受杂志专访,她表示:“今年我跟鸿升几乎每个月都会见到一次,所以我跟他之间没有遗憾,只是舍不得。”


杨丞琳杨丞琳

新浪娱乐讯 据台媒报道,近日杨丞琳接受杂志专访,提到今年突然痛失挚友黄鸿升,她表示:“回忆了一下,不管是私下聚餐或是工作,今年我跟鸿升几乎每个月都会见到一次,所以我跟他之间没有遗憾,只是舍不得。”

“这么亲近的人,毫无预警的离开, 这真的不是短时间就能接受与习惯,我只能在事情发生过后,临危不乱地把手上该做的事做好。”杨丞琳受到的冲击很大,直呼永远学不会告别,等到学会,“我可能也都80岁了,这东西我真觉得太难了!”

面对这么大的突发事件,杨丞琳用工作的忙碌,暂时搁置不舍的情绪,但她也表示:“绝对不能把工作当工作!这样做,感情会不见,现在的我是在享受我所喜欢的事情,以这样的心态面对,挑战就会变得简单许多。”近5年来,她也学会在工作满档之余,慢慢找回生活的步调,“工作之余,你必须要在乎自已的生活,尽可能顾到各方面,才不会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乱生活的节奏。”

杨丞琳谈痛失挚友黄鸿升:没有遗憾 只是舍不得|杨丞琳

近日杨丞琳接受杂志专访,她表示:“今年我跟鸿升几乎每个月都会见到一次,所以我跟他之间没有遗憾,只是舍不得。”


杨丞琳杨丞琳

新浪娱乐讯 据台媒报道,近日杨丞琳接受杂志专访,提到今年突然痛失挚友黄鸿升,她表示:“回忆了一下,不管是私下聚餐或是工作,今年我跟鸿升几乎每个月都会见到一次,所以我跟他之间没有遗憾,只是舍不得。”

“这么亲近的人,毫无预警的离开, 这真的不是短时间就能接受与习惯,我只能在事情发生过后,临危不乱地把手上该做的事做好。”杨丞琳受到的冲击很大,直呼永远学不会告别,等到学会,“我可能也都80岁了,这东西我真觉得太难了!”

面对这么大的突发事件,杨丞琳用工作的忙碌,暂时搁置不舍的情绪,但她也表示:“绝对不能把工作当工作!这样做,感情会不见,现在的我是在享受我所喜欢的事情,以这样的心态面对,挑战就会变得简单许多。”近5年来,她也学会在工作满档之余,慢慢找回生活的步调,“工作之余,你必须要在乎自已的生活,尽可能顾到各方面,才不会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乱生活的节奏。”

马识途:我没有终身成就 只有终身遗憾

“在我脑子里还有很多值得写的素材、故事、人物,在呼唤我来写,可惜我已经没有精力来把它们写出来了。这就是我的终身遗憾。”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马识途曾被授予过文学艺术上的“终身成就奖”,但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11月30日,在成都金牛宾馆举行的《没有硝烟的战线》电视剧交流会举行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再次提到,“我没有终身成就,只有终身遗憾。”

“为什么如此说呢?我的本职工作先是革命,后来是行政。我只是一个业余写作者。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在写作上下功夫。我所经历的各种生活,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各种波澜壮阔千奇百怪的事件和人物,这都是极好的创作素材。然而现在我年纪大了,在我脑子里还有很多值得写的素材、故事、人物,在呼唤我来写,可惜我已经没有精力来把它们写出来了。这就是我的终身遗憾。”

梁静茹回应遗憾陪跑金曲奖:不争气的掉下眼泪

10月4日凌晨,梁静茹发文回应遗憾陪跑金曲奖,“太阳如常升起”。虽然如此,但她还是表示自己“不争气的掉下了眼泪”。


新浪娱乐讯 10月4日凌晨,梁静茹发文回应遗憾陪跑金曲奖,“明天的事留给明天再说,太阳如常升起!干杯。一切尽在不言中,Well,你们懂的,抱~”虽然安慰着粉丝,但她还是称自己不争气地留下了眼泪。

