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汽蔚来3城5店齐发 强势布局全国市场

随着广汽蔚来线下体验店在全国范围内陆续铺开,12月22日至27日,广汽蔚来再次迎来北京、深圳、广州3座城市合计5家体验店先后盛大开业!为喜迎圣诞和元旦双节,广汽蔚来在5店开业期间推出“双旦好礼遇 广汽蔚来送福利”的重磅优惠。用户只要到任意一家线下门店参与试驾,即可获得价值100元的苏宁卡。此外,在12月31日前,登录广汽蔚来官方APP还可参与“5折购车”抽奖、抢9.9抵扣万元权益等好礼活动。

图:广汽蔚来北京蓝色港湾店

图:广汽蔚来北京万柳店

5家体验店进驻城市重点商圈,分别坐落在北京新地标SOLANA蓝色港湾、京西北“高尚生活区”北京万柳购物中心、深圳湾核心产业园区科技生态园、广州第二CBD核心商圈三溪站居然之家和花都区CBD中轴线上的融创茂,让广大用户在休闲之余也能邂逅广汽蔚来007,感受这台智能电动全能SUV的魅力。

集体验、休闲一体的商圈新地标

广汽蔚来北京体验店分别位于北京地标朝阳公园旁的高端购物中心SOLANA蓝色港湾,以及“中国硅谷”中关村软件园附近的万柳华联购物中心;华南地区首家直营体验店落户的深圳湾科技生态园;广州首家体验店落户于居然之家广州体验MALL,花都店落户在花都区CBD中轴线、地处空港经济核心区域的融创茂。

体验店内整体设计风格以简约时尚为主,给人以高质感的视觉感受,还设置了多处用户休闲区域,为用户提供休息放松以及交流探讨的一方自由天地;正式开业之后也会不定期举办丰富多样的用户活动,各地体验店将成为广大用户的线下聚集地。

图:广汽蔚来广州居然之家店

图:广汽蔚来深圳湾科技生态园店

在各家体验店内,最引人关注的还是广汽蔚来007。其外观使用独特的“7”字造型元素,将平衡美学设计理念融入车身的各个细节处,一进门就会被它的高颜值所吸引。

007配备了93kWh的大容量电池包,NEDC标准底下续航最高可达643km;整车轴距达2919mm,空间十分宽敞,带来越级的乘坐质感;车上更配有AI智能交互机器人小CAN,为驾驶者“智趣领航”。

此外,007还搭载了了一系列L2+智能驾驶辅助功能,以及疲劳监测,后排照看、生命探测警报等主动安全功能,为每位车主和家人保驾护航,带来满满的安全感。

全国超过40家体验店 构建智能出行服务生态

广汽蔚来一直坚持通过线上“C2B官方社区+B2C电商”和线下“城市体验中心+ POP展厅+苏宁C2体验店”相互融合,发挥官方APP的车主运营“服务+社交+媒体+商城”的一体化属性,让用户在线上了解007之后,可以线下到店近距离接触007或直接预约试驾,为用户带来更高效便捷的购车体验。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继6月上海外滩旗舰体验中心落成,到持续开花落地的C2体验店、再到现阶段南北5店的相继开业,标志着广汽蔚来“线上驱动线下”的战略在全国各城市大范围落实。

广汽蔚来现已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国内重要经济区域、覆盖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四川、海南、河南、山西、福建等省份和城市,累计开设体验店超过40家。目的就是希望能让更多的用户近距离地体验广汽蔚来007,同时通过“硬件+AI OS+生态服务会员”的商业模式为当地构建更完善的智能出行服务生态。

未来,广汽蔚来还将持续在全国开设更多的POP展厅、C2体验店,将下沉到更多的三、四、五线城市,为当地居民来带全新的智能出行体验。

广汽蔚来3城5店齐发 强势布局全国市场

随着广汽蔚来线下体验店在全国范围内陆续铺开,12月22日至27日,广汽蔚来再次迎来北京、深圳、广州3座城市合计5家体验店先后盛大开业!为喜迎圣诞和元旦双节,广汽蔚来在5店开业期间推出“双旦好礼遇 广汽蔚来送福利”的重磅优惠。用户只要到任意一家线下门店参与试驾,即可获得价值100元的苏宁卡。此外,在12月31日前,登录广汽蔚来官方APP还可参与“5折购车”抽奖、抢9.9抵扣万元权益等好礼活动。

