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长:纽约将切断与特朗普集团三项商业合作|纽约

原标题:纽约市长:纽约将切断与特朗普集团三项商业合作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一事,不仅让这位美国现任总统在政治上遭受打击,更让他在经济上损失惨重。据《纽约时报》13日报道,纽约市长白思豪当天宣布,该市将终止与特朗普集团的三项商业合作。此举或给特朗普集团带来每年1700万美元的损失。

报道称,纽约市将停止与特朗普集团在中央公园两个溜冰场和一个旋转木马项目上进行的合作,还将取消与其签订的布朗克斯区高尔夫球场合作合同。白思豪表示,他之所以切断与特朗普集团的联系,是因为这位美国总统煽动其支持者暴力冲入美国国会大厦,此举构成犯罪。白思豪称,根据法律,纽约市有权切断与有犯罪行为公司的联系。根据这位市长发布的声明,纽约市将迅速采取行动,30天内即可终止涉及溜冰场和旋转木马的合同,而涉及高尔夫球场的合同比较复杂,可能需要数月才能废除。

“这只不过是政治歧视,企图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我们对此提出强烈反对。”特朗普集团发言人阿曼达·米勒称,纽约市没有权利终止和其集团的合同,如果市政府强行为之,需要支付特朗普集团3000多万美元的违约费。特朗普的儿子埃里克对纽约市的决定表示谴责,声称要将市政府告上法院,“这再次证明白思豪的无能和对事实的公然无视”。

冲击国会事件发生后,许多公司和机构已经采取行动,切断与特朗普及其家族的联系,让特朗普集团陷入混乱。美媒报道称,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员协会此前决定,明年PGA高尔夫锦标赛将不在特朗普位于新泽西州的高尔夫球场举行。Shopify电子商务网站将与特朗普有关的网店下架,推特等社交媒体也封了他的账号。

曾力挺特朗普推翻选举结果的议员也受到影响。据美国Axios新闻网报道,运动用品企业耐克、娱乐影视公司迪士尼、零售业龙头沃尔玛等多家公司宣布,暂停有人为这些人提供政治献金。为了避免在拜登上任前替极端势力宣传,脸书、微软以及谷歌已暂停所有政治广告。(郑璇)

上交所对华晨集团及有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上交所

原标题:上交所对华晨集团及有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

本报记者 张 歆

2021年1月12日,上交所发出纪律处分决定书,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及其董事长、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予以公开谴责。这一决定是在查明华晨集团重大违规事实后做出的,也是严肃市场纪律的必要之举。该项监管举措是上交所2021年对于债券违规行为作出的首个纪律处分。

上交所表示,华晨集团的违规行为虽属个案,但市场关注度高、负面影响大,应当依法依规及时予以严肃处理。当前,沪市债券发行人资信情况总体良好,债券市场整体风险平稳可控。

华晨集团违规事实清楚

前期,华晨集团公司债券违约事件引发市场广泛关注。上交所立即启动快速反应机制,采取多项措施开展风险处置工作,并同步对华晨集团涉嫌的违规行为予以核查。

经查实,华晨集团主要存在4个方面违规:一是未及时披露不能按时清偿到期债务、重大诉讼及有关资产被司法冻结、重要子公司股权被转让等影响偿债能力和债券价格的重大事项;二是在华晨集团偿债能力发生重大变化及债券还本付息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未遵守募集说明书承诺,未经受托管理人同意即进行资产转让及质押;三是未按规定配合受托管理人开展风险排查及信用风险管理,在债券兑付关键时间点,多次拒绝受托管理人现场访谈请求,拒绝提供资金证明材料;四是在偿债能力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未按规定制定风险化解与处置预案,也未及时就相关兑付风险及处置进展作出提示。

华晨集团前述违规行为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债券上市规则》《上海证券交易所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挂牌转让规则》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债券存续期信用风险管理指引(试行)》的相关规定,也违反了其在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中作出的公开承诺,损害了债券持有人利益,应当对其予以严肃处理。经上交所纪律处分委员会审议,决定对华晨集团及有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

完善全链条风险防控机制

做好债券市场风险防控是推动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的根本保障。上交所始终将风险防控作为市场建设工作的重中之重。近年来,已发布多项自律规则,完善了以发行人、受托管理人为核心,投资者、主承销商、评级机构及其他中介机构共同参与,涵盖风险监测、排查、分类、预警、化解、处置全流程的常态化信用风险防控体系;同时,依托证监系统“五位一体”监管协作机制,凝聚合力共同维护沪市债券市场稳健运行。

下一步,上交所将大力完善全链条、多环节协同管理的债券信用风险防控机制,把风险防控工作嵌入到市场服务、融资审核、持续监管、风险处置和责任查处各个环节,引导全市场提升风险管理水平。在重大个案处置上,将采取实时监测、快速问询、主动约谈、现场走访、快查快处等多种措施,督促债券发行人积极偿债、依规信息披露,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切实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对于重大违法违规事项,将按照法治化要求,以“零容忍”的态度严查快处,维护市场公信力。

