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体:被全球市场“拖着走”的国内企业,距离扭亏为盈还有多远?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锌刻度孟会缘,编辑:杨皓然,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的最后几天,美国最大院线AMC计划以出售股权融资的方式避免破产的消息,犹如一个残酷的噩耗再一次向海外电影产业袭来。

其实,自2020年3月以来,海外影院遭到疫情重创,已有大量中小电影院在残酷的现实下被迫关闭。当海外疫情愈演愈烈,在死亡危机的笼罩之下,连大型院线也在劫难逃。

疫情这把双刃剑下,一面是举步维艰的电影院还在努力挣扎求生,另一面却是高歌猛进的线上流媒体大打“用户争夺战”:继迪士尼的Disney+和苹果的Apple TV+之后,华纳的HBO Max和环球的孔雀(Peacock)先后加入战局。

如果再加上Netflix、Hulu等老牌流媒体平台,届时,摆在海外观众面前将是一个空前绝后的豪华流媒体阵容。

而与此同时,若是放眼国内的流媒体,在知乎、微博豆瓣等互联网平台上,不乏优爱腾等头部梯队选手依然苦于巨亏,且迟迟无法盈利的声音反复出现。

在疫情催发的影视线上化热潮中,国外流媒体竞争格局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国内流媒体企业则仍然渴望扭亏为盈,两者暂时所处的境遇虽各不相同,但从全球范围内的大环境来看,流媒体行业整体已然呈现一片向好的发展趋势。

关键词1

海外|竞争格局突变

基于疫情对影视线上化的刺激,HBO Max、Paramount+等新入局者,或将成为冲击海外现有流媒体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

如今,疫情为阅读、漫画、短视频、直播、长视频等线上泛娱乐行业带来的红利,在海外市场已经得到了十分充足的展现。

当疫情愈演愈烈,用户的活动范围也愈发受限,而得益于户外活动减少、在家时间延长等因素,线上娱乐内容成为了线下活动最好的替代品,因而也让流媒体行业找到了深度触达用户的契机。

根据Conviva的最新报告,全美流媒体服务在第三季度继续增长。在新的流媒体状态报告中,Conviva发现,在全球范围内,观众在流媒体上花费的时间比去年增加了57%,因为每个大洲的观看时间都以两位数到三位数的速度增长,以大洋洲地区为首。

比如,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的观看时间增长了293%。欧洲的观看时间也大幅增长(121%),南美也增长了104%。北美、非洲和亚洲的收视时间分别增长51%、39%和12%。

可见,疫情的冲击正在打破用户原有的消费习惯,致使流媒体平台的存在感日益加重。

相关数据显示,全球布局的流媒体巨头Netflix在前两个季度新增用户均超过了千万,仅用半年时间就超额完成了全年的用户增长目标。就连发布不久的迪士尼流媒体品牌Disney+,也在原创内容并不多的情况下,一年内就斩获了超过八千万的订阅用户。

而与之相反的是,华纳传媒、NBC环球等好莱坞巨头,在迫于疫情不得不关闭院线后,均出现了大规模的裁员以减轻财务负担的情况。

到了2020年年尾,一年内多次出现现金流告急情况却坚挺依旧的AMC,最终还是给了传统影视从业者们一记暴击,“在新一轮融资中,AMC将出售5000万股股票,筹集1.25亿美元以避免破产。”

强烈的对比之下,为了维持生计,好莱坞巨头也不得不向流媒体低头:继迪士尼的Disney+和苹果的Apple TV+之后,华纳的HBO Max和环球的孔雀(Peacock)先后加入战局。莱坞“六大”里的派拉蒙影业不甘示弱,很快宣布重塑旗下流媒体平台“CBS All Access”,并将其更名为更时髦的“Paramount+”。

当然,由于海外流媒体市场长期由Netflix主导,再加上Hulu、Apple TV +等此前入局的老牌流媒体平台,线上线下影视巨头们齐聚一堂,大打“用户争夺战”的同时,或也将在2021年对现有流媒体竞争格局造成一定的冲击。

流媒体霸主Netflix迎来了一大批强势竞争者

“到2020年年中,美国所有主流电视网络和演播室都提供了独立且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流媒体服务。”美国德勤电信、媒体和娱乐领域的负责人凯文·韦斯科特曾透露,在推出流媒体服务的同时,如迪士尼这样的大型公司,也开始逐渐从第三方流媒体平台撤回内容权。

撤回内容权,是流媒体平台们在试图以独家内容增强自身竞争力的举动,就像华纳兄弟将在影院和其订阅服务HBO Max上同时发布其2021年的片单。

一则关于流媒体综合实力的排名,则从侧面印证了“流媒体大战”爆发的可能性:尽管HBO Max在2020年5月27日才上线,但在外媒截至5月17日对北美流媒体做出的综合实力排名中,前五名分别是Netflix、Disney+、Hulu、Amazon Prime及HBO Go+HBO Now/HBO Max。

哪怕入局晚,后来者依然有弯道超车的机会,更有可能成为打破现有流媒体市场格局的主要力量。

而相较于此,前赴后继的竞争者对行业更深远的意义在于,他们成为了促使流媒体行业急速发展的重要因素,就像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所说,“更多的流媒体平台入局,促进了整个流媒体市场的共同繁荣。”

关键词2

国内|扭亏拐点未至

优爱腾三大长视频巨头还未实现扭亏,又遭乘“风”而来的抖音、B站等竞争者强势狙击。

同样是线下影视行业遭遇疫情重击,同样是吃到了用户线上化转移的红利,国内的流媒体行业发展情况却大不相同。

具体而言,国内流媒体行业竞争格局更加复杂,竞争者们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持续领跑长视频领域;芒果 TV 和B站凭借独特内容形成独特用户群体对优爱腾“三巨头”发起冲击;字节跳动旗下西瓜视频借助免费网播《囧妈》事件入局长视频,与抖音形成长短视频组合抢占市场;IPTV与OTT TV则携手以为终端用户提供“直播+点播+增值服务”占据一席之地。

而从用户的选择来看,2020年网民娱乐需求持续转移至线上,虽然带动了网络视听类应用使用率、用户规模进一步增长,但他们更趋向于刷短视频,或者看直播。

《2020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短视频、综合视频、网络直播、网络音频等网络视听领域中,短视频和网络直播的增速最快,前者同比增长178.8%至1302.4亿元,后者同比增长63.4%至843.4亿元。

这就导致,随着国内疫情好转,消费用户的注意力转回线下,短视频及网络直播领域依旧炒的火热,甚至还成为了2020年最大的风口,而长视频领域的月活用户规模下降趋势却愈发明显。

以爱奇艺为例,虽然其会员数率先破亿,但付费用户数连续两个季度下滑,从2020Q1的1.19亿,到Q2的1.049亿,再到Q3的1.048亿。不过,付费用户数是下滑了,爱奇艺会员的单价却提高了,因此仅会员收入而言其实是在不断增长的,可惜依然没能让爱奇艺实现扭亏为盈。