图:广汽蔚来北京蓝色港湾店

图:广汽蔚来北京万柳店

5家体验店进驻城市重点商圈,分别坐落在北京新地标SOLANA蓝色港湾、京西北“高尚生活区”北京万柳购物中心、深圳湾核心产业园区科技生态园、广州第二CBD核心商圈三溪站居然之家和花都区CBD中轴线上的融创茂,让广大用户在休闲之余也能邂逅广汽蔚来007,感受这台智能电动全能SUV的魅力。

集体验、休闲一体的商圈新地标

广汽蔚来北京体验店分别位于北京地标朝阳公园旁的高端购物中心SOLANA蓝色港湾,以及“中国硅谷”中关村软件园附近的万柳华联购物中心;华南地区首家直营体验店落户的深圳湾科技生态园;广州首家体验店落户于居然之家广州体验MALL,花都店落户在花都区CBD中轴线、地处空港经济核心区域的融创茂。

体验店内整体设计风格以简约时尚为主,给人以高质感的视觉感受,还设置了多处用户休闲区域,为用户提供休息放松以及交流探讨的一方自由天地;正式开业之后也会不定期举办丰富多样的用户活动,各地体验店将成为广大用户的线下聚集地。

图:广汽蔚来广州居然之家店

图:广汽蔚来深圳湾科技生态园店

在各家体验店内,最引人关注的还是广汽蔚来007。其外观使用独特的“7”字造型元素,将平衡美学设计理念融入车身的各个细节处,一进门就会被它的高颜值所吸引。

007配备了93kWh的大容量电池包,NEDC标准底下续航最高可达643km;整车轴距达2919mm,空间十分宽敞,带来越级的乘坐质感;车上更配有AI智能交互机器人小CAN,为驾驶者“智趣领航”。

此外,007还搭载了了一系列L2+智能驾驶辅助功能,以及疲劳监测,后排照看、生命探测警报等主动安全功能,为每位车主和家人保驾护航,带来满满的安全感。

全国超过40家体验店 构建智能出行服务生态

广汽蔚来一直坚持通过线上“C2B官方社区+B2C电商”和线下“城市体验中心+ POP展厅+苏宁C2体验店”相互融合,发挥官方APP的车主运营“服务+社交+媒体+商城”的一体化属性,让用户在线上了解007之后,可以线下到店近距离接触007或直接预约试驾,为用户带来更高效便捷的购车体验。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继6月上海外滩旗舰体验中心落成,到持续开花落地的C2体验店、再到现阶段南北5店的相继开业,标志着广汽蔚来“线上驱动线下”的战略在全国各城市大范围落实。

广汽蔚来现已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国内重要经济区域、覆盖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四川、海南、河南、山西、福建等省份和城市,累计开设体验店超过40家。目的就是希望能让更多的用户近距离地体验广汽蔚来007,同时通过“硬件+AI OS+生态服务会员”的商业模式为当地构建更完善的智能出行服务生态。

未来,广汽蔚来还将持续在全国开设更多的POP展厅、C2体验店,将下沉到更多的三、四、五线城市,为当地居民来带全新的智能出行体验。

中国CBD蓝皮书(2020)发布,有关CBD的排名都在这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城市战争”(ID:sunbushu123),作者:孙不熟,36氪经授权发布。

CBD(中央商务区),不仅是一个城市的物质空间,更是一座城市的精神空间。

无论是纽约的曼哈顿、伦敦的金融城,还是上海的陆家嘴、香港的中环、广州的珠江新城,无不成为一座城市的荣耀和象征。

荣耀的背后是压力。2018年下半年开始,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联合国在《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2020》表示,由于贸易局势以及投资的大幅缩减,全球经济增速在2019年降至2.3%,为10年来的最低水平。

宏观经济的波动,首当其冲的便是CBD,近年来全球各大CBD都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实力大考。

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中,有哪些坚挺的CBD,撑起了城市经济的大旗?为此,我们参考了中国社科院的《商务中心区蓝皮书:中国商务中心区发展报告No6(2020)》,从生产总值、总部经济、纳税额、开放水平、租金等五个维度概述了各大CBD的排名,仅供大家参考。

01 

各大CBD产值排名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中国商务区联盟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商务中心区蓝皮书:中国商务中心区发展报告No.6(2020)》,对中国(内地)主要的CBD进行了一次排名。