同时,上交所强调,对债券市场的违约现象,也要区分违约行为的不同性质,实事求是地客观分析。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阶段,有些企业因为生产经营遇到一些困难出现债券违约,是市场正常现象,市场违约率总体不高。对这类违约事项,可以也应当用市场化的原则和办法来疏导和化解信用风险。

推进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

2020年,实体企业在上交所共发行公司债券2.95万亿元,对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发挥积极作用,有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一批急需融资的企业通过发行公司债券募集资金渡过难关,一些企业也通过债券融资实现了创新发展、转型升级。近期,在国务院金融委的领导部署下,个别发行人的无序违约行为得到及时有效处置,市场情绪趋于稳定,市场信心得以恢复。

下一步,上交所将按照稳中求进的总基调,认真研判债券市场发展形势,强监管、优结构,持续完善机制,推动市场创新,更好发挥服务实体经济的市场功能。一是持续优化市场结构,继续支持优质企业发行公司债券、降低融资成本,把交易所债券市场打造成优质企业筹措中长期资金的重要场所。二是不断完善市场机制,深化债券发行注册制改革,推进交易所与银行间债券市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支持银行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激发市场活力。三是坚持推进债券产品创新,全力保障公募REITs顺利落地并扩大试点范围,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提供必要的市场工具。四是加强市场预期管理,凝聚市场共识,深化与市场机构、投资者的沟通交流,共同营造良好市场生态,扎实推进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

上汽集团2020年销量跌10.22% 预计归母净利跌约22%

原标题:2020年销量跌10.22%

上汽集团预计归母净利跌约22%

本报记者 施 露

见习记者 许 伟

1月11日晚,龙头车企之一的上汽集团发布了《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预告》显示,上汽集团预计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约200亿元,同比减少约56亿元,下滑幅度约21.89%。上汽集团预计2020年扣非归母净利润约173亿元,同比减少约43亿元,同比减少约19.84%。

此前,上汽集团发布了《2020年12月份产销快报》。《快报》显示,2020年上汽集团的整车销量约为560万辆,与2019年的623.8万辆相比,同比下降约10.22%。

大众失量 通用失价

谈及业绩下滑原因,上汽集团方面表示,2020年业绩变动主要是新冠疫情影响下公司的经营挑战加大,导致全年销量下滑10.22%。

公布全年销量时,上汽集团表示集团已连续15年位居中国车企销量第一。但是,分版块看,上汽集团并非高枕无忧。据悉,上汽集团的销量“担当”始终是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乘用车、上汽通用五菱这四大支柱。而从利润贡献看,上汽大众和上汽通用这两大合资品牌更加重要。

2020年,上汽大众表现可谓糟糕。其全年销量为150.55万辆,同比跌幅为24.79%。从数量看,上汽大众败给上汽通用五菱,丢掉集团内第一宝座;从比例看,上汽大众的跌幅在前四中垫底,较倒数第二还要高出16.5个百分点,可谓“双输”。需要指出的是,从逐月统计看,2020年12个月,上汽大众每个月销量均出现同比下降。对此,中金公司汽车行业分析师常菁分析称,一方面,上汽大众表现平平,斯柯达品牌销量下滑,大众品牌主销车型帕萨特、朗逸、T-Cross等需求偏弱,另一方面,2019年11月份-12月份上汽大众的销量基数较高,两者共同带动上汽大众4季度销量同比减少22.2%。

另一大合资品牌上汽通用表现更好,2020年上汽通用的销量为146.75万辆,位列第三,同比跌幅为8.29%,低于集团整体跌幅。但业内人士指出,“这是以价换量的结果”。该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2020年,上汽通用旗下凯迪拉克大幅降价,实现了超20%的涨幅,但其降价侵占了别克的价格区间,使得别克也在不断下调价格区间,让更低端价格的雪佛兰处境尴尬。

2020年,上汽通用五菱实现逆袭,凭借160万辆的销售成绩成为集团销量冠军,其3.61%的跌幅也远小于集团跌幅。

布局高端

2020年并不是上汽集团的高光时刻。这一年,上汽大众负于一汽大众,丢了销量冠军宝座;上汽集团败给比亚迪,丢了A股市值最高车企的宝座。1月12日收盘,上汽集团股价为26.16元,跌1.02%,市值为3056亿元,不到比亚迪6465亿元市值的一半,即使销量仅为上汽集团零头的蔚来,其市值折合人民币也超过上汽集团市值的2倍。

意识到危机的上汽集团开始加快转型升级。上汽集团方面表示,集团已经明确向“服务与产品的综合供应商”转型。2020年11月底,上汽集团、浦东新区、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宣布,联合打造全新智能电动汽车品牌“智己汽车”,创始轮融资达100亿元。1月12日,智己汽车宣布,将于1月13日在中国上海、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和英国伦敦三地同时发布高端智能纯电动汽车品牌,现场将有两款量产定型车亮相。

