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的这些设计,会让高像素被“浪费”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36氪经授权发布。

作为一家负责任的科技媒体,我们三易生活对于手机拍照技术一向充满好奇,并且也有着自己的思考。比如早在2019年初的“大底高像素”相机设计刚出现时,我们就没有盲目跟风叫好,而是先后撰写了多篇相关分析内容,指出当时这种设计在对焦体验、成像速度,以及感光能力能多方面的不足,也得到了不少读者的积极反馈。

直到2019年底,随着一系列适配大底高像素方案的镜头、主控和算法的成熟,我们才承认,大底高像素方案机型终于在实际用户体验上具备了足够的实用性和先进性,可以代表智能手机主流的影像发展方向了。

但是请注意,我们只是承认“大底高像素”这种设计如果使用得当,那么确实具备了给智能手机带来比过去更好成像品质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高像素机型实际影像表现就一定都会令人满意。比如说,如果你的爱机不幸具备了以下这些特征,那么它的相机哪怕像素再高,但最终的成像表现也很可能对不起其CMOS规格。

镜头素质不佳,让画面天生变差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完整的相机系统来说,CMOS传感器只不过是最后一步负责将光信号转换为电信号的元件,而位于CMOS之前的镜头,才是决定进光量多少、画面是否畸变,以及成像是否存在暗角等等问题的关键。事实上在过去的评测中,我们三易生活就曾不止一次见识过因为镜头设计不佳,或是镜片用料有问题而导致的“翻车”现象。

比如两款主摄参数完全一样,且使用了同款定制高端CMOS的旗舰机型,其中之一在我们的评测中表现出了极强的清晰度和近距离对焦能力,而另一款却明显有相当程度的差距。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是因为表现较差的那款机型镜片用料不佳,导致透光率下降,且出现了严重的边缘慧差现象所致。

又比如说,一些在白天表现很好,在极暗环境下也很惊艳的机型,却会在遇到霓虹灯之类高对比度点光源场景时,出现非常诡异而强烈的眩光现象,严重的时候甚至是数条眩光贯穿整个画面。事实上这同样也是镜头缺乏防反光设计,或是镜头本身的结构存在问题所致。只能说手机厂商毕竟在光学技术上比不得真正的镜头厂,有时候为了一个特定的设计目的(比如说增加进光量),就可能会导致一些其他的问题(抗眩光效果差)。

不仅如此,实际上光学镜头本身也有“分辨率”的概念,毕竟不管是玻璃还是塑料(对,大多数手机镜头甚至不是玻璃),都不可能做到100%的透光率和理想程度上的光滑,当光线穿过一片片镜片时,它本身就会逐渐丢失信息。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单反相机领域,高端镜头的口径总是做得比入门级镜头大得多的原因。毕竟只有更大的口径、更高成本的镀膜和镜片材料(比如使用萤石之类的特殊材质),才能让包含更多有效信息的光线最终以正确的角度照射到CMOS上。然而对于智能手机的镜头尺寸来说,要想实现这一点,显然比相机要困难得多。

缺乏光学防抖,边缘自然模糊

对于传统的单反相机来说,拍照是一个“一锤子买卖”的事情,也就是说当你选定曝光时间(比如1000分之1秒),按下按钮的时候,相机的快门就真的只打开1/1000秒,拍下这一瞬间的影像。

但这个情况在手机上,却是完全不同的。毕竟手机的镜头和传感器可没有单反那么巨大,单位时间里的进光量要小得多,因此为了解决进光量太少导致的画面信息缺失(也就是噪点)问题,在如今的智能手机中,通过自动连拍多张画面,进行像素级对齐、合成、改善最终成片画质的“多帧降噪”算法,早就已经成为了标配。

然而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就出现了,由于手机本质上是在按下快门之后(有时候甚至是之前就开始)自动连拍多张,最终合成成像的。那么一旦这个过程中手机发生位移,拍下来的多帧影像在合成的时候就可能出现“对不齐”的情况,反映到最终的成像上,就是解析度下降、且物体边缘出现“鬼影”。

防抖够强,手机也能拍出清晰的花蕊

正因如此,我们三易生活一直很强调光学防抖机构对于智能手机成像清晰度的意义,毕竟只要是手持拍摄,总是不能避免轻微抖动或位移的。而对于手机这种多帧合成式成像方式来说,唯有足够强大的防抖机构,才能保证每一帧拍下来的画面尽可能“重合”,从而直接提升最终出片的清晰度。正如我们此前在评测某款防抖功能极其强大的智能手机时所说,优秀的光学防抖可以直接提升对每一个像素的“利用率”,甚至让原本乍看规格不高的CMOS,也可以拍摄出远超平均水平的高画质照片。

对焦技术老旧,创意再好也拍不出来

相比于防抖,经常关注我们三易生活文章的读者,对于对焦系统的重要性可能还会更加熟悉一些。因为我们早在2018及2019年手机高像素方案刚开始流行时,就曾尖锐地指出,相比于此前主流的1/2.6英寸1200万全像素双核对焦CMOS(也就是IMX363、IMX333、S5K2L4等),早期的大底高像素CMOS因为使用了更落后的相位对焦设计,近距离对焦能力大幅退步。而为了解决早期高像素主摄完全不能拍摄微小物体(因为对不上焦)的短板,这才有了所谓“独立微距镜头”的流行。

三星Galaxy S20和S20+的主摄就因为对焦比S20 Ultra快得多,反而得到了更好的评价

当然,由于“独立微距镜头”所使用的镜头和CMOS规格大都非常尴尬(很多都是3P镜头+至多500万像素的超小底),这使得早期的大底高像素多摄机型在微距拍摄效果上,相比全像素双核对焦时代的低像素(1200万像素)方案来说,微距效果依然是大打折扣的。

于是乎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2020年开始,部分有追求的厂商开始通过定制研发的方式,将此前被证明卓有成效的全像素双核对焦机构整合到大底大像素CMOS方案中来。比如OPPO在Find X2 Pro上定制的索尼IMX689,比如vivo在X50 Pro+上首发的三星GD1,就都属于既有大底大像素,又具备超强对焦速度和微距成像能力的典范。

不仅如此,对于这些机型来说,由于“全像素双核对焦”技术不仅在静态拍摄中能带来更快更准的对焦体验,其在视频拍摄场景下更是可以发挥出强大的追焦性能,避免反复“拉风箱”的尴尬。因此搭载这类对焦技术CMOS的机型,在针对5G时代的视频创作需求自然也就有了更足的底气。

总结:拍照不清晰,锅并不全在像素

事实上,受限于篇幅、时间、可读性等因素,我们并不能将所有会影响到智能手机拍照效果的“周边设计”都一一列举。不过从我们今天讲到的这些点大家不难发现,要想让手机拍摄出的照片真正清晰,让“大底高像素”的设计充分发挥威力,绝不仅仅只是一枚成本稍高、像素几千万的CMOS就能解决问题。它实际上需要手机厂商在整个相机系统从对焦到光学,从信号处理到算法优化等等各方面都进行针对性的“堆料”和设计。