报告对北京、广州、深圳等商务区联盟单位的发展情况、经济数据做了排名和分析。其中,北京CBD、广州天河CBD这两个国家级CBD的表现备受关注。

大家知道,国家级CBD经济辐射覆盖全国,目前仅有北京CBD、上海陆家嘴CBD、广州天河CBD三个是国务院批准的三大国家级CBD,地位举足轻重。

北京CBD是“西起东大桥路、东至东四环,南起通惠河、北至朝阳北路之间7平方公里的区域”,也就是北京国贸大厦、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那一带。

上海陆家嘴CBD是“位于浦东新区西北部,东起浦东南路、泰东路,南沿陆家渡路,西部和北部紧靠黄浦江的6.89平方公里区域”。

广州天河CBD是“包含天河北、珠江新城、广州国际金融城在内的20平方公里区域”。

下面是蓝皮书统计的部分CBD的GDP排名情况:

注,武汉CBD、天津河西CBD、重庆解放碑CBD、银川阅海湾CBD、重庆江北嘴CBD为2018年数据,深圳福田CBD、西安长安路CBD为2017年数据,其他CBD为2019年数据,部分商务区联盟成员单位未提供GDP数据,暂未纳入本年度评价。

蓝皮书显示,2019年度,广州天河CBD以3328亿元的生产总值蝉联全国第一,深圳福田CBD排在第2,北京CBD排在第3。

与2018年相比,广州天河CBD的生产总值同比增长4.57%,北京CBD跌出2000亿元GDP俱乐部,位列第3。深圳福田CBD数据未更新,取代北京成为CBD第2。

地均GDP中,重庆解放碑路CBD以445亿元/平方公里位列第1,深圳福田CBD以395亿元/平方公里位列第2,北京CBD、广州天河CBD分别位列第3、4,它们都是地均GDP200+的第一梯队,与第二梯队拉出跨越式差距。

有人可能会问,北京、深圳的经济总量明明比广州高,为何CBD的产值反而不如广州多呢?一个重要原因是集约度。

CBD本身就是经济高度集约化的产物,而天河CBD的集约度又是全国最高的,差不多占了全市经济总量的14%,这个比例在一二线城市中最高。

未来,这个集约度只会更高,因为咫尺之遥的第二CBD、一河之隔的琶洲商务区正在建设中,这三大商务中心区因为靠得近,现在被整体规划为“黄金三角区”。

这个“黄金三角区”的成型速度正在加快。今年11月,金融城的建筑规划高度调高,“限高令”解除指日可待,金融城正强势复苏。目前,金融城年内续建、新开工、竣工的项目共有13个,总投资约4108.6亿元。

金融城的复苏,进一步刷新了广州未来GDP的想象空间,等到金融城的楼宇全部交付之后,整个天河CBD的首位度只会更高。按照规划,以金融城为核心,广州将培育出一整套的现代金融业体系,增强广州在中国金融版图中的醒目度。

未来,广州金融城将集聚:“一行三局”(人民银行、银监局、证监局、保监局)等的金融监管机构,广发银行九江银行、平安保险、新华人寿、中国人寿、平安不动产等金融巨头、三七互娱、南方财经全媒体等数据公司和财经媒体,持续吞吐来自广州、湾区、全国的海量资金。

等到第二CBD和琶洲建成之后,广州黄金三角区(珠江新城、金融城-鱼珠、琶洲)完全打成一片,生产总值至少还要翻一倍,继续稳居全国第一。

而北上深的情况则不同。在北京,顶尖的商务中心区,除了国贸,还有金融街、望京、中关村,相互都隔得挺远。

在上海,陆家嘴CBD、静安CBD、虹桥CBD也是各霸一方。在深圳,除了福田CBD,还有深圳湾超级总部区、罗湖中心区、后海、前海,这些商务中心区也是各成体系,没有像广州那样集中到一块。

02

各大CBD总部经济排名 

要了解CBD的真实含金量,仅看GDP排名是不够,还得看总部经济的情况,下面是各大CBD的总部企业以及世界500强分支机构的情况:

注,中国商务区联盟提供数据

陆家嘴金融城新入榜单,以600家总部、340家世界500强企业的成绩空降榜单第一。

北京CBD、深圳福田CBD位列第二、第三,总部数量都在400+,三者组成第一梯队。广州天河CBD在这方面的短板较大,仅有108个总部企业,显示天河CBD的对外辐射能力逊色于北京国贸和深圳福田。