在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专家智库成员张翔看来,上汽集团本身是有实力也有技术,且公司方面对打造高端品牌有迫切的需求,本次投资的合资方有地方政府也有互联网公司,股东实力强劲。智己汽车定位高端,售价可能打破上汽集团目前的天花板,进一步丰富产品矩阵。

上汽集团2020年净利润预计同比下滑21.89%,年销量同比下滑10.22%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
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张一。

作者 | 张一

编辑 | 周游

1月12日,中国产销规模最大的车企上汽集团发布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

公告显示,上汽集团2020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约200亿元,同比将减少约56亿元,下滑幅度约21.89%。

该公司预计,2020年上汽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约173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约43亿元,同比减少约19.84%。 

上汽集团方面表示,2020年业绩变动主要是新冠疫情影响下公司的经营挑战加大。虽然连续15年位居中国车企销量第一,但是2020年该公司的整车销量从2019年的623.8万辆下滑至560.0万辆,降幅达10.22%。

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乘用车、上汽通用五菱、上汽大通是上汽集团的五大支柱。2020年,一度被誉为上汽集团“利润奶牛”的上汽大众连续12个月销量同比下滑,全年销量同比跌幅达24.79%,仅售出150.55万辆新车。

2020年,上汽集团市值从A股市值最高车企的宝座滑落,被比亚迪强势反超。截至发稿,上汽集团市值为2985.12亿元,不及比亚迪(6133.11亿元)以及美股上市的新造车公司蔚来汽车(986.3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384.65亿元)的一半。

目前,上汽集团的转型升级也在提速。据上汽集团官方信息,上汽集团已经明确向“服务与产品的综合供应商”转型,将借助高端电动车智己汽车项目,带动整个集团的转型。智己汽车的首款新车将于1月13日发布,预计今年下半年投产。

此外,上汽集团底盘和前瞻事业部的自动驾驶业务和人员也在加快合并,成立智驾中心推进智能汽车的研发和应用落地。

请关注未来汽车日报

郭广昌的新酒局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雷彦鹏,编辑:刘肖迎,36氪经授权发布。

郭广昌对酒,真是情有独钟。

2015年8月,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舍得集团”)混改项目公开竞拍,挂牌底价为20.32亿元,经过203轮竞价,从燕郊地产圈杀出的天洋控股,以38.22亿元摘牌。

这让外界多少有些意外。因为在此之前,郭广昌的复星集团,接盘的呼声最高。

舍得集团是上市白酒企业舍得酒业的控股股东。作为舍得集团的核心资产,舍得酒业曾被评为“中国名酒”,还与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剑南春、全兴大曲(水井坊)并称为“川酒六朵金花”。

天洋控股入主之后,便提出“到2020年,力争实现销售收入100亿元”的经营目标,并强调要做大做强白酒主业。可惜又巧合的是,2020年,天洋控股跳进了自己挖的坑,失去了对舍得集团的控制权。

2020年最后一天,天洋控股所持舍得集团70%的股权被拍卖。这一次,复星集团终于得手,通过旗下的豫园股份以45.3亿元竞得,郭广昌成了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

当初擦肩而过,等待五年之后,终于“牵手”成功。

从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到入主位于甘肃的金徽酒,再到“豪饮”舍得酒业,复星的“胃口”越来越大,郭广昌的“酒局”也越来越豪华了。

在“新酒局”里,曾经的上海滩首富郭广昌,又有什么故事要讲呢?

1 “新酒局”的舍与得

2020年12月31日上午10时,遂宁市聚鑫拍卖有限公司受蓬溪县人民法院委托,在遂宁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蓬溪县分中心,对天洋控股所持舍得集团70%的股权进行公开拍卖。

半个小时后,消息传出,复星集团通过旗下的豫园股份竞得。

本次拍卖起拍价为39.9亿元,最终经过27轮竞拍,竞买人豫园股份最终以45.3亿元成交。市界了解到,在竞拍前一天,豫园股份召开董事会,通过了参加拍卖的相关议案,授权公司管理层或其授权人士以不超过48亿元的价格参与拍卖。

竞拍当日午盘休市前,豫园股份盘中涨停。截至1月8日收盘,豫园股份因为“饮下”舍得酒业已经连续收获六个涨停,总市值达556亿,相较于12月30日增加了242亿元。

1月6日,上市公司舍得酒业公告称,豫园股份通过执行司法裁定的方式取得舍得集团70%股权,郭广昌成为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

至此,郭广昌的“酒局”再添重要成员,组成了一个“新酒局”。

回看2020年,对于郭广昌的“酒局”而言,可谓圆满。

5月,郭广昌通过豫园股份以18.39亿元入主金徽酒,10月,又通过海南豫珠以7.15亿元对金徽酒8%的股份完成了要约收购。至此,豫园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豫珠对金徽酒的持股比例上升到了38%。

