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表演郭麒麟海报曝光 眼瞳聚光浅笑从容

郭麒麟海报中,郭麒麟身着黑色衬衫,一头短发清爽利落,纯色背景更添干净简约,炯炯有神的眼瞳汇聚光亮。


郭麒麟《最美表演》海报郭麒麟《最美表演》海报

新浪娱乐讯 作为新浪娱乐年度重磅策划,2020终《最美表演》演员阵容公开进入尾声,今日曝光的海报为演员郭麒麟。海报中,郭麒麟身着黑色衬衫,一头短发清爽利落,纯色背景更添干净简约,炯炯有神的眼瞳汇聚光亮,微微歪头浅笑尽显从容坚定之姿态。

以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大儿子的身份为众人所熟知的郭麒麟从小便受到全民关注,自2009年开始正式拜师学习相声,优秀的相声表演能力随着作品的亮相获得认可和肯定,从相声领域来到影视领域,郭麒麟努力磨炼角色提升自我,同样塑造出了深入人心的角色。在2019年年底播出2020年年初收官的古装IP剧《庆余年》中,郭麒麟演绎了一个娇纵蛮横的富二代,承包全剧笑点担当的范思辙又怂又萌,郭麒麟精准把握住了人物特点,该角色瞬间出圈点燃观众热情收获无数赞誉和喜爱。随后2020年年中开机的商战题材古装剧《赘婿》,郭麒麟独挑大梁出演男主,全新挑战带来的惊喜十分令人期待。此次携手《最美表演》,他又将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敬请等待正片上线揭晓答案。

开启人生新尝试的郭麒麟展现了勇敢的力量,而勇敢始终贯穿着每个人生命的历程,2020年也是需要勇敢的一年,去面对一切未知的困难与挫折,去迎接充满阳光的希望与远方,新浪娱乐与优秀演员和导演一起,致敬各行各业勇敢的“你”,2020终《最美表演》即将大幕开启。  (林怡文/文)

HYDO运维管理软件与麒麟软件国产化兼容互认

前言:近期,豪越科技有限公司与麒麟软件有限公司宣布:豪越科技有限公司的智能运维大数据管理平台 HYDO V7.0分别完成与银河麒麟高级服务器操作系统(飞腾版)V10、银河麒麟高级服务器操作系统(鲲鹏版)V10、银河麒麟高级服务器操作系统(龙芯版)V10的兼容性测试,双方产品达到通用兼容性要求及性能可靠性要求,满足用户的关键性应用需求。

近年来,随着国产化步伐的加快,国内IT领域的软硬件厂商纷纷投入人力、物力进行国产化产品的研发和适配,并已经取得阶段性的国产化研发成果。在国产化过程中,各软硬件厂商各出奇招,相互配合,力争在最短的时间获得更多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伙伴的协作支持,抢占更多国产化研发及适配的市场份额,提升自身在国产化领域的技术竞争优势。

豪越科技不断拓展国产化上下游产业合作链条,陆续收获各种国产化兼容互认证书,在国产化兼容领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通过打通上下游IT资源,HYDO平台适配国内主流软硬件,支持多场景一键部署,可大幅提升IT运维效率。

豪越科技有限公司智能运维大数据管理平台HYDO7.0与麒麟软件有限公司银河麒麟高级服务器操作系统(鲲鹏版)V10 、银河麒麟高级服务器操作系统(龙芯版)V10完成兼容性测试。鉴定结论:能够达到通用兼容性要求及性能、可靠性要求,满足用户的关键性应用需求。

至此,豪越科技有限公司的智能运维大数据管理平台 HYDO V7.0,完成了主流国产CPU和国产操作系统的兼容适配,并获得厂家官方认证。

这意味着智能运维大数据管理平台 HYDO V7.0满足进入党政、国防办公等领域的国产化要求,具备进驻的国产化资质条件,并在金融、能源、交通、医疗等行业获得广泛应用和认可。豪越科技有限公司始终响应国家号召,致力于国产自主可控事业的发展,积极融入自主可控业务生态体系,为各行业客户提供安全、可信、适用的国产自主可控软件产品,推动国产化自主可控产业的持续发展。

这些证书标志着Hydo运维管理软件在国产化(信创产品)市场的可用性。目前,豪越科技还在陆续和国产化系列生态圈的合作伙伴进行产品协作和适配,力争与国内安可领域的合作伙伴互通有无、共建国产化闭环生态圈,打造国产智能运维领先品牌。

关于HYDO运维管理软件

随着企事业单位内部的系统设备数量不断增多,在运行维护方面的工作量明显的增加,为了提高运行维护工作效率,在互联网技术发展快速的今天,智能化运维管理软件应运而生。

豪越自主研发的HYDO智能运维大数据管理平台,通过对服务器、存储、网络、动环及应用等的实时监控,可精准采集、分析故障信息,判断重要数据性能指标,实现大规模数据中心的集中统一管理。

HYDO 智能运维管理软件在行业领域中的口碑评价度较高,一度发展成为国产智能运维领先品牌,在运维市场上具有实力优势。主要价值体现如下;

降低IT成本,提高IT效率。HYDO 智能运维管理软件可以集中管理网络中不同的系统和设备,完全不需要引进各种IT设备管理软件,从而降低了在这方面的管理成本。随着互联网+效率的不断提升,各企业单位也在不断新增引入各种软硬件设施,但只有IT运维管理效率不断提高,IT综合技术优势才会更加突出。

提前消除隐患,防止出现服务器中断。HYDO 智能运维管理软件在运行过程中,能够对设备当中出现的故障问题提前预警,及时提醒分管该辖区范围的IT管理人员处理问题,从而帮助运维人员提高消除故障隐患的效率。在此过程中,设备运行不会中断、网络运转正常,一切都是在用户群体无感的情况下开展运维工作。

通过IT运维管理软件,运维团队的管理效率和服务都更加完善,不仅能得到企事业单位内部用户的肯定和信赖,也提高了在IT管理方面的智能化技术水平。

引进HYDO 智能运维管理软件之后,设备运行维护会更加简单。IT运维管理软件,对企事业单位内部的设备运行和数据管理都有很大帮助,从而有效实现高效运行维护的目标。

——————————————————————————————

【豪越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智能运维、智慧++(智慧后勤/智慧街道/智慧社区/智慧园区)、IT基础设施集成建设为核心业务,专业提供IT智能化整体解决方案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为政府、教育科研、医疗卫生、军工、运营商、公检法、电力、金融证券、财税、能源、交通等行业提供全面的IT解决方案。

豪越自主研发的HYDO智能运维大数据管理平台,通过对服务器、存储、网络、动环及应用等的实时监控,可精准采集、分析故障信息,判断重要数据性能指标,实现大规模数据中心的集中统一管理。】

让运维更简单 数据更安全

乌合麒麟致莫里森→|致莫里森

“乌合麒麟”在其微博上发布新作《致莫里森》。

此前,“乌合麒麟”一幅有关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残杀少年的画作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转发,并被澳大利亚总理“挂”,要求 中国道歉”。“乌合麒麟”对媒体回应说:“那我今晚有精力再画一张,回应一下吧”。这不,他的回应真的来了。

离开郭麒麟的日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腾讯新闻(ID:entguiquan),作者:展展,编辑:向荣,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1

“来德云社这么多年,第一回呀,攒底站在这个位置上。”11月27日晚,北京湖广会馆,39岁的阎鹤祥一袭蓝色大褂,站在桌子外面——逗哏的位置。

说完,他一步跨向桌子里面的捧哏位,又迅速回来,嘀咕了一句:“他红了,我就成了他。”

台下爆发出心领神会的笑声。“他”是郭麒麟,阎鹤祥的搭档,两人合作了快十年。这两年,少班主活跃在综艺节目、影视作品中,留给相声的时间少了——两人上回同台还是2019年11月。台上台下,人们都调侃阎鹤祥“寡妇失业”

“失业”后,阎鹤祥没闲着。他还是德云四队的队长,平时说单口,说评书。他最近一次出圈是因为一档电台节目。故事FM里,他说相声行业是虚假繁荣,表达对相声饭圈化的担忧——(相声)针砭时弊,现在有的人自个儿都成了‘时弊’,你针砭谁去?”“今天的演员还抱着传统相声,都是在无能地炫技。”“相声不能叫非物质文化遗产。你都干成遗产了,你怎么还美呢?”

