铺天盖地的“外貌焦虑”,正在制造一种新疾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作者:徐子铭,合作专家:丁若水(精神病与精神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头图来自:《听见她说》剧照截图

眼皮是内双、鼻尖不够挺、唇边有点小胡子、毛孔再小一点就好了……每当面对镜子中的自己,我们总能找到脸上的不足之处,甚至会因为“不够美”而焦虑或自卑。

最近的热播网剧《听见她说》,第一集《魔镜》就是关于“外貌焦虑”的。

女主人公,一个极端外貌不自信的女孩,每天花两小时三十七分钟打扮自己。我们从镜子的视角,看着她连贯地上了妆又卸了妆,看着她因为自己丑而一边独白,一边痛哭流涕。

然而荒诞的是,就算在这集控诉“外貌焦虑”的剧里,弹幕中依旧不断飘过对她容貌的指指点点,质疑妆容太厚、皮肤干毛孔大、眼袋明显……

她在说什么,重要吗?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你觉得自己“不好看”吗?

从学生时代的各种评价、歧视、同学们私下里的“班花评选”、“异性照片打分网站”,到成年之后普天盖地的美颜、网红、媒体灌输和社会评价,都在向我们传递一种价值:

颜值即正义,尤其是女性。毕竟美人捧心是楚楚惹人怜,长得丑的捧心,那叫“丑人多作怪”。

2015 年,德国咨询企业 GfK 搞了一次“全球外貌满意度调查”,发现中国大陆只有 10% 的国人对自己的外貌完全满意,三分之一的人介于满意和不满意之间,还有 13% 的人以不满意为主。

然而,就是这样低下的满意度,竟然在参与调查的 22 个国家或地区中,排名算中游。

觉得自己丑,可能是我们的时代痼疾。


图片来源:GfK

而当代的焦虑和“时代病”进一步严重,就会真真切切地在一些人身上表现为精神疾病。

如果一个人正在经历严重的外貌焦虑,TA 可能存在精神障碍,叫做:躯体变形障碍。

英文叫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BDD。也有翻译为体像/体象/体相障碍、幻丑症等。它是一种真实的精神-心理疾病。

生而为人,不够美,我很抱歉

很多人可能难以想象,外貌上的一个小瑕疵,能带来多么大的焦虑。

一个青春痘,在普通人眼中只是个需要清除的红点,而在躯体变形障碍者眼中,很可能就是字面意义上的“脸烂了”:

跟朋友同事聊个天,时刻觉得 TA 在介意脸上两毫米的小痘,即便 TA 根本没看见;

难以控制地照镜子、问别人、跟别人对比,确认自己没问题;

涂若干层化妆品,备齐墨镜口罩,不自觉地用手挡着,拼命想把痘遮住;

走到哪里都觉得自己像毁容一般,不好意思见人……

逐渐,这种焦虑与痛苦成了日常,让人不敢出门,不愿工作、排斥上学,沉溺于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改造工程”。

而这颗“痘”,可以是各种无关紧要的外形缺陷:从脸上的皱纹、痘坑、单眼皮、大小眼、塌鼻梁、牙不齐、肤质不好,到身体的高矮胖瘦、胸大胸小、脱发、肌肉不发达,以及性器官等。

女生将自己整容成芭比娃娃,在英文社交媒体上一度非常流行。这样做的人很多在后来被确诊为躯体变形障碍。图片来源:Yourtango.com

还有个有点惊讶的事实:人们普遍认为女生更关注外貌,但在躯体变形障碍方面,男女发生率的差异并不大。美国的比例是 2.2% (男)比 2.5% (女)

看脸的时代凝视女人,同样也凝视男人。

女性的焦虑点分散于体重、皮肤、胸臀腿各各方面,而男性集中在身材不壮、毛发稀疏和私处尺寸三大领域,跟普罗大众关注的部位恰好一致。

虽然觉得自己外形不完美的人不少,但躯体变形障碍确实是病——进入领域权威《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的疾病,会对人造成真实而严重的伤害。

这种疾病容易跟抑郁、焦虑、进食障碍共患,也跟自杀意愿、自杀行为的升高有一定关联,严重者会退出社交。另外,常见的问题还包括“过度整容”。

和要“变更美”的一般人不同,整容并不能帮躯体变形障碍者改善心态。

根据不同的研究,一到三成的整容者可能有躯体变形障碍倾向。而德国的大样本研究显示,躯体变形障碍者参与整形的比例是 7.2%,远高于 2.8% 的全民平均水平。

躯体变形障碍者迫切想要通过整容回归正常,但八成左右的人整完之后仍不满意,往往会要求对同一部位反复整形,提出医生达不到的要求,或者马上转移到下个需要焦虑的“问题”。

周围的人会批评他们“整容成瘾”、不务正业。只有这群人自己知道,靠整容试图抚平心中的焦虑却无法抚平,有多痛苦。

社交媒体:让我们对“丑”更焦虑

像大部分精神-心理障碍一样,躯体变形障碍不是某个单一原因造成的。

这种障碍与人格特质有一定关系,性格比较完美主义,或有焦虑、抑郁、强迫倾向的人更容易发生。但这并不是说,只要完美主义就必定会产生外貌焦虑。

另一个与这种问题可能相关的因素,是儿时受到过跟外形相关的讽刺、歧视与欺凌,尤其是针对体貌特征的欺凌。

“你四眼”“你龅牙”“胸大无脑”“你怎么这么胖,都吃成猪了”……这些话像刀子一样,刻下的伤痕数十年后可能还留着。

最近,有个新的风险因素在逐渐浮出水面:社交媒体。

照片越拍越多,美颜越开越大,男生人均八块腹肌,女生个个电眼大长腿,原本分享生活的自拍、直播、vlog,变成了比拼颜值身材的秀场。

然而自拍多到影响生活,本身就可以是躯体变形障碍的症状表现。有个特别典型的案例,是英国小哥丹尼·鲍曼(Danny Bowman),他曾经确诊此病,并且一直在呼吁社会关注。

