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芝Beauty & Life 研究所,举办视黄醇国际学术研讨会

以年轻 高端 高功效品牌为宗旨的兰芝Beauty & Life 研究所于1月11日举行了视黄醇国际学术研讨会。这是研究所首次举办的研讨会,以”Retinol, the Almighty Anti-Ager : 27 Years of Innovative Research(视黄醇,抗皱成分: 27年的创新研究成果)”为主题。国内外视黄醇研究专家参加了研讨会。他们介绍了以强力改善皮肤皱纹成分著称的视黄醇的历史、功效及研究成果。

兰芝Beauty & Life 研究所,举办视黄醇国际学术研讨会
视黄醇(Retinol)是维生素A的一种,对改善皮肤皱纹及舒缓老化具有显著的功效。但是,由于它不稳定,在皮肤应用方面还需要提高技术水平。 此次活动以线上学术大会的方式进行,从学术观点出发,对视黄醇成分的历史、在化妆品中的应用、稳定化技术等发表了多场演讲。
作为第一个演讲者,英国曼彻斯特大学Christopher Griffiths教授以”关于皮肤老化的一些新见解”为主题,介绍了皮肤老化的多种因素和表现以及今后的皮肤老化研究方向。接下来,韩国首尔大学dong hun lee教授通过《视黄醇皮肤老化研究:过去和现在》介绍了包括视黄醇、类视黄醇的多种观点的研究及最新研究动向。中国复旦大学的张成锋教授以”视黄醇对皮肤的作用及其在功效护肤品中的应用”为主题进行发表。爱茉莉太平洋技术研究院研究员Chae Byung-Geun以”视黄醇27年的创新研究”为主题,发表了爱茉莉太平洋从1994年开始持续进行的视黄醇的研究成果,介绍了
提高视黄醇功效,令其更温和,从局部扩展到整个脸部的研究成果。最后,爱茉莉太平洋上海R I中心首席研究员何泉泉介绍了现代人生活方式的变化导致皮肤老化的情况,并重点发表了视黄醇对因使用智能手机的姿势导致皮肤弹性下降、下垂等问题产生的功效。
作为此次活动的首席出席者,兰芝Beauty Life 研究所所长兼会议主席 Byung-Fhy Suh 表示:”此次国际研讨会意义深远,与会者讨论了与视黄醇成分相关的深层研究成果和创新技术”,”今后我们将继续针对各国顾客感到苦恼的皮肤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开发创新产品”。
另外,兰芝Beauty Life 研究所旨在进行现代人的生活方式研究,并提出相应的皮肤问题解决方案和愉快的美容体验。它将以大数据为基础,分析顾客不断变化的生活方式,研究生活方式和皮肤之间的关系,从而提供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
全新上市95纯视黄醇
致美青春视黄醇眼霜-淡纹『小兰管』
产品规格 价格: 580元/30ml    360元/15ml

兰芝Beauty & Life 研究所,举办视黄醇国际学术研讨会
现代人的工作生活压力,熬夜,电子光损伤,都会加速眼部肌肤的衰老,产生细纹,干纹,皱纹,表情纹。为了快速有效抗皱,年轻肌肤专家兰芝基于对视黄醇的研究和运用推出含有95超纯视黄醇的『致美青春视黄醇眼霜』层层淡退深浅眼纹,针对眼尾纹,眼下纹,抬头纹等,通过促进胶原新生,淡退眼周纹路。更有5D玻尿酸和90%精纯法国三肽的加持,令眼周肌肤更紧致,更细腻,更莹亮。
视黄醇的发现及应用
根据广泛的临床验证结果,维A酸  作为有效的抗皱抗老和狙击黑色素的成分,已经被FDA批准销售并用于临床使用。1993年,美国学者研究表明维A酸使用在皮肤上可能会引发脱皮、发红和刺痛等副作用。 经过不断的研究发现,视黄醇成分作用于皮肤之后,一旦被皮肤吸收,可转换为维A酸,具有同等于纯维a酸的抗皱抗老功效。
95纯视黄醇×5D玻尿酸多功效成分
· 95纯视黄醇
① 德国BASF专研成分,同时提纯至95%高纯度视黄醇,兰芝超纯视黄醇能够促进胶原再生,作用于眼周娇嫩肌肤有效改善各类细纹、干纹、表情纹
②独有视黄醇分离稳定技术,能够弥补视黄醇容易氧化的特性—水包油的网状结构能够抑制视黄醇氧化,达到最大化稳定性。更温和,更高效
③ 3步抗氧包装:持久保存视黄醇最佳新鲜度 ,抵御活性视黄醇失活风险
· 5D玻尿酸:兰芝精研5种不同大小分子玻尿酸,由表及里、层层加注保湿力。小分子玻尿酸从肌底开始充盈嘭弹,肌肤水润饱满;大分子玻尿酸作用在肌肤表面,长效保湿,修护干纹。
· 90%超纯法国三肽:激活胶原蛋白新生,回赋细腻紧致高清肌
· 积雪草甘:修护肌肤屏障,舒缓敏感,强韧肌底
· 传明酸:抗氧化,焕亮肤色,令眼周更加莹亮,拜拜熬夜熊猫眼
独有3步抗氧化包装:
专为保鲜成分而设计的9层隔离容器,并通过三步帮助隔绝空气的设计,帮助有效隔绝光、氧及有害物质,帮助视黄醇的功效得以最大化保存。
视黄醇眼霜使用方法及注意事项:
夜间使用 推荐夜间使用在全脸细纹,干纹,皱纹,表情纹(八字纹,抬头纹)
为建立皮肤耐受性,建议:
第1周每隔一天使用,取米粒大小,涂抹于皱纹部位,避开眼周肌肤;
第2周每天使用,取米粒大小,涂抹于皱纹部位,避开眼周肌肤;
第3-4周每天使用取米粒大小,涂抹于全脸.。
日间使用 需配合防晒产品,本产品不可与磨砂或去角质产品一同使用。

兰芝Beauty & Life 研究所,举办视黄醇国际学术研讨会

以年轻 高端 高功效品牌为宗旨的兰芝Beauty & Life 研究所于1月11日举行了视黄醇国际学术研讨会。这是研究所首次举办的研讨会,以”Retinol, the Almighty Anti-Ager : 27 Years of Innovative Research(视黄醇,抗皱成分: 27年的创新研究成果)”为主题。国内外视黄醇研究专家参加了研讨会。他们介绍了以强力改善皮肤皱纹成分著称的视黄醇的历史、功效及研究成果。

兰芝Beauty & Life 研究所,举办视黄醇国际学术研讨会
视黄醇(Retinol)是维生素A的一种,对改善皮肤皱纹及舒缓老化具有显著的功效。但是,由于它不稳定,在皮肤应用方面还需要提高技术水平。 此次活动以线上学术大会的方式进行,从学术观点出发,对视黄醇成分的历史、在化妆品中的应用、稳定化技术等发表了多场演讲。
作为第一个演讲者,英国曼彻斯特大学Christopher Griffiths教授以”关于皮肤老化的一些新见解”为主题,介绍了皮肤老化的多种因素和表现以及今后的皮肤老化研究方向。接下来,韩国首尔大学dong hun lee教授通过《视黄醇皮肤老化研究:过去和现在》介绍了包括视黄醇、类视黄醇的多种观点的研究及最新研究动向。中国复旦大学的张成锋教授以”视黄醇对皮肤的作用及其在功效护肤品中的应用”为主题进行发表。爱茉莉太平洋技术研究院研究员Chae Byung-Geun以”视黄醇27年的创新研究”为主题,发表了爱茉莉太平洋从1994年开始持续进行的视黄醇的研究成果,介绍了
提高视黄醇功效,令其更温和,从局部扩展到整个脸部的研究成果。最后,爱茉莉太平洋上海R I中心首席研究员何泉泉介绍了现代人生活方式的变化导致皮肤老化的情况,并重点发表了视黄醇对因使用智能手机的姿势导致皮肤弹性下降、下垂等问题产生的功效。
作为此次活动的首席出席者,兰芝Beauty Life 研究所所长兼会议主席 Byung-Fhy Suh 表示:”此次国际研讨会意义深远,与会者讨论了与视黄醇成分相关的深层研究成果和创新技术”,”今后我们将继续针对各国顾客感到苦恼的皮肤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开发创新产品”。
另外,兰芝Beauty Life 研究所旨在进行现代人的生活方式研究,并提出相应的皮肤问题解决方案和愉快的美容体验。它将以大数据为基础,分析顾客不断变化的生活方式,研究生活方式和皮肤之间的关系,从而提供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
全新上市95纯视黄醇
致美青春视黄醇眼霜-淡纹『小兰管』
产品规格 价格: 580元/30ml    360元/15ml

