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或率先上市,滴滴着急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
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吴晓宇。

来源:嘀嗒出行官方

作者|吴晓宇

编辑|周游

1月14日,有消息人士透露,嘀嗒出行寻求于本月内通过香港联交所上市聆讯,目标集资额约39亿港元。对此,嘀嗒出行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回应称,“请以港交所披露的信息为准,目前我们不方便置评。”

嘀嗒出行成立于2014年,比滴滴出行晚两年。成立之初,嘀嗒就定位在合乘、拼车业务,具备了顺风车的雏形。2018年,滴滴顺风车遭遇下线整改期间,嘀嗒出行获得业绩增长机会,其投入近10亿元补贴,并迅速确立了顺风车+出租车的双轮驱动业务。

2020年10月,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公开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或成为“顺风车第一股”。

在一众平台深陷亏损泥沼时,嘀嗒的盈利模式已经跑通,拥有了造血能力,这也成为嘀嗒此次IPO最大的亮点。

招股书显示,2017至2019年,嘀嗒出行总营收为4894万、1.2亿、5.8亿元人民币,毛利润为2421万、6891万和4.6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为-9702万、-10.7亿、1.7亿元。2020上半年,其营收、毛利润、经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3.1亿、2.5亿、1.5亿元。

此外,嘀嗒也获得了诸多明星投资机构的青睐。招股书显示,在股权结构方面,嘀嗒出行CEO宋中杰等管理团队持股比例为34.43%,占总投票权的50%,上市后可控制投票权约73.57%。机构股东包括蔚来资本、IDG、崇德投资、易车、高瓴资本、京东、携程等,前述机构在嘀嗒出行上市前持股比例分别为21.60%、10.23%、7.15%、4.95%、4.14%、4.14%、2.86%。

相比之下,成立更早的滴滴始终未实现盈利。2019年2月,滴滴创始人及董事长程维在内部信中表示,2012-2018年,滴滴累计亏损390亿元。

嘀嗒为什么能率先实现盈利?

顺风车行业一位COO告诉未来汽车日报,“顺风车因为很少需要补贴,收取的乘车费其实是自身出行成本的分摊,运营成本较低,更容易实现盈利。”他介绍,嘀嗒出行的利润来源包括每单收取的1-3元不等的信息服务费、广告增值业务、后市场的加油、维修保养、保险、车辆金融服务、以及新车、二手车买卖业务等。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李金龙此前向未来汽车日报透露,“嘀嗒很少花钱搞补贴。如今获取一个车主的成本已高达上百元,嘀嗒入局得早就是最大优势。”而嘀嗒6周年时披露的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31日,嘀嗒出行的整体注册用户数已突破1.8亿,注册车主数突破1900万。

对比之下,滴滴则选择在出行市场多线布局。官方资料显示,滴滴成立于2012年,是一站式移动出行和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在亚太、拉美和俄罗斯为超过5.5亿用户提供出租车召车、网约车、顺风车、公交、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代驾、汽车服务、配送及货运、金融等多元化服务。

“由快车和专车组成的网约车业务,虽然可以获得更大比例的抽成,但目前仍处于市场培育阶段,市场竞争激烈,大部分平台保持了补贴机制”,上述COO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滴滴近来也有上市传闻。1月4日,据《晚点LatePost》消息,滴滴计划于2021年上市,或将选择在香港上市,目标估值约为600-800亿美元,目前正与包括高盛、摩根大通在内的投行接洽。针对上市消息,未来汽车日报向滴滴方求证,未得到具体回应。

若嘀嗒率先上市,会否对滴滴的顺风车业务产生影响?

上述COO称,“短期会有影响,但长期需要看平台的能力”。由于上市后资金充足,短期内或许会有一段时间给用户补贴;但长远来看,平台的用户量、对车主和车辆的调度能力、供给能力是关键。另外,“滴滴业务更多,嘀嗒和滴滴不是一个量级,至少目前不建议放在一起看”。

未来汽车日报

多家顺风车平台近日被约谈 顺风车怎样搭得更顺心?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消费之前需要注意哪些“陷阱”?诱导消费者的话术和骗局都有哪些?黑猫投诉平台帮您避开这些消费障碍,保障您合理的投诉需求。【点击投诉】

原标题:顺风车怎样搭得更顺心?

 王 鹏作(新华社发) 王 鹏作(新华社发)

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顺风车近年来依托环保节能、价格实惠等优势迅速发展布局,但在实际运行中逐渐暴露出违规营运、安全风险等问题。

近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进行提醒式约谈,要求修正顺风车产品,不得以顺风车名义提供非法网约车服务,切实消除安全风险隐患,让顺风车回归共享经济本质。

违规“顺风”不顺心

“司机说去接个人后立刻就走,结果绕了一大圈去接了和我完全不顺路的两个地点的两个人,还等了好久。”家住东莞的翟女士近日乘坐顺风车出行,体验却很不顺心。“平台显示这单顺路程度60%,但对绕路也没有任何处理。”

翟女士遭遇的情况并不鲜见。近期有部分顺风车平台开通了“附近订单”“附近乘客”等功能,让原本按既定线路顺风搭客的车主可以中途增加线路和订单。不少乘客在搭载顺风车时,发现并不一定顺路,还出现了乱收费和议价的情况。

“最近搭了几次顺风车,明显觉得价格涨了不少。”家住上海的赵先生近日就顺风车订单致电平台客服询问计费规制,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客服含糊地说按地图显示距离计价,价格却对不上里程数,我觉得顺风车收费有‘猫腻’。”

顺风车不同于网约车服务,不需要办理网约车相关的车辆和人员营运许可,注册门槛相对较低,但仍需要符合相关规定。交通运输部此前对顺风车提出4项要求:一是应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二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合乘车辆;三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四是每车每日合乘次数应有一定限制。

然而,相关要求在顺风车实际运营中并没有得到有效落实,部分平台依然存在“黑车”借“壳”注册、违规从事网约车营运的情况,部分聚合打车平台甚至公然“钻空子”,一味向车主宣传“私家车不用转营运车”“低门槛快速接单”等观念,却弱化顺风车必须遵守的法规,为乘客权益带来隐患,严重影响到整个业态的发展。

“真顺路”才能“非盈利”

在此次对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的提醒式约谈中,“附近订单”等临时起、终点行程匹配功能成为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相关功能设定一直以来也被外界质疑是变相开展网约车运营。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2016年发布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顺风车业务发展应做到“真顺路”和“非盈利”两个核心。然而部分平台推出的“附近订单”功能在实际使用中往往并非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更没有突出“事先发布出行信息”的环节,这也给个别“假顺路、实盈利”的非法运营车辆提供了可乘之机。

作为此次被提醒约谈的平台,哈啰回应称将积极启动对部分产品的优化工作;嘀嗒出行表示,平台已将“附近订单”功能修正为更能精准反映顺风车本质特征的“临时路线”功能,让“临时外出”的车主能够基于自身出行需求、通过商圈提前发布出行信息、快捷匹配顺路乘客态。

“我们现在可以从入口端规避‘假顺路’。”嘀嗒出行相关负责人在受访时表示,平台将限制车主的日接单次数,合乘价格也将被控制在当地运营车辆定价的一半左右,“相关定价只能抵消出行基本成本,若计入人工成本则绝无营利可能”。

在乘车安全方面,此次提醒约谈也明确要求顺风车平台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及时纠正不良苗头,切实消除行车安全风险隐患。对此,嘀嗒出行表示已设定“凌晨时段停服”“长距离出行限制”“虚拟头像不显示性别”等场景限制,同时依托技术手段构建起覆盖车辆准入、行前预防、行程保护和行后监管的安全体系,进一步确保运营安全。

行业标准亟待完善

从各大顺风车平台的及时反馈来看,有关部门的提醒约谈起到了良好的监管和警示作用。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仅靠提醒约谈和外部监管难以做到标本兼治,建立完善的顺风车行业标准和规范体系同样不容忽视。

“顺风车行程中的‘真顺路’和乘客搭乘顺风车出行的‘安全问题’表面上取决于车主行为,但其实只要行业体系内有环节存在漏洞,不稳定因素就有可乘之机。”城市智行研究院院长沈立军在受访时表示,如果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那么监管执法将无据可依,平台责任的界定和落实也难以实现,合规运营和安全保障更无从谈起。

在顺风车行业的运行链条中,平台方可通过日常大量订单交易收集到第一手用户反馈及使用数据,对顺风车用户的需求和实际运营中出现的问题最了解。部分顺风车平台也依托这一优势积极作为,通过多项举措推动相关法律法规和行业内标准规范的建立与完善。