丹尼·鲍曼,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丹尼在十五岁时自拍上了瘾,每天在社交媒体上发两百张自拍,却发现没有一张是他自己看得上眼的。他把这些照片发到网上,又招来了很多杠精,有的说鼻子大,有的说眼睛小。于是,他每天花十个小时找角度,就是为了拍到最完美的一张自拍。

他逐渐开始“外貌焦虑”,陷入了抑郁和强迫,退了学,之前的朋友也失联了。经过规范的诊治,他才恢复健康。

丹尼是英国第一个医学认可的自拍上瘾者,却不是第一个受网络影响的“外貌焦虑”者。

近几年,各国整形科都不约而同地发现,想要整容像明星的越来越少,想要整成“滤镜脸”“网红脸”的越来越多。

此类新闻太过常见,几乎已经不算新闻。

一打开网络,我们就仿佛掉进了俊男靓女的陷坑,看到的所有人都比你更美、比你更帅。

长期接受这样的信息会改变人对现实的判断,就算理智明明告诉你那些人都开了八层磨皮,你也很难不被其影响。

有研究发现,两者存在相关关系,在这种社交媒体环境下暴露的时间越长,躯体变形障碍的风险越大。


有办法走出“外貌焦虑”吗?

如今,我们被来自 PS 、商业广告、社交媒体的俊男靓女包围,而他们又成了我们互相鄙视、互相攀比的理由。

媒体和周围人的观念共同抬高了被称为“美”的门槛,直到绝大多数人靠天然的容貌和身材都难以达到;而凡是低于“美”的都被认为是“丑”。

看着“美”的人通过外形换来大把的真金白银,而“丑”的人却只能招来咒骂和恶意,谁敢说自己不焦虑?

即使没到患病的程度,现代人也很难不受这种心态的戕害。如果你过度在意容貌,经常为外形焦虑,乃至变得讨厌自己、厌恶社交,我们建议:


1. 就诊,确诊的话尝试心理治疗

与其对疾病的代入感太强,不如去正规医院看看。如果确实情况严重,那就要配合药物和心理治疗,走出困境。

如果问题还没严重到确诊的程度,只是偶尔焦虑,可以试试:

2. 练习分配注意力

在日常生活中,试着主动关注你正在做或者正在经历的每件事情,关注它们带给你的视觉、嗅觉、味觉、听觉、触觉带来什么样的感受,试着去体会那些你早已习以为常的细节。

比如,吃东西的时候,你的舌头、牙齿和两颊是怎么互相配合完成咀嚼这个动作的?进门的时候,你的手臂和手是怎么用力、扭转,用钥匙把门打开的?从家走到学校或者工作地点,你都会闻到哪些味道?

学会集中注意力,你将可以越来越擅长把过多地放在外貌上的注意力,分配到生活中其它重要的事情上去。

3. 停止自我测量或者反复观察的行为

如果你希望自己更瘦一些,并且常常测体重,那你一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总会时不时冒出一种冲动:想要获知当前自己过度关注的事物具体的状态,在外貌焦虑者身上,可能是体重大小、脸上的痘印是轻是重、左右脸到底有多不对称、小腿到底有多短……获知这个行为可以让我们暂时好受一些,但却无法持久,那种冲动总会再次涌上来;而我们越是轻易地顺应那股冲动,就会越加依赖获知的行为,失去探索其它可能同样有效的行为的机会。

所以,不如试试不去测量,看看会怎么样。可以想见,最开始你会觉得很难熬,因为习惯被打破了;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你会发现,不去顺应冲动,你的心里平静的时间会变得更久,你对观察或测量行为的依赖会变得更小——它是一种更能有效减轻焦虑感的行为。

4. 理智整容、修容

为自己的整容、修容计划定一个界限,并找出这些冲动背后的真实想法,理清“到什么程度就可以停了”。还有,少去跟网上那些八级美颜人士攀比。

决定修饰或者修改自己的外貌之前,先想想,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为了和别人攀比吗?为了获得别人的称赞吗?为了让自己感觉更自信吗?为了受人喜爱吗?受不了自己身上的某种缺陷?或者是为了能看上去和别人一样?

多想几遍,你的目的是否能通过改变外貌来实现?除了这个方法,你还有哪些别的选项?如果容貌改变了依然达不到目的,你将会进一步做些什么(而不是“更彻底”地整容)


5. 停止社交孤立

亲人、朋友和同事并不会因为你长相的瑕疵而不愿和你交往。如果你总是隐藏自己,可能反倒会让他们以为你不想出去、不想社交,让关系逐渐变得疏远,不如多出去走动走动。

如有“不化妆就不能见人”的思维,试着素颜出街检验一下这个认知是否正确。

美,和真、善一样,本来是人类天然的追求和向往。如果对美的追求成为补偿自卑的工具,美可能就悄然消失了。

一切追求美的行动都应该以开心和健康为目的,而不是以攀比、治愈自卑、模仿他人为目的。

或许商业的阴谋试图将所有人的审美统一起来,但人的美并不存在标准模版。我们不需要因为外貌美才自信,我们自信了,在别人眼中才美。

参考文献:

【1】Robinson E, Aveyard P. Emaciated mannequins: a study of mannequin body size in high street fashion stores[J]. Journal of Eating Disorders, 2017, 5(1): 13. 

【2】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519712/table/ch3.t19/

【3】Phillips, Katharine A., and Susan F. Diaz. "Gender differences in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 185.9 (1997): 570-577.

【4】Buhlmann, Ulrike, et al. "Updates on the prevalence of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a population-based survey." Psychiatry research 178.1 (2010): 171-175.

