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为何难登A股?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子弹财经”(ID:wwwhygc),作者:黄燕华,36氪经授权发布。

岁末年初,不少行业进入了“总结复盘、规划来年”的平稳阶段,但教育行业依旧“风急浪高”。

“2020年11月19日,传智播客(现更名为传智教育)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20年11月26日,行动教育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上交所上市”……

当这两家线下教育企业“首发过会”的消息传出时,不少教育从业者及投资人士直呼“不可思议”。要知道,一直以来,几乎所有教育机构的A股独立IPO之路都难以走通。 

不同于A股市场释放利好信号,美股市场却传来教育机构私有化的消息。 

2020年12月1日,正保远程教育宣布签署私有化合并协议,预计2021年上半年完成退市。时隔一周后,另一家教育中概股达内教育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收购建议书。

可能有人会问,传智教育、行动教育两家缘何选择A股独立上市?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又为何走上私有化之路? 

据「子弹财经」了解,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的业绩增速平平,若上美股难获合理估值,选择在A股“曲线上市”,也面临业绩对赌;而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的股价被严重低估,回归A股则有望获得合理估值。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教育企业无论是首发过会还是私有化,都将给教育资产证券化的未来走势带来一定影响。但不少业内人士向「子弹财经」坦言,未来三年,教育机构依然会将“海外上市”作为首选。

1、不受美股投资者“待见”的职教

熟悉教育行业的人都知道,近年来,赴海外上市的不止在线教育机构,也有线下教育机构。 

2017年10月,瑞思学科英语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2018年3月,精锐教育登陆纽交所,同年12月,卓越教育在联交所主板上市;2019年6月,思考乐教育成功登陆港交所。

那么,线下教培企业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为何没将上市地点定在海外? 

“因为这两家公司的业绩增速‘平平’。”教育行业资深业内人士刘威(化名)坦言。 

据「子弹财经」获悉,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的年收入增速均不足30%。

其中,传智教育最近两个财年的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9.44%和13.16%;而行动教育最近两个财年的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6.22%和0.23%。

相比之下,明星中概股跟谁学的增速让同行望尘莫及。跟谁学的财报数据显示,最近两个财年的同比增速分别高达305.10%和432.75%。换言之,跟谁学保持着3-5倍的年收入增速。

因此,在整体增速欠佳的情况下,即便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都在海外上市,其股价被低估也是大概率事件。

关于这一点,正保远程教育、达内教育、尚德机构等职业教育中概股在海外资本市场皆不尽人意的表现,便是最好的印证。 

其中,表现最惨淡的是正保远程教育。该公司于2008年7月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报收6.63美元,跌破7美元发行价。上市近13年期间,其最高市值只接近7.5亿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正保远程教育市值仅剩3.29亿美元。 

而达内教育于2014年4月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报收9.06美元,较发行价9美元仅微涨0.67%。上市近7年期间,其股价历史最高值为21.7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达内教育市值仅剩1.65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4.1亿美元市值缩水了59.76%。 

相比之下,尚德机构则于2018年3月在纽交所敲钟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报收11.10美元,较11.50美元的发行价下跌3.48%。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尚德机构市值仅剩1.83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19.14亿美元市值缩水了90.44%。

不难看出,教育中概股在美股市场是“一片愁云惨淡”,加之眼下正值中概股的“多事之秋”。 

在2020年以来,除了瑞幸、爱奇艺、欢聚时代等一众知名企业惨遭做空外,一些明星教育中概股也屡次三番地被做空或被曝出财务问题。 

例如,跟谁学就遭到了来自灰熊、香橼、天蝎及浑水等四家空头机构的15次做空,创下中概股史上“被做空次数最多”的纪录;而教育巨头好未来曾在2020年4月8日发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存在夸大销售数据、制造虚假合同的不法行为。

如此一来,无疑会让美股市场对整个中概股业务的真实性产生质疑,中概股的价值也将被重新审视。2020年4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发布言论称,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他提醒投资者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传智教育、行动教育如若在海外上市,显然更难获得合理估值。

而选择A股上市,无论是传智教育还是行动教育,大概率都将获得不错的估值。当然,这一论调并非毫无依据。 

以线下职教机构“中公教育”为例,该公司于2019年2月在深交所上市。据悉,在A股全行业市值增长率榜中,2019年全年市值增长率超1000%的企业只有3家,中公教育以1767%的增长率排名第二。2020年11月2日,其更是凭借2658.15亿元的市值首次超过同期好未来的2646.41亿元市值。 

“中公教育的收入、市场份额跟它的市值相比,已很难让投资人想象。”互联网教育业界资深投资人徐华对「子弹财经」说道。

2、借壳、并购绕不开业绩对赌

毫无疑问,对于线下教育机构而言,当前在国内上市的益处要高于海外市场。不过,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是,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为何都钟情于A股独立上市,而非像以往某些教育企业选择“借壳或并购重组”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 

先说借壳上市。 

相比A股独立IPO,借壳上市的方案设计复杂,审批程序也更为繁琐。涉及定向发行股票需经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涉及重大资产的出售和收购需经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的审核。

此外,由于借壳上市涉及利益主体众多,利益巨大,且壳公司本身就是公众公司,因此会面临一些首发上市并不涉及的风险,比如壳公司债务重组失败的风险。

事实上,收购方面临的不止复杂的审批程序,还有资金门槛高的问题。 

“要知道,上市公司壳的价位需要大几个亿,很多非上市的教育机构可能都拿不出这个钱。”徐华透露。 

除了资金门槛较高外,收购方在变更主营业务时也将面临股价下挫的不确定性风险。 

徐华提到,借壳之后,收购方在变换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过程中,由于相关流程较为繁琐,很可能会牵扯收购方一定的精力和资源。而一旦收购方业绩表现不理想,就会影响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收购方的判断和信心。

此时,股民可能会选择抛售,甚至很多机构投资人也不再支持收购方。“如此一来,对股价的攀升非常不利。”徐华说道。

当然,横亘在收购方面前的最大挑战是不切实际的业绩对赌。而并购重组上市,被并购方同样面临“不靠谱”的业绩对赌。 

这一点,从龙文教育身上可一窥究竟。2016年,勤上股份以20亿元收购龙文教育,双方签订业绩对赌协议。根据对赌协议,龙文教育承诺2015-2018年累计实现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5.64亿元,否则将进行补偿。 

然而,被收购后,龙文教育却从未完成业绩承诺。据财报显示,2015年-2018年,龙文教育扣非净利润分别为8626.36万元、6642万元、8414万元、5769.01万元,4年合计扣非净利润为2.95亿元,仅完成承诺业绩的52.24%。

当然,业绩对赌失败也存在一些客观原因。比如,在线教育快速发展,势必会对很多传统教育机构产生冲击;行业的竞争不断加剧,导致线上营销成本急剧上升……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选择并购重组的公司普遍属于资产不优质的机构。 

“说白了,如果资产很优质,绝大多数公司都会选择自己IPO,其次选择借壳。”新职业网校创始人潘欣向「子弹财经」表示,大部分想通过并购重组方式实现A股上市的机构,其资产本身就不那么优质。

无论是通过借壳还是并购重组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都将面临高昂的沟通和谈判成本。 

徐华说,因为双方不是“从零开始”的自然共同体,所以通过借壳或并购重组的方式,涉及到的沟通成本,谈判成本,以及之后企业整体的走向,都会带来大量的资源精力,甚至是资金方面的损耗。

“所以彼此之间的沟通信任关系特别重要,一旦处理不当,可能出现双输的局面。”徐华补充道。

由此看来,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寻求A股独立IPO,也是为了规避上述风险与不必要的沟通成本。

此外,与传智教育、行动教育首发过会等幸事不同,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选择私有化则难免令人唏嘘。不过,换个角度来看,似乎也能理解。毕竟,一个公司上市近13年,一个公司上市近7年,如今市值却都不足3.5亿美元。 

当传智教育、行动教育“前脚”宣布首发过会,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随后就公布私有化消息,不可避免地让外界产生“它们要回归A股”的猜测。 

对于正保远程教育回归A股的说法,潘欣表示认同。但在他看来,其回归A股的方式存在不确定性。“可能选择独立上市,也可能选择曲线上市。” 

而对于达内教育私有化是为了在境内二次上市的说法,潘欣则持不同意见。他表示,达内教育此举更多是基于子品牌“童程童美”的发展考虑。“尽管它跟传智教育在IT培训赛道分列第一、二名,但从目前来看,二者走的已经不是一条路线。” 

他分析,达内教育的一大核心业务是少儿编程。如大家所知,一众非上市的少儿编程机构的估值都远超其在二级市场的市值。但事实上,童程童美的营收体量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少儿编程玩家。显然,存在收入与估值极不对等的情况,这对于童程童美未来的发展十分不利。

“如果达内教育私有化,它就可以做私募,用一级市场的估值去融资,跟少儿编程机构们做对等竞争。”潘欣说。

3、受制于盈利和VIE架构

如今,国内外资本市场都能看到线下教育企业的身影,唯独难在国内资本市场找出一家在线教育企业。 

“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搭的都是VIE架构。”长期关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士王枫(化名)告诉「子弹财经」,一方面,初期为了实现快速增长,很多在线教育公司会选择引入美元基金,从而搭建了VIE架构;另一方面,相比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的投资实力更弱些。 

以沪江为例,2015年,沪江获投10亿元,刷新行业最大单笔融资记录,也助推了沪江成为在线教育第一只独角兽企业。然而,在10亿元投资中,作为领投方的皖新传媒也只投资了一个多亿,剩下的8个多亿都从一级市场上去募资。

所以,对于融资进入后期的多数在线教育公司来说,它们不得不选择美元基金,并搭建VIE架构。“毕竟,人民币基金的资金体量相对有限。”王枫说。

而A股IPO有一个硬性标准:不允许特殊的股权结构(VIE构架),同股同权的企业才能在A股上市。这无疑会让绝大多数在线教育机构被挡在A股门外。

另一个事实是,对于在线教育公司来说,若想在A股上市,要拆除VIE架构绝非易事。 

一般而言,VIE架构不可能很快就被拆掉,毕竟内部的投资人关系、股东结构等梳理起来特别麻烦。“更重要的是,很多在线教育机构的现金流仰仗外部资金,怎么可能轻易得罪现有投资人呢?”徐华说。

此外,“财务亏损”这一普遍且现实的情况,也让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与A股“擦肩而过”。

毕竟,A股上市有“盈利”这个硬性标准。比如,A股IPO主板和中小板上市的企业,其净利润需在最近3个会计年度为正数,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

当然,也有新东方在线、跟谁学等少数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远赴海外上市。只是,这背后的原因各有不同。 

“新东方在线当年选择在香港上市有资方加持的考量。”王枫对「子弹财经」分析道,除了新东方,新东方在线背后的另一大股东是腾讯。而腾讯是港股上市公司,如果新东方在线去香港IPO,无疑能获得腾讯方面的加持。“毕竟,腾讯与香港证券市场的投资人关系都很熟。” 