目前,由各大顺风车平台联合相关企业自发推动并参与的《西湖共识》《珠海行动计划》《2014-2020中国顺风车行业发展蓝皮书》等一系列指导行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和计划已相继推出,将从行为规范、法治建设等多个维度推动顺风车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从无序竞争到有序运营,每个行业都有相似的历程。沈立军说,希望顺风车运营平台能够积极落实社会责任,基于用户的需求、存在的问题推动行业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体系不断完善。

首个顺风车用户共建社区成立 嘀嗒出行“顺风声浪”助力顺风车规则文化建设再升级

近日,嘀嗒出行发起了这样一项讨论:“乘坐顺风车时,你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吗?“这是全新上线的嘀嗒出行“顺风声浪“之”顺风态度榜“的第一期话题。而“顺风声浪”,也成为移动出行行业首个由用户深度参与平台治理的共建社区。

车主有亲友同行  应提前声明且不影响乘客行程

历经近一个月的讨论,结果已正式揭晓:90%的网友可以接受顺风车车主有亲友同行,10%的网友表示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

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顺风车本身就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事情,彼此应该多多包容“,同时”带不带亲友是车主的私事,只要车主提前告知,且不影响乘客行程就没问题“。

而不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合乘期间,车内是车主和乘客的共同使用空间,并不完全是车主的私家车”,“选择拼车模式,车主带谁无所谓;如果是独享,车主再带人,不接受。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无疑,90%:10%的对比,客观和全面地反映了用户对这一问题的主流态度,这也有助于让更多公众更好地理解顺风车本质属性以及文化。

顺风车的性质是合乘各方自愿的社会互助行为,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有很大区别。顺风车的本质特征是“以满足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车主不以营利为目的”。嘀嗒顺风车平台提倡和谐、友善的合乘氛围并规定,“如果车主有随行亲友,需要向乘客提前声明并取得同意,且以不影响乘客正常行程为前提。”

为更好的服务合乘双方,嘀嗒出行也已设置相关界面,让车主在合乘前即可告知乘客是否有亲友同行,而乘客则可通过预支付车费,来确认合乘。可以说,平台为车主和乘客提供了双向选择、双向确认的机制。乘客若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可以在车主接单后,与车主进行沟通协商。       

         打造更畅通的产品机制  让用户深入参与平台规则文化共建

是否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看似小事,实则反映了公众对顺风车本质的理解和认知。商业出行的本质是服务和被服务,而顺风车的本质是社会互助。顺风车主因为本身有出行需求,且有明确目的地,将空座分享给顺路乘客后获得出行成本分摊。而乘客则以商业出行50%左右的价格,得以到达目的地,这背后,则体现出了顺风车对于社会资源的优化利用,帮助更广大用户实现集约化出行的积极意义。

作为平等互助的合乘主体,顺风车主和乘客不仅是合乘出行的参与者、实践者,更是顺风车文化和规则的塑造者和治理者。对于顺风车规则应该如何制定,文化如何塑造,他们最有发言权。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基于这一出发点,嘀嗒出行打造了全新的用户共建社区—— “顺风声浪”,“顺风声浪”不仅推出《新手指南》、《读懂公约》等顺风车常识性板块,同时,还设立了顺风态度榜和社区热议这两个互动平台。

顺风态度榜主要针对一些在合乘中经常遇到的,容易产生司乘意见不一致的场景来进行讨论,看有无更优的解决方案,用户可以参与讨论和投票,平台会根据用户投票结果,对相应的产品机制,运营进行改进和优化,以期更好地满足最广大用户的客观真实需求,同时更好彰显合乘本质。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而社区热议则是一个让用户充分自主发声的平台,用户可以在这里写下有关实际合乘场景中的体验待优化之处,以及对于顺风车产品任何意见和建议,包括问询,嘀嗒平台产品经理都会一一反馈。

             让“互谅、守信、声明、本人“的顺风合乘核心原则更好落实

围绕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以及双方属于平等互助合乘关系这两个核心,很多的司乘之间的纠纷便能轻松化解。通过多年的实践,嘀嗒顺风车已提炼出顺风合乘的几大原则,即互谅原则、守信原则、声明原则、本人原则,这也构成了顺风车现有合乘规则的核心。

互谅,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多从对方角度考虑问题,更多包容和理解;守信,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守时履约,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声明,即要求车主和乘客有个性化需求或其他特殊情况时,应在合乘之前告知对方;本人,即要求本人合乘,禁止“代人叫车”和“物品托运”。

image.png

事实上,嘀嗒出行一直在致力于顺风车行业标准、平台规则以及顺风车文化的共建,2019年起,相继联合发起成立或参与了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集思会,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用户委员会、顺风车法律及标准化工作委员会,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广泛讨论,进一步普及了顺风车的观念,让更多人对顺风车的本质属性,产品规则、文化内核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认知。

未来,让更广大的用户参与到顺风车规则及文化的共建共治中,达成更多共识,从而更好地推动这一行业的健康、规范和可持续发展,让更多用户享受到高效、有序、温暖、愉悦的合乘出行,意义深远。

首个顺风车用户共建社区成立 嘀嗒出行“顺风声浪”助力顺风车规则文化建设再升级

近日,嘀嗒出行发起了这样一项讨论:“乘坐顺风车时,你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吗?“这是全新上线的嘀嗒出行“顺风声浪“之”顺风态度榜“的第一期话题。而“顺风声浪”,也成为移动出行行业首个由用户深度参与平台治理的共建社区。

车主有亲友同行  应提前声明且不影响乘客行程

历经近一个月的讨论,结果已正式揭晓:90%的网友可以接受顺风车车主有亲友同行,10%的网友表示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

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顺风车本身就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事情,彼此应该多多包容“,同时”带不带亲友是车主的私事,只要车主提前告知,且不影响乘客行程就没问题“。

而不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合乘期间,车内是车主和乘客的共同使用空间,并不完全是车主的私家车”,“选择拼车模式,车主带谁无所谓;如果是独享,车主再带人,不接受。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无疑,90%:10%的对比,客观和全面地反映了用户对这一问题的主流态度,这也有助于让更多公众更好地理解顺风车本质属性以及文化。

顺风车的性质是合乘各方自愿的社会互助行为,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有很大区别。顺风车的本质特征是“以满足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车主不以营利为目的”。嘀嗒顺风车平台提倡和谐、友善的合乘氛围并规定,“如果车主有随行亲友,需要向乘客提前声明并取得同意,且以不影响乘客正常行程为前提。”

为更好的服务合乘双方,嘀嗒出行也已设置相关界面,让车主在合乘前即可告知乘客是否有亲友同行,而乘客则可通过预支付车费,来确认合乘。可以说,平台为车主和乘客提供了双向选择、双向确认的机制。乘客若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可以在车主接单后,与车主进行沟通协商。       

         打造更畅通的产品机制  让用户深入参与平台规则文化共建

是否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看似小事,实则反映了公众对顺风车本质的理解和认知。商业出行的本质是服务和被服务,而顺风车的本质是社会互助。顺风车主因为本身有出行需求,且有明确目的地,将空座分享给顺路乘客后获得出行成本分摊。而乘客则以商业出行50%左右的价格,得以到达目的地,这背后,则体现出了顺风车对于社会资源的优化利用,帮助更广大用户实现集约化出行的积极意义。

作为平等互助的合乘主体,顺风车主和乘客不仅是合乘出行的参与者、实践者,更是顺风车文化和规则的塑造者和治理者。对于顺风车规则应该如何制定,文化如何塑造,他们最有发言权。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基于这一出发点,嘀嗒出行打造了全新的用户共建社区—— “顺风声浪”,“顺风声浪”不仅推出《新手指南》、《读懂公约》等顺风车常识性板块,同时,还设立了顺风态度榜和社区热议这两个互动平台。

顺风态度榜主要针对一些在合乘中经常遇到的,容易产生司乘意见不一致的场景来进行讨论,看有无更优的解决方案,用户可以参与讨论和投票,平台会根据用户投票结果,对相应的产品机制,运营进行改进和优化,以期更好地满足最广大用户的客观真实需求,同时更好彰显合乘本质。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而社区热议则是一个让用户充分自主发声的平台,用户可以在这里写下有关实际合乘场景中的体验待优化之处,以及对于顺风车产品任何意见和建议,包括问询,嘀嗒平台产品经理都会一一反馈。

             让“互谅、守信、声明、本人“的顺风合乘核心原则更好落实

围绕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以及双方属于平等互助合乘关系这两个核心,很多的司乘之间的纠纷便能轻松化解。通过多年的实践,嘀嗒顺风车已提炼出顺风合乘的几大原则,即互谅原则、守信原则、声明原则、本人原则,这也构成了顺风车现有合乘规则的核心。