【5】https://www.mayoclinic.org/diseases-conditions/body-dysmorphic-disorder/symptoms-causes/syc-20353938#:~:text=Body%20dysmorphic%20disorder%20is%20a,may%20avoid%20many%20social%20situations.

【6】Bjornsson AS; Didie ER; Phillips KA (2010).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Dialogues Clin Neurosci. 12 (2): 221–32. PMC 3181960. PMID 20623926.

【7】Sarwer, David B. "Awareness and identification of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by aesthetic surgeons: results of a survey of American Society for 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 members." Aesthetic Surgery Journal 22.6 (2002): 531-535.

【8】Sweis, Iliana E., et al. "A review of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in aesthetic surgery patients and the legal implications." 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 41.4 (2017): 949-954.

【9】The prevalence of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a population-based survey.

Rief W, Buhlmann U, Wilhelm S, Borkenhagen A, Brähler E

Psychol Med. 2006 Jun; 36(6):877-85.

【10】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588364/Selfies-killed-Schoolboy-took-200-photos-day-wanted-perfection-describes-addiction-drove-attempt-suicide.html

【11】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986110/

【12】Swann WB. Self-verification: Bringing social reality into harmony with the self. In: Suls J, Greenwald AG, editors. Social psychological perspectives on the self. Vol. 2. Hillsdale, NJ: Lawrence Erlbaum; 1983. pp. 33–66.

【13】Cororve, Michelle; Gleaves, David (August 2001).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A review of conceptualizations,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strategies".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21 (6): 949–970. doi:10.1016/s0272-7358(00)00075-1. PMID 11497214

【14】"Is "Snapchat Dysmorphia" a Real Issue?"

【15】Ryding, Francesca C., and Daria J. Kuss. "The use of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body image dissatisfaction, and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A systematic review of psychological research." Psychology of Popular Media Culture (2019).

【16】Didie, Elizabeth R., et al. "Childhood abuse and neglect in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Child abuse & neglect 30.10 (2006): 1105-1115.

【17】Kircaburun, Kagan, Mark D. Griffiths, and Joel Billieux. "Childhood emotional maltreatment and problematic social media use among adolescents: The mediating role of body image dissatisfac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and Addiction (2019): 1-12.

【18】Dyl, Jennifer, et al.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and other clinically significant body image concerns in adolescent psychiatric inpatients: prevalence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Child psychiatry and human development 36.4 (2006): 369-38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作者:徐子铭,合作专家:丁若水(精神病与精神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当我们谈论女性题材时,我们在谈论什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 耿凌波,36氪经授权发布。

“我会对着镜子,把自己的鼻子捏起来,看看这样好不好看;也会用手把两个腮挡住,看看小脸的自己会不会更好看……”

在被身边的人评价“你要去垫鼻子、你脸太宽了”之后,十六七岁的齐溪开始对自己的长相萌生出不自信,偶尔会对着镜子捏自己的脸。

这段独白作为短剧《听见她说》第一个故事《魔镜》的补充,也很快在不少有着类似经历的女孩当中引起共鸣。

“曾经看到过一个整容失败的女孩,因为被人说不好看整容上瘾,最后脸皮都已经支撑不住假体……”

“特别可怕的是,别人的标准渐渐成了自己的标准,偏偏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这样的标准,感觉每天都在被自己PUA……”

《听见她说》昨天中午上线之后,“赵薇齐溪谈容貌焦虑”“你有容貌焦虑吗”等话题很快登上热搜。

事实上,2020年关于社会性别、女性话题的讨论一直居高不下。

从年初《二十不惑》《三十而已》掀起对独立女性形象的讨论,到年中《乘风破浪的姐姐》重新审视年龄焦虑的问题,《女人30+》《她有情绪又怎样》《了不起的姐姐》等访谈综艺,将女性成长、婚恋、生育、工作等场景中可能遇到的困境一一展现……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节目不仅吸引眼球,同时也在引发“消费女性”、“制造焦虑”等争议。

这不禁让人思考,当我们谈论女性话题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以及我们需要什么样子的女性题材影视作品?

又当又立?女性题材饱受争议

《听见她说》第一集《魔镜》当前已经在视频网站上线了,讲述一个对自己容貌不自信的女孩如何接受自己的故事,豆瓣评分8.5分。

与和剧中女孩有过相似经历的人,更能对“迷失在别人的审美当中甚至丧失自我”这件事情共情。

网友“想你的小燕子”给了《听见她说》四星评价,虽然大量特写镜头比较考验演技,但齐溪生动的表演依然让她很有共鸣。

“我曾经也被同学有意无意抨击过外貌,所以看到齐溪饰演的不自信女孩,卸妆之后的不自信和颤抖,似乎看到了当时灰暗的自己。”

人物细节上的设计也让很多人发现了自己的影子,“剧中在家中自拍后发朋友圈的场景真实地可怖”为此,网友杂毛打出了五星的满分评价。

但在没有容貌焦虑的女孩身上,这些能够实现的共情并不明显。

七七告诉娱乐产业,“因为自己没有类似的经历,也就没办法体会剧中女孩的心路历程,看剧的过程中会感到失望,并没有说出自己的什么心声”。

更让她难以产生代入感的是,齐溪饰演容貌焦虑的女孩,在她看来并不真实,“齐溪本身很美,她来演这个故事我不太相信。”

事实上,像七七这样,因为难以进入故事当中,而对这部剧评价一般的观众并不在少数,当中很多的声音是集中在对表现形式的不满。

“花二十几分钟看一个女孩对着镜头喊口号,现实中已经让人避之不及的事情,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荧幕上?”

