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去KTV?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冯晓亭,编辑:赵磊,36氪经授权发布。

“去KTV多没劲啊。”当张媛提议在元旦假期去KTV唱歌唠嗑时,朋友们嗤之以鼻。

最后,张媛一行人选择了一家蹦床主题公园作为她们的聚会地点。

张媛的选择并不让人意外,一家连锁量贩KTV的加盟商陈立告诉燃财经,KTV生意并不好做,他所经营的量贩式KTV也一直处于低迷状态。

“开门做生意的,最愁就是没客户。虽然年轻人还是愿意在店里花钱,可明显感觉到这几年生意难做。每个月都会来一次的‘回头客’少之又少,年轻人聚会娱乐的选择也越来越多,KTV不再是他们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了。”

KTV如今已不再是年轻人眼中时髦的代名词。早在两年前,陈立的门店便有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光顾,尤其下午场几乎被“夕阳红老年团”控场,到了晚上才有年轻人上门。

“虽然我们生意主要集中在晚上,可白天的时间里包厢全闲置也不好,和一些团购平台合作折价卖些券,就当赔本赚吆喝,反正也属于正常开支。”陈立告诉燃财经。

店里客户群体虽然有变化,可是消费主体还是年轻人,大爷大妈们则基本“干唱”,他们不会在店里产生其他消费,因此,KTV的收入并不会因为大爷大妈们的到来而提升多少。

对于曾经奉KTV为“潮流”的80、90后而言,深受追捧的KTV显然已成为过去,他们已经“背叛”KTV。“你上次去KTV是什么时候?”燃财经试图向多位80、90后了解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得到的回复基本是“大半年前”、“好久没去了”、“我都忘了上一次去是什么时候”……

社会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给年轻人带来了更多元化的社交渠道和多样化的娱乐场所。正如张媛和朋友所选择的蹦床主题乐园一般,现今,AI游戏厅、剧本杀、桌游、密室逃脱等具有强社交性的娱乐消遣方式,显然更被年轻人所喜爱。

如今的KTV行业,一边与用户脱节,被不少业内人士称之为“夕阳产业”;另一边则是自2015年后线上K歌APP和线下歌咏亭(迷你KTV)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与之争夺用户。

不过,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数据显示,KTV行业虽日渐低迷,但仍是音乐产业占比重最大的业态。2020年12月,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产业发展研究中心项目组发布的《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卡拉OK市场规模高达1034.4亿元,占音乐产业总值的26.18%,在中国音乐产业的细分行业中拔得头筹。

业内人士钱虎认为,2015年是KTV行业的转折点,这一年,钱柜朝阳店倒闭,万达全部倒闭,KTV行业迎来巨变,数据显示KTV经营场所数量在2015年达到高峰,可到2016年,场所数量从12万断崖式降至5万多家。

“众所周知,KTV不只是一个唱歌场所,其存在更多是为了满足用户的社交需求,KTV行业虽然低迷,但市场规模还是不曾减少,侧面证明社交需求还是存在,但现在有其他满足用户社交需求的新业态出现。KTV的场景太单一,如果不改变,被淘汰其实是早晚的事。”

从暴利生意到勉力维生

“从数量上来看,KTV未曾消失,只是不再占据大众的视线。”在娱乐方式单一的过去,KTV是灯红酒绿,是时尚潮流,是高端人士聚集的场所,这些通过高额消费呈现出来,转化成可观的利润,让KTV行业风光一时。

在KTV行业从业十余年的周波告诉燃财经,在2012年之前,经营一家KTV,堪称暴利,只需运营一两年即可全部回本。但从2015年起,KTV的生意变得寡淡,经营一家KTV往往需要三年才能回本,三年还不能回本的KTV只有“死路一条”。

周波就是自己口中撑不过3年的KTV经营者,他是音响维修技工出身,是“最早摸到顶级KTV音响设备”的那一群人,“还在工厂打工时候,我那个车间主管说得最多的就是北京上海一个包厢一晚得消费好几千,一家KTV一个月能赚一千万。后来才知道,他口中月收入过千万的KTV是当年有名的钱柜KTV,那时候的钱柜非常风光,每个晚上都是热闹非凡。”

怀揣创业梦的周波一直留意着KTV行业的动态,在他看来,2016年是KTV行业危与机并存的动荡年,“外界纷纷看衰KTV产业,目光所及之处都是KTV倒闭转让潮,但是我所在的音响设备公司接单量却不减反增。”