另一个指标是世界500强企业的进驻情况,广州天河CBD达到204个,继续领先北京CBD和深圳福田CBD,居全国第二,仅次于上海陆家嘴,显示天河CBD的虹吸效应稳居全国前列。

此外,天河CBD聚集的世界500强企业数量,几乎是总部企业数量的两倍。可见,天河CBD虽然辐射能力不足,但聚合能力超强,特别是对500强企业、外资企业的吸引力。

天河CBD的世界500强机构数量为何超过福田CBD?这里面的原因,我们之前的文章已经讲过很多次。在城市属性上,广州是门户城市,而深圳是产业中心城市,所以深圳本土的大企业很多,但外资企业到珠三角开展业务,其区域总部一般还是设在广州。

原因很简单,因为广州有外国人需要的各种配套设施,中国(内地)华南地区的领事馆、国际航线绝大部分都集中在广州,而且广州还有广交会这张蜚声国际的国际名片。

除了北上广深,世界500强进驻较多的是重庆,显示重庆经济在内陆地区的较高开放度。

此外,我们也注意到上海虹桥CBD的进步。与2018年相比,不算空降的陆家嘴金融城,TOP10坐拥的企业数量变化不大,只有上海虹桥CBD的数据变化较大。

2019年度,由于写字楼逐渐交付办公,逐渐成型的上海虹桥CBD坐拥的总部企业大增136家、世界500强增加5家,对总部企业的吸引力显著增强,成为总部经济榜单的一抹亮色。

 03

各大CBD纳税额、亿元楼宇排名

GDP、总部经济如此强劲,那各地CBD对税收的贡献如何?

一起来看看各大CBD的纳税情况:

注,数据来自《商务中心蓝皮书:中国商务中心区发展报告(2019)》

如上所示,2018年,深圳福田CBD的纳税额达到1800亿元,以一骑绝尘的姿态领先其他城市,显示福田CBD含税量之高。

另外,北京CBD功能区(以上数据只统计了北京CBD核心区)的纳税总额也达到了1358亿元。

纳税大户的CBD,通常楼宇经济发达。来看看各大CBD的楼宇经济排名:

注,深圳福田CBD、天津河西CBD为2018年数据,部分CBD由于数据缺乏未纳入评价。

数据显示,论写字楼数量,陆家嘴金融城以318栋的数量遥遥领先。另外,北京CBD、深圳福田CBD、天津河西CBD、杭州武林CBD、广州天河CBD、的楼宇数量也超过100。

报告指出,近年来,楼宇经济已经成为引领CBD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形态。众多CBD的单座楼宇税收超过1亿元,甚至10亿元,一个楼就能完成好几个“小目标”。

其中,陆家嘴金融城纳税过亿的楼宇数量达到102栋,纳税过10亿元的楼宇达到30座,楼宇经济效益居全国CBD之首。

广州天河CBD有71栋纳税过亿、17栋纳税过十亿。社科院报告指出,广州天河CBD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楼宇经济高地。北京CBD有46栋纳税过亿、9栋纳税过十亿。

还出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纳税楼王”出现。

目前,北京一单体楼宇最高纳税额已经达到57亿元,上海国金中心前年纳税也突破了50亿元。这是什么概念?四舍五入的话,一栋楼的税收就顶2.5个乳山市去年的财政收入,厉害了我的楼。

值得一说的是,天河CBD纳税过亿楼宇的数量占比达到59%,力压陆家嘴金融城,位列榜单第一,显示天河CBD楼宇经济的含金量非常高,每个都很能打。

这说明,虽然陆家嘴金融城的数量占优,但广州天河CBD的单兵作战能力更强,容易出王炸。其次是深圳福田CBD、郑东新区CBD、杭州武林CBD、北京CBD、陆家嘴金融城,占比都在30%以上。

天河CBD纳税过亿楼宇为何占比如此之高?一个重要原因是超高层建筑多且密集,珠江新城拥有近10栋300左右及以上的摩天大楼,是全国300米超高层建筑最密集的区域。

相比而言,北京CBD300米以上的楼宇只有两栋,上海陆家嘴只有3栋。

04

各大CBD开放水平排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国际化水平不断提高,外资、外商积极参与到我国城市的经济发展中。

