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用爱发电,撑起了微博bot生态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流量公园”(ID:llpark001),作者:高文静,36氪经授权发布。

微博上拥有58万粉丝的老照片bot,运营者名为布布,日常就是在微博上发一发老照片。

去年的12月28日,他便发了一张拍摄于1939年伦敦,一名士兵在返回部队的火车上,拿着槲寄生和他的女友亲吻的老照片。

此外,布布也接受投稿。有一天,投稿人在旧货市场收到一台老式照相机,里边还有一家人全家福照片的胶卷,投稿人希望通过老照片bot能找到这台相机原来的主人,并且把照片冲洗出来寄给他们。

即是对时代印记的一种保留,也会平添一些额外意义。

类似的bot账号,在微博内容生态占据着一定阵地。他们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收消息,发内容,不需要原创内容,很少掺杂自己的个人观点,但是依旧收获了一大批真实的粉丝。

自2018年起,微博上掀起一股bot号的热潮。现在搜索微博用户,一共有近25万人名字中有bot的后缀,粉丝量比较大的头部账号糗事bot、冷知识bot、全是吃bot等已经有几百万粉丝,其中天秀bot有1172万粉丝,大部分账号也有几万到几十万粉丝。

bot其实是机器人robot的简写,微博名为“某某bot”就是以“某某”为主题,开设的一个定期更新主题内容的机器人账号(当然,机器人是人扮的)。

最早的Bot账号起源于推特,网友们写下简单的脚本,运营出简单沙雕但是有趣的账号。

微博bot和推特bot不同的是,微博bot账号大部分都是由真人运营的,他们只是模拟机器人发博,通过设定固定的标签,自己挖掘内容或者粉丝投稿,定期更新。

bot圈的生态现状

布布和孟尧结识于同人圈,两人成为了好朋友。2018年,孟尧开设了千禧bot,收获了很多粉丝的喜爱,千禧bot也成了微博bot中最有名的账号之一。

出于对历史的兴趣,布布对老照片有一种特别的情怀,看到孟尧的bot号做的效果不错,布布随后也开设了老照片bot,专门收录老照片。本来只是做着玩玩,但是没想到渐渐的收获了一群同样热爱老照片的粉丝。

比起明星名人,博主布布说,自己希望能通过老照片bot看到更多平凡人的故事。相机记录下来曾经的一幕幕的真实瞬间,给她带来很多回忆和感动。

千禧bot是一个专门收录90年代末和00年代初回忆的账号,千禧年的物品,零食,故事,总能让我们想起过去那段充满希望和美好的时光。

冷知识bot致力于挖掘不为人知的冷知识,比如,啤酒的“啤”字是青岛人创造的,为什么奥特曼胸前为什么会有一个彩色计时器?如何区分皮卡丘的性别?

梗百科bot顾名思义就是科普你不明白的梗,做一个128G网速冲浪的微博选手。

还有意难平bot、黑历史打脸bot、有钱人发言bot、法国文学bot、打折bot……

历史爱好者、饭圈交流地、沙雕表情包、经典名场面,一个细微的角度,特殊的情绪,某一个群体,都能被开发成一个bot。

种类繁多,数量庞大的微博bot群体,能满足用户们不同的选择,有些人看起来平平无奇,其实微博上偷偷关注了十几个沙雕bot号。

这种奇思妙想的bot给人们带来了一种新奇的体验。与个人博主不同的是,由于bot账号的机器人属性,他们的内容简洁直观,具备鲜明的标签特色,像机器人一样客观的发布和标题相关的内容,几乎不发表自己的观点,为用户免去其他的干扰信息,充分的满足用户某一方面的兴趣需求。

做一个bot号真的那么容易吗?

选定一个主题,只需要接收网友的投稿就可以发博,做一个bot号几乎没有门槛。但是bot主题的选择不仅需要考虑是否能吸引粉丝,也要考虑内容获取的难易程度。

梗百科bot的运营者王浩是一名大二的学生,最开始是被冷知识bot有趣的内容,干净的界面吸引,想到自己经常在上网冲浪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不懂的梗,于是在高三毕业的暑假里,突发奇想,做了一个专门解释梗的bot账号,来给自己和大家科普梗。

王浩运营这个账号已经坚持两年之久。他经常和粉丝在评论区互动玩梗,粉丝也亲切的叫他梗宝,王浩之所以没选择做一个单纯的机器人,就是因为和粉丝的互动也是他的乐趣之一,玩起梗来浩浩游刃有余,粉丝也乐于看到机器人博主亲切接地气的另一面。

但是,最近粉丝经常调侃他“没梗了”,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网络造梗速度跟不上梗百科的更新速度。粉丝投稿不多,更新内容太少,王浩也努力自己去找一些新内容,但是大部分梗都已经发过了。谈及以后的发展,王浩也从来没想过放弃,只是说,要先努力找新梗。

智慧言行bot 是学磊创建的微博号,从2018年创号到现在,发布微博3600多条,平均每天大约要发布7条左右,粉丝量已经达到163万多。虽然叫“智慧言行”但是bot上发的是一些“不智慧”的,沙雕的搞笑类型的内容。

学磊说,bot号虽然有粉丝投稿,但是对于一个搞笑号来说,某一个粉丝觉得好笑的内容并不一定符合大众审美,也很难符合账号定位,大部分时间,学磊还是需要花很多时间,自己去各种网站找一些搞笑的图文视频内容发布在微博上。

bot内容的垂直性导致有些题材的账号能发布的内容有限,一方面,运营一个bot号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找新内容,另一方面也面临着难以变现的问题。

老照片bot的运营者布布说,自己运营这个账号没有考虑赚钱,也很少有适合她的推广,一些卖假鞋假包的推广她从来不会接。除了平台每天会给十多块的奖励,仅仅是偶尔会有一些转发抽奖的推广,现在家里已经堆了好多本转发抽奖送的书。

智慧言行bot的学磊同时在运营三个账号,两个大号基本可以稳定变现,但是bot号却需要用大量的时间去找素材。

花费时间最多的bot号却是最难变现的一个账号,智慧言行bot号也很少接到推广。问及原因,学磊觉得,一方面是相较于美妆、美食、娱乐等题材,搞笑类型内容不够垂直,难接推广,一方面是账号还不够大。

学磊觉得,如果账号过于垂直,也很难接推广,比如一些外国文学分享的bot号,很难有符合定位的产品推广。同类型的账号中,也只有天秀bot等少部分头部账号能稳定的获得收益。

相对于个人号,学磊和圈子里的大v都很熟。他们在运营时,会互相转发,增加曝光量。即便如此,学磊的bot号也不算一个成熟的能获得盈利的账号,只能靠另外两个大号养活。

一些个人兼职的运营者更少会有这种渠道,仅靠小众的内容输出,粉丝量不大,账号曝光量少,想要变现更不容易。

想起当年刚刚创号的时候,看书bot的运营者小七只能在微博互粉超话里给自己手动涨粉,经过努力才换来了几万的粉丝量。直到后来开始做抽奖送书活动的时候,才迎来了涨粉的高峰期。