迟迟未能盈利的爱奇艺

事实上,不仅是爱奇艺,就连腾讯视频、优酷也还没有传来盈利的声音。看来疫情带来的这波流量红利,并不足以帮助长视频头部平台应对眼前所面临的盈利难题。

在此情况下,裹挟着短视频、直播这种新表现形式的抖音、B站等竞争者来势汹汹,传递出对优爱腾不太友好的信号——他们也想分一杯羹。

不过,优爱腾显然不甘于现状,不光渴望打破身上的桎梏,还致力于找到一条长久的发展之道。他们将目光纷纷瞄准独特的内容制作,毕竟,这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且自制这种模式便于控制成本,因而更有利于通过减少投入的方式达到减亏的效果。

所以在2020年,国内用户迎来了《隐秘的角落》《三十而已》等火爆一时的自制剧,也看到了《乘风破浪的姐姐》《我是唱作人》等引发热议的自制综艺。但追根究底,如果不能长期保持这样的制作水准,那这就是平台后续发展乏力的原罪。

一位资深影视从业者告诉锌刻度,“从大趋势来看,各大视频平台其实都在往生产优质内容的方向前进。但这个需要积累,当优质内容出品到一定量级时,消费者买单便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当然,评判流媒体平台不仅仅是看谁拥有更多优质内容,应用程序的整体体验、发布新内容的速度、是否物有所值等配套服务,也是影响付费用户下单的关键因素。在讨好用户这方面,除了更好的内容与服务之外,没有任何捷径,国内流媒体企业能做的还有很多。

关键词3

行业|整体向上发展

虽然国内外流媒体企业发展态势大有不同,但全球范围内的大环境来看,流媒体行业整体趋于向前发展。

毫无疑问,不论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2020年对流媒体行业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其中,既蕴含着足以打破现有市场竞争格局的机遇,也充满了流媒体企业在应对环境变化时所遇到的挑战。

虽然眼下国内流媒体平台的发展,看似并不像海外流媒体企业那样如日中天,但仅从流媒体市场培育这个角度讲,国内的流媒体平台的确是吃到了“线上化”的红利,不过这种红利,是潜在的,需要流媒体企业后续的深度挖掘。

从表象上来看,在国内疫情形势转好过后,优爱腾等流媒体平台好像很快就失去了那批“线上化”消费用户的关注,但这些曾经观看过线上影视内容、享受过线上影视服务的消费用户,天然就比从未了解过流媒体平台的消费人群,更易俘获。

毕竟,早前的数十年间,优爱腾是通过“烧钱换市场”才打响了影视线上化的名头。他们通过预先投入巨资获得稀缺内容资源,再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吸引用户成为付费会员,烧了十多年钱后才初步培养起了一部分用户的付费意识,拥有了一些固定的付费客群。

然而等到不堪成本重负的那一天,爱奇艺率先开启调价模式,企图以会员涨价的方式力挽狂澜,却迎来了一片嘘声。

有趣的是,就在爱奇艺宣布调价的前一周,Netflix也宣布将标准套餐和高级套餐的价格分别上调至每月13.99美元和17.99美元,这甚至已经是Netflix在过去13年连续六次提价了,而在国内,距离上一次会员费涨价已过去9年时间。

那么国内外流媒体市场环境的不同之处,以及国内外流媒体企业的不同遭遇,从根本上来说,皆因各自流媒体行业发展所处阶段不同——以爱奇艺和Netflix涨价后的不同处境就可窥见,相比海外更为成熟的流媒体市场,用户付费习惯都还没有全面建立起来的国内市场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

从用户线上影视需求的萌发让流媒体成为一个新行业,到有线电视、IPTV增长承压,以Netflix 为代表的传统厂商开始向流媒体转型,再到受疫情影响加速“影视线上化”进程,更多传统影视从业者入局流媒体……如果对标海外流媒体行业曾经走过的发展历程,国内流媒体企业要走过的路还有很长。

图片来自中国产业信息网

哪怕其中大部分连盈利都还没有实现,但也不必太过悲观,在行业总体趋势向前发展的基础上,他们的未来前景是可以预见的,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通往未来的有效路径罢了。

流媒体:被全球市场“拖着走”的国内企业,距离扭亏为盈还有多远?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锌刻度孟会缘,编辑:杨皓然,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的最后几天,美国最大院线AMC计划以出售股权融资的方式避免破产的消息,犹如一个残酷的噩耗再一次向海外电影产业袭来。

其实,自2020年3月以来,海外影院遭到疫情重创,已有大量中小电影院在残酷的现实下被迫关闭。当海外疫情愈演愈烈,在死亡危机的笼罩之下,连大型院线也在劫难逃。

疫情这把双刃剑下,一面是举步维艰的电影院还在努力挣扎求生,另一面却是高歌猛进的线上流媒体大打“用户争夺战”:继迪士尼的Disney+和苹果的Apple TV+之后,华纳的HBO Max和环球的孔雀(Peacock)先后加入战局。

如果再加上Netflix、Hulu等老牌流媒体平台,届时,摆在海外观众面前将是一个空前绝后的豪华流媒体阵容。

而与此同时,若是放眼国内的流媒体,在知乎、微博豆瓣等互联网平台上,不乏优爱腾等头部梯队选手依然苦于巨亏,且迟迟无法盈利的声音反复出现。

在疫情催发的影视线上化热潮中,国外流媒体竞争格局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国内流媒体企业则仍然渴望扭亏为盈,两者暂时所处的境遇虽各不相同,但从全球范围内的大环境来看,流媒体行业整体已然呈现一片向好的发展趋势。

关键词1

海外|竞争格局突变

基于疫情对影视线上化的刺激,HBO Max、Paramount+等新入局者,或将成为冲击海外现有流媒体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

如今,疫情为阅读、漫画、短视频、直播、长视频等线上泛娱乐行业带来的红利,在海外市场已经得到了十分充足的展现。

当疫情愈演愈烈,用户的活动范围也愈发受限,而得益于户外活动减少、在家时间延长等因素,线上娱乐内容成为了线下活动最好的替代品,因而也让流媒体行业找到了深度触达用户的契机。

根据Conviva的最新报告,全美流媒体服务在第三季度继续增长。在新的流媒体状态报告中,Conviva发现,在全球范围内,观众在流媒体上花费的时间比去年增加了57%,因为每个大洲的观看时间都以两位数到三位数的速度增长,以大洋洲地区为首。

比如,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的观看时间增长了293%。欧洲的观看时间也大幅增长(121%),南美也增长了104%。北美、非洲和亚洲的收视时间分别增长51%、39%和12%。

可见,疫情的冲击正在打破用户原有的消费习惯,致使流媒体平台的存在感日益加重。

相关数据显示,全球布局的流媒体巨头Netflix在前两个季度新增用户均超过了千万,仅用半年时间就超额完成了全年的用户增长目标。就连发布不久的迪士尼流媒体品牌Disney+,也在原创内容并不多的情况下,一年内就斩获了超过八千万的订阅用户。