首先来说说,CBD利用外资情况。由于金融业高度集中,各地CBD成为了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其利用外资的规模也可以看作是CBD金融开放水平、国际化水平的一个指标。

注,北京CBD、天河CBD、深圳福田CBD、上海虹桥CBD、长沙芙蓉CBD、天津河西CBD、西安长安路CBD为2018年数据,上海虹桥CBD为核心区15平方公里范围统计数据。

报告显示,北京CBD对外开放水平最高,利用外资规模达到42.58亿美元,遥遥领先其他CBD。广州天河CBD以11.99亿美元位列第2,是榜单中唯二的迈入10+亿美元的选手,深圳福田CBD、杭州武林CBD位居其后,利用外资规模在5亿美元以上。

外事机构数量多少也是衡量CBD国际化水平的重要指标。因为外事机构多的地方,必然外国人多,对外合作频繁。

综合媒体报道,北京的大使馆机构,大部分都集中于朝阳区,分布在北京CBD周边区域。上海领事馆则绝大部分在浦西,只有个别位于陆家嘴。天河CBD的领事机构较多,大约有54家,占了广州全市的81.82%。

陆家嘴的外事机构虽然不多,但外资企业和机构众多。综合来看,北京CBD、陆家嘴CBD、天河CBD的国际化水平位居全国前列。

05

 各大CBD租金排名

再来看看各大CBD的租金排名,新版蓝皮书没有公布各大CBD最新的平均租金,以下是戴德梁行发布的今年一季度各大城市甲级写字楼报告,我们来看看四个一线城市各大商务区的租金排行:

北京主要商务区租金排名:

上海主要商务区租金排名:

广州主要商务区租金排名:

深圳主要商务区租金排名:

以下是四大一线城市主要商务区的综合排名:

综合来看,北京金融街甲级写字楼的租金排名中国(内地)第一,租金超过700元/平米/月,远超北京CBD、上海陆家嘴、广州珠江新城、深圳福田CBD等四大传统CBD。

金融街汇聚了一行三会,以及工行、中行、建行三大行总部,是中国最强的金融中心区。从租金水平来看,北京金融街也是中国内地唯一进入全球TOP5的商务中心区。

从全球范围来看,租金最高的要数中国香港的中环,其中香港IFC的租金最高接近2000港元/平米/月,差不多是广州、深圳甲级写字楼的10倍,整栋大楼年租金收入接近100亿港元,是全球租金最贵的写字楼之一,目前估值接近2000亿元。

以下是全球部分商务中心区的租金排名(2019年数据):

 高价还得有人买账。

因此,除了租金水平,还有空置率高低可以有利佐证,各大城市CBD的楼宇抢手程度到底如何?

可以看出,四个一线城市中,广州的甲级写字楼空置率最低,只有7.6%。这说明,企业对于广州甲级写字楼的接纳程度非常高, 另一方面也说明广州甲级写字楼目前的供应不足,未来需要新增供应。

06

有人问,CBD又昂贵又拥挤,为何那些优秀的企业如此热衷呢?

我的分析是,上班和居住不同,上班是需要仪式感的,是需要有装逼功能的。无论是曼哈顿的摩天大楼,还是硅谷的科技公司总部,都有这方面的强烈需求,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

所以大家看到,写字楼的造型往往争奇斗艳,而住宅楼总是平庸无奇。因为二者追求不同,前者追求的是仪式感,后者追求的是实用价值。

总而言之,CBD对城市来说,绝对不只是用来炫耀的形象工程,而是和水电煤一样的基础设施。它既是产业高度聚集的必然产物,也是一座城市不可或缺的精神空间。

一个优秀的城市,必须要有一个优秀的CBD,来象征城市的精气神,以及光荣和梦想。

中国CBD蓝皮书(2020)发布,有关CBD的排名都在这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城市战争”(ID:sunbushu123),作者:孙不熟,36氪经授权发布。

CBD(中央商务区),不仅是一个城市的物质空间,更是一座城市的精神空间。

无论是纽约的曼哈顿、伦敦的金融城,还是上海的陆家嘴、香港的中环、广州的珠江新城,无不成为一座城市的荣耀和象征。

荣耀的背后是压力。2018年下半年开始,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联合国在《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2020》表示,由于贸易局势以及投资的大幅缩减,全球经济增速在2019年降至2.3%,为10年来的最低水平。

