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龙头开年继续受热捧 分析人士详解背后原因|陈晓

原标题:光伏龙头开年继续受热捧 分析人士详解背后原因……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靖恒 在2021年头一周的几个工作日里(1月4到7日),隆基股份(601012)连续高涨,股价从92.2元上涨至113.55元/每股。公司市值在短短几天内就突破了4000亿元,在7日收盘时达到了4283亿元。

隆基股份成立于2000年,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单晶硅棒和硅片制造商。自 2006 年以来,公司专注于单晶硅片的制造与研发,2014 年开始逐步转型为光伏一体化公司。

根据天风证券分析师的统计,隆基自从2012年上市以来,净利润年均增长44%,股价在8年多时间里涨幅超40倍,是国内少有的能常年保持高速增长的上市公司。

华安证券的新能源与汽车研究组负责人陈晓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这几天光伏龙头企业的股价上涨主要是因为2020年的光伏整体装机容量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去年12月,国内光伏并网预计超15GW,全年装机有望超42GW。

技术定位带来的优势

陈晓还告诉记者,隆基目前的成功得益于公司早期发展时在关键技术上的选择。公司长期专注于单晶硅片的生产与研发。相比于多晶硅片,单晶硅片更有效率,在同样的土地面积上能产生更高的瞬时功率。

早在2016年以前,由于单晶硅片技术成本较高,多晶硅片在市场上是主流,占比超过80%。然而隆基公司当时却没有选择短期内能够获利较多的多晶硅片,而是专注于更有潜力的单晶技术的研发和生产。

随着技术的发展,单晶硅片成本不断下降,在光伏市场上的占比也越来越高。根据中国光伏协会数据,到2019年为止,多晶硅片占比下降至 33%左右,预计未来会进一步下降。从长期来看,隆基在技术路线上的正确选择为公司奠定了未来长期发展的基础。

天风证券的研报指出,从光伏行业的本质看,其最终目的是要替代传统能源,所以首要任务是不断降低度电成本,而单晶恰好具备将度电成本做到最低的潜力。因为单晶硅片的薄片化潜力更大,有利于降低硅材料成本。同时,单晶晶格致密、杂质含量少,天然可以切得更薄,而多晶受制于晶体结构缺陷和杂质含量少,薄片化容易引起断线率和碎片率升高等问题,导致成本升高。另外,单晶组件弱光响应更强,发电量更多。

产业一体化放大优势

硅片的生产属于光伏行业的上游。尽管隆基能够降低上游单晶硅片生产成本,但下游的组件市场在技术选择上存在路径依赖,单晶硅片的市场渗透率仍受到限制。

因此,公司开始战略转型,切入下游组件市场。在2014年10月,公司通过收购乐叶光伏进入行业下游,开始了一体化扩张。陈晓认为:“一体化使得隆基能够用自己的优势环节去弥补一些弱势的环节,平滑企业的利润,加速降低企业、甚至是整个行业的成本。”

天风证券的研报也指出:“从行业本质要求的角度来看,初期上下游之间的交易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低,可以进专业化发展,但最终能够实现高品质下极致降本的组件企业才能获得更高的市场份额,因此一体化是最有效的方式。”

除了进军下游之外,隆基还通过不同的方式稳定自己的供应链。公司与单晶炉供应商进行战略合作,共同推进单晶炉研发,大幅降低单晶炉成本。由于采购过程中是公司主导设计并提出定制化要求,因此单晶炉投资明显低于同业。另外,公司经常预判市场供需与竞争格局变化,与重要供应商或客户签订长期订单。典型的例子是,在2009 年,多数头部企业都与硅料厂商签订锁价锁量的长单时,公司慎重考虑后认为硅料价格终会回归理性,签订了锁量不锁价的长单。

在此之前,组件环节由于技术壁垒较低,行业集中度也偏低,盈利情况也普遍较差。而在近几年里,逐渐环节的集中度不断提升。随着隆基产能的扩张,公司在组件环节的市场占有率逐步上升。

陈晓的研究报告同时还指出,在进入了组件环节之后,公司还进一步扩展了自己在海外的组件销售渠道,包括美国、德国等。 2020年上半年公司海外收入达到76.5亿元,占比38%。

光伏企业发展未来会更稳健

分析人士认为,隆基的发展代表了中国光伏企业的转型与变革。曾经,国内大量的光伏产业在补贴的扶持下发展起来,光伏企业的生存状况也一度对相关补贴政策的变动高度敏感。2018年的“531光伏新政”给国内整个光伏产业都带来了冲击,大量不具备技术竞争力的光伏企业被淘汰掉。

陈晓则认为,以后政策对光伏企业的影响会越来越弱:“竞价的一些项目慢慢就会结掉,政策的补贴也会越来越少。市场化反而是比较好的,政策的风险会逐步降低”。

在谈到光伏未来的前景时,陈晓表示:“整体可再生能源份额一直在提升,不管是国内还是欧洲、美国,其实大家都在往这条方向去走,所以说从行业景气度和行业发展来说,我觉得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截至1月8日收盘,隆基股份当日股价出现明显回调,日内跌幅2.77%,收盘价110.4元/每股,总市值4164亿元。

光伏龙头开年继续受热捧 分析人士详解背后原因|陈晓

原标题:光伏龙头开年继续受热捧 分析人士详解背后原因……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靖恒 在2021年头一周的几个工作日里(1月4到7日),隆基股份(601012)连续高涨,股价从92.2元上涨至113.55元/每股。公司市值在短短几天内就突破了4000亿元,在7日收盘时达到了4283亿元。