节目一播,找他的人不少。李诞和庞博都联系了他。单立人喜剧的石老板听到阎鹤祥在节目中说,相声和脱口秀是一样的,非常触动,邀请他看了一场线下脱口秀。看完,阎鹤祥又录了一期节目,说相声和脱口秀各有所长,“他们要火了,我们的饭碗就受威胁了。”

11月27日的演出,阎鹤祥还没露脸,前头的演员已在节目中说,台下观众“都是冲着队长来的”。他一登场,底下欢呼一片。演出中途,单反相机的快门声不绝于耳。表演结束十几分钟后,网上就有了他这段群口相声《文训徒》的完整视频。

《文训徒》是一段经典相声,讲师父收了位傻徒弟的故事。前些年,阎鹤祥跟师父郭德纲,和于谦一起演过这出。那时,他演傻徒弟,也是一袭蓝大褂,在一边站着,歪着脑袋、眼神呆滞。

这回他演师父,上台便说相声行过往收徒谨慎,现在则“有点胡来”。过去,师父收了徒,要“传道授业解惑”,现在是“传道授业解惑上综艺”。

他又说徒弟“好看”,一出来,观众一拍,视频上网,“顶流了就”。

“光好看没有用。”站在一旁的捧哏演员冯照洋说。

“光好看有用啊。”阎鹤祥振振有词。徒弟跟他学能耐,学什么呢,“综艺感啊”。

犀利观点被裹上一层幽默的壳,对行业的唏嘘被放进真假参半的调侃中。现场气氛活跃,有人听个热闹,有人大呼痛快。他站在那儿,歪着嘴,似笑非笑。

2

台上无大小。但捧哏站在桌子里面,常常成为被嘲弄与占便宜的对象。有个说法,如果你是捧哏,千万别让爹妈、媳妇去听你的相声,因为段子里老有他们仨。

台下,阎鹤祥是个有极强表达力的人,观点鲜明、论据充沛。单位同事说他知识面广,擅长旁征博引。但作为捧哏,他要在台上“压抑”自己,用最精炼的语言,既不抢风头,还能画龙点睛。

阎鹤祥比郭麒麟大15岁,学识广,反应快,能怼,戳你,又不至于冒犯。

台上,郭麒麟介绍阎鹤祥:“我搭档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不过却一直不红,不像我知名度那么高。算是被埋没的人才。”阎鹤祥顺势调侃:“我差一好爹嘛。”

将阎鹤祥和郭麒麟凑到一起的是郭德纲,让阎鹤祥投身相声行业的也是郭德纲。

2005年,24岁的相声爱好者阎鑫在公交车上听广播,第一次听到德云社,从此天天追着听。得知他们在天桥有演出,他去看,已是一票难求。

2006年4月,德云社面向社会招生。阎鑫填了报名表,于上万人中被选中,前往北京广德楼剧场参加考试。他说了个贯口,唱了段戏,后来成了“鹤”字科的一员。

德云社里,学员不问出处。五湖四海,各行各业,什么人都有。人群中,阎鹤祥还是“显眼”:北京人、大学本科毕业、在中国移动当工程师,还开车。“条件明显要比其他人感觉好一点儿。”鹤字科演员高鹤彩告诉《贵圈》。

高鹤彩比阎鹤祥长几岁,但觉得阎鹤祥比他成熟,会照顾人。师兄弟们一块儿吃饭,十次有八次都是阎鹤祥掏钱。高鹤彩那时住廊坊,夜里在天桥上完课,要赶10点半的火车回家。从天桥搭公交去火车站,经常会错过列车。只要阎鹤祥在,都会主动开车送他,持续了快一年。

不过,当时阎鹤祥羞于开车。其他学员都抛家舍业来北京打工,一门心思扎在这儿说相声,只有他开车,“让人感觉我不是来学东西的”。他在故事FM里说,“如今行业不是这样,演员已经开始攀比开什么车了。”

2011年,郭德纲找到阎鹤祥,问他乐不乐意给15岁的郭麒麟捧哏。父亲为儿子选搭档足够慎重,阎鹤祥很高兴地答应了。

他看过郭麒麟演出,觉得这孩子反应快、聪明、有灵性,记忆力令人惊叹。更关键的是,他的父亲是郭德纲,师父是于谦。阎鹤祥对郭麒麟寄予厚望,视其为再次振兴相声行业的唯一人选。他想,假如他俩能保持规范性的演出状态,对行业会是很好的引导。

3

阎鹤祥承认,他当初把自己对职业的规划,寄托在了郭麒麟身上。“我没有在他那个位置,我也理解不了他的这些苦衷。”他感慨名人之子难做,“超越长辈”如枷锁般附着其身。

但他并不打算掩盖搭档缺席的尴尬和失落。

2020年10月末,阎鹤祥在三里屯剧场演出。两年前他在这里演出,身边站着郭麒麟。这次,右手在虚空里摆,“我原来这搭档呢”,他看了看右侧往常郭麒麟的站位,回过身来:“空空如也,你看。”

五年前,一个晚上,郭麒麟给他打电话:“哥,你下来一趟,我到你楼下了。”

阎鹤祥下楼,坐进郭麒麟车里。郭麒麟开口:“哥,我不想干了,我想去上学。”

俩人在牛街找了家串店,开始聊这件事。阎鹤祥说,“这个世界上如果就剩一个人反对你上学,也应该是我。”——郭麒麟一走,意味着他此前的投入都付诸东流。但他很快补上一句,“如果从朋友的角度来讲,我举双手赞成你出去上学。”

他跟郭麒麟说,如果你去上学,那我也不干了。当时阎鹤祥还在中国移动上班,说相声是爱好和兼职——这一行,除了郭麒麟,就没有他能看上的人了。一个行业想要整体向好,需要一群人做出改变。可他放眼望去,部分演员的审美在退化,不搞创作了,只有少数人在努力,其余人都在混饭吃。他很悲观。

年底,郭麒麟又说不出去了,两人于是继续合伙说相声。2016年,《欢乐喜剧人第二季》捧红了岳云鹏,阎鹤祥和郭麒麟收到德云社通知,参加下一季录制。节目一播,阎鹤祥兼职的事就瞒不住了。他从中国移动辞了职,打算全身心投入相声行业。

▲ 《欢乐喜剧人》第三季,郭麒麟、阎鹤祥、岳云鹏同台表演作品《三大才子》

但没过多久,郭麒麟火了。阎鹤祥振兴相声行业的愿望似乎没了抓手。

在三里屯的那场单口相声里,阎鹤祥拿缺席的搭档砸挂,说郭麒麟2020年录了12档综艺,“网上好多传言,德云社指着郭麒麟一个人养活呢。其实我们也没见着钱,实话实说。” 