而这实际上也解释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时候更贵的手机像素不一定更高,甚至CMOS的“底(感光面积)”也不一定更大,但是它们却总能拍出更好的照片,个中缘由其实就在于这些产品将成本花在了许多大家可能看不到的相机设计上。因此,“一分钱一分货”说到底还是行业的真理,而至于更高的像素,则未必一定就有用处。

智能手机的这些设计,会让高像素被“浪费”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36氪经授权发布。

作为一家负责任的科技媒体,我们三易生活对于手机拍照技术一向充满好奇,并且也有着自己的思考。比如早在2019年初的“大底高像素”相机设计刚出现时,我们就没有盲目跟风叫好,而是先后撰写了多篇相关分析内容,指出当时这种设计在对焦体验、成像速度,以及感光能力能多方面的不足,也得到了不少读者的积极反馈。

直到2019年底,随着一系列适配大底高像素方案的镜头、主控和算法的成熟,我们才承认,大底高像素方案机型终于在实际用户体验上具备了足够的实用性和先进性,可以代表智能手机主流的影像发展方向了。

但是请注意,我们只是承认“大底高像素”这种设计如果使用得当,那么确实具备了给智能手机带来比过去更好成像品质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高像素机型实际影像表现就一定都会令人满意。比如说,如果你的爱机不幸具备了以下这些特征,那么它的相机哪怕像素再高,但最终的成像表现也很可能对不起其CMOS规格。

镜头素质不佳,让画面天生变差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完整的相机系统来说,CMOS传感器只不过是最后一步负责将光信号转换为电信号的元件,而位于CMOS之前的镜头,才是决定进光量多少、画面是否畸变,以及成像是否存在暗角等等问题的关键。事实上在过去的评测中,我们三易生活就曾不止一次见识过因为镜头设计不佳,或是镜片用料有问题而导致的“翻车”现象。

比如两款主摄参数完全一样,且使用了同款定制高端CMOS的旗舰机型,其中之一在我们的评测中表现出了极强的清晰度和近距离对焦能力,而另一款却明显有相当程度的差距。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是因为表现较差的那款机型镜片用料不佳,导致透光率下降,且出现了严重的边缘慧差现象所致。

又比如说,一些在白天表现很好,在极暗环境下也很惊艳的机型,却会在遇到霓虹灯之类高对比度点光源场景时,出现非常诡异而强烈的眩光现象,严重的时候甚至是数条眩光贯穿整个画面。事实上这同样也是镜头缺乏防反光设计,或是镜头本身的结构存在问题所致。只能说手机厂商毕竟在光学技术上比不得真正的镜头厂,有时候为了一个特定的设计目的(比如说增加进光量),就可能会导致一些其他的问题(抗眩光效果差)。

不仅如此,实际上光学镜头本身也有“分辨率”的概念,毕竟不管是玻璃还是塑料(对,大多数手机镜头甚至不是玻璃),都不可能做到100%的透光率和理想程度上的光滑,当光线穿过一片片镜片时,它本身就会逐渐丢失信息。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单反相机领域,高端镜头的口径总是做得比入门级镜头大得多的原因。毕竟只有更大的口径、更高成本的镀膜和镜片材料(比如使用萤石之类的特殊材质),才能让包含更多有效信息的光线最终以正确的角度照射到CMOS上。然而对于智能手机的镜头尺寸来说,要想实现这一点,显然比相机要困难得多。

缺乏光学防抖,边缘自然模糊

对于传统的单反相机来说,拍照是一个“一锤子买卖”的事情,也就是说当你选定曝光时间(比如1000分之1秒),按下按钮的时候,相机的快门就真的只打开1/1000秒,拍下这一瞬间的影像。

但这个情况在手机上,却是完全不同的。毕竟手机的镜头和传感器可没有单反那么巨大,单位时间里的进光量要小得多,因此为了解决进光量太少导致的画面信息缺失(也就是噪点)问题,在如今的智能手机中,通过自动连拍多张画面,进行像素级对齐、合成、改善最终成片画质的“多帧降噪”算法,早就已经成为了标配。

然而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就出现了,由于手机本质上是在按下快门之后(有时候甚至是之前就开始)自动连拍多张,最终合成成像的。那么一旦这个过程中手机发生位移,拍下来的多帧影像在合成的时候就可能出现“对不齐”的情况,反映到最终的成像上,就是解析度下降、且物体边缘出现“鬼影”。

防抖够强,手机也能拍出清晰的花蕊

正因如此,我们三易生活一直很强调光学防抖机构对于智能手机成像清晰度的意义,毕竟只要是手持拍摄,总是不能避免轻微抖动或位移的。而对于手机这种多帧合成式成像方式来说,唯有足够强大的防抖机构,才能保证每一帧拍下来的画面尽可能“重合”,从而直接提升最终出片的清晰度。正如我们此前在评测某款防抖功能极其强大的智能手机时所说,优秀的光学防抖可以直接提升对每一个像素的“利用率”,甚至让原本乍看规格不高的CMOS,也可以拍摄出远超平均水平的高画质照片。

对焦技术老旧,创意再好也拍不出来

相比于防抖,经常关注我们三易生活文章的读者,对于对焦系统的重要性可能还会更加熟悉一些。因为我们早在2018及2019年手机高像素方案刚开始流行时,就曾尖锐地指出,相比于此前主流的1/2.6英寸1200万全像素双核对焦CMOS(也就是IMX363、IMX333、S5K2L4等),早期的大底高像素CMOS因为使用了更落后的相位对焦设计,近距离对焦能力大幅退步。而为了解决早期高像素主摄完全不能拍摄微小物体(因为对不上焦)的短板,这才有了所谓“独立微距镜头”的流行。

三星Galaxy S20和S20+的主摄就因为对焦比S20 Ultra快得多,反而得到了更好的评价

当然,由于“独立微距镜头”所使用的镜头和CMOS规格大都非常尴尬(很多都是3P镜头+至多500万像素的超小底),这使得早期的大底高像素多摄机型在微距拍摄效果上,相比全像素双核对焦时代的低像素(1200万像素)方案来说,微距效果依然是大打折扣的。

于是乎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2020年开始,部分有追求的厂商开始通过定制研发的方式,将此前被证明卓有成效的全像素双核对焦机构整合到大底大像素CMOS方案中来。比如OPPO在Find X2 Pro上定制的索尼IMX689,比如vivo在X50 Pro+上首发的三星GD1,就都属于既有大底大像素,又具备超强对焦速度和微距成像能力的典范。