但他认为,新东方在线赴港上市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狙击沪江在港上市。 

沪江声称要做“综合性互联网教育平台”,但从财务数据表现来看,沪江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沪江网校,这也导致新东方在线一直视沪江为最大挑战者之一。所以,在沪江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后,时隔仅两周,新东方在线也于港交所提交上市招股书。“不得不说,新东方在线的反应速度极快。”王枫不禁感慨道。

当然,也有另一种解释。 

在刘威看来,新东方在线之所以选择在港上市主要是由于VIE架构的问题。“新东方本身搭的就是VIE架构,新东方在线搭的也是VIE架构,等于大VIE套小VIE的架构。” 

即便拆除新东方在线的VIE架构,它还面临控股股东是海外架构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拆除VIE架构技术复杂,将境外权益转到境内,过程中涉及到一系列协议的终止、废除等诸多法律问题,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

“跟谁学之所以选择美股上市,一是因为创始人陈向东曾作为新东方核心团队成员出现在新东方纽交所敲钟仪式现场;二是因为发展初期,跟谁学拿得是美元基金的投资,搭的是VIE架构。”王枫说道。

可以肯定的是,传智教育、行动教育的首发过会,以及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的私有化,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教育资产证券化的未来走势。 

“未来三年,部分线下教育机构会选择A股独立IPO。”徐华解释,那些非头部线下教育机构,因为没有受到VIE架构和美元基金的绑架,会选择在国内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甚至科创板上市。 

而部分资产优质的线下教育中概股会选择回归A股。“像精锐教育、瑞思英语等在美股市场表现一般的线下教育机构,回归A股容易获得更合理的估值。”徐华称。 

不难推断,那些资产不优质的教育中概股在国内二次上市基本无望。比如,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流利说,退市之后能否在A股上市存疑。“流利说能继续坚持品牌运营已经很不错了,更不要说追求在国内上市。”刘威坦言。 

毫无疑问的是,在未来,无论A股还是美股市场,其进入门槛都会变高,但相较之下,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依然会将“在海外上市”当作首选,而实力过硬的教育中概股会选择在美国和香港两地上市。 

对于坊间流传“好未来于2021年上半年在港二次上市”的消息,徐华表示可能性较大。“毕竟,新东方这次在香港二次上市时募集资金已超过100亿港元。”

*文中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在线教育为何难登A股?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子弹财经”(ID:wwwhygc),作者:黄燕华,36氪经授权发布。

岁末年初,不少行业进入了“总结复盘、规划来年”的平稳阶段,但教育行业依旧“风急浪高”。

“2020年11月19日,传智播客(现更名为传智教育)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20年11月26日,行动教育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上交所上市”……

当这两家线下教育企业“首发过会”的消息传出时,不少教育从业者及投资人士直呼“不可思议”。要知道,一直以来,几乎所有教育机构的A股独立IPO之路都难以走通。 

不同于A股市场释放利好信号,美股市场却传来教育机构私有化的消息。 

2020年12月1日,正保远程教育宣布签署私有化合并协议,预计2021年上半年完成退市。时隔一周后,另一家教育中概股达内教育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收购建议书。

可能有人会问,传智教育、行动教育两家缘何选择A股独立上市?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又为何走上私有化之路? 

据「子弹财经」了解,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的业绩增速平平,若上美股难获合理估值,选择在A股“曲线上市”,也面临业绩对赌;而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的股价被严重低估,回归A股则有望获得合理估值。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教育企业无论是首发过会还是私有化,都将给教育资产证券化的未来走势带来一定影响。但不少业内人士向「子弹财经」坦言,未来三年,教育机构依然会将“海外上市”作为首选。

1、不受美股投资者“待见”的职教

熟悉教育行业的人都知道,近年来,赴海外上市的不止在线教育机构,也有线下教育机构。 

2017年10月,瑞思学科英语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2018年3月,精锐教育登陆纽交所,同年12月,卓越教育在联交所主板上市;2019年6月,思考乐教育成功登陆港交所。

那么,线下教培企业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为何没将上市地点定在海外? 

“因为这两家公司的业绩增速‘平平’。”教育行业资深业内人士刘威(化名)坦言。 

据「子弹财经」获悉,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的年收入增速均不足30%。

其中,传智教育最近两个财年的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9.44%和13.16%;而行动教育最近两个财年的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6.22%和0.23%。

相比之下,明星中概股跟谁学的增速让同行望尘莫及。跟谁学的财报数据显示,最近两个财年的同比增速分别高达305.10%和432.75%。换言之,跟谁学保持着3-5倍的年收入增速。

因此,在整体增速欠佳的情况下,即便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都在海外上市,其股价被低估也是大概率事件。

关于这一点,正保远程教育、达内教育、尚德机构等职业教育中概股在海外资本市场皆不尽人意的表现,便是最好的印证。 

其中,表现最惨淡的是正保远程教育。该公司于2008年7月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报收6.63美元,跌破7美元发行价。上市近13年期间,其最高市值只接近7.5亿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正保远程教育市值仅剩3.29亿美元。 

而达内教育于2014年4月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报收9.06美元,较发行价9美元仅微涨0.67%。上市近7年期间,其股价历史最高值为21.7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达内教育市值仅剩1.65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4.1亿美元市值缩水了59.76%。 

相比之下,尚德机构则于2018年3月在纽交所敲钟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报收11.10美元,较11.50美元的发行价下跌3.48%。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尚德机构市值仅剩1.83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19.14亿美元市值缩水了90.44%。

不难看出,教育中概股在美股市场是“一片愁云惨淡”,加之眼下正值中概股的“多事之秋”。 

在2020年以来,除了瑞幸、爱奇艺、欢聚时代等一众知名企业惨遭做空外,一些明星教育中概股也屡次三番地被做空或被曝出财务问题。 

例如,跟谁学就遭到了来自灰熊、香橼、天蝎及浑水等四家空头机构的15次做空,创下中概股史上“被做空次数最多”的纪录;而教育巨头好未来曾在2020年4月8日发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存在夸大销售数据、制造虚假合同的不法行为。

如此一来,无疑会让美股市场对整个中概股业务的真实性产生质疑,中概股的价值也将被重新审视。2020年4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发布言论称,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他提醒投资者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传智教育、行动教育如若在海外上市,显然更难获得合理估值。

而选择A股上市,无论是传智教育还是行动教育,大概率都将获得不错的估值。当然,这一论调并非毫无依据。 

以线下职教机构“中公教育”为例,该公司于2019年2月在深交所上市。据悉,在A股全行业市值增长率榜中,2019年全年市值增长率超1000%的企业只有3家,中公教育以1767%的增长率排名第二。2020年11月2日,其更是凭借2658.15亿元的市值首次超过同期好未来的2646.41亿元市值。 

“中公教育的收入、市场份额跟它的市值相比,已很难让投资人想象。”互联网教育业界资深投资人徐华对「子弹财经」说道。

2、借壳、并购绕不开业绩对赌

毫无疑问,对于线下教育机构而言,当前在国内上市的益处要高于海外市场。不过,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是,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为何都钟情于A股独立上市,而非像以往某些教育企业选择“借壳或并购重组”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 

先说借壳上市。 

相比A股独立IPO,借壳上市的方案设计复杂,审批程序也更为繁琐。涉及定向发行股票需经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涉及重大资产的出售和收购需经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的审核。

此外,由于借壳上市涉及利益主体众多,利益巨大,且壳公司本身就是公众公司,因此会面临一些首发上市并不涉及的风险,比如壳公司债务重组失败的风险。

事实上,收购方面临的不止复杂的审批程序,还有资金门槛高的问题。 

“要知道,上市公司壳的价位需要大几个亿,很多非上市的教育机构可能都拿不出这个钱。”徐华透露。 

除了资金门槛较高外,收购方在变更主营业务时也将面临股价下挫的不确定性风险。 

徐华提到,借壳之后,收购方在变换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过程中,由于相关流程较为繁琐,很可能会牵扯收购方一定的精力和资源。而一旦收购方业绩表现不理想,就会影响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收购方的判断和信心。

此时,股民可能会选择抛售,甚至很多机构投资人也不再支持收购方。“如此一来,对股价的攀升非常不利。”徐华说道。

当然,横亘在收购方面前的最大挑战是不切实际的业绩对赌。而并购重组上市,被并购方同样面临“不靠谱”的业绩对赌。 

这一点,从龙文教育身上可一窥究竟。2016年,勤上股份以20亿元收购龙文教育,双方签订业绩对赌协议。根据对赌协议,龙文教育承诺2015-2018年累计实现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5.64亿元,否则将进行补偿。 

然而,被收购后,龙文教育却从未完成业绩承诺。据财报显示,2015年-2018年,龙文教育扣非净利润分别为8626.36万元、6642万元、8414万元、5769.01万元,4年合计扣非净利润为2.95亿元,仅完成承诺业绩的52.24%。

当然,业绩对赌失败也存在一些客观原因。比如,在线教育快速发展,势必会对很多传统教育机构产生冲击;行业的竞争不断加剧,导致线上营销成本急剧上升……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选择并购重组的公司普遍属于资产不优质的机构。 

“说白了,如果资产很优质,绝大多数公司都会选择自己IPO,其次选择借壳。”新职业网校创始人潘欣向「子弹财经」表示,大部分想通过并购重组方式实现A股上市的机构,其资产本身就不那么优质。

无论是通过借壳还是并购重组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都将面临高昂的沟通和谈判成本。 

徐华说,因为双方不是“从零开始”的自然共同体,所以通过借壳或并购重组的方式,涉及到的沟通成本,谈判成本,以及之后企业整体的走向,都会带来大量的资源精力,甚至是资金方面的损耗。

“所以彼此之间的沟通信任关系特别重要,一旦处理不当,可能出现双输的局面。”徐华补充道。

由此看来,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寻求A股独立IPO,也是为了规避上述风险与不必要的沟通成本。

此外,与传智教育、行动教育首发过会等幸事不同,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选择私有化则难免令人唏嘘。不过,换个角度来看,似乎也能理解。毕竟,一个公司上市近13年,一个公司上市近7年,如今市值却都不足3.5亿美元。 

当传智教育、行动教育“前脚”宣布首发过会,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随后就公布私有化消息,不可避免地让外界产生“它们要回归A股”的猜测。 

对于正保远程教育回归A股的说法,潘欣表示认同。但在他看来,其回归A股的方式存在不确定性。“可能选择独立上市,也可能选择曲线上市。” 

而对于达内教育私有化是为了在境内二次上市的说法,潘欣则持不同意见。他表示,达内教育此举更多是基于子品牌“童程童美”的发展考虑。“尽管它跟传智教育在IT培训赛道分列第一、二名,但从目前来看,二者走的已经不是一条路线。” 

他分析,达内教育的一大核心业务是少儿编程。如大家所知,一众非上市的少儿编程机构的估值都远超其在二级市场的市值。但事实上,童程童美的营收体量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少儿编程玩家。显然,存在收入与估值极不对等的情况,这对于童程童美未来的发展十分不利。