隆基股份成立于2000年,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单晶硅棒和硅片制造商。自 2006 年以来,公司专注于单晶硅片的制造与研发,2014 年开始逐步转型为光伏一体化公司。

根据天风证券分析师的统计,隆基自从2012年上市以来,净利润年均增长44%,股价在8年多时间里涨幅超40倍,是国内少有的能常年保持高速增长的上市公司。

华安证券的新能源与汽车研究组负责人陈晓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这几天光伏龙头企业的股价上涨主要是因为2020年的光伏整体装机容量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去年12月,国内光伏并网预计超15GW,全年装机有望超42GW。

技术定位带来的优势

陈晓还告诉记者,隆基目前的成功得益于公司早期发展时在关键技术上的选择。公司长期专注于单晶硅片的生产与研发。相比于多晶硅片,单晶硅片更有效率,在同样的土地面积上能产生更高的瞬时功率。

早在2016年以前,由于单晶硅片技术成本较高,多晶硅片在市场上是主流,占比超过80%。然而隆基公司当时却没有选择短期内能够获利较多的多晶硅片,而是专注于更有潜力的单晶技术的研发和生产。

随着技术的发展,单晶硅片成本不断下降,在光伏市场上的占比也越来越高。根据中国光伏协会数据,到2019年为止,多晶硅片占比下降至 33%左右,预计未来会进一步下降。从长期来看,隆基在技术路线上的正确选择为公司奠定了未来长期发展的基础。

天风证券的研报指出,从光伏行业的本质看,其最终目的是要替代传统能源,所以首要任务是不断降低度电成本,而单晶恰好具备将度电成本做到最低的潜力。因为单晶硅片的薄片化潜力更大,有利于降低硅材料成本。同时,单晶晶格致密、杂质含量少,天然可以切得更薄,而多晶受制于晶体结构缺陷和杂质含量少,薄片化容易引起断线率和碎片率升高等问题,导致成本升高。另外,单晶组件弱光响应更强,发电量更多。

产业一体化放大优势

硅片的生产属于光伏行业的上游。尽管隆基能够降低上游单晶硅片生产成本,但下游的组件市场在技术选择上存在路径依赖,单晶硅片的市场渗透率仍受到限制。

因此,公司开始战略转型,切入下游组件市场。在2014年10月,公司通过收购乐叶光伏进入行业下游,开始了一体化扩张。陈晓认为:“一体化使得隆基能够用自己的优势环节去弥补一些弱势的环节,平滑企业的利润,加速降低企业、甚至是整个行业的成本。”

天风证券的研报也指出:“从行业本质要求的角度来看,初期上下游之间的交易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低,可以进专业化发展,但最终能够实现高品质下极致降本的组件企业才能获得更高的市场份额,因此一体化是最有效的方式。”

除了进军下游之外,隆基还通过不同的方式稳定自己的供应链。公司与单晶炉供应商进行战略合作,共同推进单晶炉研发,大幅降低单晶炉成本。由于采购过程中是公司主导设计并提出定制化要求,因此单晶炉投资明显低于同业。另外,公司经常预判市场供需与竞争格局变化,与重要供应商或客户签订长期订单。典型的例子是,在2009 年,多数头部企业都与硅料厂商签订锁价锁量的长单时,公司慎重考虑后认为硅料价格终会回归理性,签订了锁量不锁价的长单。

在此之前,组件环节由于技术壁垒较低,行业集中度也偏低,盈利情况也普遍较差。而在近几年里,逐渐环节的集中度不断提升。随着隆基产能的扩张,公司在组件环节的市场占有率逐步上升。

陈晓的研究报告同时还指出,在进入了组件环节之后,公司还进一步扩展了自己在海外的组件销售渠道,包括美国、德国等。 2020年上半年公司海外收入达到76.5亿元,占比38%。

光伏企业发展未来会更稳健

分析人士认为,隆基的发展代表了中国光伏企业的转型与变革。曾经,国内大量的光伏产业在补贴的扶持下发展起来,光伏企业的生存状况也一度对相关补贴政策的变动高度敏感。2018年的“531光伏新政”给国内整个光伏产业都带来了冲击,大量不具备技术竞争力的光伏企业被淘汰掉。

陈晓则认为,以后政策对光伏企业的影响会越来越弱:“竞价的一些项目慢慢就会结掉,政策的补贴也会越来越少。市场化反而是比较好的,政策的风险会逐步降低”。

在谈到光伏未来的前景时,陈晓表示:“整体可再生能源份额一直在提升,不管是国内还是欧洲、美国,其实大家都在往这条方向去走,所以说从行业景气度和行业发展来说,我觉得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截至1月8日收盘,隆基股份当日股价出现明显回调,日内跌幅2.77%,收盘价110.4元/每股,总市值4164亿元。

光伏龙头开年继续受热捧 分析人士详解背后原因|陈晓

原标题:光伏龙头开年继续受热捧 分析人士详解背后原因……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靖恒 在2021年头一周的几个工作日里(1月4到7日),隆基股份(601012)连续高涨,股价从92.2元上涨至113.55元/每股。公司市值在短短几天内就突破了4000亿元,在7日收盘时达到了4283亿元。

隆基股份成立于2000年,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单晶硅棒和硅片制造商。自 2006 年以来,公司专注于单晶硅片的制造与研发,2014 年开始逐步转型为光伏一体化公司。

