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轩宁夏当“村官” 这部扶贫剧要预定爆款?

浓郁地道的西北风情,群星加盟的演技保障,扶贫也扶志的价值表达,侯鸿亮相信《山海情》将一种不可能做到了可能。


《山海情》海报《山海情》海报

山海隔不断,闽宁一家亲。在《大江大河2》取得不俗成绩后,又一部主旋律剧《山海情》于1月12日在东方卫视开播。该剧由侯鸿亮、高满堂[微博]、孔笙[微博]组成金牌团队,黄轩[微博]领衔主演,张嘉益、闫妮[微博]、黄觉[微博]、姚晨[微博]等特别出演。

《山海情》讲述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宁夏西海固的移民们在国家扶贫政策的号召下,在福建的对口帮扶下,攻坚克难,通过劳动创造价值,将飞沙走石的“干沙滩”建设成寸土寸金的“金沙滩”的故事。

时间紧任务重

侯鸿亮金牌团队再度聚首

从“干沙滩”变成“金沙滩”,从“锅里缺粮、缸里缺水、身上没钱”到“劳务输出、葡萄种植、光伏农业、肉牛养殖、红树莓种植”多种产业百花齐放,“闽宁模式”是中国奇迹的一个缩影。

以山为誓,以海为盟。《山海情》的故事,正是从上世纪90年代的宁夏西海固拉开序幕。这部全景再现西海固移民在国家政策号召下、在福建的对口帮扶下,不断克服困难建设家园的剧作,不仅讲述了一个又一个扶贫故事,更传达了人们在脱贫攻坚过程中的奋斗情怀。

以个体缩影为叙事基点,以时代变迁为讲述脉络,通过描摹群像抒发家国之志,向来是以制片人侯鸿亮为首的正午阳光团队擅长的创作模式。此次在《山海情》中,由侯鸿亮、高满堂、孔笙组成的金牌团队再度聚首,推出这部兼具历史厚重感与鲜明时代感的现实主义作品,自筹备以来便备受业内外期待。

制片人侯鸿亮表示,不同于《大江大河》有将近十年的时间去发酵打磨,《山海情》的拍摄着实可以用“时间紧、任务重”来形容。无论是对观众还是从业者而言都相对陌生的扶贫主题,其背后蕴含的意义格外深远,怎样才能构化出其应有的格局是团队面临的一大难题。

“这是一个值得深挖的题材,扎根到生活中,会感受到题材的魅力。”通过对扶贫工作的深入了解,以及在闽宁两省区多地的实地走访,侯鸿亮认为现在的《山海情》找到了适合用电视剧表达的东西。

浓郁地道的西北风情,群星加盟的演技保障,扶贫也扶志的价值表达,侯鸿亮相信《山海情》将一种不可能做到了可能,也开拓了更多新的创作思路。

撕下贵公子标签

黄轩首次饰演扶贫村干部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大风三六九,小风天天有。”

飞沙走石的荒漠条件,缺水少电的恶劣环境,既要说服村民们离开祖辈生活之所,从西海固“移民”至“一无所有”的玉泉营;又要稳定军心,解决用水通电等基本生存问题,协同村民们建设新家园。一切的重担,似乎都落到了刚刚从农校毕业的年轻村干部马得福身上。

演过《芈月传》中的清俊贵公子黄歇,一句“月儿好看”捕获万千少女心;也演过《芳华》中质朴善良的文工团男兵刘峰,历经磨难坎坷一生的命运引观众泪目;而脸庞黑红、乡音淳朴的马得福,则完全打破了观众心目中黄轩那些个或温润或儒雅的形象。

“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演一个农村人,这个题材之前也没有演过,除了好奇,更多的是敬佩,我觉得中国扶贫是一件非常了不起且正能量的事情,是值得歌颂的。”

马得福是一个基层干部,他非常简单纯粹,并且带一些执拗,从不抱怨,就是积极地想为大家解决问题,真心希望大家能够脱贫致富。”黄轩认真解读道。

从劝说帮助村民完成“吊庄移民”工作,到东西协作扶贫政策出台后,带领村民们共同走上致富的康庄大道,马得福的“当家”之路,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

“所有拍摄的难都来自于角色,这个人太难了。”黄轩直言,“扶贫太难了,从头到尾马得福就没消停过一天,有时候还里外不是人。他永远在一个困难中,永远在为别人解决问题,不被人理解,有时候说实话我自己演着演着都觉得换作是我可能不会有那么大耐心,所以基层干部是真的不容易,什么事都得管,什么苦都得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封面新闻记者 陈颖

黄轩宁夏当“村官” 这部扶贫剧要预定爆款?

浓郁地道的西北风情,群星加盟的演技保障,扶贫也扶志的价值表达,侯鸿亮相信《山海情》将一种不可能做到了可能。


《山海情》海报《山海情》海报

山海隔不断,闽宁一家亲。在《大江大河2》取得不俗成绩后,又一部主旋律剧《山海情》于1月12日在东方卫视开播。该剧由侯鸿亮、高满堂[微博]、孔笙[微博]组成金牌团队,黄轩[微博]领衔主演,张嘉益、闫妮[微博]、黄觉[微博]、姚晨[微博]等特别出演。

《山海情》讲述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宁夏西海固的移民们在国家扶贫政策的号召下,在福建的对口帮扶下,攻坚克难,通过劳动创造价值,将飞沙走石的“干沙滩”建设成寸土寸金的“金沙滩”的故事。

时间紧任务重

侯鸿亮金牌团队再度聚首

从“干沙滩”变成“金沙滩”,从“锅里缺粮、缸里缺水、身上没钱”到“劳务输出、葡萄种植、光伏农业、肉牛养殖、红树莓种植”多种产业百花齐放,“闽宁模式”是中国奇迹的一个缩影。