现在看书bot的粉丝量已经有80多万,也很少做推广,小七说,没什么合适的,一般只有书的推广她才会接。

很多人看来,bot号在商业性上还存在很大的局限性,想要做纯粹的bot,就难以接到合适的推广,而真正能赚到钱的,本质上还是营销号。

所以,采访到的个人bot号博主都表示,运营的bot号是只是出于兴趣,能挣到钱固然好,挣不到钱也没关系。

小七说她说,忙完这阵后,要好好运营自己的微博。并且,她准备将来在微博上连载自己写的小说。

小七还想着没准有一天,等自己把bot号做的更好,粉丝不仅能在账号上看自己的小说,还能有更多其它的小说作者把自己的作品更新在自己的bot号上。

布布也已经习惯了每天收到各种粉丝发来的老照片,并发布到微博上,运营账号两年时间,布布说,如果没什么意外,还会一直坚持下去,它是一份爱好,并且给他带来了很多难忘的回忆,即便不能挣钱,“爱好也是可以持续很长时间的。”

学磊说,即便自己的bot号不挣钱,因为内容是自己感兴趣的,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他们用爱发电,撑起了微博bot生态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流量公园”(ID:llpark001),作者:高文静,36氪经授权发布。

微博上拥有58万粉丝的老照片bot,运营者名为布布,日常就是在微博上发一发老照片。

去年的12月28日,他便发了一张拍摄于1939年伦敦,一名士兵在返回部队的火车上,拿着槲寄生和他的女友亲吻的老照片。

此外,布布也接受投稿。有一天,投稿人在旧货市场收到一台老式照相机,里边还有一家人全家福照片的胶卷,投稿人希望通过老照片bot能找到这台相机原来的主人,并且把照片冲洗出来寄给他们。

即是对时代印记的一种保留,也会平添一些额外意义。

类似的bot账号,在微博内容生态占据着一定阵地。他们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收消息,发内容,不需要原创内容,很少掺杂自己的个人观点,但是依旧收获了一大批真实的粉丝。

自2018年起,微博上掀起一股bot号的热潮。现在搜索微博用户,一共有近25万人名字中有bot的后缀,粉丝量比较大的头部账号糗事bot、冷知识bot、全是吃bot等已经有几百万粉丝,其中天秀bot有1172万粉丝,大部分账号也有几万到几十万粉丝。

bot其实是机器人robot的简写,微博名为“某某bot”就是以“某某”为主题,开设的一个定期更新主题内容的机器人账号(当然,机器人是人扮的)。

最早的Bot账号起源于推特,网友们写下简单的脚本,运营出简单沙雕但是有趣的账号。

微博bot和推特bot不同的是,微博bot账号大部分都是由真人运营的,他们只是模拟机器人发博,通过设定固定的标签,自己挖掘内容或者粉丝投稿,定期更新。

bot圈的生态现状

布布和孟尧结识于同人圈,两人成为了好朋友。2018年,孟尧开设了千禧bot,收获了很多粉丝的喜爱,千禧bot也成了微博bot中最有名的账号之一。

出于对历史的兴趣,布布对老照片有一种特别的情怀,看到孟尧的bot号做的效果不错,布布随后也开设了老照片bot,专门收录老照片。本来只是做着玩玩,但是没想到渐渐的收获了一群同样热爱老照片的粉丝。

比起明星名人,博主布布说,自己希望能通过老照片bot看到更多平凡人的故事。相机记录下来曾经的一幕幕的真实瞬间,给她带来很多回忆和感动。

千禧bot是一个专门收录90年代末和00年代初回忆的账号,千禧年的物品,零食,故事,总能让我们想起过去那段充满希望和美好的时光。

冷知识bot致力于挖掘不为人知的冷知识,比如,啤酒的“啤”字是青岛人创造的,为什么奥特曼胸前为什么会有一个彩色计时器?如何区分皮卡丘的性别?

梗百科bot顾名思义就是科普你不明白的梗,做一个128G网速冲浪的微博选手。

还有意难平bot、黑历史打脸bot、有钱人发言bot、法国文学bot、打折bot……

历史爱好者、饭圈交流地、沙雕表情包、经典名场面,一个细微的角度,特殊的情绪,某一个群体,都能被开发成一个bot。

种类繁多,数量庞大的微博bot群体,能满足用户们不同的选择,有些人看起来平平无奇,其实微博上偷偷关注了十几个沙雕bot号。

这种奇思妙想的bot给人们带来了一种新奇的体验。与个人博主不同的是,由于bot账号的机器人属性,他们的内容简洁直观,具备鲜明的标签特色,像机器人一样客观的发布和标题相关的内容,几乎不发表自己的观点,为用户免去其他的干扰信息,充分的满足用户某一方面的兴趣需求。

做一个bot号真的那么容易吗?

选定一个主题,只需要接收网友的投稿就可以发博,做一个bot号几乎没有门槛。但是bot主题的选择不仅需要考虑是否能吸引粉丝,也要考虑内容获取的难易程度。

梗百科bot的运营者王浩是一名大二的学生,最开始是被冷知识bot有趣的内容,干净的界面吸引,想到自己经常在上网冲浪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不懂的梗,于是在高三毕业的暑假里,突发奇想,做了一个专门解释梗的bot账号,来给自己和大家科普梗。

王浩运营这个账号已经坚持两年之久。他经常和粉丝在评论区互动玩梗,粉丝也亲切的叫他梗宝,王浩之所以没选择做一个单纯的机器人,就是因为和粉丝的互动也是他的乐趣之一,玩起梗来浩浩游刃有余,粉丝也乐于看到机器人博主亲切接地气的另一面。

但是,最近粉丝经常调侃他“没梗了”,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网络造梗速度跟不上梗百科的更新速度。粉丝投稿不多,更新内容太少,王浩也努力自己去找一些新内容,但是大部分梗都已经发过了。谈及以后的发展,王浩也从来没想过放弃,只是说,要先努力找新梗。

智慧言行bot 是学磊创建的微博号,从2018年创号到现在,发布微博3600多条,平均每天大约要发布7条左右,粉丝量已经达到163万多。虽然叫“智慧言行”但是bot上发的是一些“不智慧”的,沙雕的搞笑类型的内容。

学磊说,bot号虽然有粉丝投稿,但是对于一个搞笑号来说,某一个粉丝觉得好笑的内容并不一定符合大众审美,也很难符合账号定位,大部分时间,学磊还是需要花很多时间,自己去各种网站找一些搞笑的图文视频内容发布在微博上。

bot内容的垂直性导致有些题材的账号能发布的内容有限,一方面,运营一个bot号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找新内容,另一方面也面临着难以变现的问题。

老照片bot的运营者布布说,自己运营这个账号没有考虑赚钱,也很少有适合她的推广,一些卖假鞋假包的推广她从来不会接。除了平台每天会给十多块的奖励,仅仅是偶尔会有一些转发抽奖的推广,现在家里已经堆了好多本转发抽奖送的书。

智慧言行bot的学磊同时在运营三个账号,两个大号基本可以稳定变现,但是bot号却需要用大量的时间去找素材。

花费时间最多的bot号却是最难变现的一个账号,智慧言行bot号也很少接到推广。问及原因,学磊觉得,一方面是相较于美妆、美食、娱乐等题材,搞笑类型内容不够垂直,难接推广,一方面是账号还不够大。

学磊觉得,如果账号过于垂直,也很难接推广,比如一些外国文学分享的bot号,很难有符合定位的产品推广。同类型的账号中,也只有天秀bot等少部分头部账号能稳定的获得收益。