而与之相反的是,华纳传媒、NBC环球等好莱坞巨头,在迫于疫情不得不关闭院线后,均出现了大规模的裁员以减轻财务负担的情况。

到了2020年年尾,一年内多次出现现金流告急情况却坚挺依旧的AMC,最终还是给了传统影视从业者们一记暴击,“在新一轮融资中,AMC将出售5000万股股票,筹集1.25亿美元以避免破产。”

强烈的对比之下,为了维持生计,好莱坞巨头也不得不向流媒体低头:继迪士尼的Disney+和苹果的Apple TV+之后,华纳的HBO Max和环球的孔雀(Peacock)先后加入战局。莱坞“六大”里的派拉蒙影业不甘示弱,很快宣布重塑旗下流媒体平台“CBS All Access”,并将其更名为更时髦的“Paramount+”。

当然,由于海外流媒体市场长期由Netflix主导,再加上Hulu、Apple TV +等此前入局的老牌流媒体平台,线上线下影视巨头们齐聚一堂,大打“用户争夺战”的同时,或也将在2021年对现有流媒体竞争格局造成一定的冲击。

流媒体霸主Netflix迎来了一大批强势竞争者

“到2020年年中,美国所有主流电视网络和演播室都提供了独立且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流媒体服务。”美国德勤电信、媒体和娱乐领域的负责人凯文·韦斯科特曾透露,在推出流媒体服务的同时,如迪士尼这样的大型公司,也开始逐渐从第三方流媒体平台撤回内容权。

撤回内容权,是流媒体平台们在试图以独家内容增强自身竞争力的举动,就像华纳兄弟将在影院和其订阅服务HBO Max上同时发布其2021年的片单。

一则关于流媒体综合实力的排名,则从侧面印证了“流媒体大战”爆发的可能性:尽管HBO Max在2020年5月27日才上线,但在外媒截至5月17日对北美流媒体做出的综合实力排名中,前五名分别是Netflix、Disney+、Hulu、Amazon Prime及HBO Go+HBO Now/HBO Max。

哪怕入局晚,后来者依然有弯道超车的机会,更有可能成为打破现有流媒体市场格局的主要力量。

而相较于此,前赴后继的竞争者对行业更深远的意义在于,他们成为了促使流媒体行业急速发展的重要因素,就像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所说,“更多的流媒体平台入局,促进了整个流媒体市场的共同繁荣。”

关键词2

国内|扭亏拐点未至

优爱腾三大长视频巨头还未实现扭亏,又遭乘“风”而来的抖音、B站等竞争者强势狙击。

同样是线下影视行业遭遇疫情重击,同样是吃到了用户线上化转移的红利,国内的流媒体行业发展情况却大不相同。

具体而言,国内流媒体行业竞争格局更加复杂,竞争者们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持续领跑长视频领域;芒果 TV 和B站凭借独特内容形成独特用户群体对优爱腾“三巨头”发起冲击;字节跳动旗下西瓜视频借助免费网播《囧妈》事件入局长视频,与抖音形成长短视频组合抢占市场;IPTV与OTT TV则携手以为终端用户提供“直播+点播+增值服务”占据一席之地。

而从用户的选择来看,2020年网民娱乐需求持续转移至线上,虽然带动了网络视听类应用使用率、用户规模进一步增长,但他们更趋向于刷短视频,或者看直播。

《2020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短视频、综合视频、网络直播、网络音频等网络视听领域中,短视频和网络直播的增速最快,前者同比增长178.8%至1302.4亿元,后者同比增长63.4%至843.4亿元。

这就导致,随着国内疫情好转,消费用户的注意力转回线下,短视频及网络直播领域依旧炒的火热,甚至还成为了2020年最大的风口,而长视频领域的月活用户规模下降趋势却愈发明显。

以爱奇艺为例,虽然其会员数率先破亿,但付费用户数连续两个季度下滑,从2020Q1的1.19亿,到Q2的1.049亿,再到Q3的1.048亿。不过,付费用户数是下滑了,爱奇艺会员的单价却提高了,因此仅会员收入而言其实是在不断增长的,可惜依然没能让爱奇艺实现扭亏为盈。

迟迟未能盈利的爱奇艺

事实上,不仅是爱奇艺,就连腾讯视频、优酷也还没有传来盈利的声音。看来疫情带来的这波流量红利,并不足以帮助长视频头部平台应对眼前所面临的盈利难题。

在此情况下,裹挟着短视频、直播这种新表现形式的抖音、B站等竞争者来势汹汹,传递出对优爱腾不太友好的信号——他们也想分一杯羹。

不过,优爱腾显然不甘于现状,不光渴望打破身上的桎梏,还致力于找到一条长久的发展之道。他们将目光纷纷瞄准独特的内容制作,毕竟,这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且自制这种模式便于控制成本,因而更有利于通过减少投入的方式达到减亏的效果。

所以在2020年,国内用户迎来了《隐秘的角落》《三十而已》等火爆一时的自制剧,也看到了《乘风破浪的姐姐》《我是唱作人》等引发热议的自制综艺。但追根究底,如果不能长期保持这样的制作水准,那这就是平台后续发展乏力的原罪。

一位资深影视从业者告诉锌刻度,“从大趋势来看,各大视频平台其实都在往生产优质内容的方向前进。但这个需要积累,当优质内容出品到一定量级时,消费者买单便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当然,评判流媒体平台不仅仅是看谁拥有更多优质内容,应用程序的整体体验、发布新内容的速度、是否物有所值等配套服务,也是影响付费用户下单的关键因素。在讨好用户这方面,除了更好的内容与服务之外,没有任何捷径,国内流媒体企业能做的还有很多。

关键词3

行业|整体向上发展

虽然国内外流媒体企业发展态势大有不同,但全球范围内的大环境来看,流媒体行业整体趋于向前发展。

毫无疑问,不论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2020年对流媒体行业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其中,既蕴含着足以打破现有市场竞争格局的机遇,也充满了流媒体企业在应对环境变化时所遇到的挑战。

虽然眼下国内流媒体平台的发展,看似并不像海外流媒体企业那样如日中天,但仅从流媒体市场培育这个角度讲,国内的流媒体平台的确是吃到了“线上化”的红利,不过这种红利,是潜在的,需要流媒体企业后续的深度挖掘。

从表象上来看,在国内疫情形势转好过后,优爱腾等流媒体平台好像很快就失去了那批“线上化”消费用户的关注,但这些曾经观看过线上影视内容、享受过线上影视服务的消费用户,天然就比从未了解过流媒体平台的消费人群,更易俘获。

毕竟,早前的数十年间,优爱腾是通过“烧钱换市场”才打响了影视线上化的名头。他们通过预先投入巨资获得稀缺内容资源,再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吸引用户成为付费会员,烧了十多年钱后才初步培养起了一部分用户的付费意识,拥有了一些固定的付费客群。