以山为誓,以海为盟。《山海情》的故事,正是从上世纪90年代的宁夏西海固拉开序幕。这部全景再现西海固移民在国家政策号召下、在福建的对口帮扶下,不断克服困难建设家园的剧作,不仅讲述了一个又一个扶贫故事,更传达了人们在脱贫攻坚过程中的奋斗情怀。

以个体缩影为叙事基点,以时代变迁为讲述脉络,通过描摹群像抒发家国之志,向来是以制片人侯鸿亮为首的正午阳光团队擅长的创作模式。此次在《山海情》中,由侯鸿亮、高满堂、孔笙组成的金牌团队再度聚首,推出这部兼具历史厚重感与鲜明时代感的现实主义作品,自筹备以来便备受业内外期待。

制片人侯鸿亮表示,不同于《大江大河》有将近十年的时间去发酵打磨,《山海情》的拍摄着实可以用“时间紧、任务重”来形容。无论是对观众还是从业者而言都相对陌生的扶贫主题,其背后蕴含的意义格外深远,怎样才能构化出其应有的格局是团队面临的一大难题。

“这是一个值得深挖的题材,扎根到生活中,会感受到题材的魅力。”通过对扶贫工作的深入了解,以及在闽宁两省区多地的实地走访,侯鸿亮认为现在的《山海情》找到了适合用电视剧表达的东西。

浓郁地道的西北风情,群星加盟的演技保障,扶贫也扶志的价值表达,侯鸿亮相信《山海情》将一种不可能做到了可能,也开拓了更多新的创作思路。

撕下贵公子标签

黄轩首次饰演扶贫村干部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大风三六九,小风天天有。”

飞沙走石的荒漠条件,缺水少电的恶劣环境,既要说服村民们离开祖辈生活之所,从西海固“移民”至“一无所有”的玉泉营;又要稳定军心,解决用水通电等基本生存问题,协同村民们建设新家园。一切的重担,似乎都落到了刚刚从农校毕业的年轻村干部马得福身上。

演过《芈月传》中的清俊贵公子黄歇,一句“月儿好看”捕获万千少女心;也演过《芳华》中质朴善良的文工团男兵刘峰,历经磨难坎坷一生的命运引观众泪目;而脸庞黑红、乡音淳朴的马得福,则完全打破了观众心目中黄轩那些个或温润或儒雅的形象。

“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演一个农村人,这个题材之前也没有演过,除了好奇,更多的是敬佩,我觉得中国扶贫是一件非常了不起且正能量的事情,是值得歌颂的。”

马得福是一个基层干部,他非常简单纯粹,并且带一些执拗,从不抱怨,就是积极地想为大家解决问题,真心希望大家能够脱贫致富。”黄轩认真解读道。

从劝说帮助村民完成“吊庄移民”工作,到东西协作扶贫政策出台后,带领村民们共同走上致富的康庄大道,马得福的“当家”之路,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

“所有拍摄的难都来自于角色,这个人太难了。”黄轩直言,“扶贫太难了,从头到尾马得福就没消停过一天,有时候还里外不是人。他永远在一个困难中,永远在为别人解决问题,不被人理解,有时候说实话我自己演着演着都觉得换作是我可能不会有那么大耐心,所以基层干部是真的不容易,什么事都得管,什么苦都得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封面新闻记者 陈颖

《山海情》昨晚开播 黄轩感叹:扶贫工作不容易

“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农村角色。除了好奇之外,我感到更多的是敬佩:扶贫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是值得歌颂的。


黄轩饰演村干部马得福黄轩饰演村干部马得福

羊城晚报记者 王莉

由国家广电总局策划、组织、指导的现实主义大戏《山海情》昨晚登陆北京卫视、浙江卫视等平台。作为“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电视剧展播”剧目,《山海情》从上世纪90年代的宁夏西海固出发,还原扶贫故事,传递人们在脱贫攻坚过程中的奋斗情怀。

拍出扶贫题材的大格局

《山海情》由正午阳光出品,高满堂[微博]任剧本策划,孔笙[微博]、孙墨龙执导,侯鸿亮任制片人。这个金牌团队以呈现个人命运与时代洪流的碰撞见长,其过往作品大多以一个重要时间节点为切入口,对一段悠长的历史进行回溯,并由此刻画某类典型群体。此次《山海情》便将目光投向了扶贫题材,聚焦西北老百姓生活的巨大变化,生动刻画了他们如何脱贫致富、如何脚踏实地追求美好生活;用平民视角,以点带面将扶贫工程的宏伟蓝图铺展开来。

“总局提出了平民视角、国家叙事、国际表达这三点要求,一开始我是懵的。”制片人侯鸿亮坦言。不同于《大江大河》有将近十年的时间打磨,《山海情》的拍摄可以用“时间紧、任务重”来形容。无论对观众还是对从业者而言,扶贫题材都相对陌生,但该题材背后蕴含的意义却格外深远,侯鸿亮也坦言“越扎根到生活,越能感受扶贫题材的魅力”。如何呈现出其应有的格局,成了团队创作时面临的一大难题。通过对扶贫工作的深入了解以及在闽宁两省多地的实地走访,侯鸿亮认为如今的《山海情》已找到了适合电视剧的表达:浓郁地道的西北风情、群星加盟的演技保障、“扶贫也扶志”的价值观。侯鸿亮相信,《山海情》“将不可能做到了可能,开拓了更多新的创作思路”。

黄轩[微博]突破形象演村干部

黄轩饰演《山海情》的主角马得福。这是一名刚从农校毕业的年轻村干部,脸庞黑红、乡音淳朴的形象完全打破了黄轩过往在观众心目中温润儒雅的印象。他如此解读这个角色:“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农村角色,之前也没有演过扶贫题材。除了好奇之外,我感到更多的是敬佩:扶贫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是值得歌颂的。马得福是一个基层干部,他简单纯粹,带着一些执拗。他从不抱怨,积极为乡亲们解决问题,真心希望大家能够脱贫致富。”