兰芝Beauty & Life 研究所,举办视黄醇国际学术研讨会
现代人的工作生活压力,熬夜,电子光损伤,都会加速眼部肌肤的衰老,产生细纹,干纹,皱纹,表情纹。为了快速有效抗皱,年轻肌肤专家兰芝基于对视黄醇的研究和运用推出含有95超纯视黄醇的『致美青春视黄醇眼霜』层层淡退深浅眼纹,针对眼尾纹,眼下纹,抬头纹等,通过促进胶原新生,淡退眼周纹路。更有5D玻尿酸和90%精纯法国三肽的加持,令眼周肌肤更紧致,更细腻,更莹亮。
视黄醇的发现及应用
根据广泛的临床验证结果,维A酸  作为有效的抗皱抗老和狙击黑色素的成分,已经被FDA批准销售并用于临床使用。1993年,美国学者研究表明维A酸使用在皮肤上可能会引发脱皮、发红和刺痛等副作用。 经过不断的研究发现,视黄醇成分作用于皮肤之后,一旦被皮肤吸收,可转换为维A酸,具有同等于纯维a酸的抗皱抗老功效。
95纯视黄醇×5D玻尿酸多功效成分
· 95纯视黄醇
① 德国BASF专研成分,同时提纯至95%高纯度视黄醇,兰芝超纯视黄醇能够促进胶原再生,作用于眼周娇嫩肌肤有效改善各类细纹、干纹、表情纹
②独有视黄醇分离稳定技术,能够弥补视黄醇容易氧化的特性—水包油的网状结构能够抑制视黄醇氧化,达到最大化稳定性。更温和,更高效
③ 3步抗氧包装:持久保存视黄醇最佳新鲜度 ,抵御活性视黄醇失活风险
· 5D玻尿酸:兰芝精研5种不同大小分子玻尿酸,由表及里、层层加注保湿力。小分子玻尿酸从肌底开始充盈嘭弹,肌肤水润饱满;大分子玻尿酸作用在肌肤表面,长效保湿,修护干纹。
· 90%超纯法国三肽:激活胶原蛋白新生,回赋细腻紧致高清肌
· 积雪草甘:修护肌肤屏障,舒缓敏感,强韧肌底
· 传明酸:抗氧化,焕亮肤色,令眼周更加莹亮,拜拜熬夜熊猫眼
独有3步抗氧化包装:
专为保鲜成分而设计的9层隔离容器,并通过三步帮助隔绝空气的设计,帮助有效隔绝光、氧及有害物质,帮助视黄醇的功效得以最大化保存。
视黄醇眼霜使用方法及注意事项:
夜间使用 推荐夜间使用在全脸细纹,干纹,皱纹,表情纹(八字纹,抬头纹)
为建立皮肤耐受性,建议:
第1周每隔一天使用,取米粒大小,涂抹于皱纹部位,避开眼周肌肤;
第2周每天使用,取米粒大小,涂抹于皱纹部位,避开眼周肌肤;
第3-4周每天使用取米粒大小,涂抹于全脸.。
日间使用 需配合防晒产品,本产品不可与磨砂或去角质产品一同使用。

中国人跑到美国开假发店,赚了3个亿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销售与市场”(ID:cnmarket),作者:本社全媒体中心,36氪经授权发布。

营销数字化系列案例之1

信仰“技术必将改变世界”并大胆付诸行动,是硅谷一项可贵的传统。曾经,硅谷讲过一个笑话,中国互联网的通用商业模式是C2C(copy to china)。没想到转眼间中国人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创新已经跑在了最前面,甚至出现了KFC(Kaobei From China)。

硅谷更没想到的是,有个中国人跑到美国开了一家假发店——BUW Beauty Supply Inc,用营销数字化的打法,仅两年时间就把线下门店发展到30家,2020年实现销售额3亿元人民币。

这家公司是怎么做到的?

发现蓝海

2018年7月,BUW Beauty Supply Inc创始人白全森带领团队在美国休斯敦开了首家假发门店,开启了假发出海的征途。在从事美国的新零售前,他曾是一名连续创业者,经历过国内电商、跨境电商、第三方国际物流、美国海外仓等多个创业项目的洗礼,2016年在广州成立了汇沣电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发制品行业是一个朝阳行业,预计2025年,发制品国内市场和国外出口市场规模将突破百亿美元。在全球的美容及个护市场里,美国市场规模居全球之首,高达897亿美元。

扎根于移动互联网领先的广州,汇沣电商很快把目光聚焦在商机无限的美国市场:

首先,美国干线物流极其发达,效率高、成本低,但是门到门的快递服务,受制于派送成本高昂,电商开展极其缓慢,因此类似沃尔玛的线下连锁店是美国的主要零售形态。

其次,美国的互联网普及早、普及率高,头部企业占领互联网时代的制高点,但是美国的中小型企业,因为高昂的人工成本,互联网应用水平较低。

最后,中国的外贸从业者做美国市场,可以充分利用生产成本优势,不断寻找新的流量洼地,在各个渠道大打价格战。

基于对美国市场的分析,汇沣电商确定了公司定位——DTC(Direct To Consumer)品牌,即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模式。这为其后期的营销数字化奠定了基础。

不得不说,这个选择非常机智。消费者对DTC品牌相对宽容,他们对传统零售商的态度则相对苛刻一点。毕竟,当你是一个规模较小的独立品牌时,你的消费者通常会对你寄予厚望。

而直接与消费者建立良好的关系,意味着 DTC 品牌拥有大量关于消费者的行为数据,他们所交付的每一个产品都是一次与消费者互动的机会。每一个产品背后,都代表着消费者和公司的交集。

基调确定了,汇沣电商就可以将数字化逻辑贯穿运营始终。第一步是在美国市场打造完整的聊天式SCRM(社交化客户管理系统)。

聊天式SCRM

美国的人工成本极其昂贵,以往的客户关系主要通过Message、E-mail、phone call等方式来维系。汇沣电商显然不能这么干,那就与传统零售商没什么区别了。

公司调研发现,全美用户社交媒体软件在线时间平均超过3.5个小时。这是个非常恐怖的数据,意味着扣除上班和日常生活起居的时间,用户社交媒体在线时间占了日常时间的50%。因此,它建立了具有互动基因的聊天式SCRM。SCRM 的最大特点在于Social,其社交的特性(沟通与传播)。以有温度、有情感、个性化的客服回复系统,深入与客户沟通,加深用户与品牌之间的情感联系,以达到让用户复购的目标。实际上,这也是DTC的初衷。

这种客户管理系统更切合美国的国情。

在中国市场买个东西,如果有现金返评或者客服对你软磨硬泡一下,这个东西如果没有差到完全不能用的地步,我们都会随手给上一个好评。因为中国国情是慷他人之慨,但也仅限于在商业平台给个好评了,如果是要我们在个人社交圈进行晒单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但在美国不一样,美国人思想比较简单,乐于分享,乐于表现。据汇沣电商统计调查以及实践,美国用户在购买或使用到自己心仪产品的时候,会进行自发式分享,而这种分享是基于良好的产品力本身。

对于这种分享,汇沣电商会加以引导,并发布在社交平台的主页,如Facebook、Instagram等。如此这般,越来越多真实的素人用户开始为公司站台,越来越多的互动与用户分享,由量变引起质变,便形成了强大的KOC 矩阵,源源不断地推动公司的动销能力。

在拥有强大KOC 矩阵的同时,汇沣电商也会发掘具有创作能力的素人,通过运营和传播将其打造成KOL,以提升品牌调性。源源不断的KOC+具有创作能力的KOL构成了完整的品牌矩阵。

可以说,汇沣电商的数字化,是以用户为中心,多途径、全方位的KOL+KOC运营和高度的线上线下一体化。这一点,从广告投放策略上也能体现出来。

“丑陋的数字化”

在Accenture和Facebook最新联合发布的《Facebook消费者行为白皮书》中提到,用户在看到个护类用品时,第一时间希望看到的是关于该产品的细节、用途及使用效果等信息。可见,能够立马产生购买欲望的营销得益于最直接的效果广告。

汇沣电商为此制定了合乎美国群众特性的广告方针,以产品细节、特性和真实的用户体验为中心的效果类广告。对此,白全森戏称公司的数字化是“丑陋的数字化”。

因为本质上是一个独立的网站,公司不需要购买平台流量,而主要购买Facebook系统里的广告。它的特点是给消费者把广告明确地标出来了,消费者是有意识地去看广告,这里有一个推荐体系和触发机制,只有用户符合产品使用标签,Facebook才会给他推送广告,所以广告投放特别精准可控。

公司也有专门的买流量的团队,评判流量质量好不好。他们基本上不关心粉丝增长,粉丝只是一个指标,公司更多的是追求各种模型的数据是什么?这一个图片分享带来多少流量?