从5月27日发布筹划重大事项的停牌公告开始,远在大西北名不经传的金徽酒2020年内股价涨幅超过了210%,总市值从66亿元飙升至205亿元。

同时,在郭广昌“饮下”金徽酒后,小酒企在资本市场也开始受宠,队尾的“差等生”如金种子酒、青青稞酒,短期内股价均大涨,有人将这种现象称之为“郭广昌效应”。

不过,要说郭广昌与酒的缘分,最早可追溯至他上大学的时候。

1985年,18岁的郭广昌考上了复旦大学的哲学专业,他坐火车从浙江东阳来到了上海。大二暑假,他只身北上到了北京,返程到了青岛时,馋上了青岛啤酒。他拿出两顿饭钱,才喝到了青岛啤酒。

那时候,他就想,要是每天都能喝到青岛啤酒,那该有多爽。

对青岛啤酒的味道“惦记”了整整30年后,郭广昌和他的复星系来了一次“豪饮”。

郭广昌

2017年12月,复星系从朝日集团手里拿下青岛啤酒H股17.99%的股份,总作价约66.17亿港元,成为了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

“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中国人的餐桌上,一定离不开一壶好酒。”郭广昌说这话时,是2019年,在这之前,复星系虽然与多家白酒企业传出过“绯闻”,但未曾修成正果。

2020年,郭广昌的“酒局”一再向白酒倾斜。在金徽酒“下肚”之后、拿下舍得酒业之前,复星集团对青岛啤酒完成了两波减持。

从2019年5月8日至2020年11月17日,复星集团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共减持青岛啤酒H股股份6790.2万股,减持比例约为5%。

市界根据公告大致计算得出,通过这一系列减持,复星集团套现合计超41.03亿港元,其中的24.87亿港元发生在9至11月。

紧接着,12月16日,复星集团再次减持青岛啤酒H股3100万股(占总股本的2.27%)。公告未披露此次减持均价,市界根据12月16日的收盘价大致计算出,复星集团此次减持套现约25亿港元。

青岛啤酒2020年在资本市场表现良好,复星集团的这两波减持可谓收获颇丰。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波减持套现合计约66亿港元,当初对青岛啤酒的投资刚好回本。

如今,在郭广昌的“新酒局”里,复星集团仍持有青岛啤酒H股股份1.44亿股,占总股本约10.57%;豫园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豫珠持有金徽酒1.93亿股,占总股本的38.00%;豫园股份间接持有舍得酒业1.01亿股,占总股本29.95%。

郭广昌“新酒局”,更多是关于白酒的故事。

2 舍得酒业命运多舛

被郭广昌一再“追求”的舍得酒业,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位于四川射洪的舍得酒业,前身叫沱牌曲酒,在第五届(最后一届)名酒评选会上被评为“中国名酒”,赶上了名酒评选的末班车。

不过,舍得酒业虽有荣耀加身,但命运也实在多舛。从舍得酒业两次更名、多次变更实际控制人,大概就可以看出。

遂宁新闻网曾刊文称,舍得酒业面临的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企业内部“体制不灵活、管理效率低、人事僵化、营销和品牌理念落后”,以至于自2005年跌出行业前十以来,舍得酒业销售增长乏力,2010年以后甚至一直在行业二十位之后徘徊。

那时候,舍得酒业还叫沱牌曲酒。

2001年以来,舍得酒业逐渐将重心向新推出的偏高端品牌“舍得”转移。为了提升“舍得”品牌的知名度,2011年6月,公司名由沱牌曲酒变更为沱牌舍得。

由于积弊已久,企业改制一波多折未有结果,再加上外部环境的变化,“舍得”品牌虽贡献不小,但还是没能力挽救企业经营的恶化。

2013年,舍得酒业营收14.19亿元,同比下滑了27.60%,净利润仅0.12亿元,下滑幅度达96.82%;2015年,又是双双大幅度下滑,净利润只有0.07亿元,下滑46.76%。

好消息是,这一年,混改终于有了进展,舍得酒业迎来了周政和他的天洋控股。

周政说,他第一次步入沱牌舍得厂区,就被那里的一草一木所感动,“可以说,我对沱牌舍得是一见钟情,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成功重组沱牌舍得。”

2015年8月,经过203次竞价,天洋控股以38.22亿元摘牌,较挂牌底价溢价88.08%。从2016年6月开始,天洋控股正式入主舍得集团,周政成为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

那时候,周政高瞻远瞩,设想着将舍得打造成百年企业:“天洋带给沱牌舍得不仅仅是资本,还有梦想、信念和智慧。我们愿意用100年的时间,将沱牌打造为世界一流的白酒品牌。”

天洋控股入主之后,对舍得酒业进行了大“瘦身”,1000多个产品被叫停,而且决意大力实施“沱牌”与“舍得”两大品牌战略。其中,“沱牌”主打中低端,“舍得”聚焦次高端。

2017年12月,沱牌舍得再次公告更名,将沱牌舍得变更为舍得酒业,以消除低端印象,凸显舍得品牌。当时,此举引发了热议,因为“沱牌”代表着历史传承,是中华老字号与老名酒。