相对于个人号,学磊和圈子里的大v都很熟。他们在运营时,会互相转发,增加曝光量。即便如此,学磊的bot号也不算一个成熟的能获得盈利的账号,只能靠另外两个大号养活。

一些个人兼职的运营者更少会有这种渠道,仅靠小众的内容输出,粉丝量不大,账号曝光量少,想要变现更不容易。

想起当年刚刚创号的时候,看书bot的运营者小七只能在微博互粉超话里给自己手动涨粉,经过努力才换来了几万的粉丝量。直到后来开始做抽奖送书活动的时候,才迎来了涨粉的高峰期。

现在看书bot的粉丝量已经有80多万,也很少做推广,小七说,没什么合适的,一般只有书的推广她才会接。

很多人看来,bot号在商业性上还存在很大的局限性,想要做纯粹的bot,就难以接到合适的推广,而真正能赚到钱的,本质上还是营销号。

所以,采访到的个人bot号博主都表示,运营的bot号是只是出于兴趣,能挣到钱固然好,挣不到钱也没关系。

小七说她说,忙完这阵后,要好好运营自己的微博。并且,她准备将来在微博上连载自己写的小说。

小七还想着没准有一天,等自己把bot号做的更好,粉丝不仅能在账号上看自己的小说,还能有更多其它的小说作者把自己的作品更新在自己的bot号上。

布布也已经习惯了每天收到各种粉丝发来的老照片,并发布到微博上,运营账号两年时间,布布说,如果没什么意外,还会一直坚持下去,它是一份爱好,并且给他带来了很多难忘的回忆,即便不能挣钱,“爱好也是可以持续很长时间的。”

学磊说,即便自己的bot号不挣钱,因为内容是自己感兴趣的,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为阻止黄牛牟利!英国议员提议立法禁止高价转售行为

为了抵制黄牛和转手倒卖,一群英国国会议员呼吁立法禁止PS5和XSX|S主机的转售活动。六名苏格兰民族党成员在星期一发起了一项早期提案,呼吁禁止游戏主机和电脑配件以远高于建议零售价的价格进行转售。

游侠网1

该早期提案已由15名国会议员签署。议题呼吁英国政府将使用自动Bot规避零售排队,并用Bot进行转售商品活动的行为定义为非法行为。

国会议员提出实施类似于门票二次出售所引入的立法建议 要求经销商保持身份和座位细节方面的透明性。议案提出: 新发行的游戏主机和计算机组件应以不超过制造商建议零售价的价格提供给所有客户,并且不得通过使用自动Bot规避零售商的最大购买量限制,进行批量购买。

提案称禁止Bot的行为会扼杀无耻经销商(unscrupulous vendors)以牺牲真正游戏玩家和计算机用户为代价,而大量牟利的可能,并且可以震慑欺诈性网络犯罪活动。

游侠网2

PS5与XSX主机发售至今仍很抢手,在此前的报道中,一家黄牛公司曾称自己在两波订单中购入3500台PS5主机;并曾称自己锁定了1000台XSX主机,但因零售商技术故障原因而遭到取消。在近日,一名数据工程师统计了PS5在ebay的交易记录,根据其提供的数据,PS5在ebay至少成交3.2万台,通过高价转售获得的总利润达到1900万美元。

游侠网3

为阻止黄牛牟利!英国议员提议立法禁止高价转售行为

为了抵制黄牛和转手倒卖,一群英国国会议员呼吁立法禁止PS5和XSX|S主机的转售活动。六名苏格兰民族党成员在星期一发起了一项早期提案,呼吁禁止游戏主机和电脑配件以远高于建议零售价的价格进行转售。

游侠网1

该早期提案已由15名国会议员签署。议题呼吁英国政府将使用自动Bot规避零售排队,并用Bot进行转售商品活动的行为定义为非法行为。

国会议员提出实施类似于门票二次出售所引入的立法建议 要求经销商保持身份和座位细节方面的透明性。议案提出: 新发行的游戏主机和计算机组件应以不超过制造商建议零售价的价格提供给所有客户,并且不得通过使用自动Bot规避零售商的最大购买量限制,进行批量购买。

提案称禁止Bot的行为会扼杀无耻经销商(unscrupulous vendors)以牺牲真正游戏玩家和计算机用户为代价,而大量牟利的可能,并且可以震慑欺诈性网络犯罪活动。

游侠网2

PS5与XSX主机发售至今仍很抢手,在此前的报道中,一家黄牛公司曾称自己在两波订单中购入3500台PS5主机;并曾称自己锁定了1000台XSX主机,但因零售商技术故障原因而遭到取消。在近日,一名数据工程师统计了PS5在ebay的交易记录,根据其提供的数据,PS5在ebay至少成交3.2万台,通过高价转售获得的总利润达到1900万美元。

游侠网3

一键“脱衣”的AI,为什么屡禁不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作者:lin、miggy,原文标题:《一键“脱衣”的DeepNude重现!病毒式传播,裸照生成仅1.5美元,68万女性受害》,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你在社交网络po出了一张自拍照,坐等收赞。但你不知道的是,这张照片可能会被偷偷下载,并且变成一张你的“裸照”。

这张裸照或许将被私下分享,也很可能会在地球另一端的某个社交网络上出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超过68万多名女性的假裸照正在以这种方式产生并传播。

近期,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视觉安全智能公司Sensity发现了一个Telegram上的应用(文摘菌决定不透露这个机器人应用的名字,文章中用bot指称),这个bot可以通过deepfake程序,创建某个受害者的计算机生成的“裸照”,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只用一张照片,生成效果就相当逼真。

据Sensity报告显示,目前这个bot已经产生了68万多名女性的假裸照,大约有104,852张女性照片目前被公开发布在这款应用上,其中70%的照片来自社交媒体或私人渠道。这些受害者中有一小部分似乎是未成年人。研究人员说,其余的照片可能是私下分享的。

这款bot的使用者还在Telegram上成立了社区。目前这个社区已经有101,080名成员了,其中70%居住在俄罗斯或东欧。

DeepNude 2.0再现,只需要一张照片,就能生成逼真“裸照”

这款bot的运作方式相当简单,不像之前deepfake需要多张照片训练算法,只需要一张照片,就能获取到比较逼真的“裸照”。

Sensity在报告中详细介绍了bot一键生成裸照并分享的步骤

一键“脱衣”,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

其实早在去年,就有这样一款类似的AI偏门应用爆出,一键直接“脱掉”女性的衣服!

海外媒体Motherboard测试图片

显然,已经不能叫做擦边球的应用了。

这是一款名为DeepNude的应用,次标题被称为“AI X光”,只需要给它一张照片,即可借助神经网络技术,自动“脱掉”衣服。原理虽然理解门槛高,但是应用起来却毫不费力,因为对于使用者来说,无需任何技术知识,一键即可获取。

DeepNude比以前的deepfakes软件更容易使用,也更容易访问。对比deepfakes需要大量的技术专业知识、庞大的数据集以及昂贵的GPU,DeepNude是一款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比大多数视频游戏更容易安装,只需点击一下即可在30秒内产生裸体图片。

DeepNude的创建者阿尔贝托(Alberto)曾表示,该软件由开源算法pix2pix创建,训练数据仅为1万张女性裸图。这一算法与之前的人工智能换脸技术deepfake算法相似,也和无人车技术所使用的算法相似。

之前这款应用提供客户端版和网页版,你可以选择支付50美元付费使用,也可以选择使用免费版,区别是免费版获得的图片会出现较大水印。

可能由于太过受“欢迎”,也引起了舆论的极大争议,上线不到一周,这一应用已经宕机,DeepNude官方推特也表示已经将其下线。

没想到,在DeepNude下线后的同一个月,这款应用就在Telegram上就出现了。

Sensity首席执行官兼首席科学家乔治·帕特里尼(Giorgio Patrini)表示:“这款工具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只是人们在聊天或分享内容,它实际上嵌入了Telegram,这就让它的使用门槛更低了。”