互谅,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多从对方角度考虑问题,更多包容和理解;守信,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守时履约,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声明,即要求车主和乘客有个性化需求或其他特殊情况时,应在合乘之前告知对方;本人,即要求本人合乘,禁止“代人叫车”和“物品托运”。

image.png

事实上,嘀嗒出行一直在致力于顺风车行业标准、平台规则以及顺风车文化的共建,2019年起,相继联合发起成立或参与了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集思会,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用户委员会、顺风车法律及标准化工作委员会,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广泛讨论,进一步普及了顺风车的观念,让更多人对顺风车的本质属性,产品规则、文化内核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认知。

未来,让更广大的用户参与到顺风车规则及文化的共建共治中,达成更多共识,从而更好地推动这一行业的健康、规范和可持续发展,让更多用户享受到高效、有序、温暖、愉悦的合乘出行,意义深远。

首个顺风车用户共建社区成立 嘀嗒出行“顺风声浪”助力顺风车规则文化建设再升级

近日,嘀嗒出行发起了这样一项讨论:“乘坐顺风车时,你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吗?“这是全新上线的嘀嗒出行“顺风声浪“之”顺风态度榜“的第一期话题。而“顺风声浪”,也成为移动出行行业首个由用户深度参与平台治理的共建社区。

车主有亲友同行  应提前声明且不影响乘客行程

历经近一个月的讨论,结果已正式揭晓:90%的网友可以接受顺风车车主有亲友同行,10%的网友表示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

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顺风车本身就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事情,彼此应该多多包容“,同时”带不带亲友是车主的私事,只要车主提前告知,且不影响乘客行程就没问题“。

而不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合乘期间,车内是车主和乘客的共同使用空间,并不完全是车主的私家车”,“选择拼车模式,车主带谁无所谓;如果是独享,车主再带人,不接受。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无疑,90%:10%的对比,客观和全面地反映了用户对这一问题的主流态度,这也有助于让更多公众更好地理解顺风车本质属性以及文化。

顺风车的性质是合乘各方自愿的社会互助行为,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有很大区别。顺风车的本质特征是“以满足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车主不以营利为目的”。嘀嗒顺风车平台提倡和谐、友善的合乘氛围并规定,“如果车主有随行亲友,需要向乘客提前声明并取得同意,且以不影响乘客正常行程为前提。”

为更好的服务合乘双方,嘀嗒出行也已设置相关界面,让车主在合乘前即可告知乘客是否有亲友同行,而乘客则可通过预支付车费,来确认合乘。可以说,平台为车主和乘客提供了双向选择、双向确认的机制。乘客若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可以在车主接单后,与车主进行沟通协商。       

         打造更畅通的产品机制  让用户深入参与平台规则文化共建

是否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看似小事,实则反映了公众对顺风车本质的理解和认知。商业出行的本质是服务和被服务,而顺风车的本质是社会互助。顺风车主因为本身有出行需求,且有明确目的地,将空座分享给顺路乘客后获得出行成本分摊。而乘客则以商业出行50%左右的价格,得以到达目的地,这背后,则体现出了顺风车对于社会资源的优化利用,帮助更广大用户实现集约化出行的积极意义。

作为平等互助的合乘主体,顺风车主和乘客不仅是合乘出行的参与者、实践者,更是顺风车文化和规则的塑造者和治理者。对于顺风车规则应该如何制定,文化如何塑造,他们最有发言权。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基于这一出发点,嘀嗒出行打造了全新的用户共建社区—— “顺风声浪”,“顺风声浪”不仅推出《新手指南》、《读懂公约》等顺风车常识性板块,同时,还设立了顺风态度榜和社区热议这两个互动平台。

顺风态度榜主要针对一些在合乘中经常遇到的,容易产生司乘意见不一致的场景来进行讨论,看有无更优的解决方案,用户可以参与讨论和投票,平台会根据用户投票结果,对相应的产品机制,运营进行改进和优化,以期更好地满足最广大用户的客观真实需求,同时更好彰显合乘本质。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而社区热议则是一个让用户充分自主发声的平台,用户可以在这里写下有关实际合乘场景中的体验待优化之处,以及对于顺风车产品任何意见和建议,包括问询,嘀嗒平台产品经理都会一一反馈。

             让“互谅、守信、声明、本人“的顺风合乘核心原则更好落实

围绕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以及双方属于平等互助合乘关系这两个核心,很多的司乘之间的纠纷便能轻松化解。通过多年的实践,嘀嗒顺风车已提炼出顺风合乘的几大原则,即互谅原则、守信原则、声明原则、本人原则,这也构成了顺风车现有合乘规则的核心。

互谅,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多从对方角度考虑问题,更多包容和理解;守信,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守时履约,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声明,即要求车主和乘客有个性化需求或其他特殊情况时,应在合乘之前告知对方;本人,即要求本人合乘,禁止“代人叫车”和“物品托运”。

image.png

事实上,嘀嗒出行一直在致力于顺风车行业标准、平台规则以及顺风车文化的共建,2019年起,相继联合发起成立或参与了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集思会,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用户委员会、顺风车法律及标准化工作委员会,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广泛讨论,进一步普及了顺风车的观念,让更多人对顺风车的本质属性,产品规则、文化内核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认知。

未来,让更广大的用户参与到顺风车规则及文化的共建共治中,达成更多共识,从而更好地推动这一行业的健康、规范和可持续发展,让更多用户享受到高效、有序、温暖、愉悦的合乘出行,意义深远。

首个顺风车用户共建社区成立 嘀嗒出行“顺风声浪”助力顺风车规则文化建设再升级

近日,嘀嗒出行发起了这样一项讨论:“乘坐顺风车时,你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吗?“这是全新上线的嘀嗒出行“顺风声浪“之”顺风态度榜“的第一期话题。而“顺风声浪”,也成为移动出行行业首个由用户深度参与平台治理的共建社区。

车主有亲友同行  应提前声明且不影响乘客行程

历经近一个月的讨论,结果已正式揭晓:90%的网友可以接受顺风车车主有亲友同行,10%的网友表示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

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顺风车本身就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事情,彼此应该多多包容“,同时”带不带亲友是车主的私事,只要车主提前告知,且不影响乘客行程就没问题“。

而不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合乘期间,车内是车主和乘客的共同使用空间,并不完全是车主的私家车”,“选择拼车模式,车主带谁无所谓;如果是独享,车主再带人,不接受。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无疑,90%:10%的对比,客观和全面地反映了用户对这一问题的主流态度,这也有助于让更多公众更好地理解顺风车本质属性以及文化。

顺风车的性质是合乘各方自愿的社会互助行为,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有很大区别。顺风车的本质特征是“以满足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车主不以营利为目的”。嘀嗒顺风车平台提倡和谐、友善的合乘氛围并规定,“如果车主有随行亲友,需要向乘客提前声明并取得同意,且以不影响乘客正常行程为前提。”

为更好的服务合乘双方,嘀嗒出行也已设置相关界面,让车主在合乘前即可告知乘客是否有亲友同行,而乘客则可通过预支付车费,来确认合乘。可以说,平台为车主和乘客提供了双向选择、双向确认的机制。乘客若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可以在车主接单后,与车主进行沟通协商。       

         打造更畅通的产品机制  让用户深入参与平台规则文化共建

是否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看似小事,实则反映了公众对顺风车本质的理解和认知。商业出行的本质是服务和被服务,而顺风车的本质是社会互助。顺风车主因为本身有出行需求,且有明确目的地,将空座分享给顺路乘客后获得出行成本分摊。而乘客则以商业出行50%左右的价格,得以到达目的地,这背后,则体现出了顺风车对于社会资源的优化利用,帮助更广大用户实现集约化出行的积极意义。

作为平等互助的合乘主体,顺风车主和乘客不仅是合乘出行的参与者、实践者,更是顺风车文化和规则的塑造者和治理者。对于顺风车规则应该如何制定,文化如何塑造,他们最有发言权。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基于这一出发点,嘀嗒出行打造了全新的用户共建社区—— “顺风声浪”,“顺风声浪”不仅推出《新手指南》、《读懂公约》等顺风车常识性板块,同时,还设立了顺风态度榜和社区热议这两个互动平台。

顺风态度榜主要针对一些在合乘中经常遇到的,容易产生司乘意见不一致的场景来进行讨论,看有无更优的解决方案,用户可以参与讨论和投票,平台会根据用户投票结果,对相应的产品机制,运营进行改进和优化,以期更好地满足最广大用户的客观真实需求,同时更好彰显合乘本质。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而社区热议则是一个让用户充分自主发声的平台,用户可以在这里写下有关实际合乘场景中的体验待优化之处,以及对于顺风车产品任何意见和建议,包括问询,嘀嗒平台产品经理都会一一反馈。