在节目里,他调侃,师父“要求”他为儿子“守着”,他就“守着”。他一度想,郭麒麟录完综艺能再回来说相声,“但是最近这些日子,我也看新闻、看热搜,发现这希望应该是越来越渺茫。因为老有他跟别人的热搜,我就感觉这日子离过到头差不多了。”他自我解嘲,“我这不是来演出,我这是给打离婚找证据。”

▲ 2019年11月,郭麒麟参演古装剧《庆余年》,饰演范思辙

德云社里来了年轻人。有些想成为郭德纲,有些想成为岳云鹏、张云雷或者郭麒麟……综艺节目中、时尚杂志封面上,到处都有德云社的身影。表面上看,这门老手艺焕发新活力,阎鹤祥却忧心忡忡。

他忍不住站在师父的立场,对《贵圈》解释:“我师父他拯救这个行业。一个行业,从业人数达到一定规模,才能称之为行业。”况且,全公司好几百人要发基本工资,“师父不是早说过了嘛,要是光养活于谦,他俩人可以过很好。”

但对于一些问题,他始终很警惕。如果演员不用写新作品就能过活,有时还能被喜欢,“这个市场就跟旅游景点似的,放那儿就可以了。”

又比如,有些年轻的相声演员发型一样,气质雷同,往那一站,全像韩国偶像。他纳闷,“我们这行人不好看啊。”想好看也没错,但不能本末倒置,不去关注“精神内核”。

只关注外形,不关注内容,几乎必然导致包袱失效。“那我美美的了,我错了你是不是也喜欢我?我错了也美美的,对不对?”阎鹤祥说,有时观众也乐得看演出事故。“我喜欢他,我是妈妈,我孩子出错了,多可爱啊!”他忿忿不平,“那叫什么玩意儿呢你说。这就跟儿子出门卖烤羊肉串,你去直接买着吃,自个儿哄自个儿玩,玩的不是买卖啊,对不对?”

他感慨审美的丧失,担忧相声行业斩断了与知识阶层的联系。真正的美学工作者,审美得比普通人高出一截,“要让所有人都觉得,哎哟,这确实是好的。”

他和几个观念相似的师兄弟在一块儿,聊起这些就伤感。

4

张鹤伦和阎鹤祥总聊这些。他知道阎鹤祥有个大梦想——把相声发展下去,别糟蹋了这门语言艺术。

“但是话说回来,如今真是时代在变迁。”张鹤伦说,“好多事都变成了‘你能红就是硬道理’。”

他俩都因形象问题被公司提醒过——阎鹤祥因为穿拖鞋,张鹤伦因为穿得“跟村干部进城开会一样”。尽管如此,他们依然相信,台上有能耐,在这行就了不起。

过去,德云社招人先考察人品。每日演出结束,学员要跟着服务员一起扫地、擦桌子。师父来了,得给师父倒水。开场后不许坐,站三个小时,看老师演出,得消化,得记。

阎鹤祥那时不解,视一些规矩为“旧社会留下的不好的东西”。他生怕在剧场遇见熟人,脸面上挂不住。现在他懂了。“上台说几个笑话没那么难,观众一响,我就成功了。人会飘,会骄傲。”因此,那些看似矫枉过正的规矩,是在打掉一个人的骄傲,是用特殊的方式端正学习态度。

如今,学员们不用扫地、擦桌子、端茶送水了。“你让他擦桌子,就变成一堆人买票就等着看擦桌子,那更完了。散场回来看擦桌子,‘啊,哥哥太帅了’,你怎么办?”

过去,礼数严格。后台不能随便出入,老师来了,必须得站起来。一次做错,自会有人严厉批评,再做错,那就别来了。

“如今的学员,感觉如履平地。”张鹤伦是德云六队队长。他说自己脾气好,“最不爱管”,跟大伙儿都当哥们处。但遇到新学员目无尊长,还是会忍不住教训。阎鹤祥看到不对的也说,“即使他不听,你也要给周围的人树立风气。都不说,风气就歪了。”不过,据张鹤伦观察,阎鹤祥当队长,靠的主要是“队长的威严”。毕竟,这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接触不着人,老在微信里”。

阎鹤祥喜欢一个人撸串,一个人喝咖啡、看电影,一个人出去溜达。聚会总迟到,落得“迟来大师”之名。好不容易约出来吃饭,吃好了,大伙儿商量再干点儿啥,他说:“哥儿几个,我有点事我先走”,就消失了。

张鹤伦说,他乐意跟阎鹤祥聊,因为阎鹤祥对事情看得透,看得远,“我就觉得人家真是大智慧的人。我只是看到眼前,他就能看到一年之后”,还能给分析得明明白白的。

8年前,两人录综艺《有话好好说》,结束后阎鹤祥开车送张鹤伦回家。他们常常在车上聊天。有时车就停在路边,两人能从半夜一点聊到早上五点,聊的全是作品和搭档。现在,“我们聊的都是观众的看法、演员的改变。已经不聊业务了。”一方面,他们对彼此的业务都很认可,另一方面,时代变了,业务不再是市场衡量艺人的标准了。

5

阎鹤祥和张鹤伦都察觉到了台下的变化。

曾经以大老爷们为主的相声园子里,出现了数量庞大的“德云女孩”。她们对演员连同相声投以巨大的热情。“绝不认输”的德云女孩将饭圈规则带入这门传统艺术中。她们抢票——有德云社的男粉丝在社交媒体上诉苦:“不是没有男粉丝,是男粉丝都抢不到票。”

她们在超话打榜、摄影修图、应援周边,在演出现场见机捧哏,主动搭茬儿。她们为演员取爱称:岳云鹏是“小岳岳”,郭麒麟是“少班主”“大小姐”,张云雷是“辫儿哥哥”,阎鹤祥是“壮壮”。曾经在德云社、如今是大逗相声班主的李寅飞是“甜甜”。

李寅飞正在“努力抵抗”饭圈文化。

比如尽量表演作品本身,减少与观众现场聊天。李寅飞不解,21世纪了,为何还不能实现文明观演,“个别的观众搭茬,会影响其他观众的观演体验。”

他担心演员没作品,光剩聊天了。

他跟阎鹤祥聊过这事:“怎么咱们学的时候,这样(光聊天)的人那么少啊。”

阎鹤祥说:“不是少,是咱学的时候,这样的人都给开了,不让你这样。”

那时候,他们往台上一站,一张嘴,每个字都得是准的。“现在好像不这么要求了,跟观众且聊呢,能聊半天。”李寅飞承认,聊20分钟不冷场,这也是种能耐。可是,万一有朝一日观众掏钱买票,觉得演员不和自己聊天,票钱就亏了,“我们这个行业就完了”。

观众席中,女性居多。一方面,阎鹤祥不希望台下都是小姑娘,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没有共同语言”。另一方面,他又想,人家选择你这个艺术形式,“已经对你是恩典”。

为了这份“恩典”,他在评书《刘汉臣之死》中设计大女主故事线。他简单了解了一点美妆知识,放进评书里,“纪梵希306、迪奥999,粗管、细管、薄涂、厚涂,我都懂啦。什么叫小羊皮、什么叫小牛皮,这我都懂。”粉丝很感动:“鳄鱼、河马都分不清的直男阎老师,竟然准确地说出了口红色号。”

有段时间,他说《三国演义》。朋友在剧场卫生间听见有女孩聊天,说不知桃园三结义是怎么回事。“那以后《三国》这种东西我最好别挑了,可能适合说个《聊斋》,说《红楼梦》,说才子佳人。所以你说受不受影响,也受影响,你不可能不受影响。”

他收到过粉丝私信:“壮壮,我喜欢你,因为你长得像熊猫。”

他建议对方看看他的评书。对方看完,回来又发:“我看了你的评书以后,我发现你真的很像熊猫。”