根据天风证券分析师的统计,隆基自从2012年上市以来,净利润年均增长44%,股价在8年多时间里涨幅超40倍,是国内少有的能常年保持高速增长的上市公司。

华安证券的新能源与汽车研究组负责人陈晓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这几天光伏龙头企业的股价上涨主要是因为2020年的光伏整体装机容量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去年12月,国内光伏并网预计超15GW,全年装机有望超42GW。

技术定位带来的优势

陈晓还告诉记者,隆基目前的成功得益于公司早期发展时在关键技术上的选择。公司长期专注于单晶硅片的生产与研发。相比于多晶硅片,单晶硅片更有效率,在同样的土地面积上能产生更高的瞬时功率。

早在2016年以前,由于单晶硅片技术成本较高,多晶硅片在市场上是主流,占比超过80%。然而隆基公司当时却没有选择短期内能够获利较多的多晶硅片,而是专注于更有潜力的单晶技术的研发和生产。

随着技术的发展,单晶硅片成本不断下降,在光伏市场上的占比也越来越高。根据中国光伏协会数据,到2019年为止,多晶硅片占比下降至 33%左右,预计未来会进一步下降。从长期来看,隆基在技术路线上的正确选择为公司奠定了未来长期发展的基础。

天风证券的研报指出,从光伏行业的本质看,其最终目的是要替代传统能源,所以首要任务是不断降低度电成本,而单晶恰好具备将度电成本做到最低的潜力。因为单晶硅片的薄片化潜力更大,有利于降低硅材料成本。同时,单晶晶格致密、杂质含量少,天然可以切得更薄,而多晶受制于晶体结构缺陷和杂质含量少,薄片化容易引起断线率和碎片率升高等问题,导致成本升高。另外,单晶组件弱光响应更强,发电量更多。

产业一体化放大优势

硅片的生产属于光伏行业的上游。尽管隆基能够降低上游单晶硅片生产成本,但下游的组件市场在技术选择上存在路径依赖,单晶硅片的市场渗透率仍受到限制。

因此,公司开始战略转型,切入下游组件市场。在2014年10月,公司通过收购乐叶光伏进入行业下游,开始了一体化扩张。陈晓认为:“一体化使得隆基能够用自己的优势环节去弥补一些弱势的环节,平滑企业的利润,加速降低企业、甚至是整个行业的成本。”

天风证券的研报也指出:“从行业本质要求的角度来看,初期上下游之间的交易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低,可以进专业化发展,但最终能够实现高品质下极致降本的组件企业才能获得更高的市场份额,因此一体化是最有效的方式。”

除了进军下游之外,隆基还通过不同的方式稳定自己的供应链。公司与单晶炉供应商进行战略合作,共同推进单晶炉研发,大幅降低单晶炉成本。由于采购过程中是公司主导设计并提出定制化要求,因此单晶炉投资明显低于同业。另外,公司经常预判市场供需与竞争格局变化,与重要供应商或客户签订长期订单。典型的例子是,在2009 年,多数头部企业都与硅料厂商签订锁价锁量的长单时,公司慎重考虑后认为硅料价格终会回归理性,签订了锁量不锁价的长单。

在此之前,组件环节由于技术壁垒较低,行业集中度也偏低,盈利情况也普遍较差。而在近几年里,逐渐环节的集中度不断提升。随着隆基产能的扩张,公司在组件环节的市场占有率逐步上升。

陈晓的研究报告同时还指出,在进入了组件环节之后,公司还进一步扩展了自己在海外的组件销售渠道,包括美国、德国等。 2020年上半年公司海外收入达到76.5亿元,占比38%。

光伏企业发展未来会更稳健

分析人士认为,隆基的发展代表了中国光伏企业的转型与变革。曾经,国内大量的光伏产业在补贴的扶持下发展起来,光伏企业的生存状况也一度对相关补贴政策的变动高度敏感。2018年的“531光伏新政”给国内整个光伏产业都带来了冲击,大量不具备技术竞争力的光伏企业被淘汰掉。

陈晓则认为,以后政策对光伏企业的影响会越来越弱:“竞价的一些项目慢慢就会结掉,政策的补贴也会越来越少。市场化反而是比较好的,政策的风险会逐步降低”。

在谈到光伏未来的前景时,陈晓表示:“整体可再生能源份额一直在提升,不管是国内还是欧洲、美国,其实大家都在往这条方向去走,所以说从行业景气度和行业发展来说,我觉得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截至1月8日收盘,隆基股份当日股价出现明显回调,日内跌幅2.77%,收盘价110.4元/每股,总市值4164亿元。

光伏龙头纷纷新高:高瓴高位接盘 半个月暴赚近100亿|高瓴资本

【福利贴:听白酒专场策略会,抽取茅台酒!】林园+但斌+5基金经理+6分析师(抽奖:茅台酒)点击查看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燃炸了!光伏龙头纷纷新高,高瓴高位接盘,半个月暴赚近100亿!行业大单不断,为啥这么火? 

