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笔畅与Jessie Ware合作单曲《Adore You》上线

12月3日,周笔畅与Jessie Ware、新晋音乐制作人Sihan共同打造的《Adore You(Endless Remix)》正式上线。


周笔畅周笔畅
Jessie WareJessie Ware
制作人Sihan制作人Sihan

新浪娱乐讯 12月3日,周笔畅与Jessie Ware、新晋音乐制作人Sihan共同打造的《Adore You (Endless Remix)》正式上线。此次全新的Remix版本源于Jessie Ware与Joseph Mount共同创作的热门单曲《Adore You》,相较于原版摩登又丰盈的都市氛围,Remix版本更加梦幻游离,且具备空间感。 

《Adore You (Endless Remix)》中,周笔畅与Jessie Ware的声音演绎像是一冷一暖的交融,Sihan将两人的声音制作出更有弹性的起伏流线,把握住了人声之间的平衡感。制作方面,极简的TRAP风格与恰到好处的合成器,让整首歌曲变得更加轻盈灵动。周笔畅形容这首三人创作的作品是“冰与火的化学反应”。

周笔畅曾多次在个人社交平台向观众推荐Jessie Ware的作品,对于这一次的合作她表示“非常开心在这首歌中实现了音乐上的交流”。周笔畅这样形容她与Jessie Ware在歌曲中的演绎:“制作人Sihan提供了很多想法,令Jessie与我的声音仿佛在演绎两种爱慕的状态。Jessie的声音听起来很有起伏,很像是宇宙漩涡中的一点星光,在自信得吸引着注目。而我冰冷的声音更像是在压抑情感,是一种隐藏起自我的感觉,执着又困惑。是这首Remix独有的样子。”

制作人Sihan对于三人在《Adore You (Endless Remix)》中的呈现颇有想法:“从互相分享喜欢的音乐,到一起写旋律、录音,笔笔贡献了很多人声上很酷的想法,全程都非常耐心。她对音乐的认真态度在艺人中非常难得。Jessie的歌一般都会保留Disco的基底,而我想尝试把Trap和Hip-hop元素融入歌曲,呈现出一个极简主义的版本。”

周笔畅将与Jessie Ware和Sihan接下来将与听众分享整首歌的幕后创作过程,敬请期待。

澳洲最大的线上美妆零售商,为何难取悦中国消费者?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题图

上周五,澳洲最大的线上美妆零售商Adore Beauty(ASX: ABY),已于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IPO发行价格为6.75澳元/股(4.80美元/股),融资2.695亿澳元(1.92亿美元),市值6.353亿澳元(4.52亿美元)。截至发稿,Adore Beauty已跌至约5.83澳元/股(4.15美元/股)。

2000年4月,Adore Beauty由墨尔本21岁的学生Kate Morris和她的搭档James Height在车库里成立。如今,平台上汇聚了来自230多家知名品牌的11,000多件商品,共1850多万用户,其中59多万活跃用户。 

疫情之后,Adore Beauty的销售额激增,2020财年销售额首次突破1亿澳元,达到1.21亿澳元(8390万美元),比2019年增长65.5%。

创始人Morris认为公司主要有两大优势:第一,入驻的品牌和SKU丰富;第二,内容与商业的打通,网站内有种草的博主文章,以及化妆教程等,有助于消费者选择。

图片来源:Adore Beauty官网

Adore Beauty的官网首页,和很多网购电商一样,banner、商品分类、推荐商品等一目了然。再往下专门有个区域,是200+商品品牌的简述,包含品牌理念、成立背景、主打产品等。继续往下,则是一些达人种草的文章,内容涵盖护肤理念、测评体验、场景分享等,图、文、视频、延伸阅读应有尽有。

简单来说,这更像是聚美优品+天猫+小红书的聚合体,理想状态下,各美妆品牌有Adore Beauty大平台的官方背书,用户在网站内被安利种草完之后,紧接着完成购买动作。另外,用户可通过在网站输入自己的电子邮箱,定期获取打折与上新通知,获得小样和赠品等,在对邮箱有着高使用频率的西方市场,这是一个利于复购的动作。

图片来源:麦肯锡

再来看用户基础,根据麦肯锡披露的数据,2016年,澳洲的线上零售市场渗透率仅为4.0%,也就是说,有可能澳洲的线上零售市场,还处在一个比较初级的玩法阶段。Adore Beauty作为较早一批入局者,又有着相对的壁垒,在澳洲能够保持赢家姿态是有一定道理的。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Adore Beauty曾入驻天猫,却在2017年关闭店铺。为什么这一套模式没有在中国跑通?