粉丝发现此文后,纷纷赶来安慰梁静茹,“你是我心里永远的歌后”“什么都不重要,你才是最重要”“太阳如常升起,爱你”。

据悉,在3日第31届金曲奖中,魏如萱获最佳女歌手,梁静茹遗憾陪跑。

 

 

 

36 氪专访 | 易路总裁缪青:HR软件外企巨头退出,余下的市场空白怎么填?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缪青(Max)的职业生涯在过去两个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作为前 Kronos 大中华区总经理,缪青和 Kronos 的中国员工,在2020年7月迎来了公司“很遗憾,我们决定撤出中国”的决定。

Kronos 是那种典型的细分领域独角兽,它成立于 1977 年,做的是全球劳动力管理软件,你可以简单理解为一套排班系统,迪士尼和环球影城都在用 Kronos 来分配员工。

Kronos做得事情可不是每天打打卡那么简单,如何把十几万员工在恰当的时间调配至合适的岗位,从而帮助企业省钱提效,当中的经验壁垒是 Kronos 花费数十年建立起来的,凭借这套系统,Kronos 在2019年的营收达15 亿美元,市值上百亿美元。

对于缪青来说,Kronos 撤出中国是极为遗憾的。中国是 Kronos 进入的第一个非英语国家,自2007 年成立分公司以来,已经累计了海尔、vivo、万达、圆通等 400 个客户,但由于Kronos 眼下主推的 SaaS 产品“Workforce Dimensions”是基于谷歌云搭建,而“眼下根本看不到谷歌云进入中国的希望”,这大大阻碍了Kronos 在中国发展的脚步。

随着 Kronos 撤出中国,把更多的机会留给了国内其他 HCM(人力资本管理) 玩家的头上。

在HCM领域的外资厂商中,除了Kronos 以外,在国内开展业务的还有 SAP 旗下SuccessFactors 与 Oracle 旗下的PeopleSoft,而 Kronos的退出,无疑对外资厂商来说,是一个不太乐观的信号。

“Kronos 退出对客户来说影响很大,特别是现在的国际形势下,很多客户担心采购了外企软件后,外企退出了。”一位 To B 行业人士对 36 氪分析称。

玩家少了,但客户需求并不少,HR 领域的外资退潮,给国内厂商腾出了市场空间。

在 Kronos退出中国后,缪青于 8 月初加入了国内另一家HCM厂商“易路人力资源科技”,担任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易路成立于 2004 年,今年 7 月刚刚拿下了2 亿元 C3 轮融资,C轮累计融资超过6亿元,背后的股东包括华兴新经济基金、高瓴、SIG、钟鼎资本等。

为什么选择易路?缪青告诉 36 氪,这与国内各个 HR 厂商选择的切入点有关。

纵观国内的 HR 赛道,老牌厂商包括用友、金蝶都有相应的 HR 业务,细分领域也有北森、盖雅工厂等小巨头,新兴企业也有薪人薪事、Moka 这样的明星创业公司,但各家的切入点均有差异,其中,北森以“员工测评”起家,盖雅工厂则定位在“劳动力管理”,而易路切入的则是复杂薪酬管理。

在缪青看来,易路切入的“薪酬管理”实则是 HCM 体系的核心。“薪酬体系架构由企业组织决定,你要招什么样的人,应该有怎样的绩效考核,都和薪酬体系穿在一起,这是HCM 最核心的部分。”缪青对 36 氪说。

这个逻辑在美国对标的两家 HR 领域巨头上也行得通,切入财务模块的 Workday 市值一度飙升至 500亿美金,几乎是做劳动力管理的 Kronos 市值的一倍。