宏观经济的波动,首当其冲的便是CBD,近年来全球各大CBD都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实力大考。

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中,有哪些坚挺的CBD,撑起了城市经济的大旗?为此,我们参考了中国社科院的《商务中心区蓝皮书:中国商务中心区发展报告No6(2020)》,从生产总值、总部经济、纳税额、开放水平、租金等五个维度概述了各大CBD的排名,仅供大家参考。

01 

各大CBD产值排名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中国商务区联盟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商务中心区蓝皮书:中国商务中心区发展报告No.6(2020)》,对中国(内地)主要的CBD进行了一次排名。

报告对北京、广州、深圳等商务区联盟单位的发展情况、经济数据做了排名和分析。其中,北京CBD、广州天河CBD这两个国家级CBD的表现备受关注。

大家知道,国家级CBD经济辐射覆盖全国,目前仅有北京CBD、上海陆家嘴CBD、广州天河CBD三个是国务院批准的三大国家级CBD,地位举足轻重。

北京CBD是“西起东大桥路、东至东四环,南起通惠河、北至朝阳北路之间7平方公里的区域”,也就是北京国贸大厦、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那一带。

上海陆家嘴CBD是“位于浦东新区西北部,东起浦东南路、泰东路,南沿陆家渡路,西部和北部紧靠黄浦江的6.89平方公里区域”。

广州天河CBD是“包含天河北、珠江新城、广州国际金融城在内的20平方公里区域”。

下面是蓝皮书统计的部分CBD的GDP排名情况:

注,武汉CBD、天津河西CBD、重庆解放碑CBD、银川阅海湾CBD、重庆江北嘴CBD为2018年数据,深圳福田CBD、西安长安路CBD为2017年数据,其他CBD为2019年数据,部分商务区联盟成员单位未提供GDP数据,暂未纳入本年度评价。

蓝皮书显示,2019年度,广州天河CBD以3328亿元的生产总值蝉联全国第一,深圳福田CBD排在第2,北京CBD排在第3。

与2018年相比,广州天河CBD的生产总值同比增长4.57%,北京CBD跌出2000亿元GDP俱乐部,位列第3。深圳福田CBD数据未更新,取代北京成为CBD第2。

地均GDP中,重庆解放碑路CBD以445亿元/平方公里位列第1,深圳福田CBD以395亿元/平方公里位列第2,北京CBD、广州天河CBD分别位列第3、4,它们都是地均GDP200+的第一梯队,与第二梯队拉出跨越式差距。

有人可能会问,北京、深圳的经济总量明明比广州高,为何CBD的产值反而不如广州多呢?一个重要原因是集约度。

CBD本身就是经济高度集约化的产物,而天河CBD的集约度又是全国最高的,差不多占了全市经济总量的14%,这个比例在一二线城市中最高。

未来,这个集约度只会更高,因为咫尺之遥的第二CBD、一河之隔的琶洲商务区正在建设中,这三大商务中心区因为靠得近,现在被整体规划为“黄金三角区”。

这个“黄金三角区”的成型速度正在加快。今年11月,金融城的建筑规划高度调高,“限高令”解除指日可待,金融城正强势复苏。目前,金融城年内续建、新开工、竣工的项目共有13个,总投资约4108.6亿元。

金融城的复苏,进一步刷新了广州未来GDP的想象空间,等到金融城的楼宇全部交付之后,整个天河CBD的首位度只会更高。按照规划,以金融城为核心,广州将培育出一整套的现代金融业体系,增强广州在中国金融版图中的醒目度。

未来,广州金融城将集聚:“一行三局”(人民银行、银监局、证监局、保监局)等的金融监管机构,广发银行九江银行、平安保险、新华人寿、中国人寿、平安不动产等金融巨头、三七互娱、南方财经全媒体等数据公司和财经媒体,持续吞吐来自广州、湾区、全国的海量资金。

等到第二CBD和琶洲建成之后,广州黄金三角区(珠江新城、金融城-鱼珠、琶洲)完全打成一片,生产总值至少还要翻一倍,继续稳居全国第一。

而北上深的情况则不同。在北京,顶尖的商务中心区,除了国贸,还有金融街、望京、中关村,相互都隔得挺远。

在上海,陆家嘴CBD、静安CBD、虹桥CBD也是各霸一方。在深圳,除了福田CBD,还有深圳湾超级总部区、罗湖中心区、后海、前海,这些商务中心区也是各成体系,没有像广州那样集中到一块。