与制作deepfake的算法不同,Telegram机器人不需要数千张图片就能工作。帕特里尼说:“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的个人隐私会受到攻击的原因,因为只有一张来自Facebook的个人资料照片就足以做到这一点。”

相比Deepnude,这款机器人进一步升级的一点是,它上传的照片多数是毫不知情的普通女性,而不只是名人。

正如帕特里尼说:“一旦你分享了自己的图片或视频,也许你意识不到这些内容谁可以看到,谁可以窃取,谁可以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下载,这实际上让所有人都承载着被侵害的可能。”

只针对女性,每张照片处理1.5美元,用户一年翻四倍

该工具允许人们在手机上上传照片,bot远程生成图片后发回给用户。这个机器人只对女性图像进行处理,它可以免费提供带有水印的图像,也可以提供没有水印的图像,收费约为1.5美元。用户也可以通过介绍他人使用这项服务来赚钱。

这款bot还在VK网站上发布了广告,据查看,在该网站上目前已经有了380页的搜索量。

这种病毒式的扩张方式,让这款bot的会员迅速增长。据Sensity的报告称,这款bot是在去年6月上线的,上线两个月用户几乎过万,到今年6月,已经有了4.5万用户。目前,使用该机器人的7个Telegram频道共吸引了103585名用户,其中人数最多的频道有45615人。

根据Sensity的说法,“报告中所述调查期间发现的所有敏感数据均已向Telegram、(俄罗斯社交媒体网站)VK和相关执法部门披露。“

帕特里尼指出,这种“色情机器人”显然是违反了Telegram的服务条款的,而发布相关广告的网站VK实际上也有规定,不允许在该平台上发布此类内容或链接,并封锁发布这些内容的社区。

这些社区或链接是如何在Telegram和vk上推广的还不得而知。Sensity称,“在本报告发表时,我们还没有收到来自Telegram或VK的任何回应。”

帕特里尼说:“这就是这种技术成为商品的现象。”“不需要技术技能,不需要专门的硬件,不需要特殊的基础设施,也不需要难以获得的特定服务。”

《如何输掉信息战》(How to Lose the Information War)一书的作者尼娜·扬科维茨(Nina Jankowicz)表示,这款应用对世界各地的女性都有巨大的影响,尤其是在社会较为保守的国家,比如俄罗斯。如果一张令人信服的假裸照被公开,受害者可能面临失去工作和生计的危险。有些人可能面临伴侣暴力。

“从本质上说,这些深度赝品要么是用来满足一些关于被出卖的情人或男朋友的病态幻想,要么只是一个完全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Jankowicz说。“或者它们被用作潜在的勒索材料。”

“这不仅是公众人物和名人的问题,很快它将成为每个人的问题。”帕特里尼说道。“现在它已经成为成千上万人的问题了。”

Sensity报告下载链接:https://sensity.ai/reports/

相关报道: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janelytvynenko/Telegram-deepfake-nude-women-images-bot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作者:lin、miggy

“千禧bot”诞生两年,诗人bot、日常奇思bot、灵魂呐喊bot…微博上的“机器人世界”你需要了解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 豆米,36氪经授权发布。

孟尧毕业一年多了,市场营销的工作并不清闲。工作休息时、下班回家路上、或者晚饭期间,她总会拿出手机,登录微博,从每天新收到的几十条私信投稿中,找出六七条符合要求的,编辑、发布。这些简单琐碎的事,是她另一重身份的工作——在微博上扮演“机器人”。

“千禧bot”是孟尧创建的微博账号,用来分享1990-2010的年代记忆。目前,该账号拥有近50万粉丝,是微博上最受欢迎的bot之一。

两年前的2018年9月,即将研究生毕业,正在找工作的孟尧有了很大危机感,“在2018年一切都开始下行的时候,自己却要进入社会了,特别恐慌。”

她想起千禧年,那是世纪之交,大家对一切都充满希望。年轻的朴树留着遮住眼帘的长发,对着麦克风欢快地唱着《New boy》 ,“我看见到处是阳光/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新世界来得象梦一样/让我暖洋洋……”

出于对那个年代的怀念,孟尧萌生了做“千禧bot”的想法。“本bot开放投稿,欢迎各位怀旧人士、土酷爱好者和认为2010年后的一切都糟透了的悲观人士来玩耍。”她po了说明并配上Windows98的图标。

“千禧bot”诞生了。

2018年下半年被公认为是bot井喷期,涵盖各个细分领域,涉及各类奇思妙想的bot账号陆续出现。如今,在微博搜索ID里含“bot”的账号,有接近28万条结果。

这些号称机器人的账号几乎包罗万象,有关于某个人群,某一领域,有某一种情绪或爱好,甚至只关于一个人、一件事。互不相识的人们聚集在“机器人”外壳下,在虚拟网络中共享真实的故事和情绪。

比如“社畜茶水间”(原名“社畜bot”)专注于分享职场故事和烦恼,做广大社畜的树洞;“意难平bot”主要发布文学作品或生活中令人难以释怀的故事;“偷听bot”则收集分享人们偶然听到的他人对话;“不要和陌生人说话bot”挖出了各种情节离奇的家暴判决书;“菜里的姜box”(原名“菜里的姜bot”)致力于和网友一起找出菜里cos成各种食材的姜。

图片:“偷听bot”内容截图

bot从小众到出圈,逐渐野蛮生长,关于微博“机器人”的规则也在讨论和争议中达成相对共识。而在日益撕裂的网络环境下,做个“机器人”似乎成了相对安全的选择。

从“机器人”到bot

bot的前身,公认源于Twitter上的机器人账号——账号由一段代码连接一个数据库而成,会自动发布信息,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2010年建立的伦敦大本钟账号(@Big Ben Clock),每到整点会自动发布不同数量的“BONG”来“敲钟”报时,持续至今。

图片:twitter上的大本钟账号截图

这类账号是“真正的机器人”。几年后,国内开始出现一批以“某某bot”命名的微博账号,“bot”取自机器人的英文“robot”,不同的是,这是由人工运营来模仿机器人的账号。

“社畜茶水间”运营者之一的茶茶对bot有过持续观察和研究。据她考证,国内最早的“bot”出现在2015年,是某日本艺人的应援账号。2017年下半年,出于运营者个人爱好或脑洞,一批bot开始在微博出现,根据特定主题收集投稿,按照统一格式发布,如诗人bot、日常奇思bot、恋爱bot以及灵魂呐喊bot等。

2018年下半年,bot出现了井喷。

这一年8月8日,正处于职业选择迷茫期的茶茶在微博搜索“社畜bot”,想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结果并没有搜到,她心血来潮,索性自己建起了这个bot。一个月后,孟尧创建了“千禧bot”,余幸也在10月“跟风”建了“老照片bot”。那一段时间,bot成为一股新风潮,并迅速收获了大量关注。

