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换帅重塑工程师文化:当务之急找回技术自信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郑峻,36氪经授权发布。

在目前市场压力巨大、面临诸多挑战的状况下,英特尔需要的不是一位善于数字专注财务的CFO,而需要一位锐意进取注重技术,重新帮助英特尔重塑市场地位的领导者。

英特尔又一次突然宣布换帅。现任CEO司睿博(Bob Swan)将于下月离职,现VWMare CEO基辛格(Pat Gelsinger)届时接替。初听消息有些意外,再想一下又情有可原。

打破传统的CEO

为什么说又呢?这已经是英特尔在两年多时间里第二次突然更换CEO了。对于一家走过半个世纪,成为硅谷标志,开创PC时代、代表芯片行业的科技巨头来说,这么频繁换帅是极其不正常的,而且两次都不是正常卸任。相比之下,在英特尔成立的前五十年时间里,他们只有六位CEO,最短的任期也有8年时间。

作为硅谷最老牌的科技企业,英特尔有着成熟的接班人培养机制。在前五十年时间,他们的每一任CEO是从内部选拔,从来没有选过外部职业经理人,而且领导者会在65岁之前就退休。英特尔前六任CEO,上位之前就是公司总裁或者COO,并且都在公司工作了数十年时间,负责过具体的产品业务,在英特尔贡献了几乎整个职业生涯,一步步从基层升到核心管理层。

但是,这种传统在两年前被打破了。2018年6月,第六任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因为个人原因辞职,突然结束了五年CEO生涯。他的离职原因是和女员工产生婚外情,违反英特尔内部高管的道德准则。但是原本内定的接班人、总裁詹睿妮(Renee James)却已经在前一年就离职创业。英特尔董事会只能委任CFO司睿博暂时代理CEO职位,同时开始寻找新任CEO人选。颇令人意外的是,经过6个月时间的寻找,英特尔董事会却在2019年1月选择扶正司睿博出任正式CEO。

从诸多角度来看,英特尔董事会选择司睿博都打破了诸多传统。和英特尔此前六任CEO完全不同,司睿博不是技术背景,也没有抓过产品,他是一位职业CFO。司睿博是一位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效力过通用电气、Ebay、惠普、诺斯洛格鲁曼等十多家知名上市公司或私募基金,横跨了工业、汽车、电商、军工等诸多截然不同的行业。司睿博更没有经历英特尔从基层做起、逐步负责产品、升入核心管理层的内部培养程序,他加入英特尔只有两年时间。而这一次,他在出任CEO仅仅两年之后就离职,也是英特尔最短任期的CEO。

在司睿博代理CEO的半年时间,他多次公开表示自己没有意向担任CEO职位。但当英特尔董事长决定扶正他的时候,司睿博还是欣然接受了。在他执掌英特尔的这两年时间,英特尔的财报依然靓丽,营收稳步增长,或许这是他所擅长的本职工作。在他的任期内,英特尔作价10亿美元将基带芯片业务出售给了苹果,作价90亿美元将旗下NAND闪存业务出售给了海力士,连续退出两项前景暗淡的业务。但另一方面,竞争对手的迅猛崛起,自己技术研发进展缓慢,都让英特尔的强势业务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

回归英特尔大家庭

为什么仅仅两年之后,英特尔董事会就决定再次换帅,挖来了VMWare CEO基辛格(Pat Gelsinger)出任第八任CEO?基辛格的履历可以说明一切。选择基辛格标志着英特尔再次回归原先的企业文化:公司领导者必须是技术背景,必须负责过具体产品,必须经历过英特尔从基层做起的内部人才培养机制。英特尔是基辛格职业生涯的起点,正如他自己所说,此次出任英特尔CEO算是一种“回归大家庭”。

二十年前的基辛格

今年59岁的基辛格在18岁就加入英特尔,在这里效力了整整三十年时间,受教于传奇“铁三角”(诺伊斯、摩尔和格鲁夫三位英特尔联合创始人,也是前三任CEO)。技术背景出身的基辛格是英特尔80486处理器的主架构师,曾经担任英特尔首任CTO职位,离职之前是负责企业服务器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2009年离开英特尔之后,基辛格出任了IT存储与数据分析公司EMC的总裁兼COO职位,随后在2012年成为云计算和商用软件公司VMWare的CEO至今。过去八年时间,VMWare的营收规模增长了一倍。

值得一提的是,基辛格有着美国科技行业极其罕见的个人经历。他出生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阿米什人社区,从小在农场做农活长大。这个基督教极端保守派是北欧移民后裔,还坚守着数个世纪之前的生活方式,从事农业畜牧业为生,拒绝汽车电力等现代技术与产品,也不愿和外界社会接触。直到现在,基辛格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也是硅谷福音机构基督改变湾区(Transformming the Bay with Christ)的主席。

两年前英特尔没有挖来基辛格,两年后被迫换帅。司睿博之所以成为英特尔任期最短的CEO,直接原因是重要投资者丹·勒布(Dan Loeb)旗下对冲基金Third Point在去年12月公开督促英特尔董事会寻找“战略选择方案”。在过去两年多时间,英特尔在多个领域遭到了竞争对手的强势冲击,虽然财报业绩依然稳定增长,但市场前景却令人堪忧,更失去了原先的技术优势地位。在英特尔宣布撤换司睿博之后,勒布公开表示了欢迎。

在目前市场压力巨大、面临诸多挑战的状况下,英特尔需要的不是一位善于数字专注财务的CFO,而需要一位锐意进取注重技术,重新帮助英特尔重塑市场地位的领导者。而从业四十多年、非常了解技术和产品的基辛格是英特尔CEO的最佳人选。实际上,两年前英特尔选帅的时候,基辛格的名字就曾经在考虑范围。

数项业务挑战重重

尽管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并非所有问题都是司睿博的责任,竞争对手早在科再奇时期就开始积极准备挑战。但是司睿博执掌时期并没有有效解决英特尔的问题。在这样的困难处境下,更换CFO出身的司睿博,换上真正精通技术与产品的基辛格,无疑是英特尔董事会应对股东压力的最好交代。2020年英特尔股价下滑了17%,相比竞争对手动辄翻倍的涨幅,英特尔董事会确实承受着投资者的怒火。英伟达的市值也已经超越了英特尔,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芯片企业。

在PC芯片领域,苹果推出基于Arm架构的M1芯片,第一代产品性能就得到了市场认可,全线取代英特尔芯片只是时间问题。高通同样在这个市场发力,推出了有5G加持的笔记本芯片,也得到了微软、联想等行业重要公司的推广。即便是多年的小弟AMD,也在PC芯片领域实现了增长。AMD目前在PC市场的份额超过了20%,创下了2012年以来的新高。有趣的是,2012年陷入困境的AMD也是让技术出身的苏姿丰出任CEO,经过几年时间才带领AMD走出低谷,打造目前的稳步增长局面。

在基带芯片领域,虽然得益于苹果与高通关系破裂,英特尔一度成为iPhone唯一基带芯片供应商,但他们始终没有拿出令人满意的产品,信号问题成为了iPhone的最大短板。5G基带芯片迟迟无法商用,最终迫使苹果失去了耐心。承受不起iPhone延误的苹果选择低头与高通和解,采购高通的5G基带芯片。唯一的客户放弃也让英特尔彻底失去了信心,他们很快作价10亿美元将基带芯片出售给了苹果,退出了这个原先寄予厚望的市场。

而在增长空间巨大的数据中心业务,英特尔同样被AMD实现了强势突破。凭借着7纳米制程工艺带来的技术优势,AMD在这个原先英特尔独一档的市场不断攫取市场份额,短短两年内就从几乎为零起步,拿下了超过10%的市场份额,推动整体财年营收暴增32%。如今AMD也是一家市值千亿美元的巨头。另一方面,英伟达收购了Arm,计划将数据中心市场作为未来发力重心。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大客户更在研发自己的数据中心芯片。

更伤士气的是,英特尔失去了引以为豪的技术优势。过去几年时间,英特尔连续在10纳米和7纳米两道关口陷入僵局,无法及时交付产品,这不仅给了竞争对手抢占市场份额的最好机会,也挫伤了英特尔的创新形象和公司士气。今年以来,英特尔更连续失去了几位核心技术人才,包括人工智能部门核心人物拉乌(Naveen Rao)、互动集团(Connectivity Group)负责人巴拉特(Craig Barratt)以及芯片总设计师凯勒(Jim Keller)。

急需找回技术自信

英特尔是一家立足于技术的巨头,是一家工程师占据主导的公司,虽然过去几年时间处于低谷,但依然是芯片行业的巨无霸,在PC和数据中心处理器市场占据着八成的市场份额。在连续推迟之后,英特尔会在本月底宣布7纳米制程工艺的最新进展。