然而等到不堪成本重负的那一天,爱奇艺率先开启调价模式,企图以会员涨价的方式力挽狂澜,却迎来了一片嘘声。

有趣的是,就在爱奇艺宣布调价的前一周,Netflix也宣布将标准套餐和高级套餐的价格分别上调至每月13.99美元和17.99美元,这甚至已经是Netflix在过去13年连续六次提价了,而在国内,距离上一次会员费涨价已过去9年时间。

那么国内外流媒体市场环境的不同之处,以及国内外流媒体企业的不同遭遇,从根本上来说,皆因各自流媒体行业发展所处阶段不同——以爱奇艺和Netflix涨价后的不同处境就可窥见,相比海外更为成熟的流媒体市场,用户付费习惯都还没有全面建立起来的国内市场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

从用户线上影视需求的萌发让流媒体成为一个新行业,到有线电视、IPTV增长承压,以Netflix 为代表的传统厂商开始向流媒体转型,再到受疫情影响加速“影视线上化”进程,更多传统影视从业者入局流媒体……如果对标海外流媒体行业曾经走过的发展历程,国内流媒体企业要走过的路还有很长。

图片来自中国产业信息网

哪怕其中大部分连盈利都还没有实现,但也不必太过悲观,在行业总体趋势向前发展的基础上,他们的未来前景是可以预见的,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通往未来的有效路径罢了。

木苏里《某某》影视化 网剧由陈情令编剧团队改编

5日,丝芭影视宣布拿下木苏里双男主小说《某某》电视剧及网剧、院线及网络电影的全类别独家改编权。


木苏里《某某》影视化木苏里《某某》影视化

新浪娱乐讯 5日,丝芭影视宣布拿下木苏里双男主小说《某某》电视剧及网剧、院线及网络电影的全类别独家改编权,网络剧部分正由《陈情令》《瑶象传奇》原班编剧团队操刀改编,剧集预计2021年Q2、Q3开拍,院线大电影力争年内开拍。

36氪专访 | 欢喜传媒CEO项绍琨:《囧妈》院转网是特殊时期做出的正确决定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过去一年,欢喜传媒无疑是中国存在感最强的影视内容投资、制作公司。年初,在春节档影片全部因为疫情撤档时,欢喜传媒出品的电影《囧妈》宣布在字节跳动旗下的多个平台在线首播,成为了国内“院转网”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欢喜传媒勇走钢索的行为虽然获得了居家观众的赞美之声,但也招来了全国不少院线老板的联手抵制。在这场饱受瞩目的交易中,字节跳动向欢喜传媒支付了 6.3 亿元人民币,并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在这之后,欢喜继续激进地推动影视作品走向互联网平台。今年 8 月 31 日,欢喜传媒以 5.13 亿港元的价格将 9.9% 的股份卖给 B 站,张一白导演的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和头部院线电影《夺冠》在 B 站上线。

年底,欢喜首映又分别与华为、小米达成合作协议,在华为电视、华为手机及小米电视、小米手机设立“欢喜首映”专区,分享用户付费收益。

欢喜传媒总能在行业内掀起关注,一方面因为其多有特立独行的操作,一方面也因其签约了国内大量一流导演,并锁定了他们未来多年的多部作品,其中包括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贾樟柯等等。

在 2020 年的末尾,欢喜传媒 CEO 项绍琨接受了 36 氪的采访。他在 2015 年与董平、宁浩徐峥联合创办了这家公司,见证了它的上市,并在 2017 年推动了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的上线。在这场对话中,项绍琨谈到了《囧妈》院转网的影响,也阐述了欢喜传媒选择与猫眼、字节跳动、B 站合作的原因。

欢喜传媒 CEO 项绍琨

以下为 36 氪采访实录,内容经过了不影响原意的编辑:

36氪:今年因为疫情的缘故,国内外院线与流媒体都存在激烈博弈。相比三年前欢喜传媒开始布局流媒体业务时,形势发生了什么变化?

项绍琨:2014 年筹备成立欢喜公司的时候,我们意识到国内外整个电影行业的变化,因此我们想做一个非传统的影视公司。我们通过讨论得出了两个结论,此后欢喜传媒所有的业务实际上都是围绕这两点来做的。

第一是头部内容非常重要。中国票房增长很快,而且中国电影以导演中心制为主,导演本身就是很重要的资源。所以我们必须把我们和导演的利益放在一起,这样才能使我们开发和制作好头部内容。

第二是我们也看到了 Netflix、亚马逊和国内的几个大平台也都做得越来越好,我们判断很多内容以后都会搬到网上去。我们后面做的布局,比如用公司股权来换取中国最好的导演的独家服务,以及做自己的流媒体平台等等,都是基于这两点判断。

今年是比较特殊的一年从宏观上来讲,我们的目标没有变。我们还是要靠我们的头部导演来做头部内容。今年有《囧妈》、《夺冠》,《一秒钟》,我们还参与了《我和我的家乡》和《温暖的抱抱》,这些都是头部的内容。

同时, 我们的流媒体欢喜首映也发展得很快。我们年三十的时候把《囧妈》放到网上,这对欢喜首映是一个推动。上个月的 APP 下载量已经达到了 2700 万,付费用户也达到了 500 万。作为一个比较新的流媒体平台,势头还是很好的。而且,我们基本上是针对中国流媒体市场下的一个细分市场,因为欢喜首映以精选和独家内容为主,目标用户比较偏白领人群。

其实在整个流媒体行业里,相对其他的大平台,我们是一个补充。整个中国的流媒体市场还在快速发展中,所以我们也有比较大的期望。

36氪:也就是说欢喜传媒的思路没变,但是今年节奏加快了不少。春节档电影《囧妈》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然决定院转网,当时在公司内部有争议吗?

项绍琨:没有特别大的争议。欢喜传媒是香港的上市公司,我们有责任在做决定的时候,要考虑广大股东的利益。作为管理层,我们有责任去使股东的利益最大化。所以当时我们内部没有太大的不同意见,最多可能只是在做法上有一些讨论。我认为我们最终的决定是正确的,不仅使股东的利益最大化,还使全国人民能够在隔离期间免费看到这部电影。

全国电影院因疫情关闭是一个猝不及防的状况,但《囧妈》与字节跳动的合作只花了两三天时间就谈好了。因为其实在这之前,我们跟字节跳动已经有一段时间在洽谈合作,所以这个具体的项目谈起来就很快。

36氪:当时《囧妈》的做法引起了院线比较大的抵制情绪,这件事在影院复工后真的对欢喜产生负面影响了吗?

项绍琨:年初我们在特殊环境下采取了特殊做法,我们是很能理解院线合作伙伴们的反应的。后来我们也跟院线的合作伙伴们解释了,我们非常乐意让电影先在电影院上映,然后再上网,这是我们最理想的状态。

36氪:今年全球影视行业的窗口期都在缩窄,激进一点的甚至会院网同步上映。您怎么看待华纳和迪士尼的做法?这是疫情期间的特殊情况,还是一个长远的趋势?