图片:“社畜茶水间”(原名“社畜bot”)内容截图

孟尧告诉全现在,她开通“千禧bot”几个小时后,就收到了大量投稿,粉丝当天破万,几天后超过10万。“社畜bot”的关注者也在24小时内过万,茶茶每天能收到近100条投稿。她因为新鲜感而整天都处于兴奋状态,从早到晚沉迷于刷私信,一天能发30条微博。精力不够,便邀了朋友一起运营,俩人的身份分别是“一号饮水机”和“二号咖啡机”。

bot很快成为微博上最受欢迎的内容来源之一,每个bot下都聚集起共享细分话题的用户,低门槛的内容创作和运营方式,吸引着网络公共空间中的活力。

创建一个bot账号几乎零门槛,但要不要做一个“机器人”的争论,伴随着每一个bot号的发展。

开始运营“社畜bot”不久,茶茶加入了由几十个bot运营者自发组建的群组。大家在群里讨论新出现的bot,以及博主们的各类操作。

发现有人在bot账号安利自己喜欢的明星,大家感到奇怪,觉得这与该bot主题一点不相关;有博主在bot上发自己的自拍照,大家质疑,这比起bot更像个人账号;有人给“男性母亲bot”投稿被拒收,拒收理由是博主觉得投稿角色并不属于男性母亲。“你不是bot吗,怎么有自己的评判标准?”群里有人问。

逐渐出圈后,更广泛的群体加入了讨论。激烈的时候,讨论演变为“讨伐”。茶茶记得,当时有人特地建了“说给bot”的账号,类似bot圈审查,也接受投稿并发布,账号内容含个人化言论、或选稿表露出个人喜好的bot,都被“说给bot”挂出,遭到批评和抵制。

一开始,茶茶偶尔也会在社畜bot发些自己生活中的东西,比如po一张周五爬山拍的风景照,配上“祝大家周末愉快”的文字。随着讨论和争议的放大,她开始反思,决定尽量做一个“机器人”,不再发布任何个人化的内容。同时,她坦承自己出于阅读体验考虑,会筛掉部分投稿,很难做到纯粹的机器人化,也为了避免争议,“社畜bot”更名为“社畜茶水间”。

当时,偶尔和粉丝下场互动的“灵魂呐喊bot”成了攻击对象之一。据《三声》报道,运营者曾表示,这让他一度想关闭运营了一年的bot,来自粉丝的鼓励让他坚持下去。但该微博最后一条投稿还是停在了2019年5月,最新的一条微博发布于今年2月凌晨两点多,“静静吧,真的,我也准备静静了”。目前,账号更名为“灵魂呐喊本喊”。

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bot就应该做纯粹的机器人,收集各类脑洞的“日常奇思bot”,就坚持自己的运营方式,除收发投稿之外,也会分享个人脑洞。粉丝似乎并不排斥这样的行为,反而觉得“皮下(即该微博运营者)蛮有人格魅力”。不过,最终博主也将ID改成了“日常奇思AI”。

图片:“日常奇思AI”(原“日常奇思bot”)内容截图

从受众侧来看,90后的茶茶对同龄人做过简单的问卷统计,结果显示,超半数人希望bot以去人格化的中立方式运营;而在另一部分人看来,当bot关注者越来越多时,运营者应该对关注者起到一些引导作用。

“塑料科技感”

“千禧bot”、“老照片bot”等从开始便坚定地做一个机器人,并坚持至今。

作为“千禧bot”运营者,孟尧除了转发抽奖,几乎不与粉丝沟通,也不做任何主观判断和情感表达。哪怕是在投稿私信沟通中,对于被采用稿件,她也只会回复“收到”;对于表述不清的投稿,她会要求清楚表述或更多资料,除此之外,不会有任何多余沟通。

图片:“千禧bot”在每周二进行“设备检修”的截图

孟尧会对每条投稿进行编号,发到第2000条,就重新从1开始编号,如此循环。发布内容直接引用投稿人原话原图,不加任何emoji表情。每晚投稿分享结束时,孟尧会发布一条通知,每次结束的理由都不同:“磁盘修复中”“即将进行病毒自测”“偏移点校准中”“正在检测显卡型号”等,这些都是孟尧口中的“塑料科技感”。

每周二,是“千禧bot”的“设备检修”日,停更休息。这个时间的选取,也很有怀旧味道——过去的很多电视台都会在周二下午停播,进行设备检修。

“诗人bot”被许多粉丝认为是最严格的“机器人”。博主跟粉丝没有过任何互动,投稿在每天的24个整点定时发布,页面干净,只有文字。为此,博主制定了颇为严格的投稿细则,规定每月1号为投稿日,其他时间的投稿不予接收。如果当月投稿提前发完了,会按规则抽取部分已发稿件“复读”。

图片:“诗人bot”微博截图

从对标点符号的规定可以一窥“诗人bot”的严谨——只用中文标点,人物台词用“”,内心独白用(),旁白用『』,歌词用♪。在茶茶看来,该bot的运营者就像常年保持同一个动作的敲钟人。不过,2019年6月8日,“出于个人原因”,“诗人bot”终止了运营。

接受全现在采访时,“戏剧文学bot”运营者明确表示,“因为是bot的关系,希望只通过文本交流”。对话中,他几乎是一个标准的bot:不表达观点和评价,只客观陈述,几乎没有用到语气词和emoji,如同在微博中一样。

图片:“戏剧文学bot”微博截图

尽管如此,在他看来,“机器人”自始至终都是一种可爱的比喻,完全去人格化是无法做到的,毕竟从选稿发稿都需要主观操作。为了做一个纯粹的bot,除了为被读者指出错误出来道歉,和回复求助私信外,他从未主动或被动对稿件内容进行评价。对他来说,遵守规则很简单,难的是“遇到读者评论时,想交流而不得”的挣扎。

虽然在投稿规则上,各个博主都做了规定,但具体到每条稿的筛选上,的确无法避免主观判断。比如信息量太少、太模糊,茶茶往往选择略过;遇到明知发出去会引来大批对投稿者吐槽的内容,她也会审慎评估。

而为保证“老照片bot”发布内容的中立客观,余幸在征求投稿者同意后,会要求他们自己修改有倾向性的语句。为避免bot被涉及同一人(往往是明星)的内容刷屏,对于短时间内同一人的相关投稿,她会压缩发布数量和时间。

“所以说很难做一个完全的机器人,如果我是一个完全的机器人,就应该把收到的所有东西原封不动全部发出去。”茶茶向全现在感叹。

“意难平”

孟尧也是这样想的。

从最开始,她便决定严格做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她恪守着bot约定俗成的原则:规律地收发投稿,以统一格式发布,不进行价值判断,不发表个人意见,不下场互动,保持中立。尽管如此,在充斥着情绪和价值观对立的微博上,“机器人”们难免因发帖内容备受争议。

2018年下半年出现的“意难平bot”,名字取自《红楼梦》中“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一句,主要发布文学作品中令人意难平的情节,后拓展到生活领域,引发了许多情绪共鸣。在同期bot中,评价和热度都很高。

某天,意难平bot发布了来自朱一龙粉丝的投稿,感慨没能买到偶像杂志的意难平,引发了路人和明星粉丝骂战,博主也遭到“有个人倾向、审核不力”的指责。这场风波的结局,是“意难平bot”在2018年10月12日宣布退博。

图片:原“意难平bot”关博后,新的“意难平bot”们

博主第一次以“皮下”身份在微博上发布了道别文,这也是“意难平bot”发布的最后一条微博。不久后,新的“意难平bot”相继出现,内容逐渐拓宽到各个领域,但至今仍有不少人在微博上提及最初的“意难平bot”——它本身也成了大家的“意难平”。