芯片代工问题是基辛格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司睿博去年表示,英特尔回考虑将芯片制造业务外包出去。而据媒体报道,他们已经和台积电及三星进行了相关谈判。这意味着英特尔将迎来一个重大战略调整,放弃原先几乎被视为英特尔企业基因的内部生产,但这一举动或许会被视为英特尔的主动示弱和战略放弃。目前还不清楚基辛格在这方面的想法。

基辛格的英特尔会在哪些领域发起冲击?数据中心业务是基辛格过去二十年的本行,也是英特尔目前最需要投入应对市场竞争的领域。AMD在短短两年之内拿到了10%的市场份额,但这个行业依然还是x86主导的市场,也是基辛格最有可能给英特尔注入竞争活力的业务领域。

与此同时,他还要继续推进英特尔在边缘计算、IoT、AI运算、5G等领域的转型。“从CPU向多架构XPU转型”正是基辛格在致英特尔员工信里面提到的关键词。此外,PC芯片也是基辛格需要应对的一大难题。他在与英特尔员工的会议中强调,“英特尔需要给PC领域带来比Cupertino生活方式公司(即苹果)更好的产品,我们必须在未来做到更好。”

不过,或许基辛格的最大任务是给英特尔重新注入工程师文化,重新带来技术创新力量和自信。英特尔董事会在宣布基辛格任命的时候表示,“经过仔细考虑,董事会认为现在是正确的时间调整领导职位,在英特尔的转型关键时期,引入基辛格的技术与工程专业知识。”

英特尔的工程师文化是在科再奇时期开始褪色的。科再奇执掌英特尔的五年时间,为了推动英特尔从传统PC和服务器业务向边缘计算等新技术领域转型,引入了不少外来技术管理人才来实施他的转型战略,但这种人才引进策略也打压到了英特尔原本引以为豪的人才培养机制,阻碍了英特尔自己技术人才的上升通道,导致了不少核心人才的离去。非技术背景出身的司睿博也无法改变这一状况。

基辛格的回归意味着英特尔将重新找回原先的公司文化和人才机制。他在英特尔三十年的工作经历,首位CTO的资历地位,都让基辛格成为英特尔重塑文化的最佳人选。在宣布基辛格上任之后,英特尔股价飙升了10%。这是英特尔股价过去半年来的高点。

36氪独家|前双湖资本CEO张艳创办希望之源资本,出资人多为中国互联网新贵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希望之源资本

36氪多方了解到,去年上半年离职的前双湖资本CEO张艳,已经在北京创立新一代联合家族办公室(MFO):希望之源资本(WISHLAND CAPITAL)。

关于张艳的背景,36氪此前也有多次介绍。(36氪独家 | 双湖资本CEO张艳离职,或将创办新一代联合家族办公室)张艳2004年就加入吴亚军创办的龙湖地产,此后主要负责龙湖的投融资管理。2013年,张艳离开上市主体组建龙湖集团吴氏家族的“家办”——双湖资本。在双湖资本的7年时间,张艳领导公司日常投资和运营管理。在她麾下,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家族办公室之一的双湖资本,形成了以债权投资、基金投资(FOF)和直接股权投资三轮驱动的核心策略。

公开信息显示,双湖资本已投基金超过100家,代表如国内的高瓴资本、博裕资本、蓝驰创投等,境外者如Silver Lake、DFJ、Generation等;而其直接投资的公司超过30家,明星案例如:地平线机器人、宝宝树、流利说亚信科技来也科技和光鉴科技等。

据36氪了解,张艳一直有志于“构建反脆弱的全球多元资产组合,以专业和创新成为高质量的中国机构投资人”,凭借过去七年在业内积累的良好口碑和人脉,希望之源主动选择价值观同频的家族伙伴并顺利完成数亿美金的首轮募资,创始家族(第一批出资人)主要来自中国新经济代表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资深高管和投资人等互联网新贵。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百度创始团队成员)是希望之源资本的联合发起人。

目前,中国的联合家族办公室的仍处于发展初步阶段,这是一片亟待开垦的沃土。所谓联合家族办公室(又称多家族办公室),是相较于单一家办概念而言的。“家办”主要指专为高净值家庭提供专业全方位财富管理及服务,使其资产长期发展进而实现跨代传承和保值增值的机构。而联合家办即是为多个家庭提供专业机构化多资产配置服务的机构。

疫情并未放慢中国造富巨轮的前进速度。202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榜者总财富值由一年前的9.1万亿人民币飙升至14.1万亿,近三分之二的上榜者的财富在过去一年时间有所上涨——但黑天鹅的教训让更多富豪倾向于多元化的资产配置,这使得国内家族办公业务前景广阔。

最前线 | 英特尔换帅,技术老将帕特·基辛格接任CEO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当地时间1月13日,英特尔公司宣布,公司董事会已任命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为新一任首席执行官,该任命自2021年2月15日起生效。基辛格履新后也将加入英特尔公司董事会。

英特尔官方表示,CEO换任一事与英特尔2020年的财务表现无关。英特尔将于1月21日如期公布第四季度业绩和2020年全年财报信息。此外,英特尔称在7纳米制程技术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将在1月21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更新相关信息。

此前,英特尔一直奉行技术至上主义,但现任CEO司睿博(Bob Swan)却是英特尔首个CFO出身的掌门人。2018年6月,英特尔临危受命,担任临时CEO,到2019年1月才被正式任命,在任时长仅有2年8个月。

虽然英特尔表示换帅与业绩无关,但无法否认的是,司睿博在任期间,英特尔在7nm工艺制程方面一直未能取得关键性进展。近年来,英特尔在产品发布方面一直被人诟病为“挤牙膏”,其股市表现也较为低迷。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AMD发展迅速,在市场份额上大举进攻;去年10月,苹果发布自研M1芯片,且宣布未来Mac将不再使用X86架构的英特尔处理器。

缓慢前行的英特尔或许痛定思痛,决心再次回归技术主流,邀请了兼具技术经验和领导能力的帕特·基辛格担任英特尔第8任CEO。

帕特·基辛格曾在英特尔工作30年,是英特尔的首位CTO(首席技术官)。他曾推动USB和Wi-Fi等关键行业技术的开发,作为80486处理器原型的架构师,他领导了14种不同微处理器的开发项目,并在酷睿和至强产品系列的成功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2012年,帕特·基辛格出任VMware威睿公司首席执行官,带领公司进行云基础设施、企业移动和网络安全领域的转型,使公司的年营收几乎翻了三倍。

截止发稿,英特尔股价涨6.97%。

以下为帕特·基辛格致英特尔员工的一封信:

重返英特尔担任首席执行官,我十分激动同时心怀谦卑。我18岁加入英特尔时,刚从林肯技术学院毕业。服务英特尔的30年间,我非常荣幸受教于格鲁夫、诺伊斯和摩尔门下。英特尔支持我在圣克拉拉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继续深造。公司还让我有机会能在芯片创新的最前沿,与业界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才一起工作。

在英特尔的经历塑造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对这家公司我永远心怀感激。在这样一个推动创新的关键时期,一切都在加速数字化,我能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回到英特尔这个“大家庭”,这将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荣耀。

对于英特尔丰富的历史和所创造的强大技术,我心怀崇高的敬意,这些技术奠定了、并将继续塑造世界上的数字基础设施。我们拥有非凡的人才队伍和令人瞩目的技术专长,为业界所钦羡。

我期待着与你们所有人一起,继续塑造科技的未来。英特尔有着深厚的历史,同时从一家CPU公司到一家多架构XPU公司的转型也非常令人兴奋;作为世界领先的半导体制造商,我们的机遇前所未有。我将于近期分享更多我对英特尔愿景、战略的思考,与此同时,我深知我们要继续加快创新步伐、夯实核心业务,为股东、客户和员工创造价值。

我要感谢司睿博在英特尔转型的关键时期发挥的领导作用和为英特尔做出的重大贡献。我欢迎他继续提供咨询和指导意见,为了我们的客户和大家,我们将尽可能确保无缝衔接。

相信大家会有很多关于下一步的问题,我期待着听到它们,即便我不会在第一天就能给出全部答案。和大家一起开启这段旅程,我已迫不及待!