“如果达内教育私有化,它就可以做私募,用一级市场的估值去融资,跟少儿编程机构们做对等竞争。”潘欣说。

3、受制于盈利和VIE架构

如今,国内外资本市场都能看到线下教育企业的身影,唯独难在国内资本市场找出一家在线教育企业。 

“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搭的都是VIE架构。”长期关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士王枫(化名)告诉「子弹财经」,一方面,初期为了实现快速增长,很多在线教育公司会选择引入美元基金,从而搭建了VIE架构;另一方面,相比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的投资实力更弱些。 

以沪江为例,2015年,沪江获投10亿元,刷新行业最大单笔融资记录,也助推了沪江成为在线教育第一只独角兽企业。然而,在10亿元投资中,作为领投方的皖新传媒也只投资了一个多亿,剩下的8个多亿都从一级市场上去募资。

所以,对于融资进入后期的多数在线教育公司来说,它们不得不选择美元基金,并搭建VIE架构。“毕竟,人民币基金的资金体量相对有限。”王枫说。

而A股IPO有一个硬性标准:不允许特殊的股权结构(VIE构架),同股同权的企业才能在A股上市。这无疑会让绝大多数在线教育机构被挡在A股门外。

另一个事实是,对于在线教育公司来说,若想在A股上市,要拆除VIE架构绝非易事。 

一般而言,VIE架构不可能很快就被拆掉,毕竟内部的投资人关系、股东结构等梳理起来特别麻烦。“更重要的是,很多在线教育机构的现金流仰仗外部资金,怎么可能轻易得罪现有投资人呢?”徐华说。

此外,“财务亏损”这一普遍且现实的情况,也让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与A股“擦肩而过”。

毕竟,A股上市有“盈利”这个硬性标准。比如,A股IPO主板和中小板上市的企业,其净利润需在最近3个会计年度为正数,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

当然,也有新东方在线、跟谁学等少数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远赴海外上市。只是,这背后的原因各有不同。 

“新东方在线当年选择在香港上市有资方加持的考量。”王枫对「子弹财经」分析道,除了新东方,新东方在线背后的另一大股东是腾讯。而腾讯是港股上市公司,如果新东方在线去香港IPO,无疑能获得腾讯方面的加持。“毕竟,腾讯与香港证券市场的投资人关系都很熟。” 

但他认为,新东方在线赴港上市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狙击沪江在港上市。 

沪江声称要做“综合性互联网教育平台”,但从财务数据表现来看,沪江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沪江网校,这也导致新东方在线一直视沪江为最大挑战者之一。所以,在沪江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后,时隔仅两周,新东方在线也于港交所提交上市招股书。“不得不说,新东方在线的反应速度极快。”王枫不禁感慨道。

当然,也有另一种解释。 

在刘威看来,新东方在线之所以选择在港上市主要是由于VIE架构的问题。“新东方本身搭的就是VIE架构,新东方在线搭的也是VIE架构,等于大VIE套小VIE的架构。” 

即便拆除新东方在线的VIE架构,它还面临控股股东是海外架构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拆除VIE架构技术复杂,将境外权益转到境内,过程中涉及到一系列协议的终止、废除等诸多法律问题,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

“跟谁学之所以选择美股上市,一是因为创始人陈向东曾作为新东方核心团队成员出现在新东方纽交所敲钟仪式现场;二是因为发展初期,跟谁学拿得是美元基金的投资,搭的是VIE架构。”王枫说道。

可以肯定的是,传智教育、行动教育的首发过会,以及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的私有化,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教育资产证券化的未来走势。 

“未来三年,部分线下教育机构会选择A股独立IPO。”徐华解释,那些非头部线下教育机构,因为没有受到VIE架构和美元基金的绑架,会选择在国内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甚至科创板上市。 

而部分资产优质的线下教育中概股会选择回归A股。“像精锐教育、瑞思英语等在美股市场表现一般的线下教育机构,回归A股容易获得更合理的估值。”徐华称。 

不难推断,那些资产不优质的教育中概股在国内二次上市基本无望。比如,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流利说,退市之后能否在A股上市存疑。“流利说能继续坚持品牌运营已经很不错了,更不要说追求在国内上市。”刘威坦言。 

毫无疑问的是,在未来,无论A股还是美股市场,其进入门槛都会变高,但相较之下,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依然会将“在海外上市”当作首选,而实力过硬的教育中概股会选择在美国和香港两地上市。 

对于坊间流传“好未来于2021年上半年在港二次上市”的消息,徐华表示可能性较大。“毕竟,新东方这次在香港二次上市时募集资金已超过100亿港元。”

*文中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在线教育为何难登A股?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子弹财经”(ID:wwwhygc),作者:黄燕华,36氪经授权发布。

岁末年初,不少行业进入了“总结复盘、规划来年”的平稳阶段,但教育行业依旧“风急浪高”。

“2020年11月19日,传智播客(现更名为传智教育)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20年11月26日,行动教育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上交所上市”……

当这两家线下教育企业“首发过会”的消息传出时,不少教育从业者及投资人士直呼“不可思议”。要知道,一直以来,几乎所有教育机构的A股独立IPO之路都难以走通。 

不同于A股市场释放利好信号,美股市场却传来教育机构私有化的消息。 

2020年12月1日,正保远程教育宣布签署私有化合并协议,预计2021年上半年完成退市。时隔一周后,另一家教育中概股达内教育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收购建议书。

可能有人会问,传智教育、行动教育两家缘何选择A股独立上市?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又为何走上私有化之路? 

据「子弹财经」了解,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的业绩增速平平,若上美股难获合理估值,选择在A股“曲线上市”,也面临业绩对赌;而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的股价被严重低估,回归A股则有望获得合理估值。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教育企业无论是首发过会还是私有化,都将给教育资产证券化的未来走势带来一定影响。但不少业内人士向「子弹财经」坦言,未来三年,教育机构依然会将“海外上市”作为首选。

1、不受美股投资者“待见”的职教

熟悉教育行业的人都知道,近年来,赴海外上市的不止在线教育机构,也有线下教育机构。 

2017年10月,瑞思学科英语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2018年3月,精锐教育登陆纽交所,同年12月,卓越教育在联交所主板上市;2019年6月,思考乐教育成功登陆港交所。

那么,线下教培企业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为何没将上市地点定在海外? 

“因为这两家公司的业绩增速‘平平’。”教育行业资深业内人士刘威(化名)坦言。 

据「子弹财经」获悉,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的年收入增速均不足30%。

其中,传智教育最近两个财年的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9.44%和13.16%;而行动教育最近两个财年的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6.22%和0.23%。

相比之下,明星中概股跟谁学的增速让同行望尘莫及。跟谁学的财报数据显示,最近两个财年的同比增速分别高达305.10%和432.75%。换言之,跟谁学保持着3-5倍的年收入增速。

因此,在整体增速欠佳的情况下,即便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都在海外上市,其股价被低估也是大概率事件。

关于这一点,正保远程教育、达内教育、尚德机构等职业教育中概股在海外资本市场皆不尽人意的表现,便是最好的印证。 

其中,表现最惨淡的是正保远程教育。该公司于2008年7月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报收6.63美元,跌破7美元发行价。上市近13年期间,其最高市值只接近7.5亿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正保远程教育市值仅剩3.29亿美元。 

而达内教育于2014年4月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报收9.06美元,较发行价9美元仅微涨0.67%。上市近7年期间,其股价历史最高值为21.7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达内教育市值仅剩1.65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4.1亿美元市值缩水了59.76%。 

相比之下,尚德机构则于2018年3月在纽交所敲钟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报收11.10美元,较11.50美元的发行价下跌3.48%。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尚德机构市值仅剩1.83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19.14亿美元市值缩水了90.44%。

不难看出,教育中概股在美股市场是“一片愁云惨淡”,加之眼下正值中概股的“多事之秋”。 

在2020年以来,除了瑞幸、爱奇艺、欢聚时代等一众知名企业惨遭做空外,一些明星教育中概股也屡次三番地被做空或被曝出财务问题。 

例如,跟谁学就遭到了来自灰熊、香橼、天蝎及浑水等四家空头机构的15次做空,创下中概股史上“被做空次数最多”的纪录;而教育巨头好未来曾在2020年4月8日发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存在夸大销售数据、制造虚假合同的不法行为。

如此一来,无疑会让美股市场对整个中概股业务的真实性产生质疑,中概股的价值也将被重新审视。2020年4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发布言论称,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他提醒投资者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传智教育、行动教育如若在海外上市,显然更难获得合理估值。

而选择A股上市,无论是传智教育还是行动教育,大概率都将获得不错的估值。当然,这一论调并非毫无依据。 

以线下职教机构“中公教育”为例,该公司于2019年2月在深交所上市。据悉,在A股全行业市值增长率榜中,2019年全年市值增长率超1000%的企业只有3家,中公教育以1767%的增长率排名第二。2020年11月2日,其更是凭借2658.15亿元的市值首次超过同期好未来的2646.41亿元市值。 

“中公教育的收入、市场份额跟它的市值相比,已很难让投资人想象。”互联网教育业界资深投资人徐华对「子弹财经」说道。

2、借壳、并购绕不开业绩对赌

毫无疑问,对于线下教育机构而言,当前在国内上市的益处要高于海外市场。不过,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是,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为何都钟情于A股独立上市,而非像以往某些教育企业选择“借壳或并购重组”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 

先说借壳上市。 

相比A股独立IPO,借壳上市的方案设计复杂,审批程序也更为繁琐。涉及定向发行股票需经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涉及重大资产的出售和收购需经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的审核。

此外,由于借壳上市涉及利益主体众多,利益巨大,且壳公司本身就是公众公司,因此会面临一些首发上市并不涉及的风险,比如壳公司债务重组失败的风险。

事实上,收购方面临的不止复杂的审批程序,还有资金门槛高的问题。 

“要知道,上市公司壳的价位需要大几个亿,很多非上市的教育机构可能都拿不出这个钱。”徐华透露。 

除了资金门槛较高外,收购方在变更主营业务时也将面临股价下挫的不确定性风险。 

徐华提到,借壳之后,收购方在变换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过程中,由于相关流程较为繁琐,很可能会牵扯收购方一定的精力和资源。而一旦收购方业绩表现不理想,就会影响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收购方的判断和信心。

此时,股民可能会选择抛售,甚至很多机构投资人也不再支持收购方。“如此一来,对股价的攀升非常不利。”徐华说道。

当然,横亘在收购方面前的最大挑战是不切实际的业绩对赌。而并购重组上市,被并购方同样面临“不靠谱”的业绩对赌。 

这一点,从龙文教育身上可一窥究竟。2016年,勤上股份以20亿元收购龙文教育,双方签订业绩对赌协议。根据对赌协议,龙文教育承诺2015-2018年累计实现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5.64亿元,否则将进行补偿。 

然而,被收购后,龙文教育却从未完成业绩承诺。据财报显示,2015年-2018年,龙文教育扣非净利润分别为8626.36万元、6642万元、8414万元、5769.01万元,4年合计扣非净利润为2.95亿元,仅完成承诺业绩的52.24%。