在整个数字化体系中,最核心的主体是数据分析师,每天需要从大量数据里挖掘有价值的信息。比如说负责广告投放的数据分析师,重点做ROI分析,通过算CPM(千次展现付费)、CTR(点击率)等几个关键指标,从而计算广告影响力。

品牌矩阵和传播做好了,公司数字化的落地策略就是给线下门店匹配实时动态库存系统,这个涉及到数字化的关键模块——一物一码。

实时动态库存

过去,品牌商和消费者是“失联”的,大部分品牌商只能与渠道商建立关系。产品虽然有条码,但所有产品的码都是一样的,是SKU结构码。产品卖出去了,流向了哪里,什么时候消费,品牌商并不知道。所以,汇沣电商做了一件事——通过一物一码对商品进行赋码改造,使得每件产品都拥有一个与消费者扫码互动的入口,重新定义了品牌与用户的连接。

除此之外,公司还用RFID(无线射频识别)对进销存管理进行了优化,以帮助门店人员实时盘货、收银,做库存管理。因为每个产品都有唯一的码,比如一个店里有3000个产品,那这3000个产品都是唯一的,进销存很容易体现出来。尽管每个门店因为这些技术投入会额外增加30万多元成本,但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第一,防损。在线下体验店天花板上隐藏有天线,通过天线抓取到的数据,会与公司总部的服务器进行实时交互。如果消费者没有买单就带走产品,是出不了门的,因为门禁和总部的中控是连起来的,甚至车都出不去,然后也会有警报响起。

第二,提高工作效率。客户拿一堆产品往收银台一放,一下子就买完单了,因为它读取的速度很快,公司盘点也很快。这等于降低了门店店员在这种琐事上的时间消耗,极大地提高了门店服务。

营销数字化虽然是一个必选题,但不是每个企业都能答好。面对数字化转型需求的猝然而至,许多从业者会感到措手不及。从汇沣电商的实践可以看到,企业必须先从顶层对营销体系进行整体的设计,形成一套适合本企业的营销数字化战略体系以及与之配套的系统。

随着5G时代的到来,数字化生存必将融入到企业经营的血液中。正如白全森说的那样:“营销数字化不是一个工具,而是新零售或者新营销的灵魂,营销需要天马行空去尝试,数字化帮我们不断纠正和树立边界,让营销变得更加清晰可行。”

中国人跑到美国开假发店,赚了3个亿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销售与市场”(ID:cnmarket),作者:本社全媒体中心,36氪经授权发布。

营销数字化系列案例之1

信仰“技术必将改变世界”并大胆付诸行动,是硅谷一项可贵的传统。曾经,硅谷讲过一个笑话,中国互联网的通用商业模式是C2C(copy to china)。没想到转眼间中国人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创新已经跑在了最前面,甚至出现了KFC(Kaobei From China)。

硅谷更没想到的是,有个中国人跑到美国开了一家假发店——BUW Beauty Supply Inc,用营销数字化的打法,仅两年时间就把线下门店发展到30家,2020年实现销售额3亿元人民币。

这家公司是怎么做到的?

发现蓝海

2018年7月,BUW Beauty Supply Inc创始人白全森带领团队在美国休斯敦开了首家假发门店,开启了假发出海的征途。在从事美国的新零售前,他曾是一名连续创业者,经历过国内电商、跨境电商、第三方国际物流、美国海外仓等多个创业项目的洗礼,2016年在广州成立了汇沣电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发制品行业是一个朝阳行业,预计2025年,发制品国内市场和国外出口市场规模将突破百亿美元。在全球的美容及个护市场里,美国市场规模居全球之首,高达897亿美元。

扎根于移动互联网领先的广州,汇沣电商很快把目光聚焦在商机无限的美国市场:

首先,美国干线物流极其发达,效率高、成本低,但是门到门的快递服务,受制于派送成本高昂,电商开展极其缓慢,因此类似沃尔玛的线下连锁店是美国的主要零售形态。

其次,美国的互联网普及早、普及率高,头部企业占领互联网时代的制高点,但是美国的中小型企业,因为高昂的人工成本,互联网应用水平较低。

最后,中国的外贸从业者做美国市场,可以充分利用生产成本优势,不断寻找新的流量洼地,在各个渠道大打价格战。

基于对美国市场的分析,汇沣电商确定了公司定位——DTC(Direct To Consumer)品牌,即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模式。这为其后期的营销数字化奠定了基础。

不得不说,这个选择非常机智。消费者对DTC品牌相对宽容,他们对传统零售商的态度则相对苛刻一点。毕竟,当你是一个规模较小的独立品牌时,你的消费者通常会对你寄予厚望。

而直接与消费者建立良好的关系,意味着 DTC 品牌拥有大量关于消费者的行为数据,他们所交付的每一个产品都是一次与消费者互动的机会。每一个产品背后,都代表着消费者和公司的交集。

基调确定了,汇沣电商就可以将数字化逻辑贯穿运营始终。第一步是在美国市场打造完整的聊天式SCRM(社交化客户管理系统)。

聊天式SCRM

美国的人工成本极其昂贵,以往的客户关系主要通过Message、E-mail、phone call等方式来维系。汇沣电商显然不能这么干,那就与传统零售商没什么区别了。

公司调研发现,全美用户社交媒体软件在线时间平均超过3.5个小时。这是个非常恐怖的数据,意味着扣除上班和日常生活起居的时间,用户社交媒体在线时间占了日常时间的50%。因此,它建立了具有互动基因的聊天式SCRM。SCRM 的最大特点在于Social,其社交的特性(沟通与传播)。以有温度、有情感、个性化的客服回复系统,深入与客户沟通,加深用户与品牌之间的情感联系,以达到让用户复购的目标。实际上,这也是DTC的初衷。

这种客户管理系统更切合美国的国情。

在中国市场买个东西,如果有现金返评或者客服对你软磨硬泡一下,这个东西如果没有差到完全不能用的地步,我们都会随手给上一个好评。因为中国国情是慷他人之慨,但也仅限于在商业平台给个好评了,如果是要我们在个人社交圈进行晒单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但在美国不一样,美国人思想比较简单,乐于分享,乐于表现。据汇沣电商统计调查以及实践,美国用户在购买或使用到自己心仪产品的时候,会进行自发式分享,而这种分享是基于良好的产品力本身。

对于这种分享,汇沣电商会加以引导,并发布在社交平台的主页,如Facebook、Instagram等。如此这般,越来越多真实的素人用户开始为公司站台,越来越多的互动与用户分享,由量变引起质变,便形成了强大的KOC 矩阵,源源不断地推动公司的动销能力。

在拥有强大KOC 矩阵的同时,汇沣电商也会发掘具有创作能力的素人,通过运营和传播将其打造成KOL,以提升品牌调性。源源不断的KOC+具有创作能力的KOL构成了完整的品牌矩阵。

可以说,汇沣电商的数字化,是以用户为中心,多途径、全方位的KOL+KOC运营和高度的线上线下一体化。这一点,从广告投放策略上也能体现出来。

“丑陋的数字化”

在Accenture和Facebook最新联合发布的《Facebook消费者行为白皮书》中提到,用户在看到个护类用品时,第一时间希望看到的是关于该产品的细节、用途及使用效果等信息。可见,能够立马产生购买欲望的营销得益于最直接的效果广告。

汇沣电商为此制定了合乎美国群众特性的广告方针,以产品细节、特性和真实的用户体验为中心的效果类广告。对此,白全森戏称公司的数字化是“丑陋的数字化”。

因为本质上是一个独立的网站,公司不需要购买平台流量,而主要购买Facebook系统里的广告。它的特点是给消费者把广告明确地标出来了,消费者是有意识地去看广告,这里有一个推荐体系和触发机制,只有用户符合产品使用标签,Facebook才会给他推送广告,所以广告投放特别精准可控。

公司也有专门的买流量的团队,评判流量质量好不好。他们基本上不关心粉丝增长,粉丝只是一个指标,公司更多的是追求各种模型的数据是什么?这一个图片分享带来多少流量?