周波觉得,2016年正是开启他KTV创业梦的好时机,于是他和朋友一起投入500万元,盘下一个待转让的KTV,重新装修更换设备后便开门营业。

他盘算着,只要两年时间,500万元就能回本,“众所周知,KTV产业是个典型的重资产行业,房租、装修和设备都是大额支出项,但前期的投入在后续经营期间可平摊,且房费和酒水零售等主营收入项的利润可达到60-80%,每个月净赚20万元不难。两年时间将前期投资弥补了,往后几年都是躺着赚钱。”

虽然周波对于2016年KTV行业的走势预判得到了验证,但现实仍让周波“躺着赚钱”的梦想破灭。周波直言:“2016年开店后,明显感觉来店里的消费者越来越少,人均消费也越来越低。过年时候月收入有二三十万元,可是平常淡月平均只有十万元收入。”

2019年是周波的KTV开业的第三个年头,他一共赚了不到400万元,最先投资的500万元并没有赚回本。按照行业常规,隔三五年就需对KTV进行重新装修和设备换新以保证客流。但是周波的KTV显然无法再继续投钱翻新,周波与合伙人商量后,将店面连同设备低价转手。

“三年时间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是也还好止血了,不然还继续往里砸钱的话,遇上2020年疫情,赔得会更多。”周波唏嘘道。

近年来,像周波一样无功而返的KTV创业者并不罕见。在某地文化娱乐行业协会工作的陈响告诉燃财经,2012年之前是KTV行业掘金的最佳时期,歌舞娱乐行业伴随着寻求社交满足的年轻人群体崛起而高速发展,靠酒水暴利赚的盆满钵满的门店多不胜数。“但现在,KTV已经从人人赚钱的暴利行业,成为一场经营者苦求盈利的残酷游戏。”

KTV失去年轻人

曾几何时,KTV是无数年轻人眼中潮流的象征,可如今,80、90后去KTV的次数屈指可数,中老年人反倒成了KTV里白天场的“常客”。

一家量贩KTV的服务员小修对此表示深有同感,“白天来的基本都是组团的大爷大妈,从不在店里消费,团购一张欢唱卷干唱几个小时。当然他们也都直接忽视店里禁止带酒水食品的规定,包里自带干货和茶水。”

2019年10月,口碑联合饿了么发布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选择在KTV下午时段消费的50岁以上中老年人比青年群体高出近20%。KTV在主流娱乐市场逐渐失去话语权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些在互联网中没有话语权的中老年人,成了KTV的主流用户群。

“说的好听点就是现在KTV行业‘接地气’了,普罗大众都能消费得起,说的不好听那就是KTV离最佳娱乐场所选项早已相去甚远。”业内人士透露,2015年鼎盛一时的钱柜朝阳店关门,也寓意着KTV作为专属娱乐代名词的一个时代结束了。

追溯过往,不难发现,如舞厅和溜冰场是固定年龄群体的青春印记一般,曾引领时代潮流的KTV,也承载了很多80、90后的青春回忆。

KTV的前身可追溯至20世纪中期来自日本的卡拉OK,卡拉OK还与方便面烘干法、随身听一起被誉为日本对世界的三大发明,指的是唱歌时用只有伴奏的磁带替代乐队伴奏,让大众都能享受唱歌的乐趣。

卡拉OK兴起的时代背景是日本经济快速发展,卡拉OK成了快节奏生活下居民为数不多的娱乐方式之一。弹指之间,卡拉OK的热潮走出日本席卷亚洲各国,《时代》周刊对卡拉OK的发明者井上大佑的评价是,“他改变了亚洲的夜晚。”

卡拉OK改变原本静谧夜晚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商机。

如果说开放式的卡拉OK满足的是大众“自娱”需求,那么包厢式的KTV则极大满足了大众的社交需求。正如陈响所言,“在早期,商务社交是KTV承载的主要功能,虽然后来KTV逐渐褪去商务外衣,成了亲朋好友的聚集地,甚至成为退休中老年人的聚会最佳选择,但万变不离其宗,KTV都在满足用户的社交需求。”

钱虎认为,年轻人历来都是文娱消费的主力军,不管从付费意愿还是消费金额来看,年轻人都远胜于其他年龄群体,“抓住年轻人的心就等于抓住了市场,但是KTV提供的服务十年如一日,不曾有过改变,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度早已跌至谷底。”

周波则认为KTV提供的服务单一这一现象是行业通病,酒水与包间费二者收入分别占门店总收入的六成与四成,KTV行业内同质化严重,消费者转移成本低的弊端其实也在倒逼KTV进行改革。据燃财经调查了解,市面上寻求转型的KTV也不少,O2O模式的KTV、餐饮式KTV、轰趴式KTV等层出不穷,但市场却反响平平。