在 Kronos 履职近十年的缪青在劳动力管理赛道有足够的发言权,如何理解劳动力管理?“就是把正确的人,在正确的时间,放在正确的位置上。”缪青说到。

把这句话放在动辄几万人的劳动密集型行业来说,需要一个庞大的精密系统来保证调度,缪青以某乐园场景的员工排班为例:“比如时间维度,我们会以15 分钟为刻度,早晨 8:00-8:15 的闸口配多少员工,午饭该配备多少服务员,都要根据客流量对应排班;还有天气,35 度以上/以下的客流量是不一样的,下雨/不下雨的客流也是不一样的……”

“这牵扯大量行业的 Know-How,系统的复杂度非常深,而且是跨界的,既包括时间考勤管理,也有排班、绩效计算,还需要去预测并做到智能排班。”缪青对 36 氪说,“Kronos 做了四十年,才把这件事做好。”

除了劳动力管理软件本身的系统难点以外,客户认知的推动,则是另一个挑战。

如果只是单纯的员工排班、考勤,一般属于企业 HR 部门,但一旦涉及诸如“根据客流量匹配劳动力”,就变成了运营部门的指标,这就会导致“劳动力管理”这套理念在客户内部的推广难度变得更大,它需要企业最高决策层具备较高的管理意识,同时兼具组织的成熟度,换句话说,“不是所有企业都需要劳动力管理。”

这也是从劳动力管理厂商 Kronos 离开后,缪青选择加入以薪酬管理为核心业务的“易路”的原因。相比而言,劳动力管理对企业自身的组织能力有着更高要求,因此更难规模化,但薪酬计算则是企业的刚需,在客户内部也有着明确的职责归属,市场前景更大。

与劳动力管理类似的是,薪酬计算软件的壁垒也来自时间与经验。

此前 36 氪作者徐宁曾介绍过薪酬管理系统的难点,拿易路提供的薪酬计算系统来说,当中涉及二三十种维度,例如:“一名咖啡店员工平时在写字楼当店长,周末可要去商场帮忙,工作地点变了,工资计算也不一样;又比如,咖啡店搞促销期间,卖出卡布奇诺和摩卡的提成比例不一样”……

也就是说,薪酬计算涉及二三十种维度,不同行业的业务流程不一样,同一行业里不同公司也差异较大,所以需要极强的产品壁垒与服务能力,才能撬动客户买单。

HR 领域厂商竞争愈发激烈,对于老牌薪酬管理厂商易路来说,缪青加入后,除了能给易路带去劳动力管理方面的业务加成,还会进一步规范易路整体的产品、服务体系。这与易路所布局的在薪酬体系基础上,进行新的市场定位一致。

切入核心薪酬,这个动作也几乎成为眼下 HR 领域各个公司的共识,北森在近年来推出“coreHR”体系产品,逐渐从测评业务横向扩展至薪酬体系;今年3 月,盖雅工厂宣布收购蓝灯人力,称此举是为了完善“灵活用工薪酬结算的全劳动力供应链闭环”。

缪青告诉36氪,易路在2020年进行了不止于薪酬的品牌升级,从专注于薪酬管理的定位,转向以薪酬为核心,提供一站式人力资源科技与服务平台的定位。

“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易路已经从0做到了1, 我是来和团队一起,想办法把易路做到从 1 到 10。”缪青对 36 氪说。

36 氪专访 | 易路总裁缪青:HR软件外企巨头退出,余下的市场空白怎么填?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缪青(Max)的职业生涯在过去两个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作为前 Kronos 大中华区总经理,缪青和 Kronos 的中国员工,在2020年7月迎来了公司“很遗憾,我们决定撤出中国”的决定。

Kronos 是那种典型的细分领域独角兽,它成立于 1977 年,做的是全球劳动力管理软件,你可以简单理解为一套排班系统,迪士尼和环球影城都在用 Kronos 来分配员工。

Kronos做得事情可不是每天打打卡那么简单,如何把十几万员工在恰当的时间调配至合适的岗位,从而帮助企业省钱提效,当中的经验壁垒是 Kronos 花费数十年建立起来的,凭借这套系统,Kronos 在2019年的营收达15 亿美元,市值上百亿美元。