英特尔再换帅,技术派老将回归能否带领芯片巨头走出困境?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界面新闻,作者 彭新,36氪经授权发布。

不断加剧的竞争压力下,英特尔决心辞退有着财务背景的CEO司睿博(Bob Swan),由公司前高管、现任企业软件公司VMware CEO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接任,自2月15日起担任英特尔第八任CEO。

这也意味着,司博睿将成为英特尔历史上任职时间最短的CEO。在司博睿任期内,英特尔新业务发展遇阻,传统业务也遭到打击。对于处于十字路口的英特尔公司而言,此次换帅意义重大。

试错两年,英特尔回归技术派领导

虽然英特尔强调,司睿博下台与2020年的业绩表现无关,但市场普遍认为,激进投资者的施压迫使英特尔做出此番换帅决定。

去年12月,对冲基金Third Point首席执行官Daniel Loeb在给英特尔董事长Omar Ishrak的一封信中,敦促英特尔认真考虑进行战略调整,包括是否舍弃部分收购企业,以及是否仍然坚持芯片设计和制造一体化模式。

回顾英特尔的历任CEO,基本上都是技术出身,且多在英特尔内部任职数十年,经历层层提拔。而司睿博则是财务背景,从其履历上看,司睿博自2016年10月起担任英特尔CFO,任职期间,他负责英特尔全球财务、并购、投资者关系等。加入英特尔之前,司睿博曾在应用材料公司董事会任职,还连续9年担任eBay首席财务官

在前任老板科再奇(Brian Krzanich)因违反了公司禁止员工之间有亲密关系的规定而辞职后,代理科再奇主政的司睿博一度没有计划长期掌管公司。因此,当2019年1月由司睿博担任CEO的任命下达后,市场对英特尔的决定颇为担忧,因为这打破了英特尔的用人传统。对于面临重重挑战的英特尔而言,由财务出身人士而非技术派领导,公司前景并不明朗。

从实际结果来看,司睿博主政英特尔两年多来相当不顺利,错过了多个关键性时机。

英特尔在芯片先进工艺上继续落后,10纳米工艺量产时间不断延迟,直到本周才宣布基于10纳米制程的服务器芯片开始量产,而竞争对手已经将主要制程节点推进到5纳米。

在资本市场,英特尔的市值不仅被对手英伟达超越,市场份额也被AMD逐渐抢走,还遭到了苹果公司的抛弃——未来不再是苹果电脑CPU的供应商。

四面楚歌之下,市场对新CEO如何领导英特尔走出困局抱有期待。换帅消息一出,英特尔股价随即大涨,对手AMD却在下跌,表明外界对英特尔新任命的CEO持看好态度。

现年59岁的基辛格其职业生涯就始于英特尔,曾在此工作长达30年,于2000年被任命为英特尔公司历史上第一位首席技术官,一度成为CEO人选。他曾主导了80486处理器的架构设计。

2009年,基辛格从英特尔离任后,先后在EMC和VMware担任COO(首席运营官)和CEO。

在担任VMware CEO的九年时间里,基辛格带领VMware凭借虚拟化技术彻底改变了传统的数据中心。虚拟化技术,通俗讲就是提高软件在服务器上使用效率的技术。作为虚拟化技术的领导者,VMware的收入在过去九年里增长了3倍,市值也从约240亿美元攀升至560亿美元。

市场一致评价,基辛格将是英特尔目前最合适的人选。英特尔董事长Omar Ishrak在宣布任命时评价其是一位“久经考验的技术领导者”,基于在英特尔长达30年的工作经历,帕特将确保英特尔战略执行,巩固产品领导地位,利用未来的重要机会,继续从CPU向多架构XPU公司转型。

英特尔亟待走出困境

新任命发布后,基辛格在给英特尔员工的信中写道:“我18岁加入英特尔时,刚从林肯技术学院毕业。服务英特尔的30年间,我非常荣幸受教于格鲁夫、诺伊斯和摩尔门下。在英特尔的经历塑造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对这家公司我永远心怀感激。在这样一个推动创新的关键时期,一切都在加速数字化,我能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回到英特尔这个‘大家庭’,这将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荣耀。”

基辛格强调,“英特尔的技术奠定了、并将继续塑造世界上的数字基础设施,而英特尔拥有非凡的人才队伍和令人瞩目的技术专长,为业界所钦羡。”

基辛格需要带领英特尔开启新的征程,但摆在他面前的将是多个艰难决策。

此前司睿博曾提到,英特尔正试图让公司从专注于主导中央处理业务,转向“以数据为中心”战略,在更广泛的应用领域发挥更大作用。

当下,英特尔正在通过开发自己的专业芯片来适应形势的发展。在宣布新CEO任命的同时,英特尔还宣布7纳米制程技术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并将于1月21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更新相关信息。

英特尔已经对14纳米、10纳米、7纳米工艺的产品都做了新规划,今年正加速向10纳米产品过渡。并且提出了六大技术支柱,即制程和封装、架构、内存和存储、互连、安全、软件。通过这六大技术的排列组合,英特尔想要重构差异化能力,根据场景需求定制产品。

另一方面,是否接受激进投资者建议,拆分设计部门、并将制造外包,也是横亘在英特尔面前的艰难抉择。这将直接导致英特尔不再是美国最大的芯片垂直整合制造商。市场盛传,英特尔最快在本月21日说明芯片制造将委托台积电等代工厂。

TrendForce集邦咨询旗下半导体研究处分析称,英特尔目前在非CPU类的IC制造约有15%-20%的委外代工,主要在台积电与联电生产。2021年,英特尔正着手酷睿i3 CPU的产品释单台积电的5纳米,预计下半年开始量产。此外,中长期也规划将中高端CPU委托代工,预计会在2022年下半年开始,由台积电量产3纳米的相关产品。

对此,TrendForce集邦咨询认为,英特尔扩大产品线委外代工,除了可维持原有IDM的模式,也能维持高毛利的自研产线与合适的资本支出,同时得到台积电全方位的晶圆代工服务,加上整合小芯片(Chiplets)、晶圆级封装(CoWoS)、整合扇出型封装(InFO)、系统整合芯片(SoIC)等先进封装技术支持。除了能与台积电在既有的产品线进行合作外,英特尔在产品制造方面也有更多元的选择,有机会与AMD等竞争对手在先进制程节点上站在同一水平。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基辛格上任不会改变英特尔短期内的策略。在伯恩斯坦的半导体行业分析师Stacy Rasgon看来,基辛格的影响在两到三年内不会体现出来,但会对英特尔的长期战略产生影响。

至于未来基辛格能否带领英特尔重现荣耀,市场对此拭目以待。

英特尔CEO Bob Swan的32个月 ​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作者:亚亚君,36氪经授权发布。

很遗憾,昨晚英特尔官网发布消息称,公司现任CEO鲍勃·斯旺(Bob Swan)将于2月15日离职。VMWare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将接棒。

但股市并不觉得遗憾,英特尔股价一度涨幅超10%,而得知CEO要跳槽的VMWare股价绿了起来,一起绿的还有AMD。

这几天CES上英特尔那么努力发着产品,宣布着技术革新,股价却像失去胶原蛋白的皮肤,怎么按都弹不起来。一宣布CEO换人,瞬间返老还童。当初司睿博(Bob Swan的中文名,可见对中国市场的重视)替代柯再奇担任临时CEO时,股价却跌了好几天,一来二去,尴尬的氛围更加浓郁了。

2018年6月21日担任临时CEO,到2021年2月15日,司睿博在英特尔CEO的位置上大概一共度过了32个月,单纯靠脑补,这32个月似乎有些煎熬。

半导体历史乃至整个世界科技历史不会忘记英特尔每一位CEO所做出去的贡献,而当下,单纯在舆论上,司睿博似乎连柯再奇的那份锅都要背一下,可是宣布10nm延期的明明是柯再奇。

网上有一张图经常出现(如下),苏妈担任AMD的CEO是2014年,司睿博担任英特尔临时CEO是2018年6月开始。如果我们假设公司的产品竞争力与CEO有直接关系,那么这张图在告诉我们一个故事,苏妈潜心几年,慢慢从柯再奇手上收割份额,司睿博似乎没能压住这种趋势。

但如此体量的公司,在战场PK的时候,难道就两个人在互殴?像罗马斗兽场一样?不过股价似乎非常喜欢这种英雄主义。

司睿博从一上任,外面的关于他是CFO出身而质疑他的声音就没断过。是啊,英特尔之所以是英特尔,的确因为对技术的偏执。还记得当初“八叛逆”追随肖克利的时候,也是慕技术之名。不是技术出身的司睿博在当时也是推辞犹豫许久,但这块担子偏偏就落在他身上了,怎么办?