从劝说村民完成“吊庄移民”工作,到借助“东西协作”扶贫政策带领村民致富,马得福的“当家”之路充满困难和挑战。黄轩感叹“这个人物太难了”:“从头到尾,马得福就没消停过一天,有时候还‘里外不是人’,扶贫工作真的太难了!我演着演着就觉得,换作是我,可能不会有那么好的耐性。基层干部真的不容易,什么事都得管,什么苦都得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张嘉益郭京飞戏骨加盟

《山海情》拥有优秀的幕后团队和扎实的剧本,吸引了一众戏骨加盟。剧中,张嘉益饰演马得福的父亲马喊水,他是一个脾气有点火爆却颇受村民信任的代理村长,既有老一辈农民的憨直朴实,也有以儿子为傲的传统父亲特质。对马得福而言,马喊水既是庇护者,也是领路人。张嘉益形容:“年轻人渴望出去见识新的世界,要求变得更好,老一辈却留恋故土。马喊水的作用,就是把村庄里的两代人连接起来。”

除了亲情的支持,以陈金山(郭京飞饰)、凌一农(黄觉[微博]饰)为代表的福建干部和技术人员也是马得福的强大后盾。得益于他们的对口帮扶,飞沙走石的“干沙滩”变成了寸土寸金的“金沙滩”。除此之外,《山海情》还邀请闫妮[微博]、姚晨[微博]、陶红[微博]、祖峰、王凯[微博]、白宇[微博]、郎月婷等众多实力派演员助阵。

《山海情》开播 黄轩张嘉益扶贫又“扶志”

黄轩饰演脱贫带头人,与张嘉益、闫妮、黄觉、姚晨、陶红、王凯等将飞沙走石的“干沙滩”建设成寸土寸金的“金沙滩”。


新快报讯 记者梁燕芬报道 电视剧《山海情》昨晚在东方卫视首播,当天还举行了媒体看片会。剧中,黄轩[微博]饰演脱贫带头人,与张嘉益、闫妮[微博]、黄觉[微博]、姚晨[微博]、陶红[微博]、王凯[微博]等,不断克服困难,将飞沙走石的“干沙滩”建设成寸土寸金的“金沙滩”。

在20世纪90年代的宁夏西海固地区,生活有多难?一片茫茫戈壁没有水没有电,用男主角马得福的原话就是“我们这几年,就是在戈壁滩上开荒,土地一寸一寸都是筛子筛出来的”。昨晚播出的前两集剧情中,通过高密度的剧情设置,带观众全面立体地认识故事的主角们和他们所处的环境:“扶贫下拨的珍珠种鸡被偷抓吃得只剩下最后一只”、“洋芋吃够了的娃娃们结伴离家出走”……据悉,除了观众印象中的扶贫主题,这部剧想表达得更多,让观众边笑边流泪。

《山海情》以展现东西部扶贫协作下的“闽宁模式”为创作命题,不仅在阐述一个地区的物质发展、精神发展历程,还聚焦放大了其中“人”的故事。黄轩说,为了早日兑现“塞上江南”的承诺,自己扮演的马得福的道路走得艰难而坚定,这样一个纯粹、积极、一心扑在脱贫致富工作上的人,正是现实中很多基层扶贫干部的缩影,值得所有人为之鼓掌,“我真的要向这些兢兢业业的基层扶贫干部致敬”。

拍摄不易!黄轩《山海情》致敬基层扶贫干部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或者走入基层干部,我真的觉得他们非常非常不容易。他们是希望、是光,演完以后由衷地向他们致敬。”


黄轩饰演基层干部黄轩饰演基层干部

1月11日,由国家广电总局策划组织指导,福建省广播电视局申报立项,宁夏回族自治区广播电视局支持拍摄,正午阳光出品的,“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电视剧展播”剧目《山海情》在京举办媒体看片会。导演孔笙[微博]、孙墨龙,制片人侯鸿亮,领衔主演黄轩[微博],特别出演黄觉[微博],主演热依扎[微博]、黄尧[微博]、白宇[微博]帆、尤勇智,演员韩丹桐等剧组主创及演员现身看片会。据悉,《山海情》将于1月12日每天19:30在浙江卫视、北京卫视、东方卫视、东南卫视、宁夏卫视黄金档播出,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会员22:00跟播,非会员次日22:00更新。

黄轩致敬基层扶贫干部,热依扎感谢角色给予力量

《山海情》讲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西海固的移民们在国家政策的号召下,在福建的对口帮扶下,不断克服困难,通过劳动创造价值,将飞沙走石的“干沙滩”建设成寸土寸金的“金沙滩”的故事。

由黄轩饰演的基层干部马得福从农校毕业的第一件事,就是追回家乡涌泉村里“逃跑”的吊庄户。“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蚊子都能把人给吃了”,“饿得直吐酸水”……剧中涌泉村村民们五花八门的拒绝移民搬迁的理由,让观众们感受到这项工作的艰难。

与马得福这个“当地人”不同,黄觉在剧中饰演了一位从福建来宁夏扶贫的菌草专家,给闽宁当地村民带来了一条科学种菇的致富新出路。出演福建专家需要用福建普通话讲出很多大段的专业术语台词,“开始我觉得我拿不下来,准备时间太短了,但想了想还是咬着牙硬着头皮去了,没想到这是近年来让我印象最深刻、最享受的剧组”,此外,黄觉还坦言,这一次自己在戏里真切地看到了扶贫有多不容易。

热依扎所饰演的李水花,原本与马得福青梅竹马,却被父亲“卖”到邻村,丈夫意外残疾后,她独自一人撑起了整个家。在热依扎看来,水花不仅展现了如水般柔柔地不断向上涌动的女性力量,也代表了一种希望,预示着整个闽宁镇在朝好的方向发展。而热依扎也很感谢剧组愿意选择一个哺乳期的女性,饰演如此重要的角色,“当女演员有一个新身份的时候,第一个想法是,既想投入到新生活,想完成你的责任,可是又很害怕失去你愿意做的这个职业。我非常感谢水花这个人物,我的新身份总是让我感到焦虑,但是水花这个女性却在教我怎么样当一个妈妈,这个是很难得的,给了我很多力量,要永远带着笑容去面对前方生活的不确定性。”