对于缪青来说,Kronos 撤出中国是极为遗憾的。中国是 Kronos 进入的第一个非英语国家,自2007 年成立分公司以来,已经累计了海尔、vivo、万达、圆通等 400 个客户,但由于Kronos 眼下主推的 SaaS 产品“Workforce Dimensions”是基于谷歌云搭建,而“眼下根本看不到谷歌云进入中国的希望”,这大大阻碍了Kronos 在中国发展的脚步。

随着 Kronos 撤出中国,把更多的机会留给了国内其他 HCM(人力资本管理) 玩家的头上。

在HCM领域的外资厂商中,除了Kronos 以外,在国内开展业务的还有 SAP 旗下SuccessFactors 与 Oracle 旗下的PeopleSoft,而 Kronos的退出,无疑对外资厂商来说,是一个不太乐观的信号。

“Kronos 退出对客户来说影响很大,特别是现在的国际形势下,很多客户担心采购了外企软件后,外企退出了。”一位 To B 行业人士对 36 氪分析称。

玩家少了,但客户需求并不少,HR 领域的外资退潮,给国内厂商腾出了市场空间。

在 Kronos退出中国后,缪青于 8 月初加入了国内另一家HCM厂商“易路人力资源科技”,担任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易路成立于 2004 年,今年 7 月刚刚拿下了2 亿元 C3 轮融资,C轮累计融资超过6亿元,背后的股东包括华兴新经济基金、高瓴、SIG、钟鼎资本等。

为什么选择易路?缪青告诉 36 氪,这与国内各个 HR 厂商选择的切入点有关。

纵观国内的 HR 赛道,老牌厂商包括用友、金蝶都有相应的 HR 业务,细分领域也有北森、盖雅工厂等小巨头,新兴企业也有薪人薪事、Moka 这样的明星创业公司,但各家的切入点均有差异,其中,北森以“员工测评”起家,盖雅工厂则定位在“劳动力管理”,而易路切入的则是复杂薪酬管理。

在缪青看来,易路切入的“薪酬管理”实则是 HCM 体系的核心。“薪酬体系架构由企业组织决定,你要招什么样的人,应该有怎样的绩效考核,都和薪酬体系穿在一起,这是HCM 最核心的部分。”缪青对 36 氪说。

这个逻辑在美国对标的两家 HR 领域巨头上也行得通,切入财务模块的 Workday 市值一度飙升至 500亿美金,几乎是做劳动力管理的 Kronos 市值的一倍。

在 Kronos 履职近十年的缪青在劳动力管理赛道有足够的发言权,如何理解劳动力管理?“就是把正确的人,在正确的时间,放在正确的位置上。”缪青说到。

把这句话放在动辄几万人的劳动密集型行业来说,需要一个庞大的精密系统来保证调度,缪青以某乐园场景的员工排班为例:“比如时间维度,我们会以15 分钟为刻度,早晨 8:00-8:15 的闸口配多少员工,午饭该配备多少服务员,都要根据客流量对应排班;还有天气,35 度以上/以下的客流量是不一样的,下雨/不下雨的客流也是不一样的……”

“这牵扯大量行业的 Know-How,系统的复杂度非常深,而且是跨界的,既包括时间考勤管理,也有排班、绩效计算,还需要去预测并做到智能排班。”缪青对 36 氪说,“Kronos 做了四十年,才把这件事做好。”

除了劳动力管理软件本身的系统难点以外,客户认知的推动,则是另一个挑战。

如果只是单纯的员工排班、考勤,一般属于企业 HR 部门,但一旦涉及诸如“根据客流量匹配劳动力”,就变成了运营部门的指标,这就会导致“劳动力管理”这套理念在客户内部的推广难度变得更大,它需要企业最高决策层具备较高的管理意识,同时兼具组织的成熟度,换句话说,“不是所有企业都需要劳动力管理。”