在天洋控股的掌控下,舍得酒业近几年的发展还算顺利,业绩有了较大增长。按照营收规模,2019年,舍得酒业营收26.50亿元,在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排名第13,比金徽酒营收多10亿元。

直到2020年8月,舍得酒业公告称,经自查,发现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2019年度累计发生金额约为21.6亿元,2020年累计发生金额约为18.5亿元。截至公告日,尚未收回资金约为4.75亿元。

这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未在承诺期限内归还借款,舍得酒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舍得”;周政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舍得酒业时任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

之后,天洋控股持有舍得集团70%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等由射洪市人民政府行使,且本次权益变动增加了射洪市人民政府在舍得集团的表决权比例,也因此,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射洪市人民政府。

这场“闹剧”的结局,便是豫园股份与郭广昌的到来,舍得酒业实际控制人的再次变更。

3 复星的心思

对于舍得酒业而言,其已经进入了豫园股份及复星系的资本版图。豫园股份称,间接控制舍得酒业,是其完善产业布局的重要举措,符合豫园股份践行“产业运营+产业投资”双轮驱动,持续构建“家庭快乐消费产业+城市产业地标+线上线下会员平台”的“1+1+1”战略。

作为“老八股”之一,豫园股份(即以前的豫园商城),是中华商业第一股。2001年年底,郭广昌通过复星投资与豫园商城第一大股东签署了控股权转让、托管协议,复星投资成为豫园商城新的第一大股东。这被看作是复星系通过资本链条进行产业扩张的一个典型。

集复星系众多产业于一身的复星国际,业务庞大而繁复,外界很难看明白,郭广昌将这些业务分成了三大板块:健康、快乐、富足。

2019年,复星国际营业收入为1429.82亿元,快乐板块贡献最大,营收占比超47%。而快乐板块又分为旅游及休闲(包括三亚亚特兰蒂斯、Club Med等)、时尚、体验式产品及服务(包括豫园股份、青岛啤酒、百合佳缘、狼队等)三个子版块。

豫园股份不仅是其所在子板块的重心,也是整个快乐板块甚至整个复星系的重心。

2019年,复星国际的前五大产业公司收入占比为81%。其中,豫园股份排在第一,收入占比为30%;排在第二的是复星医药,占比为20%;之后,才是复星葡萄牙保险、复星旅文……

其实,这也反映出复星近几年的转型思路。如今,郭广昌给复星的定位不再是多元化的投资企业,他一再强调,复星是创新驱动的家庭消费产业集团。

在复星系,豫园股份的定位是“快乐产业旗舰平台”。通过内生式增长、外延式扩张等产业运营思路,其已经形成了珠宝时尚、文化餐饮、食品饮料、酒业、中医健康、美容美妆、宠物健康、国民腕表、度假村、房地产等多个产业集群。

白酒是豫园股份2020年的重大布局。截至2020年11月,豫园股份已拥有国内17个中华老字号,而金徽酒便是第17个。此次拿下舍得酒业后,沱牌将是其拥有的第18个老字号。

豫园股份旗下老字号品牌

但是,最近这两次“豪饮”的背后,也存在一定问题。在豫园股份控制了金徽酒和舍得酒业后,由于二者主营业务均为白酒的生产及销售,且销售区域存在一定交叉,因此产生了同业竞争的问题。

这方面有案例可循。因为与贵州茅台同属于茅台集团,涉及同业竞争,2019年10月,习酒叫停了IPO计划。

不过,有相关律师向市界表示:“如果两家公司产品的定位、目标销售群体、销售地区等不同的话,有构不成实质竞争的可能。但如果构成同业竞争,复星系就要想办法予以消除。”

金徽酒与舍得酒业所在地不同。目前来看,各自重点覆盖区域也有一定差异。金徽酒业务以甘肃为主(销售占比90%以上);舍得酒业业务主要集中于四川、山东、河南、河北等省份及东北、华东地区,这些区域合计销售占比70%以上。

因此,豫园股份解释称,导致两家公司在各自产品的优势地区相互间竞争程度不大,不会对金徽酒及舍得酒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此外,将确保不干涉两家公司的自主经营,制定相应发展战略,争取实现两家公司在不进行实质性同业竞争的环境差异化发展。

但是,白酒行业的发展方向,就是要走出固有市场,开拓更大的市场,且产品要向高端化迈进。豫园股份称,如最终无法实现上述目标,将制定相应操作方案,消除潜在同业竞争。

在构建复星系的过程中,郭广昌身上的标签越来越多,比如“中国巴菲特”“聪明的投机者”“资深太极追随者”。但是,郭广昌对自己的评价却很简单:一个哲学系毕业的企业家。

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 姜伯静,36氪经授权发布。

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因公司分拆的消息致股价上涨了10%以上。

过去的一年,小米股价近于“疯狂”。

2020年1月4日,是小米集团值得纪念的一个日子。这一天,小米集团收于35.25港元/股,涨幅6.17%,总市值达到8878亿港元,收盘价比17港元/股的发行价上涨107.6%。