对于不少观众而言,女性独白的表现形式是先锋的,而用于“控诉”这样的表演,更容易被简单归纳为一种情绪输出。网友居无间给了三颗星,毫不留情地指出:“故事没有空间,只有卖力的喋喋不休。”

而在独白这一表演形式本就颇具门槛的基础上,台词设计的舞台化同样让人接受困难,当齐溪饰演的女孩对着镜子大喊:“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活得如此卑微!”,有观众表示,仿佛在看莎士比亚的舞台剧,瞬间出戏。

而争议最大的点还是,片子结尾,节目组问正在接受采访的齐溪本人,如何保持活力?她在此时选择了植入广告,回答用XX品牌面膜。

这让很多观众觉得讽刺,“你不能一边探讨容貌焦虑,一边卖水光肌面膜,这是对观众的伤害。”在网友Not okay的这条评论上方,她给这部剧打了一星。

类似的情况其实在不少主打女性主题的影视作品中就已经出现过。

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就因为一边强调女性不应该被年龄、容貌所局限,应该活出自我;一边在卖主打让人更年轻、更美的贵妇膏;

电视剧《三十而已》当中的女主角漫妮也同样是,一边叫喊着要靠自己、要做独立女性,一边一次次在男性选择之下重新出发……

他们似乎都存在一个特点,为了切入痛点、引发焦虑、吸引流量,结构、人设可以随便牺牲,前情、后续可以自相矛盾,也难免会被观众质疑是在消费女性话题。

而这些争议越强烈,可能越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剧作本身脱离群众。同时也能感受到,观众对于如何成为独立女性?成为怎样的独立女性?这些问题答案的渴求。

被看见,还是给出“方法论”?

《听见她说》由赵薇担任发起人和监制。

剧作版权来自欧洲冷门佳作——BBC出品的全女性阵容独白剧《点滴:女性人生百年瞬间》,不仅第一集《魔镜》中剧女主角褪去妆容、洗澡等核心借鉴有致敬后者,独白剧的形式也是延用前作。

然而,这样相对来讲较为先锋的表现形式,放在欧洲的观众环境当中,接受程度可能会比较高。哪怕在豆瓣上,作为一部只有2293个人参与短评的文艺小众作品,也能拿到9.3分的高分。

但是如果直接被搬到国内视频网站,很有可能会引发一些水土不服,毕竟,国内观众对于一些小众艺术形式的接受程度并没有那么高。

与此同时,国内女性独立意识也还处在一个逐渐觉醒的过程中,并没有国外女权运动多年积累的历史环境,更何况我国幅员辽阔,不同地域不同处境的女性觉醒程度也有所不同。

因此,即便出现争议也十分正常。更何况,这种“争议”对于《听见她说》这样一档女性独白剧来说,似乎也更像是一种预料之中的呈现。

在不少影视行业从业者看来,《听见她说》立足“女性”本身就是一个极富话题性的选题,而选择赵薇这样的明星女导演作为发起人,杨幂这样的流量明星演绎被物化的女性,更是十分吸引眼球。

而更早之前,杨幂拥抱赵薇的一张合影,让两人首次合作登上微博热搜,这样的一系列铺陈营销,都可以看出这档节目在舆论制造上的野心。

因此,争议这件事本身可能也并非外界想象的那样不可控。或许在当前这样一个阶段,将女性话题摆上桌面,让更多的人能够看见,就是这些女性题材影视作品的意义所在。

《三十而已》虽然被媒体讽刺为“公众号剧”——这就是一款专门为微博热搜、短视频热榜、社交媒体传播量身定制的剧,但也通过观众与创作者之间的观点交锋,将“独立女性应该具备怎样的形象”这样话题越辩越明。

《乘风破浪的姐姐》同样是在争议中,将年龄焦虑、容貌焦虑的概念普世化。

而《听见她说》则通过了将不同遭遇、不同背景、不同年龄的女性可能会遭遇的困境和问题进行了一个展示,似乎也在尽可能更大范围地引起不同年龄层女性的兴趣。

让不理解女性遭遇和处境的人是这去理解,让已经在思考如何自处的女性一些启发。

当然,带给女性实质性成长这件事,国内女性题材影视作品或许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探索。但我们不妨先来思考,真正的独立女性是否被指导?

镜子、照片、手机黑屏,哪个才是真实的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ID:IamaScientist),作者:蒹葭,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镜子、照片、手机黑屏,哪里映照出的自己最好看?据说普遍共识是:照片<镜子<手机黑屏映像。

大约是这么个感觉:

无处理照片中的你(左)、镜子中的你(中)和手机黑屏中的你(右) | 作者改编自慈禧皇太后光绪癸卯年照片之一及TR美术修复作品

不过,好看程度见仁见智,我们真正关心的问题是: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有人认为照片最真实(当然,这里所谓的照片不能是那种开了十级美颜滤镜,磨皮修容到妈都不认识的照骗;也不能是PS高手恰到好处却又鬼斧神工的精修,导致照片看不出哪里不对但就是比生图好看10倍),因为照片是被完全没有感情色彩的光学仪器记录下来的,应该足够客观。

也有人认为镜子更真实,因为人们在拍照时总会扬长避短地专注于某些特定角度,小心翼翼地摆出自己最美的表情和姿态,而照镜子时则没有这么多雕琢。

究竟哪个观点更有道理,我们还要从人是怎么看东西说起。

选择性失明和选择性提取:人的视觉信息处理机制

人的视觉系统包括:眼球、大脑皮层枕叶,以及两者之间的视神经线路系统。人们看东西的整个过程可以简单分成两大步骤:视觉信号的传递和视觉信号的处理。

视觉信号传递,就是影像的光线经过瞳孔和晶状体落在视网膜上,再由视网膜上的视神经细胞将光信号转变成生物电信号的神经冲动,通过视神经纤维传至视觉的高级处理器——大脑皮层的枕叶。

同所有的信息传递过程一样,视觉信号的传递无非就是信号的转换+信号的传播,和水兵的旗语灯语、电报的莫尔斯码、甚至《长安十二时辰》里望楼上不断变化的窗格,本质上没什么不同。