周波在经营KTV的三年期间,也曾尝试对此做改变,“我试过将小包厢改成私人影院,说实话投入并不大,无非就是买一套投影设备和换一套沙发,但是实际效果并不好。”周波解释道,选择私人影院的大多是年轻情侣,但是复客率接近0,客户消费后基本都抱怨隔音效果不好、噪音大、空气不流通等,消费体验感很差。最终周波还是无奈关停了私人影院项目。

另一方面,当下可满足用户社交需求的线下娱乐新业态纷纷涌现,让KTV单一的社交功能相形见绌,主题乐园、沉浸式游戏、轰趴馆等线下娱乐场所的兴起,进一步瓜分了KTV原来的消费主体。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新生代线下娱乐消费升级研究报告》显示,45%左右的新生代半年内在线下娱乐的投入超过100元,线下娱乐以其独特的互动体验和社交场景,获得90、00后新生代的青睐,虽然线下娱乐消费偏高,但用户仍然愿意为了获得优质体验而付费。而在该报告的众多可供选择的线下娱乐中,KTV的身影已无处寻觅。

被“肢解”的KTV

KTV的发展受挫除了源于自身体验单一外,还有很大部分原因是,KTV承载的各大功能正被新的场所和方式分割。

在钱柜KTV鼎盛时期,富丽堂皇的装修、与当红明星碰面的高概率、丰富的自助餐饮吸引一大群有钱有权的社会精英,KTV被看作是地位与金钱的象征。

“十年前,到提前预约好的包间谈生意‘倍有脸’,但如今,高级会所的出现,直接替代了传统KTV的商务功能。”在周波看来,KTV最引以为傲的社交功能,近年来已经被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海啸和线下娱乐场所崛起风暴,席卷得支离破碎。“高级商务KTV还会存续一些商务功能,但毕竟是少数。”

在手机应用商城里以“社交”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便会出现成百上千个与社交相关的APP,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游戏社交、音乐社交……不同社交领域的应用眼花缭乱应有尽有。从2011年微信和陌陌推出至今,在线社交在互联网江湖中已走过近十个年头,其地位始终举足轻重。

微信个性签名写着“重度社恐患者,别打电话有事请留意”的网友默默,就极度排斥KTV包厢内的社交形式,“一群不太熟的人长期在一个狭窄的小屋子里,要么唱歌要么唠嗑。小包厢里每个人都很容易与对方紧密接触,对我来说这完全接受不了。”

默默已经有3年没踏进过KTV,不过除了KTV,线下兴起桌游、轰趴馆等娱乐方式她也没主动参与过,因为对她来说,线上交流足矣

性格与默默截然相反的欢欢则向往另一种生活,她钟情于交友,周末假期浪迹在各种娱乐场所,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交朋友。欢欢细数她“社交局”去过的地方,室外的滑雪场、宠物公园;室内的密室逃脱、蹦床主题公园、电竞馆、桌游吧……

而当问及KTV时,欢欢回答说:“不会选择去KTV,没多大意思。光唱歌唱几个小时,谁受得了。”欢欢同时也表示,线下娱乐虽多样化,但她最常去的还是和朋友组团去玩剧本杀、密室逃脱等沉浸式游戏。

一位在广州经营几家真人密室逃脱门店的老板向燃财经表示,大部分消费者都会重复消费,当然重复消费还建立在游戏体验感极佳的前提下,“沉浸式体验作为一种直接或间接的器官体验,消费者在游戏过程中注意力是高度集中的。也有不少消费者向我们透露,集中注意力的过程还会让他们全然释放压力。”

该老板也强调,密室逃脱游戏开放的主题数量并不多,且主题基本是“一次性消费”,所以要不断在各主题中注入新的创意,唯有此密室游戏才会具备持续生命力。而年轻人所追求的“新鲜感”、“高频刺激”,KTV这种古老的娱乐方式并不能提供。

与此同时,线上K歌APP和线下歌咏亭近年也前来瓜分KTV用户最纯粹的“K歌需求”。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在线K歌社交娱乐行业发展洞察白皮书》数据显示,自2014年在线K歌行业开始规模化发展以来,短短数年时间迅速积累起庞大的用户流量规模,至2019年,行业月活跃设备数逼近2.2亿,预计2019年网民渗透率达53.6%。

《报告》数据显示迷你KTV市场规模达140.5亿元,然而歌咏亭逐渐形成市场规模的同时也暴露了一些问题。

“据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一边是不少消费者认为歌咏亭的收费略高,而另一边则是歌咏亭的经营者抱怨无法盈利。”陈响告诉燃财经,无论从歌咏亭设备的备案数量还是从投放数量来看,均略有降低。但利用消费者的碎片化时间以满足消费者的唱歌需求,对于KTV的生意仍有一定影响。

时下,作为时代产物的KTV仍为消费者提供一个唱歌、聚会的场所,发挥其社交功能,但由于能够满足消费者社交需求的新业态在不断涌现,KTV引流潮流的时代已一去不返。“从各大行业数据来看,KTV行业市场规模历年也一直处于低速增长状态,但KTV行业失去暴利不代表失去未来。”陈响说道。

但失去年轻人的KTV,真的还能有光明的未来吗?