相较于水花和得福两个较为成熟的青年人,麦苗和得宝这对少年伙伴虽显稚嫩,但思维方式和行事风格却更为大胆,更有冲劲。马得福的弟弟马得宝,是几个小伙伴中的领导者,年轻气盛有勇有谋,从策划逃村时给小伙伴们清晰地分工,到挨着父亲的鞭子仍喊着“想要走出去”,他身上都透露出超越年龄的担当与智慧。而作为“逃村小队”中除水花外的唯一小姑娘,白麦苗的直言快语、干净的笑脸,以及登上火车后眼神里对兰州拉面、西安羊肉泡馍的期待和对远方的向往等细节,塑造了她硬朗独立的性格和积极进取的人生信念。白麦苗的饰演者黄尧说,敢于走出去,愿意尝试新的生活方式,想要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开创新世界的麦苗和得宝,代表了现实生活中一大批在家乡建设中敢闯敢干的有为青年形象。

拍摄现场连纳凉的树都没有,以方言形式呈现故事更接地气

《山海情》由高满堂[微博]任剧本策划,王三毛、未夕、小倔、磊子、邱玉洁、列那编剧,孔笙、孙墨龙执导,侯鸿亮任制片人。故事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讲起的,宁夏回族自治区为了让西海固贫困地区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实施“吊庄移民”政策,动员他们从山里头搬到银川附近的平原,发展生产,再建新家园。但是,他们移民搬迁的目的地玉泉营,并非一片已建成的乐园,而是一块等待乡亲们自己去开荒拓土、从零建设的新家园,而这也正是涌泉村吊庄户集体“潜逃”回村的关键所在。真实生动的影像呈现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到这场脱贫攻坚战的困难与不易。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曾严重阻碍剧本的创作、下沉式采访筹备以及进棚搭景等前期筹备工作的进度,孔笙和孙墨龙导演坦言“太难了”,“整个过程感觉就像是在跑步,所有人一直在和时间赛跑。”

剧中,为了脱贫致富,以马得福为代表的全体扶贫干部和闽宁村新移民们一起“关关难过关关过”,而剧外,全体主创成员也为了故事的最好呈现,在自然环境极度恶劣的西北大地上完成了从无到有的突破。“拍摄现场最初的时候,甚至连棵让演职人员纳凉的树都没有”,如黄轩所言,“从地窝子到土胚房”既是闽宁村的成绩,也是《山海情》主创团队的突破。

不仅整个剧组扎根宁夏,演员们从衣食住行等方面沉浸式体验当地生活,感受剧情氛围,《山海情》还从语言这一关键点入手,打造出不一样的真实感。“创作和筹备时,我们捕捉到当年一个真实的情况,福建人来了以后听不懂当地话,当地人也听不懂福建话,所以他们最初就是要过一个语言关。”孔笙导演坚持以方言形式最终呈现出故事,希望《山海情》能更接地气,更贴近生活,让观众更笃定地相信在戏剧背后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当我们进入西海固地区后,对方言的感受就更强烈,那一方人就是如此,他们的性格、喜怒哀乐就是这样。也由于西北地区地域辽阔,‘十里不同音’,我们参考了宁夏和西安等各地方言,组合形成了剧中的泛西北话,福建方言采用的是福建普通话”。

在此基础上,制片人侯鸿亮还补充道,为了很多不看字幕的电视观众、一些老年观众等更多类型观众的观影需求,主创团队另准备了普通话版本,由于普通话配音时间紧张只有10天左右,呈现上留下了一定遗憾,但剧组和创作团队依然力求品质呈现,努力让剧集兼顾平民视角、国家叙事、国际表达三重标准的基础上,实现艺术性和传播性的平衡。

新京报记者 张赫

《瞄准》90后导演挑大梁 感谢五百保驾护航|瞄准

别克直言,他能拍摄《瞄准》多亏了五百的提携,而五百的信任更是给了他在拍摄中尝试创新的信心。


别克(右一)给黄轩(左一)讲戏别克(右一)给黄轩(左一)讲戏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由黄轩[微博]、陈赫[微博]领衔主演的热播年代剧《瞄准》将于下周一在东方卫视收官。在播出期间,该剧凭借电影化拍剧手法、精致的服化道及置景、演员们的突破性表演引发观众热烈讨论。

该剧的导演是凭借《白夜追凶》《心理罪》声名鹊起的五百[微博]和新生代导演别克。事实上,在《瞄准》之前,90后新人导演别克的履历表上只有一部时长27分钟的短片《拯救》。这么一个资历尚浅的新人导演挑大梁拍摄一部57集的长剧,头一回和大明星黄轩、陈赫、杨采钰[微博]等合作,别克的压力可想而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别克直言,他能拍摄《瞄准》多亏了五百的提携,而五百的信任更是给了他在拍摄中尝试创新的信心。为了让别克心无旁骛地拍摄,五百还帮他分担了很多拍摄之外的杂事,别克称:“多亏了他为我保驾护航。”

五百在创作上给了我极大的空间

别克与五百结缘,还是因为《拯救》。三年前,别克带着《拯救》参加了中韩青年微电影展并拿了大奖。也因此,他与“伯乐”五百相识了。别克说:“五百当时是中方评委,他很喜欢这个片子,跟我表达了未来合作的想法,我也向他表达了对于合作的期待。”之后,两人私下接触了两次,彼此的理念、性格很投机。突然有一天,五百把《瞄准》的剧本发给别克,“我看了剧本前几集,节奏特别好,是我喜欢的风格。我们就开始了这次合作。”别克说。