不仅如此,对于这些机型来说,由于“全像素双核对焦”技术不仅在静态拍摄中能带来更快更准的对焦体验,其在视频拍摄场景下更是可以发挥出强大的追焦性能,避免反复“拉风箱”的尴尬。因此搭载这类对焦技术CMOS的机型,在针对5G时代的视频创作需求自然也就有了更足的底气。

总结:拍照不清晰,锅并不全在像素

事实上,受限于篇幅、时间、可读性等因素,我们并不能将所有会影响到智能手机拍照效果的“周边设计”都一一列举。不过从我们今天讲到的这些点大家不难发现,要想让手机拍摄出的照片真正清晰,让“大底高像素”的设计充分发挥威力,绝不仅仅只是一枚成本稍高、像素几千万的CMOS就能解决问题。它实际上需要手机厂商在整个相机系统从对焦到光学,从信号处理到算法优化等等各方面都进行针对性的“堆料”和设计。

而这实际上也解释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时候更贵的手机像素不一定更高,甚至CMOS的“底(感光面积)”也不一定更大,但是它们却总能拍出更好的照片,个中缘由其实就在于这些产品将成本花在了许多大家可能看不到的相机设计上。因此,“一分钱一分货”说到底还是行业的真理,而至于更高的像素,则未必一定就有用处。

智能手机的这些设计,会让高像素被“浪费”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36氪经授权发布。

作为一家负责任的科技媒体,我们三易生活对于手机拍照技术一向充满好奇,并且也有着自己的思考。比如早在2019年初的“大底高像素”相机设计刚出现时,我们就没有盲目跟风叫好,而是先后撰写了多篇相关分析内容,指出当时这种设计在对焦体验、成像速度,以及感光能力能多方面的不足,也得到了不少读者的积极反馈。

直到2019年底,随着一系列适配大底高像素方案的镜头、主控和算法的成熟,我们才承认,大底高像素方案机型终于在实际用户体验上具备了足够的实用性和先进性,可以代表智能手机主流的影像发展方向了。

但是请注意,我们只是承认“大底高像素”这种设计如果使用得当,那么确实具备了给智能手机带来比过去更好成像品质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高像素机型实际影像表现就一定都会令人满意。比如说,如果你的爱机不幸具备了以下这些特征,那么它的相机哪怕像素再高,但最终的成像表现也很可能对不起其CMOS规格。

镜头素质不佳,让画面天生变差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完整的相机系统来说,CMOS传感器只不过是最后一步负责将光信号转换为电信号的元件,而位于CMOS之前的镜头,才是决定进光量多少、画面是否畸变,以及成像是否存在暗角等等问题的关键。事实上在过去的评测中,我们三易生活就曾不止一次见识过因为镜头设计不佳,或是镜片用料有问题而导致的“翻车”现象。

比如两款主摄参数完全一样,且使用了同款定制高端CMOS的旗舰机型,其中之一在我们的评测中表现出了极强的清晰度和近距离对焦能力,而另一款却明显有相当程度的差距。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是因为表现较差的那款机型镜片用料不佳,导致透光率下降,且出现了严重的边缘慧差现象所致。

又比如说,一些在白天表现很好,在极暗环境下也很惊艳的机型,却会在遇到霓虹灯之类高对比度点光源场景时,出现非常诡异而强烈的眩光现象,严重的时候甚至是数条眩光贯穿整个画面。事实上这同样也是镜头缺乏防反光设计,或是镜头本身的结构存在问题所致。只能说手机厂商毕竟在光学技术上比不得真正的镜头厂,有时候为了一个特定的设计目的(比如说增加进光量),就可能会导致一些其他的问题(抗眩光效果差)。

不仅如此,实际上光学镜头本身也有“分辨率”的概念,毕竟不管是玻璃还是塑料(对,大多数手机镜头甚至不是玻璃),都不可能做到100%的透光率和理想程度上的光滑,当光线穿过一片片镜片时,它本身就会逐渐丢失信息。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单反相机领域,高端镜头的口径总是做得比入门级镜头大得多的原因。毕竟只有更大的口径、更高成本的镀膜和镜片材料(比如使用萤石之类的特殊材质),才能让包含更多有效信息的光线最终以正确的角度照射到CMOS上。然而对于智能手机的镜头尺寸来说,要想实现这一点,显然比相机要困难得多。

缺乏光学防抖,边缘自然模糊

对于传统的单反相机来说,拍照是一个“一锤子买卖”的事情,也就是说当你选定曝光时间(比如1000分之1秒),按下按钮的时候,相机的快门就真的只打开1/1000秒,拍下这一瞬间的影像。

但这个情况在手机上,却是完全不同的。毕竟手机的镜头和传感器可没有单反那么巨大,单位时间里的进光量要小得多,因此为了解决进光量太少导致的画面信息缺失(也就是噪点)问题,在如今的智能手机中,通过自动连拍多张画面,进行像素级对齐、合成、改善最终成片画质的“多帧降噪”算法,早就已经成为了标配。

然而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就出现了,由于手机本质上是在按下快门之后(有时候甚至是之前就开始)自动连拍多张,最终合成成像的。那么一旦这个过程中手机发生位移,拍下来的多帧影像在合成的时候就可能出现“对不齐”的情况,反映到最终的成像上,就是解析度下降、且物体边缘出现“鬼影”。

防抖够强,手机也能拍出清晰的花蕊

正因如此,我们三易生活一直很强调光学防抖机构对于智能手机成像清晰度的意义,毕竟只要是手持拍摄,总是不能避免轻微抖动或位移的。而对于手机这种多帧合成式成像方式来说,唯有足够强大的防抖机构,才能保证每一帧拍下来的画面尽可能“重合”,从而直接提升最终出片的清晰度。正如我们此前在评测某款防抖功能极其强大的智能手机时所说,优秀的光学防抖可以直接提升对每一个像素的“利用率”,甚至让原本乍看规格不高的CMOS,也可以拍摄出远超平均水平的高画质照片。

对焦技术老旧,创意再好也拍不出来

相比于防抖,经常关注我们三易生活文章的读者,对于对焦系统的重要性可能还会更加熟悉一些。因为我们早在2018及2019年手机高像素方案刚开始流行时,就曾尖锐地指出,相比于此前主流的1/2.6英寸1200万全像素双核对焦CMOS(也就是IMX363、IMX333、S5K2L4等),早期的大底高像素CMOS因为使用了更落后的相位对焦设计,近距离对焦能力大幅退步。而为了解决早期高像素主摄完全不能拍摄微小物体(因为对不上焦)的短板,这才有了所谓“独立微距镜头”的流行。

三星Galaxy S20和S20+的主摄就因为对焦比S20 Ultra快得多,反而得到了更好的评价

当然,由于“独立微距镜头”所使用的镜头和CMOS规格大都非常尴尬(很多都是3P镜头+至多500万像素的超小底),这使得早期的大底高像素多摄机型在微距拍摄效果上,相比全像素双核对焦时代的低像素(1200万像素)方案来说,微距效果依然是大打折扣的。