随着小米新品的发布,雷军当初诺言的兑现,小米集团的未来一片光明。

谁知道,好景不长。1月6日这一天,小米集团股价一度跌去超过500亿港元。

而这次下跌,被认为与荣耀的最新进展有关。根据媒体报道:1月5日晚间,供应链的消息称,荣耀采用高通芯片的5G手机已在研发。

难道,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

如果认真分析的话,小米的确会受到冲击。但是,消费者对荣耀的认可是个最大的未知数。将来,还很难确定。

首先,在华为手机销量受限的2020年,小米并没有取得绝对的优势。

尽管业界对华为在未来2021年的表现普遍不看好,但在过去的2020年中,华为的表现可谓非常“坚挺”。截止到2020年第三季度的数据统计中,华为在总份额上依然“压制”小米。

华为受限,本以为,小米会抓住这个机会;但是,小米并没有展现出绝对的优势。这样一来,即便华为在2021年如预估那样在份额上持续下滑,但荣耀同样迎来了机遇。

第二,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可挖不得而知。

在华为的“大树”之下,荣耀在与小米的竞争中丝毫不落下风。这其中,绝对有“华为”二字的加成。

而在剥离华为之后,原有的技术精干力量随荣耀品牌一起成为新的荣耀。华为,荣耀,成为“对手”。而据传言,荣耀,则豪言要打败华为成为第一。

但是,没有了华为的光环,消费者对荣耀手机有多大的认可度还是个未知数。即便是高通携手荣耀,胜负也未可知。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

第三,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

根据报道,日前,瑞银发布研报,将小米集团目标价由23港元下调至22港元;评级由中性下调至沽售。

但是,另外一家机构信达证券的研究报告则重申小米买入评级。

看来,机构也很矛盾。

这样看来,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毕竟,之前华为荣耀是一家人的时候,小米也占据过上风。

当然,今后小米在充电器这样的事情上,还需要格外的谨慎。

第四,一些业务的规则变了。

小米集团,不仅仅是手机,还有其他。但从今年开始,小米要面对不一样的规则了。

小米集团2020三季度财报问答会议上,对于最受争议的互联网业务,小米集团CFO兼集团副总裁林世伟曾经提到:“关于互联网业务增长的问题,三季度营收增长放缓的一个原因是公司正在积极地进行金融科技业务的风险控制,二是因为游戏业务,三是用户增速的势头非常不错,这个阶段还是专注于用户获取,未来再去考虑商业化变现的问题。”

这段话中,两个值得关注的业务: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

而恰恰是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规则改变了。

综上,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会对小米股价产生较大的影响,但新的规则之下,小米还需要自身的努力。

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 姜伯静,36氪经授权发布。

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因公司分拆的消息致股价上涨了10%以上。

过去的一年,小米股价近于“疯狂”。

2020年1月4日,是小米集团值得纪念的一个日子。这一天,小米集团收于35.25港元/股,涨幅6.17%,总市值达到8878亿港元,收盘价比17港元/股的发行价上涨107.6%。

随着小米新品的发布,雷军当初诺言的兑现,小米集团的未来一片光明。

谁知道,好景不长。1月6日这一天,小米集团股价一度跌去超过500亿港元。

而这次下跌,被认为与荣耀的最新进展有关。根据媒体报道:1月5日晚间,供应链的消息称,荣耀采用高通芯片的5G手机已在研发。

难道,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

如果认真分析的话,小米的确会受到冲击。但是,消费者对荣耀的认可是个最大的未知数。将来,还很难确定。

首先,在华为手机销量受限的2020年,小米并没有取得绝对的优势。

尽管业界对华为在未来2021年的表现普遍不看好,但在过去的2020年中,华为的表现可谓非常“坚挺”。截止到2020年第三季度的数据统计中,华为在总份额上依然“压制”小米。

华为受限,本以为,小米会抓住这个机会;但是,小米并没有展现出绝对的优势。这样一来,即便华为在2021年如预估那样在份额上持续下滑,但荣耀同样迎来了机遇。

第二,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可挖不得而知。

在华为的“大树”之下,荣耀在与小米的竞争中丝毫不落下风。这其中,绝对有“华为”二字的加成。

而在剥离华为之后,原有的技术精干力量随荣耀品牌一起成为新的荣耀。华为,荣耀,成为“对手”。而据传言,荣耀,则豪言要打败华为成为第一。

但是,没有了华为的光环,消费者对荣耀手机有多大的认可度还是个未知数。即便是高通携手荣耀,胜负也未可知。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

第三,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

根据报道,日前,瑞银发布研报,将小米集团目标价由23港元下调至22港元;评级由中性下调至沽售。

但是,另外一家机构信达证券的研究报告则重申小米买入评级。

看来,机构也很矛盾。

这样看来,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毕竟,之前华为荣耀是一家人的时候,小米也占据过上风。