             让“互谅、守信、声明、本人“的顺风合乘核心原则更好落实

围绕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以及双方属于平等互助合乘关系这两个核心,很多的司乘之间的纠纷便能轻松化解。通过多年的实践,嘀嗒顺风车已提炼出顺风合乘的几大原则,即互谅原则、守信原则、声明原则、本人原则,这也构成了顺风车现有合乘规则的核心。

互谅,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多从对方角度考虑问题,更多包容和理解;守信,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守时履约,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声明,即要求车主和乘客有个性化需求或其他特殊情况时,应在合乘之前告知对方;本人,即要求本人合乘,禁止“代人叫车”和“物品托运”。

image.png

事实上,嘀嗒出行一直在致力于顺风车行业标准、平台规则以及顺风车文化的共建,2019年起,相继联合发起成立或参与了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集思会,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用户委员会、顺风车法律及标准化工作委员会,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广泛讨论,进一步普及了顺风车的观念,让更多人对顺风车的本质属性,产品规则、文化内核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认知。

未来,让更广大的用户参与到顺风车规则及文化的共建共治中,达成更多共识,从而更好地推动这一行业的健康、规范和可持续发展,让更多用户享受到高效、有序、温暖、愉悦的合乘出行,意义深远。

首个顺风车用户共建社区成立 嘀嗒出行“顺风声浪”助力顺风车规则文化建设再升级

近日,嘀嗒出行发起了这样一项讨论:“乘坐顺风车时,你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吗?“这是全新上线的嘀嗒出行“顺风声浪“之”顺风态度榜“的第一期话题。而“顺风声浪”,也成为移动出行行业首个由用户深度参与平台治理的共建社区。

车主有亲友同行  应提前声明且不影响乘客行程

历经近一个月的讨论,结果已正式揭晓:90%的网友可以接受顺风车车主有亲友同行,10%的网友表示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

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顺风车本身就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事情,彼此应该多多包容“,同时”带不带亲友是车主的私事,只要车主提前告知,且不影响乘客行程就没问题“。

而不接受亲友同行的网友认为,“合乘期间,车内是车主和乘客的共同使用空间,并不完全是车主的私家车”,“选择拼车模式,车主带谁无所谓;如果是独享,车主再带人,不接受。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无疑,90%:10%的对比,客观和全面地反映了用户对这一问题的主流态度,这也有助于让更多公众更好地理解顺风车本质属性以及文化。

顺风车的性质是合乘各方自愿的社会互助行为,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有很大区别。顺风车的本质特征是“以满足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车主不以营利为目的”。嘀嗒顺风车平台提倡和谐、友善的合乘氛围并规定,“如果车主有随行亲友,需要向乘客提前声明并取得同意,且以不影响乘客正常行程为前提。”

为更好的服务合乘双方,嘀嗒出行也已设置相关界面,让车主在合乘前即可告知乘客是否有亲友同行,而乘客则可通过预支付车费,来确认合乘。可以说,平台为车主和乘客提供了双向选择、双向确认的机制。乘客若不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可以在车主接单后,与车主进行沟通协商。       

         打造更畅通的产品机制  让用户深入参与平台规则文化共建

是否接受车主有亲友同行,看似小事,实则反映了公众对顺风车本质的理解和认知。商业出行的本质是服务和被服务,而顺风车的本质是社会互助。顺风车主因为本身有出行需求,且有明确目的地,将空座分享给顺路乘客后获得出行成本分摊。而乘客则以商业出行50%左右的价格,得以到达目的地,这背后,则体现出了顺风车对于社会资源的优化利用,帮助更广大用户实现集约化出行的积极意义。

作为平等互助的合乘主体,顺风车主和乘客不仅是合乘出行的参与者、实践者,更是顺风车文化和规则的塑造者和治理者。对于顺风车规则应该如何制定,文化如何塑造,他们最有发言权。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基于这一出发点,嘀嗒出行打造了全新的用户共建社区—— “顺风声浪”,“顺风声浪”不仅推出《新手指南》、《读懂公约》等顺风车常识性板块,同时,还设立了顺风态度榜和社区热议这两个互动平台。

顺风态度榜主要针对一些在合乘中经常遇到的,容易产生司乘意见不一致的场景来进行讨论,看有无更优的解决方案,用户可以参与讨论和投票,平台会根据用户投票结果,对相应的产品机制,运营进行改进和优化,以期更好地满足最广大用户的客观真实需求,同时更好彰显合乘本质。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而社区热议则是一个让用户充分自主发声的平台,用户可以在这里写下有关实际合乘场景中的体验待优化之处,以及对于顺风车产品任何意见和建议,包括问询,嘀嗒平台产品经理都会一一反馈。

             让“互谅、守信、声明、本人“的顺风合乘核心原则更好落实

围绕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以及双方属于平等互助合乘关系这两个核心,很多的司乘之间的纠纷便能轻松化解。通过多年的实践,嘀嗒顺风车已提炼出顺风合乘的几大原则,即互谅原则、守信原则、声明原则、本人原则,这也构成了顺风车现有合乘规则的核心。

互谅,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多从对方角度考虑问题,更多包容和理解;守信,即要求合乘双方应守时履约,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声明,即要求车主和乘客有个性化需求或其他特殊情况时,应在合乘之前告知对方;本人,即要求本人合乘,禁止“代人叫车”和“物品托运”。

image.png

事实上,嘀嗒出行一直在致力于顺风车行业标准、平台规则以及顺风车文化的共建,2019年起,相继联合发起成立或参与了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集思会,顺风车行业标准课题研究用户委员会、顺风车法律及标准化工作委员会,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广泛讨论,进一步普及了顺风车的观念,让更多人对顺风车的本质属性,产品规则、文化内核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认知。

未来,让更广大的用户参与到顺风车规则及文化的共建共治中,达成更多共识,从而更好地推动这一行业的健康、规范和可持续发展,让更多用户享受到高效、有序、温暖、愉悦的合乘出行,意义深远。

顺风车为啥老是和都市传说扯上关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Dedee,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0月份,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后面又公布赴港IPO消息,有望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

这是继滴滴出行顺风车业务于今年6月19日在全国300个城市重新上线回归后,关于顺风车市场的另一重磅消息,再度体现出资本市场的无限看好。

早有专家预估,未来在共享出行领域,顺风车将是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1.8%。

另据《2014~2020中国顺风车行业发展蓝皮书》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各地有17家平台在400多个城市开展顺风车业务,累计注册车辆3000万辆,注册乘客3亿人。

不过,几乎与此同时,我国的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从“新四化”改为了“新三化”,将“共享化”删除了——毕竟这几年,关于出行领域的共享经济总是事故不断,尤其是一波三折的顺风车市场,安全绝对是行业发展无法绕过的坎儿。

其实一直以来,顺风车/搭便车这样的共享交通,都是出意外的重灾区。

尤其是在漂亮国,无论是最著名的都市传说,还是最恐怖的连环杀手,都和搭便车脱不开干系。

不过,很长一段时间,无论都市传说、文艺作品或现实社会,都习惯将恐惧的“原罪”冠在搭车客上。

毕竟那些拿着招牌或是竖着大拇指站在路边的搭车人,穿着邋遢口袋空空,造成了许多不可预测性。

一个名叫Jan Harold Brunvand的漂亮国民俗学专家,写了一本名叫《消失的搭车客》的书,专门讲述漂亮国老百姓“遭遇”过的都市传说。

对了,“都市传说”这个“专有名词”,正是从他这本书里出来的。

要说专家就是专家,为了显示其专业性,还会对每个传说做相关的原型分析。尤其是各种“搭便车”的小故事,让无数读者欲罢不能,甚至一度成为了1990年代初独树一帜的畅销书。