于是乎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2020年开始,部分有追求的厂商开始通过定制研发的方式,将此前被证明卓有成效的全像素双核对焦机构整合到大底大像素CMOS方案中来。比如OPPO在Find X2 Pro上定制的索尼IMX689,比如vivo在X50 Pro+上首发的三星GD1,就都属于既有大底大像素,又具备超强对焦速度和微距成像能力的典范。

不仅如此,对于这些机型来说,由于“全像素双核对焦”技术不仅在静态拍摄中能带来更快更准的对焦体验,其在视频拍摄场景下更是可以发挥出强大的追焦性能,避免反复“拉风箱”的尴尬。因此搭载这类对焦技术CMOS的机型,在针对5G时代的视频创作需求自然也就有了更足的底气。

总结:拍照不清晰,锅并不全在像素

事实上,受限于篇幅、时间、可读性等因素,我们并不能将所有会影响到智能手机拍照效果的“周边设计”都一一列举。不过从我们今天讲到的这些点大家不难发现,要想让手机拍摄出的照片真正清晰,让“大底高像素”的设计充分发挥威力,绝不仅仅只是一枚成本稍高、像素几千万的CMOS就能解决问题。它实际上需要手机厂商在整个相机系统从对焦到光学,从信号处理到算法优化等等各方面都进行针对性的“堆料”和设计。

而这实际上也解释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时候更贵的手机像素不一定更高,甚至CMOS的“底(感光面积)”也不一定更大,但是它们却总能拍出更好的照片,个中缘由其实就在于这些产品将成本花在了许多大家可能看不到的相机设计上。因此,“一分钱一分货”说到底还是行业的真理,而至于更高的像素,则未必一定就有用处。

高像素时代,荣盛的精致产品主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我们正在经历一场高像素时代的产品变革。

消费场景的比拼从线上流量精细到社区团购,智能手机从算法应用聚焦到连接效率……无论城市、社区、人居、商业、办公,科技互联网的触角延伸至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大到一座城市的运行法则,小到一块芯片的算法脉络,数字化正在以日易月更的速度刷新城市像素。

人的感官在科技的武装下被无限延伸,带来愈发细腻的认知度与想象的分辨率:从城市街道的纵横交错,到商场橱窗里一款包包的摆放,从立体空间的内容赋能,到数字化场景的变革与突破……人与空间的关系愈发紧密的同时,产品主义也正在呼唤更深层次变革:

作为承载生活的复合空间,房子需不需要更多艺术化的现代审美?到底什么才是贴合人真实生活的场景感和氛围力?空间感的设计能不能突破浮于表面的装饰而更加精致和细腻?

高像素时代下的产品该何去何从? 新型生活方式缔造者荣盛发展在唐山的新作品——熙堂尚院·名筑给了我们一个清晰的示范。

大道至简的艺术化日常

当城市的所有角落被高像素时代一一放大,我们在千篇一律的空间之外,越发倾向于更具设计感和艺术张力的时尚与潮流:live-show、摄影展、美术馆、蒸汽复古与赛博朋克……

艺术化日常正在成为城市的新审美语言。

过去三十年,中国人的房子经历过巴洛克式的欧风美雨,托斯卡纳、罗马柱、雕花穹顶……也见惯了各式亭台楼阁的中式遗风,三进式、门头花窗、白瓦青砖……

我们并不否认建筑风格的历史变迁,但看惯了固化的审美范式之后,现代人同样渴望拥有真正融入日常的新鲜艺术感。

抛弃以往多重园林常见的层峦叠嶂,打破复杂空间的绝对对称,熙堂尚院·名筑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现代艺术风格。

熙堂尚院·名筑园林设计效果图

重金聘请全球顶级园林设计单位香港贝尔高林操刀,熙堂尚院·名筑更注重大环境的协调自然与建筑的线条感;视线上讲究以点见面,能通过植物看到更大的空间。

在这里,你看不到太多的规整方圆,反而是有各种折线设计将社区空间化繁为简,更加强调线条的美感与自由的灵动。

熙堂尚院·名筑园林设计效果图

在材质方面,地面全部应用的是高级的深灰、中灰、浅灰彩色混凝土,芝麻黑花岗岩,芝麻浅灰花岗岩与菠萝格防腐木。楼宇之间也间或装点了宅间花园与景观空间。

尽管这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施工难度和更高的成本,但并不妨碍荣盛对于艺术的偏爱与追求。

熙堂尚院·名筑园林设计效果图

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曾说,“Less is more”,少即是多,提倡简单,反对过度装饰。中国也有句古话叫“大道至简”。

抛开惯性审美的束缚,熙堂尚院·名筑给出了“大道至简”的另一个现代化诠释。

在外立面上,熙堂尚院·名筑采用C型铝板框架“凤翼”立面设计,上方一如凤凰和雄鹰展开的双翼,寓意吉祥、腾达,体现唐山本土文化肌理的同时,又融合现代派洋房的细腻和雅致。

在建筑主体上,玻璃的平滑界面、铝板的几何线条、国际化窗墙体系支撑起景观建筑的仪式感,金属的点缀增加了建筑的线条美,在阳光下闪烁着现代艺术的历久弥新。

熙堂尚院·名筑外立面效果图

远处的山水与近处的烟火,腾空展翅的“凤翼”与眼前的清波绿岛、林影叠泉,构成了一副专属于荣盛的现代主义立体画,线条分明,又流畅自然。

相比于堆砌起来的千人一面,或许这才是高像素时代下,真正契合现代人的艺术审美:既不冗杂,也不割裂,将人文历史的每一分闪光镶嵌进触手可及的伟大日常。

“人”本位的场景化思考

数字化正在以日易月更的速度刷新城市像素,而人和空间的关系正经由场景化的搭建被重新描摹与定义。

大多数情况下,开发商对于房子这个场景中“人”的定义都是单调的:追求品质、喜爱社交、注重效率、时刻在生活中奔波,高知、高收、高净值也是他们最常用的描摹。

但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中,“人”的状态是多种多样的。

不是抽象化的“生理人”,也不是理想化的“标准人”,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个体,会开心,会失落,有缺陷,有受不了的压力,也会有诸多迥然相异的状态时刻。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厨房、餐厅实景图

你可以有呼朋唤友的狂欢。熙堂尚院·名筑把厨房和餐厅连为一体,构成了整体面积近20平米的U型社交空间,可同时容纳五六人甚至更多人同时操作,有更多沟通和交流的场景娱乐。

但你也可以选择孤独。所以社交厨房里也设计了专属一个人的独处空间。延伸出一个靠窗的吧台,将生活的烦恼抛在身后,手边是咖啡与清茶,面前是透过窗户看到的庭院里的花开花落。