第一件事就是稳定军心。

2018年9月份,司睿博发了一封内部信,跟供应链相关。

“我们正在考虑优先使英特尔至强和酷睿处理器生产,来满足高性能市场,当下供应链是紧张的,但我们将有足够的货源来满足7月份宣布的全年收入前景,比一月份的预期高45亿美元。”

英特尔在2016年2017年左右宣布“以数据为中心”的转型,这样的策略显然也是迎合整个公司战略的。

这封信提到了三大措施:1,增加资本投入;2,预计2019年10nm量产;3,采取客户至上的方法。

这三点没毛病,尤其第二点,真量产了。

坏就坏在,量产10nm的那个财季,英特尔在财季会议上,非常霸气的宣布了接下来 4 年的规划进程,从 10nm 工艺到 5nm 工艺都有谈到,虽然也有一些加号,但现在看也算疯狂。然而这7nm的故事,在司睿博在任的2年多时间里,被无情的修正,换句话说,就是延期。

也就是这段时间,人们开始意识到台积电走到了某种高度,这种高度是破坏性的。AMD+台积电,也就是Foundry+fabless的方式开始闷头狂奔。言下之意则是英特尔的IDM信仰到底会不会遭到破坏。历史维度来看,从Robert Noyce到Brian Krzanich,英特尔的CEO们对IDM模式深信不疑。

如今,却动摇了。这对司睿博来说太煎熬了,一方面对外说坚持IDM模式,加大投入。一方面也透露,正在评估第三方代工模式。背后有很多经济和市场竞争力的思考,但分析师们认为,人们一旦享受到代工模式的快感,就很难回到从前了。那个说“拥有晶圆厂是真男人”的AMD就一直享受当下。

最近几天的采访中,司睿博还在强调保留晶圆厂,发挥IDM优势。

说这话的时候,外面已经盛传司睿博将要离任,大家开始怀疑保留晶圆厂这件事到底靠谱不靠谱。其实,不论换了谁当CEO,祖上留下的基业难道说扔就扔?这事依旧是一件让人头皮发麻的大事件。

但不管怎么说,司睿博正式上任CEO的第一年,也就是2019年,公司总营收720亿美元,又是创纪录的一年。再过不了几天,英特尔又要宣布2020财年的财报,如果当初预期正确,那将再次创造记录。

2019年、2020年这两年,英特尔都在神经紧绷,架构、封装、制造、软件、生态全都忙的不可开交,不断在向产业传达自己最新成果。收购事件不断,分拆消息也有。一切都为了数据为中心的聚焦,那个司睿博上任前就有了的战略承诺。

现在,我们开始期待下一任CEO Pat Gelsinger是否能创造奇迹。在VMware官网资料上显示,Pat Gelsinger 自 2012 年 9 月起一直担任 VMware 的首席执行官,在其任期内,公司规模几乎扩大了一倍。他拥有超过 40 年的技术和领导经验。

Pat Gelsinger

更重要的是,他在 Intel 工作了长达30年,成为了首位首席技术官,推动了包括 USB 和 Wi-Fi 在内的多项关键行业技术的诞生。他领导 Intel 发展成为了占主导地位的微处理器供应商,同时还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80486 处理器原型的架构师。

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们两个字——奇迹。半导体产业永远都在相信技术大神会创造时代,就让那摩尔定律,在英特尔的带领下,再疯狂一会。

互联网后,谁有望成为造富“顶流”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盟财经”(ID:xmcjgf),作者:新盟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

凭借公司股价高涨,特斯拉CEO马斯克近日登顶世界首富,虽然仅仅保持两天再度让位“老冤家”亚马逊CEO贝佐斯。

不过想想当年贝佐斯登顶也就上位了半天。位子还没坐热呢,就随着下午股价的暴跌当回老二。直到2018年初,才彻底坐稳富豪榜第一名。

不过马斯克成为全球首富,似乎另有寓意。国内知名科技媒体“雷锋网”表示:“马斯克成为全球首富,其风向标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WHY

这意味着人类科技发展的最新潮流正不断变化着。已经从20多年前的计算机领域,10多年前的移动互联网,到如今的智能电动车行业——但又不只是智能电动车那么简单,更涵盖了智能汽车、自动驾驶和智能制造等多个新型实体科技领域。

而资本对于智能电动车的理解则在于其在电动化、智能化上的发展空间,智能电动车也被视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终端,其中蕴含的变革机遇甚至在当下还未能完全窥见。或许智能电动车或有望为未来十年财富增长的新密码。

智能电动车成为引爆资本的关键词

从海外市场来看,马斯克的财富增长绝对是率先享受到智能电动车红利。

而首富贝佐斯其实也是智能电动车发展的排头兵,套路与马斯克无异。

看好电动卡车初创企业Rivian,并向其订购了总数约为10万辆的亚马逊版电动配送货车,目前Rivian估值约为250亿美元。

收购无人驾驶领域的创新者Zoox,希望借助Zoox的优势率先完成无人驾驶物流车队、无人驾驶出租车等布局,对特斯拉实现“弯道超车”。

与海外市场相比,国内各大巨头为涌入“蓝海”更是不惜代价。腾讯、阿里、百度、美团、字节跳动这些互联网头部玩家,斥资千亿投向蔚来、理想、小鹏、威马、零跑、哪吒等造车新势力。有的甚至放下身段亲自下场,如上汽联手阿里打造的智己汽车、百度和吉利也联手推出的智能汽车公司。

更有“跨界者”加速入场。地产起家的恒大成立了恒大汽车,并在造车方面以及在汽车产业链一通买买买;而从事金融、地产的宝能集团,收购了持有长安标致的雪铁龙汽车公司的全部股权,开始发力智能电动车,并宣称年度总产能将达到330万辆。

神话开启,互联网后的造富“顶流”

资本的涌入,最明显的效应就是财富的创造。2020年我们就见证了汽车圈一轮又一轮货真价实的造富运动。

这一年,马斯克财富增长近1100亿美金,作为特斯拉的创始人其资产有3/4来自于特斯拉股票,700%的涨幅也打脸一众对智能电动车保守的“价值投资者”。而特斯拉约6000亿美元市值,也已超过大众、丰田、日产、现代、通用、福特、本田、菲亚特克莱斯勒和标致这全球九大车企之和。

对于国内造车新势力而言,2020年也是“逆天改命”的一年。一年前的“三个苦逼”一年后摇身一变,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高富帅。2020年年底发布的最新版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数据显示:

l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个人资产266.2亿人民币,位列133名;

l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个人资产256.2亿人民币,位列141名;

l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个人资产226.2亿人民币,位列159位

不仅仅是造车新势力在排行榜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智能电动车相关的国内主流制造大户,都受到了这波利好影响。

宁德时代首当其冲,核心股东财富都翻了几番,曾毓群财富值从413.6亿直接跃升到1341.2亿元人民币;副董事长黄世霖财富值从198亿跳到607.2亿;

其次是既做电池又做车的比亚迪。截止2020年11月,王传福的财富值为760.7亿元人民币,相比2019年增加了近480亿元。

长城汽车的魏建军财富值一年之内增加了近400亿元,达到了774亿元人民币。

吉利的李书福财富值增长比例虽然少,但也从912亿元人民币上涨至1067亿元人民币。

汽车圈这样如此摩肩接踵的造富神话不逊于当年“互联网”可谓空前绝后!

“王座之争”或将终于2025年

特斯拉与中国新造车军团强势崛起,这时候泼冷水的人就来了。

近期,丰田掌门人丰田章男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瞄准电动车火力全开。

l丰田章男表示:“电动车被过度炒作,既不环保、也不省钱!”

l他直接警告,“如果汽车行业仓促转向电动化,眼下的商业模式会彻底崩溃。”

l此外,他还认为电动化会造成电力紧张,吞掉电网所有负荷。

有意思的是,虽内心无比抵触、嘴上怒喷电动车,但面对逐步收紧的环保法令,丰田的身体却很诚实。丰田计划在未来十年投资超过130亿美元对旗下车型进行电动化升级。

其实不只是丰田,几乎全球汽车制造商们都在尝试转身,毕竟适者生存才是汽车市场的金科玉律。有外媒报道称,未来5-10年,全球汽车制造商们计划对电动汽车技术的投资增加3000亿美元,其中近一半资金将投向中国,加速行业转变。

但市场给予“大象转身”的时间似乎不多了,虽然目前智能电动车市场占比并不高,但其增长率的确给了传统巨头一记闷棍。伴随着苹果、百度这些以往在燃油车时代难以大展拳脚的科技互联网企业亲自下场造车,其一向擅长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将有更多的用武之地,也将“锁紧”传统巨头的转身范围。

至于为什么说2025年将是“王权”交替的关键点?

纯电动汽车与燃油车王权的争论存在,其实在汽车产业形成初期纯电动汽车甚至还曾领先过一个身位。

不过,由于发展速度更快,燃油车又再次反超并彻底甩开了纯电动汽车。过去十年里,借助移动设备崛起的浪潮,电池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纯电动汽车也再一次有机会与燃油车回到了跑道上。

不过这次燃油车的胜算实在不算高,从技术迭代、能源消耗、污染排放等角度来看,纯电动汽车胜算更大。

为什么说王权的交换关键点在2025年?未来十年,纯电动汽车将迎来重大转折点,由于价格下滑其竞争力将陡然提升。配合更低的使用成本,纯电动汽车对用户的吸引力将快速放大。

从成本考量,过去十年电池成本累计下降了 87%,随着技术的提升未来10年电池价格还将继续走低,预计到 2025 年 1KWh 的电池成本将降到 100 美元,而当这个节点到来后,纯电动汽车的售价就能与燃油车站在同一起跑线了。

同时,根据各大巨头和造车新势力的规划,2025 年左右纯电动汽车产品线将极大地丰富起来,届时大多数巨头旗下将拥有 10-20 款电动车型,覆盖大部分用户的需求。

未来,我们将有可能见证智能电动车横扫六合的伟业,见证一波又一波的造富神话。

这个产品细节,有点值钱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唐韧”(ID:RyanTang007),作者:唐韧,36氪经授权发布。

前些天 PDD 的瓜大家都吃了,前员工被老东家扒出了在「脉脉」匿名社区的发言记录,并且把 ID、内容以及发表时间都实锤了。

至于 PDD 是怎么拿到这些数据的,咱就不 YY 了,现在网上猜测的居多。

随后,「脉脉」也发布了公告,说自己肯定没有泄露用户数据,连他们 CEO 都在朋友圈诉苦因此得罪了不少投资人和 CEO。

不过在这个事情之外,我倒是注意到「脉脉」的一个产品细节,就是匿名社区里用户花名后面跟的那个「ID」。

一个小功能,背后却有大逻辑。

正常情况下,用户第一视角看到的是这样的。

注意那个 ID 的标记。

从视觉上看,是不可点击的。但实际上,你点击那个区域后,会展开显示一个具体的 ID 编号。

正是通过这个 ID,那个 PDD 员工的一系列发言内容被串联在了一起。

说实话,我用「职言」也有很长时间了。以前带薪拉屎的时候也会偶尔去吃个瓜,但一直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可能有人会问了,一个 ID 搞得那么隐蔽干嘛?