这不是五百第一次与新生代导演合作。此前,为了提携新人,五百发起并成立了名为“弧光联盟”的影视人才组织,并与王伟联合执导了《画江湖之不良人》,与余庆合作执导了《古董局中局》,这次轮到别克了。

在《瞄准》正式开拍前,五百就让别克敲定整部剧的方向、风格及调性,放手去创新。别克说:“他在创作上给了我极大的空间。比如我想参考《谍影重重》的感觉,他就会从我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拍摄风格也会按照我的意思来做。”五百的放手,给了别克极大的信心,他表示:“国内有大批喜欢美剧、英剧、韩剧的观众,观众的内容接受范围不断扩大,我们在创作上大胆突破是没有问题的。我决定在视听、节奏、影调上尽量营造电影感,回避传统年代剧的模式。而在内容表达上,《瞄准》也融合了谍战、城市狙击、生活剧等多种元素。”

《瞄准》是分组进行拍摄的,对于别克的拍摄,五百也选择放手。别克称:“他看完我的短片,清楚我的能力。他不会教我怎么拍,非常尊重我的创作理念,而且我也不认为导演需要手把手教出来。”两位导演分工明确。别克说:“我会拍一些情节比较紧张的戏以及大部分的动作戏,例如医院暗杀、火车站枪战等,基本由我拍;五百导演拍文戏多一点。”

两组拍摄同时进行,通过明确的工作计划表以及合理的统筹来确保风格的统一。别克以剧里国民党第十兵团原司令官唐思远起义失败被杀一幕为例说明:“那场戏是我们两个人合作拍完的。五百拍唐思远被叫到会议室、被打死那段,我拍唐思远死后廖杰上任那段……风格很统一,看起来像一个人拍的,统筹得很好。”

遇到大牌明星不会再有心理负担

《瞄准》讲述松江解放之初,王牌狙击手搭档“牧鱼”苏文谦(黄轩饰)与“水母”池铁城(陈赫饰),因信仰分歧而走上对立面,在一次次生死对决、信仰交锋中,最终走向不同命运的故事。该剧的场景呈现则分为两大部分:一是松江线,侧重表现百姓生活和城市狙击;一是衡州线,侧重表现前线战事和军事博弈。

《瞄准》是一部标准的双男主结构剧,这意味着别克要同时接触两位明星级别男演员,这对于资历尚浅的他来说难免会感到压力。他回忆道:“我这个组先开机拍‘衡州线’,另一边,五百先拍的陈赫戏份。拍了一个月,等轮到我要拍陈赫的时候,紧张感瞬间来了。”

好在,无论是陈赫,还是黄轩,都很支持别克。别克与陈赫合作的第一场戏发生在车里,当时水母暗杀组成员单棱(付枚[微博]饰)拿干洗过的西装给池铁城,准备跟他对话。别克发现陈赫的处理方式和自己构思的不一样:“我希望陈赫在表演上进行小调整,毕竟是第一次接触,我还是有点小紧张。我跟陈赫说了我的理解——单棱是你的手下,你在跟她说话的时候不一定要看她,因为你在琢磨接下来的事。”陈赫从善如流地调整了表达方式。

黄轩同样听从了别克的“第一次”建议。别克说:“我第一次跟他拍,是火车站场景,同样是一场车内的戏。那场戏需要CG合成,演员要脑补场景。我跟黄轩详细解释故事线和走位,他听得非常认真。我们建立起非常良性的沟通。”

有效沟通多了,彼此的信任也一点点建立起来了。“有了他们的支持,我也慢慢有了信心,跟他们能无阻碍地沟通,拍摄很顺利。”现在,别克和黄轩、陈赫成了好哥们儿:“我有时会去黄轩家喝酒,也会约陈赫出来喝酒。”

有了这次经历,别克表示以后遇到大牌明星也不会有心理负担了:“刚开始合作,肯定需要一个互相适应的过程。只要我把工作做好了,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了。毕竟把戏做好是大家的共同目标,只要专注在拍摄上,就不会有太多负担。”

长剧节奏需要有上下起伏的变化

播出期间,《瞄准》的服化道曾引起热议,剧中出现的步话机、传真机、游乐场以及各种高档服饰刷新了网友对年代剧的认知。别克拍胸脯表示,剧中所有的服装、道具都是在尊重历史的情况下呈现的:“比如步话机,在二战时就有了。步话机后部有个按钮,通话时要拿到耳边,按着按钮说话。有些画面由于镜头角度问题,没有呈现到这个细节,可能会让观众误会。”

该剧也被观众称为一场“时装秀”,西装、中山装、学生装、长袍马褂、旗袍、西式外套、西式裙装等,让人目不暇接,剧中擅长伪装成各种身份的女杀手单棱更是如超模般换了众多造型。不过,有细心的观众挑刺指出,剧情明明讲述6月初发生的故事,角色却穿上了秋装,这是为了服饰的美感而牺牲了背景的合理性吗?别克对此也进行了解释:“那时天气和现在有些不一样,会偏冷一些。当然,从美感上考虑,我们确实对一些服装款式作了细微的美化调整,让服装的形式感更强一些。”

《瞄准》的总编剧黄晖曾获得飞天奖优秀编剧奖,一手制作了《恰同学少年》《血色湘西》等爆款电视剧剧本。此次的《瞄准》剧本内容扎实,情节连贯性强,但观众发现一些单元的情节推进节奏有时快时慢的感觉。对此,别克表示,这是出于节奏调整的需要,“《瞄准》是一部长剧,叙事节奏不可能一直紧绷着。”他认为,一部电视剧的正常节奏需要经历上下起伏的过程,“要让观众既看到狙击戏的爽点,也要看到故事的人物走向,叙事节奏上就会有快有慢。”

剧集播到后半段,黄轩饰演的苏文谦和杨采钰饰演的欧阳湘灵这对搭档突然出现了感情线,不少观众认为感情戏的出现有些突兀。别克直言:“原剧本就是这么写,我们没有做过多调整。我要做的就是把剧本的内容呈现出来。这个剧的剧情线特别紧密,如果作太大调整,很容易出现问题。”他也对角色的CP走向表示理解:“短时间内,两个人经历过对决、交手、生死,产生情感也说得通。”