从暴利生意到勉力维生 失去年轻人的KTV还能有光明的未来吗?

来源:燃次元

作者 | 冯晓亭

“去KTV多没劲啊。”当张媛提议在元旦假期去KTV唱歌唠嗑时,朋友们嗤之以鼻。

最后,张媛一行人选择了一家蹦床主题公园作为她们的聚会地点。

张媛的选择并不让人意外,一家连锁量贩KTV的加盟商陈立告诉燃财经,KTV生意并不好做,他所经营的量贩式KTV也一直处于低迷状态。

“开门做生意的,最愁就是没客户。虽然年轻人还是愿意在店里花钱,可明显感觉到这几年生意难做。每个月都会来一次的‘回头客’少之又少,年轻人聚会娱乐的选择也越来越多,KTV不再是他们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了。”

KTV如今已不再是年轻人眼中时髦的代名词。早在两年前,陈立的门店便有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光顾,尤其下午场几乎被“夕阳红老年团”控场,到了晚上才有年轻人上门。

“虽然我们生意主要集中在晚上,可白天的时间里包厢全闲置也不好,和一些团购平台合作折价卖些券,就当赔本赚吆喝,反正也属于正常开支。”陈立告诉燃财经。

店里客户群体虽然有变化,可是消费主体还是年轻人,大爷大妈们则基本“干唱”,他们不会在店里产生其他消费,因此,KTV的收入并不会因为大爷大妈们的到来而提升多少。

对于曾经奉KTV为“潮流”的80、90后而言,深受追捧的KTV显然已成为过去,他们已经“背叛”KTV。“你上次去KTV是什么时候?”燃财经试图向多位80、90后了解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得到的回复基本是“大半年前”、“好久没去了”、“我都忘了上一次去是什么时候”……

社会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给年轻人带来了更多元化的社交渠道和多样化的娱乐场所。正如张媛和朋友所选择的蹦床主题乐园一般,现今,AI游戏厅、剧本杀、桌游、密室逃脱等具有强社交性的娱乐消遣方式,显然更被年轻人所喜爱。

如今的KTV行业,一边与用户脱节,被不少业内人士称之为“夕阳产业”;另一边则是自2015年后线上K歌APP和线下歌咏亭(迷你KTV)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与之争夺用户。

不过,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数据显示,KTV行业虽日渐低迷,但仍是音乐产业占比重最大的业态。2020年12月,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产业发展研究中心项目组发布的《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卡拉OK市场规模高达1034.4亿元,占音乐产业总值的26.18%,在中国音乐产业的细分行业中拔得头筹。

业内人士钱虎认为,2015年是KTV行业的转折点,这一年,钱柜朝阳店倒闭,万达全部倒闭,KTV行业迎来巨变,数据显示KTV经营场所数量在2015年达到高峰,可到2016年,场所数量从12万断崖式降至5万多家。

“众所周知,KTV不只是一个唱歌场所,其存在更多是为了满足用户的社交需求,KTV行业虽然低迷,但市场规模还是不曾减少,侧面证明社交需求还是存在,但现在有其他满足用户社交需求的新业态出现。KTV的场景太单一,如果不改变,被淘汰其实是早晚的事。”

从暴利生意到勉力维生

“从数量上来看,KTV未曾消失,只是不再占据大众的视线。”在娱乐方式单一的过去,KTV是灯红酒绿,是时尚潮流,是高端人士聚集的场所,这些通过高额消费呈现出来,转化成可观的利润,让KTV行业风光一时。

在KTV行业从业十余年的周波告诉燃财经,在2012年之前,经营一家KTV,堪称暴利,只需运营一两年即可全部回本。但从2015年起,KTV的生意变得寡淡,经营一家KTV往往需要三年才能回本,三年还不能回本的KTV只有“死路一条”。

周波就是自己口中撑不过3年的KTV经营者,他是音响维修技工出身,是“最早摸到顶级KTV音响设备”的那一群人,“还在工厂打工时候,我那个车间主管说得最多的就是北京上海一个包厢一晚得消费好几千,一家KTV一个月能赚一千万。后来才知道,他口中月收入过千万的KTV是当年有名的钱柜KTV,那时候的钱柜非常风光,每个晚上都是热闹非凡。”