继昨晚美股光伏股大涨之后,1月7日早盘,A股光伏板块延续上涨态势,隆基股份通威股份等龙头继续创出新高,其中,隆基股份股价最近刚刚突破百元大关,总市值超过4000亿元。而在此番行情背后,以高瓴资本为代表的一众投资机构已赚的盆满钵满。

记者注意到,由于去年四季度光伏新增装机规模超预期,有望带动去年全年光伏新增装机超过40GW,根据机构的预测,今年一季度,光伏需求也将表现出“淡季不淡”的特征。在这一背景下,光伏行业近期已出现新一轮扩产的苗头,多家公司披露了扩产计划。

光伏龙头股价迭创新高

1月7日午间收盘,隆基股份报112.29元/股,涨幅4.94%,早盘一度涨5.68%,继股价突破百元大关后续创历史新高;通威股份早盘也创出44.2元/股的历史新高,午间收盘涨3.3%。两家光伏龙头背后都有高瓴资本的身影,在两家公司的投资中,高瓴资本已赚的盆满钵满。

去年12月20日晚间,隆基股份公告称,股东李春安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高瓴资本(使用“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中国价值基金(交易所)”账户)转让其持有的公司6%股权。本次交易的每股转让价格为70元,本次交易对价总额158.41亿元。

彼时,高瓴资本以70元/股的价格入股隆基股份,还被市场视为高位接盘,但短短半个月时间,在隆基股份股价不断创新高的情况下,高瓴资本在隆基股份的浮盈已经接近96亿元,浮盈比例超过60%。

除了入股隆基股份,高瓴资本不久前还参与了通威股份的定增。12月10日,通威股份披露了定增发行情况报告书,确定本次定增的发行价格为28元/股,发行股份数量2.13亿股,募集资金总额59.8亿元。

高瓴资本在本次定增中认购了5亿元,其他知名投资机构包括大成基金、财通基金以及睿远基金等。高瓴资本等一众投资机构在通威股份定增一役中的浮盈也超过了56%。

值得一提的是,在光伏龙头迭创新高的背景下,北向资金表现出了迥然不同的态度。去年12月31日及今年1月4日、5日,北向资金连续三个交易日减持隆基股份,东财choice数据显示,三个交易日的累计净流出额为9.1亿元,1月6日,北向资金转为流入,当日净流入1.3亿元。

记者注意到,除了A股市场,昨日美股太阳能股、光伏股继续大幅上涨,太阳能ETF-Guggenheim大涨8.67%,SunPower飙涨20%,瑞能新能源大涨14%,Sunworks大涨16%,Sunrun大涨16.5%,第一太阳能涨8%,晶科能源涨超6%。

光伏大单及扩产不断

岁末年初,光伏行业大单频出,福莱特在去年12月30日晚公告,与晶科能源及其子公司签订销售光伏压延玻璃的战略合作协议,晶科能源在2021-2023年三年内向公司采购59GW组件用光伏压延玻璃,预估合同总额约141.96亿元,占公司2019年总资产的约151%。

在释放大单利好的同时,福莱特还披露了一份扩产计划,公司全资子公司拟投资约43.5亿元建5座日熔化量1200吨光伏组件玻璃项目。

根据福莱特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0年净利润为15亿元到16.60亿元,同比增加109.2%到131.52%。报告期内,公司主要产品光伏玻璃受益于光伏市场的强劲需求影响,销量和售价均出现增长,主要原材料、能源价格下调。

继福莱特之后,亚玛顿1月3日晚公告,公司与晶澳科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于2021年1月至2022年12月期间向晶澳科技销售光伏镀膜玻璃,预估销售总金额约21亿元,占公司2019年营收约177.31%。

扩产方面,近期也有不少企业放出大招,除福莱特以外,还包括协鑫集成、晶澳科技、洛阳玻璃等。协鑫集成在去年12月30日晚间公告,拟在四川乐山市高新区投建年产10GW光伏电池生产基地项目,项目总投资约43亿元(含流动资金),分两期执行。项目建成达产后,10GW光伏电池年产值80亿。

同样是在去年末,晶澳科技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晶澳太阳能计划投资58亿元,在包头装备制造产业园区内建设年产20GW拉晶、20GW切片项目。晶澳科技表示,该项投资有利于进一步扩大公司大尺寸硅片生产能力。

此外,洛阳玻璃正着手启动定增,拟募资不超20亿元,投资于太阳能装备用光伏电池封装材料项目和偿还有息负债及补充流动资金。目前,该太阳能装备用光伏电池封装材料项目已分别获得合肥高新区经贸局、桐城市发改委备案,相关环评手续正在办理中。

去年光伏装机超预期

最近的报道显示,去年12月,国内光伏并网预计超15GW,预计将大幅超出市场预期,全年装机有望超42GW。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全国新增光伏装机18.7GW,意味着第四季度单季新增装机将显著超过前三季度总和。

事实上,无论是2060年中国实现碳中和的远期目标、还是气候雄心峰会上明确2030年1200GW以上的中期目标、以及2021年中国可再生能源新增120GW的近期目标,都意味着光伏行业有望迎来快速的增长。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光伏发电相对于其他能源,有着无可比拟的成本下降速度。相关数据显示:到“十三五”末,我国光伏累计装机约240GW,是“十二五”末的5.6倍;从制造端看,多晶硅价格下降24.9%,硅片、电池、组件价格下降50%以上,系统造价也下降了47.2%。

绿色和平还指出,光伏成本的下降有着明显的持续迭代特效。经过20余年的发展,光伏硅片经历了多晶到单晶的更替,未来还有异质结等新技术路线;硅片尺寸也经过多次迭代,提前进入到M12时代;组件功率也于2020年下半年全面迈入600W+的门槛。光伏产业升级与技术迭代,带来的是光伏发电成本持续降低。

华创证券认为,今年一季度,在递延装机的竞价项目逐步释放的背景下,光伏需求也有望呈现同比高增长。全球范围内看,开始加速推动“绿色发展”,推动可再生能源建设,光伏需求料将迎来中期的加速,建议重视龙头公司投资机会。