确实,开始我也没太想明白。既然是匿名社区了,这个 ID 不就多此一举么?此外,设计上搞得这么隐蔽,目的是什么呢?

为此,我跟一些做产品的朋友讨论了下,也查了一些资料。还别说,他们这么干,是有原因的。

而且,这个细节改动,还真值钱!

对于上面提出的问题,跟「职言」的产品定位有关系。

「职言」的前身是「脉脉」的匿名社区。在 2018 年的时候,因为违规被监管要求下线整改过。

后来整改完成后,如今的「职言」就上线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个变化。

第一个是公司认证匿名,第二个就是穿了马甲的匿名 ID。

先说这个 ID 的产品逻辑。

这个匿名 ID 实际上并不是用户的真实 ID,也就是说,通过这个 ID,在产品上也无法查询到背后的真人是谁。

这个 ID 存在的意义,主要是给完全匿名的社区装上一个安全锁,至少从监管的角度来看,这不是完全无据可查的匿名社区。

要知道,完全匿名社区产品「无秘」的下场就是下架且永久关闭。

所以,这个匿名 ID 并不是给用户看的,而是给监管一个交代。

既然如此,当然尽可能在设计上做处理,这才有了这个结果。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这也成了公司在内部抓人的线索。

再说公司认证匿名的产品逻辑。

如今在脉脉的匿名社区里能看到一些带着某公司认证标识的发言,但发言人还是匿名的。

这种设计,其实源于「脉脉」的实名认证机制。只要你实名过,就可以带着面具发言,既提高了发言人的可信性,也满足了监管的要求。

这个场景,就像不同公司的员工戴着自家公司的 logo 面具参加假面舞会,一起相互吐槽八卦,但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所以你看,现在「职言」社区的活跃度特别高,似乎成了互联网吃瓜群众聚集地和八卦爆料的首发地。

匿名归匿名,但也不是完全无据可查。如果想找到某条匿名言论是谁发布的,有两条路径。

第一条路径,就是通过用户端发布记录查询,既可以对应到内容,也可以匹配 ID。

在我看来,这是监管同意这个方案的主要原因。

第二条路径,当然就是通过「脉脉」的数据库查询。

用户在数据库里有两个 ID,一个是真实对应注册身份的 ID,一个是穿了马甲的匿名 ID。

从技术实现上,这两个 ID 是相关联的,如果要查,是肯定可以查到的。

虽然「脉脉」官方说他们用了非对称加密算法保护用户身份,但是,具体是什么算法,公钥和私钥是如何保存的,还是他们说了算。

毕竟,用户对私钥是无感的。

所以,权力和钥匙都在「脉脉」手上,这就有点自己定规则自己当裁判的意思。

当然,官方肯定会说对用户信息和数据进行全面保护。但怎么做到,完全就看他们的价值观和管理能力了。

回到前面的问题,为什么说这个产品细节很值钱呢?

第一,满足了监管需求,避免了永久关闭以及被下架的风险。

第二,将匿名与实名相结合,找到了中间方案,提升了产品价值。

第三,职场匿名社区建设对产品 DAU 做出了重要贡献,为用户增长同样做出了重要贡献。

据传,「脉脉」是在筹备上市的。

要我说,设计匿名 ID + 公司认真匿名的产品经理,就应该重奖。这是通过产品去解决业务问题并创造商业价值的最好案例。

话说回来,如果是先做匿名社区再做实名社区的产品,活不下去的概率是很大的。

但是,先做实名社区,再开辟一块做匿名社区,而且是和职场实名社交相结合的匿名社区,就有生存空间。

这就是产品路线图的作用。

很多人说产品经理成了业务附属品,也有人说产品经理没有决策权。其实,地位和权力都是自己争取的。

如果你对业务有深入研究,对产品有深入思考,同时又能提出高价值的产品方案,这不就是产品经理的价值么。

还有人说,不知道如何量化自己的产品工作。

你看,通过上面提到的这个小功能,能量化出来的业务结果就有很多。

做事先定义问题,再寻找切入点,接下来设计路径和策略,最后评估结果。

没有做不成的事,只有不愿思考的人。

CES首次在线举办,各个科技巨头第一天都展示了啥?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界面新闻,作者:彭新,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CES)11日在线上开幕。这是CES创办50多年来首次以网络虚拟的形式举办。

受新冠疫情影响,本届CES改变了举办形式,据主办方美国消费技术协会介绍,共有1900多家全球各地企业参加本届网络展会,包含英特尔、微软、英伟达、TCL等巨头公司和初创企业。

CES 2021主题依旧聚焦在5G、自动驾驶汽车、智慧医疗、智慧城市、人工智能等,官方称有超过千家的参展厂商、超过百场论坛, 预计将吸引15万人次线上参与。

期间,AMD CEO苏姿丰、通用汽车董事长兼CEO玛丽·巴拉及Verizon董事长兼CEO汉斯·维斯特伯格等人都将发表主题演说,展望技术趋势并发布新一代科技应用。

美国消费技术协会副主席卡伦·丘普卡说,今年CES首次以线上形式举办,以安全而有意义的方式使全球科技界“齐聚一堂”,将为世界各地受众提供在线了解最新科技动态的平台。

作为全球最大的消费技术产业盛会之一,始于1967年的CES一直是科技领域的开年重头戏,展览范围几乎涵盖了整个电子消费领域,被看作国际消费电子的“风向标”。每年展会都会吸引全球各地众多企业参展,去年CES参展企业约有4500家,来自160多个国家和地区。此前官方称,2022年CES仍计划在线下举办。

英特尔:自动驾驶和PC是重点

作为半导体巨头,英特尔在CES上展示了其在自动驾驶和PC领域的布局。

市场调研机构IDC和Gartner近日均发布报告显示,2020年是近年PC市场的最好时期。IDC称,2020年全年,全球PC市场出货量同比增长13.1%,居家办公、线上学习以及消费需求的复苏成为主要驱动因素。

PC市场的增长为英特尔带来的信心,英特尔CEO司睿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现在是进入(半导体行业)的好时机,万物数字化似乎正在加速,计算无处不在。不止是我们的PC和服务器,一切似乎都需要高性能计算。“PC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目前的市场对整个行业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本次CES英特尔共发布了50多款处理器产品,包括27款专为商用领域打造的全新处理器、6款面向教育领域的处理器、12款高性能移动处理器和8款高性能桌面级处理器,预计将在500多款PC上使用,面向商用、教育、移动和游戏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英特尔还预告了其今年晚些时候的下一代处理器代号“Alder Lake”,使用10nm SuperFin制造工艺,英特尔称之为“ x86架构的重大突破”,因为它将高性能和高效率内核的组合集成到一个产品中,成为最具功率可扩展性的芯片。市场预计英特尔将与AMD在高端市场展开激烈争夺。

自动驾驶则是英特尔新赛道上的重要组成部分,在CES上,英特尔公开旗下自动驾驶部门Mobileye的最新进展:

  • 在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方面,Mobileye表示新测试汽车有望于2021年年初在底特律、东京、上海、巴黎上路行驶。同时,待监管审批通过后还将推广至纽约。

  • 基于硅光子领域的积累,英特尔为Mobileye打造一套自动驾驶汽车激光雷达系统集成芯片(SoC),并于2025年投入使用。

  • Mobileye还透露,使用其现有技术的汽车已经在全球绘制了近10亿公里的高精地图,每天绘制的高精地图里程超过800万公里。

  • Mobileye计划开发一款专门用于自动驾驶汽车的软件定义雷达。

2017年英特尔以150亿美元收购的Mobileye,到现在已经成为了英特尔增长速度最快的业务部门。Mobileye以ADAS技术方案著称,2019年销售额已接近十亿美元,其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收也同比增长22%至2.54亿美元。