这也是从劳动力管理厂商 Kronos 离开后,缪青选择加入以薪酬管理为核心业务的“易路”的原因。相比而言,劳动力管理对企业自身的组织能力有着更高要求,因此更难规模化,但薪酬计算则是企业的刚需,在客户内部也有着明确的职责归属,市场前景更大。

与劳动力管理类似的是,薪酬计算软件的壁垒也来自时间与经验。

此前 36 氪作者徐宁曾介绍过薪酬管理系统的难点,拿易路提供的薪酬计算系统来说,当中涉及二三十种维度,例如:“一名咖啡店员工平时在写字楼当店长,周末可要去商场帮忙,工作地点变了,工资计算也不一样;又比如,咖啡店搞促销期间,卖出卡布奇诺和摩卡的提成比例不一样”……

也就是说,薪酬计算涉及二三十种维度,不同行业的业务流程不一样,同一行业里不同公司也差异较大,所以需要极强的产品壁垒与服务能力,才能撬动客户买单。

HR 领域厂商竞争愈发激烈,对于老牌薪酬管理厂商易路来说,缪青加入后,除了能给易路带去劳动力管理方面的业务加成,还会进一步规范易路整体的产品、服务体系。这与易路所布局的在薪酬体系基础上,进行新的市场定位一致。

切入核心薪酬,这个动作也几乎成为眼下 HR 领域各个公司的共识,北森在近年来推出“coreHR”体系产品,逐渐从测评业务横向扩展至薪酬体系;今年3 月,盖雅工厂宣布收购蓝灯人力,称此举是为了完善“灵活用工薪酬结算的全劳动力供应链闭环”。

缪青告诉36氪,易路在2020年进行了不止于薪酬的品牌升级,从专注于薪酬管理的定位,转向以薪酬为核心,提供一站式人力资源科技与服务平台的定位。

“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易路已经从0做到了1, 我是来和团队一起,想办法把易路做到从 1 到 10。”缪青对 36 氪说。

郭富城自曝已成家不遗憾 要成为女儿的榜样

今年54岁的郭富城说:“自己以前没结婚会觉得遗憾,现阶段对我来说,组成了家庭所以不遗憾。”


郭富城一家郭富城一家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郭富城近日出席新片《麦路人》首映会,如今拥有2个女儿的他谈到家庭父爱满满,他说:“我现在组成家庭,有可爱的宝宝,太太在生活上也给我帮助。我作为一个男人,结婚后对工作多了一份责任感,要给女儿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

郭富城近期因为疫情原因,多出空闲时间陪伴孩子,他透露:“大女儿出生的时候,我在拍摄电影《风再起时》,当时跟梁朝伟在广州对完稿,隔天就要拍片,但突然接到电话说太太要生了,我连饭都还没吃完,就跟剧组请一个礼拜的假陪产”,他说:“当时赶着拍戏,前一两个月没陪伴到女儿”,二女儿出生后,就比较多时间陪伴她。

聊到人生有没遗憾,今年54岁的郭富城说:“自己以前没结婚会觉得遗憾,现阶段对我来说,组成了家庭所以不遗憾。”他坦言,若要谈遗憾,大概是母亲在世期间,因为工作没办法多在身边陪伴,“妈妈今年年初走了,这对我来说是一种遗憾。”

郭富城正能量爆发,他坦言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生总会面对到遗憾,“幸好在妈妈临终前,她搬到我家来,和我太太、女儿和来香港照顾我们的岳父母一起同住,这段时间也算是小小弥补遗憾。”提到有了家庭后,工作和生活如何平衡,他说:“工作等于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从18岁出道以来就没改变过,现在多了就是责任感,要做女儿的榜样。”


苹果集体照合成专利曝光,一键制造“在场证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ID:almosthuman2014),作者:泽南、蛋酱、杜伟,头图来自pexels