摆脱“总裁”范儿 黄轩:枪战戏动作戏全都训练过|黄轩

《瞄准》剧照《瞄准》剧照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瞄准》中,黄轩[微博]一改近两年在《亲爱的翻译官》《创业时代》《完美关系》等多部职业剧中打造的“总裁”戏路,首次在年代剧中饰演枪技卓绝的狙击高手苏文谦。17日,黄轩接受了记者采访,分析角色、畅谈拍摄经过。

动作戏并不难

《瞄准》中,“牧鱼”苏文谦内心炙热,具有极强的正义感。三年前的一次任务中,苏文谦被池铁城利用,狙杀了救命恩人兼好友杨之亮。追悔莫及的苏文谦从此金盆洗手,化名“曾思过”隐于城市码头,靠木雕手艺为生。三年后的一次码头刺杀行动后,苏文谦身份暴露,平静的生活被打破。

毫无疑问,苏文谦的人设吸引了黄轩。接到剧本之初,黄轩一口气连看十集,并认真分析了角色:“从绝不拿枪到拿起枪,再到燃起对生命的使命感,这个人物挺有意思,他在八天内,不断改变想法。他表面上很冷静,但内心积压了很多事情,有自己的挣扎、愧疚。”随着剧情发展,苏文谦从一开始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转变成积极与警方密切合作,黄轩说:“整个故事在八天里发生,每一个阶段,外界对他的刺激都会让他的内心产生变化。每次变化,我都得用心拿捏。”

黄轩在剧中有不少大场面动作戏:飞檐走壁、满城追逐、街头火拼……前几集中,苏文谦高楼破窗的“越狱”名场面,让不少观众叹为观止。黄轩坦言,动作戏并不难:“除了类似‘跳楼’的场景需要武行老师完成,这部剧中大部分动作戏,都是我自己完成的。我之前演过动作戏,对于拿枪、打枪这类戏份,我全都训练过。”不过,拍枪战戏时偶尔也有意外发生,一次危险经历让黄轩记忆犹新:“有次拍摄,我拿着枪,跑上楼追一个‘日本兵’,‘日本兵’被打死后滚下楼。没想到,他滚下来的时候,靴子一脚踢到我脸上……好在没有什么大事情,脸上的伤两三天就好了。”

好角色我就演

《芳华》《只有芸知道》,再到《瞄准》,这是黄轩与杨采钰[微博]的第三次合作。戏里两人前期是互相看不顺眼的冤家,争吵戏份颇为激烈,但随着剧情发展,他们逐渐成为默契的搭档。黄轩感慨道:“我们真是挺有缘的,一次比一次更熟悉,合作起来也更轻松、默契。”

《瞄准》是黄轩与陈赫[微博]的首次合作。陈赫在受访时夸赞黄轩是温暖的男孩,黄轩也对陈赫不吝赞美之词:“他非常随和,做什么事都有商有量,合作起来非常舒服。”

这两年,黄轩不断有作品推出,既有《芳华》《妖猫传》等口碑电影,又有《海上牧云记》《创业时代》《完美关系》等掀起话题热度的电视剧。他说:“电影和电视剧演员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现在有很多精品剧集,演员不会再局限于某一方面,很多演员都是两种类型都拍。”

今年下半年,黄轩领衔主演了正午阳光的脱贫攻坚剧《闽宁镇》,他在剧中饰演一位带领乡亲们开拓创新的基层干部,而他主演的电影《她杀》《乌海》《1921》也有望与观众见面。黄轩表示:“我会一直尝试各式角色,不断突破。”

《瞄准》变身“冷酷杀手” 陈赫:有好机会要抓住|陈赫

对于此次表演上的突破,陈赫坦言:“收起‘搞笑’变‘冷酷’并不难,这是演员的基本能力。”


黄轩、陈赫在《瞄准》中都有突破黄轩、陈赫在《瞄准》中都有突破

羊城晚报记者龚卫锋 黄翔宇

近日,电视剧《瞄准》接档《在一起》登陆东方卫视东方剧场,每晚两集连播。该剧由五百[微博]、别克执导,黄晖任总编剧,黄轩[微博]、陈赫[微博]、杨采钰[微博]、李溪芮[微博]领衔主演。《瞄准》讲述松江解放之初,苏文谦(黄轩饰)与池铁城(陈赫饰)这对狙击手圈的王牌搭档,因信仰分歧而走上对立面,在一次次生死对决、信仰交锋中,最终走向不同命运的故事。

《瞄准》开播后,取得了高口碑和话题热度,陈赫一改在《爱情公寓》《奔跑吧》等作品中树立起来的喜剧形象,首次在年代剧里出演“反派”。微卷齐肩的长发、邪魅的笑声、狠辣狰狞的咆哮……陈赫演活了“冷酷杀手”池铁城。对于此次表演上的突破,陈赫坦言:“收起‘搞笑’变‘冷酷’并不难,这是演员的基本能力。”

角色实现突破

在《瞄准》中,池铁城代号“水母”,带领着一个由专业杀手组成的“水母暗杀组”。他深谋远虑,性格冷血,心中只有任务,为达目标不惜一切代价。他的搭档苏文谦,代号“牧鱼”,则是个善良的狙击手。陈赫如此解读两人的关系:“两人是彼此忘不了的老搭档。池铁城总想证明自己比苏文谦强,但他永远超越不了对方。在两人的巅峰时刻,苏文谦选择离开。在池铁城心里,这就像一个心结,他要找到苏文谦,证明自己是最强的。”

接演“池铁城”之前,陈赫和导演五百吃了一顿饭,两人很投缘。当时陈赫看过两三集剧本,很喜欢剧本节奏,但内心也有顾虑,因为他此前没演过反派。陈赫回忆道:“家里人跟我说了一句话,‘陈赫,难道你要永远待在你表演的安全区吗?’这句话蛮刺激我的,我就毅然决然地去了。”