而信号处理的过程就比较一言难尽了,毕竟涉及到高级神经中枢的活动,这里还有一大片人类当前认知水平无法企及、望而生畏的盲区。我们只是粗略地知道,当视觉信号传到脑部的视觉中枢,也就是距状裂两侧的枕叶皮质时,会开始一套信息提取和加工的过程。

研究发现,视觉中枢皮层的神经元对视网膜传来的信号并不一视同仁,只对图像的某些特定细节感兴趣[1]。而且,在处理信息的过程中,大脑还会根据我们的认知、经验和记忆,提炼出部分信息进行整合、加工,最后输出一种混杂了文化、审美,甚至好恶的视觉概念。

这套“选择性失明+选择性提取”的视觉信号处理模式意味着,我们从镜子中看到的自己肯定不是最真实的。此外,中学物理也告诉我们,镜子里的像是虚像,也就是说那个像是你自己身上发出的光碰到镜子再被反射进你眼中的。但你的大脑会让你觉得光线是从镜子后面传来的。所以,当你认为光线来自镜子后面时,就意味着大脑对影像已经进行了一次信息的提炼,并悄不做声地过滤掉了很大一部分信息——比如,没人具有完全对称的五官,每个物体在差异色温下的色调都不太一样,但照镜子时我们却很难意识到五官不对称的瑕疵,也不太会感受到色温的差别。

而相机就不同了,它呈的是实像,它记录的每一个光点都是实实在在的光源投射而来。你某个瞬间的影像会被它一五一十地捕获,然后死死定格在二维平面中。

这么说,照片上那个难看的影像才是真实的自己了?啊,悲伤那么大……不,别急,其实照片的真实性也有局限。

焦距决定美丑

把“距离产生美”实践得最好的并不是人类,而是看似客观的相机。具体来说,相机所呈的像虽然是实像,但它需要将三维影像投射到二维平面上,那么根据透视原理,不同的焦距就会使图像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形。

摄影师Steven Eastwood用从19mm到350mm的焦距拍摄了同样条件下同一个模特的大头照,焦距越短的镜头拍摄的人像越扭曲,当使用15mm鱼眼镜头时,畸变程度简直令人发指;到了中焦端人像畸变会逐渐减弱,呈现出最漂亮的状态,但到了长焦端又走向另一个极端,这时的脸又宽又肥,看了简直怀疑人生 | Steven Eastwood

远小近大,远小近大,远小近大,请直男们念三遍,以后给女朋友拍照时千万要记得 | Gifcool.com

理论上说,焦距为135mm所拍摄的人像最符合真实情况。但你以为这样拍出的照片就一定是最真实的自己吗?不,构图和光影可能起到了更大的作用。

一个高明的人像摄影师有时候就相当于一个化妆师,他会通过散射光拍出细腻的皮肤,通过强光勾勒出发光的发梢,通过侧光塑造出立体的五官身形,甚至通过逆光打造出恰到好处的轮廓线条,这些是任何修容阴影都难以比拟的。

我们来感受一下不同光影对一个人的修饰效果:

民国时的摄影师中潜藏着多少光影化妆师

虽然光影的妙手不是谁都能抓住的,但好在我们现在有了手机黑屏,它自带暗光效果,映照出的人像格外好看,于是成了许多人日常最喜欢的照影物件。汽车窗、建筑物镜面等等也都有异曲同工的效果。


冻脸效应:动态脸通常更好看

说完真实性的问题,我们再来说说,为什么人们普遍觉得镜子(包括手机黑屏)中的自己比照片里的更好看?这就涉及到大脑视觉处理时的选择性了——大脑更容易识别动态的脸。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心理学家Robert Post及其同事做过一个试验:让参与者对20个人的2秒钟视频,以及从这些视频里截下的1200帧静态图打分,结果发现,同样一张脸在视频中的得分比在静态图中要高。也就是说,人们认为动态脸比静态脸好看。Post团队把这种现象称为“冻脸效应(the frozen face effect)[2]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视觉中枢会把在不同位置、不同角度的同一张脸进行信息提炼,并倾向于抓住权重更高的信号,换句话说就是特征最明显、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信号,因此更容易识别动态而非静态的脸。此外,大脑在动态识别时还会下意识地将五官不对称的地方进行修饰,选择性地忽略一些不完美的细节。

“照镜子时会脑补30%的美丽”——前些时候流行的这句“科普结论”从冻脸效应的角度解释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这个30%的数据不知从何而来。

冻脸效应也能解释为什么有些人特别上相,而有些人则正好相反。所谓“上相”就是指照片比本人好看,这实际上反映的是相机和人的视觉对面孔美感的评分差异。五官比例、五官形态、肌肉线条、面部轮廓……这些都包括在面孔的评分系统中,但是它们在视觉和相机中呈现的权重不同。所以,上相与否,其实就是视觉评分系统和相机成像评分系统之间的争议,就好像选秀节目中两个导师对同一位选手发生意见分歧一样。

看到这里,希望不上相的朋友们可以释然一些——就算相机对你的脸评分不够友好,但别人在日常生活中见到的你依然美丽,而你在网上也可以少发照片、多发视频。


自我增强效应

人类视觉的自动脑补机制还会带来“自我增强效应”(self-enhancement effect)[3]。按照许多学者的观点,自我增强效应是指在动机上追求使自我表现更为出色的一种行为。比如,有研究让被试观看一系列经过不同程度美化或丑化的自己的照片,发现被试普遍认为轻度美化的照片,而非原图最像自己。可谓自己看自己,越看越好看。

但自我增强效应也是因人而异的,轻者充其量就是纠结照片-镜子-手机黑屏哪个更好看更像自己,而严重的人则可能发展成自恋型人格障碍。根据美国精神医学学会(APA)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第四版,在美国的社区样本中,自恋型人格障碍的患病率为0%~6.2%。其中50%~75%都是男性。