项绍琨:目前从欢喜的角度来说,最大的经济利益来源还是产生在电影院里,然后才是流媒体。所以我们认为关于电影院彻底消失的担心是不必要的。同时,观众看电影的习惯确实在改变。更多的人开始习惯在手机上、电脑上、iPad 上看电影和剧。不管有没有疫情,不管华纳和迪士尼做不做院转网,这个趋势都在发生。在美国,年轻人们说“我们看一部电影吧”, 很多时候是指打开电脑,大家在沙发上一起看。所以我觉得未来院线跟流媒体还是会共存。

36氪:迪士尼的做法是除了把从院线退下来的电影上线流媒体 Disney+ 以外,还会为 Disney+ 专门制作一些网大和网剧。但大成本电影如复联系列,还是必须得上院线才能回本。欢喜未来也会是这个思路吗?

项绍琨:我同意这个说法。比如今年上线的张一白导演的《风犬少年的天空》,这部剧的质感跟电影没什么区别。我们这部剧就是为了流媒体平台制作的。以后我们也有可能会专门为流媒体制作电影。

36氪:对于流媒体来说,网剧的用户留存肯定会比电影更好。关于网剧内容的需求欢喜传媒接下来要怎么解决?

项绍琨:我们有做剧的计划,但还是要掌握节奏。比如说,也许明年欢喜首映达到某一个用户量级后,我们会上一些大体量的剧。但今年我们的用户量还有点小,这样做就不是很合适。电影毕竟还有院线的收入保障。

如果你仔细看我们跟导演的合同安排的话,会发现有几位很著名的导演跟我们合作的不仅是电影,还有剧。包括王家卫导演、顾长卫导演、张艺谋导演、张一白导演等等。这些都是欢喜很重要的资源。

现在海内外很多有名的导演,包括我们的导演,他们觉得做剧,特别是给流媒体做剧,是一个新的尝试。张一白导演已经做了《风犬少年的天空》,今天冯小刚导演也宣布杀青了一部给爱奇艺做的网剧《北辙南辕》。

36氪:为什么选择了跟字节跳动和 B 站合作?

项绍琨:我们跟 B 站合作,一是因为它的用户跟我们(欢喜首映)是互补的,B 站的观众更年轻,跟欢喜首映用户的重合率不是特别的大。二是因为把我们的内容放到 B 站上来播放能得到比较好的反馈。让我们了解年轻的观众喜欢哪些内容,什么样的内容能够打动他们。根据 B 站发布的信息,《风犬少年的天空》在 B 站的播放量名列前茅,我觉得这对于创作人和出品公司来讲都是比较重要的参考。

36氪:欢喜首映原本是走独播路线的,但过去一年把很多头部内容分了出来放在其他平台上播放。是否能把与字节跳动和 B 站的合作看作是欢喜首映为短期回报做出的牺牲?

项绍琨:要在短时间内快速发展,必须得有渠道的合作。如果我们不跟任何人合作,就得需要更多的资源来推动发展。

36氪:那么您认为在接下来两年甚至更长时间内,欢喜的模式会逐渐以欢喜首映独播为主,还是以渠道合作为主?

项绍琨:我觉得会是独播+渠道合作,两种都有。目前这样的平衡我觉得是可以的。如果我们完全靠欢喜首内部自然增长的话,恐怕时间就要长一点。现在有合作伙伴的渠道支持,发展速度就会更快。我们接下来会不断地调整,使两条路保持平衡,很难说会更偏重哪一条路。

36氪:新的一年欢喜传媒有什么目标或者计划吗?

项绍琨:其实我们的目标和计划都挺清晰的,我们的业务线也比较简单。第一,开发制作头部的影视剧内容;第二,通过好的独家内容和合作伙伴合作,使欢喜首映的用户在短时间内获得比较大的发展。今年对大家来讲都是不容易的一年,希望明年能够重回正轨。

美国第一大连锁院线AMC再申请售出5000万股票

美国第一大连锁院线AMC再申请售出5000万股票美国第一大连锁院线AMC再申请售出5000万股票

新浪娱乐讯 据外媒,美国第一大连锁院线AMC再申请售出5000万股票,以维持运营现状。AMC于今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文件,在先前已登记的售卖2亿股票基础上,再申请售出5000万股票。截至12月28日,其已通过股票销售筹集了1.04亿美元资金。

同时,AMC也警告投资者,如果再筹集不到所需资金,维持到影院正常化,将面临破产风险。据悉,AMC需要至少7.5亿美元资金,才能维持到2021年初。

华纳新决策引起行业批评 大导演们反对称其被挟持

《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此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批评华纳兄弟“将明年17部电影全部北美院线同步流媒发行”决策的重点之一,是认为华纳就此决策不提前与电影人、演员、参与这些电影的人沟通,而自作主张把这些人的心血低价卖出。而此后有媒体报道也表示:业内很多人认为此决定对电影人和其代理人像是一种侮辱。

《沙丘》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据称非常坚定地认为该片应该以传统的院线上映优先模式发行。他也直接谴责AT T“挟持”了华纳做出此决定,是“对电影院和观众没有丝毫的爱”和放弃了与电影人的团队合作的表现,指出AT T此举只是为了华尔街。而他认为《沙丘》是自己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是为影院大银幕和观众而生。

据称《沙丘》片方和创作者的担忧之一是:该片是想继续拍下去、发展成系列的(《沙丘》早已计划拍上下两部,以后可能有更多),而采用院线流媒同步的发行方式,可能会影响续集的前景。

此外,《身在高地》电影曾引起多个下家的激烈竞争,而导演朱浩伟和音乐剧主创林-曼努尔·米兰达选择华纳是基于注重院线发行的考虑,如今得知华纳的决策,朱浩伟“十分震惊”。

华纳兄弟影业主席Toby Emmerich此后安抚朱浩伟,称该片依然“会在全球院线上映”,但报道表示行业内部都知道“只要这些片子在HBO Max上线,很快全世界都会出现画质很好的版本”。

据称所有华纳高层中,只有华纳兄弟制作开发部主席Courtenay Valenti提出做出此决策是否要提前通知重要的创意合作伙伴,但她很快被噤声。

报道表示听说这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同步流媒决策,是华纳兄弟CCO Carolyn Blackwood的主意,她认为2021年华纳片单相对较弱,为防止票房数字尴尬,也为了迎合对流媒体很执着的更高层,便有了这个想法。

业内认为华纳兄弟的上层华纳传媒集团,以及华纳传媒的母公司AT T的高层不了解电影行业和与电影人的关系,比如他们认为此举会让华纳牺牲掉把电影以多个形式卖给全球多个平台的巨大利润。

在宣布该决定后的周末,Emmerich也打电话给很多2022年有作品由华纳发行的重要电影人,保证不会未经招呼就把他们的片子同步流媒。但一个与华纳有重要合作的制片人称:“就好像有人会相信自己对这件事有控制权似的。Toby那个周末很可能过得很不愉快,但我也不为他难过。”