Brunvand调查发现,大多数关于“搭车客”的都市传说诞生在1960年以后,只有极小一部分出现在二战以前。

基本上就分两种,不是“世纪预言”就是“找人陪死”。

前者多发生在漂亮国。

比如1930年代初的芝加哥附近,不止一人遇到过一个要求搭便车的老妇人。

上车后,她就开始了关于二战的“世纪大预言”,并严正警告战争将产生怎样的惨况。说完这些话后,老妇人就会在车内立马消失,留下N脸懵逼只想尖叫的司机和乘客。

许多人通过调查,都发现那个老妇人其实早去世了。

到了1970年代末,另一个老妇人成为了预言主角。

她主要出现在从华盛顿州到俄勒冈州的五号州际公路上,预言内容则是1980年5月18日发生的附近圣海伦火山大爆发。

与此同时,阿肯色州小石城频频出现一位衣冠楚楚的搭车大叔。

他的“主讲内容”除了全世界男人都懂的政治时局,就是对未来的估计——比如老天爷不再下雨,救世主将降临等等。

相比老妇人,大叔的段位明显不够啊。除了也会凭空消失之外,没啥能唬住人的内容。

在欧洲,搭车客大多爱“找人陪死”,比如发生在法国的“帕拉瓦白衣妇人”。

事情发生在1981年5月20日,两男两女开着小车听着小曲儿从蒙彼利埃前往帕拉瓦兜风。

大约在午夜时分,他们回程途经一个十字路口,遇到一位五十岁左右,穿着白色雨衣的妇人,她看起来不会说话,但用手势比划出一副很想搭便车的样子。

秉着尊老爱幼的本能,大家赶紧让她上车坐在了后排中间的位置。

车开到Villeneuve-lès-Maguelone,遭遇到一个大急弯时,一直装哑巴的白衣女人突然尖叫到:“小心转弯!”声音尖利得让所有人心惊胆战,吓得同车的姑娘一起尖叫起来。

幸好司机车技了得及时将车刹住。大家才发现,后排尖叫的白衣女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找人陪死”的搭车客,隔壁霓虹也有类似的。

比如水木茂漫画作品《鬼太郎》中,就有这么一位神奇的阿飘。

她曾让霓虹某个深山的山崖的事故车堆成了小山,冤魂多到能凑好几桌麻将了。

原来是被当地村长误放出来的妖怪“颤抖”——每每有小汽车路过山崖,她就会飘进车内附到司机身上,让对方浑身发冷不停颤抖,直到握不住方向盘,失控翻车殒命深山。

不过,相比传说里的阿飘,最恐怖的搭车客必须是人类自己。

最早发现这一真理并发扬光大让全世界都明白的,其实是个女人——好莱坞女星艾达·卢皮诺。

她在1953年拍摄了自己导演的作品《搭便车的人》。

如今看来,这部“搭便车”是此细分类型的开山之作,情节普通打斗无聊,开车的正派面目模糊,搭车的反派被抓得莫名其妙,但就此给全世界电影工作者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公路片可以这么拍啊!

此后,和“搭便车”有关的类型片,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出现了。

而这些年最有名的“搭便车”电影,无疑是塞隆女神在2003年主演并拿到奥斯卡奖的传记电影《女魔头》——描述一个13岁就开始做雏妓,最后因为恋人离开而走向毁灭的连环杀人狂。

电影的原型正是1989~1990年间,在佛罗里达州高速公路旁神出鬼没的“女魔头”艾琳·沃诺斯。

在成为连环杀人犯之前,沃诺斯一直在固定地盘为长途货车司机提供特殊服务。

直到某次交易,沃诺斯遭到了非人的暴力袭击。她忍无可忍用枪激情杀人,就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大部分受害者是沃诺斯在大马路上骗来的——不是佯装机车抛锚需要协助,就是询问过往司机能否顺她一程。

短短一年时间,她连续杀了7个男人。成为了20世纪以来,继地狱公主贝尔·冈尼斯之后,漂亮国最著名的女性连环杀手。

同样的,搭车的恐惧从来不是单向的。

甚至纵观整个20世纪,其实涌现出一大批以杀“搭车客”为特殊嗜好的连环杀人狂。

最著名的无疑是“优等生杀人狂”的泰德·邦迪——几十年来,他不仅让漂亮国万千无脑少女疯魔,也让不少犯罪分子视为“学习的楷模”。

几年前,将章莹颖骗入车内强制关押最后杀害的伊利诺伊大学物理助教克里斯滕森,就曾视邦迪为超级偶像,顶礼膜拜。

他更是电影《沉默的羔羊》的绝对原型,无论是片中杀人犯野牛比尔的作案手段,还是食人狂魔汉尼拔的人物塑造,其实都源自于邦迪的真实过往。

1973至1978年,他起码犯下了30多起谋杀。不过真正的受害者数量依然成谜,保守估计在35人。

其中有好几位受害者上了泰德·邦迪的甲壳虫“顺风车”后,最终成为了泰勒山谷深处,连排尸骨中的一位。

比如1974年6月1日失踪的女青年布兰达·贝尔。

曾有目击者表示在当天凌晨2点,看到微醺的贝尔在酒馆门口等待愿意捎她一路的顺风车,从此杳无音讯。

直到17天后,才有人意识到她或许出了意外,才想到报警。

不过,邦迪最擅长的套路,还是装成手/脚骨折的帅哥,诱骗善良的女大学生帮他把书搬进甲壳虫的后备厢,乘其不备将其击昏绑架,塞入车内。

将“顺风车”杀人业务经营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还要算苏联/俄罗斯最恐怖的两大连环杀手——根纳季·米哈谢维奇和米哈伊尔·波普科夫。

前者曾在现今白俄罗斯东北部维捷布斯克州出没,被誉为“维捷布斯克爱国者”。

他从不抽烟喝酒烫头赌博,看起来就是一完全符合如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五讲四美模范青年,甚至是市里青年巡逻队的骨干。

妻子爱他邻居信任他。后者还会把孩子相托,请他代为接送照看。

其“活动”后期最主要的作案工具,就是一辆二手的红色扎波罗热人牌小汽车。

作为当年苏联最热门的三大汽车品牌,源自乌克兰的扎波罗热人无疑最受年轻人追捧。因为它是唯一一款只要有钱肯排队就能买到的小轿车。

(普京大帝的第一辆小轿车也是这个牌子,如今被收藏在圣彼得堡的某家博物馆内。)

恰恰有了这辆二手车“加持”,使得米哈谢维奇的作案范围瞬间扩大——从家乡的波洛茨克市扩大到了整个维捷布斯克州。

他酷爱在夏天作案,因为女孩在那时穿着清凉。他一般会在下班途中主动搭讪走路回家的陌生女孩,更喜欢找那些希望能搭便车捎一程的姑娘们。

没人会怀疑并拒绝一个有车有颜的大好青年。

就是这么一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好男人,在1971~1985年间起码杀害了36名女青年,承认了43起谋杀案与他有关。

而米哈伊尔·波普科夫,正是那个曾让整个俄罗斯闻之色变的“西伯利亚狼人”。

1992到2000年间,他杀害了起码81名女性,绝大部分是在走夜路时撞上的。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女性怀疑过这位喜好在深夜出没的男人。

因为每次,他都开着一辆警局专用四驱版拉达小轿车,一脸正气地提醒她们当心“西伯利亚狼人”出没。

所谓警局专用车,是拉达专为警方打造的“特供车”。大部分都自带警灯和全套涂装,少部分没有警灯和警用涂装。

姑娘们所乘坐的小轿车,是没有任何涂装的后者。没人会怀疑,这位警察大叔就是大名鼎鼎的“西伯利亚狼人”。

直到两名幸存者说出了关键所在,才让俄罗斯当局相信“敌在警察局”。

可惜为时已晚,波普科夫早想好了逃出生天的办法——在被检查血型和DNA之前,他故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暴打了一位嫌疑人,被革了职。

直到2012年7月,俄罗斯决定对所有退休和离职警察进行新一轮DNA检测,波普科夫才被发现并抓住。

其实利用搭顺风车犯罪,尤其是制造连环杀人案,不仅会让当地人寝食难安,生活上鸡犬不宁,更会影响经济发展。

甚至影响某款车,某个品牌的命运。

比如霓虹的三大杀人狂之一,被誉为“骗炮杀人狂”的大久保清,就曾让马自达在群马县的销量跌入谷底——直到现在,马自达在群马的业绩依旧在霓虹诸县中垫底。

是的,在1971年3月至5月,大久保清正是开着当时最让人眼红的马自达中型高档车Rotary Coupe,搭讪了127名涉世未深的少女,询问她们是否愿意做自己的美术模特。

据统计,愿意搭车兜风的人有35名,发生关系的有18人,最终他杀害了8人。

其实,马自达并不是大久保清唯一的“作案工具车”。

早在1964年,他就曾开着贷款买的五十铃Bellete到处搭讪找目标,并成功将两位少女骗上车实施强奸。

但最终马自达成为了群马县的“禁忌”——很长一段时间,没人敢买马自达的任何车型,深怕被旁人误会自己有犯罪欲望。

与之相反,大批无事可做的社会青年纷纷效仿。他们开着马自达四处搭讪姑娘,询问她们是否愿意上车玩儿,顺便做自己的模特儿。

心疼马自达三秒钟。

(1983年,霓虹曾拍过一部伪纪录片《昭和四十六年·大久保清犯罪实录》,由当时正鲜嫩的北野武扮演大久保清。)