“你也不能说人家不对,是吧。”他能做的,是不把自己往熊猫捯饬。

在一些特定场合,“壮壮”是当之无愧的顶流。综艺节目《飞驰的尾箱》有四位嘉宾,阎鹤祥贡献了这档节目的最大流量,弹幕里都在喊“壮壮”。

起初,节目组将这位顶流的名字打错了,“阎”写成了“闫”。阎鹤祥的粉丝小芊发现后,第一时间给节目组官微发私信,没人回。她又在超话中组织粉丝发私信,发微博@节目组,终于撬动更正。

这件事赋予了她某种成就感,“阎老师一直是不争不抢的,如果我们不替他争取,他自己会不吭声的。”

小芊今年21岁,在山东上大学,是“可阎可甜-阎鹤祥个人站”的站长。她笑称,“只要他演出,我就开始上班。”意思是,演出视频出来了,她就得第一时间配好字幕,连夜上传。半小时的演出视频,字幕至少得花两三个小时。学校的网络不好,上传要一个半小时,她得一直守着,担心万一睡着了,进度会中断。

如今她主要做三件事:应援、反黑以及“不要干仗”。后者具体指不参与有争议的话题,不给阎鹤祥招黑。她学习了举报黑子的办法,将步骤一一截图,写成可执行的方法,发上微博,指导行动。

她知道阎鹤祥不喜欢饭圈这套东西,为了尽量不让他“沾染饭圈文化”,小芊从不在微博上使用“流量”一词。此外,绝不私联阎鹤祥。

因为担心打扰阎鹤祥,她甚至发微博都从不@他,“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一度,她希望《贵圈》帮她问问阎鹤祥知不知道她,想想又作罢,“粉丝跟偶像之间还是应该保持距离的,我不想因为我的存在让他感到不舒服。”

在阎鹤祥看来,粉丝做什么是个人自由,他“干涉不着”。喜欢他的、黑他的,“可能都不了解我。可能这两人打起来,跟我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他们了解的都是片面的我,维护的东西也是片面的。”

他私下与粉丝没什么交集,偶尔会在微博粉丝群里出现,说句“谢谢”。在他眼中,相声是服务行业,“只在工作时间跟你产生关系”,好比饭馆里的服务员,到点儿下班,“下班以后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没有必要多交流。说两句‘谢谢’就是客气两句,还能说什么呢?”

在工作时间内,观众永远是对的。“人家上一天班,早上八点多挤公共汽车,让领导骂一天,晚上接完孩子,回家拿手机看你,凭什么要求人家懂你啊?人不就为找一乐嘛。你能不能让他在这个乐的过程当中又美又乐,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你不能要求他。他不懂美,是因为你没有把美给他,对吧?”

6

张鹤伦认识阎鹤祥14年,“他以前老是个秃子,穿个拖鞋,穿一大裤衩,穿一半截袖,这个形象深入人心。”不知从哪一年起,他开始留头发了,“说这样显年轻”。

李寅飞说,阎鹤祥怀旧。“你看他朋友圈,他写路灯下,写棋摊儿,经常是对过去生活节奏的怀念。”李寅飞和金霏、陈曦演过相声剧《年代笑声》,片尾曲叫《我曾经听过一个春天》,容纳了诸多经典相声的名字。阎鹤祥看完感慨万千,特意给李寅飞发微信,表达激动之情。两人感慨,老先生的东西还是好。

▲ 2019年4月6日,相声演员李寅飞晒出与张鹤伦、金霏、阎鹤祥等好友聚会合照

上次聚会结束从串店里出来,李寅飞问阎鹤祥怎么回去。阎鹤祥说想自个儿走走,溜达。凌晨两点,他独自走了六七公里回家。有时,他买点啤酒,就在什刹海边待着,喝上几口。“他有点孤独。可能我们今天面对的相声行业环境,跟我们学相声的时候不一样。”李寅飞说,“那时我们都没想指着相声火。”

“这就是一个被资本裹胁的时代。”阎鹤祥发现,很多人都在追着钱跑,都着急变现。真正有梦想的人,推开行业的大门,一看,“根本激发不了他真正的梦想”。

“物质对人的吸引力越来越大了,科技越来越发达,人是一定会退化的。”他很笃定,“没有大师跟思想家了。”

他迫切地发表观点,希望抛砖引玉,让那些热爱思考的人把各自的观点都拿出来,互相碰撞,在实践中检验。但他发现,现如今明白人都不说话了。少有人分析他说得对不对,多数人争论的是他有没有资格说话。

人们对话语权的崇拜胜过对真理的追逐,这让他很生气。还有人质疑他炒作,说他想做相声行业的KOL,他更气了。“‘意见领袖’,多土一词啊,要多傻缺有多傻缺。它强调的是领袖,不是意见。就是有了这个身份,说什么都对,不承认有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状态。”

11月7日,GQ Focus邀请阎鹤祥与庞博在上海对谈,聊聊相声与脱口秀的关系。出发前,他满怀期待。他想,这次要把对脱口秀的看法赤裸裸地说出来。他要说,脱口秀是相声的雏形,它的功能、表现方式、带给观众的感觉,与当年相声的起源完全一致。他要说,脱口秀就是相声,为什么要用舶来词为自己命名。

对谈归来,他坦白地告诉《贵圈》,“跟我想的也不太一样。”

现场氛围很好,笑点密集。但他觉得,这是一场对谈,不是一次表演,意义不在于让观众笑。

现在回想,他发现这场对谈本身就是一次“内卷”。“我还要坐飞机跑到上海,大张旗鼓地在这讨论一番,有什么好对谈的?我认为这两个本质上就是一个行业。”

他琢磨着,也许哪天演出,他会把大褂脱了,“我一定会干这件事的,我可以说从今以后,我不再穿大褂说相声了。”或者,哪天他像脱口秀演员那样,拿起麦克风表演,他的语速大概会变快,内容会更精简。再或者,他去脱口秀舞台演两场,再请脱口秀演员来相声舞台演两场……总之,这些在他看来都是形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回归语言本身。

2019年5月,阎鹤祥发现事业上有些问题无法解决,干脆暂时逃避。他骑上摩托车,横跨亚欧大陆,随身携带一只长毛布朗熊玩偶。冰天雪地里,布朗熊的毛发被冻得缕缕分明。

▲ 阎鹤祥最喜欢的卡通形象——布朗熊

这是阎鹤祥最喜欢的卡通形象。外表上看,布朗熊跟他有几分相似,都是大脸盘、歪嘴巴。“小歪嘴是它的精华”,一切神态都能从中生发出来。这一撇嘴,可以是高兴,也可以是不屑。阎鹤祥有时想,它多么像台上的捧哏啊,幽默进行到最后就是冷面,“一个表情也可以逗你开心逗你乐。”

(应采访对象要求,小芊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腾讯新闻(ID:entguiquan),作者:展展,编辑:向荣

三菱与日本:麒麟的百年沉浮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日经中文网”(ID:rijingzhongwenwang),作者:日经中文网,36氪经授权发布。

三菱集团的成员之一、日本麒麟控股(Kirin Holdings)以啤酒业起家,后来相继涉足饮料及药品业务,走上多元化经营道路。1907年由岩崎家、三菱合资及明治屋等共同出资的“麒麟麦酒”成立。虽未冠名“三菱”,却是三菱集团旗下为数不多的从事BtoC(企业对消费者)业务的企业。该公司继承开创日本啤酒产业的先锋精神,如今正在开拓“健康科学”这一健康新领域。

1907年成立的“麒麟麦酒”的公司章程在第5条明确写道“本公司的存续期为注册登记之日起100年”