怀揣创业梦的周波一直留意着KTV行业的动态,在他看来,2016年是KTV行业危与机并存的动荡年,“外界纷纷看衰KTV产业,目光所及之处都是KTV倒闭转让潮,但是我所在的音响设备公司接单量却不减反增。”

周波觉得,2016年正是开启他KTV创业梦的好时机,于是他和朋友一起投入500万元,盘下一个待转让的KTV,重新装修更换设备后便开门营业。

他盘算着,只要两年时间,500万元就能回本,“众所周知,KTV产业是个典型的重资产行业,房租、装修和设备都是大额支出项,但前期的投入在后续经营期间可平摊,且房费和酒水零售等主营收入项的利润可达到60-80%,每个月净赚20万元不难。两年时间将前期投资弥补了,往后几年都是躺着赚钱。”

虽然周波对于2016年KTV行业的走势预判得到了验证,但现实仍让周波“躺着赚钱”的梦想破灭。周波直言:“2016年开店后,明显感觉来店里的消费者越来越少,人均消费也越来越低。过年时候月收入有二三十万元,可是平常淡月平均只有十万元收入。”

2019年是周波的KTV开业的第三个年头,他一共赚了不到400万元,最先投资的500万元并没有赚回本。按照行业常规,隔三五年就需对KTV进行重新装修和设备换新以保证客流。但是周波的KTV显然无法再继续投钱翻新,周波与合伙人商量后,将店面连同设备低价转手。

“三年时间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是也还好止血了,不然还继续往里砸钱的话,遇上2020年疫情,赔得会更多。”周波唏嘘道。

近年来,像周波一样无功而返的KTV创业者并不罕见。在某地文化娱乐行业协会工作的陈响告诉燃财经,2012年之前是KTV行业掘金的最佳时期,歌舞娱乐行业伴随着寻求社交满足的年轻人群体崛起而高速发展,靠酒水暴利赚的盆满钵满的门店多不胜数。“但现在,KTV已经从人人赚钱的暴利行业,成为一场经营者苦求盈利的残酷游戏。”

KTV失去年轻人

曾几何时,KTV是无数年轻人眼中潮流的象征,可如今,80、90后去KTV的次数屈指可数,中老年人反倒成了KTV里白天场的“常客”。

一家量贩KTV的服务员小修对此表示深有同感,“白天来的基本都是组团的大爷大妈,从不在店里消费,团购一张欢唱卷干唱几个小时。当然他们也都直接忽视店里禁止带酒水食品的规定,包里自带干货和茶水。”

2019年10月,口碑联合饿了么发布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选择在KTV下午时段消费的50岁以上中老年人比青年群体高出近20%。KTV在主流娱乐市场逐渐失去话语权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些在互联网中没有话语权的中老年人,成了KTV的主流用户群。

“说的好听点就是现在KTV行业‘接地气’了,普罗大众都能消费得起,说的不好听那就是KTV离最佳娱乐场所选项早已相去甚远。”业内人士透露,2015年鼎盛一时的钱柜朝阳店关门,也寓意着KTV作为专属娱乐代名词的一个时代结束了。

追溯过往,不难发现,如舞厅和溜冰场是固定年龄群体的青春印记一般,曾引领时代潮流的KTV,也承载了很多80、90后的青春回忆。

KTV的前身可追溯至20世纪中期来自日本的卡拉OK,卡拉OK还与方便面烘干法、随身听一起被誉为日本对世界的三大发明,指的是唱歌时用只有伴奏的磁带替代乐队伴奏,让大众都能享受唱歌的乐趣。

卡拉OK兴起的时代背景是日本经济快速发展,卡拉OK成了快节奏生活下居民为数不多的娱乐方式之一。弹指之间,卡拉OK的热潮走出日本席卷亚洲各国,《时代》周刊对卡拉OK的发明者井上大佑的评价是,“他改变了亚洲的夜晚。”

卡拉OK改变原本静谧夜晚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商机。

如果说开放式的卡拉OK满足的是大众“自娱”需求,那么包厢式的KTV则极大满足了大众的社交需求。正如陈响所言,“在早期,商务社交是KTV承载的主要功能,虽然后来KTV逐渐褪去商务外衣,成了亲朋好友的聚集地,甚至成为退休中老年人的聚会最佳选择,但万变不离其宗,KTV都在满足用户的社交需求。”

钱虎认为,年轻人历来都是文娱消费的主力军,不管从付费意愿还是消费金额来看,年轻人都远胜于其他年龄群体,“抓住年轻人的心就等于抓住了市场,但是KTV提供的服务十年如一日,不曾有过改变,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度早已跌至谷底。”