据说1970~2000年代,由于泰德·邦迪、艾琳·沃诺斯、根纳季·米哈谢维奇、米哈伊尔·波普科夫,以及大久保清等各色连环杀人狂的轮番登场,许多国家原本乐善好施的有车一族,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在路上为陌生人停车。

许多徒步旅行的驴友,更是不再敢随意搭便车了。

不过,世界上最难琢磨的就是人心。

1997年闻名全国的12·1枪杀大案里的第二位受害者——延安来的卡车司机张海潮,恰恰因为10年前曾拒绝了主案犯董力的搭车要求,被后者残忍射杀,连人带车一同推下山崖。

一同被杀的,还有同车的一位装卸工。

张海潮早就忘了“拒载”这件小事儿,但董力从没忘记过。

如此看来,处于共享经济漩涡的滴答顺风车或是滴滴顺风车之流,似乎的确比过去强许多——但左右共享经济健康发展的因素,除了企业硬件条件,还有谁都不能逃避的软肋,公众道德。

而且,所谓的公众道德,其实无法完全涵盖住丰富且复杂的人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Dedee

顺风车为啥老是和都市传说扯上关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Dedee,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0月份,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后面又公布赴港IPO消息,有望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

这是继滴滴出行顺风车业务于今年6月19日在全国300个城市重新上线回归后,关于顺风车市场的另一重磅消息,再度体现出资本市场的无限看好。

早有专家预估,未来在共享出行领域,顺风车将是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1.8%。

另据《2014~2020中国顺风车行业发展蓝皮书》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各地有17家平台在400多个城市开展顺风车业务,累计注册车辆3000万辆,注册乘客3亿人。

不过,几乎与此同时,我国的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从“新四化”改为了“新三化”,将“共享化”删除了——毕竟这几年,关于出行领域的共享经济总是事故不断,尤其是一波三折的顺风车市场,安全绝对是行业发展无法绕过的坎儿。

其实一直以来,顺风车/搭便车这样的共享交通,都是出意外的重灾区。

尤其是在漂亮国,无论是最著名的都市传说,还是最恐怖的连环杀手,都和搭便车脱不开干系。

不过,很长一段时间,无论都市传说、文艺作品或现实社会,都习惯将恐惧的“原罪”冠在搭车客上。

毕竟那些拿着招牌或是竖着大拇指站在路边的搭车人,穿着邋遢口袋空空,造成了许多不可预测性。

一个名叫Jan Harold Brunvand的漂亮国民俗学专家,写了一本名叫《消失的搭车客》的书,专门讲述漂亮国老百姓“遭遇”过的都市传说。

对了,“都市传说”这个“专有名词”,正是从他这本书里出来的。

要说专家就是专家,为了显示其专业性,还会对每个传说做相关的原型分析。尤其是各种“搭便车”的小故事,让无数读者欲罢不能,甚至一度成为了1990年代初独树一帜的畅销书。

Brunvand调查发现,大多数关于“搭车客”的都市传说诞生在1960年以后,只有极小一部分出现在二战以前。

基本上就分两种,不是“世纪预言”就是“找人陪死”。

前者多发生在漂亮国。

比如1930年代初的芝加哥附近,不止一人遇到过一个要求搭便车的老妇人。

上车后,她就开始了关于二战的“世纪大预言”,并严正警告战争将产生怎样的惨况。说完这些话后,老妇人就会在车内立马消失,留下N脸懵逼只想尖叫的司机和乘客。

许多人通过调查,都发现那个老妇人其实早去世了。

到了1970年代末,另一个老妇人成为了预言主角。

她主要出现在从华盛顿州到俄勒冈州的五号州际公路上,预言内容则是1980年5月18日发生的附近圣海伦火山大爆发。

与此同时,阿肯色州小石城频频出现一位衣冠楚楚的搭车大叔。

他的“主讲内容”除了全世界男人都懂的政治时局,就是对未来的估计——比如老天爷不再下雨,救世主将降临等等。

相比老妇人,大叔的段位明显不够啊。除了也会凭空消失之外,没啥能唬住人的内容。

在欧洲,搭车客大多爱“找人陪死”,比如发生在法国的“帕拉瓦白衣妇人”。

事情发生在1981年5月20日,两男两女开着小车听着小曲儿从蒙彼利埃前往帕拉瓦兜风。

大约在午夜时分,他们回程途经一个十字路口,遇到一位五十岁左右,穿着白色雨衣的妇人,她看起来不会说话,但用手势比划出一副很想搭便车的样子。

秉着尊老爱幼的本能,大家赶紧让她上车坐在了后排中间的位置。

车开到Villeneuve-lès-Maguelone,遭遇到一个大急弯时,一直装哑巴的白衣女人突然尖叫到:“小心转弯!”声音尖利得让所有人心惊胆战,吓得同车的姑娘一起尖叫起来。

幸好司机车技了得及时将车刹住。大家才发现,后排尖叫的白衣女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找人陪死”的搭车客,隔壁霓虹也有类似的。

比如水木茂漫画作品《鬼太郎》中,就有这么一位神奇的阿飘。

她曾让霓虹某个深山的山崖的事故车堆成了小山,冤魂多到能凑好几桌麻将了。

原来是被当地村长误放出来的妖怪“颤抖”——每每有小汽车路过山崖,她就会飘进车内附到司机身上,让对方浑身发冷不停颤抖,直到握不住方向盘,失控翻车殒命深山。

不过,相比传说里的阿飘,最恐怖的搭车客必须是人类自己。

最早发现这一真理并发扬光大让全世界都明白的,其实是个女人——好莱坞女星艾达·卢皮诺。

她在1953年拍摄了自己导演的作品《搭便车的人》。

如今看来,这部“搭便车”是此细分类型的开山之作,情节普通打斗无聊,开车的正派面目模糊,搭车的反派被抓得莫名其妙,但就此给全世界电影工作者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公路片可以这么拍啊!

此后,和“搭便车”有关的类型片,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出现了。

而这些年最有名的“搭便车”电影,无疑是塞隆女神在2003年主演并拿到奥斯卡奖的传记电影《女魔头》——描述一个13岁就开始做雏妓,最后因为恋人离开而走向毁灭的连环杀人狂。

电影的原型正是1989~1990年间,在佛罗里达州高速公路旁神出鬼没的“女魔头”艾琳·沃诺斯。

在成为连环杀人犯之前,沃诺斯一直在固定地盘为长途货车司机提供特殊服务。

直到某次交易,沃诺斯遭到了非人的暴力袭击。她忍无可忍用枪激情杀人,就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大部分受害者是沃诺斯在大马路上骗来的——不是佯装机车抛锚需要协助,就是询问过往司机能否顺她一程。

短短一年时间,她连续杀了7个男人。成为了20世纪以来,继地狱公主贝尔·冈尼斯之后,漂亮国最著名的女性连环杀手。

同样的,搭车的恐惧从来不是单向的。

甚至纵观整个20世纪,其实涌现出一大批以杀“搭车客”为特殊嗜好的连环杀人狂。

最著名的无疑是“优等生杀人狂”的泰德·邦迪——几十年来,他不仅让漂亮国万千无脑少女疯魔,也让不少犯罪分子视为“学习的楷模”。

几年前,将章莹颖骗入车内强制关押最后杀害的伊利诺伊大学物理助教克里斯滕森,就曾视邦迪为超级偶像,顶礼膜拜。

他更是电影《沉默的羔羊》的绝对原型,无论是片中杀人犯野牛比尔的作案手段,还是食人狂魔汉尼拔的人物塑造,其实都源自于邦迪的真实过往。

1973至1978年,他起码犯下了30多起谋杀。不过真正的受害者数量依然成谜,保守估计在35人。

其中有好几位受害者上了泰德·邦迪的甲壳虫“顺风车”后,最终成为了泰勒山谷深处,连排尸骨中的一位。

比如1974年6月1日失踪的女青年布兰达·贝尔。

曾有目击者表示在当天凌晨2点,看到微醺的贝尔在酒馆门口等待愿意捎她一路的顺风车,从此杳无音讯。

直到17天后,才有人意识到她或许出了意外,才想到报警。

不过,邦迪最擅长的套路,还是装成手/脚骨折的帅哥,诱骗善良的女大学生帮他把书搬进甲壳虫的后备厢,乘其不备将其击昏绑架,塞入车内。

将“顺风车”杀人业务经营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还要算苏联/俄罗斯最恐怖的两大连环杀手——根纳季·米哈谢维奇和米哈伊尔·波普科夫。