在整个数字化体系中,最核心的主体是数据分析师,每天需要从大量数据里挖掘有价值的信息。比如说负责广告投放的数据分析师,重点做ROI分析,通过算CPM(千次展现付费)、CTR(点击率)等几个关键指标,从而计算广告影响力。

品牌矩阵和传播做好了,公司数字化的落地策略就是给线下门店匹配实时动态库存系统,这个涉及到数字化的关键模块——一物一码。

实时动态库存

过去,品牌商和消费者是“失联”的,大部分品牌商只能与渠道商建立关系。产品虽然有条码,但所有产品的码都是一样的,是SKU结构码。产品卖出去了,流向了哪里,什么时候消费,品牌商并不知道。所以,汇沣电商做了一件事——通过一物一码对商品进行赋码改造,使得每件产品都拥有一个与消费者扫码互动的入口,重新定义了品牌与用户的连接。

除此之外,公司还用RFID(无线射频识别)对进销存管理进行了优化,以帮助门店人员实时盘货、收银,做库存管理。因为每个产品都有唯一的码,比如一个店里有3000个产品,那这3000个产品都是唯一的,进销存很容易体现出来。尽管每个门店因为这些技术投入会额外增加30万多元成本,但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第一,防损。在线下体验店天花板上隐藏有天线,通过天线抓取到的数据,会与公司总部的服务器进行实时交互。如果消费者没有买单就带走产品,是出不了门的,因为门禁和总部的中控是连起来的,甚至车都出不去,然后也会有警报响起。

第二,提高工作效率。客户拿一堆产品往收银台一放,一下子就买完单了,因为它读取的速度很快,公司盘点也很快。这等于降低了门店店员在这种琐事上的时间消耗,极大地提高了门店服务。

营销数字化虽然是一个必选题,但不是每个企业都能答好。面对数字化转型需求的猝然而至,许多从业者会感到措手不及。从汇沣电商的实践可以看到,企业必须先从顶层对营销体系进行整体的设计,形成一套适合本企业的营销数字化战略体系以及与之配套的系统。

随着5G时代的到来,数字化生存必将融入到企业经营的血液中。正如白全森说的那样:“营销数字化不是一个工具,而是新零售或者新营销的灵魂,营销需要天马行空去尝试,数字化帮我们不断纠正和树立边界,让营销变得更加清晰可行。”

《Beauty小姐》第三季回归 种草Z时代美妆理念|Beauty小姐

美妆种草类综艺《Beauty小姐》第三季举行下午茶见面会美妆种草类综艺《Beauty小姐》第三季举行下午茶见面会

近日,由腾讯视频与国海制作倾力打造的国内首档美妆种草类综艺《Beauty小姐》第三季举行了一场下午茶见面会。新一季节目的Beauty团成员吴昕、费启鸣、蘑菇街主播Demi郑梦雪、闫妍、飞行嘉宾蒋梦婕、腾讯视频节目制片人郑美、国海制作创始人王强、蘑菇街资深副总裁范懿铭、《传媒内参》主编温静等悉数亮相,并就节目制作、选题背景、用户感观等角度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据了解,《Beauty小姐》前两季凭借良好的口碑得到了观众的广泛认可。新一季的节目将延续以往节目的高品质制作和精彩内容呈现,更加聚焦观众痛点,以更科学的评测与种草向观众传达健康、安全、潮流、科学的生活方式,引导观众科学变美、理性变美。接下来,就去看看在这场下午茶见面会上嘉宾们都说了什么?

美妆种草类综艺《Beauty小姐》第三季举行下午茶见面会美妆种草类综艺《Beauty小姐》第三季举行下午茶见面会

《Beauty小姐》整装再出发,新一季MC团成员全新亮相

作为《Beauty小姐》第三季的Beauty团成员,吴昕、费启鸣、Demi、闫妍四人将陪伴观众们开启这段精彩的美妆之旅。对于参加新一季的节目,四位成员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理解与感受。在下午茶见面会上,主MC吴昕直言自己是“晚成型”美妆博主。她表示:“我30岁之后才开始注意到护肤这件事,属于异军突起型。因为有一种时间的压迫感,然后就突然间开始研究美妆、护肤!”对于参加《Beauty小姐》,吴昕表示,她对养生、护肤、美妆非常感兴趣,也很喜欢给别人种草,总结了很多产品使用经验和方法,想在节目上分享给大家。相信,在圈内外有着“时尚、美妆种草达人”美称的吴昕,将会在节目中种草更多极致好物,分享更多护肤美妆的专业知识。

Beauty团成员费启鸣则表示,与之前参加的美妆节目相比,《Beauty小姐》是更加理论性的节目。再一次参加美妆综艺的费启鸣,还发出了灵魂感叹:“这个节目挺烧自己钱的!”当直男再度遇到了美妆,今年的《Beauty小姐》或许能够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作为节目唯一的男嘉宾,对“精致男生”一词也有着自己的见解。他认为,“精致男生”是指用某一类方式精致地生活、热爱着生活的男生,也希望大家对精致护肤、化妆的男生以尊重的心态去看待。

此外,Beauty团另外一位成员、蘑菇街资深美妆时尚主播Demi将从自己多年蘑菇街美妆、时尚直播中积累的经验出发,为观众进行科学种草、分享美妆秘籍。作为节目常驻权威专家闫妍博士也将一如既往地为观众进行科学、专业的检测、解析。有“晚成”却“尝尽百草”的美妆达人、新新直男代表、资深的美妆主播,以及权威的科研专家助阵,相信这场美妆之旅一定会更加精彩纷呈。

美妆种草类综艺《Beauty小姐》第三季举行下午茶见面会美妆种草类综艺《Beauty小姐》第三季举行下午茶见面会

神秘明星嘉宾现场趣味分享,各行业嘉宾代表集体打Call

在下午茶现场,还邀请来参与录制新一季《Beauty小姐》的飞行嘉宾代表,有着“人间水蜜桃”之称的蒋梦婕。作为《Beauty小姐》的终极粉丝,蒋梦婕给了节目“美丽、新颖、健康”的高度评价。她直言,在节目里学到了很多科学护肤、美容、美妆知识,并希望以自己的亲身实践给观众科学种草、分享护肤心得。在娱乐圈,蒋梦婕的好皮肤可谓是羡煞旁人,而她却说自己“很直男”,对护肤没有过多研究!到底是天生好肤质,还是后天护肤有道呢?或许,在节目里观众真的能够揭秘蒋梦婕肤如凝脂的小秘密了。

随后的下午茶圆桌会上,节目制作方、赞助方、平台方以及媒体圈人士也从各自的角度出发,对《Beauty小姐》进行了全方位评价。《传媒内参》主编温静认为,《Beauty小姐》向大众传达了“健康美与大众美”,对观众具有较大启发意义。节目本身实现了三个“一”:即是一档成功的沉浸式体验节目,一次具有创新意义的“她综艺”,一次具有商业价值的产业性综艺形态。它集合了明星演艺经纪、视频平台、直播平台、直播带货等多种商业形态,综合来说,这档节目能获得市场认可,是非常具有启发性意义的。

节目制片人郑美坦言,始终坚持做《Beauty小姐》是基于平台用户对节目的高度肯定,并且本季节目在测评等环节做了全新升级,希望能给用户带来更科学的指导。对于国海制作而言,《Beauty小姐》更是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国海制作创始人王强谈及制作节目的初衷时表示,爱美是每一个人的基本诉求,《Beauty小姐》能够让观众通过节目科学有效地变美。并且在前两季节目提交的成绩单与用户反馈中,也明确地传达了这一点。

国海制作创始人王强认为,《Beauty小姐》帮助解决用户痛点,有利于用户建立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是一档真正解决用户刚需,健康、潮流、安全的美妆节目。一方面,艺人们通过亲身使用经历将好物推荐给广大观众,让观众可以快速精确地搜罗更多好物。另一方面,有权威机构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的科学检测,能够带观众走进这个健康、潮流、安全的美妆节目中。所以,这档节目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而谈及与三季《Beauty小姐》的深度合作时,蘑菇街资深副总裁范懿铭表示,最重要原因是《Beauty小姐》的观众与蘑菇街平台消费者 “科学种草”等理念高度契合。同时,与腾讯视频、国海制作的深度合作以及《Beauty小姐》的高品质呈现更加符合蘑菇街合作标准。从全新MC团成员到飞行嘉宾,从行业人士到节目制作团队都对节目给予了高度评价,相信新一季的《Beauty小姐》一定会更加精彩。

下午茶见面会的最后,在现场所有嘉宾的共同见证下,《Beauty小姐》第三季正式启动。根据节目组透露,新一季节目将于11月份与广大观众见面。想要了解精彩的美妆痛点解析,科学评测种草,敬请关注《Beauty小姐》第三季!