周波则认为KTV提供的服务单一这一现象是行业通病,酒水与包间费二者收入分别占门店总收入的六成与四成,KTV行业内同质化严重,消费者转移成本低的弊端其实也在倒逼KTV进行改革。据燃财经调查了解,市面上寻求转型的KTV也不少,O2O模式的KTV、餐饮式KTV、轰趴式KTV等层出不穷,但市场却反响平平。

周波在经营KTV的三年期间,也曾尝试对此做改变,“我试过将小包厢改成私人影院,说实话投入并不大,无非就是买一套投影设备和换一套沙发,但是实际效果并不好。”周波解释道,选择私人影院的大多是年轻情侣,但是复客率接近0,客户消费后基本都抱怨隔音效果不好、噪音大、空气不流通等,消费体验感很差。最终周波还是无奈关停了私人影院项目。

另一方面,当下可满足用户社交需求的线下娱乐新业态纷纷涌现,让KTV单一的社交功能相形见绌,主题乐园、沉浸式游戏、轰趴馆等线下娱乐场所的兴起,进一步瓜分了KTV原来的消费主体。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新生代线下娱乐消费升级研究报告》显示,45%左右的新生代半年内在线下娱乐的投入超过100元,线下娱乐以其独特的互动体验和社交场景,获得90、00后新生代的青睐,虽然线下娱乐消费偏高,但用户仍然愿意为了获得优质体验而付费。而在该报告的众多可供选择的线下娱乐中,KTV的身影已无处寻觅。

被“肢解”的KTV

KTV的发展受挫除了源于自身体验单一外,还有很大部分原因是,KTV承载的各大功能正被新的场所和方式分割。

在钱柜KTV鼎盛时期,富丽堂皇的装修、与当红明星碰面的高概率、丰富的自助餐饮吸引一大群有钱有权的社会精英,KTV被看作是地位与金钱的象征。

“十年前,到提前预约好的包间谈生意‘倍有脸’,但如今,高级会所的出现,直接替代了传统KTV的商务功能。”在周波看来,KTV最引以为傲的社交功能,近年来已经被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海啸和线下娱乐场所崛起风暴,席卷得支离破碎。“高级商务KTV还会存续一些商务功能,但毕竟是少数。”

在手机应用商城里以“社交”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便会出现成百上千个与社交相关的APP,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游戏社交、音乐社交……不同社交领域的应用眼花缭乱应有尽有。从2011年微信和陌陌推出至今,在线社交在互联网江湖中已走过近十个年头,其地位始终举足轻重。

微信个性签名写着“重度社恐患者,别打电话有事请留意”的网友默默,就极度排斥KTV包厢内的社交形式,“一群不太熟的人长期在一个狭窄的小屋子里,要么唱歌要么唠嗑。小包厢里每个人都很容易与对方紧密接触,对我来说这完全接受不了。”

默默已经有3年没踏进过KTV,不过除了KTV,线下兴起桌游、轰趴馆等娱乐方式她也没主动参与过,因为对她来说,线上交流足矣。

性格与默默截然相反的欢欢则向往另一种生活,她钟情于交友,周末假期浪迹在各种娱乐场所,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交朋友。欢欢细数她“社交局”去过的地方,室外的滑雪场、宠物公园;室内的密室逃脱、蹦床主题公园、电竞馆、桌游吧……

而当问及KTV时,欢欢回答说:“不会选择去KTV,没多大意思。光唱歌唱几个小时,谁受得了。”欢欢同时也表示,线下娱乐虽多样化,但她最常去的还是和朋友组团去玩剧本杀、密室逃脱等沉浸式游戏。

一位在广州经营几家真人密室逃脱门店的老板向燃财经表示,大部分消费者都会重复消费,当然重复消费还建立在游戏体验感极佳的前提下,“沉浸式体验作为一种直接或间接的器官体验,消费者在游戏过程中注意力是高度集中的。也有不少消费者向我们透露,集中注意力的过程还会让他们全然释放压力。”

该老板也强调,密室逃脱游戏开放的主题数量并不多,且主题基本是“一次性消费”,所以要不断在各主题中注入新的创意,唯有此密室游戏才会具备持续生命力。而年轻人所追求的“新鲜感”、“高频刺激”,KTV这种古老的娱乐方式并不能提供。

与此同时,线上K歌APP和线下歌咏亭近年也前来瓜分KTV用户最纯粹的“K歌需求”。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在线K歌社交娱乐行业发展洞察白皮书》数据显示,自2014年在线K歌行业开始规模化发展以来,短短数年时间迅速积累起庞大的用户流量规模,至2019年,行业月活跃设备数逼近2.2亿,预计2019年网民渗透率达53.6%。