在此之前,陈赫也想过突破安全区:“以前没人找我拍这类戏。可以说,我已经准备好了,但很多制片方没有准备好。”这次得以实现突破,陈赫十分感谢五百:“这个角色的方方面面,都是我以前没演过的。从来没有人找我演反派,好像当时所有的制片人也都反对我来演这个角色,是五百力排众议,认为我合适。”

陈赫的长发造型,对找到这个角色的感觉很有帮助,但他表示,接受这个造型的过程很煎熬:“知道要戴假发时,我都蒙了。我花了十几天去适应这个头发,太难了。风吹到脸上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我也完全不会撩头发……我更喜欢定妆时,回忆镜头里出现的短发背头造型。”陈赫感叹:“为了戴假发,我得提早一个半小时起床化妆。我这次感受到了古装剧演员的不容易。”

表演最怕打戏

《瞄准》的动作戏尤其多,“水母”与“牧鱼”的对决更是惊险刺激。陈赫称:“我以前很少拍枪战、爆破戏,这次拍了好多,刚开始噼里啪啦一顿炸,我和黄轩围着炸点转,把我们炸得魂飞魄散,晚上脑子里嗡嗡直响。”

不少观众发现,陈赫在《瞄准》中运用了他标志性的邪魅笑声。陈赫透露:“我原本设计了另一种笑声,但五百导演认为我没必要回避以前的笑声,池铁城有自己的人物性格,要让观众一听到我笑,就毛骨悚然,要演出那样的气场和氛围。”

《瞄准》中,池铁城的表面身份是一位言行讲究的西点师,专业技能过硬,能做出各种造型复杂的蛋糕。剧中池铁城做蛋糕的特写镜头,陈赫都呈现得颇为逼真。他透露:“所有我爱吃的东西,我都比较有兴趣。我参加过做蛋糕的培训班,会做。”

谈及与黄轩的合作,陈赫说:“黄轩不像表面看上去酷酷的,他其实是个特别阳光、温暖的大男孩。拍戏之外,我们晚上也会聚一聚,小酌几杯,特别开心。”

并非刻意转型

2009年,陈赫凭借《爱情公寓》中曾小贤一角走进大众视野,曾小贤幽默风趣、“贱萌”搞怪的人设,一度与陈赫画上等号。之后,陈赫在《医馆笑传》《极品家丁》等影视作品中,进一步确立了喜剧演员形象。陈赫强调,这次扮演“冷酷杀手”并非刻意转型:“演员就是要尝试不同的角色,这次我很幸运能遇到一个好剧本、好导演。”

陈赫曾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演员。“从毕业第一年开始,我就一直在演话剧,在舞台上尝试了很多不同角色,只不过话剧的受众相对少一些,而《爱情公寓》拍得比较早,知道的人会更多一点。”

《瞄准》播出后,不少观众表示一看到陈赫出场就想笑。对此,陈赫说:“‘曾小贤’能被大家记住,我很幸运。观众的反馈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作为演员,我只能尽力演好每个角色,包括这次的‘池铁城’,至于大家喜不喜欢,我只能说我尽力了。”在他看来,这次表演让他有了一展拳脚的机会,“收起‘搞笑’变‘冷酷’并不难,这是演员的基本能力。”

对于一些观众的“不习惯”,陈赫有话说:“我演曾小贤、参加综艺、开火锅店、玩直播、做服装,让更多人熟悉了我,有时也会被质疑,但每件事,我都在努力做好。”

未来不会设限

《瞄准》的合作,让陈赫和五百导演建立了深厚情谊:“拍完这部剧,我好像都成他团队里的人了。他很有魅力,会把身边的一帮兄弟聚到一块,为梦想共同拼搏、创作。”陈赫也从五百身上找到了安全感和信任感:“大学时,老师告诉我,一个好演员要做导演最好的工具。你要像水一样,导演把你倒在任何一个形状的杯子里,你都要变成杯子的形状。”

今年,陈赫还与五百合作了电视剧《盛装》。陈赫说:“我和五百养成了一种默契,在一起时连戏都几乎不讲,一个眼神就懂彼此了。他经常让执行导演到现场,说让我再演一条。我问执行导演,该怎么演?执行导演就说,导演说你懂的,我就懂了,就是这么默契。”

对于未来接戏,陈赫很坦然:“我没预期过自己要演什么角色,有这次这样的好机会就抓住。如果一辈子让我演喜剧,我也愿意。”

陈赫调侃和黄轩天天被“炸” 坦言父亲都是女儿奴

陈赫表示,和黄轩经常有一起被“炸”的戏,黄轩很阳光很温暖,合作很愉快,两人也会私下小聚小酌。


陈赫剧照陈赫剧照

新浪娱乐讯 谍战大剧《瞄准》正在东方卫视热播,近日,该剧主演之一陈赫接受了采访。采访中,提及和黄轩的合作感受,陈赫表示,两人经常有一起被“炸”的戏,黄轩很阳光很温暖,合作很愉快,两人也会私下小聚小酌。自从有了女儿以后,不少网友表示陈赫是十足的“女儿奴”,对于这个称号,陈赫坦言:所有的父亲应该都是爱自己的女儿,所以都会变成所谓的“女儿奴”吧。

陈赫直呼戴假发套太难坦言没有刻意转型

一直以来,陈赫给观众的印象都是搞笑、捧场的综艺咖,而此次他却在《瞄准》中饰演了一个杀人如麻、杀伐果断的王牌杀手。

对于剧中这个反面角色,陈赫表示自己选择反差那么大的这个角色,不是刻意转型。因为演员就是要尝试不同的角色,自己其实只是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好的剧本,遇到了一个好导演。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讲,是特别幸运的事情。他还直呼“戴假发套太难了”,还称“自己的突破的就是戴假发套。”