澳洲最大的线上美妆零售商,为何难取悦中国消费者?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题图

上周五,澳洲最大的线上美妆零售商Adore Beauty(ASX: ABY),已于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IPO发行价格为6.75澳元/股(4.80美元/股),融资2.695亿澳元(1.92亿美元),市值6.353亿澳元(4.52亿美元)。截至发稿,Adore Beauty已跌至约5.83澳元/股(4.15美元/股)。

2000年4月,Adore Beauty由墨尔本21岁的学生Kate Morris和她的搭档James Height在车库里成立。如今,平台上汇聚了来自230多家知名品牌的11,000多件商品,共1850多万用户,其中59多万活跃用户。 

疫情之后,Adore Beauty的销售额激增,2020财年销售额首次突破1亿澳元,达到1.21亿澳元(8390万美元),比2019年增长65.5%。

创始人Morris认为公司主要有两大优势:第一,入驻的品牌和SKU丰富;第二,内容与商业的打通,网站内有种草的博主文章,以及化妆教程等,有助于消费者选择。

图片来源:Adore Beauty官网

Adore Beauty的官网首页,和很多网购电商一样,banner、商品分类、推荐商品等一目了然。再往下专门有个区域,是200+商品品牌的简述,包含品牌理念、成立背景、主打产品等。继续往下,则是一些达人种草的文章,内容涵盖护肤理念、测评体验、场景分享等,图、文、视频、延伸阅读应有尽有。

简单来说,这更像是聚美优品+天猫+小红书的聚合体,理想状态下,各美妆品牌有Adore Beauty大平台的官方背书,用户在网站内被安利种草完之后,紧接着完成购买动作。另外,用户可通过在网站输入自己的电子邮箱,定期获取打折与上新通知,获得小样和赠品等,在对邮箱有着高使用频率的西方市场,这是一个利于复购的动作。

图片来源:麦肯锡

再来看用户基础,根据麦肯锡披露的数据,2016年,澳洲的线上零售市场渗透率仅为4.0%,也就是说,有可能澳洲的线上零售市场,还处在一个比较初级的玩法阶段。Adore Beauty作为较早一批入局者,又有着相对的壁垒,在澳洲能够保持赢家姿态是有一定道理的。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Adore Beauty曾入驻天猫,却在2017年关闭店铺。为什么这一套模式没有在中国跑通?

回顾一下当时在中国开店的三步战略:

第一,和大平台合作,于是他们进驻了天猫。

第二,认为独家品牌很重要,于是天猫店出现了很多对中国消费者来说相对小众的牌子,如Lanolips, asap, Skinstitut和ELEVEN等。

第三,找熟悉中国市场的合作方,找了MarketEngine广告公司合作,负责对接天猫。

然而6个月之后,2017年1月,Adore Beauty就在天猫关店了,Morris当时对外媒Which-50的解释说:“我们感觉整个的市场环境,战略上和Adore Beauty不是很匹配。”又补充说道:“或者不是很适合我们合作的‘luxury brands’。”

图片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智研咨询集团《2017-2022年中国美妆护肤市场监测及前景预测报告》,中国美妆电商渗透率从2011年的5.20%持续上升,2016年已经达到20.60%,说明消费者对于线上美妆的认知和购买在飞速增加,所以不是因为美妆电商的渗透率在中国不高的问题。

追溯一下历史,2011年左右正是淘宝开始飞速增长的时候,甚至可以说,中国消费者对线上美妆的认知,是早先被淘宝所教育的,在优质的基础上追求价格优惠,已经深入消费者心智。根据国内某社交网站上用户在2017年的比价,Adore Beauty甚至与丝芙兰相比,价格优势都不明显,因此在价格这一比拼上首先败下阵来。

Adore Beauty的内容种草和卖货打通的模式,其实在用天猫来卖产品的过程中,已经被消解掉了,博主无法在天猫站内完成安利动作,因此战略一没有达成。天猫更像是一个货架,要求进驻的商家调整自己本来的面貌,剔除不符合货架规格的部分,然后装进天猫的标准里,这个时候选品和SKU的丰富度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果是国内消费者不熟悉的品牌,也没有其他的平台和打法来配合产品的种草和安利,湮没在天猫大几千亿的SKU中也不足为奇,因此战略二也没有达成。至此,战略三的作用可能还没有发挥出来,就匆匆偃旗息鼓了。

Adore Beauty也表示,会在上市之后进一步扩张海外市场。那如果Adore Beauty选择现在进驻中国市场,保持自己平台的原有模式,会不会有机会呢?

我们来看该公司的下一步打算:计划将于2021年推出自己的APP和自营品牌产品,以及“忠诚度计划“,以增强和用户的互动。APP是私域玩法,这个词在国内早已被用烂;自营模式京东等早已跑通;“忠诚度计划”,官方没有明确具体是哪种模式,如果是社群和会员制,这两个模式在国内早已不新鲜,如果是受海外欢迎的订阅式电商,结合如今大热的盲盒概念,打包舶来品的基因,也许会杀出一条血路来。

根据2019年凯度消费者指数与淘美妆商友会联合发布的《中国美妆消费者购买习惯与需求洞察白皮书》,消费者在选择平台时,主要考虑以下几个因素:一,专业可靠;二,方便实用;三,内容丰富;四,拥有潮流的信息和多样的形式。上述几种要素,兼具一种或某种,在国内都可以找到战绩赫赫的玩家。Adore Beauty转战到厮杀激烈的国内,如果没有硬核的打法,战绩不一定好看。

智研咨询集团还指出,中国女性主流美容消费区间在每月100-500元之间,美容消费1000元以上的占13.5% ,说明国内女性有一定的美妆消费能力。因此,海外玩家进驻国内受阻,可能还真不是‘luxury brands’的问题。

范冰冰“退出”化妆品行业?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眼”(ID:qingyanwh),作者:葱白,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有读者向青眼询问称,“范冰冰已经从FAN BEAUTY品牌所属公司退股了,这是否意味着FAN BEAUTY品牌不属于她了?”对此,青眼调查了解到,爆料者所说的“FAN BEAUTY品牌所属公司”是指纵横星购(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纵横星购),范冰冰旗下公司已于今年6月完全退出对该公司的投资。

根据范冰冰工作室此前发布的声明,北京纵横星购现为FAN BEAUTY品牌相关产品的授权合作伙伴之一。这意味着什么?

范冰冰退股纵横星购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北京纵横星购目前的唯一股东为星购(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星购科技),后者的实际控制人是持股65.23%的刘仕儒。而范冰冰先后曾通过持股的无锡爱美神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爱美神)以及控股98%的北京美丽宫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美丽宫,范冰冰为企业法人),参股过北京纵横星购。

▍截自企查查

根据北京纵横星购的多次变更信息显示,2016年6月1日,该公司通过经营范围变更,新增“化妆品”一栏,正式从事与化妆品相关的经营;2018年11月13日,爱美神新增为纵横星购的投资方,持股为25%。当时,范冰冰和前男友李晨均为爱美神的股东,且李晨任该公司企业法人。

▍截自企查查

近2个月后,2019年1月15日,范冰冰和李晨双双退出爱美神股东行列;同年3月11日,爱美神也正式从北京纵横星购退股;与此同时,由范冰冰持股98%的北京美丽宫新增为纵横星购的投资人,企查查显示,北京美丽宫曾持有北京纵横星购49%的股份。而今年6月28日,北京美丽宫从北京纵横星购退出。目前北京纵横星购由天津星购科技100%持股。

▍截自企查查

截至目前,从股权关联上来看,范冰冰已不再持有北京纵横星购任何股份。

由控股转为授权

众所周知,FAN BEAUTY自诞生以来,一直对外宣称为范冰冰的自创美妆品牌;并且,FAN BEAUTY的官网版权和品牌官方微博的认证,均为北京纵横星购;范冰冰也的确曾通过旗下控股公司投资了北京纵横星购。不仅如此,“FAN BEAUTY 品牌为范冰冰亲研”等相关推广宣传也充斥着网络。