场景之中,“人”的状态是流动的,开心失落皆有时,“人”的角色也应该是变换的。

在这个房子里生活的,只有喜怒哀乐的成年人吗?并不是。在荣盛的场景描摹里,“人”还可以是迈入暮年的老人与正在成长的小孩子。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客厅实景间

窗户的窗台有多高,这个细节其实对大人来说无所谓。但小孩子不是一下子就能长到1米2,才能站着透过窗台看到外面的景色。

窗外的景观不该是成年人独享的,因此,熙堂尚院·名筑创造性地设计了巨幕imax落地窗,且落地窗的设计没有墙垛,这样园林的景观,大人不但能看到,小孩也能看到。

甚至连场景本身的功能都是可以随着需求而不断变化的。2020年的疫情改变了人们对生活的定义,玄关也被赋予了出入以外更多的场景功能:洗手、换衣、消毒……

所以熙堂尚院·名筑设计了防疫玄关,不光为衣服、鞋子、帽子、包包做好了收纳整理,还在衣柜、鞋柜里预留了消杀一体灯的位置,同时额外预留了洗手盆、洗衣机的同层排水的位置。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玄关实景图

推门进家,拖鞋、换衣、洗手一气呵成,在这样一个独立的小区域,就可以将所有的细菌全部阻隔在生活空间以外。

基于“人”的所有具体思想与情感去塑造场景里的生活,才是高像素时代下产品的真正底色。

写进基因里的精细主义

用艺术化的审美装点生活,用人本位的场景塑造空间……当数字化将人们对城市的认知度和分辨率逐渐放大,高像素时代下的产品主义要更加精细。

这个行业已经看多了浮于表面的装饰,我们需要更加细颗粒度的体验与深思。从微小的尺度到边角的设计,从每堵墙的取舍到每个管线的铺设,产品的每一处细节都值得推敲和打磨。

但很长一段时间,不少开发商扮演的是一个高级资源整合商的角色,几十万的树木、原装进口的石材、德系的橱柜和华丽的卫浴……把最贵的东西堆到房子里,就是他们认为的“豪宅主义”。

但真正的豪宅不只是要贵。镶金贴玉的豪华早已过时,我们需要的是更精细化的思考和设计。

“真正的精细化是映刻在房子本身的基因里,而不是后期的锦上添花”,荣盛对于产品的精细化追求已经体现在了熙堂尚院·名筑里。

熙堂尚院·名筑198㎡户型图

不同于其他过度强调“大面宽”的产品,熙堂尚院·名筑的客厅空间做到了6米面宽、7.2米进深。大方厅的设计既可以保证采光,又可以给客户提供正常的活动空间,是非常优秀的黄金比例。

甚至不光只是平面尺度上的“宽”,熙堂尚院·名筑对空间的精细是三维立体的。

现在普宅的层高一般是2.9米,豪宅一般是3.05米或者3.15米,熙堂尚院·名筑则是将层高做到了3.15米,通过拉高立体尺度来强调纵深感。

“我们舍弃了顶层做阁楼的卖点,把每一层的层高都拉高到3.15米,就是为了保证均好性。而不是为了利益点,压缩部分客户的品质。” 熙堂尚院·名筑销售负责人表示。

在熙堂尚院·名筑真正面世之前,荣盛的团队先后打磨了上百种设计方案,思考最多的问题就是,“能不能更自由、能不能更精细?”

传统豪宅主卧套最常见的是就“老三件”——独立卫浴、梳妆台、衣帽间,20平米的空间被割裂成大小不一的三段式。“但卧室应该是舒展、自由的空间”,熙堂尚院·名筑销售负责人表示。

所以,熙堂尚院·名筑选择将卫生间、衣帽间与主卧的边界一一打开:衣帽间从蜷缩到舒展,沿着7.2米的墙体一面排开,没有暗角也不藏细菌,明亮且易于打理;主卫以一面清透材质的玻璃,形成与主卧边界的消解。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主卧实景图

这不只是熙堂尚院·名筑所做的唯一一处创新。在房屋的主体架构上,荣盛做了很多精细化、可自由取舍的设计:连接客厅与阳台之间的墙垛、主卧的飘窗、甚至是北向两个次卧之间的T字墙面都可以被打掉重做。

“在结构上我们花了很多功夫去研讨、试错,就是希望能让这个产品呈现出更多的空间感和灵活性”,熙堂尚院·名筑销售负责人说。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客厅实景间

走进熙堂尚院·名筑的样板间,在舒适自由的空间尺度和设计之外,荣盛还做了智能化生活场景的展示和预设:大到落地窗外的电动遮光板,小到墙面上的滑轨插座、厨房的灶台上能放几口锅,所有肉眼可见的智能化应用,都在房屋主体的施工布线上做了走线和接口。那些本来需要用户自己去刨沟改线的动作,都被提前预设进了荣盛的产品里。

这才是那些浮于表面的资源集成之外,真正映刻在房子基因里的精细化设计。

用艺术化语言编织日常、以人本位的思考搭建场景、靠精细化的设计铸就空间,一点一滴的打磨与深思都凝聚成了荣盛新时代的精致产品主义。

“用一流的技术、人才和管理,先进的工艺和材料,在确保结构安全的基础上,完善建筑使用功能,并努力创造自然、艺术和美”,多年来,荣盛也是一直用实际行动,践行着造福于民的匠心理念。

当人们对品质生活的感知愈发清晰,城市呼唤的是更加清晰、更加精细的产品主义。

大浪淘沙,或许只有在颗粒度化分解的过程中,不断迭代、不断精细的产品才能跟上时代发展的逻辑。

高像素时代,荣盛的精致产品主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我们正在经历一场高像素时代的产品变革。

消费场景的比拼从线上流量精细到社区团购,智能手机从算法应用聚焦到连接效率……无论城市、社区、人居、商业、办公,科技互联网的触角延伸至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大到一座城市的运行法则,小到一块芯片的算法脉络,数字化正在以日易月更的速度刷新城市像素。

人的感官在科技的武装下被无限延伸,带来愈发细腻的认知度与想象的分辨率:从城市街道的纵横交错,到商场橱窗里一款包包的摆放,从立体空间的内容赋能,到数字化场景的变革与突破……人与空间的关系愈发紧密的同时,产品主义也正在呼唤更深层次变革:

作为承载生活的复合空间,房子需不需要更多艺术化的现代审美?到底什么才是贴合人真实生活的场景感和氛围力?空间感的设计能不能突破浮于表面的装饰而更加精致和细腻?