1870年,美国人威廉·科普兰(William Copeland)创立的春谷啤酒厂(Spring Valley Brewery)在横滨山手酿造的啤酒被认为是日本首款面向大众的啤酒。在这个酿酒厂旧址上成立的是Japan Brewery Company,也就是麒麟麦酒的前身。

当时,一位在幕府末期也活跃的贸易商人托马斯·布莱克·哥拉巴(Thomas Blake Glover)在Japan Brewery担任要职,在其引荐下,三菱第二代社长岩崎弥之助成为了公司股东。

与占市场份额7成的大日本麦酒相抗衡

虽然在二战后,麒麟成为了日本啤酒市场上的盟主,但在其黎明期曾与很多啤酒企业展开激烈争夺。1901年,以日本《麦酒税法》的实施为导火索,陷入资金困难的中小型啤酒酿酒厂遭到淘汰。1906年,为了企业存活,札幌麦酒(现札幌啤酒)与日本麦酒、大阪麦酒(现朝日啤酒)三家公司成立了大日本麦酒,市场份额超过70%的巨大企业由此诞生。

Japan Brewery也收到了大日本麦酒邀请加入自己集团的提议。Japan Brewery与时任日本国内总代理商的明治屋社长米井源治郎商量,结果米井决定接手Japan Brewery的业务并成立新公司。三菱合资的岩崎久弥负责为经营提供全面支持,1907年创立了麒麟麦酒。

1888年问世的“KIRIN BEER(麒麟啤酒)”由三菱集团掌舵人之一的庄田平五郎命名

米井作为董事之一,负责实际业务。当时的公司章程写着“本公司的存续期为注册登记之日起100年”这句话。从中能感受到当时管理层面对占7成绝对份额的大日本麦酒,“绝对要生存下去”的决心。

麒麟的大跨步发展是在二战以后。1949年大日本麦酒被分割成了札幌啤酒和朝日啤酒,加上麒麟,日本啤酒市场再度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当时,面对擅长居酒屋等面向商家业务的札幌啤酒和朝日啤酒,麒麟锁定最终消费者的营销战略发挥了作用。麒麟在城镇针对酒铺展开营销,还在地方城市设立工厂,这一营销活动伴随着冰箱的普及,乘上了日本家庭啤酒消费激增的大潮。

1970年代,麒麟在日本啤酒市场的份额超过6成,逼近其曾经羡慕的大日本麦酒,显示出压倒性的存在感。这也使得麒麟成为三菱集团中罕见地拥有从劣势反转成为行业首位的“下克上”经验的企业。

被朝日啤酒夺走首位宝座

然而,盛极必衰。日本的啤酒市场在1980年代后半期迎来了朝日“Super Dry”时代。Super Dry于1987年上市,最鼎盛时期销量接近2亿箱(按每箱20瓶、每瓶633毫升换算),仅一个品牌就占据日本啤酒类市场的3成份额。麒麟在2001年失去了首位宝座。遵循优胜劣汰法则的消费者业务让麒麟得到磨炼。

“正因为痛快地接受了失败,才感觉到了东山再起的萌芽”,麒麟控股社长矶崎功典这样感慨。在麒麟啤酒陷入低迷的时期,矶崎功典作为负责媒体公关及宣传的部长,在前社长荒蒔康一郎的身边看到了其为重振麒麟而倾注的热情和努力。

或许是首位的宝座让麒麟陷入了自满,使得其没有及时应对市场环境的变化。当时,日本面向家庭的啤酒包装从玻璃瓶改成了罐装,加上酒类销售的许可被放宽,啤酒的流通渠道从城镇的酒铺变成了超市。然而,麒麟在这方面没有采取充分的应对措施。

2009年,麒麟虽然一度夺回了市场首位,但在2010年开始却一直屈居第二。麒麟啤酒社长布施孝之回忆称“当时丧失了以顾客为本的理念,以公司内部为优先,把责任归咎于别人的风气盛行”。他意识到,当时已经丧失了敢于冒险进行挑战的企业精神和风气,这是失败的根本原因。

麒麟啤酒对“一番榨”进行升级改造(2019年,在东京都内召开的体验会)

麒麟之后依靠自身的力量摆脱困境,以市场营销为中心,积极录用外部人才。对惯例和旧习进行了大胆改革,在商品开发上更为敏感地听取了消费者的意见。近年来“一番榨”的升级改造和“本麒麟”的成功体验使公司拧成了一股绳。踏实肯干的作风取得成效,2020年1~6月在啤酒类饮料上似乎再次夺回了首位宝座。

瞄准健康需求开拓新市场

麒麟目前已开始着手开拓新市场。以在啤酒中培养起来的发酵技术为基础,开拓了药品等多元化业务,为了实现可持续增长,该公司把目光投向了健康。麒麟将这项业务命名为“Health Science(健康科学)”业务,加强了使用“等离子乳酸菌”的酸奶、饮料、保健品等商品。

麒麟在健康领域提出了极具野心的目标,提出将2024财年(截至2024年12月)的业务利润提高至150亿~180亿日元,达到2019财年(截至2019年12月)实际业绩的5~6倍的规模。矶崎社长目前把7成时间都花在健康科学业务上,正努力推进这项业务。

与FANCL开展的资本业务合作已取得成果(2019年资本业务合作记者会)

全球消费者的健康意识在不断提高,对酒精的管制被认为将越来越严。为了跟上时代步伐,麒麟提前预期认为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从依赖酒类的体制中摆脱出来。“正在蹒跚前行的健康科学业务由社长直接负责,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就无法向员工传达自己要动真格去做的态度”(矶崎社长)。

麒麟2019年与日本健康食品企业FANCL开展了资本业务合作,在无酒精罐装鸡尾酒和清凉饮料方面推出了双方联合开发的商品,合作取得了成果。

矶崎社长在2015年就任麒麟控股社长后,马上开始对3项低收益业务推进了结构改革。完成了巴西麒麟的出售,并重组了日本国内的饮料业务。目前只剩澳大利亚饮料业务的前景问题。该业务已经确定出售,但因中国和澳大利亚间的摩擦而中途受挫。

“能见到各行各业的经营一把手。作为收集信息的良机,‘金曜会’(由三菱旗下26家企业的会长和社长组成的内部组织)的存在具有重要意义”。矶崎社长在三菱集团中获得了经营上的启示。尤其从其称为“导师”的三菱化学控股(HD)会长小林喜光那里获益良多。

小林会长曾让光盘业务实现重生,在摆脱对石油化学业务的依赖的过程中,从“非主流”人员成长为社长,经历十分丰富。矶崎社长也在作为新业务的酒店运营中亲自担任负责人,开辟独有的经营之路。不一味紧盯着主力业务,而是看准时代的变化,不断在经营上做出改变。两人都拥有这样的灵活思维。

麒麟在大风大浪中成长起来,顺利跨过成立100年的岁月。随着新时代的到来,该公司需要再次发扬开拓精神。

三菱与日本:麒麟的百年沉浮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日经中文网”(ID:rijingzhongwenwang),作者:日经中文网,36氪经授权发布。

三菱集团的成员之一、日本麒麟控股(Kirin Holdings)以啤酒业起家,后来相继涉足饮料及药品业务,走上多元化经营道路。1907年由岩崎家、三菱合资及明治屋等共同出资的“麒麟麦酒”成立。虽未冠名“三菱”,却是三菱集团旗下为数不多的从事BtoC(企业对消费者)业务的企业。该公司继承开创日本啤酒产业的先锋精神,如今正在开拓“健康科学”这一健康新领域。

1907年成立的“麒麟麦酒”的公司章程在第5条明确写道“本公司的存续期为注册登记之日起100年”