因此,在公众的认知里,FAN BEAUTY是由范冰冰投资的北京纵横星购所运营的美妆品牌,是名副其实的明星自创品牌。由此也获得粉丝和消费者的买账,产生销售行为。此外,通过创立FAN BEAUTY,“自强不息”“励志”等关键词也成为范冰冰的新人设,可谓是赚足了眼球。

然而,随着范冰冰旗下的北京美丽宫退股离开北京纵横星购,也由此产生了消费者对于其创业诚意的质疑。

虽然,在FAN BEAUTY官网和官微上,还有大量范冰冰的宣传图片。从表面来看,范冰冰的退出对FAN BEAUTY的经营并没有产生重大的影响。但是,也有消费者表示,“自己买FAN BEAUTY的产品完全是因为该品牌为‘范冰冰亲自打造’,如果范冰冰不再持股FAN BEAUTY,即便是还有代言,也是另一回事了。”

▍截自FAN BEAUTY官方微博和官网

因此,今年7月“范冰冰不再是FAN BEAUTY品牌最终受益人”的言论就开始网上流出,7月25日,范冰冰工作室也立即在微博上进行了辟谣并发布声明称,“范冰冰为FAN BEAUTY品牌的创始人,从未将该品牌转让至任何主体”,同时该声明还表示,“北京纵横星购系‘FAN BEAUTY’品牌相关产品的授权合作伙伴之一。”

▍截自范冰冰工作室官方微博

根据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目前,“FAN BEAUTY”“FAN BEAUTY SECRET”两个商标的第3类商标所有权均为无锡美涛佳艺影视文化工作室,注册时间分别为2017年11月7日和2019年11月21日,而无锡美涛佳艺影视文化工作室则为范冰冰100%持股企业。值得一提的是,FAN BEAUTY目前所有产品备案的委托生产企业均为北京纵横星购。

▍截自中国商标网

对此,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表示,如果FAN BEAUTY商标归属范冰冰旗下工作室所有,那么,她就有权将商标授权给其他方使用,并且从理论上可以同时授权给多个企业同时使用。“除非双方在授权时,签订了唯一授权的协议。”

此外,邓刚还介绍,通常企业获得品牌授权后,原则上由产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对产品品质和运营进行负责,品牌商标持有方不负责。“但也不排除,在签订授权合同时,规定商标的持有者或者品牌代言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况。”他补充道。

也就是说,一般意义上讲,范冰冰虽然仍是“FAN BEAUTY”品牌商标的持有者,但是FAN BEAUTY品牌的生产、经营等已与范冰冰没有直接关联。

“事实上,这种商标授权的形式也很常见,典型如南极人、迪斯尼等。”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范冰冰虽然已退出了北京纵横星购,但也存在着为FAN BEAUTY品牌代言人,或者通过视频、图片广告等方式合作的可能性。 

中国明星推化妆品“雷声大雨点小”

回顾范冰冰的化妆品创业之路,可谓是一路高调。

自2018年“偷逃税事件”后,范冰冰销声匿迹了大半年。2019年时,范冰冰再次进入工作视线时,就是以FAN BEAUTY品牌创始人的身份。去年,范冰冰还多次高调出现在化妆品行业的会议和活动中,展现了其用心打造美妆品牌的决心。

然而,就当行业都以为,范冰冰要开始正儿八经做美妆生意时,范冰冰又悄然“退出”了,不禁令人唏嘘。

毋庸置疑,将一个美妆品牌运营好,需要在研发、生产、营销端等花费较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且投出与产出还不一定会形成正比。纵观当下化妆品品牌中的佼佼者,没有哪个是一蹴而就的,这显然也与明星效应短期就带来的巨额收益会形成很大的落差。

事实上,不仅是范冰冰,在多个明星自创的美妆品牌中,除了张庭旗下微商品牌TST保持着不错的声量和市场销售外,其他品牌多是昙花一现。譬如,刘嘉玲的冻龄面膜、张馨予的“MISSZHANG”、黄晓明和Angelababy创立的ah、郭德纲的波碧水bobi water、李静的静佳Jplus等。

因此,范冰冰这次的经营调整也并不为奇。

此外,随着今年七夕范冰冰正式代言娇兰,显然,范冰冰的事业重心也已不在自创美妆品牌的打造上。

因此,范冰冰选择将“FAN BEAUTY”商标进行授权,一方面可以通过更轻松的方式获得收益;同时,也让品牌获得了更多的可能性。不过,根据青眼此前的报道,FAN BEAUTY目前面临着代工企业违规的风险和整顿市场假货的挑战(详情见《代言法国娇兰,范冰冰今天又“复出”了》)。该品牌未来的命运会如何,就要看被授权企业的能耐了。

范冰冰“退出”化妆品行业?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眼”(ID:qingyanwh),作者:葱白,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有读者向青眼询问称,“范冰冰已经从FAN BEAUTY品牌所属公司退股了,这是否意味着FAN BEAUTY品牌不属于她了?”对此,青眼调查了解到,爆料者所说的“FAN BEAUTY品牌所属公司”是指纵横星购(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纵横星购),范冰冰旗下公司已于今年6月完全退出对该公司的投资。

根据范冰冰工作室此前发布的声明,北京纵横星购现为FAN BEAUTY品牌相关产品的授权合作伙伴之一。这意味着什么?

范冰冰退股纵横星购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北京纵横星购目前的唯一股东为星购(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星购科技),后者的实际控制人是持股65.23%的刘仕儒。而范冰冰先后曾通过持股的无锡爱美神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爱美神)以及控股98%的北京美丽宫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美丽宫,范冰冰为企业法人),参股过北京纵横星购。

▍截自企查查

根据北京纵横星购的多次变更信息显示,2016年6月1日,该公司通过经营范围变更,新增“化妆品”一栏,正式从事与化妆品相关的经营;2018年11月13日,爱美神新增为纵横星购的投资方,持股为25%。当时,范冰冰和前男友李晨均为爱美神的股东,且李晨任该公司企业法人。

▍截自企查查

近2个月后,2019年1月15日,范冰冰和李晨双双退出爱美神股东行列;同年3月11日,爱美神也正式从北京纵横星购退股;与此同时,由范冰冰持股98%的北京美丽宫新增为纵横星购的投资人,企查查显示,北京美丽宫曾持有北京纵横星购49%的股份。而今年6月28日,北京美丽宫从北京纵横星购退出。目前北京纵横星购由天津星购科技100%持股。

▍截自企查查

截至目前,从股权关联上来看,范冰冰已不再持有北京纵横星购任何股份。

由控股转为授权

众所周知,FAN BEAUTY自诞生以来,一直对外宣称为范冰冰的自创美妆品牌;并且,FAN BEAUTY的官网版权和品牌官方微博的认证,均为北京纵横星购;范冰冰也的确曾通过旗下控股公司投资了北京纵横星购。不仅如此,“FAN BEAUTY 品牌为范冰冰亲研”等相关推广宣传也充斥着网络。

因此,在公众的认知里,FAN BEAUTY是由范冰冰投资的北京纵横星购所运营的美妆品牌,是名副其实的明星自创品牌。由此也获得粉丝和消费者的买账,产生销售行为。此外,通过创立FAN BEAUTY,“自强不息”“励志”等关键词也成为范冰冰的新人设,可谓是赚足了眼球。

然而,随着范冰冰旗下的北京美丽宫退股离开北京纵横星购,也由此产生了消费者对于其创业诚意的质疑。

虽然,在FAN BEAUTY官网和官微上,还有大量范冰冰的宣传图片。从表面来看,范冰冰的退出对FAN BEAUTY的经营并没有产生重大的影响。但是,也有消费者表示,“自己买FAN BEAUTY的产品完全是因为该品牌为‘范冰冰亲自打造’,如果范冰冰不再持股FAN BEAUTY,即便是还有代言,也是另一回事了。”

▍截自FAN BEAUTY官方微博和官网

因此,今年7月“范冰冰不再是FAN BEAUTY品牌最终受益人”的言论就开始网上流出,7月25日,范冰冰工作室也立即在微博上进行了辟谣并发布声明称,“范冰冰为FAN BEAUTY品牌的创始人,从未将该品牌转让至任何主体”,同时该声明还表示,“北京纵横星购系‘FAN BEAUTY’品牌相关产品的授权合作伙伴之一。”