当然,业绩对赌失败也存在一些客观原因。比如,在线教育快速发展,势必会对很多传统教育机构产生冲击;行业的竞争不断加剧,导致线上营销成本急剧上升……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选择并购重组的公司普遍属于资产不优质的机构。 

“说白了,如果资产很优质,绝大多数公司都会选择自己IPO,其次选择借壳。”新职业网校创始人潘欣向「子弹财经」表示,大部分想通过并购重组方式实现A股上市的机构,其资产本身就不那么优质。

无论是通过借壳还是并购重组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都将面临高昂的沟通和谈判成本。 

徐华说,因为双方不是“从零开始”的自然共同体,所以通过借壳或并购重组的方式,涉及到的沟通成本,谈判成本,以及之后企业整体的走向,都会带来大量的资源精力,甚至是资金方面的损耗。

“所以彼此之间的沟通信任关系特别重要,一旦处理不当,可能出现双输的局面。”徐华补充道。

由此看来,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寻求A股独立IPO,也是为了规避上述风险与不必要的沟通成本。

此外,与传智教育、行动教育首发过会等幸事不同,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选择私有化则难免令人唏嘘。不过,换个角度来看,似乎也能理解。毕竟,一个公司上市近13年,一个公司上市近7年,如今市值却都不足3.5亿美元。 

当传智教育、行动教育“前脚”宣布首发过会,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随后就公布私有化消息,不可避免地让外界产生“它们要回归A股”的猜测。 

对于正保远程教育回归A股的说法,潘欣表示认同。但在他看来,其回归A股的方式存在不确定性。“可能选择独立上市,也可能选择曲线上市。” 

而对于达内教育私有化是为了在境内二次上市的说法,潘欣则持不同意见。他表示,达内教育此举更多是基于子品牌“童程童美”的发展考虑。“尽管它跟传智教育在IT培训赛道分列第一、二名,但从目前来看,二者走的已经不是一条路线。” 

他分析,达内教育的一大核心业务是少儿编程。如大家所知,一众非上市的少儿编程机构的估值都远超其在二级市场的市值。但事实上,童程童美的营收体量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少儿编程玩家。显然,存在收入与估值极不对等的情况,这对于童程童美未来的发展十分不利。

“如果达内教育私有化,它就可以做私募,用一级市场的估值去融资,跟少儿编程机构们做对等竞争。”潘欣说。

3、受制于盈利和VIE架构

如今,国内外资本市场都能看到线下教育企业的身影,唯独难在国内资本市场找出一家在线教育企业。 

“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搭的都是VIE架构。”长期关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士王枫(化名)告诉「子弹财经」,一方面,初期为了实现快速增长,很多在线教育公司会选择引入美元基金,从而搭建了VIE架构;另一方面,相比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的投资实力更弱些。 

以沪江为例,2015年,沪江获投10亿元,刷新行业最大单笔融资记录,也助推了沪江成为在线教育第一只独角兽企业。然而,在10亿元投资中,作为领投方的皖新传媒也只投资了一个多亿,剩下的8个多亿都从一级市场上去募资。

所以,对于融资进入后期的多数在线教育公司来说,它们不得不选择美元基金,并搭建VIE架构。“毕竟,人民币基金的资金体量相对有限。”王枫说。

而A股IPO有一个硬性标准:不允许特殊的股权结构(VIE构架),同股同权的企业才能在A股上市。这无疑会让绝大多数在线教育机构被挡在A股门外。

另一个事实是,对于在线教育公司来说,若想在A股上市,要拆除VIE架构绝非易事。 

一般而言,VIE架构不可能很快就被拆掉,毕竟内部的投资人关系、股东结构等梳理起来特别麻烦。“更重要的是,很多在线教育机构的现金流仰仗外部资金,怎么可能轻易得罪现有投资人呢?”徐华说。

此外,“财务亏损”这一普遍且现实的情况,也让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与A股“擦肩而过”。

毕竟,A股上市有“盈利”这个硬性标准。比如,A股IPO主板和中小板上市的企业,其净利润需在最近3个会计年度为正数,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

当然,也有新东方在线、跟谁学等少数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远赴海外上市。只是,这背后的原因各有不同。 

“新东方在线当年选择在香港上市有资方加持的考量。”王枫对「子弹财经」分析道,除了新东方,新东方在线背后的另一大股东是腾讯。而腾讯是港股上市公司,如果新东方在线去香港IPO,无疑能获得腾讯方面的加持。“毕竟,腾讯与香港证券市场的投资人关系都很熟。” 

但他认为,新东方在线赴港上市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狙击沪江在港上市。 

沪江声称要做“综合性互联网教育平台”,但从财务数据表现来看,沪江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沪江网校,这也导致新东方在线一直视沪江为最大挑战者之一。所以,在沪江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后,时隔仅两周,新东方在线也于港交所提交上市招股书。“不得不说,新东方在线的反应速度极快。”王枫不禁感慨道。

当然,也有另一种解释。 

在刘威看来,新东方在线之所以选择在港上市主要是由于VIE架构的问题。“新东方本身搭的就是VIE架构,新东方在线搭的也是VIE架构,等于大VIE套小VIE的架构。” 

即便拆除新东方在线的VIE架构,它还面临控股股东是海外架构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拆除VIE架构技术复杂,将境外权益转到境内,过程中涉及到一系列协议的终止、废除等诸多法律问题,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

“跟谁学之所以选择美股上市,一是因为创始人陈向东曾作为新东方核心团队成员出现在新东方纽交所敲钟仪式现场;二是因为发展初期,跟谁学拿得是美元基金的投资,搭的是VIE架构。”王枫说道。

可以肯定的是,传智教育、行动教育的首发过会,以及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的私有化,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教育资产证券化的未来走势。 

“未来三年,部分线下教育机构会选择A股独立IPO。”徐华解释,那些非头部线下教育机构,因为没有受到VIE架构和美元基金的绑架,会选择在国内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甚至科创板上市。 

而部分资产优质的线下教育中概股会选择回归A股。“像精锐教育、瑞思英语等在美股市场表现一般的线下教育机构,回归A股容易获得更合理的估值。”徐华称。 

不难推断,那些资产不优质的教育中概股在国内二次上市基本无望。比如,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流利说,退市之后能否在A股上市存疑。“流利说能继续坚持品牌运营已经很不错了,更不要说追求在国内上市。”刘威坦言。 

毫无疑问的是,在未来,无论A股还是美股市场,其进入门槛都会变高,但相较之下,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依然会将“在海外上市”当作首选,而实力过硬的教育中概股会选择在美国和香港两地上市。 

对于坊间流传“好未来于2021年上半年在港二次上市”的消息,徐华表示可能性较大。“毕竟,新东方这次在香港二次上市时募集资金已超过100亿港元。”

*文中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在线教育为何难登A股?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子弹财经”(ID:wwwhygc),作者:黄燕华,36氪经授权发布。

岁末年初,不少行业进入了“总结复盘、规划来年”的平稳阶段,但教育行业依旧“风急浪高”。

“2020年11月19日,传智播客(现更名为传智教育)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20年11月26日,行动教育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上交所上市”……

当这两家线下教育企业“首发过会”的消息传出时,不少教育从业者及投资人士直呼“不可思议”。要知道,一直以来,几乎所有教育机构的A股独立IPO之路都难以走通。 

不同于A股市场释放利好信号,美股市场却传来教育机构私有化的消息。 

2020年12月1日,正保远程教育宣布签署私有化合并协议,预计2021年上半年完成退市。时隔一周后,另一家教育中概股达内教育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收购建议书。

可能有人会问,传智教育、行动教育两家缘何选择A股独立上市?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又为何走上私有化之路? 

据「子弹财经」了解,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的业绩增速平平,若上美股难获合理估值,选择在A股“曲线上市”,也面临业绩对赌;而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的股价被严重低估,回归A股则有望获得合理估值。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教育企业无论是首发过会还是私有化,都将给教育资产证券化的未来走势带来一定影响。但不少业内人士向「子弹财经」坦言,未来三年,教育机构依然会将“海外上市”作为首选。

1、不受美股投资者“待见”的职教

熟悉教育行业的人都知道,近年来,赴海外上市的不止在线教育机构,也有线下教育机构。 

2017年10月,瑞思学科英语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2018年3月,精锐教育登陆纽交所,同年12月,卓越教育在联交所主板上市;2019年6月,思考乐教育成功登陆港交所。

那么,线下教培企业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为何没将上市地点定在海外? 

“因为这两家公司的业绩增速‘平平’。”教育行业资深业内人士刘威(化名)坦言。 

据「子弹财经」获悉,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的年收入增速均不足30%。

其中,传智教育最近两个财年的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9.44%和13.16%;而行动教育最近两个财年的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6.22%和0.23%。

相比之下,明星中概股跟谁学的增速让同行望尘莫及。跟谁学的财报数据显示,最近两个财年的同比增速分别高达305.10%和432.75%。换言之,跟谁学保持着3-5倍的年收入增速。

因此,在整体增速欠佳的情况下,即便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都在海外上市,其股价被低估也是大概率事件。

关于这一点,正保远程教育、达内教育、尚德机构等职业教育中概股在海外资本市场皆不尽人意的表现,便是最好的印证。 

其中,表现最惨淡的是正保远程教育。该公司于2008年7月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报收6.63美元,跌破7美元发行价。上市近13年期间,其最高市值只接近7.5亿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正保远程教育市值仅剩3.29亿美元。 

而达内教育于2014年4月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报收9.06美元,较发行价9美元仅微涨0.67%。上市近7年期间,其股价历史最高值为21.7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达内教育市值仅剩1.65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4.1亿美元市值缩水了59.76%。 

相比之下,尚德机构则于2018年3月在纽交所敲钟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报收11.10美元,较11.50美元的发行价下跌3.48%。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尚德机构市值仅剩1.83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19.14亿美元市值缩水了90.44%。

不难看出,教育中概股在美股市场是“一片愁云惨淡”,加之眼下正值中概股的“多事之秋”。 

在2020年以来,除了瑞幸、爱奇艺、欢聚时代等一众知名企业惨遭做空外,一些明星教育中概股也屡次三番地被做空或被曝出财务问题。 

例如,跟谁学就遭到了来自灰熊、香橼、天蝎及浑水等四家空头机构的15次做空,创下中概股史上“被做空次数最多”的纪录;而教育巨头好未来曾在2020年4月8日发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存在夸大销售数据、制造虚假合同的不法行为。

如此一来,无疑会让美股市场对整个中概股业务的真实性产生质疑,中概股的价值也将被重新审视。2020年4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发布言论称,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他提醒投资者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传智教育、行动教育如若在海外上市,显然更难获得合理估值。

而选择A股上市,无论是传智教育还是行动教育,大概率都将获得不错的估值。当然,这一论调并非毫无依据。 

以线下职教机构“中公教育”为例,该公司于2019年2月在深交所上市。据悉,在A股全行业市值增长率榜中,2019年全年市值增长率超1000%的企业只有3家,中公教育以1767%的增长率排名第二。2020年11月2日,其更是凭借2658.15亿元的市值首次超过同期好未来的2646.41亿元市值。 