索尼关注内容创作,发布新无人机AirPeak

相比传统观念中的消费电子企业,本次CES上的索尼更像一家内容制作企业,相当多的产品围绕内容生产、制作展开。

索尼会长CEO吉田宪一郎等高管通过在线视频发布了最新技术。例如,通过融合歌手立体影像与虚拟空间,可以提供类似实际演唱会般具有临场感的视频。在美国,索尼与电信运营商Verizon合作,制作美国歌手麦迪逊·比尔的内容,并面向PlayStation VR及移动产品发布。

刚发售的PS5游戏主机将在未来出现更多游戏,索尼游戏子公司索尼互动娱乐CEO吉姆・莱恩在一支宣传片段中展示,《瑞奇与叮当》 新作、《地平线:西部禁域》《东京幽灵线》在内的新游戏将在今年内发售。

为了帮助内容创作,索尼将在2021年春季推出无人机AirPeak,这款无人机可以搭载索尼的全画幅无反相机Alpha系列,用于制作高清影像等。吉田强调“视频创造者可以探索影像表现的新境界”。

吉田宪一郎还宣布,正对电动概念汽车VISION-S开展公路行驶验证测试。据其介绍,验证实验是2020年12月在奥地利开始的。利用搭载的传感器掌握车内外的情况,辅助自动驾驶等。索尼今后还将反复进行实验,力争开拓车载传感器市场。

微软新款Surface瞄准商务市场,云服务支撑CES展会

微软通常在CES上不会有产品推出,但今年却出现“意外”,该公司推出了 Surface Pro 7“商务加强版”,命名为Surface Pro 7+。

和标准版相比,Surface Pro 7+在一些小地方进行了改进。首先是它的固态硬盘改成可以较简单移除的设计,这主要是方便企业进行机密资料管理,也让IT的工作更轻松点。通过换用更薄的面板,Surface Pro 7+有空间放入更大的电池,使它成为目前Surface家族中电量最大的一员。Surface Pro 7+也有特定型号可以选配LTE 移动数据,满足用户的随时联网需求。

实际上,让本次CES线上化成为现实,微软也在背后起到重要作用。主办方美国消费技术协会表示,微软的团队将会为今年CES提供了云服务、视频制作等相关支持。

英伟达移动版GPU上新

英伟达官网消息显示,北京时间1月13日凌晨1点,英伟达将会举行“GEFORCE RTX: GAME ON”特别直播活动,展示游戏和显卡领域的最新创新成果。

去年9月,英伟达新推出的RTX30系列显卡获得成功,但面临缺货窘境,随着比特币价格暴涨,居家娱乐需求增长,英伟达显卡供不应求,一直持续到现在。

CES通常是英伟达展示移动端产品的窗口,随着英特尔发布新一代移动处理器后,移动GPU也蓄势待发,主流PC厂商也将集中发布搭载新一代CPU和GPU的笔记本产品。

此外,据外媒Igorslab爆料,英伟达的RTX 3060 12GB将在CES上发布,并将很快上市。20GB的新旗舰RTX 3080Ti将延期至延期至2月发布。而此前流出的RTX 3050Ti将会作为RTX 3060 6GB发布。

Wi-Fi 6E来了,有望解决家庭网络堵塞困扰

逐渐普及的WiFi 6技术更新到WiFi 6E,它有望解决我们在居家办公时的最大困扰。

Wi-Fi联盟上周宣布开启Wi-Fi 6E设备认证,针对支持 6GHz 频段网络的设备。由于正赶上CES 2021,因此这项认证将为今年众多新品路由器、移动设备的发布创造条件。

Wi-Fi 6E最大的变化时6GHz频段的加入,为Wi-Fi 6网络增加了1200MHz的频宽,其容量是2.4GHz和5GHz频段总容量的两倍以上,最大可以承载7个非重叠160MHz信道。

去年无论是因为疫情在家工作,还是因为疫情无法外出娱乐,只能在家中看剧,对于网络的需求都是有增无减,但面临的困扰时,激增的无线联网设备让原本勉强可用的2.4 GHz和5GHz频段更加拥堵。

网络设备公司网件就看准了这个市场,带来了第一款WiFi 6E规格的路由器 Nighthawk RAXE500,在 2.4Ghz 和 5GHz频段之外,还增加了6GHz的频段,减少干扰和竞争,适合8K串流、无线VR等新式应用。网件产品管理副总裁Sandeep Harpalani称,新产品解决了当今家庭中存在大量设备,造成网络拥堵的问题。

不过,Wi-Fi 6E的普及可能不会太快,除了法规限制,各国6GHz频段释出的进度并不一致之外,目前支持 WiFi 6E 的产品依然相当稀少。

疫情下的科技生活

情是过去一年绕不开的话题,也使得人们对智慧医疗、智能健康设备的关注度提高。与此息息相关的智能监测、可穿戴设备、智能服务机器人等仍将在今年成为特别热点。包含智能空气净化器、紫外线消毒产品、智能手环、智能手表产品在内的多种产品都将会在CES 2021上亮相。

BioIntelliSense公司的BioButton就凭借创新功能获得关注。BioButton是一种硬币大小的一次性医疗可穿戴设备,用于连续监测静止时的温度、心率和呼吸频率,且具有定位功能,可尽早发现不利的生命体征趋势。还能警示公卫主管机关潜在疫情风险的信息。

开曼群岛去年9月实施的入境防疫管理计划中,借助BioButton以追踪入境旅客的生理信息,有助缩短隔离时间成为5天。

在今年CES上日本公司Yukai Engineering展出的Petit Qoobo则是用于安慰缓解人们的焦虑情绪,它的外形是一坨圆球,下面带有一条会晃动的尾巴,让人想起弱小可爱的小生物。

Petit Qoobo具备类似于真实动物的毛发触感,在被抚摸时,内置的智能感应器,能够对主人的抚摸或者拍打做出不同摇尾巴的反应,Petit还能够通过语音来与主人进行互动,就仿佛你在与真的猫对话一样,它会摇动毛茸茸的尾巴来回应你。

Petit Qoobo适用于疗养院中的老年人,以及对宠物过敏或者因为公寓规则而无法养宠物,但又渴望获得柔软和爱心拥抱的人。

CES首次在线举办,各个科技巨头第一天都展示了啥?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界面新闻,作者:彭新,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CES)11日在线上开幕。这是CES创办50多年来首次以网络虚拟的形式举办。

受新冠疫情影响,本届CES改变了举办形式,据主办方美国消费技术协会介绍,共有1900多家全球各地企业参加本届网络展会,包含英特尔、微软、英伟达、TCL等巨头公司和初创企业。

CES 2021主题依旧聚焦在5G、自动驾驶汽车、智慧医疗、智慧城市、人工智能等,官方称有超过千家的参展厂商、超过百场论坛, 预计将吸引15万人次线上参与。

期间,AMD CEO苏姿丰、通用汽车董事长兼CEO玛丽·巴拉及Verizon董事长兼CEO汉斯·维斯特伯格等人都将发表主题演说,展望技术趋势并发布新一代科技应用。

美国消费技术协会副主席卡伦·丘普卡说,今年CES首次以线上形式举办,以安全而有意义的方式使全球科技界“齐聚一堂”,将为世界各地受众提供在线了解最新科技动态的平台。

作为全球最大的消费技术产业盛会之一,始于1967年的CES一直是科技领域的开年重头戏,展览范围几乎涵盖了整个电子消费领域,被看作国际消费电子的“风向标”。每年展会都会吸引全球各地众多企业参展,去年CES参展企业约有4500家,来自160多个国家和地区。此前官方称,2022年CES仍计划在线下举办。

英特尔:自动驾驶和PC是重点

作为半导体巨头,英特尔在CES上展示了其在自动驾驶和PC领域的布局。

市场调研机构IDC和Gartner近日均发布报告显示,2020年是近年PC市场的最好时期。IDC称,2020年全年,全球PC市场出货量同比增长13.1%,居家办公、线上学习以及消费需求的复苏成为主要驱动因素。

PC市场的增长为英特尔带来的信心,英特尔CEO司睿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现在是进入(半导体行业)的好时机,万物数字化似乎正在加速,计算无处不在。不止是我们的PC和服务器,一切似乎都需要高性能计算。“PC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目前的市场对整个行业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本次CES英特尔共发布了50多款处理器产品,包括27款专为商用领域打造的全新处理器、6款面向教育领域的处理器、12款高性能移动处理器和8款高性能桌面级处理器,预计将在500多款PC上使用,面向商用、教育、移动和游戏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英特尔还预告了其今年晚些时候的下一代处理器代号“Alder Lake”,使用10nm SuperFin制造工艺,英特尔称之为“ x86架构的重大突破”,因为它将高性能和高效率内核的组合集成到一个产品中,成为最具功率可扩展性的芯片。市场预计英特尔将与AMD在高端市场展开激烈争夺。