《报告》数据显示迷你KTV市场规模达140.5亿元,然而歌咏亭逐渐形成市场规模的同时也暴露了一些问题。

“据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一边是不少消费者认为歌咏亭的收费略高,而另一边则是歌咏亭的经营者抱怨无法盈利。”陈响告诉燃财经,无论从歌咏亭设备的备案数量还是从投放数量来看,均略有降低。但利用消费者的碎片化时间以满足消费者的唱歌需求,对于KTV的生意仍有一定影响。

时下,作为时代产物的KTV仍为消费者提供一个唱歌、聚会的场所,发挥其社交功能,但由于能够满足消费者社交需求的新业态在不断涌现,KTV引流潮流的时代已一去不返。“从各大行业数据来看,KTV行业市场规模历年也一直处于低速增长状态,但KTV行业失去暴利不代表失去未来。”陈响说道。

但失去年轻人的KTV,真的还能有光明的未来吗?

KTV真的没落了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何无益,36氪经授权发布。

提到KTV,往往给人的印象是“夕阳产业”、“音乐产业中的破落户”。

《财经》一篇报道中就指出,本该成为KTV主力消费人群的90、00后却大都不觉得KTV好玩,反倒是很多中老年用户成为了很多KTV维持生计而吸引的主力军——这更加深了KTV在年轻人心中是夕阳红品牌的印象。

可是,据《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音乐产业市场总规模3950.96亿元,在十多个细分行业中,独领风骚的却是KTV。

或许,我们对KTV行业需要重新认识认识。

《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的数据显示,2019年KTV市场规模高达1034.4亿,占音乐产业总值的26.18%,而近些年备受关注的数字音乐的规模是664亿,音乐演出则为200多亿。

从音乐产业发展研究中心2015年开始至今的6份报告来看,KTV行业一直在音乐产业领域独领风骚,牢牢占据着细分市场规模第一的位置。

众所周知,KTV行业在2012年迎来了发展的转折点,政策环境巨变、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新型娱乐方式的分流使得KTV市场快速从供给方市场转向了需求方市场。

从前80%以上的高利润率没有了,平均客单价越来越低,甚至在2016年发生了倒闭潮——60%的KTV破产倒闭、市场哀鸿遍野,90、00后等主要KTV目标人群对KTV行业的好感度和需求大大降低,KTV从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时髦娱乐场所变成了生活中可有可无的破落户……因此,有不少人认为,KTV已经变成了夕阳行业了。

但是,从《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来看,即便是倒闭潮汹涌的2016年,KTV行业的产值也以869亿高居榜首,而且市场规模依旧以2.7%环比速率在增长。甚至在2018年暴涨12.3%,市场规模突破1000亿。

近几年KTV市场规模(数据来源:《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

为什么KTV行业在经历了2016年倒闭潮后,非但没有一蹶不振,而且似乎获得了新的生机,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接下来,本文将对KTV行业的巨变进行一些分析。

2016年后,KTV行业出现了两个不可忽略的新趋势:传统KTV转型升级、新型KTV创新崛起。

传统KTV转型升级,主要表现在传统KTV的淘汰、经营理念的转变和营销模式的创新。

从《报告》中的数据来看,KTV场所的峰值是2015年的12万家,2016年近60%的KTV倒闭,年底仅剩5.4万家左右,此后传统KTV开始了缓慢下降的趋势,至2019年底全国共有KTV场所46800家——这说明市场正在不断淘汰那些在转型升级进程中落后的KTV。

同时,有趣的是,虽然KTV数量在逐步减少,但KTV的包厢价格和包厢利用率却在2016年之后得到迅速回升。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KTV包厢价格自2016年降至谷底后便开始反弹。例如2014年包厢平均价格在141元/小时左右,2015年下降为100元/小时,到2016年时跌至85元/小时;而2017年,包厢的价格开始回升至91元/小时,到了2018年,包厢均价已经上升到95元/小时了。

KTV是淡旺季非常明显的行业,假期、周末时候客流量大,工作日便少,而且很多KTV都是下午6点以后才开始营业。但是近些年很多KTV逐渐走出舒适区,积极利用互联网导流,学习新的营销方式,通过促销、团购、主题营销等方式给淡季引流,增加包厢利用率,以提高营业收入。

很多KTV会将营业时间提早到下午2点,有些甚至提到上午10点,然后在开业到下午6点这段客流比较少的时间段大力度促销,比如在美团发放5折优惠券,或者组织3折团购,举办“老年人专场”等活动,吸引更多用户的同时提高房间利用率;而在周末、节假日、晚上等客流高峰期则适当提价……这些是KTV营销模式的创新表现,通过营销模式的创新提高了KTV的包厢利用率,从而提高其营业收入。