当然,今后小米在充电器这样的事情上,还需要格外的谨慎。

第四,一些业务的规则变了。

小米集团,不仅仅是手机,还有其他。但从今年开始,小米要面对不一样的规则了。

小米集团2020三季度财报问答会议上,对于最受争议的互联网业务,小米集团CFO兼集团副总裁林世伟曾经提到:“关于互联网业务增长的问题,三季度营收增长放缓的一个原因是公司正在积极地进行金融科技业务的风险控制,二是因为游戏业务,三是用户增速的势头非常不错,这个阶段还是专注于用户获取,未来再去考虑商业化变现的问题。”

这段话中,两个值得关注的业务: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

而恰恰是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规则改变了。

综上,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会对小米股价产生较大的影响,但新的规则之下,小米还需要自身的努力。

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 姜伯静,36氪经授权发布。

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因公司分拆的消息致股价上涨了10%以上。

过去的一年,小米股价近于“疯狂”。

2020年1月4日,是小米集团值得纪念的一个日子。这一天,小米集团收于35.25港元/股,涨幅6.17%,总市值达到8878亿港元,收盘价比17港元/股的发行价上涨107.6%。

随着小米新品的发布,雷军当初诺言的兑现,小米集团的未来一片光明。

谁知道,好景不长。1月6日这一天,小米集团股价一度跌去超过500亿港元。

而这次下跌,被认为与荣耀的最新进展有关。根据媒体报道:1月5日晚间,供应链的消息称,荣耀采用高通芯片的5G手机已在研发。

难道,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

如果认真分析的话,小米的确会受到冲击。但是,消费者对荣耀的认可是个最大的未知数。将来,还很难确定。

首先,在华为手机销量受限的2020年,小米并没有取得绝对的优势。

尽管业界对华为在未来2021年的表现普遍不看好,但在过去的2020年中,华为的表现可谓非常“坚挺”。截止到2020年第三季度的数据统计中,华为在总份额上依然“压制”小米。

华为受限,本以为,小米会抓住这个机会;但是,小米并没有展现出绝对的优势。这样一来,即便华为在2021年如预估那样在份额上持续下滑,但荣耀同样迎来了机遇。

第二,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可挖不得而知。

在华为的“大树”之下,荣耀在与小米的竞争中丝毫不落下风。这其中,绝对有“华为”二字的加成。

而在剥离华为之后,原有的技术精干力量随荣耀品牌一起成为新的荣耀。华为,荣耀,成为“对手”。而据传言,荣耀,则豪言要打败华为成为第一。

但是,没有了华为的光环,消费者对荣耀手机有多大的认可度还是个未知数。即便是高通携手荣耀,胜负也未可知。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

第三,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

根据报道,日前,瑞银发布研报,将小米集团目标价由23港元下调至22港元;评级由中性下调至沽售。

但是,另外一家机构信达证券的研究报告则重申小米买入评级。

看来,机构也很矛盾。

这样看来,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毕竟,之前华为荣耀是一家人的时候,小米也占据过上风。

当然,今后小米在充电器这样的事情上,还需要格外的谨慎。

第四,一些业务的规则变了。

小米集团,不仅仅是手机,还有其他。但从今年开始,小米要面对不一样的规则了。

小米集团2020三季度财报问答会议上,对于最受争议的互联网业务,小米集团CFO兼集团副总裁林世伟曾经提到:“关于互联网业务增长的问题,三季度营收增长放缓的一个原因是公司正在积极地进行金融科技业务的风险控制,二是因为游戏业务,三是用户增速的势头非常不错,这个阶段还是专注于用户获取,未来再去考虑商业化变现的问题。”

这段话中,两个值得关注的业务: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

而恰恰是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规则改变了。

综上,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会对小米股价产生较大的影响,但新的规则之下,小米还需要自身的努力。

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 姜伯静,36氪经授权发布。

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因公司分拆的消息致股价上涨了10%以上。

过去的一年,小米股价近于“疯狂”。

2020年1月4日,是小米集团值得纪念的一个日子。这一天,小米集团收于35.25港元/股,涨幅6.17%,总市值达到8878亿港元,收盘价比17港元/股的发行价上涨107.6%。

随着小米新品的发布,雷军当初诺言的兑现,小米集团的未来一片光明。

谁知道,好景不长。1月6日这一天,小米集团股价一度跌去超过500亿港元。

而这次下跌,被认为与荣耀的最新进展有关。根据媒体报道:1月5日晚间,供应链的消息称,荣耀采用高通芯片的5G手机已在研发。

难道,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

如果认真分析的话,小米的确会受到冲击。但是,消费者对荣耀的认可是个最大的未知数。将来,还很难确定。

首先,在华为手机销量受限的2020年,小米并没有取得绝对的优势。

尽管业界对华为在未来2021年的表现普遍不看好,但在过去的2020年中,华为的表现可谓非常“坚挺”。截止到2020年第三季度的数据统计中,华为在总份额上依然“压制”小米。