1870年,美国人威廉·科普兰(William Copeland)创立的春谷啤酒厂(Spring Valley Brewery)在横滨山手酿造的啤酒被认为是日本首款面向大众的啤酒。在这个酿酒厂旧址上成立的是Japan Brewery Company,也就是麒麟麦酒的前身。

当时,一位在幕府末期也活跃的贸易商人托马斯·布莱克·哥拉巴(Thomas Blake Glover)在Japan Brewery担任要职,在其引荐下,三菱第二代社长岩崎弥之助成为了公司股东。

与占市场份额7成的大日本麦酒相抗衡

虽然在二战后,麒麟成为了日本啤酒市场上的盟主,但在其黎明期曾与很多啤酒企业展开激烈争夺。1901年,以日本《麦酒税法》的实施为导火索,陷入资金困难的中小型啤酒酿酒厂遭到淘汰。1906年,为了企业存活,札幌麦酒(现札幌啤酒)与日本麦酒、大阪麦酒(现朝日啤酒)三家公司成立了大日本麦酒,市场份额超过70%的巨大企业由此诞生。

Japan Brewery也收到了大日本麦酒邀请加入自己集团的提议。Japan Brewery与时任日本国内总代理商的明治屋社长米井源治郎商量,结果米井决定接手Japan Brewery的业务并成立新公司。三菱合资的岩崎久弥负责为经营提供全面支持,1907年创立了麒麟麦酒。

1888年问世的“KIRIN BEER(麒麟啤酒)”由三菱集团掌舵人之一的庄田平五郎命名

米井作为董事之一,负责实际业务。当时的公司章程写着“本公司的存续期为注册登记之日起100年”这句话。从中能感受到当时管理层面对占7成绝对份额的大日本麦酒,“绝对要生存下去”的决心。

麒麟的大跨步发展是在二战以后。1949年大日本麦酒被分割成了札幌啤酒和朝日啤酒,加上麒麟,日本啤酒市场再度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当时,面对擅长居酒屋等面向商家业务的札幌啤酒和朝日啤酒,麒麟锁定最终消费者的营销战略发挥了作用。麒麟在城镇针对酒铺展开营销,还在地方城市设立工厂,这一营销活动伴随着冰箱的普及,乘上了日本家庭啤酒消费激增的大潮。

1970年代,麒麟在日本啤酒市场的份额超过6成,逼近其曾经羡慕的大日本麦酒,显示出压倒性的存在感。这也使得麒麟成为三菱集团中罕见地拥有从劣势反转成为行业首位的“下克上”经验的企业。

被朝日啤酒夺走首位宝座

然而,盛极必衰。日本的啤酒市场在1980年代后半期迎来了朝日“Super Dry”时代。Super Dry于1987年上市,最鼎盛时期销量接近2亿箱(按每箱20瓶、每瓶633毫升换算),仅一个品牌就占据日本啤酒类市场的3成份额。麒麟在2001年失去了首位宝座。遵循优胜劣汰法则的消费者业务让麒麟得到磨炼。

“正因为痛快地接受了失败,才感觉到了东山再起的萌芽”,麒麟控股社长矶崎功典这样感慨。在麒麟啤酒陷入低迷的时期,矶崎功典作为负责媒体公关及宣传的部长,在前社长荒蒔康一郎的身边看到了其为重振麒麟而倾注的热情和努力。

或许是首位的宝座让麒麟陷入了自满,使得其没有及时应对市场环境的变化。当时,日本面向家庭的啤酒包装从玻璃瓶改成了罐装,加上酒类销售的许可被放宽,啤酒的流通渠道从城镇的酒铺变成了超市。然而,麒麟在这方面没有采取充分的应对措施。

2009年,麒麟虽然一度夺回了市场首位,但在2010年开始却一直屈居第二。麒麟啤酒社长布施孝之回忆称“当时丧失了以顾客为本的理念,以公司内部为优先,把责任归咎于别人的风气盛行”。他意识到,当时已经丧失了敢于冒险进行挑战的企业精神和风气,这是失败的根本原因。

麒麟啤酒对“一番榨”进行升级改造(2019年,在东京都内召开的体验会)

麒麟之后依靠自身的力量摆脱困境,以市场营销为中心,积极录用外部人才。对惯例和旧习进行了大胆改革,在商品开发上更为敏感地听取了消费者的意见。近年来“一番榨”的升级改造和“本麒麟”的成功体验使公司拧成了一股绳。踏实肯干的作风取得成效,2020年1~6月在啤酒类饮料上似乎再次夺回了首位宝座。

瞄准健康需求开拓新市场

麒麟目前已开始着手开拓新市场。以在啤酒中培养起来的发酵技术为基础,开拓了药品等多元化业务,为了实现可持续增长,该公司把目光投向了健康。麒麟将这项业务命名为“Health Science(健康科学)”业务,加强了使用“等离子乳酸菌”的酸奶、饮料、保健品等商品。

麒麟在健康领域提出了极具野心的目标,提出将2024财年(截至2024年12月)的业务利润提高至150亿~180亿日元,达到2019财年(截至2019年12月)实际业绩的5~6倍的规模。矶崎社长目前把7成时间都花在健康科学业务上,正努力推进这项业务。

与FANCL开展的资本业务合作已取得成果(2019年资本业务合作记者会)

全球消费者的健康意识在不断提高,对酒精的管制被认为将越来越严。为了跟上时代步伐,麒麟提前预期认为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从依赖酒类的体制中摆脱出来。“正在蹒跚前行的健康科学业务由社长直接负责,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就无法向员工传达自己要动真格去做的态度”(矶崎社长)。

麒麟2019年与日本健康食品企业FANCL开展了资本业务合作,在无酒精罐装鸡尾酒和清凉饮料方面推出了双方联合开发的商品,合作取得了成果。

矶崎社长在2015年就任麒麟控股社长后,马上开始对3项低收益业务推进了结构改革。完成了巴西麒麟的出售,并重组了日本国内的饮料业务。目前只剩澳大利亚饮料业务的前景问题。该业务已经确定出售,但因中国和澳大利亚间的摩擦而中途受挫。

“能见到各行各业的经营一把手。作为收集信息的良机,‘金曜会’(由三菱旗下26家企业的会长和社长组成的内部组织)的存在具有重要意义”。矶崎社长在三菱集团中获得了经营上的启示。尤其从其称为“导师”的三菱化学控股(HD)会长小林喜光那里获益良多。

小林会长曾让光盘业务实现重生,在摆脱对石油化学业务的依赖的过程中,从“非主流”人员成长为社长,经历十分丰富。矶崎社长也在作为新业务的酒店运营中亲自担任负责人,开辟独有的经营之路。不一味紧盯着主力业务,而是看准时代的变化,不断在经营上做出改变。两人都拥有这样的灵活思维。

麒麟在大风大浪中成长起来,顺利跨过成立100年的岁月。随着新时代的到来,该公司需要再次发扬开拓精神。

京东11.11直播超级夜邀郭麒麟鼎力加盟,可能是今年最“受宠”的咖了

“宠儿”这个词用来形容郭麒麟太合适不过了,作为德云少爷,2020年以来,郭麒麟得到十二档真人秀的“宠爱”,一度被戏称“一个人养活了大半个德云社”。这不,受到各大媒体、综艺、大厂宠爱的他,这次被邀请到京东11.11直播超级夜的舞台,他又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精彩表演呢?