“中公教育的收入、市场份额跟它的市值相比,已很难让投资人想象。”互联网教育业界资深投资人徐华对「子弹财经」说道。

2、借壳、并购绕不开业绩对赌

毫无疑问,对于线下教育机构而言,当前在国内上市的益处要高于海外市场。不过,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是,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为何都钟情于A股独立上市,而非像以往某些教育企业选择“借壳或并购重组”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 

先说借壳上市。 

相比A股独立IPO,借壳上市的方案设计复杂,审批程序也更为繁琐。涉及定向发行股票需经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涉及重大资产的出售和收购需经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的审核。

此外,由于借壳上市涉及利益主体众多,利益巨大,且壳公司本身就是公众公司,因此会面临一些首发上市并不涉及的风险,比如壳公司债务重组失败的风险。

事实上,收购方面临的不止复杂的审批程序,还有资金门槛高的问题。 

“要知道,上市公司壳的价位需要大几个亿,很多非上市的教育机构可能都拿不出这个钱。”徐华透露。 

除了资金门槛较高外,收购方在变更主营业务时也将面临股价下挫的不确定性风险。 

徐华提到,借壳之后,收购方在变换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过程中,由于相关流程较为繁琐,很可能会牵扯收购方一定的精力和资源。而一旦收购方业绩表现不理想,就会影响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收购方的判断和信心。

此时,股民可能会选择抛售,甚至很多机构投资人也不再支持收购方。“如此一来,对股价的攀升非常不利。”徐华说道。

当然,横亘在收购方面前的最大挑战是不切实际的业绩对赌。而并购重组上市,被并购方同样面临“不靠谱”的业绩对赌。 

这一点,从龙文教育身上可一窥究竟。2016年,勤上股份以20亿元收购龙文教育,双方签订业绩对赌协议。根据对赌协议,龙文教育承诺2015-2018年累计实现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5.64亿元,否则将进行补偿。 

然而,被收购后,龙文教育却从未完成业绩承诺。据财报显示,2015年-2018年,龙文教育扣非净利润分别为8626.36万元、6642万元、8414万元、5769.01万元,4年合计扣非净利润为2.95亿元,仅完成承诺业绩的52.24%。

当然,业绩对赌失败也存在一些客观原因。比如,在线教育快速发展,势必会对很多传统教育机构产生冲击;行业的竞争不断加剧,导致线上营销成本急剧上升……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选择并购重组的公司普遍属于资产不优质的机构。 

“说白了,如果资产很优质,绝大多数公司都会选择自己IPO,其次选择借壳。”新职业网校创始人潘欣向「子弹财经」表示,大部分想通过并购重组方式实现A股上市的机构,其资产本身就不那么优质。

无论是通过借壳还是并购重组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都将面临高昂的沟通和谈判成本。 

徐华说,因为双方不是“从零开始”的自然共同体,所以通过借壳或并购重组的方式,涉及到的沟通成本,谈判成本,以及之后企业整体的走向,都会带来大量的资源精力,甚至是资金方面的损耗。

“所以彼此之间的沟通信任关系特别重要,一旦处理不当,可能出现双输的局面。”徐华补充道。

由此看来,传智教育和行动教育寻求A股独立IPO,也是为了规避上述风险与不必要的沟通成本。

此外,与传智教育、行动教育首发过会等幸事不同,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选择私有化则难免令人唏嘘。不过,换个角度来看,似乎也能理解。毕竟,一个公司上市近13年,一个公司上市近7年,如今市值却都不足3.5亿美元。 

当传智教育、行动教育“前脚”宣布首发过会,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随后就公布私有化消息,不可避免地让外界产生“它们要回归A股”的猜测。 

对于正保远程教育回归A股的说法,潘欣表示认同。但在他看来,其回归A股的方式存在不确定性。“可能选择独立上市,也可能选择曲线上市。” 

而对于达内教育私有化是为了在境内二次上市的说法,潘欣则持不同意见。他表示,达内教育此举更多是基于子品牌“童程童美”的发展考虑。“尽管它跟传智教育在IT培训赛道分列第一、二名,但从目前来看,二者走的已经不是一条路线。” 

他分析,达内教育的一大核心业务是少儿编程。如大家所知,一众非上市的少儿编程机构的估值都远超其在二级市场的市值。但事实上,童程童美的营收体量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少儿编程玩家。显然,存在收入与估值极不对等的情况,这对于童程童美未来的发展十分不利。

“如果达内教育私有化,它就可以做私募,用一级市场的估值去融资,跟少儿编程机构们做对等竞争。”潘欣说。

3、受制于盈利和VIE架构

如今,国内外资本市场都能看到线下教育企业的身影,唯独难在国内资本市场找出一家在线教育企业。 

“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搭的都是VIE架构。”长期关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士王枫(化名)告诉「子弹财经」,一方面,初期为了实现快速增长,很多在线教育公司会选择引入美元基金,从而搭建了VIE架构;另一方面,相比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的投资实力更弱些。 

以沪江为例,2015年,沪江获投10亿元,刷新行业最大单笔融资记录,也助推了沪江成为在线教育第一只独角兽企业。然而,在10亿元投资中,作为领投方的皖新传媒也只投资了一个多亿,剩下的8个多亿都从一级市场上去募资。

所以,对于融资进入后期的多数在线教育公司来说,它们不得不选择美元基金,并搭建VIE架构。“毕竟,人民币基金的资金体量相对有限。”王枫说。

而A股IPO有一个硬性标准:不允许特殊的股权结构(VIE构架),同股同权的企业才能在A股上市。这无疑会让绝大多数在线教育机构被挡在A股门外。

另一个事实是,对于在线教育公司来说,若想在A股上市,要拆除VIE架构绝非易事。 

一般而言,VIE架构不可能很快就被拆掉,毕竟内部的投资人关系、股东结构等梳理起来特别麻烦。“更重要的是,很多在线教育机构的现金流仰仗外部资金,怎么可能轻易得罪现有投资人呢?”徐华说。

此外,“财务亏损”这一普遍且现实的情况,也让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与A股“擦肩而过”。

毕竟,A股上市有“盈利”这个硬性标准。比如,A股IPO主板和中小板上市的企业,其净利润需在最近3个会计年度为正数,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

当然,也有新东方在线、跟谁学等少数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远赴海外上市。只是,这背后的原因各有不同。 

“新东方在线当年选择在香港上市有资方加持的考量。”王枫对「子弹财经」分析道,除了新东方,新东方在线背后的另一大股东是腾讯。而腾讯是港股上市公司,如果新东方在线去香港IPO,无疑能获得腾讯方面的加持。“毕竟,腾讯与香港证券市场的投资人关系都很熟。” 

但他认为,新东方在线赴港上市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狙击沪江在港上市。 

沪江声称要做“综合性互联网教育平台”,但从财务数据表现来看,沪江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沪江网校,这也导致新东方在线一直视沪江为最大挑战者之一。所以,在沪江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后,时隔仅两周,新东方在线也于港交所提交上市招股书。“不得不说,新东方在线的反应速度极快。”王枫不禁感慨道。

当然,也有另一种解释。 

在刘威看来,新东方在线之所以选择在港上市主要是由于VIE架构的问题。“新东方本身搭的就是VIE架构,新东方在线搭的也是VIE架构,等于大VIE套小VIE的架构。” 

即便拆除新东方在线的VIE架构,它还面临控股股东是海外架构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拆除VIE架构技术复杂,将境外权益转到境内,过程中涉及到一系列协议的终止、废除等诸多法律问题,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

“跟谁学之所以选择美股上市,一是因为创始人陈向东曾作为新东方核心团队成员出现在新东方纽交所敲钟仪式现场;二是因为发展初期,跟谁学拿得是美元基金的投资,搭的是VIE架构。”王枫说道。

可以肯定的是,传智教育、行动教育的首发过会,以及正保远程教育和达内教育的私有化,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教育资产证券化的未来走势。 

“未来三年,部分线下教育机构会选择A股独立IPO。”徐华解释,那些非头部线下教育机构,因为没有受到VIE架构和美元基金的绑架,会选择在国内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甚至科创板上市。 

而部分资产优质的线下教育中概股会选择回归A股。“像精锐教育、瑞思英语等在美股市场表现一般的线下教育机构,回归A股容易获得更合理的估值。”徐华称。 

不难推断,那些资产不优质的教育中概股在国内二次上市基本无望。比如,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流利说,退市之后能否在A股上市存疑。“流利说能继续坚持品牌运营已经很不错了,更不要说追求在国内上市。”刘威坦言。 

毫无疑问的是,在未来,无论A股还是美股市场,其进入门槛都会变高,但相较之下,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依然会将“在海外上市”当作首选,而实力过硬的教育中概股会选择在美国和香港两地上市。 

对于坊间流传“好未来于2021年上半年在港二次上市”的消息,徐华表示可能性较大。“毕竟,新东方这次在香港二次上市时募集资金已超过100亿港元。”

*文中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国产千元机遭海外疯抢:一加、优米、POCO销量暴涨数倍|销售额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国产千元机遭海外疯抢:一加、优米、POCO销量暴涨数倍,消费者连夜抢购

“差不多从8月份开始,POCO海外销量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近几个月我们的销量一直保持在同比200%到300%的增长。”

12月15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POCO品牌的出海代理商长宏集团电商事业部CEO唐火军刚刚完成了一款新机的首发,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11月的首发卖出了一千万美元以上,9月的首发更是创下了单品首发在跨境电商平台上的销售记录,近期遇到首发,当月的同比增速会翻数倍。“

疫情以后,国产手机在海外销售迅速升温。根据B2C跨境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的数据,截至目前,今年该平台上的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已经比去年增加了200万台。国产手机在海外的销售额均出现大幅增长,比如高端旗舰机代表品牌一加同比增长200%,Realme品牌销售额同比增长超500%。

而在近日的手机品牌首发日和年末购物季,更是出现大量海外消费者连夜抢购的现象,国产手机也吸引了海外“黄牛”的倒卖,部分手机在被“黄牛”加价20-30美元之后仍遭疯抢。

受访人士指出,国产手机海外火爆,其一是因为疫情发生后,各国消费者更加注重性价比,物美价廉的国产品牌脱颖而出;其二,中国拥有完整的手机产业链,全球疫情期间,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保障了生产供应;其三,近年来国产手机在海外的品牌形象正在明显提升,不仅只有性价比更有技术创新;此外,疫情加速了购物习惯的线上化迁移,快速发展的跨境电商平台为国产手机品牌的出海提供了高效的跳板。

国产手机海外“攻城略地”

作为“非洲之王”传音手机的子品牌,2013年面市的Infinix在国内并无销售,但在国外,其新品甫一上市就遭遇大量消费者的抢购。

“新款发售的时间是巴西的凌晨5点,但消费者都上了闹钟,在巴西一开售就以每秒15台的速度被疯抢。昔日国人带着帐篷彻夜排队抢苹果,而如今海外消费者凌晨起床拼手速在线上抢购中国手机。”12月15日,Infinix一位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