有一点是:华纳一向被认为是最重视电影创作者的大电影公司,而一名代理跟华纳有合作关系的重要电影人/明星的经纪人表示:华纳如今的决策让人感觉“就像他们在说:‘我们才不管创作者呢。’”

一个“像别人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应对震惊、愤怒的客户”的顶级经纪人称:“华纳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从没有这么多人因同一个对象而生气。”

此举可能影响到参与影片的人的收益,因此有人希望各工会可以介入。THR表示编剧工会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利益当然是很重要的问题,现在业内已经有“Wonder Woman money(神奇女侠酬金)”的说法——电影票房会因为同步流媒而受损,从而可能影响参与的电影人、明星演员的后端利润(与票房相关),因此,华纳就《神奇女侠1984》同步的决定给了主演盖尔·加朵等人数百万美元,因为他们希望系列能有第三部。

但这样,别的电影的重要人员希望得到的补偿标准就高了。比如据称新《自杀小队》导演詹姆斯·古恩就不甚满意,他和别的人因该片得到的补偿的算法不甚丰厚。《纽约时报》称《沙丘》的明星演员们也十分震惊,因为他们有些人为了降低制作成本而答应了降低预付片酬,此后拿票房带来的后端酬劳。这17部电影的重要参与人员与华纳将展开艰难的商谈。

华纳的不少合作方同样愤怒,并有人提出疑问:在有合同的情况下不与合作方商量而决定这样的发行方式,是合法的吗?有消息指《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主要注资方传奇影业已经或将要向华纳发出律师函,这两部电影也在明年将同步登陆院线和流媒的17部华纳发行影片中。

华纳别的合作资方如Village Roadshow和Bron也很生气,可能与华纳对簿公堂。

还有明面上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电影院。流媒同步上线的决策对观众们的观影习惯是否会造成长期的影响,这目前谁都说不好。

华纳传媒集团CEO Jason Kilar告诉媒体,他们是为了影迷而做出此决策:“如果我们从始至终都把注意力放在消费者身上,我们将会引领整个行业。”

但是,华纳的决策是坚定不移的吗?也许不一定,有传言表示:传奇和华纳的矛盾的解决方式可能是《沙丘》保持传统的院线上映策略,即先院线,经过窗口期后再上流媒,不做同步,这样可以保住继续拍的可能性。而且《沙丘》档期是明年10月1日,届时疫苗抑制疫情的可能性相对要更大一些。

而这17部中另一部传奇主要注资的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可能保持院线流媒同步(该片档期为明年5月21日),但华纳需要给传奇补偿,毕竟此前传奇是考虑过把该片卖给另一家流媒体Netflix的(据称Netflix提出2亿美元购买《哥斯拉大战金刚》——也有说法是2.5亿美元,deadline用的是2.5亿这个数字,也就是华纳也差不多要给出这个数——但此交易被华纳拒绝)。目前,关于《沙丘》和《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传言还没有确定说法。

(孟卿)

华纳新决策引起行业批评 大导演们反对称其被挟持

《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此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批评华纳兄弟“将明年17部电影全部北美院线同步流媒发行”决策的重点之一,是认为华纳就此决策不提前与电影人、演员、参与这些电影的人沟通,而自作主张把这些人的心血低价卖出。而此后有媒体报道也表示:业内很多人认为此决定对电影人和其代理人像是一种侮辱。

《沙丘》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据称非常坚定地认为该片应该以传统的院线上映优先模式发行。他也直接谴责AT T“挟持”了华纳做出此决定,是“对电影院和观众没有丝毫的爱”和放弃了与电影人的团队合作的表现,指出AT T此举只是为了华尔街。而他认为《沙丘》是自己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是为影院大银幕和观众而生。

据称《沙丘》片方和创作者的担忧之一是:该片是想继续拍下去、发展成系列的(《沙丘》早已计划拍上下两部,以后可能有更多),而采用院线流媒同步的发行方式,可能会影响续集的前景。

此外,《身在高地》电影曾引起多个下家的激烈竞争,而导演朱浩伟和音乐剧主创林-曼努尔·米兰达选择华纳是基于注重院线发行的考虑,如今得知华纳的决策,朱浩伟“十分震惊”。

华纳兄弟影业主席Toby Emmerich此后安抚朱浩伟,称该片依然“会在全球院线上映”,但报道表示行业内部都知道“只要这些片子在HBO Max上线,很快全世界都会出现画质很好的版本”。

据称所有华纳高层中,只有华纳兄弟制作开发部主席Courtenay Valenti提出做出此决策是否要提前通知重要的创意合作伙伴,但她很快被噤声。

报道表示听说这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同步流媒决策,是华纳兄弟CCO Carolyn Blackwood的主意,她认为2021年华纳片单相对较弱,为防止票房数字尴尬,也为了迎合对流媒体很执着的更高层,便有了这个想法。

业内认为华纳兄弟的上层华纳传媒集团,以及华纳传媒的母公司AT T的高层不了解电影行业和与电影人的关系,比如他们认为此举会让华纳牺牲掉把电影以多个形式卖给全球多个平台的巨大利润。

在宣布该决定后的周末,Emmerich也打电话给很多2022年有作品由华纳发行的重要电影人,保证不会未经招呼就把他们的片子同步流媒。但一个与华纳有重要合作的制片人称:“就好像有人会相信自己对这件事有控制权似的。Toby那个周末很可能过得很不愉快,但我也不为他难过。”

有一点是:华纳一向被认为是最重视电影创作者的大电影公司,而一名代理跟华纳有合作关系的重要电影人/明星的经纪人表示:华纳如今的决策让人感觉“就像他们在说:‘我们才不管创作者呢。’”

一个“像别人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应对震惊、愤怒的客户”的顶级经纪人称:“华纳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从没有这么多人因同一个对象而生气。”

此举可能影响到参与影片的人的收益,因此有人希望各工会可以介入。THR表示编剧工会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利益当然是很重要的问题,现在业内已经有“Wonder Woman money(神奇女侠酬金)”的说法——电影票房会因为同步流媒而受损,从而可能影响参与的电影人、明星演员的后端利润(与票房相关),因此,华纳就《神奇女侠1984》同步的决定给了主演盖尔·加朵等人数百万美元,因为他们希望系列能有第三部。

但这样,别的电影的重要人员希望得到的补偿标准就高了。比如据称新《自杀小队》导演詹姆斯·古恩就不甚满意,他和别的人因该片得到的补偿的算法不甚丰厚。《纽约时报》称《沙丘》的明星演员们也十分震惊,因为他们有些人为了降低制作成本而答应了降低预付片酬,此后拿票房带来的后端酬劳。这17部电影的重要参与人员与华纳将展开艰难的商谈。