自动驾驶则是英特尔新赛道上的重要组成部分,在CES上,英特尔公开旗下自动驾驶部门Mobileye的最新进展:

  • 在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方面,Mobileye表示新测试汽车有望于2021年年初在底特律、东京、上海、巴黎上路行驶。同时,待监管审批通过后还将推广至纽约。

  • 基于硅光子领域的积累,英特尔为Mobileye打造一套自动驾驶汽车激光雷达系统集成芯片(SoC),并于2025年投入使用。

  • Mobileye还透露,使用其现有技术的汽车已经在全球绘制了近10亿公里的高精地图,每天绘制的高精地图里程超过800万公里。

  • Mobileye计划开发一款专门用于自动驾驶汽车的软件定义雷达。

2017年英特尔以150亿美元收购的Mobileye,到现在已经成为了英特尔增长速度最快的业务部门。Mobileye以ADAS技术方案著称,2019年销售额已接近十亿美元,其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收也同比增长22%至2.54亿美元。

索尼关注内容创作,发布新无人机AirPeak

相比传统观念中的消费电子企业,本次CES上的索尼更像一家内容制作企业,相当多的产品围绕内容生产、制作展开。

索尼会长CEO吉田宪一郎等高管通过在线视频发布了最新技术。例如,通过融合歌手立体影像与虚拟空间,可以提供类似实际演唱会般具有临场感的视频。在美国,索尼与电信运营商Verizon合作,制作美国歌手麦迪逊·比尔的内容,并面向PlayStation VR及移动产品发布。

刚发售的PS5游戏主机将在未来出现更多游戏,索尼游戏子公司索尼互动娱乐CEO吉姆・莱恩在一支宣传片段中展示,《瑞奇与叮当》 新作、《地平线:西部禁域》《东京幽灵线》在内的新游戏将在今年内发售。

为了帮助内容创作,索尼将在2021年春季推出无人机AirPeak,这款无人机可以搭载索尼的全画幅无反相机Alpha系列,用于制作高清影像等。吉田强调“视频创造者可以探索影像表现的新境界”。

吉田宪一郎还宣布,正对电动概念汽车VISION-S开展公路行驶验证测试。据其介绍,验证实验是2020年12月在奥地利开始的。利用搭载的传感器掌握车内外的情况,辅助自动驾驶等。索尼今后还将反复进行实验,力争开拓车载传感器市场。

微软新款Surface瞄准商务市场,云服务支撑CES展会

微软通常在CES上不会有产品推出,但今年却出现“意外”,该公司推出了 Surface Pro 7“商务加强版”,命名为Surface Pro 7+。

和标准版相比,Surface Pro 7+在一些小地方进行了改进。首先是它的固态硬盘改成可以较简单移除的设计,这主要是方便企业进行机密资料管理,也让IT的工作更轻松点。通过换用更薄的面板,Surface Pro 7+有空间放入更大的电池,使它成为目前Surface家族中电量最大的一员。Surface Pro 7+也有特定型号可以选配LTE 移动数据,满足用户的随时联网需求。

实际上,让本次CES线上化成为现实,微软也在背后起到重要作用。主办方美国消费技术协会表示,微软的团队将会为今年CES提供了云服务、视频制作等相关支持。

英伟达移动版GPU上新

英伟达官网消息显示,北京时间1月13日凌晨1点,英伟达将会举行“GEFORCE RTX: GAME ON”特别直播活动,展示游戏和显卡领域的最新创新成果。

去年9月,英伟达新推出的RTX30系列显卡获得成功,但面临缺货窘境,随着比特币价格暴涨,居家娱乐需求增长,英伟达显卡供不应求,一直持续到现在。

CES通常是英伟达展示移动端产品的窗口,随着英特尔发布新一代移动处理器后,移动GPU也蓄势待发,主流PC厂商也将集中发布搭载新一代CPU和GPU的笔记本产品。

此外,据外媒Igorslab爆料,英伟达的RTX 3060 12GB将在CES上发布,并将很快上市。20GB的新旗舰RTX 3080Ti将延期至延期至2月发布。而此前流出的RTX 3050Ti将会作为RTX 3060 6GB发布。

Wi-Fi 6E来了,有望解决家庭网络堵塞困扰

逐渐普及的WiFi 6技术更新到WiFi 6E,它有望解决我们在居家办公时的最大困扰。

Wi-Fi联盟上周宣布开启Wi-Fi 6E设备认证,针对支持 6GHz 频段网络的设备。由于正赶上CES 2021,因此这项认证将为今年众多新品路由器、移动设备的发布创造条件。

Wi-Fi 6E最大的变化时6GHz频段的加入,为Wi-Fi 6网络增加了1200MHz的频宽,其容量是2.4GHz和5GHz频段总容量的两倍以上,最大可以承载7个非重叠160MHz信道。

去年无论是因为疫情在家工作,还是因为疫情无法外出娱乐,只能在家中看剧,对于网络的需求都是有增无减,但面临的困扰时,激增的无线联网设备让原本勉强可用的2.4 GHz和5GHz频段更加拥堵。

网络设备公司网件就看准了这个市场,带来了第一款WiFi 6E规格的路由器 Nighthawk RAXE500,在 2.4Ghz 和 5GHz频段之外,还增加了6GHz的频段,减少干扰和竞争,适合8K串流、无线VR等新式应用。网件产品管理副总裁Sandeep Harpalani称,新产品解决了当今家庭中存在大量设备,造成网络拥堵的问题。

不过,Wi-Fi 6E的普及可能不会太快,除了法规限制,各国6GHz频段释出的进度并不一致之外,目前支持 WiFi 6E 的产品依然相当稀少。

疫情下的科技生活

情是过去一年绕不开的话题,也使得人们对智慧医疗、智能健康设备的关注度提高。与此息息相关的智能监测、可穿戴设备、智能服务机器人等仍将在今年成为特别热点。包含智能空气净化器、紫外线消毒产品、智能手环、智能手表产品在内的多种产品都将会在CES 2021上亮相。

BioIntelliSense公司的BioButton就凭借创新功能获得关注。BioButton是一种硬币大小的一次性医疗可穿戴设备,用于连续监测静止时的温度、心率和呼吸频率,且具有定位功能,可尽早发现不利的生命体征趋势。还能警示公卫主管机关潜在疫情风险的信息。

开曼群岛去年9月实施的入境防疫管理计划中,借助BioButton以追踪入境旅客的生理信息,有助缩短隔离时间成为5天。

在今年CES上日本公司Yukai Engineering展出的Petit Qoobo则是用于安慰缓解人们的焦虑情绪,它的外形是一坨圆球,下面带有一条会晃动的尾巴,让人想起弱小可爱的小生物。

Petit Qoobo具备类似于真实动物的毛发触感,在被抚摸时,内置的智能感应器,能够对主人的抚摸或者拍打做出不同摇尾巴的反应,Petit还能够通过语音来与主人进行互动,就仿佛你在与真的猫对话一样,它会摇动毛茸茸的尾巴来回应你。

Petit Qoobo适用于疗养院中的老年人,以及对宠物过敏或者因为公寓规则而无法养宠物,但又渴望获得柔软和爱心拥抱的人。

六位新国货创业CEO复盘“从0到1”,生死之间“千万学费”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鲸商”(ID:bizwhale),作者:王晓萱,36氪经授权发布。

“从0到1”,是活下去、活好来的公司“光辉岁月”,也是所有创业者最痛苦、焦虑、无助的“至暗时刻”,爬过来海阔天空,倒下去万丈深渊。

当创业风口移向新国货、新消费领域时,大家经常踩的坑会有哪些?又该如何熬过去?