图:消费者凌晨排队抢购中国手机 图:消费者凌晨排队抢购中国手机 

他指出,Infinix2020年10月才在国内某B2C跨境电商平台开启官方旗舰店,但到11月,开店仅一个月的Infinix销售额已经翻了近10倍,与此同时,Infinix正在冲出非洲,在俄罗斯、中东、拉美等新市场攻城略地。

市场火热之下,中国品牌手机也屡屡供不应求。比如,POCO X3首发卖出10万台,但全球总计有超过40万人在抢购。此外,国产手机也吸引了海外“黄牛”的倒卖,一台200美元左右的中国手机,在被“黄牛”加价20-30美元之后仍遭抢购。

令唐火军印象深刻的是,由于货源紧张,海外不少小B客户会通过2C的平台买上好几部中国手机“囤”起来,再加价卖给本国消费者,“这类小B客户挺多的,在POCO这边,应该占到所有客户的5%~8%。”

图:海外消费者抢购1+手机图:海外消费者抢购1+手机

速卖通数据显示,9月开始进入手机品牌发新机的旺季,今年年末购物季,手机品类的爆发尤其明显:双11手机类目10分钟销售额就超过去年半小时,“黑五”手机销售相比平日更是增长了近24倍。

该平台数据显示,最受海外消费者欢迎的中国手机品牌是xiaomi、POCO、OnePlus、Realme、UMIDIGI(优米),Blackview。

图:消费者购买中国手机后的评价 图:消费者购买中国手机后的评价 

国产手机的主力市场是俄罗斯、西班牙、法国、巴西、阿尔及利亚、波兰、中东、日韩等国家。今年拉美市场增长尤其明显,双11期间,巴西的手机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倍,而拉美市场手机销售额占该平台手机销售额的比例也已超过10%。

图:准备发往海外的优米手机备货图:准备发往海外的优米手机备货

优米联合创始人张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接受,该公司在海外卖得最好的是100-150美元的手机,也就是国内的千元机;由于侧重线上销售,其海外市场较为均匀地分布在北美、欧洲、日本、非洲和东南亚。

性价比与产业链优势凸显

12月15日,速卖通手机行业负责人徐庆勇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国产手机海外热销的背后有着相互交织的多重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疫情加速了各国工作生活的线上化迁移,海外手机市场需求增强,且潜力巨大。而中国品牌手机极具性价比,在世界市场上具有强大竞争力。

性价比是多位受访对象共同提到的一个关键词。

张勇指出,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中端价位(1000-2000人民币)的手机最受海外消费者欢迎。在这一价位中国品牌有绝对供给优势和极强的竞争力。

“并不是每一个用户都追求极致的性能,很多国外用户并不是拿手机来玩游戏,国产的千元机综合的性能配置能否满足他们的要求,性价比很好。”他说。

唐火军指出,海外受疫情的影响,存在消费分级的情况,不少消费者收入出现下降,这些消费者在购买手机时会更加注重产品的性价比,不会为一些品牌的过高溢价买单,而物美价廉的中国品牌正好切中了这些国家的市场需求。值得注意的是,相比部分国家的线下渠道,通过线上平台进入海外的中国手机正展现出碾压性的性价比优势。

以巴西为例,当地线下以摩托罗拉、三星等国际品牌为主,价格是相似配置的中国品牌手机的3-4倍。而且当地线下手机通常被运营商捆绑,换不了SIM卡;但杀入这一市场的中国手机都是全球制式的,可以自由更换运营商和SIM卡。对于当地大量跨地区务工的人来说,中国手机又便宜,又便捷实用。

第二个原因是,中国拥有相对完整的手机产业链,全球疫情期间,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产业链受影响很小,在海外制造业受到冲击的时候,中国品牌保障了生产供应。中国品牌的手机出口量,占全球手机消费市场的60%以上。

图:优米(umidigi)手机工厂正在赶制海外订单图:优米(umidigi)手机工厂正在赶制海外订单

张勇表示,中国的手机产业链非常完整、集中,产业链配套完善、高效,且成本较低,发挥产业链的优势,这有利于国产手机形成自己的竞争力。

不过,他指出,近年来,国产手机在上游零部件供应方面面临诸多不稳定因素,这既有中美贸易摩擦引起的产业链动荡,也有疫情引发的供应链断裂等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国产手机的生产和供应。

第三个原因是,国产手机的品牌形象开始在海外逐步树立,海外消费者对于中国手机的品牌有了新的认知。

“国产手机不仅只有性价比,还有很多创新技术领先于世界。比如,Realme的摄像头设计就有很多专利,Realme品牌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超过500%。”徐庆勇说。

第四个原因是,线上平台迅速崛起,这为中国手机品牌低成本、高效率地触达全球铺平了道路。而线上直播等国内电商的新玩法也正在加速进入国外,并展现出强劲的生命力。比如,优米今年第一次尝试用外国网红直播带货,在日本单场直播就卖出了5万美元。

图:日本某网红在直播中展示优米手机图:日本某网红在直播中展示优米手机

张勇认为,依托强大的供应链配套和产业链集聚的优势,未来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将是中国品牌主导的天下,预计越来越多的国产手机品牌会走向海外,而线上平台上暴增的销量无疑会加快这一进程。

(注:文中图片由全球速卖通及优米、POCO等手机厂商提供。)

国产千元机遭海外疯抢:一加、优米、POCO销量暴涨数倍|销售额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国产千元机遭海外疯抢:一加、优米、POCO销量暴涨数倍,消费者连夜抢购

“差不多从8月份开始,POCO海外销量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近几个月我们的销量一直保持在同比200%到300%的增长。”

12月15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POCO品牌的出海代理商长宏集团电商事业部CEO唐火军刚刚完成了一款新机的首发,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11月的首发卖出了一千万美元以上,9月的首发更是创下了单品首发在跨境电商平台上的销售记录,近期遇到首发,当月的同比增速会翻数倍。“

疫情以后,国产手机在海外销售迅速升温。根据B2C跨境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的数据,截至目前,今年该平台上的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已经比去年增加了200万台。国产手机在海外的销售额均出现大幅增长,比如高端旗舰机代表品牌一加同比增长200%,Realme品牌销售额同比增长超500%。

而在近日的手机品牌首发日和年末购物季,更是出现大量海外消费者连夜抢购的现象,国产手机也吸引了海外“黄牛”的倒卖,部分手机在被“黄牛”加价20-30美元之后仍遭疯抢。

受访人士指出,国产手机海外火爆,其一是因为疫情发生后,各国消费者更加注重性价比,物美价廉的国产品牌脱颖而出;其二,中国拥有完整的手机产业链,全球疫情期间,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保障了生产供应;其三,近年来国产手机在海外的品牌形象正在明显提升,不仅只有性价比更有技术创新;此外,疫情加速了购物习惯的线上化迁移,快速发展的跨境电商平台为国产手机品牌的出海提供了高效的跳板。

国产手机海外“攻城略地”

作为“非洲之王”传音手机的子品牌,2013年面市的Infinix在国内并无销售,但在国外,其新品甫一上市就遭遇大量消费者的抢购。

“新款发售的时间是巴西的凌晨5点,但消费者都上了闹钟,在巴西一开售就以每秒15台的速度被疯抢。昔日国人带着帐篷彻夜排队抢苹果,而如今海外消费者凌晨起床拼手速在线上抢购中国手机。”12月15日,Infinix一位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

图:消费者凌晨排队抢购中国手机 图:消费者凌晨排队抢购中国手机 

他指出,Infinix2020年10月才在国内某B2C跨境电商平台开启官方旗舰店,但到11月,开店仅一个月的Infinix销售额已经翻了近10倍,与此同时,Infinix正在冲出非洲,在俄罗斯、中东、拉美等新市场攻城略地。

市场火热之下,中国品牌手机也屡屡供不应求。比如,POCO X3首发卖出10万台,但全球总计有超过40万人在抢购。此外,国产手机也吸引了海外“黄牛”的倒卖,一台200美元左右的中国手机,在被“黄牛”加价20-30美元之后仍遭抢购。

令唐火军印象深刻的是,由于货源紧张,海外不少小B客户会通过2C的平台买上好几部中国手机“囤”起来,再加价卖给本国消费者,“这类小B客户挺多的,在POCO这边,应该占到所有客户的5%~8%。”

图:海外消费者抢购1+手机图:海外消费者抢购1+手机

速卖通数据显示,9月开始进入手机品牌发新机的旺季,今年年末购物季,手机品类的爆发尤其明显:双11手机类目10分钟销售额就超过去年半小时,“黑五”手机销售相比平日更是增长了近24倍。

该平台数据显示,最受海外消费者欢迎的中国手机品牌是xiaomi、POCO、OnePlus、Realme、UMIDIGI(优米),Blackview。

图:消费者购买中国手机后的评价 图:消费者购买中国手机后的评价 

国产手机的主力市场是俄罗斯、西班牙、法国、巴西、阿尔及利亚、波兰、中东、日韩等国家。今年拉美市场增长尤其明显,双11期间,巴西的手机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倍,而拉美市场手机销售额占该平台手机销售额的比例也已超过10%。

图:准备发往海外的优米手机备货图:准备发往海外的优米手机备货

优米联合创始人张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接受,该公司在海外卖得最好的是100-150美元的手机,也就是国内的千元机;由于侧重线上销售,其海外市场较为均匀地分布在北美、欧洲、日本、非洲和东南亚。

性价比与产业链优势凸显

12月15日,速卖通手机行业负责人徐庆勇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国产手机海外热销的背后有着相互交织的多重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疫情加速了各国工作生活的线上化迁移,海外手机市场需求增强,且潜力巨大。而中国品牌手机极具性价比,在世界市场上具有强大竞争力。

性价比是多位受访对象共同提到的一个关键词。

张勇指出,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中端价位(1000-2000人民币)的手机最受海外消费者欢迎。在这一价位中国品牌有绝对供给优势和极强的竞争力。

“并不是每一个用户都追求极致的性能,很多国外用户并不是拿手机来玩游戏,国产的千元机综合的性能配置能否满足他们的要求,性价比很好。”他说。

唐火军指出,海外受疫情的影响,存在消费分级的情况,不少消费者收入出现下降,这些消费者在购买手机时会更加注重产品的性价比,不会为一些品牌的过高溢价买单,而物美价廉的中国品牌正好切中了这些国家的市场需求。值得注意的是,相比部分国家的线下渠道,通过线上平台进入海外的中国手机正展现出碾压性的性价比优势。

以巴西为例,当地线下以摩托罗拉、三星等国际品牌为主,价格是相似配置的中国品牌手机的3-4倍。而且当地线下手机通常被运营商捆绑,换不了SIM卡;但杀入这一市场的中国手机都是全球制式的,可以自由更换运营商和SIM卡。对于当地大量跨地区务工的人来说,中国手机又便宜,又便捷实用。

第二个原因是,中国拥有相对完整的手机产业链,全球疫情期间,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产业链受影响很小,在海外制造业受到冲击的时候,中国品牌保障了生产供应。中国品牌的手机出口量,占全球手机消费市场的60%以上。