华纳的不少合作方同样愤怒,并有人提出疑问:在有合同的情况下不与合作方商量而决定这样的发行方式,是合法的吗?有消息指《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主要注资方传奇影业已经或将要向华纳发出律师函,这两部电影也在明年将同步登陆院线和流媒的17部华纳发行影片中。

华纳别的合作资方如Village Roadshow和Bron也很生气,可能与华纳对簿公堂。

还有明面上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电影院。流媒同步上线的决策对观众们的观影习惯是否会造成长期的影响,这目前谁都说不好。

华纳传媒集团CEO Jason Kilar告诉媒体,他们是为了影迷而做出此决策:“如果我们从始至终都把注意力放在消费者身上,我们将会引领整个行业。”

但是,华纳的决策是坚定不移的吗?也许不一定,有传言表示:传奇和华纳的矛盾的解决方式可能是《沙丘》保持传统的院线上映策略,即先院线,经过窗口期后再上流媒,不做同步,这样可以保住继续拍的可能性。而且《沙丘》档期是明年10月1日,届时疫苗抑制疫情的可能性相对要更大一些。

而这17部中另一部传奇主要注资的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可能保持院线流媒同步(该片档期为明年5月21日),但华纳需要给传奇补偿,毕竟此前传奇是考虑过把该片卖给另一家流媒体Netflix的(据称Netflix提出2亿美元购买《哥斯拉大战金刚》——也有说法是2.5亿美元,deadline用的是2.5亿这个数字,也就是华纳也差不多要给出这个数——但此交易被华纳拒绝)。目前,关于《沙丘》和《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传言还没有确定说法。

(孟卿)

华纳新决策引起行业批评 大导演们反对称其被挟持

《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此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批评华纳兄弟“将明年17部电影全部北美院线同步流媒发行”决策的重点之一,是认为华纳就此决策不提前与电影人、演员、参与这些电影的人沟通,而自作主张把这些人的心血低价卖出。而此后有媒体报道也表示:业内很多人认为此决定对电影人和其代理人像是一种侮辱。

《沙丘》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据称非常坚定地认为该片应该以传统的院线上映优先模式发行。他也直接谴责AT T“挟持”了华纳做出此决定,是“对电影院和观众没有丝毫的爱”和放弃了与电影人的团队合作的表现,指出AT T此举只是为了华尔街。而他认为《沙丘》是自己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是为影院大银幕和观众而生。

据称《沙丘》片方和创作者的担忧之一是:该片是想继续拍下去、发展成系列的(《沙丘》早已计划拍上下两部,以后可能有更多),而采用院线流媒同步的发行方式,可能会影响续集的前景。

此外,《身在高地》电影曾引起多个下家的激烈竞争,而导演朱浩伟和音乐剧主创林-曼努尔·米兰达选择华纳是基于注重院线发行的考虑,如今得知华纳的决策,朱浩伟“十分震惊”。

华纳兄弟影业主席Toby Emmerich此后安抚朱浩伟,称该片依然“会在全球院线上映”,但报道表示行业内部都知道“只要这些片子在HBO Max上线,很快全世界都会出现画质很好的版本”。

据称所有华纳高层中,只有华纳兄弟制作开发部主席Courtenay Valenti提出做出此决策是否要提前通知重要的创意合作伙伴,但她很快被噤声。

报道表示听说这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同步流媒决策,是华纳兄弟CCO Carolyn Blackwood的主意,她认为2021年华纳片单相对较弱,为防止票房数字尴尬,也为了迎合对流媒体很执着的更高层,便有了这个想法。

业内认为华纳兄弟的上层华纳传媒集团,以及华纳传媒的母公司AT T的高层不了解电影行业和与电影人的关系,比如他们认为此举会让华纳牺牲掉把电影以多个形式卖给全球多个平台的巨大利润。

在宣布该决定后的周末,Emmerich也打电话给很多2022年有作品由华纳发行的重要电影人,保证不会未经招呼就把他们的片子同步流媒。但一个与华纳有重要合作的制片人称:“就好像有人会相信自己对这件事有控制权似的。Toby那个周末很可能过得很不愉快,但我也不为他难过。”

有一点是:华纳一向被认为是最重视电影创作者的大电影公司,而一名代理跟华纳有合作关系的重要电影人/明星的经纪人表示:华纳如今的决策让人感觉“就像他们在说:‘我们才不管创作者呢。’”

一个“像别人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应对震惊、愤怒的客户”的顶级经纪人称:“华纳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从没有这么多人因同一个对象而生气。”

此举可能影响到参与影片的人的收益,因此有人希望各工会可以介入。THR表示编剧工会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利益当然是很重要的问题,现在业内已经有“Wonder Woman money(神奇女侠酬金)”的说法——电影票房会因为同步流媒而受损,从而可能影响参与的电影人、明星演员的后端利润(与票房相关),因此,华纳就《神奇女侠1984》同步的决定给了主演盖尔·加朵等人数百万美元,因为他们希望系列能有第三部。

但这样,别的电影的重要人员希望得到的补偿标准就高了。比如据称新《自杀小队》导演詹姆斯·古恩就不甚满意,他和别的人因该片得到的补偿的算法不甚丰厚。《纽约时报》称《沙丘》的明星演员们也十分震惊,因为他们有些人为了降低制作成本而答应了降低预付片酬,此后拿票房带来的后端酬劳。这17部电影的重要参与人员与华纳将展开艰难的商谈。

华纳的不少合作方同样愤怒,并有人提出疑问:在有合同的情况下不与合作方商量而决定这样的发行方式,是合法的吗?有消息指《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主要注资方传奇影业已经或将要向华纳发出律师函,这两部电影也在明年将同步登陆院线和流媒的17部华纳发行影片中。

华纳别的合作资方如Village Roadshow和Bron也很生气,可能与华纳对簿公堂。

还有明面上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电影院。流媒同步上线的决策对观众们的观影习惯是否会造成长期的影响,这目前谁都说不好。

华纳传媒集团CEO Jason Kilar告诉媒体,他们是为了影迷而做出此决策:“如果我们从始至终都把注意力放在消费者身上,我们将会引领整个行业。”

但是,华纳的决策是坚定不移的吗?也许不一定,有传言表示:传奇和华纳的矛盾的解决方式可能是《沙丘》保持传统的院线上映策略,即先院线,经过窗口期后再上流媒,不做同步,这样可以保住继续拍的可能性。而且《沙丘》档期是明年10月1日,届时疫苗抑制疫情的可能性相对要更大一些。

而这17部中另一部传奇主要注资的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可能保持院线流媒同步(该片档期为明年5月21日),但华纳需要给传奇补偿,毕竟此前传奇是考虑过把该片卖给另一家流媒体Netflix的(据称Netflix提出2亿美元购买《哥斯拉大战金刚》——也有说法是2.5亿美元,deadline用的是2.5亿这个数字,也就是华纳也差不多要给出这个数——但此交易被华纳拒绝)。目前,关于《沙丘》和《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传言还没有确定说法。

(孟卿)