光伏出首富,首富多末路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熔财经”(ID:Rong-Cj),作者:熔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

158亿元,张磊在2020年年末给他的河南老乡李振国和李春安送上一份“厚礼”。

12月20日晚间,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李春安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高瓴资本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约2.26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00%,每股转让价格为70元,交易对价158.4亿元。

交易完成后,高瓴资本将持有隆基股份6%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隆基股份”成立于2000年,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单晶硅产品制造商。隆基在其官网上,称自己为全球最具价值的太阳能科技公司,从光伏材料、光伏发电设备到太阳能电站系统,为光伏发电事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今年3月24日,隆基股份出现的今年最低价为每股21.75元,高瓴出资前的最高价则是10月13日的83.27元。高瓴用70块的价格买2.26亿股,难免会被认为是追高。

不过,如果注意到领导人12月12日在气候雄心峰会上发表的讲话,追高隆基股份便显得十分自然。

根据当前数据测算,要实现气候雄心峰会上关于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在2030年达到12亿千瓦以上的承诺,未来十年还需至少实现7.2亿千瓦的增长,每年的新增装机将不低于7200万千瓦。而“十三五”期间,我国风电和光伏年均新增装机合计约为6263万千瓦。

这意味着,未来十年光伏行业将迎来可观的市场增量。

今年10月20日,隆基股份实控人李振国、李春燕夫妇就以475亿元财富,位列2020胡润百富榜第90位。同时,因为隆基为总部位于西安的陕西企业,李振国、李春燕夫妇登顶陕西首富。

高瓴入股后,隆基股价已经上涨至93.45元,市值超过3500亿元。陕西首富李振国的财富进一步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李振国并非光伏行业创造的第一个首富。此前,尚德电力的施正荣、汉能的李河君两位光伏行业的企业家都曾登顶中国首富,英利的苗连生则曾是河北首富,赛维的彭小峰更是在32岁时便成为江西首富。

图(施正荣)

只不过,这三位在富豪榜上短暂登顶后,都如流星般陨落。

尚德、赛维早已破产;英利深陷债务危机;汉能多项资产遭拍卖或查封。

苗连生为了还债抵押全部家产,在英利工厂旁种菜养鸭;李河君在4个月内70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彭小峰二次创业的项目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于2018年8月被批捕。

光伏行业容易出首富,走出来的首富却为何又带着企业走上穷途末路?

同样是光伏行业,陕西首富会是例外么?

寒门逆袭,尚德暴涨

从创业到成为中国首富,施正荣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这样的速度,放在今天也不遑多让。

陈天桥成为中国首富用了5年,丁磊用了6年,李彦宏用了11年,马云用了15年,马化腾用了20年。唯一可以与之媲美的是,在离中国首富只有一步之遥时捐出拼多多股份的黄峥。

不过,与这些互联网首富出生在城市的“普通家庭”不同,施正荣出生在贫苦农村,完完全全是寒门逆袭的代表。

施正荣的亲生父亲姓陈,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双胞胎兄弟1963年2月出生在江苏省扬中市一个叫太平村的村庄里,同一天,村里一户姓施的人家却经历刚生下的女儿夭折的悲痛。此前,陈家已经有了一双儿女。三年自然灾害刚结束,陈家难以再养活这对双胞胎兄弟。于是,陈家将双胞胎中的弟弟过继给了施家,这个孩子也就是后来的施正荣。

施家后来又有了3个孩子,为了减轻养父母的压力,施正荣幼时还要学着用竹条编暖壶壳去换钱。不过,贫困农村的开局起点低也让施正荣对改变命运有了更多的执着。

1977年10月,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考试举行。1979年,当时只有16岁的施正荣就考上了大学。1983年,施正荣又考上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3年后获得硕士学位。1988年,施正荣作为访问学者被公派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留学。

出国后,施正荣敲开了“太阳能之父”马丁·格林的大门,从此如开挂般走向澳大利亚社会金字塔的顶端。

寒门贵子的成功来之不易,所以2000年初施正荣打算回国创业时,他的岳父警告这位博士,“你一介书生,知道这里的水有多深吗?”

可是另一边,施正荣的老同学杨怀进却怂恿他:“我先在国内帮你投石问路。”

最终,施正荣还是放弃了澳大利亚的顶级社会地位和前程,带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40万美金,离开了在澳大利亚的海景房。

回国后,施正荣辗转大连、上海、杭州、无锡、扬州等多个城市并放出豪言:”给我800万美元,我给你做一个世界第一大企业。

然而,最初却并没有人为施正荣的豪言买单。而为了这800万美元,海归的施博士甚至曾在上海某知名的创投公司楼下坐了三小时,却连公司负责人都没能见到。

最后,还是那位负责“投石问路”的杨怀进带来了转机。杨怀进通过自己的人脉把施正荣介绍给了时任无锡市经贸委主任的李延人。幸运的是,无锡政府对施正荣的太阳能产业很感兴趣,愿意支持这位海归博士。

之后,8家国有股东为施正荣出资600万美元,施正荣则以40万美元现金和作价160万美元的技术,共占注册资金的25%,无锡尚德电力在2001年1月正式成立。

至此,光伏造富的故事开始上演,距今已二十载。

2005年,尚德在无锡市领导的帮助下完成私有化,原先占尚德股份75%的国有股获益十几倍后,相继退出。同年12月,尚德电力首次公开上市,融资4亿美元,成为第一个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