为什么男性的自恋人格比例这么高?有人开玩笑地把它归因于男人照镜子太少。(很可惜没有看到男性照镜子多少与自恋型人格之间的相关性研究,但这似乎是一个值得深挖的课题。)

当然,照镜子太多也是问题,许多人因此患上一种心理疾病:身体畸形恐惧障碍(Body dysmorphic disorder,BDD)[4],俗称“镜子焦虑症”。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许多心理学家都注意到了这种心理障碍的存在,并且给它取过不同的颇为震撼的名字,诸如形态恐怖症(dysmorphophobia)、皮肤病疑病(dermatologic hypochondriasis)之类。直到上世纪才被列入强迫症谱系。

尽管它本身的分类在不同时期并不相同,但都有一个特征性症状,那就是这类心理障碍的患者会不断寻求美容治疗,以改善他们的外表,而这个过程通常会恶化他们的精神状况。BDD患者总是强烈认为身体某部分不好看,不断夸大这些“缺陷”,并因此坐立难安、痛不欲生,即使在别人看来,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地方不好,甚至还比一般人好看。BDD可能导致一系列行为异常,善良的个体可能通过整容等行为不断糟践自己,邪恶的就容易把邪火发泄在那些被认为比自己好看的人身上。

尽管BDD的病因仍不十分明确,但长期、长时间地照镜子是一个重要诱因。其实即便是普通人,被要求照镜子超过10分钟以上,也会感受到焦虑、压力,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说到底,所有的影像都只能趋于真实而不可能达到真实,无论是镜子中的自己、照片中的自己,还是别人看到的自己,人类很可能永远无法知道自己最真实的样子。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人从来不是冷冰冰的机器,视觉感受必定要受到文化、审美、情绪、情感、生理状态,甚至性别等因素的影响。只要在健康的范围内,不管是自己眼里出西施,还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都没什么不好。

那就别纠结了,好好享受脑补带来的快乐吧。

参考文献:

[1] Morais FB. Vision and the Nobel Prize. Arq Bras Oftalmol. 2018 Apr;81(2):161-165.

[2] Post RB, Haberman J, Iwaki L, Whitney D. The frozen face effect: why static photographs may not do you justice. Front Psychol. 2012 Feb 20;3:22.

[3] Cai H, Wu L, Shi Y, Gu R, Sedikides C. Self-enhancement among Westerners and Easterners: a cultural neuroscience approach. Soc Cogn Affect Neurosci. 2016 Oct;11(10):1569-78.

[4] França K, Roccia MG, Castillo D, ALHarbi M, Tchernev G, Chokoeva A, Lotti T, Fioranelli M.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history and curiosities. Wien Med Wochenschr. 2017 Oct;167(Suppl 1):5-7.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ID:IamaScientist),作者:蒹葭

朱一龙绿洲发半脸对镜自拍图 调皮在镜子上画小鸡

9月14日晚,朱一龙在绿洲发对镜自拍图,照片中的镜子上有薄薄的一层水雾,朱一龙只露出了半张脸。他还在镜子上画了一只小鸡。


新浪娱乐讯 9月14日晚,朱一龙在绿洲发对镜自拍图,照片中的镜子上有薄薄的一层水雾,朱一龙只露出了半张脸,下巴戴着口罩。他还在镜子上调皮的画了一只小鸡,配文中也用了小鸡的emoji,对应自己在《亲爱的自己》饰演的角色名陈一鸣。


张雨绮的镜子有多复古?网友:再放两年能进博物馆|张雨绮

张雨绮张雨绮

新浪娱乐讯 近日,张雨绮早前录制真人秀中的一张路透引起网友热议,照片中张雨绮一袭红衣分外亮眼,但也抵不过她手中的镜子。有网友调侃,“张雨绮这个镜子再放两年能进博物馆展览了”,还有人点赞张雨绮“不愧是唱《粉红色回忆》的人”。


一家卖瑜伽服的公司,为什么花 5 亿美元买一块镜子?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lululemon 是一家运动服饰公司,主要生产健身裤。最近,lululemon 以5亿美元的巨资,收购了一家创业公司 Mirror。为什么生产健身裤的公司要收购开发智能镜子和健身视频的公司呢?答案是这两家公司都针对同一个客户群体:富裕的新一代年轻人,他们喜欢锻炼身体,喜欢看着镜子里自己运动的样子。通过这次收购,lululemon 可以增加收入(有了新产品),向现有的健身裤客户销售 Mirror,并且借助新的硬件产品在互联行业赢得一席之地。lululemon 可以用 Mirror 替换了商店中的所有镜子,客户可以在 Mirror 前面亲自尝试。在服饰商店体验瑜伽课程,这可能会对销售产生巨大影响。原文标题《The Future of Fitness: lululemon Buys Mirror》

最近,lululemon以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家庭健身创业公司Mirror。Mirror出售价格为1495美元的智能镜子吗,——相当于一个漂亮的巨大iPad,可以挂在你家里的墙上。如果你每月支付39美元的订阅费,就可以用手机应用把镜子变成一个健身课程。从瑜伽到拳击,点播和直播课程都有。

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一家生产瑜伽裤的公司要收购一家生产智能镜子和健身视频的公司。

与其这样看,不如考虑换个思维框架。两家公司的目标客户都是一样的:喜欢锻炼和照镜子的富裕的千禧一代。

开个玩笑。这次收购对lululemon很有意义,这也不仅仅是简单的针对同一群体进行营销,而是有更深层次的意义。lululemon买走Mirror有几个原因:

  • 增加了一个经常性的收入流(他们此前没有)。

  • 有机会向现有客户交叉销售Mirror。

  • 以全新的硬件产品在互联家庭中赢得一席之地。

尽管这些理由都很好,但也有一些证据表明,客户可能对Mirror并不是那么兴奋。

对于lululemon来说,这是一次好的收购吗?还是会像其他许多跨行业并购交易一样失败?