美国专利商标局刚刚正式发布了新授予苹果公司的 57 项专利,在长达 980 页的专利文件中,包括了一项很有趣的内容:集体自拍照合成

在如今的朋友聚会或者工作活动中,来张自拍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些随手拍下并存在手机里的合照,多年之后再翻出来也是值得纪念的回忆。

不过,如果有人缺席的话,这张集体照就多多少少显得有些遗憾。常有人为了弥补遗憾而强行 P 图,结果一般都不太理想。

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所有人都缩小了社交活动的范围,各个大学的毕业典礼也直接转为线上举行,这届毕业生最遗憾的也许就是没能拍上一张真正的毕业照。

不久之后,我们或许能指望使用苹果手机来合成天衣无缝的集体照了。根据文件显示,这项最新通过的专利包含了一种“可以生成集体自拍照的计算设备”。

合成的自拍照既可以是静态图像,也可以存储为动态视频,甚至可以是流媒体直播。计算设备可自动将单人自拍图像放置到合成的集体自拍中。在存储时,合成的集体自拍照可以保留多源目标,后续还能够修改或者替换其中的单人自拍,以及重新排列组合。

这项专利的好处是:拍集体照时不再需要所有人对着一台照相机,方便了很多。此外,单人自拍照的背景部分处理也可以在多个设备上实现,从而减少单个设备的处理量。单人自拍照可以自动且智能地安排入合成集体照中,如此用户不需要亲自安排单人自拍照了。

苹果“集体照合成”专利的详细原理图如下所示:

如下专利图 1 所示为生成合成集体照的整体流程图;图 3A 为生成合成集体照的图形用户界面;图 3B(以及图 6)为提供有重新获取图像选项的图形用户界面示例;图 4 为提示贡献者用户(contributor user)加入合成集体照的图形用户界面示例;图 7 为预览合成集体照的图形用户界面示例。

如下专利图 8 所示为合成集体照合成技术详解图;图 9 为编辑合成集体照的图形用户界面示例;图 10 为存储合成集体照的图形用户界面示例。

如下专利图 11 所示为生成合成集体照的流程图;图 12 为加入合成集体照的示例流程图;图 13 为自动将单人自拍照融入合成集体照的示例流程图。

苹果的这项专利最初于 2018 年第 3 季度申请,最终于今日由美国专利商标局正式公布。专利的唯一发明者为 Jean-Francois Albouze。

新获通过的专利本意是为了生成不可能存在的聚会合照,不过技术在人的手中经常会被用到意想不到的目的。有人在得到消息后给出了苹果照片合成专利的真正用处:

泡吧老哥:防止老婆查岗,这项专利要立下大功!

但不要高兴得太早,也有熟悉苹果那一套的网友向大家指出,这家公司的本意可能压根就不是在搞自拍:“与苹果公司申请的很多专利一样,他们的员工总喜欢使用微妙的叙述方式形容自己的技术。他们在其中解释了专利的功能,但真到应用时就不是那回事了。”

如果这项专利最后在实践中的应用方式是为 FaceTime 群通话生成虚拟背景,不知会让多少人大失所望。

参考内容:

https://www.patentlyapple.com/patently-apple/2020/06/apple-wins-patent-for-creating-synthetic-group-selfies.html

https://www.theverge.com/2020/6/7/21283143/apple-patent-software-social-distant-group-selfie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ID:almosthuman2014),作者:泽南、蛋酱、杜伟

《青春有你2》九人成团 第十名乃万遗憾掩面痛哭|青春有你2

新浪娱乐讯 5月30日,《青春有你2》最终排名出炉,九人成团出道,团名为THE NINE。排名分别为第一名刘雨昕;第二名虞书欣;第三名许佳琪;第四名喻言;第五名谢可寅;第六名安崎;第七名赵小棠;第八名孔雪儿;第九名陆柯燃。乃万遗憾卡10,未能出道。金子涵11名,王承渲12名。

 

  • Antifreeze Candles
  • Anti Frost Candles Factory
  • Beeewax Candle
  • Hanukkah Candle
  • Church Ca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