华为受限,本以为,小米会抓住这个机会;但是,小米并没有展现出绝对的优势。这样一来,即便华为在2021年如预估那样在份额上持续下滑,但荣耀同样迎来了机遇。

第二,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可挖不得而知。

在华为的“大树”之下,荣耀在与小米的竞争中丝毫不落下风。这其中,绝对有“华为”二字的加成。

而在剥离华为之后,原有的技术精干力量随荣耀品牌一起成为新的荣耀。华为,荣耀,成为“对手”。而据传言,荣耀,则豪言要打败华为成为第一。

但是,没有了华为的光环,消费者对荣耀手机有多大的认可度还是个未知数。即便是高通携手荣耀,胜负也未可知。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

第三,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

根据报道,日前,瑞银发布研报,将小米集团目标价由23港元下调至22港元;评级由中性下调至沽售。

但是,另外一家机构信达证券的研究报告则重申小米买入评级。

看来,机构也很矛盾。

这样看来,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毕竟,之前华为荣耀是一家人的时候,小米也占据过上风。

当然,今后小米在充电器这样的事情上,还需要格外的谨慎。

第四,一些业务的规则变了。

小米集团,不仅仅是手机,还有其他。但从今年开始,小米要面对不一样的规则了。

小米集团2020三季度财报问答会议上,对于最受争议的互联网业务,小米集团CFO兼集团副总裁林世伟曾经提到:“关于互联网业务增长的问题,三季度营收增长放缓的一个原因是公司正在积极地进行金融科技业务的风险控制,二是因为游戏业务,三是用户增速的势头非常不错,这个阶段还是专注于用户获取,未来再去考虑商业化变现的问题。”

这段话中,两个值得关注的业务: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

而恰恰是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规则改变了。

综上,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会对小米股价产生较大的影响,但新的规则之下,小米还需要自身的努力。

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 姜伯静,36氪经授权发布。

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因公司分拆的消息致股价上涨了10%以上。

过去的一年,小米股价近于“疯狂”。

2020年1月4日,是小米集团值得纪念的一个日子。这一天,小米集团收于35.25港元/股,涨幅6.17%,总市值达到8878亿港元,收盘价比17港元/股的发行价上涨107.6%。

随着小米新品的发布,雷军当初诺言的兑现,小米集团的未来一片光明。

谁知道,好景不长。1月6日这一天,小米集团股价一度跌去超过500亿港元。

而这次下跌,被认为与荣耀的最新进展有关。根据媒体报道:1月5日晚间,供应链的消息称,荣耀采用高通芯片的5G手机已在研发。

难道,小米股价禁不起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

如果认真分析的话,小米的确会受到冲击。但是,消费者对荣耀的认可是个最大的未知数。将来,还很难确定。

首先,在华为手机销量受限的2020年,小米并没有取得绝对的优势。

尽管业界对华为在未来2021年的表现普遍不看好,但在过去的2020年中,华为的表现可谓非常“坚挺”。截止到2020年第三季度的数据统计中,华为在总份额上依然“压制”小米。

华为受限,本以为,小米会抓住这个机会;但是,小米并没有展现出绝对的优势。这样一来,即便华为在2021年如预估那样在份额上持续下滑,但荣耀同样迎来了机遇。

第二,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可挖不得而知。

在华为的“大树”之下,荣耀在与小米的竞争中丝毫不落下风。这其中,绝对有“华为”二字的加成。

而在剥离华为之后,原有的技术精干力量随荣耀品牌一起成为新的荣耀。华为,荣耀,成为“对手”。而据传言,荣耀,则豪言要打败华为成为第一。

但是,没有了华为的光环,消费者对荣耀手机有多大的认可度还是个未知数。即便是高通携手荣耀,胜负也未可知。荣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

第三,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

根据报道,日前,瑞银发布研报,将小米集团目标价由23港元下调至22港元;评级由中性下调至沽售。

但是,另外一家机构信达证券的研究报告则重申小米买入评级。

看来,机构也很矛盾。

这样看来,小米自身的努力意义更大。毕竟,之前华为荣耀是一家人的时候,小米也占据过上风。

当然,今后小米在充电器这样的事情上,还需要格外的谨慎。

第四,一些业务的规则变了。

小米集团,不仅仅是手机,还有其他。但从今年开始,小米要面对不一样的规则了。

小米集团2020三季度财报问答会议上,对于最受争议的互联网业务,小米集团CFO兼集团副总裁林世伟曾经提到:“关于互联网业务增长的问题,三季度营收增长放缓的一个原因是公司正在积极地进行金融科技业务的风险控制,二是因为游戏业务,三是用户增速的势头非常不错,这个阶段还是专注于用户获取,未来再去考虑商业化变现的问题。”

这段话中,两个值得关注的业务: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

而恰恰是金融科技业务和游戏业务,规则改变了。

综上,荣耀联手高通消息的冲击,会对小米股价产生较大的影响,但新的规则之下,小米还需要自身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