让我们一起来弄清楚。

订阅硬件设备

硬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好生意。今年年初我写了一篇关于智能音箱Sonos的文章:

耐用消费品是一个艰难的行业, 硬件也不例外,主要有两个问题。

首先,在硬件的商业模式中,客户只需支付一次费用,但却能在几年内提取价值。对于Sonos来说,客户可能花399美元买了一个音箱,用了10年也不用再付给Sonos一分钱。与Spotify这样的公司形成对比:客户每个月都从产品获取价值,而且每个月还要向Spotify支付10美元。

其次,硬件每一次循环升级,价值主张都不会有太大变化。汽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客户来说,大部分的价值是拥有一个独立的交通工具,它有足够的储物空间,包括家人的座位,并且安全。不管汽车是2010年还是2020年制造的,这些元素大部分都不会改变,所以升级的必要性就没那么大了。

当然,Mirror并不是一家典型的硬件公司:他们在设计业务时就考虑到了经常性收入。当Sonos、GoPro和Fitbit努力(好吧,正在努力)开创一条赚取经常性收入的产品线时,像Mirror这样的公司从一开始就为此而生。每月39美元,用户可以获得直播和点播的健身课程。

像GoPro和Sonos这样的纯硬件公司的出售价格一般是其收入的十几倍,而Peloton(最接近Mirror的已上市的订阅制硬件公司)的交易价格约为年收入的11倍。考虑到这一点,lululemon以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Mirror,约为其2019年收入的11.1倍,以及2020年预计收入的5倍,看起来是一笔好交易。

如果lululemon要买一个独立的硬件业务,我会怀疑他们是否有能力把这个业务再改造为订阅收入流。但Mirror马上给lululemon带来消费者用信用卡的按月收费,这是他们以前没有的。

Mirror与lululemon的交叉销售

乍一看,lululemon收购Mirror的原因很明显:在lululemon营销中交叉销售Mirror的产品。

Lululemon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自有分销平台之一。拥有489家公司自营店,生意非常好。2019年,他们每平方英尺的销售额为1657美元,而零售行业的平均水平约为325美元,这让他们的每平方英尺销售额在所有服装品牌中是最高的。

两家公司的目标人群相似,经营方式也相似。两家产品的目标客户都是相同的:身体活跃、富裕的男性和女性。他们也都拥有完整客户体验,Lululemon的做法是,主要通过他们的网站和公司旗下的实体店销售服装。Mirror的做法是通过在线直接向消费者进行销售,配合送货上门和安装服务(已获得许多好评)。

很容易想象lululemon用Mirror的产品替换他们店里的每一面镜子。顾客可以亲自试用。这看起来可能有点傻,但它可能会对销售产生巨大影响。特别是对于硬件来说,与产品的实物互动可以让顾客在 “好奇 “和 “购买 “之间产生差异。他们还可以在lululemon网站和lululemon营销邮件中列出Mirror产品。将产品暴露在这么多合适的潜在客户面前,会使销售量大幅上升。

Mirror的另一个好处是:它是在一个完美的时间出现的。Peloton已经牢牢占据了时代潮流。在Peloton上市后,不仅投资界看到了这类公司的力量,而且人们也在全国范围内熟悉了Peloton。这对营销支出很重要:当人们谈论Mirror时,很容易将其与Peloton一同提及。Mirror(现在的lululemon)几乎不需要像几年前那样从头开始教育消费者。

智能家庭

然而,最有趣的机会并不在于传统的通过营销邮件和零售店进行交叉销售。而是将Mirror作为一个新的直销渠道,进入数百万活跃客户的家中。

Michael J. Miraflor在Twitter上很好地总结了这一想法:

Mirror的教学视频中,教练将100%地穿着lululemon的服装。如果他们能通过硬件实现规模经济,Mirror可以成为一个直销渠道(比如亚马的智能音箱Echo)。我还记得2年多前,Peloton教练可以穿自由穿Nike、Adidas等,但现在不行了。

lululemon最大的担忧之一就是增长可能会停滞不前。他们可能在美国市场已经饱和了。他们有一个多门店,已经延伸到多个产品线和类别。这次收购不仅给了他们一个全新的产品销售,而且还让他们在用户的家庭中获得了永久的地位。

lululemon通过Mirror在未来还有哪些想象空间?我有以下几个想法:

测量和试衣。服装退货率可能高达40%,每单成本15美元。Lululemon曾提到,他们的退货率非常低,这也是行业领先利润率的一大动力,但退货率总是可以改进。这也是一个独特的品牌主张。其他服装公司会要求你使用手机或电脑摄像头来使用这种服务。即使它不仅仅是为了减少退货,虚拟试穿衣服的体验也可以成为耐克或其他零售商无法以同样的方式提供的独特功能。

教练和培训。目前Mirror提供个人培训,30分钟40美元。这也可以延伸到营养和健康领域。Lululemon是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品牌,家里已经有了这样的设备,这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销售额外服务的机会。Lululemon已经在向课程和体验店扩展,将他们强大的品牌延伸到服装之外。Mirror给他们提供了另一个新的途径来完成这个目标。

还可以想象与他们的品牌大使(lululemon的达人计划)一起创造内容的可能性。Lululemon一直采取独特的分销方式。lululemon没有花几百万美元找那些高曝光率的明星运动员,而是依靠品牌大使网络:

专注于瑜伽服装的品牌没有为传统的广告代言人付费,而是建立了一个由当地有影响力的人、精英运动员和优秀的瑜伽教练组成的大使计划,他们创建社区,提供产品反馈,并与Lululemon合作开展社会影响计划。

这条Reddit评论对成为lululemon品牌大使需要做的事情进行了简洁的总结:

在你的社区里做一些很酷的健身活动,并认识当地商店的经理。

如果lululemon是这样寻找品牌大使的,他们已经有了一批知道自己是谁的人。如果大使们开始通过Mirror办班,那么对Mirror和大使们的衣服都会有更高的需求。