问及剧中印象深刻戏份,陈赫回忆道:“我比较少拍枪战,爆破的这种戏,但是这回就拍了好多。刚开始噼里啪啦的旁边一顿炸,炸得我人都蒙了,我和黄轩天天被炸的都“魂飞魄散”。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陈赫和黄轩两人双雄对决,可谓是看点十足。提及与黄轩的合作感受,陈赫坦言,黄轩是一个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冷酷的男生,他其实特别阳光,特别温暖。除了拍戏之外,晚上也会小聚一下,小酌一点,和他合作特别开心。

陈赫直言尽力饰演每个角色笑称不阻拦孩子玩游戏

一直以来,陈赫在《爱情公寓》系列里饰演的“曾小贤”形象深入人心,有网友评论称“陈赫一出来就想笑”。对此,陈赫也很坦然:“我作为演员,我只能尽力去演好我演的每个角色。那么多年总有人说曾小贤这个角色,这个是没有办法的。其实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塑造了曾小贤能被大家所记住。我会尽力去饰演,剩下的只能交给观众去决定了。”

这几年陈赫一直在综艺中活跃,不少网友表示,陈赫突然出演《瞄准》这样一部正剧,既有些让人不习惯又让人期待。对于拍戏,陈赫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每一件事我都在努力做,所谓隔行如隔山,像综艺也是,我作为演员来做综艺的时候,其实也很难。”

前不久,黄轩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如今的陈赫变得特别爱炫耀女儿。不少网友也表示陈赫是十足的“女儿奴”,而陈赫也是有自己的育儿经。他坦言:所有的父亲应该都是爱自己的女儿,所以都会变成所谓的“女儿奴”吧。我没有什么经验分享,就希望能够有更多时间陪在女儿身边,我不会给她太多压力,让她做自己开心快乐并想做的事情。熟悉陈赫的网友都知道他十分热爱电子游戏,当问及以后是否会带孩子玩游戏时,陈赫笑道:“我孩子天天抱着平板电脑,现在孩子学习能力特别特别快,我觉得拦是拦不住她玩游戏。”(奋斗乌托邦/文)

陈赫调侃和黄轩天天被“炸” 坦言父亲都是女儿奴

陈赫表示,和黄轩经常有一起被“炸”的戏,黄轩很阳光很温暖,合作很愉快,两人也会私下小聚小酌。


陈赫剧照陈赫剧照

新浪娱乐讯 谍战大剧《瞄准》正在东方卫视热播,近日,该剧主演之一陈赫接受了采访。采访中,提及和黄轩的合作感受,陈赫表示,两人经常有一起被“炸”的戏,黄轩很阳光很温暖,合作很愉快,两人也会私下小聚小酌。自从有了女儿以后,不少网友表示陈赫是十足的“女儿奴”,对于这个称号,陈赫坦言:所有的父亲应该都是爱自己的女儿,所以都会变成所谓的“女儿奴”吧。

陈赫直呼戴假发套太难坦言没有刻意转型

一直以来,陈赫给观众的印象都是搞笑、捧场的综艺咖,而此次他却在《瞄准》中饰演了一个杀人如麻、杀伐果断的王牌杀手。

对于剧中这个反面角色,陈赫表示自己选择反差那么大的这个角色,不是刻意转型。因为演员就是要尝试不同的角色,自己其实只是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好的剧本,遇到了一个好导演。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讲,是特别幸运的事情。他还直呼“戴假发套太难了”,还称“自己的突破的就是戴假发套。”

问及剧中印象深刻戏份,陈赫回忆道:“我比较少拍枪战,爆破的这种戏,但是这回就拍了好多。刚开始噼里啪啦的旁边一顿炸,炸得我人都蒙了,我和黄轩天天被炸的都“魂飞魄散”。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陈赫和黄轩两人双雄对决,可谓是看点十足。提及与黄轩的合作感受,陈赫坦言,黄轩是一个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冷酷的男生,他其实特别阳光,特别温暖。除了拍戏之外,晚上也会小聚一下,小酌一点,和他合作特别开心。

陈赫直言尽力饰演每个角色笑称不阻拦孩子玩游戏

一直以来,陈赫在《爱情公寓》系列里饰演的“曾小贤”形象深入人心,有网友评论称“陈赫一出来就想笑”。对此,陈赫也很坦然:“我作为演员,我只能尽力去演好我演的每个角色。那么多年总有人说曾小贤这个角色,这个是没有办法的。其实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塑造了曾小贤能被大家所记住。我会尽力去饰演,剩下的只能交给观众去决定了。”

这几年陈赫一直在综艺中活跃,不少网友表示,陈赫突然出演《瞄准》这样一部正剧,既有些让人不习惯又让人期待。对于拍戏,陈赫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每一件事我都在努力做,所谓隔行如隔山,像综艺也是,我作为演员来做综艺的时候,其实也很难。”

前不久,黄轩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如今的陈赫变得特别爱炫耀女儿。不少网友也表示陈赫是十足的“女儿奴”,而陈赫也是有自己的育儿经。他坦言:所有的父亲应该都是爱自己的女儿,所以都会变成所谓的“女儿奴”吧。我没有什么经验分享,就希望能够有更多时间陪在女儿身边,我不会给她太多压力,让她做自己开心快乐并想做的事情。熟悉陈赫的网友都知道他十分热爱电子游戏,当问及以后是否会带孩子玩游戏时,陈赫笑道:“我孩子天天抱着平板电脑,现在孩子学习能力特别特别快,我觉得拦是拦不住她玩游戏。”(奋斗乌托邦/文)

  • Candle Making Kit
  • DIY Candle Making Kit
  • Sealing Wax
  • Orthodox Candles
  • Portable Campfire
  • City Bonfire Candles
  • Wax Sealing
  • Antifreeze Candles
  • Anti Frost Candles Factory
  • Beeewax Candle
  • Hanukkah Candle
  • Church Ca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