作为微博上声势最大的群体之一,饭圈文化对bot界的“入侵”并没有因为“意难平bot”退博而停止。

不计其数的明星安利向bot或黑料bot被创建起来。其中,以收集明星张艺兴黑料为内容的“孙艺兴bot”最为出圈。2019年,它的内容和评论区留言造出了许多“梗”,吸引了大批吃瓜群众“狂欢”,数次登上微博热搜,账号被封后,又很快以“嘲羊区bot”回归,聚集了80多万粉丝。

战火继续蔓延到了2020年。在肖战粉丝举报同人创作平台AO3,导致平台在国内无法登录的AO3事件后一个月,“亚非文学bot”因为发布了一位名为“赞姨娇俏bot”(该ID被肖战粉丝认为涉嫌侮辱肖战)的投稿,遭到肖战粉丝围攻,经历了网友和粉丝的骂战后,于3月29日道歉并退博。

余幸不想把bot变成明星粉黑之间“乌烟瘴气”的战场。为了减少争议,她只能在投稿规则上不断明晰界限,改过好几次“老照片bot”投稿规则:最初只将流量明星排除在外,最新一版则变成了“明星投稿需要该明星50岁以上或已经去世”,且讲明“将无关的老照片和任意一位当红偶像/流量明星联系到一起的言论”会被删除。

但“老照片bot”还是时常被质疑。“我发美国的照片,就有人骂我‘精美’;发张日本照片,就有人质疑我‘是不是汉奸’。”余幸觉得莫名其妙。她耿直,起初也会把“莫名其妙骂人”的人挂出来,也会亲自下场争论,“我也是人啊,我不是机器人”。

一次风波让她做出了改变。2019年7月7日,“老照片bot”发布了一张日俄战争中一位日军军官对着战友的坟墓鞠躬的老照片,转发和评论区“炸锅”。余幸事后解释,自己会提前把内容在草稿箱里编辑好,有空时再一一点击发出。

图片:“老照片bot”发布投稿内容(匈牙利布达佩斯的菜市场,一位母亲和她的孩子在购物,时间是1984年。)

当天她发完微博就去吃饭了,没有注意到日期,吃饭回来,看到网友反应才意识到当天是“七七事变”纪念日。她在评论区解释,但发现这并没有用,“他们评价你之前已经预设立场了,无论你怎么解释自己是无意的,都会被看作别有用心,解释只不过被当作认怂罢了。”最终,她删掉了7月7日发布的那张照片。

从此,余幸不再对账号下的争议进行任何回应。为保证bot用于交流学习的初衷,她对可能引起骂战的评论作了规定,包括地域歧视类言论、政治倾向过于明显容易引发争议的言论、恶意引战言论、以及将老照片和无关的历史事件联系到一起的言论等,都会被删除,甚至拉黑。

在这样的网络环境下,bot们对待投稿需要更加审慎。而这些愈发精微的考量,很难说是离做一个真正的“机器人”更远,还是更近了。

“为爱发电”可以持续多久

因为“很像机器人”,孟尧极少受到争议,小有争议的几次也涉及饭圈纠纷。她没有回应,也没有删帖。毕竟做一个没有价值判断的“机器人”,“也相对安全”。

但这种安全的确只是相对的。比如“鲁迅bot”的部分内容在热转后被删除。几个月后,账号停更。

“许多事情在现在的网络环境下,只要开口谈起,就是错。”在孟尧看来,“现在的网络上,大家并没有基于事实讨论的习惯,很多人不能接受世界上存在和自己价值观不同的人,也不认可价值观没有绝对对错之分。”

除了饭圈文化,营销号也早已入侵bot领地,不少营销号披上“bot”外衣,却依旧在转发娱乐搞笑内容,并伴随强烈的个人情绪。争议和营销,都在不断稀释着bot的初衷里关于共同喜好和情绪的浓度,也消解着bot的含义。

有流量的地方,资本往往紧随其后。比如MCN机构就开始了“圈地运动”:茶茶2020年年初签了机构,会接一些与自身内容契合的推广,孟尧也会接一些和千禧主题相关推广,余幸则希望自由一点,拒绝了机构和合作。

在孟尧看来,bot在商业上有相当大的局限性,“如果要保持bot人设,大部分推广都不好接,而真正赚到钱的bot,本质上还是营销号。”

如今,许多曾经热门的bot要么停更,要么改名,早已没了前两年的热闹景象。越来越多的人在微博刷起了“XX图鉴”——这是2020年新风潮。还在坚持做“机器人”的bot们,则圈地自萌。

图片:“千禧bot”收到的投稿(98年的独生子女优待证)

刚做“千禧bot”时,孟尧看到某些投稿,会突然因为怀旧而哭起来,哭很久。她曾担心,一直沉浸在怀旧情绪里可能不那么健康。但现在,她没那么容易怀旧了,因为“这两年,各个层面的形势,已经从下行到了断层下跌,尤其是2020年。

2018年还是回头就是千禧年的时候,到了2020年,好像已经离开千禧年200年之久,恍若隔世。”至于那个在千禧年唱着《New boy》的朴树,也早已剪短了头发,用同样的旋律重新填了词:“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 /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全都变沉默了……这世界越来越疯狂/早晚把我们都埋葬”。

孟尧比创建“千禧bot”时更悲观了。至于还会“为爱发电”运营bot多久,她只说,“没电的那一刻自然就没电了,而且这个过程也并不会有想象中那么难受”。至少现在,她还在“发电”。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bot运营者均为化名)

在微博上扮演“机器人”的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豆米,原文标题:《“千禧bot”诞生两年,诗人bot、日常奇思bot、灵魂呐喊bot…微博上的“机器人世界”你需要了解》,头图来自:电影《云图》

孟尧毕业一年多了,市场营销的工作并不清闲。工作休息时、下班回家路上、或者晚饭期间,她总会拿出手机,登录微博,从每天新收到的几十条私信投稿中,找出六七条符合要求的,编辑、发布。这些简单琐碎的事,是她另一重身份的工作——在微博上扮演“机器人”

“千禧bot”是孟尧创建的微博账号,用来分享1990~2010的年代记忆。目前,该账号拥有近50万粉丝,是微博上最受欢迎的bot之一。

两年前的2018年9月,即将研究生毕业,正在找工作的孟尧有了很大危机感,“在2018年一切都开始下行的时候,自己却要进入社会了,特别恐慌。”

她想起千禧年,那是世纪之交,大家对一切都充满希望。年轻的朴树留着遮住眼帘的长发,对着麦克风欢快地唱着“New boy” :

“我看见到处是阳光/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新世界来得象梦一样/让我暖洋洋……”

出于对那个年代的怀念,孟尧萌生了做“千禧bot”的想法。“本bot开放投稿,欢迎各位怀旧人士、土酷爱好者和认为2010年后的一切都糟透了的悲观人士来玩耍。”她po了说明并配上Windows98的图标。

“千禧bot”就此诞生了。

2018年下半年被公认为是bot井喷期,涵盖各个细分领域,涉及各类奇思妙想的bot账号陆续出现。如今,在微博搜索ID里含“bot”的账号,有接近28万条结果。

这些号称机器人的账号几乎包罗万象,有关于某个人群,某一领域,有某一种情绪或爱好,甚至只关于一个人、一件事。互不相识的人们聚集在“机器人”外壳下,在虚拟网络中共享真实的故事和情绪。

比如“社畜茶水间”(原名“社畜bot”)专注于分享职场故事和烦恼,做广大社畜的树洞;“意难平bot”主要发布文学作品或生活中令人难以释怀的故事;“偷听bot”则收集分享人们偶然听到的他人对话;“不要和陌生人说话bot”挖出了各种情节离奇的家暴判决书;“菜里的姜box”(原名“菜里的姜bot”)致力于和网友一起找出菜里cos成各种食材的姜。