▍截自范冰冰工作室官方微博

根据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目前,“FAN BEAUTY”“FAN BEAUTY SECRET”两个商标的第3类商标所有权均为无锡美涛佳艺影视文化工作室,注册时间分别为2017年11月7日和2019年11月21日,而无锡美涛佳艺影视文化工作室则为范冰冰100%持股企业。值得一提的是,FAN BEAUTY目前所有产品备案的委托生产企业均为北京纵横星购。

▍截自中国商标网

对此,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表示,如果FAN BEAUTY商标归属范冰冰旗下工作室所有,那么,她就有权将商标授权给其他方使用,并且从理论上可以同时授权给多个企业同时使用。“除非双方在授权时,签订了唯一授权的协议。”

此外,邓刚还介绍,通常企业获得品牌授权后,原则上由产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对产品品质和运营进行负责,品牌商标持有方不负责。“但也不排除,在签订授权合同时,规定商标的持有者或者品牌代言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况。”他补充道。

也就是说,一般意义上讲,范冰冰虽然仍是“FAN BEAUTY”品牌商标的持有者,但是FAN BEAUTY品牌的生产、经营等已与范冰冰没有直接关联。

“事实上,这种商标授权的形式也很常见,典型如南极人、迪斯尼等。”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范冰冰虽然已退出了北京纵横星购,但也存在着为FAN BEAUTY品牌代言人,或者通过视频、图片广告等方式合作的可能性。 

中国明星推化妆品“雷声大雨点小”

回顾范冰冰的化妆品创业之路,可谓是一路高调。

自2018年“偷逃税事件”后,范冰冰销声匿迹了大半年。2019年时,范冰冰再次进入工作视线时,就是以FAN BEAUTY品牌创始人的身份。去年,范冰冰还多次高调出现在化妆品行业的会议和活动中,展现了其用心打造美妆品牌的决心。

然而,就当行业都以为,范冰冰要开始正儿八经做美妆生意时,范冰冰又悄然“退出”了,不禁令人唏嘘。

毋庸置疑,将一个美妆品牌运营好,需要在研发、生产、营销端等花费较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且投出与产出还不一定会形成正比。纵观当下化妆品品牌中的佼佼者,没有哪个是一蹴而就的,这显然也与明星效应短期就带来的巨额收益会形成很大的落差。

事实上,不仅是范冰冰,在多个明星自创的美妆品牌中,除了张庭旗下微商品牌TST保持着不错的声量和市场销售外,其他品牌多是昙花一现。譬如,刘嘉玲的冻龄面膜、张馨予的“MISSZHANG”、黄晓明和Angelababy创立的ah、郭德纲的波碧水bobi water、李静的静佳Jplus等。

因此,范冰冰这次的经营调整也并不为奇。

此外,随着今年七夕范冰冰正式代言娇兰,显然,范冰冰的事业重心也已不在自创美妆品牌的打造上。

因此,范冰冰选择将“FAN BEAUTY”商标进行授权,一方面可以通过更轻松的方式获得收益;同时,也让品牌获得了更多的可能性。不过,根据青眼此前的报道,FAN BEAUTY目前面临着代工企业违规的风险和整顿市场假货的挑战(详情见《代言法国娇兰,范冰冰今天又“复出”了》)。该品牌未来的命运会如何,就要看被授权企业的能耐了。

范冰冰“退出”化妆品行业?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眼”(ID:qingyanwh),作者:葱白,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有读者向青眼询问称,“范冰冰已经从FAN BEAUTY品牌所属公司退股了,这是否意味着FAN BEAUTY品牌不属于她了?”对此,青眼调查了解到,爆料者所说的“FAN BEAUTY品牌所属公司”是指纵横星购(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纵横星购),范冰冰旗下公司已于今年6月完全退出对该公司的投资。

根据范冰冰工作室此前发布的声明,北京纵横星购现为FAN BEAUTY品牌相关产品的授权合作伙伴之一。这意味着什么?

范冰冰退股纵横星购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北京纵横星购目前的唯一股东为星购(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星购科技),后者的实际控制人是持股65.23%的刘仕儒。而范冰冰先后曾通过持股的无锡爱美神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爱美神)以及控股98%的北京美丽宫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美丽宫,范冰冰为企业法人),参股过北京纵横星购。

▍截自企查查

根据北京纵横星购的多次变更信息显示,2016年6月1日,该公司通过经营范围变更,新增“化妆品”一栏,正式从事与化妆品相关的经营;2018年11月13日,爱美神新增为纵横星购的投资方,持股为25%。当时,范冰冰和前男友李晨均为爱美神的股东,且李晨任该公司企业法人。

▍截自企查查

近2个月后,2019年1月15日,范冰冰和李晨双双退出爱美神股东行列;同年3月11日,爱美神也正式从北京纵横星购退股;与此同时,由范冰冰持股98%的北京美丽宫新增为纵横星购的投资人,企查查显示,北京美丽宫曾持有北京纵横星购49%的股份。而今年6月28日,北京美丽宫从北京纵横星购退出。目前北京纵横星购由天津星购科技100%持股。

▍截自企查查

截至目前,从股权关联上来看,范冰冰已不再持有北京纵横星购任何股份。

由控股转为授权

众所周知,FAN BEAUTY自诞生以来,一直对外宣称为范冰冰的自创美妆品牌;并且,FAN BEAUTY的官网版权和品牌官方微博的认证,均为北京纵横星购;范冰冰也的确曾通过旗下控股公司投资了北京纵横星购。不仅如此,“FAN BEAUTY 品牌为范冰冰亲研”等相关推广宣传也充斥着网络。

因此,在公众的认知里,FAN BEAUTY是由范冰冰投资的北京纵横星购所运营的美妆品牌,是名副其实的明星自创品牌。由此也获得粉丝和消费者的买账,产生销售行为。此外,通过创立FAN BEAUTY,“自强不息”“励志”等关键词也成为范冰冰的新人设,可谓是赚足了眼球。

然而,随着范冰冰旗下的北京美丽宫退股离开北京纵横星购,也由此产生了消费者对于其创业诚意的质疑。

虽然,在FAN BEAUTY官网和官微上,还有大量范冰冰的宣传图片。从表面来看,范冰冰的退出对FAN BEAUTY的经营并没有产生重大的影响。但是,也有消费者表示,“自己买FAN BEAUTY的产品完全是因为该品牌为‘范冰冰亲自打造’,如果范冰冰不再持股FAN BEAUTY,即便是还有代言,也是另一回事了。”

▍截自FAN BEAUTY官方微博和官网

因此,今年7月“范冰冰不再是FAN BEAUTY品牌最终受益人”的言论就开始网上流出,7月25日,范冰冰工作室也立即在微博上进行了辟谣并发布声明称,“范冰冰为FAN BEAUTY品牌的创始人,从未将该品牌转让至任何主体”,同时该声明还表示,“北京纵横星购系‘FAN BEAUTY’品牌相关产品的授权合作伙伴之一。”

▍截自范冰冰工作室官方微博

根据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目前,“FAN BEAUTY”“FAN BEAUTY SECRET”两个商标的第3类商标所有权均为无锡美涛佳艺影视文化工作室,注册时间分别为2017年11月7日和2019年11月21日,而无锡美涛佳艺影视文化工作室则为范冰冰100%持股企业。值得一提的是,FAN BEAUTY目前所有产品备案的委托生产企业均为北京纵横星购。

▍截自中国商标网

对此,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表示,如果FAN BEAUTY商标归属范冰冰旗下工作室所有,那么,她就有权将商标授权给其他方使用,并且从理论上可以同时授权给多个企业同时使用。“除非双方在授权时,签订了唯一授权的协议。”

此外,邓刚还介绍,通常企业获得品牌授权后,原则上由产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对产品品质和运营进行负责,品牌商标持有方不负责。“但也不排除,在签订授权合同时,规定商标的持有者或者品牌代言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况。”他补充道。

也就是说,一般意义上讲,范冰冰虽然仍是“FAN BEAUTY”品牌商标的持有者,但是FAN BEAUTY品牌的生产、经营等已与范冰冰没有直接关联。

“事实上,这种商标授权的形式也很常见,典型如南极人、迪斯尼等。”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范冰冰虽然已退出了北京纵横星购,但也存在着为FAN BEAUTY品牌代言人,或者通过视频、图片广告等方式合作的可能性。 

中国明星推化妆品“雷声大雨点小”

回顾范冰冰的化妆品创业之路,可谓是一路高调。

自2018年“偷逃税事件”后,范冰冰销声匿迹了大半年。2019年时,范冰冰再次进入工作视线时,就是以FAN BEAUTY品牌创始人的身份。去年,范冰冰还多次高调出现在化妆品行业的会议和活动中,展现了其用心打造美妆品牌的决心。