高像素时代下的产品该何去何从? 新型生活方式缔造者荣盛发展在唐山的新作品——熙堂尚院·名筑给了我们一个清晰的示范。

大道至简的艺术化日常

当城市的所有角落被高像素时代一一放大,我们在千篇一律的空间之外,越发倾向于更具设计感和艺术张力的时尚与潮流:live-show、摄影展、美术馆、蒸汽复古与赛博朋克……

艺术化日常正在成为城市的新审美语言。

过去三十年,中国人的房子经历过巴洛克式的欧风美雨,托斯卡纳、罗马柱、雕花穹顶……也见惯了各式亭台楼阁的中式遗风,三进式、门头花窗、白瓦青砖……

我们并不否认建筑风格的历史变迁,但看惯了固化的审美范式之后,现代人同样渴望拥有真正融入日常的新鲜艺术感。

抛弃以往多重园林常见的层峦叠嶂,打破复杂空间的绝对对称,熙堂尚院·名筑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现代艺术风格。

熙堂尚院·名筑园林设计效果图

重金聘请全球顶级园林设计单位香港贝尔高林操刀,熙堂尚院·名筑更注重大环境的协调自然与建筑的线条感;视线上讲究以点见面,能通过植物看到更大的空间。

在这里,你看不到太多的规整方圆,反而是有各种折线设计将社区空间化繁为简,更加强调线条的美感与自由的灵动。

熙堂尚院·名筑园林设计效果图

在材质方面,地面全部应用的是高级的深灰、中灰、浅灰彩色混凝土,芝麻黑花岗岩,芝麻浅灰花岗岩与菠萝格防腐木。楼宇之间也间或装点了宅间花园与景观空间。

尽管这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施工难度和更高的成本,但并不妨碍荣盛对于艺术的偏爱与追求。

熙堂尚院·名筑园林设计效果图

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曾说,“Less is more”,少即是多,提倡简单,反对过度装饰。中国也有句古话叫“大道至简”。

抛开惯性审美的束缚,熙堂尚院·名筑给出了“大道至简”的另一个现代化诠释。

在外立面上,熙堂尚院·名筑采用C型铝板框架“凤翼”立面设计,上方一如凤凰和雄鹰展开的双翼,寓意吉祥、腾达,体现唐山本土文化肌理的同时,又融合现代派洋房的细腻和雅致。

在建筑主体上,玻璃的平滑界面、铝板的几何线条、国际化窗墙体系支撑起景观建筑的仪式感,金属的点缀增加了建筑的线条美,在阳光下闪烁着现代艺术的历久弥新。

熙堂尚院·名筑外立面效果图

远处的山水与近处的烟火,腾空展翅的“凤翼”与眼前的清波绿岛、林影叠泉,构成了一副专属于荣盛的现代主义立体画,线条分明,又流畅自然。

相比于堆砌起来的千人一面,或许这才是高像素时代下,真正契合现代人的艺术审美:既不冗杂,也不割裂,将人文历史的每一分闪光镶嵌进触手可及的伟大日常。

“人”本位的场景化思考

数字化正在以日易月更的速度刷新城市像素,而人和空间的关系正经由场景化的搭建被重新描摹与定义。

大多数情况下,开发商对于房子这个场景中“人”的定义都是单调的:追求品质、喜爱社交、注重效率、时刻在生活中奔波,高知、高收、高净值也是他们最常用的描摹。

但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中,“人”的状态是多种多样的。

不是抽象化的“生理人”,也不是理想化的“标准人”,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个体,会开心,会失落,有缺陷,有受不了的压力,也会有诸多迥然相异的状态时刻。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厨房、餐厅实景图

你可以有呼朋唤友的狂欢。熙堂尚院·名筑把厨房和餐厅连为一体,构成了整体面积近20平米的U型社交空间,可同时容纳五六人甚至更多人同时操作,有更多沟通和交流的场景娱乐。

但你也可以选择孤独。所以社交厨房里也设计了专属一个人的独处空间。延伸出一个靠窗的吧台,将生活的烦恼抛在身后,手边是咖啡与清茶,面前是透过窗户看到的庭院里的花开花落。

场景之中,“人”的状态是流动的,开心失落皆有时,“人”的角色也应该是变换的。

在这个房子里生活的,只有喜怒哀乐的成年人吗?并不是。在荣盛的场景描摹里,“人”还可以是迈入暮年的老人与正在成长的小孩子。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客厅实景间

窗户的窗台有多高,这个细节其实对大人来说无所谓。但小孩子不是一下子就能长到1米2,才能站着透过窗台看到外面的景色。

窗外的景观不该是成年人独享的,因此,熙堂尚院·名筑创造性地设计了巨幕imax落地窗,且落地窗的设计没有墙垛,这样园林的景观,大人不但能看到,小孩也能看到。

甚至连场景本身的功能都是可以随着需求而不断变化的。2020年的疫情改变了人们对生活的定义,玄关也被赋予了出入以外更多的场景功能:洗手、换衣、消毒……

所以熙堂尚院·名筑设计了防疫玄关,不光为衣服、鞋子、帽子、包包做好了收纳整理,还在衣柜、鞋柜里预留了消杀一体灯的位置,同时额外预留了洗手盆、洗衣机的同层排水的位置。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玄关实景图

推门进家,拖鞋、换衣、洗手一气呵成,在这样一个独立的小区域,就可以将所有的细菌全部阻隔在生活空间以外。

基于“人”的所有具体思想与情感去塑造场景里的生活,才是高像素时代下产品的真正底色。

写进基因里的精细主义

用艺术化的审美装点生活,用人本位的场景塑造空间……当数字化将人们对城市的认知度和分辨率逐渐放大,高像素时代下的产品主义要更加精细。

这个行业已经看多了浮于表面的装饰,我们需要更加细颗粒度的体验与深思。从微小的尺度到边角的设计,从每堵墙的取舍到每个管线的铺设,产品的每一处细节都值得推敲和打磨。

但很长一段时间,不少开发商扮演的是一个高级资源整合商的角色,几十万的树木、原装进口的石材、德系的橱柜和华丽的卫浴……把最贵的东西堆到房子里,就是他们认为的“豪宅主义”。

但真正的豪宅不只是要贵。镶金贴玉的豪华早已过时,我们需要的是更精细化的思考和设计。

“真正的精细化是映刻在房子本身的基因里,而不是后期的锦上添花”,荣盛对于产品的精细化追求已经体现在了熙堂尚院·名筑里。

熙堂尚院·名筑198㎡户型图

不同于其他过度强调“大面宽”的产品,熙堂尚院·名筑的客厅空间做到了6米面宽、7.2米进深。大方厅的设计既可以保证采光,又可以给客户提供正常的活动空间,是非常优秀的黄金比例。

甚至不光只是平面尺度上的“宽”,熙堂尚院·名筑对空间的精细是三维立体的。

现在普宅的层高一般是2.9米,豪宅一般是3.05米或者3.15米,熙堂尚院·名筑则是将层高做到了3.15米,通过拉高立体尺度来强调纵深感。

“我们舍弃了顶层做阁楼的卖点,把每一层的层高都拉高到3.15米,就是为了保证均好性。而不是为了利益点,压缩部分客户的品质。” 熙堂尚院·名筑销售负责人表示。

在熙堂尚院·名筑真正面世之前,荣盛的团队先后打磨了上百种设计方案,思考最多的问题就是,“能不能更自由、能不能更精细?”