图片:“偷听bot”内容截图

bot从小众到出圈,逐渐野蛮生长,关于微博“机器人”的规则也在讨论和争议中达成相对共识。而在日益撕裂的网络环境下,做个“机器人”似乎成了相对安全的选择。

从“机器人”到bot

bot的前身,公认源于Twitter上的机器人账号——账号由一段代码连接一个数据库而成,会自动发布信息,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2010年建立的伦敦大本钟账号(@Big Ben Clock),每到整点会自动发布不同数量的“BONG”来“敲钟”报时,持续至今。

图片:twitter上的大本钟账号截图

这类账号是“真正的机器人”。几年后,国内开始出现一批以“某某bot”命名的微博账号,“bot”取自机器人的英文“robot”,不同的是,这是由人工运营来模仿机器人的账号。

“社畜茶水间”运营者之一的茶茶对bot有过持续观察和研究。据她考证,国内最早的“bot”出现在2015年,是某日本艺人的应援账号。2017年下半年,出于运营者个人爱好或脑洞,一批bot开始在微博出现,根据特定主题收集投稿,按照统一格式发布,如诗人bot、日常奇思bot、恋爱bot以及灵魂呐喊bot等。

2018年下半年,bot出现了井喷。

这一年8月8日,正处于职业选择迷茫期的茶茶在微博搜索“社畜bot”,想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结果并没有搜到,她心血来潮,索性自己建起了这个bot。一个月后,孟尧创建了“千禧bot”,余幸也在10月“跟风”建了“老照片bot”。那一段时间,bot成为一股新风潮,并迅速收获了大量关注。

图片:“社畜茶水间”(原名“社畜bot”)内容截图

孟尧告诉全现在,她开通“千禧bot”几个小时后,就收到了大量投稿,粉丝当天破万,几天后超过10万。“社畜bot”的关注者也在24小时内过万,茶茶每天能收到近100条投稿。她因为新鲜感而整天都处于兴奋状态,从早到晚沉迷于刷私信,一天能发30条微博。精力不够,便邀了朋友一起运营,俩人的身份分别是“一号饮水机”和“二号咖啡机”。

bot很快成为微博上最受欢迎的内容来源之一,每个bot下都聚集起共享细分话题的用户,低门槛的内容创作和运营方式,吸引着网络公共空间中的活力。

创建一个bot账号几乎零门槛,但要不要做一个“机器人”的争论,伴随着每一个bot号的发展。

开始运营“社畜bot”不久,茶茶加入了由几十个bot运营者自发组建的群组。大家在群里讨论新出现的bot,以及博主们的各类操作。

发现有人在bot账号安利自己喜欢的明星,大家感到奇怪,觉得这与该bot主题一点不相关;有博主在bot上发自己的自拍照,大家质疑,这比起bot更像个人账号;有人给“男性母亲bot”投稿被拒收,拒收理由是博主觉得投稿角色并不属于男性母亲。“你不是bot吗,怎么有自己的评判标准?”群里有人问。

逐渐出圈后,更广泛的群体加入了讨论。激烈的时候,讨论演变为“讨伐”。茶茶记得,当时有人特地建了“说给bot”的账号,类似bot圈审查,也接受投稿并发布,账号内容含个人化言论、或选稿表露出个人喜好的bot,都被“说给bot”挂出,遭到批评和抵制。

一开始,茶茶偶尔也会在社畜bot发些自己生活中的东西,比如po一张周五爬山拍的风景照,配上“祝大家周末愉快”的文字。随着讨论和争议的放大,她开始反思,决定尽量做一个“机器人”,不再发布任何个人化的内容。同时,她坦承自己出于阅读体验考虑,会筛掉部分投稿,很难做到纯粹的机器人化,也为了避免争议,“社畜bot”更名为“社畜茶水间”。

当时,偶尔和粉丝下场互动的“灵魂呐喊bot”成了攻击对象之一。据《三声》报道,运营者曾表示,这让他一度想关闭运营了一年的bot,来自粉丝的鼓励让他坚持下去。但该微博最后一条投稿还是停在了2019年5月,最新的一条微博发布于今年2月凌晨两点多,“静静吧,真的,我也准备静静了”。目前,账号更名为“灵魂呐喊本喊”。

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bot就应该做纯粹的机器人,收集各类脑洞的“日常奇思bot”,就坚持自己的运营方式,除收发投稿之外,也会分享个人脑洞。粉丝似乎并不排斥这样的行为,反而觉得“皮下(即该微博运营者)蛮有人格魅力”。不过,最终博主也将ID改成了“日常奇思AI”。

图片:“日常奇思AI”(原“日常奇思bot”)内容截图

从受众侧来看,90后的茶茶对同龄人做过简单的问卷统计,结果显示,超半数人希望bot以去人格化的中立方式运营;而在另一部分人看来,当bot关注者越来越多时,运营者应该对关注者起到一些引导作用。

“塑料科技感”

“千禧bot”“老照片bot”等从开始便坚定地做一个机器人,并坚持至今。

作为“千禧bot”运营者,孟尧除了转发抽奖,几乎不与粉丝沟通,也不做任何主观判断和情感表达。哪怕是在投稿私信沟通中,对于被采用稿件,她也只会回复“收到”;对于表述不清的投稿,她会要求清楚表述或更多资料,除此之外,不会有任何多余沟通。

图片:“千禧bot”在每周二进行“设备检修”的截图

孟尧会对每条投稿进行编号,发到第2000条,就重新从1开始编号,如此循环。发布内容直接引用投稿人原话原图,不加任何emoji表情。每晚投稿分享结束时,孟尧会发布一条通知,每次结束的理由都不同:“磁盘修复中”“即将进行病毒自测”“偏移点校准中”“正在检测显卡型号”等,这些都是孟尧口中的“塑料科技感”。

每周二,是“千禧bot”的“设备检修”日,停更休息。这个时间的选取,也很有怀旧味道——过去的很多电视台都会在周二下午停播,进行设备检修。

“诗人bot”被许多粉丝认为是最严格的“机器人”。博主跟粉丝没有过任何互动,投稿在每天的24个整点定时发布,页面干净,只有文字。为此,博主制定了颇为严格的投稿细则,规定每月1号为投稿日,其他时间的投稿不予接收。如果当月投稿提前发完了,会按规则抽取部分已发稿件“复读”。

图片:“诗人bot”微博截图

从对标点符号的规定可以一窥“诗人bot”的严谨——只用中文标点,人物台词用“”,内心独白用(),旁白用『』,歌词用♪。在茶茶看来,该bot的运营者就像常年保持同一个动作的敲钟人。不过,2019年6月8日,“出于个人原因”,“诗人bot”终止了运营。

接受全现在采访时,“戏剧文学bot”运营者明确表示,“因为是bot的关系,希望只通过文本交流”。对话中,他几乎是一个标准的bot:不表达观点和评价,只客观陈述,几乎没有用到语气词和emoji,如同在微博中一样。

图片:“戏剧文学bot”微博截图

尽管如此,在他看来,“机器人”自始至终都是一种可爱的比喻,完全去人格化是无法做到的,毕竟从选稿发稿都需要主观操作。为了做一个纯粹的bot,除了为被读者指出错误出来道歉,和回复求助私信外,他从未主动或被动对稿件内容进行评价。对他来说,遵守规则很简单,难的是“遇到读者评论时,想交流而不得”的挣扎。