施正荣在当年以23亿美元的身价,超过荣智健和黄光裕,成为新的中国首富。

财富的迅速增长让各行各业的人都涌入光伏行业,试图大捞一笔。2004年后,中国冒出2000多家光伏企业。几年时间内,十几家中国光伏企业在美上市。

身价暴涨之后,施正荣曾经花20万美元包机去参加达沃斯论坛,车库里停放近十辆豪车,三辆雷克萨斯,一辆宝马,一辆奔驰S600,一辆顶级宾利,一辆路虎,一辆沃尔沃,见不同人会开不同的车……

事实上,不仅是尚德,也不只是施正荣,当年那个狂热的年代,整个光伏行业都被丰厚的资本回报蒙蔽了双眼。

英利在2010年成功赞助南非世界杯,成为首家赞助该赛事的中国企业。赛维花120亿元试图打造全球最大的硅料厂,而厂址选在江西新余一个叫马洪镇的小地方。

在当年那批光伏造出的首富中,除了施正荣之外都不是科班出身,而包括施正荣在内的所有人都在暴富之后飘飘然,为了更多地攫取财富而进行各种豪赌。殊不知,这些大手大脚花出去的钱也为首富们的陨落埋下了伏笔。

尚德唱罢,汉能登场

2006年1月,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成立,首任会长便是汉能的李河君。发展至今,隆基、通威,包括现在近年来强势崛起的宁德时代都已经是该商会成员。而刚成立那会儿,在施正荣、刘汉元等一批光伏企业家扎堆的商会里,李河君却是个光伏局外人。

彼时汉能只有水电和风电,而且当时李河君的心思主要在金安桥水电站(该电站为世界上最大的私营水电站,装机规模比葛洲坝水电站大10%)上,也并不看好太阳能。

水电成本只要一毛多,光伏发电却要3块钱,“搞什么名堂”?

然而,不到3年时间,光伏发电成本从3块降到1块。这个速度刺激了李河君的神经,使得他带领汉能在2009年杀入光伏行业。

图(李河君)

“熔财经”发现,当时光伏行业的热度达到了顶峰,泡沫也越吹越大。

光伏虽火,但中国企业的优势也仅仅在于生产成本低。全球光伏发电市场主要在欧美,且上游硅料也在国外,国内年产量不足100吨。

大量资本涌入光伏行业进行造富运动,也让原材料多晶硅的价格一路飙升,从2004年的每公斤30美元,2005年底的100美元,飙升至2008年最高475美元。

施正荣判断多晶硅的价格十年之内不会降,不会跌破100美元。于是,为了锁定短期价格,更为了市场,尚德为首的大部分企业选择以高价跟国外供应商签订长期合同。部分不服气的企业,比如英利和塞维,更是选择花重金自建硅料厂。

然而,随着08年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硅料价格开始暴跌,从2008年的475美元跌至2014年的17美元。同时,欧美的市场需求也大幅下降,而火热的中国光伏行业此前却在一路扩张产能。

订单萎缩,却还要按照合同高价进口原材料。高价硅料订单让尚德不堪重负,最后只能在2011年选择支付2亿美元结束那笔昂贵的订单。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1年开始美欧先后发起针对中国光伏企业的反倾销、反补贴的“双反”调查。双重打击之下,整个中国光伏业一片哀嚎。

形势急转直下,施正荣却依然带着尚德持续扩张。2013年初,尚德负债总额已达到35.82亿美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1.8%,市值从上市之初的49.22亿美元跌到1.49亿美元。华尔街分析师甚至给尚德做出了0的股价估值,理由是除非重组,否则只有破产清算。

最终,2013年3月4日,施正荣辞去尚德董事长。3月20日,尚德宣布破产重组。

李河君并没有因为同行的倒下谨慎起来,反而在光伏业受重创的这段时间低价收购海外友商。汉能股价更是从2012年底的0.335港元,一路飙升至2015年3月最高的9.05元,涨幅高达26倍,李河君身价也一举超过马云,成为中国首富。

然而,汉能的繁荣只不过是虚假的表象,李河君的首富体验卡没多久就过期了。2015年5月20日,因被质疑存在大量关联交易,涉嫌操作股价被香港证监会调查,当天汉能薄膜发电股价暴跌47%,市值蒸发1400多亿港币。

此后,汉能进入长达4年的停牌期,直至2019年6月退市。退市的同时,汉能被曝出欠薪风波,被李河君称为印钞机的金安桥水电站也被拍卖。

直至今日,汉能依然没有起死回生的迹象。

两代搞光伏的中国首富都跌落神坛,留下一地鸡毛,却仍然有人在苦心孤诣地蛰伏在这个行业。

熬出头的隆基

在施正荣创业的头几年,尚德做得风生水起时,李振国却还在碰壁。

隆基的前身是西安新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2003年初的时候,李振国同时开了4个新的项目,但新项目最终却都失败告终,所幸后来因为当年光伏行业的需求挽救了失败的项目。

回想起这段经历,李振国反思到,“那时候公司是我和我爱人的公司,我爱人不参与公司经营,基本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这很爽,但也意味着你正确的决定会被很快执行,错误的决定也同样会被很快执行,你可能做了99件正确的事情,说不定有一件致命的错误,这个企业就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有可能坍塌。”