回顾一下当时在中国开店的三步战略:

第一,和大平台合作,于是他们进驻了天猫。

第二,认为独家品牌很重要,于是天猫店出现了很多对中国消费者来说相对小众的牌子,如Lanolips, asap, Skinstitut和ELEVEN等。

第三,找熟悉中国市场的合作方,找了MarketEngine广告公司合作,负责对接天猫。

然而6个月之后,2017年1月,Adore Beauty就在天猫关店了,Morris当时对外媒Which-50的解释说:“我们感觉整个的市场环境,战略上和Adore Beauty不是很匹配。”又补充说道:“或者不是很适合我们合作的‘luxury brands’。”

图片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智研咨询集团《2017-2022年中国美妆护肤市场监测及前景预测报告》,中国美妆电商渗透率从2011年的5.20%持续上升,2016年已经达到20.60%,说明消费者对于线上美妆的认知和购买在飞速增加,所以不是因为美妆电商的渗透率在中国不高的问题。

追溯一下历史,2011年左右正是淘宝开始飞速增长的时候,甚至可以说,中国消费者对线上美妆的认知,是早先被淘宝所教育的,在优质的基础上追求价格优惠,已经深入消费者心智。根据国内某社交网站上用户在2017年的比价,Adore Beauty甚至与丝芙兰相比,价格优势都不明显,因此在价格这一比拼上首先败下阵来。

Adore Beauty的内容种草和卖货打通的模式,其实在用天猫来卖产品的过程中,已经被消解掉了,博主无法在天猫站内完成安利动作,因此战略一没有达成。天猫更像是一个货架,要求进驻的商家调整自己本来的面貌,剔除不符合货架规格的部分,然后装进天猫的标准里,这个时候选品和SKU的丰富度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果是国内消费者不熟悉的品牌,也没有其他的平台和打法来配合产品的种草和安利,湮没在天猫大几千亿的SKU中也不足为奇,因此战略二也没有达成。至此,战略三的作用可能还没有发挥出来,就匆匆偃旗息鼓了。

Adore Beauty也表示,会在上市之后进一步扩张海外市场。那如果Adore Beauty选择现在进驻中国市场,保持自己平台的原有模式,会不会有机会呢?

我们来看该公司的下一步打算:计划将于2021年推出自己的APP和自营品牌产品,以及“忠诚度计划“,以增强和用户的互动。APP是私域玩法,这个词在国内早已被用烂;自营模式京东等早已跑通;“忠诚度计划”,官方没有明确具体是哪种模式,如果是社群和会员制,这两个模式在国内早已不新鲜,如果是受海外欢迎的订阅式电商,结合如今大热的盲盒概念,打包舶来品的基因,也许会杀出一条血路来。

根据2019年凯度消费者指数与淘美妆商友会联合发布的《中国美妆消费者购买习惯与需求洞察白皮书》,消费者在选择平台时,主要考虑以下几个因素:一,专业可靠;二,方便实用;三,内容丰富;四,拥有潮流的信息和多样的形式。上述几种要素,兼具一种或某种,在国内都可以找到战绩赫赫的玩家。Adore Beauty转战到厮杀激烈的国内,如果没有硬核的打法,战绩不一定好看。

智研咨询集团还指出,中国女性主流美容消费区间在每月100-500元之间,美容消费1000元以上的占13.5% ,说明国内女性有一定的美妆消费能力。因此,海外玩家进驻国内受阻,可能还真不是‘luxury brands’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