前者曾在现今白俄罗斯东北部维捷布斯克州出没,被誉为“维捷布斯克爱国者”。

他从不抽烟喝酒烫头赌博,看起来就是一完全符合如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五讲四美模范青年,甚至是市里青年巡逻队的骨干。

妻子爱他邻居信任他。后者还会把孩子相托,请他代为接送照看。

其“活动”后期最主要的作案工具,就是一辆二手的红色扎波罗热人牌小汽车。

作为当年苏联最热门的三大汽车品牌,源自乌克兰的扎波罗热人无疑最受年轻人追捧。因为它是唯一一款只要有钱肯排队就能买到的小轿车。

(普京大帝的第一辆小轿车也是这个牌子,如今被收藏在圣彼得堡的某家博物馆内。)

恰恰有了这辆二手车“加持”,使得米哈谢维奇的作案范围瞬间扩大——从家乡的波洛茨克市扩大到了整个维捷布斯克州。

他酷爱在夏天作案,因为女孩在那时穿着清凉。他一般会在下班途中主动搭讪走路回家的陌生女孩,更喜欢找那些希望能搭便车捎一程的姑娘们。

没人会怀疑并拒绝一个有车有颜的大好青年。

就是这么一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好男人,在1971~1985年间起码杀害了36名女青年,承认了43起谋杀案与他有关。

而米哈伊尔·波普科夫,正是那个曾让整个俄罗斯闻之色变的“西伯利亚狼人”。

1992到2000年间,他杀害了起码81名女性,绝大部分是在走夜路时撞上的。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女性怀疑过这位喜好在深夜出没的男人。

因为每次,他都开着一辆警局专用四驱版拉达小轿车,一脸正气地提醒她们当心“西伯利亚狼人”出没。

所谓警局专用车,是拉达专为警方打造的“特供车”。大部分都自带警灯和全套涂装,少部分没有警灯和警用涂装。

姑娘们所乘坐的小轿车,是没有任何涂装的后者。没人会怀疑,这位警察大叔就是大名鼎鼎的“西伯利亚狼人”。

直到两名幸存者说出了关键所在,才让俄罗斯当局相信“敌在警察局”。

可惜为时已晚,波普科夫早想好了逃出生天的办法——在被检查血型和DNA之前,他故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暴打了一位嫌疑人,被革了职。

直到2012年7月,俄罗斯决定对所有退休和离职警察进行新一轮DNA检测,波普科夫才被发现并抓住。

其实利用搭顺风车犯罪,尤其是制造连环杀人案,不仅会让当地人寝食难安,生活上鸡犬不宁,更会影响经济发展。

甚至影响某款车,某个品牌的命运。

比如霓虹的三大杀人狂之一,被誉为“骗炮杀人狂”的大久保清,就曾让马自达在群马县的销量跌入谷底——直到现在,马自达在群马的业绩依旧在霓虹诸县中垫底。

是的,在1971年3月至5月,大久保清正是开着当时最让人眼红的马自达中型高档车Rotary Coupe,搭讪了127名涉世未深的少女,询问她们是否愿意做自己的美术模特。

据统计,愿意搭车兜风的人有35名,发生关系的有18人,最终他杀害了8人。

其实,马自达并不是大久保清唯一的“作案工具车”。

早在1964年,他就曾开着贷款买的五十铃Bellete到处搭讪找目标,并成功将两位少女骗上车实施强奸。

但最终马自达成为了群马县的“禁忌”——很长一段时间,没人敢买马自达的任何车型,深怕被旁人误会自己有犯罪欲望。

与之相反,大批无事可做的社会青年纷纷效仿。他们开着马自达四处搭讪姑娘,询问她们是否愿意上车玩儿,顺便做自己的模特儿。

心疼马自达三秒钟。

(1983年,霓虹曾拍过一部伪纪录片《昭和四十六年·大久保清犯罪实录》,由当时正鲜嫩的北野武扮演大久保清。)

据说1970~2000年代,由于泰德·邦迪、艾琳·沃诺斯、根纳季·米哈谢维奇、米哈伊尔·波普科夫,以及大久保清等各色连环杀人狂的轮番登场,许多国家原本乐善好施的有车一族,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在路上为陌生人停车。

许多徒步旅行的驴友,更是不再敢随意搭便车了。

不过,世界上最难琢磨的就是人心。

1997年闻名全国的12·1枪杀大案里的第二位受害者——延安来的卡车司机张海潮,恰恰因为10年前曾拒绝了主案犯董力的搭车要求,被后者残忍射杀,连人带车一同推下山崖。

一同被杀的,还有同车的一位装卸工。

张海潮早就忘了“拒载”这件小事儿,但董力从没忘记过。

如此看来,处于共享经济漩涡的滴答顺风车或是滴滴顺风车之流,似乎的确比过去强许多——但左右共享经济健康发展的因素,除了企业硬件条件,还有谁都不能逃避的软肋,公众道德。

而且,所谓的公众道德,其实无法完全涵盖住丰富且复杂的人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Dedee

顺风车为啥老是和都市传说扯上关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Dedee,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0月份,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后面又公布赴港IPO消息,有望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

这是继滴滴出行顺风车业务于今年6月19日在全国300个城市重新上线回归后,关于顺风车市场的另一重磅消息,再度体现出资本市场的无限看好。

早有专家预估,未来在共享出行领域,顺风车将是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1.8%。

另据《2014~2020中国顺风车行业发展蓝皮书》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各地有17家平台在400多个城市开展顺风车业务,累计注册车辆3000万辆,注册乘客3亿人。

不过,几乎与此同时,我国的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从“新四化”改为了“新三化”,将“共享化”删除了——毕竟这几年,关于出行领域的共享经济总是事故不断,尤其是一波三折的顺风车市场,安全绝对是行业发展无法绕过的坎儿。

其实一直以来,顺风车/搭便车这样的共享交通,都是出意外的重灾区。

尤其是在漂亮国,无论是最著名的都市传说,还是最恐怖的连环杀手,都和搭便车脱不开干系。

不过,很长一段时间,无论都市传说、文艺作品或现实社会,都习惯将恐惧的“原罪”冠在搭车客上。

毕竟那些拿着招牌或是竖着大拇指站在路边的搭车人,穿着邋遢口袋空空,造成了许多不可预测性。

一个名叫Jan Harold Brunvand的漂亮国民俗学专家,写了一本名叫《消失的搭车客》的书,专门讲述漂亮国老百姓“遭遇”过的都市传说。

对了,“都市传说”这个“专有名词”,正是从他这本书里出来的。

要说专家就是专家,为了显示其专业性,还会对每个传说做相关的原型分析。尤其是各种“搭便车”的小故事,让无数读者欲罢不能,甚至一度成为了1990年代初独树一帜的畅销书。

Brunvand调查发现,大多数关于“搭车客”的都市传说诞生在1960年以后,只有极小一部分出现在二战以前。

基本上就分两种,不是“世纪预言”就是“找人陪死”。

前者多发生在漂亮国。

比如1930年代初的芝加哥附近,不止一人遇到过一个要求搭便车的老妇人。

上车后,她就开始了关于二战的“世纪大预言”,并严正警告战争将产生怎样的惨况。说完这些话后,老妇人就会在车内立马消失,留下N脸懵逼只想尖叫的司机和乘客。

许多人通过调查,都发现那个老妇人其实早去世了。

到了1970年代末,另一个老妇人成为了预言主角。

她主要出现在从华盛顿州到俄勒冈州的五号州际公路上,预言内容则是1980年5月18日发生的附近圣海伦火山大爆发。

与此同时,阿肯色州小石城频频出现一位衣冠楚楚的搭车大叔。

他的“主讲内容”除了全世界男人都懂的政治时局,就是对未来的估计——比如老天爷不再下雨,救世主将降临等等。

相比老妇人,大叔的段位明显不够啊。除了也会凭空消失之外,没啥能唬住人的内容。

在欧洲,搭车客大多爱“找人陪死”,比如发生在法国的“帕拉瓦白衣妇人”。

事情发生在1981年5月20日,两男两女开着小车听着小曲儿从蒙彼利埃前往帕拉瓦兜风。

大约在午夜时分,他们回程途经一个十字路口,遇到一位五十岁左右,穿着白色雨衣的妇人,她看起来不会说话,但用手势比划出一副很想搭便车的样子。

秉着尊老爱幼的本能,大家赶紧让她上车坐在了后排中间的位置。

车开到Villeneuve-lès-Maguelone,遭遇到一个大急弯时,一直装哑巴的白衣女人突然尖叫到:“小心转弯!”声音尖利得让所有人心惊胆战,吓得同车的姑娘一起尖叫起来。

幸好司机车技了得及时将车刹住。大家才发现,后排尖叫的白衣女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找人陪死”的搭车客,隔壁霓虹也有类似的。

比如水木茂漫画作品《鬼太郎》中,就有这么一位神奇的阿飘。

她曾让霓虹某个深山的山崖的事故车堆成了小山,冤魂多到能凑好几桌麻将了。

原来是被当地村长误放出来的妖怪“颤抖”——每每有小汽车路过山崖,她就会飘进车内附到司机身上,让对方浑身发冷不停颤抖,直到握不住方向盘,失控翻车殒命深山。

不过,相比传说里的阿飘,最恐怖的搭车客必须是人类自己。

最早发现这一真理并发扬光大让全世界都明白的,其实是个女人——好莱坞女星艾达·卢皮诺。

她在1953年拍摄了自己导演的作品《搭便车的人》。

如今看来,这部“搭便车”是此细分类型的开山之作,情节普通打斗无聊,开车的正派面目模糊,搭车的反派被抓得莫名其妙,但就此给全世界电影工作者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公路片可以这么拍啊!