于是,李振国把眼光放在自己兰州大学的同学身上,从中物色自己的股东和创业伙伴。

2005年9月的,在马来西亚出差的钟宝申,接到老同学李振国的电话。被李振国所描述的光伏崛起所吸引,钟宝申回国后,递交了辞呈,到西安跟李振国开始了创业。

2006年,在征询过兰州大学老校长江隆基之女的意见后,新的公司以隆基命名,正式开始了在光伏产业的征程。

图(李振国)

与尚德的多晶硅,汉能的薄膜不同,隆基选择了单晶硅。在这三种技术路线中,属单晶硅的转化效率最高,但成本也相对较高。

在尚德风头正盛的那些年,几乎所有光伏企业都倒向多晶硅阵营,因为从性价比的维度来说,多晶硅是最优选。

所以,当施正荣车库停着豪车,大手笔花钱的时候,李振国躲开了那些造福神话,在电价便宜的宁夏戈壁滩上打桩、建厂房。

李振国为的只有一件事,给单晶硅降本增效。当单晶硅的成本追平多晶硅时,也就是李振国和隆基逆袭之时。

在李振国和钟宝申的主张下,隆基从成熟的砂浆切割技术转向昂贵且不成熟的金刚线切割技术。但新技术的沉淀总是需要时间和成本,最难的时候,隆基每年亏损几千万,成品率也掉到了80%。

不过,随着金刚线技术的逐渐成熟,隆基在单晶的度电成本上开始显示出优势。之后,李振国亲自去拜访下游的电池厂、组件厂,试图说服他们多尝试单晶硅片产品。

2015年,工信部、能源局、认监委联合发布光伏领跑者计划,光电转换效率高的单晶硅受到更多的青睐。计划发布当年,隆基成为单晶硅片全球第一,单晶硅的市场占有率也不断攀升。

2019年,国内单晶硅片产量占比提升至65%,超越多晶硅片。

业绩的增长也刺激了隆基股价大涨。2012年初上市时,隆基市值不足60亿元,2019年8月,隆基市值突破千亿;2020年7月,突破2000亿;2020年10月9日,隆基总市值3094亿元,成为史上全球市值最高的光伏企业。

乾坤未定,竞争犹在

归根到底,光伏产业属于制造业,而非高科技产业。

更准确地说,光伏制造业是技术密集型产业,技术节奏变化快,激烈的行业竞争会加速落后产能的淘汰。

隆基的逆袭,关键在于十多年前就押注了单晶硅,十多年来专注做这一件事。

然而,直到现在,单晶硅也没有也没能完全占领市场。单晶的技术在发展,多晶的成本也在降低。在沙漠、草原等对品质要求不高但对成本敏感的场景,多晶仍会是不错的选择。

此外,单晶对多晶的胜利,在一定程度上也受益于PERC电池技术。不过,现在PERC转换效率停留在22.8%难有突破,Topcon技术和HJT两种技术的转换效率均可达到25%左右,被认为最有可能取代PERC。

作为PERC的主推厂商,隆基面临着船大难掉头的束缚,在新技术面前却踟蹰不前,而通威等企业都在推进HJT的量产。

此外,隆基与中环股份同为单晶市场双寡头,两者还在硅片尺寸路线上存在竞争。隆基能否保持住优势,存在着不确定性。

智汇光伏创始人王淑娟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每一次龙头的诞生都是伴随着重大技术变革,如果没有技术变革的话,可能行业的格局就稳定了,但一定会有技术变革的,只要有技术变革,就会有新的龙头企业产生,就会打破现在固有的格局。”

按照气候雄心峰会上的目标,国内光伏市场必将迎来新的爆发。不过,最终受益者是否会是隆基还犹未可知。

参考资料

南方周末:《“抛弃与被抛弃”–光伏首富施正荣的光影人生》

中新经纬:《“故事大王”李河君》

第一财经:《厮杀中的光伏行业:价格战没有结束》

智汇光伏:《为何接棒PERC的一定是Topcon,而非HJT》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A股强劲,美股涨跌不一,欧洲重挫,内强外弱还将演绎?|隆基股份

新浪财经年度巨献,推出年度策略会,邀请200+金麒麟分析师、50+优秀基金经理专场直播,为投资者打造“全明星阵容”,全面透析2021年A股机会和风险,立刻观看


Wind

12月21日,A股大幅拉升,箱体突破一触即发,北上资金继续大手笔扫货,光伏、新能源汽车板块强者恒强,龙头股迭创新高。

// 高瓴概念股引爆市场  //

隆基股份12月20日下午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李春安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高瓴资本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2.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按照每股转让价70元计算,此次交易对价的总额为158.4亿元。21日早盘,隆基股份跳空高开8%,最终以涨停板收盘,总市值达3222亿,再创历史新高。

同样被高瓴看上的宁德时代,21日更是暴涨12.07%,总市值超过7500亿。这也带动新能源、电气设备等板块个股全面火爆,最终沪深两市以上涨收盘,尤其是深成指大幅上涨2.03%。

而今年以来,高瓴频繁出手新能源板块,先后投资了宁的时代、恩捷股份、蔚来汽车等新能源龙头企业。而这些龙头股今年表现都较好,基本都走出了翻倍,甚至翻几倍的主升浪行情。

Wind数据显示,目前高瓴资本在A股中进入十大股东的有9只个股,加上即将完成投资的隆基股份和通威股份(12月9日晚间,通威股份公告称,宣布近60亿定增大单的配售结果,高瓴资本旗下的中国价值基金认购了约5亿元。)共11只。而今年以来这11只个股有7只实现翻倍上涨,受到市场资金热捧。