图:优米(umidigi)手机工厂正在赶制海外订单图:优米(umidigi)手机工厂正在赶制海外订单

张勇表示,中国的手机产业链非常完整、集中,产业链配套完善、高效,且成本较低,发挥产业链的优势,这有利于国产手机形成自己的竞争力。

不过,他指出,近年来,国产手机在上游零部件供应方面面临诸多不稳定因素,这既有中美贸易摩擦引起的产业链动荡,也有疫情引发的供应链断裂等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国产手机的生产和供应。

第三个原因是,国产手机的品牌形象开始在海外逐步树立,海外消费者对于中国手机的品牌有了新的认知。

“国产手机不仅只有性价比,还有很多创新技术领先于世界。比如,Realme的摄像头设计就有很多专利,Realme品牌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超过500%。”徐庆勇说。

第四个原因是,线上平台迅速崛起,这为中国手机品牌低成本、高效率地触达全球铺平了道路。而线上直播等国内电商的新玩法也正在加速进入国外,并展现出强劲的生命力。比如,优米今年第一次尝试用外国网红直播带货,在日本单场直播就卖出了5万美元。

图:日本某网红在直播中展示优米手机图:日本某网红在直播中展示优米手机

张勇认为,依托强大的供应链配套和产业链集聚的优势,未来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将是中国品牌主导的天下,预计越来越多的国产手机品牌会走向海外,而线上平台上暴增的销量无疑会加快这一进程。

(注:文中图片由全球速卖通及优米、POCO等手机厂商提供。)

国产千元机遭海外疯抢:一加、优米、POCO销量暴涨数倍|销售额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国产千元机遭海外疯抢:一加、优米、POCO销量暴涨数倍,消费者连夜抢购

“差不多从8月份开始,POCO海外销量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近几个月我们的销量一直保持在同比200%到300%的增长。”

12月15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POCO品牌的出海代理商长宏集团电商事业部CEO唐火军刚刚完成了一款新机的首发,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11月的首发卖出了一千万美元以上,9月的首发更是创下了单品首发在跨境电商平台上的销售记录,近期遇到首发,当月的同比增速会翻数倍。“

疫情以后,国产手机在海外销售迅速升温。根据B2C跨境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的数据,截至目前,今年该平台上的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已经比去年增加了200万台。国产手机在海外的销售额均出现大幅增长,比如高端旗舰机代表品牌一加同比增长200%,Realme品牌销售额同比增长超500%。

而在近日的手机品牌首发日和年末购物季,更是出现大量海外消费者连夜抢购的现象,国产手机也吸引了海外“黄牛”的倒卖,部分手机在被“黄牛”加价20-30美元之后仍遭疯抢。

受访人士指出,国产手机海外火爆,其一是因为疫情发生后,各国消费者更加注重性价比,物美价廉的国产品牌脱颖而出;其二,中国拥有完整的手机产业链,全球疫情期间,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保障了生产供应;其三,近年来国产手机在海外的品牌形象正在明显提升,不仅只有性价比更有技术创新;此外,疫情加速了购物习惯的线上化迁移,快速发展的跨境电商平台为国产手机品牌的出海提供了高效的跳板。

国产手机海外“攻城略地”

作为“非洲之王”传音手机的子品牌,2013年面市的Infinix在国内并无销售,但在国外,其新品甫一上市就遭遇大量消费者的抢购。

“新款发售的时间是巴西的凌晨5点,但消费者都上了闹钟,在巴西一开售就以每秒15台的速度被疯抢。昔日国人带着帐篷彻夜排队抢苹果,而如今海外消费者凌晨起床拼手速在线上抢购中国手机。”12月15日,Infinix一位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

图:消费者凌晨排队抢购中国手机 图:消费者凌晨排队抢购中国手机 

他指出,Infinix2020年10月才在国内某B2C跨境电商平台开启官方旗舰店,但到11月,开店仅一个月的Infinix销售额已经翻了近10倍,与此同时,Infinix正在冲出非洲,在俄罗斯、中东、拉美等新市场攻城略地。

市场火热之下,中国品牌手机也屡屡供不应求。比如,POCO X3首发卖出10万台,但全球总计有超过40万人在抢购。此外,国产手机也吸引了海外“黄牛”的倒卖,一台200美元左右的中国手机,在被“黄牛”加价20-30美元之后仍遭抢购。

令唐火军印象深刻的是,由于货源紧张,海外不少小B客户会通过2C的平台买上好几部中国手机“囤”起来,再加价卖给本国消费者,“这类小B客户挺多的,在POCO这边,应该占到所有客户的5%~8%。”

图:海外消费者抢购1+手机图:海外消费者抢购1+手机

速卖通数据显示,9月开始进入手机品牌发新机的旺季,今年年末购物季,手机品类的爆发尤其明显:双11手机类目10分钟销售额就超过去年半小时,“黑五”手机销售相比平日更是增长了近24倍。

该平台数据显示,最受海外消费者欢迎的中国手机品牌是xiaomi、POCO、OnePlus、Realme、UMIDIGI(优米),Blackview。

图:消费者购买中国手机后的评价 图:消费者购买中国手机后的评价 

国产手机的主力市场是俄罗斯、西班牙、法国、巴西、阿尔及利亚、波兰、中东、日韩等国家。今年拉美市场增长尤其明显,双11期间,巴西的手机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倍,而拉美市场手机销售额占该平台手机销售额的比例也已超过10%。

图:准备发往海外的优米手机备货图:准备发往海外的优米手机备货

优米联合创始人张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接受,该公司在海外卖得最好的是100-150美元的手机,也就是国内的千元机;由于侧重线上销售,其海外市场较为均匀地分布在北美、欧洲、日本、非洲和东南亚。

性价比与产业链优势凸显

12月15日,速卖通手机行业负责人徐庆勇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国产手机海外热销的背后有着相互交织的多重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疫情加速了各国工作生活的线上化迁移,海外手机市场需求增强,且潜力巨大。而中国品牌手机极具性价比,在世界市场上具有强大竞争力。

性价比是多位受访对象共同提到的一个关键词。

张勇指出,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中端价位(1000-2000人民币)的手机最受海外消费者欢迎。在这一价位中国品牌有绝对供给优势和极强的竞争力。

“并不是每一个用户都追求极致的性能,很多国外用户并不是拿手机来玩游戏,国产的千元机综合的性能配置能否满足他们的要求,性价比很好。”他说。

唐火军指出,海外受疫情的影响,存在消费分级的情况,不少消费者收入出现下降,这些消费者在购买手机时会更加注重产品的性价比,不会为一些品牌的过高溢价买单,而物美价廉的中国品牌正好切中了这些国家的市场需求。值得注意的是,相比部分国家的线下渠道,通过线上平台进入海外的中国手机正展现出碾压性的性价比优势。

以巴西为例,当地线下以摩托罗拉、三星等国际品牌为主,价格是相似配置的中国品牌手机的3-4倍。而且当地线下手机通常被运营商捆绑,换不了SIM卡;但杀入这一市场的中国手机都是全球制式的,可以自由更换运营商和SIM卡。对于当地大量跨地区务工的人来说,中国手机又便宜,又便捷实用。

第二个原因是,中国拥有相对完整的手机产业链,全球疫情期间,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产业链受影响很小,在海外制造业受到冲击的时候,中国品牌保障了生产供应。中国品牌的手机出口量,占全球手机消费市场的60%以上。

图:优米(umidigi)手机工厂正在赶制海外订单图:优米(umidigi)手机工厂正在赶制海外订单

张勇表示,中国的手机产业链非常完整、集中,产业链配套完善、高效,且成本较低,发挥产业链的优势,这有利于国产手机形成自己的竞争力。

不过,他指出,近年来,国产手机在上游零部件供应方面面临诸多不稳定因素,这既有中美贸易摩擦引起的产业链动荡,也有疫情引发的供应链断裂等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国产手机的生产和供应。

第三个原因是,国产手机的品牌形象开始在海外逐步树立,海外消费者对于中国手机的品牌有了新的认知。

“国产手机不仅只有性价比,还有很多创新技术领先于世界。比如,Realme的摄像头设计就有很多专利,Realme品牌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超过500%。”徐庆勇说。

第四个原因是,线上平台迅速崛起,这为中国手机品牌低成本、高效率地触达全球铺平了道路。而线上直播等国内电商的新玩法也正在加速进入国外,并展现出强劲的生命力。比如,优米今年第一次尝试用外国网红直播带货,在日本单场直播就卖出了5万美元。

图:日本某网红在直播中展示优米手机图:日本某网红在直播中展示优米手机

张勇认为,依托强大的供应链配套和产业链集聚的优势,未来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将是中国品牌主导的天下,预计越来越多的国产手机品牌会走向海外,而线上平台上暴增的销量无疑会加快这一进程。

(注:文中图片由全球速卖通及优米、POCO等手机厂商提供。)

国产千元机遭海外疯抢:一加、优米、POCO销量暴涨数倍|销售额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国产千元机遭海外疯抢:一加、优米、POCO销量暴涨数倍,消费者连夜抢购

“差不多从8月份开始,POCO海外销量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近几个月我们的销量一直保持在同比200%到300%的增长。”

12月15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POCO品牌的出海代理商长宏集团电商事业部CEO唐火军刚刚完成了一款新机的首发,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11月的首发卖出了一千万美元以上,9月的首发更是创下了单品首发在跨境电商平台上的销售记录,近期遇到首发,当月的同比增速会翻数倍。“

疫情以后,国产手机在海外销售迅速升温。根据B2C跨境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的数据,截至目前,今年该平台上的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已经比去年增加了200万台。国产手机在海外的销售额均出现大幅增长,比如高端旗舰机代表品牌一加同比增长200%,Realme品牌销售额同比增长超500%。

而在近日的手机品牌首发日和年末购物季,更是出现大量海外消费者连夜抢购的现象,国产手机也吸引了海外“黄牛”的倒卖,部分手机在被“黄牛”加价20-30美元之后仍遭疯抢。

受访人士指出,国产手机海外火爆,其一是因为疫情发生后,各国消费者更加注重性价比,物美价廉的国产品牌脱颖而出;其二,中国拥有完整的手机产业链,全球疫情期间,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保障了生产供应;其三,近年来国产手机在海外的品牌形象正在明显提升,不仅只有性价比更有技术创新;此外,疫情加速了购物习惯的线上化迁移,快速发展的跨境电商平台为国产手机品牌的出海提供了高效的跳板。

国产手机海外“攻城略地”

作为“非洲之王”传音手机的子品牌,2013年面市的Infinix在国内并无销售,但在国外,其新品甫一上市就遭遇大量消费者的抢购。

“新款发售的时间是巴西的凌晨5点,但消费者都上了闹钟,在巴西一开售就以每秒15台的速度被疯抢。昔日国人带着帐篷彻夜排队抢苹果,而如今海外消费者凌晨起床拼手速在线上抢购中国手机。”12月15日,Infinix一位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