虽然在投稿规则上,各个博主都做了规定,但具体到每条稿的筛选上,的确无法避免主观判断。比如信息量太少、太模糊,茶茶往往选择略过;遇到明知发出去会引来大批对投稿者吐槽的内容,她也会审慎评估。

而为保证“老照片bot”发布内容的中立客观,余幸在征求投稿者同意后,会要求他们自己修改有倾向性的语句。为避免bot被涉及同一人(往往是明星)的内容刷屏,对于短时间内同一人的相关投稿,她会压缩发布数量和时间。

“所以说很难做一个完全的机器人,如果我是一个完全的机器人,就应该把收到的所有东西原封不动全部发出去。”茶茶向全现在感叹。

“意难平”

孟尧也是这样想的。

从最开始,她便决定严格做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她恪守着bot约定俗成的原则:规律地收发投稿,以统一格式发布,不进行价值判断,不发表个人意见,不下场互动,保持中立。尽管如此,在充斥着情绪和价值观对立的微博上,“机器人”们难免因发帖内容备受争议。

2018年下半年出现的“意难平bot”,名字取自《红楼梦》中“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一句,主要发布文学作品中令人意难平的情节,后拓展到生活领域,引发了许多情绪共鸣。在同期bot中,评价和热度都很高。

某天,意难平bot发布了来自朱一龙粉丝的投稿,感慨没能买到偶像杂志的意难平,引发了路人和明星粉丝骂战,博主也遭到“有个人倾向、审核不力”的指责。这场风波的结局,是“意难平bot”在2018年10月12日宣布退博。

图片:原“意难平bot”关博后,新的“意难平bot”们

博主第一次以“皮下”身份在微博上发布了道别文,这也是“意难平bot”发布的最后一条微博。不久后,新的“意难平bot”相继出现,内容逐渐拓宽到各个领域,但至今仍有不少人在微博上提及最初的“意难平bot”——它本身也成了大家的“意难平”。

作为微博上声势最大的群体之一,饭圈文化对bot界的“入侵”并没有因为“意难平bot”退博而停止。

不计其数的明星安利向bot或黑料bot被创建起来。其中,以收集明星张艺兴黑料为内容的“孙艺兴bot”最为出圈。2019年,它的内容和评论区留言造出了许多“梗”,吸引了大批吃瓜群众“狂欢”,数次登上微博热搜,账号被封后,又很快以“嘲羊区bot”回归,聚集了80多万粉丝。

战火继续蔓延到了2020年。在肖战粉丝举报同人创作平台AO3,导致平台在国内无法登录的AO3事件后一个月,“亚非文学bot”因为发布了一位名为“赞姨娇俏bot”(该ID被肖战粉丝认为涉嫌侮辱肖战)的投稿,遭到肖战粉丝围攻,经历了网友和粉丝的骂战后,于3月29日道歉并退博。

余幸不想把bot变成明星粉黑之间“乌烟瘴气”的战场。为了减少争议,她只能在投稿规则上不断明晰界限,改过好几次“老照片bot”投稿规则:最初只将流量明星排除在外,最新一版则变成了“明星投稿需要该明星50岁以上或已经去世”,且讲明“将无关的老照片和任意一位当红偶像/流量明星联系到一起的言论”会被删除。

但“老照片bot”还是时常被质疑。“我发美国的照片,就有人骂我‘精美’;发张日本照片,就有人质疑我‘是不是汉奸’。”余幸觉得莫名其妙。她耿直,起初也会把“莫名其妙骂人”的人挂出来,也会亲自下场争论,“我也是人啊,我不是机器人”。

一次风波让她做出了改变。2019年7月7日,“老照片bot”发布了一张日俄战争中一位日军军官对着战友的坟墓鞠躬的老照片,转发和评论区“炸锅”。余幸事后解释,自己会提前把内容在草稿箱里编辑好,有空时再一一点击发出。

图片:“老照片bot”发布投稿内容(匈牙利布达佩斯的菜市场,一位母亲和她的孩子在购物,时间是1984年。)

当天她发完微博就去吃饭了,没有注意到日期,吃饭回来,看到网友反应才意识到当天是“七七事变”纪念日。她在评论区解释,但发现这并没有用,“他们评价你之前已经预设立场了,无论你怎么解释自己是无意的,都会被看作别有用心,解释只不过被当作认怂罢了。”最终,她删掉了7月7日发布的那张照片。

从此,余幸不再对账号下的争议进行任何回应。为保证bot用于交流学习的初衷,她对可能引起骂战的评论作了规定,包括地域歧视类言论、政治倾向过于明显容易引发争议的言论、恶意引战言论、以及将老照片和无关的历史事件联系到一起的言论等,都会被删除,甚至拉黑。

在这样的网络环境下,bot们对待投稿需要更加审慎。而这些愈发精微的考量,很难说是离做一个真正的“机器人”更远,还是更近了。

“为爱发电”可以持续多久

因为“很像机器人”,孟尧极少受到争议,小有争议的几次也涉及饭圈纠纷。她没有回应,也没有删帖。毕竟做一个没有价值判断的“机器人”,“也相对安全”。

但这种安全的确只是相对的。比如“鲁迅bot”的部分内容在热转后被删除。几个月后,账号停更。

“许多事情在现在的网络环境下,只要开口谈起,就是错。”在孟尧看来,“现在的网络上,大家并没有基于事实讨论的习惯,很多人不能接受世界上存在和自己价值观不同的人,也不认可价值观没有绝对对错之分。”

除了饭圈文化,营销号也早已入侵bot领地,不少营销号披上“bot”外衣,却依旧在转发娱乐搞笑内容,并伴随强烈的个人情绪。争议和营销,都在不断稀释着bot的初衷里关于共同喜好和情绪的浓度,也消解着bot的含义。

有流量的地方,资本往往紧随其后。比如MCN机构就开始了“圈地运动”:茶茶2020年年初签了机构,会接一些与自身内容契合的推广,孟尧也会接一些和千禧主题相关推广,余幸则希望自由一点,拒绝了机构和合作。

在孟尧看来,bot在商业上有相当大的局限性,“如果要保持bot人设,大部分推广都不好接,而真正赚到钱的bot,本质上还是营销号。”

如今,许多曾经热门的bot要么停更,要么改名,早已没了前两年的热闹景象。越来越多的人在微博刷起了“XX图鉴”——这是2020年新风潮。还在坚持做“机器人”的bot们,则圈地自萌。

图片:“千禧bot"收到的投稿(98年的独生子女优待证)

刚做“千禧bot”时,孟尧看到某些投稿,会突然因为怀旧而哭起来,哭很久。她曾担心,一直沉浸在怀旧情绪里可能不那么健康。但现在,她没那么容易怀旧了,因为“这两年,各个层面的形势,已经从下行到了断层下跌,尤其是2020年。2018年还是回头就是千禧年的时候,到了2020年,好像已经离开千禧年200年之久,恍若隔世。”至于那个在千禧年唱着“New boy”的朴树,也早已剪短了头发,用同样的旋律重新填了词:

“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 /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全都变沉默了……这世界越来越疯狂/早晚把我们都埋葬”。

孟尧比创建“千禧bot”时更悲观了。至于还会“为爱发电”运营bot多久,她只说,“没电的那一刻自然就没电了,而且这个过程也并不会有想象中那么难受”。至少现在,她还在“发电”。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bot运营者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豆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