然而,就当行业都以为,范冰冰要开始正儿八经做美妆生意时,范冰冰又悄然“退出”了,不禁令人唏嘘。

毋庸置疑,将一个美妆品牌运营好,需要在研发、生产、营销端等花费较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且投出与产出还不一定会形成正比。纵观当下化妆品品牌中的佼佼者,没有哪个是一蹴而就的,这显然也与明星效应短期就带来的巨额收益会形成很大的落差。

事实上,不仅是范冰冰,在多个明星自创的美妆品牌中,除了张庭旗下微商品牌TST保持着不错的声量和市场销售外,其他品牌多是昙花一现。譬如,刘嘉玲的冻龄面膜、张馨予的“MISSZHANG”、黄晓明和Angelababy创立的ah、郭德纲的波碧水bobi water、李静的静佳Jplus等。

因此,范冰冰这次的经营调整也并不为奇。

此外,随着今年七夕范冰冰正式代言娇兰,显然,范冰冰的事业重心也已不在自创美妆品牌的打造上。

因此,范冰冰选择将“FAN BEAUTY”商标进行授权,一方面可以通过更轻松的方式获得收益;同时,也让品牌获得了更多的可能性。不过,根据青眼此前的报道,FAN BEAUTY目前面临着代工企业违规的风险和整顿市场假货的挑战(详情见《代言法国娇兰,范冰冰今天又“复出”了》)。该品牌未来的命运会如何,就要看被授权企业的能耐了。

范冰冰“退出”化妆品行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眼(ID:qingyanwh),作者:葱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近日,有读者向青眼询问称,“范冰冰已经从FAN BEAUTY品牌所属公司退股了,这是否意味着FAN BEAUTY品牌不属于她了?”对此,青眼调查了解到,爆料者所说的“FAN BEAUTY品牌所属公司”是指纵横星购(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纵横星购),范冰冰旗下公司已于今年6月完全退出对该公司的投资。

根据范冰冰工作室此前发布的声明,北京纵横星购现为FAN BEAUTY品牌相关产品的授权合作伙伴之一。这意味着什么?

范冰冰退股纵横星购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北京纵横星购目前的唯一股东为星购(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星购科技),后者的实际控制人是持股65.23%的刘仕儒。而范冰冰先后曾通过持股的无锡爱美神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爱美神)以及控股98%的北京美丽宫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美丽宫,范冰冰为企业法人),参股过北京纵横星购。

截自企查查

根据北京纵横星购的多次变更信息显示,2016年6月1日,该公司通过经营范围变更,新增“化妆品”一栏,正式从事与化妆品相关的经营;2018年11月13日,爱美神新增为纵横星购的投资方,持股为25%。当时,范冰冰和前男友李晨均为爱美神的股东,且李晨任该公司企业法人。

截自企查查

近2个月后,2019年1月15日,范冰冰和李晨双双退出爱美神股东行列;同年3月11日,爱美神也正式从北京纵横星购退股;与此同时,由范冰冰持股98%的北京美丽宫新增为纵横星购的投资人,企查查显示,北京美丽宫曾持有北京纵横星购49%的股份。而今年6月28日,北京美丽宫从北京纵横星购退出。目前北京纵横星购由天津星购科技100%持股。

截自企查查

截至目前,从股权关联上来看,范冰冰已不再持有北京纵横星购任何股份。

由控股转为授权

众所周知,FAN BEAUTY自诞生以来,一直对外宣称为范冰冰的自创美妆品牌;并且,FAN BEAUTY的官网版权和品牌官方微博的认证,均为北京纵横星购;范冰冰也的确曾通过旗下控股公司投资了北京纵横星购。不仅如此,“FAN BEAUTY 品牌为范冰冰亲研”等相关推广宣传也充斥着网络。

因此,在公众的认知里,FAN BEAUTY是由范冰冰投资的北京纵横星购所运营的美妆品牌,是名副其实的明星自创品牌。由此也获得粉丝和消费者的买账,产生销售行为。此外,通过创立FAN BEAUTY,“自强不息”“励志”等关键词也成为范冰冰的新人设,可谓是赚足了眼球。

然而,随着范冰冰旗下的北京美丽宫退股离开北京纵横星购,也由此产生了消费者对于其创业诚意的质疑。

虽然,在FAN BEAUTY官网和官微上,还有大量范冰冰的宣传图片。从表面来看,范冰冰的退出对FAN BEAUTY的经营并没有产生重大的影响。但是,也有消费者表示,“自己买FAN BEAUTY的产品完全是因为该品牌为‘范冰冰亲自打造’,如果范冰冰不再持股FAN BEAUTY,即便是还有代言,也是另一回事了。”

截自FAN BEAUTY官方微博和官网

因此,今年7月“范冰冰不再是FAN BEAUTY品牌最终受益人”的言论就开始网上流出,7月25日,范冰冰工作室也立即在微博上进行了辟谣并发布声明称,“范冰冰为FAN BEAUTY品牌的创始人,从未将该品牌转让至任何主体”,同时该声明还表示,“北京纵横星购系‘FAN BEAUTY’品牌相关产品的授权合作伙伴之一。”

截自范冰冰工作室官方微博

根据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目前,“FAN BEAUTY”“FAN BEAUTY SECRET”两个商标的第3类商标所有权均为无锡美涛佳艺影视文化工作室,注册时间分别为2017年11月7日和2019年11月21日,而无锡美涛佳艺影视文化工作室则为范冰冰100%持股企业。值得一提的是,FAN BEAUTY目前所有产品备案的委托生产企业均为北京纵横星购。

截自中国商标网

对此,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表示,如果FAN BEAUTY商标归属范冰冰旗下工作室所有,那么,她就有权将商标授权给其他方使用,并且从理论上可以同时授权给多个企业同时使用。“除非双方在授权时,签订了唯一授权的协议。”

此外,邓刚还介绍,通常企业获得品牌授权后,原则上由产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对产品品质和运营进行负责,品牌商标持有方不负责。“但也不排除,在签订授权合同时,规定商标的持有者或者品牌代言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况。”他补充道。

也就是说,一般意义上讲,范冰冰虽然仍是“FAN BEAUTY”品牌商标的持有者,但是FAN BEAUTY品牌的生产、经营等已与范冰冰没有直接关联。

“事实上,这种商标授权的形式也很常见,典型如南极人、迪斯尼等。”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范冰冰虽然已退出了北京纵横星购,但也存在着为FAN BEAUTY品牌代言人,或者通过视频、图片广告等方式合作的可能性。 

中国明星推化妆品“雷声大雨点小”

回顾范冰冰的化妆品创业之路,可谓是一路高调。

自2018年“偷逃税事件”后,范冰冰销声匿迹了大半年。2019年时,范冰冰再次进入工作视线时,就是以FAN BEAUTY品牌创始人的身份。去年,范冰冰还多次高调出现在化妆品行业的会议和活动中,展现了其用心打造美妆品牌的决心。

然而,就当行业都以为,范冰冰要开始正儿八经做美妆生意时,范冰冰又悄然“退出”了,不禁令人唏嘘。

毋庸置疑,将一个美妆品牌运营好,需要在研发、生产、营销端等花费较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且投出与产出还不一定会形成正比。纵观当下化妆品品牌中的佼佼者,没有哪个是一蹴而就的,这显然也与明星效应短期就带来的巨额收益会形成很大的落差。

事实上,不仅是范冰冰,在多个明星自创的美妆品牌中,除了张庭旗下微商品牌TST保持着不错的声量和市场销售外,其他品牌多是昙花一现。譬如,刘嘉玲的冻龄面膜、张馨予的“MISSZHANG”、黄晓明和Angelababy创立的ah、郭德纲的波碧水bobi water、李静的静佳Jplus等。

因此,范冰冰这次的经营调整也并不为奇。

此外,随着今年七夕范冰冰正式代言娇兰,显然,范冰冰的事业重心也已不在自创美妆品牌的打造上。

因此,范冰冰选择将“FAN BEAUTY”商标进行授权,一方面可以通过更轻松的方式获得收益;同时,也让品牌获得了更多的可能性。不过,根据青眼此前的报道,FAN BEAUTY目前面临着代工企业违规的风险和整顿市场假货的挑战(详情见《代言法国娇兰,范冰冰今天又“复出”了》。该品牌未来的命运会如何,就要看被授权企业的能耐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眼(ID:qingyanwh),作者:葱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