图:消费者凌晨排队抢购中国手机 图:消费者凌晨排队抢购中国手机 

他指出,Infinix2020年10月才在国内某B2C跨境电商平台开启官方旗舰店,但到11月,开店仅一个月的Infinix销售额已经翻了近10倍,与此同时,Infinix正在冲出非洲,在俄罗斯、中东、拉美等新市场攻城略地。

市场火热之下,中国品牌手机也屡屡供不应求。比如,POCO X3首发卖出10万台,但全球总计有超过40万人在抢购。此外,国产手机也吸引了海外“黄牛”的倒卖,一台200美元左右的中国手机,在被“黄牛”加价20-30美元之后仍遭抢购。

令唐火军印象深刻的是,由于货源紧张,海外不少小B客户会通过2C的平台买上好几部中国手机“囤”起来,再加价卖给本国消费者,“这类小B客户挺多的,在POCO这边,应该占到所有客户的5%~8%。”

图:海外消费者抢购1+手机图:海外消费者抢购1+手机

速卖通数据显示,9月开始进入手机品牌发新机的旺季,今年年末购物季,手机品类的爆发尤其明显:双11手机类目10分钟销售额就超过去年半小时,“黑五”手机销售相比平日更是增长了近24倍。

该平台数据显示,最受海外消费者欢迎的中国手机品牌是xiaomi、POCO、OnePlus、Realme、UMIDIGI(优米),Blackview。

图:消费者购买中国手机后的评价 图:消费者购买中国手机后的评价 

国产手机的主力市场是俄罗斯、西班牙、法国、巴西、阿尔及利亚、波兰、中东、日韩等国家。今年拉美市场增长尤其明显,双11期间,巴西的手机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倍,而拉美市场手机销售额占该平台手机销售额的比例也已超过10%。

图:准备发往海外的优米手机备货图:准备发往海外的优米手机备货

优米联合创始人张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接受,该公司在海外卖得最好的是100-150美元的手机,也就是国内的千元机;由于侧重线上销售,其海外市场较为均匀地分布在北美、欧洲、日本、非洲和东南亚。

性价比与产业链优势凸显

12月15日,速卖通手机行业负责人徐庆勇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国产手机海外热销的背后有着相互交织的多重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疫情加速了各国工作生活的线上化迁移,海外手机市场需求增强,且潜力巨大。而中国品牌手机极具性价比,在世界市场上具有强大竞争力。

性价比是多位受访对象共同提到的一个关键词。

张勇指出,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中端价位(1000-2000人民币)的手机最受海外消费者欢迎。在这一价位中国品牌有绝对供给优势和极强的竞争力。

“并不是每一个用户都追求极致的性能,很多国外用户并不是拿手机来玩游戏,国产的千元机综合的性能配置能否满足他们的要求,性价比很好。”他说。

唐火军指出,海外受疫情的影响,存在消费分级的情况,不少消费者收入出现下降,这些消费者在购买手机时会更加注重产品的性价比,不会为一些品牌的过高溢价买单,而物美价廉的中国品牌正好切中了这些国家的市场需求。值得注意的是,相比部分国家的线下渠道,通过线上平台进入海外的中国手机正展现出碾压性的性价比优势。

以巴西为例,当地线下以摩托罗拉、三星等国际品牌为主,价格是相似配置的中国品牌手机的3-4倍。而且当地线下手机通常被运营商捆绑,换不了SIM卡;但杀入这一市场的中国手机都是全球制式的,可以自由更换运营商和SIM卡。对于当地大量跨地区务工的人来说,中国手机又便宜,又便捷实用。

第二个原因是,中国拥有相对完整的手机产业链,全球疫情期间,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产业链受影响很小,在海外制造业受到冲击的时候,中国品牌保障了生产供应。中国品牌的手机出口量,占全球手机消费市场的60%以上。

图:优米(umidigi)手机工厂正在赶制海外订单图:优米(umidigi)手机工厂正在赶制海外订单

张勇表示,中国的手机产业链非常完整、集中,产业链配套完善、高效,且成本较低,发挥产业链的优势,这有利于国产手机形成自己的竞争力。

不过,他指出,近年来,国产手机在上游零部件供应方面面临诸多不稳定因素,这既有中美贸易摩擦引起的产业链动荡,也有疫情引发的供应链断裂等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国产手机的生产和供应。

第三个原因是,国产手机的品牌形象开始在海外逐步树立,海外消费者对于中国手机的品牌有了新的认知。

“国产手机不仅只有性价比,还有很多创新技术领先于世界。比如,Realme的摄像头设计就有很多专利,Realme品牌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超过500%。”徐庆勇说。

第四个原因是,线上平台迅速崛起,这为中国手机品牌低成本、高效率地触达全球铺平了道路。而线上直播等国内电商的新玩法也正在加速进入国外,并展现出强劲的生命力。比如,优米今年第一次尝试用外国网红直播带货,在日本单场直播就卖出了5万美元。

图:日本某网红在直播中展示优米手机图:日本某网红在直播中展示优米手机

张勇认为,依托强大的供应链配套和产业链集聚的优势,未来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将是中国品牌主导的天下,预计越来越多的国产手机品牌会走向海外,而线上平台上暴增的销量无疑会加快这一进程。

(注:文中图片由全球速卖通及优米、POCO等手机厂商提供。)

【图】为了驾驶而生 测试Polestar 2 首发版

[汽车之家 专业评测]  很多人都说像斯巴鲁BRZ、宝马M2、丰田SUPRA这种车是男人的大玩具,但这些车并不能兼顾部分消费者的实用性需求,所以一些大男生只能望而却步。如果有一款售价不高、驾驶乐趣高、能兼顾实用性、用车成本比那些跑车低很多的产品,你会喜欢吗?测试完Polestar 2(参数|询价) 首发版车型,至少我爱上它了。

汽车之家

汽车之家

60秒快速了解全文:

1、在汽车之家EV AH-100的测试标准下,2020款 Polestar 2 首发版(以下简称为Polestar 2)的高速续航成绩(90±2km/h)为343km;城市低速续航(30±2km/h)441km;

2、该车0-100km/h加速实测4.53秒;100-0km/h制动实测35.40米;

3、 hlins DFV双流阀减振器、底盘运动性表现出色;

汽车之家

2020款 Polestar 2 售价车型售价(万元)最大功率/峰值扭矩NEDC续航里程(km)首发版41.80300kW/660N·m450长续航双电机版33.80–

Polestar 2最早推出的是首发版车型,其搭载前后双电机,配备容量为71kWh的动力电池组,NEDC续航里程为450km。在2020年11月18日,该车又推出了售价更入门的长续航双电机版车型,其售价为33.80万元,但目前Polestar官方尚未公布该车具体性能参数。我们今天测试的车型为2020款 Polestar 2 首发版。

●续航测试

此次测试我们使用了最新版本的汽车之家EV AH-100测试标准,在一些测试细节和结果展示上作出了调整。如果您想了解新测试标准的调整详情,请点击这里查阅新标准的解读文章

○高速工况续航测试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在正式开始高速续航测试前,我们先将车辆动力电池电量充满,且为了防止虚电,我们在其满电跳枪后又进行了三次补电。Polestar 2不具备传统的“节能”、“标准”、“运动”等常规驾驶模式的调节按键,用户可在中控屏内调节单踏板模式级别(动能回收),从而达到单踏板驾驶、节能的目的。我们将动能回收级别调至最高,同时由于测试时外界环境温度在19℃左右,我们选择不开空调。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根据EV AH-100的测试标准,我们行驶215.9km后停止了高速续航测试,且车辆平均时速为90.7km/h,符合测试要求。此时车辆表显剩余续航里程为110km,表显电耗为19.7kWh/100km。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最终我们为Polestar 2充入了44.62kWh电量,计算得Polestar 2此次高速工况续航测试的能耗为20.7kWh/100km,根据动力电池容量,折合其在此工况下的续航里程为343km。

作为一款紧凑型纯电动车,Polestar 2的高速工况能耗偏高;究其原因,我想该车0.27Cd的风阻系数、2.1吨的车重都是“罪魁祸首”。要知道,蔚来EC6的风阻系数也仅为0.26Cd,而它是一款中型SUV。

○城市工况续航测试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与高速续航相同,在正式开始城市工况续航测试前,我们同样为车辆充满电,并进行三次补电操作,此时车辆表显剩余续航里程同样为440km。此外,我们将单踏板模式调至“强烈”、关闭蠕行、清零小计里程、不开空调。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在城市工况续航测试中,Polestar 2以30.6km/h的平均车速行驶了109.3km,此时表显剩余续航里程为310km,表显能耗为15.9kWh/100km。

根据最终充入的电量,计算得Polestar 2在城市低速工况下的能耗为16.1kWh/100km,根据动力电池组容量计算得其在该工况下的续航里程为441km。与高速续航相比,Polestar 2的城市工况能耗表现还算不错,但与其它同级别车型相比,这样的能耗就比较高了。

○充电速度测试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在充电速度测试中,我们用充电功率为120kW的充电桩将车辆动力电池电量从30%快充至80%,用时44分钟左右。期间该车充电峰值功率能超过50kW,按照表显的充电速度来看,峰值充电功率时,一小时大概可以补充240km的续航里程。

小结:

Polestar Polestar 2 2020款 首发版

在新的测试标准下,我们还将按照65%的城市工况和35%的高速工况核算一个 “综合续航”数值,以方便您在各个车型之间进行比较。计算可知,Polestar 2的综合续航成绩为407km,虽与450km的NEDC续航里程有一定差距,但打9折的比例,看起来也还不错,对于没有中长途出行需求的用户而言,Polestar 2的续航表现应该够用。


修改
本文共有 4 个网友评价,其中100.00%好评,0%差评。
评价理由:语句不通/文章阅读困难

Xbox Series X/S英国首发大获成功!一共卖出15.5万台

微软Xbox Series X/S现已发售,此前微软曾表示,这两台次世代主机是XBOX历史上最成功的首发。而现在,VGC的最新报告显示,XSX/XSS在英国地区的销量表现同样非常抢眼。一起来了解下。

游侠网1

根据多家发行商的数据,Xbox Series X/S首发在英国地区一共卖出了大约15.5万台,超过了Xbox One。Xbox One于2013年发售,当时它花了48小时才卖出了15万台。但这一数据仍旧逊色于索尼的PS4和PSP,PS4首发在48小时内一共卖出了25万台,它目前仍旧是英国游戏历史上最成功的主机首发。而至于PSP,这台掌机首发一共卖出了18.5万台。

游侠网2

有趣的,在XSX和XSS这两台主机中,推动销量增长的似乎是更贵的XSX,VGC指出,首发销量的三分之二都是来自于XSX主机。而微软则表示,相比其他Xbox主机首发,Xbox Series S为Xbox主机增加了 最高比例的新玩家 。

游侠网3

  • Orthodox Candles
  • Portable Campfire
  • City Bonfire Candles
  • Wax Sealing
  • Antifreeze Candles
  • Anti Frost Candles Factory
  • Beeewax Candle
  • Hanukkah Candle
  • Church Ca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