466d9954f4b54b73862447c142d7f1e8.jpeg

其实,对于郭麒麟而言,受到大家的万般宠爱并不是只靠运气。纵观各个真人秀节目中的嘉宾,也只有他,和别人相处时,对谁都是自然熟,但是又张弛有度,言行谦卑有礼,待人接物也是细致入微。这样一个少年,凭借着出色的人格魅力红遍了大街小巷,成为了万家“宠儿”。

49da827617754999b065bd2896b1bf20.jpeg

故事的另一面,这样一个人格魅力广受称赞的人,受到的“挫折教育”却是难以想象的。父亲郭德纲“虐”郭麒麟是出了名,郭麒麟演出没有演好,郭德纲不仅骂他到半夜,更是用“蠢子无知,糊涂至极”这样严重的字眼在社交媒体上批评。可以说,郭德纲对于郭麒麟的教育,就是粉碎他的所有自尊,把他贬低得一无是处。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和师哥师姐共同成长的郭麒麟,依然成为了一个阳光的少年。

4d2ad8ae9e3b4674be87a14f45abea8b.jpeg

郭德纲教子的严格程度可谓“虎爸”,中国的传统规矩也一样没有少教。“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从小就是郭麒麟的日常生活典范。不许叉腿待着,不许咋咋呼呼,不许嘬牙花子,不许斜着眼看人,老话说眼斜心不正,不许撸袖子挽裤腿,不许抖腿…也正是这样诸多个“不许”成就了郭麒麟“讲规矩”的人格魅力。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能这样懂老祖宗留下的“瑰宝”的,实属是少数。

那么,“规矩少年”、“综艺宠儿”,被赋予太多标签的郭麒麟,又会在京东11.11直播超级夜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精彩呢?或许是德云社招牌相声表演,毕竟他的看家本事还是很受观众喜爱的!也有可能是男团核心能力的唱跳,毕竟曾经一起参加真人秀的蔡徐坤也在京东11.11直播超级夜,“大锅菜”组合会不会合体演出?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7b57d7c594894fed8313e31cd24234c8.jpeg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京东11.11直播超级夜邀请了超过30位重磅嘉宾加盟,将在京东直播、爱奇艺以及江苏卫视三大平台联合直播。届时,会开放两个直播间,第一直播间能够观看明星们的精彩表演。互动环节还能到第二直播间与爱豆面对面,享受专属优惠好物,精彩一刻也不错过!

11月10日晚8点,京东11.11直播超级夜,我们不见不散!

花小猪打车开放日郭麒麟神秘现身 直言“省钱”是一种态度

要说2020年网约车哪家最火?花小猪打车绝对是头一个。作为2020新晋网约车品牌, 10月30日,花小猪打车在北京德云社举行了开放日活动。郭麒麟作为压轴嘉宾神秘现身,现场气氛瞬间欢腾。

现场, 花小猪打车透露:之所以选择郭麒麟就是看中了郭麒麟在影视剧《庆余年》中的角色气质:抠门。这与花小猪打车所倡导的“打车更省钱”的理念极其契合。不光在影视剧中,郭麒麟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一个超级省钱狂魔。现场郭麒麟自曝自己打车频繁,且常用花小猪打车。主持人打趣问郭麒麟: 刚买了跑车,为啥偏偏打车?郭麒麟直言:打车更便宜方便,有钱也不能烧的慌。并表示“省”跟有钱没钱没关系,是一种生活态度。一阵对话,郭麒麟将自己的省钱体质表现得酣畅淋漓。而郭德纲也在不久前表示郭麒麟视钱如命,在综艺节目中郭德纲被问到: 听说郭麒麟参加各种综艺,一个人养活了德云社。郭德纲调侃否认:郭麒麟拿钱不当钱,当命!从没拿过郭麒麟一分钱。

在现场互动中,郭麒麟也是将省钱进行到底,直言今天是来给大家“要钱”的。花小猪打车大方以对,推出了《猪猪连萌》郭麒麟定制关卡——神麟大闯关。只要用户打开花小猪打车平台,通过定制关卡就可以获得打车优惠可使用的金币。让用户使用花小猪打车感受到:打车更便宜、更好玩。除此之外,花小猪打车还推出了 “7折省钱周卡”,这张省钱卡一周可用7次,每单最高可抵10元,并且可与优惠券叠加使用,可以说诚意满满了!

郭麒麟虽年纪轻轻,但其凭借自身实力已在各大综艺或影视作品中树立了良好口碑。好玩幽默、年轻谦虚、勤俭持家……都是其给观众留下的优质印象。选择郭麒麟代言,也让花小猪打车“年轻、好玩、省钱”的品牌形象深入人心。

华为麒麟成绝唱,中国芯片制造缺什么?

华为Mate40终于发布,不管买还是不买,你都应该知道,它里边有一颗5nm制程的麒麟9000芯片。

这个芯片,被称为“麒麟绝唱”,很可能是最后一代麒麟高端手机芯片了,而且数量有限,售完为止。

记住这颗芯片,它可能会是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设计的最先进制程芯片。被美国卡住脖子之后,我们会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锁死中国芯片的进步太容易了。我们在芯片的研发上目前只能做设计,制造能力完全跟不上。余承东谈到麒麟9000时就说:在全球化过程中只做设计是个教训。

按部分网友的想法,这时候就应该振臂一呼:自己的芯片自己造啊!

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实际一看,我们在高端芯片生产制造能力上,跟美国阵营的差距确实巨大。三星台积电已经搞定5nm迈向3nm,我们全村的希望中芯国际还没有搞定7nm。更严重的是,7nm靠着现有的DUV技术勉强还有戏,但如果中芯国际想追赶5nm、3nm,就缺了一件关键装备:ASML的EUV光刻机。

咱们今天就来讲讲ASML的故事。

华为Mate 40来了,可否与苹果iPhone 12一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金磊、鱼羊、萧箫、木易,原文标题:《华为麒麟9000若管够,苹果三星算什么!》,题图来自:华为Mate 40发布会

雄壮音乐起,带点悲壮,华为手机掌舵者余承东出场。

这一次华为新一代旗舰Mate 40系列手机发布,大家都抱着来看“绝版麒麟”的心态。

然而,当余承东真正来到手机发布环节,阴霾短暂地一扫而空,余承东开心到合不拢嘴:

这就是华为史上最强的Mate40系列手机!

而且,如果你是出于情怀而支持,余承东用一系列的性能证明——大可不必。

作为华为“史上最强Mate”,亮点可提炼如下:

  • :最大6.76英寸柔性屏幕,延续了88°超曲环幕屏。

  • :搭载5nm麒麟9000/9000E,CPU、NPU、GPU,全面吊打其他同类产品!

  • :搭载EMUI 11,AI能力更强,更懂你。

  • :价格方面,最低只要899欧元(约合7107元人民币,通常国内售价比欧版便宜许多)

当然,此次还有50W的超级车载快充、66W的超级快充移动电源,带补光灯的手机壳等一系列外设,以及智能手表和智能眼镜等一系列产品。

老样子,我们一文看尽。

外观:星环式4摄,曲面屏,90Hz

人靠衣裳马靠鞍,手机先看它外观。

所以还是老规矩,“长相”这样:

屏幕方面,华为Mate40采用了一块6.5英寸的柔性OLED屏幕

而Mate40 Pro、Mate40 Pro Plus均采用了6.76英寸柔性屏幕,延续了88°超曲环幕屏

当然不用担心屏幕太大而误碰,已经内置软件不会发生这种bug。

屏幕刷新率方面,没有达到预期的120Hz,全部均为90Hz刷新率。

此处,余承东解释说:

120Hz刷新率很容易,但徒增功耗,90Hz体验更好。为了最佳体验,90Hz就够了。

前置摄像头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化。

这次,华为Mate40系列一改以往的“刘海”,而是以左上角的“胶囊”来呈现。

不要小瞧这个小“胶囊”,它的“内涵”却很深,3D人脸识别,和注视不熄屏的功能,都要靠它来实现。

后置摄像头的外观也有所变化。

Mate 40、Mate 40 Pro、Mate 40 Pro+,延续了“奥利奥”后置摄像头造型。

对此,网友吐槽:似乎跟小米电视遥控器,傻傻分不清了。

Mate 40 RS 保时捷设计版,则独享 “宫灯八角窗”

颜色方面,Mate40 和 Mate40 Pro 将提供五种颜色。

有传统的黑色、白色;新增的绿色和黄色。

还有秘银色,在不同光线、角度会呈现不同颜色。

Mate40 Pro Plus的材质是纳米微晶陶瓷,颜色为黑色和白色。

Mate40 RS保时捷设计款,将具有陶瓷后面板。

同时,Mate30系列上被砍掉的音量键,这次也重新回归,当然虚拟按键也保留了下来。

而且还是左右手都可控的那种。

防水防尘方面,华为Mate40 Pro和Mate40 Pro Plus,都支持IP68级防水防尘;Mate40支持IP53级防水。

“最强”相机:17倍光学变焦、超强镜头畸变矫正

说完外观,再具体来看硬件参数。

摄像头,依旧是华相机最大的亮点。

中杯Mate 40的后置摄像头采用:5000万像素主摄 + 1600万像素超广角镜头 + 800万像素3倍长焦镜头。支持5倍光学变焦。

大杯Mate 40 Pro则采用:5000万像素主摄 + 2000万像素超广角电影镜头 + 1200万像素5倍潜望式长焦镜头。支持7倍光学变焦。

超大杯Mate 40 Pro+,更是在一颗800万像素10倍潜望式长焦镜头的支持下,实现了17倍光学变焦。

Pro和Pro+都支持前后摄双超广角、双电影摄影镜头。

并且如预告片所示,这次在相机方面,Mate 40Pro+通过采用业界首发的自由曲面镜头,能有效优化广角镜头造成的畸变。

让你所拍即所见,再也不怕站在镜头边缘。

前后摄双电影摄影镜头,则让240fps不限时超级慢动作拍摄成为可能,效果是酱婶的。

另外,超级防抖和AI跟拍功能,则让Mate 40系列有了一点Vlog神器的味道。

“绝版”麒麟5G芯:5nm,153亿晶体管,性能全方位吊打骁龙865+

这次华为Mate40 Pro、超大杯及保时捷设计版,搭载的是麒麟9000芯片,是全球首个采用5nm制程的5G SoC芯片。

麒麟9000共包含153亿个晶体管,搭载第三代5G移动通信芯片,在现网测试中,上行比其他的5G手机快5倍,下行快2倍。

虽然麒麟9000并未搭载ARM的Cortex-A78架构,只有A77,但工艺制程从7nm提升到了5nm。

简单来看一下麒麟9000的设计:

与苹果A14一样,麒麟9000采用台积电5nm工艺制程,使得性能有所提升。

CPU性能提升25%,麒麟9000并未搭载Cortex-A78,而是采用了1+3+4(1个3.13GHz的A77大核+3个2.54GHz的A77大核+4个2.04GHz的A55小核)的结构。

GPU性能提升50%,采用最新的Mali-G78,24个计算单元,图形处理性能进一步提升,可以高帧率运行各种大型游戏。

此外,还集成华为自研NPU(性能提升150%,比其他同类产品快2.4倍)

除了麒麟9000之外,这次还有一款芯片,就是被称为“低配版”麒麟9000芯片的麒麟9000E,由华为Mate40搭载。

这款芯片同样采用台积电5nm制程,频率稍低,NPU中比麒麟9000少1块芯片,性能不及麒麟9000,但较之麒麟990依旧更加优秀。

效果怎么样?

得益于最新的GPU,华为Mate40的图形处理性能更好了,现在的效果和之前相比,画质简直不能再漂亮:

而X轴线性马达,则让Mate40在玩手机游戏(如赛车)时,不仅性能无压力,特效还直接拉满:

最重要的还有性能品控。

余承东表示,四年前华为承诺华为手机可使用18个月不卡顿,而现在可以达到36个月不卡顿。

他给出的数据是,华为Mate 40 Pro使用36个月后流畅性只比最开始下降2.5%。

余承东:“华为手机平时用不到充电宝”

当然了,Mate 40系列支持快充,而且是66W快充(50W无线充电)的那一种,比之前的Mate 30 Pro提高了26W(无线提高23W)

厉害的是,华为新出的移动电源,甚至可以直接满血给华为Mate40充电。

不过,“其实华为手机不太需要移动电源”。

此外,华为Mate40配备4200mAh电池,而Mate40 Pro+则配备4400mAh电池。

更有意思的是,华为的电池甚至具有抗严寒特性,严寒环境下快充不受影响。

相比于三星S20和苹果11 Pro Max在严寒条件下“直接宕机”,华为Mate 40 Pro不仅坚挺,电量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

此外,手机还能以反向充电的方式给环闪灯供电。

那么,和其他产品相比怎么样呢?

相较之前,华为P40内置3800mAh电池,快充22.5W;

而P40 Pro则与Mate 30一样,搭载4200mAh电池,最大快充40W、无线27W;

Mate40 Pro电池容量为4500mAh,快充与Mate 40一样。

对比刚出的iPhone 12系列,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手机电池全部缩水,最低仅有2227mAh。

其中,iPhone 12 mini的电池容量为2227mAh;iPhone 12电池容量为2851mAh;iPhone 12 Pro电池容量为2815mAh;iPhone 12 Pro Max电池容量为3687mAh。

至于iPhone 12的快充,就只有20W……

(网友补充:库克说充得快,不排除是因为电池容量小?)

看来在电池这一方面,iPhone 12还是不能打。

AI黑科技:手势“隔空操作”“一眼懂你”

华为手机的黑科技,向来的口碑都是“妙哇”。

这次也不例外。

Mate40系列沿袭了上一代“隔空操控”的功能,不仅如此,还赋予了更多的玩法。

除了延续上一代的上和下手势,还有左和右以及按压手势:

现在支持隔空翻页阅读、浏览照片,隔空按压即可播放、暂停音乐以及接听电话。

Mate40系列还将AOD升级为灵动熄屏显示。

熄屏状态下的手机能准确捕捉你的眼神,开启显示个性动图;只需一个眼神,手机还能瞬间点亮!

支持智慧多窗模式,多屏协同

还有其他一连串产品

在余承东连珠炮式的一串介绍中,华为这次还发布了高端智能手表Watch 2 Pro的保时捷版本。售价695欧元(约合人民币5494元)

首款头戴式耳机FreeBuds Studio ,支持最高40分贝主动降噪,售价299欧元(约合人民币2364元)

还有新一代智能眼镜,嗯,还是眼镜款耳机那一种。

同时,也有新款智能音箱SoundX、手写笔M-Pen 2等产品发布。

按照惯例,再次奉上价格表:

不过价格方面,华为10月30日还会在上海专门召开一次发布会,按照惯性,国内售价一般都比国外要便宜。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产品发布非常丰富,但最后到了结尾。

余承东声调开始不同:

“今年是特别的一年、困难的一年,我们遭受美国第三轮打压和禁令,极不公平。但是不管处境多么艰难,华为始终会坚持创新,把最好的技术和创新带给大家。”

一张彩虹的PPT硕大,然后视频缓缓,乌云蔽日,一道光亮始终不屈。

弹幕也开始悲壮:

“快哭了!华为太难了!”

“这要是芯片管够,绝对吊打苹果!”

“一定会挺过去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金磊、鱼羊、萧箫、木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