传统豪宅主卧套最常见的是就“老三件”——独立卫浴、梳妆台、衣帽间,20平米的空间被割裂成大小不一的三段式。“但卧室应该是舒展、自由的空间”,熙堂尚院·名筑销售负责人表示。

所以,熙堂尚院·名筑选择将卫生间、衣帽间与主卧的边界一一打开:衣帽间从蜷缩到舒展,沿着7.2米的墙体一面排开,没有暗角也不藏细菌,明亮且易于打理;主卫以一面清透材质的玻璃,形成与主卧边界的消解。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主卧实景图

这不只是熙堂尚院·名筑所做的唯一一处创新。在房屋的主体架构上,荣盛做了很多精细化、可自由取舍的设计:连接客厅与阳台之间的墙垛、主卧的飘窗、甚至是北向两个次卧之间的T字墙面都可以被打掉重做。

“在结构上我们花了很多功夫去研讨、试错,就是希望能让这个产品呈现出更多的空间感和灵活性”,熙堂尚院·名筑销售负责人说。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客厅实景间

走进熙堂尚院·名筑的样板间,在舒适自由的空间尺度和设计之外,荣盛还做了智能化生活场景的展示和预设:大到落地窗外的电动遮光板,小到墙面上的滑轨插座、厨房的灶台上能放几口锅,所有肉眼可见的智能化应用,都在房屋主体的施工布线上做了走线和接口。那些本来需要用户自己去刨沟改线的动作,都被提前预设进了荣盛的产品里。

这才是那些浮于表面的资源集成之外,真正映刻在房子基因里的精细化设计。

用艺术化语言编织日常、以人本位的思考搭建场景、靠精细化的设计铸就空间,一点一滴的打磨与深思都凝聚成了荣盛新时代的精致产品主义。

“用一流的技术、人才和管理,先进的工艺和材料,在确保结构安全的基础上,完善建筑使用功能,并努力创造自然、艺术和美”,多年来,荣盛也是一直用实际行动,践行着造福于民的匠心理念。

当人们对品质生活的感知愈发清晰,城市呼唤的是更加清晰、更加精细的产品主义。

大浪淘沙,或许只有在颗粒度化分解的过程中,不断迭代、不断精细的产品才能跟上时代发展的逻辑。

高像素时代,荣盛的精致产品主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我们正在经历一场高像素时代的产品变革。

消费场景的比拼从线上流量精细到社区团购,智能手机从算法应用聚焦到连接效率……无论城市、社区、人居、商业、办公,科技互联网的触角延伸至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大到一座城市的运行法则,小到一块芯片的算法脉络,数字化正在以日易月更的速度刷新城市像素。

人的感官在科技的武装下被无限延伸,带来愈发细腻的认知度与想象的分辨率:从城市街道的纵横交错,到商场橱窗里一款包包的摆放,从立体空间的内容赋能,到数字化场景的变革与突破……人与空间的关系愈发紧密的同时,产品主义也正在呼唤更深层次变革:

作为承载生活的复合空间,房子需不需要更多艺术化的现代审美?到底什么才是贴合人真实生活的场景感和氛围力?空间感的设计能不能突破浮于表面的装饰而更加精致和细腻?

高像素时代下的产品该何去何从? 新型生活方式缔造者荣盛发展在唐山的新作品——熙堂尚院·名筑给了我们一个清晰的示范。

大道至简的艺术化日常

当城市的所有角落被高像素时代一一放大,我们在千篇一律的空间之外,越发倾向于更具设计感和艺术张力的时尚与潮流:live-show、摄影展、美术馆、蒸汽复古与赛博朋克……

艺术化日常正在成为城市的新审美语言。

过去三十年,中国人的房子经历过巴洛克式的欧风美雨,托斯卡纳、罗马柱、雕花穹顶……也见惯了各式亭台楼阁的中式遗风,三进式、门头花窗、白瓦青砖……

我们并不否认建筑风格的历史变迁,但看惯了固化的审美范式之后,现代人同样渴望拥有真正融入日常的新鲜艺术感。

抛弃以往多重园林常见的层峦叠嶂,打破复杂空间的绝对对称,熙堂尚院·名筑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现代艺术风格。

熙堂尚院·名筑园林设计效果图

重金聘请全球顶级园林设计单位香港贝尔高林操刀,熙堂尚院·名筑更注重大环境的协调自然与建筑的线条感;视线上讲究以点见面,能通过植物看到更大的空间。

在这里,你看不到太多的规整方圆,反而是有各种折线设计将社区空间化繁为简,更加强调线条的美感与自由的灵动。

熙堂尚院·名筑园林设计效果图

在材质方面,地面全部应用的是高级的深灰、中灰、浅灰彩色混凝土,芝麻黑花岗岩,芝麻浅灰花岗岩与菠萝格防腐木。楼宇之间也间或装点了宅间花园与景观空间。

尽管这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施工难度和更高的成本,但并不妨碍荣盛对于艺术的偏爱与追求。

熙堂尚院·名筑园林设计效果图

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曾说,“Less is more”,少即是多,提倡简单,反对过度装饰。中国也有句古话叫“大道至简”。

抛开惯性审美的束缚,熙堂尚院·名筑给出了“大道至简”的另一个现代化诠释。

在外立面上,熙堂尚院·名筑采用C型铝板框架“凤翼”立面设计,上方一如凤凰和雄鹰展开的双翼,寓意吉祥、腾达,体现唐山本土文化肌理的同时,又融合现代派洋房的细腻和雅致。

在建筑主体上,玻璃的平滑界面、铝板的几何线条、国际化窗墙体系支撑起景观建筑的仪式感,金属的点缀增加了建筑的线条美,在阳光下闪烁着现代艺术的历久弥新。

熙堂尚院·名筑外立面效果图

远处的山水与近处的烟火,腾空展翅的“凤翼”与眼前的清波绿岛、林影叠泉,构成了一副专属于荣盛的现代主义立体画,线条分明,又流畅自然。

相比于堆砌起来的千人一面,或许这才是高像素时代下,真正契合现代人的艺术审美:既不冗杂,也不割裂,将人文历史的每一分闪光镶嵌进触手可及的伟大日常。

“人”本位的场景化思考

数字化正在以日易月更的速度刷新城市像素,而人和空间的关系正经由场景化的搭建被重新描摹与定义。

大多数情况下,开发商对于房子这个场景中“人”的定义都是单调的:追求品质、喜爱社交、注重效率、时刻在生活中奔波,高知、高收、高净值也是他们最常用的描摹。

但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中,“人”的状态是多种多样的。

不是抽象化的“生理人”,也不是理想化的“标准人”,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个体,会开心,会失落,有缺陷,有受不了的压力,也会有诸多迥然相异的状态时刻。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厨房、餐厅实景图