02

各大CBD总部经济排名 

要了解CBD的真实含金量,仅看GDP排名是不够,还得看总部经济的情况,下面是各大CBD的总部企业以及世界500强分支机构的情况:

注,中国商务区联盟提供数据

陆家嘴金融城新入榜单,以600家总部、340家世界500强企业的成绩空降榜单第一。

北京CBD、深圳福田CBD位列第二、第三,总部数量都在400+,三者组成第一梯队。广州天河CBD在这方面的短板较大,仅有108个总部企业,显示天河CBD的对外辐射能力逊色于北京国贸和深圳福田。

另一个指标是世界500强企业的进驻情况,广州天河CBD达到204个,继续领先北京CBD和深圳福田CBD,居全国第二,仅次于上海陆家嘴,显示天河CBD的虹吸效应稳居全国前列。

此外,天河CBD聚集的世界500强企业数量,几乎是总部企业数量的两倍。可见,天河CBD虽然辐射能力不足,但聚合能力超强,特别是对500强企业、外资企业的吸引力。

天河CBD的世界500强机构数量为何超过福田CBD?这里面的原因,我们之前的文章已经讲过很多次。在城市属性上,广州是门户城市,而深圳是产业中心城市,所以深圳本土的大企业很多,但外资企业到珠三角开展业务,其区域总部一般还是设在广州。

原因很简单,因为广州有外国人需要的各种配套设施,中国(内地)华南地区的领事馆、国际航线绝大部分都集中在广州,而且广州还有广交会这张蜚声国际的国际名片。

除了北上广深,世界500强进驻较多的是重庆,显示重庆经济在内陆地区的较高开放度。

此外,我们也注意到上海虹桥CBD的进步。与2018年相比,不算空降的陆家嘴金融城,TOP10坐拥的企业数量变化不大,只有上海虹桥CBD的数据变化较大。

2019年度,由于写字楼逐渐交付办公,逐渐成型的上海虹桥CBD坐拥的总部企业大增136家、世界500强增加5家,对总部企业的吸引力显著增强,成为总部经济榜单的一抹亮色。

 03

各大CBD纳税额、亿元楼宇排名

GDP、总部经济如此强劲,那各地CBD对税收的贡献如何?

一起来看看各大CBD的纳税情况:

注,数据来自《商务中心蓝皮书:中国商务中心区发展报告(2019)》

如上所示,2018年,深圳福田CBD的纳税额达到1800亿元,以一骑绝尘的姿态领先其他城市,显示福田CBD含税量之高。

另外,北京CBD功能区(以上数据只统计了北京CBD核心区)的纳税总额也达到了1358亿元。

纳税大户的CBD,通常楼宇经济发达。来看看各大CBD的楼宇经济排名:

注,深圳福田CBD、天津河西CBD为2018年数据,部分CBD由于数据缺乏未纳入评价。

数据显示,论写字楼数量,陆家嘴金融城以318栋的数量遥遥领先。另外,北京CBD、深圳福田CBD、天津河西CBD、杭州武林CBD、广州天河CBD、的楼宇数量也超过100。

报告指出,近年来,楼宇经济已经成为引领CBD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形态。众多CBD的单座楼宇税收超过1亿元,甚至10亿元,一个楼就能完成好几个“小目标”。

其中,陆家嘴金融城纳税过亿的楼宇数量达到102栋,纳税过10亿元的楼宇达到30座,楼宇经济效益居全国CBD之首。

广州天河CBD有71栋纳税过亿、17栋纳税过十亿。社科院报告指出,广州天河CBD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楼宇经济高地。北京CBD有46栋纳税过亿、9栋纳税过十亿。

还出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纳税楼王”出现。

目前,北京一单体楼宇最高纳税额已经达到57亿元,上海国金中心前年纳税也突破了50亿元。这是什么概念?四舍五入的话,一栋楼的税收就顶2.5个乳山市去年的财政收入,厉害了我的楼。

值得一说的是,天河CBD纳税过亿楼宇的数量占比达到59%,力压陆家嘴金融城,位列榜单第一,显示天河CBD楼宇经济的含金量非常高,每个都很能打。

这说明,虽然陆家嘴金融城的数量占优,但广州天河CBD的单兵作战能力更强,容易出王炸。其次是深圳福田CBD、郑东新区CBD、杭州武林CBD、北京CBD、陆家嘴金融城,占比都在30%以上。