关于“消费品牌从0到1的跌宕起伏”。在TopDigital、宝洁(中国)校友会基金联合主办的2020TBI杰出品牌创新峰会上,鲸商创始人李清乐同海狸先生创始人陆宁、食验室CEO孙思达、心想科技CEO胡杰辉进行了对话讨论。

10月底,鲸商举办的“第二期国货新势力”活动上,一気棒创始人/前认养一头牛联合创始人陆斌 、诺心蛋糕创始人张岚、米客米酒创始人姜晓云也分享了从0到1的经验。

结合两场大会的CEO对话,我们将其中的干货内容进行了梳理加工,为大家做价值呈现。

从0到1,夹缝中的品牌机会

海狸先生较早提出海味健康零食概念,其创始人陆宁说:“我们目前发展了五年,尝试过各种产品。直到去年,才决定做品类品牌。”

据他介绍,海狸先生目前是淘系海味零食的头部品牌,今年主推的两款产品是碳烤鳕鱼片和肉松海苔卷,在公司销售整体占比达到70%。2019、2020年分别做到了4000万、1亿多的交易额,一年翻了约3 倍,而今年良好表现主要得益于直播带货。

同样做海味零食的新品牌——食验室,在2020年6月正式上线,主打产品是一款不加油、主要原料是鱼肉的薯片。其创始人孙思达介绍,过去半年时间里,食验室主要完成了对新品类的定义、改良、团队的搭建等工作,销售翻了10倍,但业务仍处于探索中。

一気棒创始人陆斌2020年开启了自己第三个创业项目,主攻人参熬夜市场。他在10月份鲸商“国货新势力”活动复盘过往,之前做杨梅酒(黄酒)项目,借助吴晓波个人IP虽然起点高,但由于品类有地域消费习惯限制,误入了窄赛道。

2017年换赛道,作为认养一头牛项目发起人之一,从基础款切入百亿级市场纯奶市场,由于抓住了内容红利及云集这类社交电商红利,认养一头牛迅速崛起,2020年预计能做到20亿左右规模。

另一位小米生态链公司的心想科技,主要做胶囊咖啡机和集热型饮水机,及衍生产品。其CEO胡杰辉认为,从品类上来看,咖啡机和饮水机这两个品类属于品类红利期,像集热型饮水机,心想科技的出货量遥遥领先,胶囊咖啡机在国内是第一名。

消费品创业易踩的“坑”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曾统计,近年来新消费品创业年死亡率高达74%,弯路、踩坑在所难免。

海狸先生踩过的坑就非常“深”。2015年时,海狸先生只是内部孵化的一个项目。现在海狸先生仍没有很大体量,主要是因为2017、2018年,分别踩了两个坑。

在2017年,海狸先生瞄准了当时市场份额最高,消费者认知最高的单品——鱿鱼。但是陆宁没注意到原料价格和供给稳定性的问题。在2017年年底,鱿鱼原料成本涨了4倍多。产品原有的50%毛利全部消失,海狸先生也处于亏损状态。

紧接着第二个坑来了。因为2018年社交电商大热,海狸先生想通过拓展渠道来弥补销售不足,就大面积的跟社交电商合作,但这些社交电商大都活了半年就倒下了。导致海狸先生2018年出现大量坏账,并且钱在渠道商手中拿不回来。

陆宁说那两年亏了一千多万。之后海狸先生做了三点策略上的调整:

第一,品牌开发新产品时,不仅要看市场趋势,消费者喜好变化,更重要的是考虑到原料稳定性。第二,渠道上要非常小心谨慎。做自己的天猫、京东,甚至线下门店。资金稳定性很重要。第三点,把当下的流量红利、渠道红利抓到手。

海狸先生在经过调整之后,才有了2019年、2020年走上正轨的情况。

从0到1的过程中,食验室这类的新品牌也会遇到挑战。孙思达说:“我们的产品开发了一年,用了两吨多的鱼。工厂在武汉,但是产品保质期非常短,今年1月份我们做出了第一批产品,因为没有经验,很多都过期了(损耗大)。而且做这个产品的时候,市面上没有任何参照,工厂很难我们想要的包装方式,所以光包装方案,我们就改了三次。”

当产品真的卖给用户的时候,团队还会有不同的想法,食验室又改了第三次包装。后面对于产品定位,生产时要做哪些事情,听用户哪些反馈,食验室又经过了多次的调整,把这些经验作为团队内化的能力,应用在更多产品上。

陆斌在从初次创业做杨梅酒时,第一年就做了40万斤酒,到最后这个项目关掉时还剩30万斤酒。所以陆斌认为,消费者经营首先考虑的是风险,风险当中最大难点就是库存。

因为前面交了巨大的学费,后面就需要优化。陆斌参与认养一头牛创业时,牛奶是个工业化的非标农产品,一头牛一天才80斤奶,就决定了只能做80斤的牛奶。团队一开始就高度关注库存和产品保质期的问题,有效避免了再次“交学费”。

踩过相似“坑”的还有诺心蛋糕。其CEO张岚也曾表示,在供应方面的困境。最初诺心蛋糕没有工厂,采用门店形式生产、销售。后面量起来后,门店就供不应求了。诺心蛋糕就用4~6个月的时间自建供应链,然而这几个月,团队每天都能看到有订单,可钱却收不上来。经历了初期的小危机后,诺心蛋糕非常注重工业化,要时刻确保生产端、物流端、采购端是完备的状态。

无独有偶,米客米酒CEO姜晓云回顾自己从创业初期,踩过最大的坑就是早期“太重”,2018年她做了一个错误的战略决定,从美团挖人组建了近70人的DB团队,主攻餐饮店渠道。

但早期产品能力又跟不上,加上知名度不够,分销渠道不容易接纳米客米酒的产品,所以在人员管理、资金问题上都受到了极大考验,最艰难的时候,员工离职“人都快走完了、钱都快烧完了。”这种情况下,姜晓云自己抵押贷款借钱发工资、进货,好在熬了过来。

做代工厂起家的心想科技在自己做品牌时,也踩坑了。心想科技自有工厂本身是给全球一些知名的咖啡机做设计制造的,基于这个情况,心想科技转向自主品牌时,面临最大的坑是工厂思维转向用户思维。

工厂思维就是大家会把自认为的好放到产品中,结局就是成本高。但是也正因为有这样的坑,后面心想科技非常重视用户环节,为后面的产品开发提供了借鉴。

并且在去年年初时,胡杰辉预感到用户需求的变化,主动求变。以前心想科技是小米系的公司,产品更“直男”,后来开始偏向于女性用户,在色彩运用方面调整,也做了一些措施,进行产品升级、对外推广。

新品牌如何抓住流量红利“杠杆”

直播带货这种新型业态,也为无数新消费品增添了抵达用户的触点。

2020年海狸先生一个多亿的销售额里,40%来自直播,其投产能做到1:4。陆宁认为,做新消费品牌,不一定要开天猫店直接面对客户。海狸先生现在还是渠道品牌,抖音、微博小红书等平台都是渠道,如何经营好渠道,使其效率变高,是早期成长非常重要的一点。

食验室作为今年诞生的新品牌,出生时就考虑怎么适应视频化内容表达。不过孙思达觉得食品是吃亏的,因为食物在画面中的表现力有限,视频信息密度大。食验室需要大量的测试,才慢慢在直播中找到方法。

胡杰辉则坦白,“直播这块我们有尝试过,目前效果不是太好。短视频有很大发展空间,我们现在主要还是利用短视频,把卖点场景化、剧情化。”

上述产品主要讲了直播带货,而认养一头牛这一产品更全面的经历了从自媒体时代到直播电商的红利。

五年前的自媒体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能打造品牌。以前央视,或者电梯间的广告,用户只能看到几秒。但自媒体可以把一个品牌、产品完整的呈现在用户面前,效率其实比央视广告高,所以自媒体出来的都是内容型品牌。

今天社会上很多新国货品牌,一定兼具内容化的特征,并且具有延展性。

认养一头牛早期抓住了公众号的最后一波红利,并且沉淀了私域用户。在17年的9月份,认养一头牛与云集合作,三个月销售就达到5000万,这是累积与新流量结合的结果。

所以整个17年,认养一头牛就做了5014万。第二年的时候,认养一头牛又发现了特别火的直播电商,加大投入后,趁着流量风口今年涨到了20亿规模,这就叫做利用新流量。

产品迭代、用户思维是面向未来

创业的一波三折中,有惊喜,也有陷阱。在之后的发展中,品牌还需要做哪些调整?

在陆宁看来,首要任务是产品优化,因为业务每次增长都是产品驱动。

他说:“食品行业研发耗费不低。像一些包装原料,比如鳕鱼肠、蟹柳,都不加防腐剂,需要一个高透析的膜,以前在污水处理时有使用,但是在食品领域使用的比较少。我们要把这些技术用到食品上,需要做的实验非常多。不仅仅是科技上的突破,更多是经验上的积累。”

其次,做品牌的人常抱怨渠道力不够强,陆宁强调品牌有一款好产品,客户能够感知到。比如2015年,海狸先生最早期一款产品在还没开天猫店时,仅在微博上大面积的让大家试吃,征求意见。交易就在微博通过私信下单,也做了700万的交易额。这就证实了产品优质的时候,传播就会变得容易。

还有一点,往往创业最早期时,创始团队才能初心不变的打磨产品。后面在成长、奔跑的过程中,会因为内部管理、供应链、与渠道做关系等问题,或者消费者需要更廉价的产品,品牌不得不妥协。这时候初心不变,很难。

中国食品供应链在过去30年没有大变化,95后的年轻人觉得产品千篇一律,他们都希望出一些有创新的产品,真正好吃的产品。

心想科技则表示,产品和服务都需要迭代。胡杰辉说:“我们坚持做性价比的产品,性价比不等于低价。但是大家在做性价比或者做低价的同时,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服务。家电产品的售后服务,不能只是退钱,还要维修。”

胡杰辉本人就亲身经历过,一些品牌不仅产品好,售后服务也很好。公司的产品做好了以后,就会升级颜值,升级服务。心想科技打造一个从用户端开始,打造从企业端、品牌端,再返回到用户的服务流程。这个流程做的如何,会最终决定产品的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