此后,和“搭便车”有关的类型片,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出现了。

而这些年最有名的“搭便车”电影,无疑是塞隆女神在2003年主演并拿到奥斯卡奖的传记电影《女魔头》——描述一个13岁就开始做雏妓,最后因为恋人离开而走向毁灭的连环杀人狂。

电影的原型正是1989~1990年间,在佛罗里达州高速公路旁神出鬼没的“女魔头”艾琳·沃诺斯。

在成为连环杀人犯之前,沃诺斯一直在固定地盘为长途货车司机提供特殊服务。

直到某次交易,沃诺斯遭到了非人的暴力袭击。她忍无可忍用枪激情杀人,就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大部分受害者是沃诺斯在大马路上骗来的——不是佯装机车抛锚需要协助,就是询问过往司机能否顺她一程。

短短一年时间,她连续杀了7个男人。成为了20世纪以来,继地狱公主贝尔·冈尼斯之后,漂亮国最著名的女性连环杀手。

同样的,搭车的恐惧从来不是单向的。

甚至纵观整个20世纪,其实涌现出一大批以杀“搭车客”为特殊嗜好的连环杀人狂。

最著名的无疑是“优等生杀人狂”的泰德·邦迪——几十年来,他不仅让漂亮国万千无脑少女疯魔,也让不少犯罪分子视为“学习的楷模”。

几年前,将章莹颖骗入车内强制关押最后杀害的伊利诺伊大学物理助教克里斯滕森,就曾视邦迪为超级偶像,顶礼膜拜。

他更是电影《沉默的羔羊》的绝对原型,无论是片中杀人犯野牛比尔的作案手段,还是食人狂魔汉尼拔的人物塑造,其实都源自于邦迪的真实过往。

1973至1978年,他起码犯下了30多起谋杀。不过真正的受害者数量依然成谜,保守估计在35人。

其中有好几位受害者上了泰德·邦迪的甲壳虫“顺风车”后,最终成为了泰勒山谷深处,连排尸骨中的一位。

比如1974年6月1日失踪的女青年布兰达·贝尔。

曾有目击者表示在当天凌晨2点,看到微醺的贝尔在酒馆门口等待愿意捎她一路的顺风车,从此杳无音讯。

直到17天后,才有人意识到她或许出了意外,才想到报警。

不过,邦迪最擅长的套路,还是装成手/脚骨折的帅哥,诱骗善良的女大学生帮他把书搬进甲壳虫的后备厢,乘其不备将其击昏绑架,塞入车内。

将“顺风车”杀人业务经营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还要算苏联/俄罗斯最恐怖的两大连环杀手——根纳季·米哈谢维奇和米哈伊尔·波普科夫。

前者曾在现今白俄罗斯东北部维捷布斯克州出没,被誉为“维捷布斯克爱国者”。

他从不抽烟喝酒烫头赌博,看起来就是一完全符合如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五讲四美模范青年,甚至是市里青年巡逻队的骨干。

妻子爱他邻居信任他。后者还会把孩子相托,请他代为接送照看。

其“活动”后期最主要的作案工具,就是一辆二手的红色扎波罗热人牌小汽车。

作为当年苏联最热门的三大汽车品牌,源自乌克兰的扎波罗热人无疑最受年轻人追捧。因为它是唯一一款只要有钱肯排队就能买到的小轿车。

(普京大帝的第一辆小轿车也是这个牌子,如今被收藏在圣彼得堡的某家博物馆内。)

恰恰有了这辆二手车“加持”,使得米哈谢维奇的作案范围瞬间扩大——从家乡的波洛茨克市扩大到了整个维捷布斯克州。

他酷爱在夏天作案,因为女孩在那时穿着清凉。他一般会在下班途中主动搭讪走路回家的陌生女孩,更喜欢找那些希望能搭便车捎一程的姑娘们。

没人会怀疑并拒绝一个有车有颜的大好青年。

就是这么一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好男人,在1971~1985年间起码杀害了36名女青年,承认了43起谋杀案与他有关。

而米哈伊尔·波普科夫,正是那个曾让整个俄罗斯闻之色变的“西伯利亚狼人”。

1992到2000年间,他杀害了起码81名女性,绝大部分是在走夜路时撞上的。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女性怀疑过这位喜好在深夜出没的男人。

因为每次,他都开着一辆警局专用四驱版拉达小轿车,一脸正气地提醒她们当心“西伯利亚狼人”出没。

所谓警局专用车,是拉达专为警方打造的“特供车”。大部分都自带警灯和全套涂装,少部分没有警灯和警用涂装。

姑娘们所乘坐的小轿车,是没有任何涂装的后者。没人会怀疑,这位警察大叔就是大名鼎鼎的“西伯利亚狼人”。

直到两名幸存者说出了关键所在,才让俄罗斯当局相信“敌在警察局”。

可惜为时已晚,波普科夫早想好了逃出生天的办法——在被检查血型和DNA之前,他故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暴打了一位嫌疑人,被革了职。

直到2012年7月,俄罗斯决定对所有退休和离职警察进行新一轮DNA检测,波普科夫才被发现并抓住。

其实利用搭顺风车犯罪,尤其是制造连环杀人案,不仅会让当地人寝食难安,生活上鸡犬不宁,更会影响经济发展。

甚至影响某款车,某个品牌的命运。

比如霓虹的三大杀人狂之一,被誉为“骗炮杀人狂”的大久保清,就曾让马自达在群马县的销量跌入谷底——直到现在,马自达在群马的业绩依旧在霓虹诸县中垫底。

是的,在1971年3月至5月,大久保清正是开着当时最让人眼红的马自达中型高档车Rotary Coupe,搭讪了127名涉世未深的少女,询问她们是否愿意做自己的美术模特。

据统计,愿意搭车兜风的人有35名,发生关系的有18人,最终他杀害了8人。

其实,马自达并不是大久保清唯一的“作案工具车”。

早在1964年,他就曾开着贷款买的五十铃Bellete到处搭讪找目标,并成功将两位少女骗上车实施强奸。

但最终马自达成为了群马县的“禁忌”——很长一段时间,没人敢买马自达的任何车型,深怕被旁人误会自己有犯罪欲望。

与之相反,大批无事可做的社会青年纷纷效仿。他们开着马自达四处搭讪姑娘,询问她们是否愿意上车玩儿,顺便做自己的模特儿。

心疼马自达三秒钟。

(1983年,霓虹曾拍过一部伪纪录片《昭和四十六年·大久保清犯罪实录》,由当时正鲜嫩的北野武扮演大久保清。)

据说1970~2000年代,由于泰德·邦迪、艾琳·沃诺斯、根纳季·米哈谢维奇、米哈伊尔·波普科夫,以及大久保清等各色连环杀人狂的轮番登场,许多国家原本乐善好施的有车一族,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在路上为陌生人停车。

许多徒步旅行的驴友,更是不再敢随意搭便车了。

不过,世界上最难琢磨的就是人心。

1997年闻名全国的12·1枪杀大案里的第二位受害者——延安来的卡车司机张海潮,恰恰因为10年前曾拒绝了主案犯董力的搭车要求,被后者残忍射杀,连人带车一同推下山崖。

一同被杀的,还有同车的一位装卸工。

张海潮早就忘了“拒载”这件小事儿,但董力从没忘记过。

如此看来,处于共享经济漩涡的滴答顺风车或是滴滴顺风车之流,似乎的确比过去强许多——但左右共享经济健康发展的因素,除了企业硬件条件,还有谁都不能逃避的软肋,公众道德。

而且,所谓的公众道德,其实无法完全涵盖住丰富且复杂的人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Ded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