天河CBD纳税过亿楼宇为何占比如此之高?一个重要原因是超高层建筑多且密集,珠江新城拥有近10栋300左右及以上的摩天大楼,是全国300米超高层建筑最密集的区域。

相比而言,北京CBD300米以上的楼宇只有两栋,上海陆家嘴只有3栋。

04

各大CBD开放水平排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国际化水平不断提高,外资、外商积极参与到我国城市的经济发展中。

首先来说说,CBD利用外资情况。由于金融业高度集中,各地CBD成为了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其利用外资的规模也可以看作是CBD金融开放水平、国际化水平的一个指标。

注,北京CBD、天河CBD、深圳福田CBD、上海虹桥CBD、长沙芙蓉CBD、天津河西CBD、西安长安路CBD为2018年数据,上海虹桥CBD为核心区15平方公里范围统计数据。

报告显示,北京CBD对外开放水平最高,利用外资规模达到42.58亿美元,遥遥领先其他CBD。广州天河CBD以11.99亿美元位列第2,是榜单中唯二的迈入10+亿美元的选手,深圳福田CBD、杭州武林CBD位居其后,利用外资规模在5亿美元以上。

外事机构数量多少也是衡量CBD国际化水平的重要指标。因为外事机构多的地方,必然外国人多,对外合作频繁。

综合媒体报道,北京的大使馆机构,大部分都集中于朝阳区,分布在北京CBD周边区域。上海领事馆则绝大部分在浦西,只有个别位于陆家嘴。天河CBD的领事机构较多,大约有54家,占了广州全市的81.82%。

陆家嘴的外事机构虽然不多,但外资企业和机构众多。综合来看,北京CBD、陆家嘴CBD、天河CBD的国际化水平位居全国前列。

05

 各大CBD租金排名

再来看看各大CBD的租金排名,新版蓝皮书没有公布各大CBD最新的平均租金,以下是戴德梁行发布的今年一季度各大城市甲级写字楼报告,我们来看看四个一线城市各大商务区的租金排行:

北京主要商务区租金排名:

上海主要商务区租金排名:

广州主要商务区租金排名:

深圳主要商务区租金排名:

以下是四大一线城市主要商务区的综合排名:

综合来看,北京金融街甲级写字楼的租金排名中国(内地)第一,租金超过700元/平米/月,远超北京CBD、上海陆家嘴、广州珠江新城、深圳福田CBD等四大传统CBD。

金融街汇聚了一行三会,以及工行、中行、建行三大行总部,是中国最强的金融中心区。从租金水平来看,北京金融街也是中国内地唯一进入全球TOP5的商务中心区。

从全球范围来看,租金最高的要数中国香港的中环,其中香港IFC的租金最高接近2000港元/平米/月,差不多是广州、深圳甲级写字楼的10倍,整栋大楼年租金收入接近100亿港元,是全球租金最贵的写字楼之一,目前估值接近2000亿元。

以下是全球部分商务中心区的租金排名(2019年数据):

 高价还得有人买账。

因此,除了租金水平,还有空置率高低可以有利佐证,各大城市CBD的楼宇抢手程度到底如何?

可以看出,四个一线城市中,广州的甲级写字楼空置率最低,只有7.6%。这说明,企业对于广州甲级写字楼的接纳程度非常高, 另一方面也说明广州甲级写字楼目前的供应不足,未来需要新增供应。

06

有人问,CBD又昂贵又拥挤,为何那些优秀的企业如此热衷呢?

我的分析是,上班和居住不同,上班是需要仪式感的,是需要有装逼功能的。无论是曼哈顿的摩天大楼,还是硅谷的科技公司总部,都有这方面的强烈需求,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

所以大家看到,写字楼的造型往往争奇斗艳,而住宅楼总是平庸无奇。因为二者追求不同,前者追求的是仪式感,后者追求的是实用价值。

总而言之,CBD对城市来说,绝对不只是用来炫耀的形象工程,而是和水电煤一样的基础设施。它既是产业高度聚集的必然产物,也是一座城市不可或缺的精神空间。

一个优秀的城市,必须要有一个优秀的CBD,来象征城市的精气神,以及光荣和梦想。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