华纳新决策引起行业批评 大导演们反对称其被挟持

《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此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批评华纳兄弟“将明年17部电影全部北美院线同步流媒发行”决策的重点之一,是认为华纳就此决策不提前与电影人、演员、参与这些电影的人沟通,而自作主张把这些人的心血低价卖出。而此后有媒体报道也表示:业内很多人认为此决定对电影人和其代理人像是一种侮辱。

《沙丘》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据称非常坚定地认为该片应该以传统的院线上映优先模式发行。他也直接谴责AT T“挟持”了华纳做出此决定,是“对电影院和观众没有丝毫的爱”和放弃了与电影人的团队合作的表现,指出AT T此举只是为了华尔街。而他认为《沙丘》是自己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是为影院大银幕和观众而生。

据称《沙丘》片方和创作者的担忧之一是:该片是想继续拍下去、发展成系列的(《沙丘》早已计划拍上下两部,以后可能有更多),而采用院线流媒同步的发行方式,可能会影响续集的前景。

此外,《身在高地》电影曾引起多个下家的激烈竞争,而导演朱浩伟和音乐剧主创林-曼努尔·米兰达选择华纳是基于注重院线发行的考虑,如今得知华纳的决策,朱浩伟“十分震惊”。

华纳兄弟影业主席Toby Emmerich此后安抚朱浩伟,称该片依然“会在全球院线上映”,但报道表示行业内部都知道“只要这些片子在HBO Max上线,很快全世界都会出现画质很好的版本”。

据称所有华纳高层中,只有华纳兄弟制作开发部主席Courtenay Valenti提出做出此决策是否要提前通知重要的创意合作伙伴,但她很快被噤声。

报道表示听说这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同步流媒决策,是华纳兄弟CCO Carolyn Blackwood的主意,她认为2021年华纳片单相对较弱,为防止票房数字尴尬,也为了迎合对流媒体很执着的更高层,便有了这个想法。

业内认为华纳兄弟的上层华纳传媒集团,以及华纳传媒的母公司AT T的高层不了解电影行业和与电影人的关系,比如他们认为此举会让华纳牺牲掉把电影以多个形式卖给全球多个平台的巨大利润。

在宣布该决定后的周末,Emmerich也打电话给很多2022年有作品由华纳发行的重要电影人,保证不会未经招呼就把他们的片子同步流媒。但一个与华纳有重要合作的制片人称:“就好像有人会相信自己对这件事有控制权似的。Toby那个周末很可能过得很不愉快,但我也不为他难过。”

有一点是:华纳一向被认为是最重视电影创作者的大电影公司,而一名代理跟华纳有合作关系的重要电影人/明星的经纪人表示:华纳如今的决策让人感觉“就像他们在说:‘我们才不管创作者呢。’”

一个“像别人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应对震惊、愤怒的客户”的顶级经纪人称:“华纳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从没有这么多人因同一个对象而生气。”

此举可能影响到参与影片的人的收益,因此有人希望各工会可以介入。THR表示编剧工会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利益当然是很重要的问题,现在业内已经有“Wonder Woman money(神奇女侠酬金)”的说法——电影票房会因为同步流媒而受损,从而可能影响参与的电影人、明星演员的后端利润(与票房相关),因此,华纳就《神奇女侠1984》同步的决定给了主演盖尔·加朵等人数百万美元,因为他们希望系列能有第三部。

但这样,别的电影的重要人员希望得到的补偿标准就高了。比如据称新《自杀小队》导演詹姆斯·古恩就不甚满意,他和别的人因该片得到的补偿的算法不甚丰厚。《纽约时报》称《沙丘》的明星演员们也十分震惊,因为他们有些人为了降低制作成本而答应了降低预付片酬,此后拿票房带来的后端酬劳。这17部电影的重要参与人员与华纳将展开艰难的商谈。

华纳的不少合作方同样愤怒,并有人提出疑问:在有合同的情况下不与合作方商量而决定这样的发行方式,是合法的吗?有消息指《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主要注资方传奇影业已经或将要向华纳发出律师函,这两部电影也在明年将同步登陆院线和流媒的17部华纳发行影片中。

华纳别的合作资方如Village Roadshow和Bron也很生气,可能与华纳对簿公堂。

还有明面上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电影院。流媒同步上线的决策对观众们的观影习惯是否会造成长期的影响,这目前谁都说不好。

华纳传媒集团CEO Jason Kilar告诉媒体,他们是为了影迷而做出此决策:“如果我们从始至终都把注意力放在消费者身上,我们将会引领整个行业。”

但是,华纳的决策是坚定不移的吗?也许不一定,有传言表示:传奇和华纳的矛盾的解决方式可能是《沙丘》保持传统的院线上映策略,即先院线,经过窗口期后再上流媒,不做同步,这样可以保住继续拍的可能性。而且《沙丘》档期是明年10月1日,届时疫苗抑制疫情的可能性相对要更大一些。

而这17部中另一部传奇主要注资的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可能保持院线流媒同步(该片档期为明年5月21日),但华纳需要给传奇补偿,毕竟此前传奇是考虑过把该片卖给另一家流媒体Netflix的(据称Netflix提出2亿美元购买《哥斯拉大战金刚》——也有说法是2.5亿美元,deadline用的是2.5亿这个数字,也就是华纳也差不多要给出这个数——但此交易被华纳拒绝)。目前,关于《沙丘》和《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传言还没有确定说法。

(孟卿)

施奈德自曝《正义联盟》导演剪辑版许是R级

《正义联盟》剧照《正义联盟》剧照

新浪娱乐讯 据外国媒体报道,导演扎克·施奈德表示:他的《正义联盟》导演剪辑版应该会是R级,也可能在流媒上线的同天做院线上映。

此前《正联》导剪版已宣布将于明年在流媒体HBO Max上线,而施奈德如今还透露正在跟华纳商谈让该片在上线同天也在北美院线上映,目前还没有确定结论,华纳也尚未对该报道做出评论。

施奈德称自己非常支持院线观影体验,所以“这就像是把潮流反过来了”——近日华纳宣布将明年全部17部院线片在上映同天上线流媒,即在原本的院线上映基础上增加了流媒首映,而这部电影是原定上流媒,计划追加院线首映。

他也被问到对这个产生了巨大争议的“院线片同步流媒”新决策的看法,表示华纳可能没把该决策的影响彻底考虑清楚,“新冠时期很多人会恐慌”,希望这个决定只是他们对疫情做出的本能反应,而不是会影响到院线观影体验的更重大的改变。他认为本来好莱坞的院线窗口期时间已经接近理想化了,正在磨合达到最佳,但如今这一出又扰乱了进程。(孟卿)

  • DIY Candle Making Kit
  • Sealing Wax
  • Orthodox Candles
  • Portable Campfire
  • City Bonfire Candles
  • Wax Sealing
  • Antifreeze Candles
  • Anti Frost Candles Factory
  • Beeewax Candle
  • Hanukkah Candle
  • Church Ca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