你可以有呼朋唤友的狂欢。熙堂尚院·名筑把厨房和餐厅连为一体,构成了整体面积近20平米的U型社交空间,可同时容纳五六人甚至更多人同时操作,有更多沟通和交流的场景娱乐。

但你也可以选择孤独。所以社交厨房里也设计了专属一个人的独处空间。延伸出一个靠窗的吧台,将生活的烦恼抛在身后,手边是咖啡与清茶,面前是透过窗户看到的庭院里的花开花落。

场景之中,“人”的状态是流动的,开心失落皆有时,“人”的角色也应该是变换的。

在这个房子里生活的,只有喜怒哀乐的成年人吗?并不是。在荣盛的场景描摹里,“人”还可以是迈入暮年的老人与正在成长的小孩子。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客厅实景间

窗户的窗台有多高,这个细节其实对大人来说无所谓。但小孩子不是一下子就能长到1米2,才能站着透过窗台看到外面的景色。

窗外的景观不该是成年人独享的,因此,熙堂尚院·名筑创造性地设计了巨幕imax落地窗,且落地窗的设计没有墙垛,这样园林的景观,大人不但能看到,小孩也能看到。

甚至连场景本身的功能都是可以随着需求而不断变化的。2020年的疫情改变了人们对生活的定义,玄关也被赋予了出入以外更多的场景功能:洗手、换衣、消毒……

所以熙堂尚院·名筑设计了防疫玄关,不光为衣服、鞋子、帽子、包包做好了收纳整理,还在衣柜、鞋柜里预留了消杀一体灯的位置,同时额外预留了洗手盆、洗衣机的同层排水的位置。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玄关实景图

推门进家,拖鞋、换衣、洗手一气呵成,在这样一个独立的小区域,就可以将所有的细菌全部阻隔在生活空间以外。

基于“人”的所有具体思想与情感去塑造场景里的生活,才是高像素时代下产品的真正底色。

写进基因里的精细主义

用艺术化的审美装点生活,用人本位的场景塑造空间……当数字化将人们对城市的认知度和分辨率逐渐放大,高像素时代下的产品主义要更加精细。

这个行业已经看多了浮于表面的装饰,我们需要更加细颗粒度的体验与深思。从微小的尺度到边角的设计,从每堵墙的取舍到每个管线的铺设,产品的每一处细节都值得推敲和打磨。

但很长一段时间,不少开发商扮演的是一个高级资源整合商的角色,几十万的树木、原装进口的石材、德系的橱柜和华丽的卫浴……把最贵的东西堆到房子里,就是他们认为的“豪宅主义”。

但真正的豪宅不只是要贵。镶金贴玉的豪华早已过时,我们需要的是更精细化的思考和设计。

“真正的精细化是映刻在房子本身的基因里,而不是后期的锦上添花”,荣盛对于产品的精细化追求已经体现在了熙堂尚院·名筑里。

熙堂尚院·名筑198㎡户型图

不同于其他过度强调“大面宽”的产品,熙堂尚院·名筑的客厅空间做到了6米面宽、7.2米进深。大方厅的设计既可以保证采光,又可以给客户提供正常的活动空间,是非常优秀的黄金比例。

甚至不光只是平面尺度上的“宽”,熙堂尚院·名筑对空间的精细是三维立体的。

现在普宅的层高一般是2.9米,豪宅一般是3.05米或者3.15米,熙堂尚院·名筑则是将层高做到了3.15米,通过拉高立体尺度来强调纵深感。

“我们舍弃了顶层做阁楼的卖点,把每一层的层高都拉高到3.15米,就是为了保证均好性。而不是为了利益点,压缩部分客户的品质。” 熙堂尚院·名筑销售负责人表示。

在熙堂尚院·名筑真正面世之前,荣盛的团队先后打磨了上百种设计方案,思考最多的问题就是,“能不能更自由、能不能更精细?”

传统豪宅主卧套最常见的是就“老三件”——独立卫浴、梳妆台、衣帽间,20平米的空间被割裂成大小不一的三段式。“但卧室应该是舒展、自由的空间”,熙堂尚院·名筑销售负责人表示。

所以,熙堂尚院·名筑选择将卫生间、衣帽间与主卧的边界一一打开:衣帽间从蜷缩到舒展,沿着7.2米的墙体一面排开,没有暗角也不藏细菌,明亮且易于打理;主卫以一面清透材质的玻璃,形成与主卧边界的消解。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主卧实景图

这不只是熙堂尚院·名筑所做的唯一一处创新。在房屋的主体架构上,荣盛做了很多精细化、可自由取舍的设计:连接客厅与阳台之间的墙垛、主卧的飘窗、甚至是北向两个次卧之间的T字墙面都可以被打掉重做。

“在结构上我们花了很多功夫去研讨、试错,就是希望能让这个产品呈现出更多的空间感和灵活性”,熙堂尚院·名筑销售负责人说。

熙堂尚院·名筑198样板房客厅实景间

走进熙堂尚院·名筑的样板间,在舒适自由的空间尺度和设计之外,荣盛还做了智能化生活场景的展示和预设:大到落地窗外的电动遮光板,小到墙面上的滑轨插座、厨房的灶台上能放几口锅,所有肉眼可见的智能化应用,都在房屋主体的施工布线上做了走线和接口。那些本来需要用户自己去刨沟改线的动作,都被提前预设进了荣盛的产品里。

这才是那些浮于表面的资源集成之外,真正映刻在房子基因里的精细化设计。

用艺术化语言编织日常、以人本位的思考搭建场景、靠精细化的设计铸就空间,一点一滴的打磨与深思都凝聚成了荣盛新时代的精致产品主义。

“用一流的技术、人才和管理,先进的工艺和材料,在确保结构安全的基础上,完善建筑使用功能,并努力创造自然、艺术和美”,多年来,荣盛也是一直用实际行动,践行着造福于民的匠心理念。

当人们对品质生活的感知愈发清晰,城市呼唤的是更加清晰、更加精细的产品主义。

大浪淘沙,或许只有在颗粒度化分解的过程中,不断迭代、不断精细的产品才能跟上时代发展的逻辑。

像素9000万?高像素版EOS R5s或已处于测试中|佳能|高像素版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本文来自蜂鸟网

外媒曾多次收到传闻称,高像素版本的EOS R5s已经在摄影师手中进行实测,其像素要远远高于R5的4500万,传闻称在9000万左右。此外其EVF也会具有更高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