// 市场演绎两个极端  //

一方面行业龙头连续大涨并创出历史高,另一方面,部分疑似庄股连续跌停。

12月21日,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大幅上涨,总市值为7571亿。新能源汽车龙头比亚迪以涨停收盘,再度逼近前期历史高点,公司总市值突破5000亿元,今年以来,累计涨幅超过300%。

而另一方面,部分疑似庄股济民制药苏州龙杰连续一字跌停。

// 北上资金净流入70多亿  //

12月21日,北上资金净流入78.60亿元,本月净流入429.04亿元。从最近一个月北上资金动向来看,虽偶有波动,但整体保持大幅净流入,且单日大额净流人的天数明显增加。

// 两融余额再创新高  //

近日,两融余额震荡攀升,并再度刷新近期新高。截至上周五(12月18日),A股融资融券余额为15941.38亿元,较前一交易日的15919.96亿元增加21.42亿元,上周已连续5天回升,且12月以来,两融余额增幅近200亿元。

// 欧美股市纷纷下跌  //

在国内A股火热上涨下,英国封锁引发市场恐慌,点燃了避险情绪,美股有所走低,欧洲股市全面重挫。

Wind行情显示,道琼斯工业指数盘中一度大幅下跌1.4%,不过道指仍强劲,最终反弹收复失地,收盘小幅上涨0.12%,继续在3万点上方运行。

而纳斯达克指数和标普500指数则稍弱,纷纷走低后没能收红,分别小幅下跌0.1%和0.39%。另外欧洲三大股指则全面下挫,英国富时100大跌1.73%,法国CAC40指数跌2.43%,德国DAX指数重挫2.82%。

// 美元指数大幅波动  //

在欧美股市纷纷下跌中,美元指数于12月21日盘中大幅反弹1.2%以上,最高触及91上方,不过美元仍弱势,随后高位全线回落,最终仅收涨0.18%报90.08。

中信明明认为在美国疫情仍旧严峻以及新一轮财政刺激推出后美联储货币政策可能进一步宽松的预期下,明年上半年美元指数或仍将维持弱势,美元指数存在进一步下探的可能。进入明年下半年随着美国经济可能进入复苏企稳以及通胀等因素可能带来的美联储货币政策边际收敛,美国或扮演2017年欧元区的角色,美元指数或迎来企稳反弹。

国盛张启尧分析认为,在全球经济共振复苏,叠加外部不确定性消化、内部政策预期升温带来的风险偏好提升的多重合力之下,共同推动跨年行情。并且本轮跨年行情绝非少数板块的单边行情,而是各板块轮动向上,带动指数整体上行的全面行情。继续看好当前到明年一季度的跨年行情,且级别有望大超预期。

 

市场大事件 | 158亿重仓光伏巨头,高瓴资本还能重回神坛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作为亚洲最大私募股权基金之一,高瓴资本以往参与投资的项目,在二级市场均会受到机构和散户的疯狂追捧。

为此,高瓴入股一度被视为维稳股价的利器。但是,随着先声、合景连续破发,“高瓴效应”在投资市场开始失灵。

再度布局新能源赛道

近日,高瓴资本斥158亿元巨资购入了国内光伏龙头隆基股份6%股权。

根据隆基股份公告称,公司股东李春安与高瓴资本于12月19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李春安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高瓴资本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2.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本次交易对价总额为158.4亿元。

对于为何入股隆基股份,高瓴资本称,是基于对上市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及对上市公司价值的认可,拟通过本次权益变动获得上市公司的股份,以获得股份增值收益。

从隆基股份的情况来看,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8.32亿元,同比增长49.08%;实现归母净利润63.57亿元,同比增长82.44%。

今年以来,高瓴资本在新能源领域频繁布局,先后投资了全球最大锂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锂电隔膜龙头恩捷股份等;本月初,高瓴参与了全球最大光伏电池企业通威股份的定增。

华泰证券指出,对照欧美日,中国实现碳中和的总体策略大致类似,从电力结构转型来看,中国电力部门脱碳跳过油气时代,直接从燃煤时代进入“风光”时代。

根据相关报道,有光伏业内人士认为,高瓴可能是试图基于资本桥梁,来构筑“光储电力”的新能源王国。

周一早盘,隆基股份大幅高开。截至发稿前,报85.28元,涨9.83%,至此,隆基股份年内涨幅高达248%。

高瓴的作业还能抄吗?

目前,二级市场存在一种现象,即一旦有高瓴资本买入某上市公司的消息,该上市公司的股价便会大涨。为此,高瓴资本的投资动向成为了不少投资者的参考标的。

不过,今年以来,高瓴资本的亮眼战绩开始被打破。

10月份顶着高瓴入股和590倍超额认购光环高调上市的先声药业,上市首日遭遇破发。紧接着,药明巨诺、合景悠活、嘉和生物均出现破发或暴跌的现象。

早年间,高瓴资本的投资之路也颇为坎坷。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高瓴资本对房产中介平台爱屋吉屋注资1.5亿美元,2019年,因公司倒闭,此笔投资也打了水漂。

2017年,因虐童事件曝出,红蓝黄股价急速下跌,作为第五大机构股东,高瓴资本曾紧急“割肉”清仓,预计亏损幅度达到了15%左右。

回到此次高瓴资本入股隆基股份,市场再一次掀起了跟风热潮。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对于散户而言,简单的抄作业行为,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如果不具备研究能力,具体到个体,跟风买股结果只能是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