远程医疗。虽然Mirror可以被看做是一个挂在墙上的巨型iPad,但在服装和健身之外,还有一些案例会受益于能够看到全身的视角。其中之一就是远程医疗。随着远程医疗的兴起,这可能是未来的一个增长途径。

虽然Mirror还没有提供任何这些服务,也可能永远不会提供这些服务,但Mirror是你房子里面的一块不动产,你每天都在使用的东西。大多数美国人每天与之互动的设备只有几台(而品牌设备的数量更少)。如果Mirror能够安装到他们的家里,以后增加服务就会变得更容易。

一次完美的登月计划

服装公司收购科技公司的历史一向并不乐观。最显著的例子是Under Armour收购MyFitnessPal、Endomondo和MapMyFitness。正如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写到的那样:

Under Armour花了7亿多美元购买了三个健身应用,并试图进入一个新的品类:互联健身。这是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订阅与广告),并将技术引入到一家服装公司。花样百出! 但在收购后不久,”互联健身 “领域的增长就放缓了,这也是Under Armour上市后股价下跌的原因之一。

那lululemon这次会有什么不同呢?很有可能不会。如果lululemon在几年内将这次收购的商誉降为零,我们也不应该感到惊讶。Mirror是有风险的 而且它和lululemon的业务完全不同。

但是,如果我们采取不同的观点,说Under Armour的收购不是一次失败,而是一场没有得到回报的赌博呢?如果翻到的牌是一张王而不是七,事情会是什么样子?

这种思路对于其他高利润的公司来说并不陌生。在核心业务相邻的领域(或完全在核心业务之外)下大赌注,是科技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以下我列出了一些核心业务之外的收购:

Google: DeepMind(人工智能), Waze(地图导航), Nest(智能温控器), FitBit(健身手环)

Facebook: Oculus(VR设备), CTRL-labs(脑机接口)

Amazon: Kiva(机器人), Twitch(游戏直播), Whole Foods(超市), Ring(智能家居), Zoox(自动驾驶)

如果我们把Mirror的收购不仅仅看成是业务的预计未来现金流加上与lululemon的协同效应,而是看成是对几年内健身房不恢复正常的可能性的看涨期权呢?

我们正在进入家用健身器材的黄金时代。人们对健身的热情空前高涨,但健身房却很封闭。Mirror填补了这一空白:一个在家里面的令人兴奋的健身方式。

Lululemon是世界上最赚钱的服装品牌之一。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上有现金,而且处理疫情的能力也很好。Lululemon以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Mirror,Lululemon的市值达到了400亿美元。这次收购的规模刚刚好够大,足以让它有所作为,又足够小,如果失败了也不会让lululemon瘫痪,这是一个完美规模的登月计划。

仅仅是一面镜子?

尽管我很乐观,但远不能保证Mirror会成功。我看了几篇关于Mirror的独立评论,如果要总结评论的话,那就是:Mirror很好,但不是必需的,举几个例子:

科技产品指南网站Tom’s Guide给了Mirror 3.5分,并评价说镜子是有点太贵了, 但里面的课程肯定会让你出汗。如果你喜欢在家健身,但又需要节省空间的话,可以买它。

CNET给了它3颗星(满分5星)。他们说Mirror的各种课程,高效的镜面屏幕设计和简单的应用程序,使它成为一个合适的在家里替代健身房的选择,虽然价格昂贵。

目前还没有Mirror的Reddit页面,但在r/pelotoncycle上有一些讨论,一些值得注意的评论:

没有健身自行车或跑步机那么实用的功能,但它是非常美观的!我只是希望peloton买下这家公司,这样我可以在上面用peloton的内容了。

我觉得这应该是Peloton的下一个产品。这对他们来说真的很简单,他们已经有了平台,有了课程和硬件,智能镜的机制和技术就像坐馅饼一样简单。等Peloton有了类似的产品,我就买一个。

Peloton的社区会有这样的评论,当然也有对Mirror的好评,但更大的问题是:人们是否足够关心Mirror的社区,愿意每月支付39美元?不仅如此,用户是否真的经常使用它,以至于他们会兴奋地告诉他们的朋友?

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任何关于Mirror客户流失的数据。Lululemon没有公布任何数据,但Mirror在2018年9月才推出他们的产品,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很多数据可以使用。很多问题仍然是悬而未决的,甚至对该公司来说也是如此。

但同时,客户也不会像分析师们容易做的那样,把购买体验归结为它的零配件。Mirror是一个美丽的产品。而且它现在隶属于一个A级消费类服装品牌,有合适的客户群。

如果没有lululemon的帮助,我不会把赌注押在他们身上,但现在他们处于成功的绝佳位置。

(译者:蒂克伟)

49岁苏慧伦晒素颜自拍 皮肤白皙对镜甜笑状态佳|苏慧伦

苏慧伦晒自拍照苏慧伦晒自拍照
苏慧伦认为心情保持开朗就是最好的保养祕诀苏慧伦认为心情保持开朗就是最好的保养祕诀

新浪娱乐讯 据台媒报道,苏慧伦4日在社交平台上传一张照片,写道:“运动完和自己拍张合照”画面中,她靠着镜子自拍,虽然脸部只入镜一半,仍可透过镜子的反射看到全脸,不但皮肤白皙没有太多瑕疵,也不怎么看得出岁月的痕迹,粉丝看了直呼:“女神就是美”、“睫毛很长哦”、“天啊!怎会越来越正”、“保持年轻的秘诀”、“素颜一样漂亮”。

苏慧伦被问到保养祕诀,都会表示地心引力不会放过任何人,平常只要多多注意清洁、防晒、饮食和运动,每天早上喝500毫升的蜂蜜水,保持心情愉快,从心开始改变就能越来越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