同时,KTV在经营理念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传统KTV的营收主要以酒水为主,占比高达60%以上,酒水溢价普遍在5倍左右;但是2016年以后的KTV以量贩式为主,大幅降低酒水价格,很多只有150%左右的溢价,更有甚至会采用评价酒水甚至免费酒水吸引客户,主要营收由酒水变成了包厢费+酒水。据唱吧麦颂CEO刘志伟介绍,唱吧麦颂的营收中酒水占比已经低于50%。

这正是KTV转型升级在数据上的直接反应,也是KTV数量骤减后市场规模不降反升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6年以后,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KTV市场出现在线K歌和迷你KTV等新型KTV行业。

在线K歌市场出现了全民K歌、唱吧、唱鸭、酷我K歌、天籁K歌等平台,用户不必再去线下实体KTV店,随时随地就可以用手机里的APP在线K歌。

比达咨询发布的《2019年度95后用户K歌洞察报告》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在线K歌用户规模达2.82亿人,环比增长4.1%,同比增长22%,整体规模达73亿元。

2016年,KTV行业的另一个新型业态迷你KTV也开始快速发展,比较知名的入局者已经有十多家,友唱Mbar、咪哒miniK、雷石、兴糖等都已有了多轮融资。

2019年底迷你KTV投放量已突破8万台,市场规模达到140.5亿元。

移动互联网崛起后,在线K歌、迷你KTV等新型KTV的崛起为KTV开辟了新战场,无疑也是推动KTV持续坚挺的重要原因。

从整体上来看,KTV行业是一个耐力非常强的马拉松运动员,在音乐产业这条赛道上已经领跑几十载,虽然像数字音乐这样的明星选手已经开始加速追赶,但是要超越KTV在短期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KTV市场随着行业的转型升级和新型KTV的创新发展,该行业其实还是增量市场。

按目前1200亿的市场规模,即便每次平均消费200块,一年去10次的情况下也才有6000万用户。(按:网上一份大学生KTV消费调查问卷显示他们平均每年至少回去KTV10次以上,所以按10次计算。另外,10次不算高,KTV可以通过营销提高消费频次,这儿仅做估算,不再赘述。)

所以KTV用户还处在增量市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10年后KTV用户量即使只有1.5亿,KTV市场也会有高达3000亿以上的规模。

不过,KTV说到底是一个个分散经营的个体行业,由于必须寄托于线下的局限性,而且线下KTV是重资产行业,未来不可能出现寡头垄断市场。故而整体市场规模虽然大,但是要经营好一家KTV却也是很不容易的。

KTV真的没落了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何无益,36氪经授权发布。

提到KTV,往往给人的印象是“夕阳产业”、“音乐产业中的破落户”。

《财经》一篇报道中就指出,本该成为KTV主力消费人群的90、00后却大都不觉得KTV好玩,反倒是很多中老年用户成为了很多KTV维持生计而吸引的主力军——这更加深了KTV在年轻人心中是夕阳红品牌的印象。

可是,据《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音乐产业市场总规模3950.96亿元,在十多个细分行业中,独领风骚的却是KTV。

或许,我们对KTV行业需要重新认识认识。

《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的数据显示,2019年KTV市场规模高达1034.4亿,占音乐产业总值的26.18%,而近些年备受关注的数字音乐的规模是664亿,音乐演出则为200多亿。

从音乐产业发展研究中心2015年开始至今的6份报告来看,KTV行业一直在音乐产业领域独领风骚,牢牢占据着细分市场规模第一的位置。

众所周知,KTV行业在2012年迎来了发展的转折点,政策环境巨变、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新型娱乐方式的分流使得KTV市场快速从供给方市场转向了需求方市场。

从前80%以上的高利润率没有了,平均客单价越来越低,甚至在2016年发生了倒闭潮——60%的KTV破产倒闭、市场哀鸿遍野,90、00后等主要KTV目标人群对KTV行业的好感度和需求大大降低,KTV从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时髦娱乐场所变成了生活中可有可无的破落户……因此,有不少人认为,KTV已经变成了夕阳行业了。

但是,从《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来看,即便是倒闭潮汹涌的2016年,KTV行业的产值也以869亿高居榜首,而且市场规模依旧以2.7%环比速率在增长。甚至在2018年暴涨12.3%,市场规模突破1000亿。

近几年KTV市场规模(数据来源:《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

为什么KTV行业在经历了2016年倒闭潮后,非但没有一蹶不振,而且似乎获得了新的生机,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接下来,本文将对KTV行业的巨变进行一些分析。

2016年后,KTV行业出现了两个不可忽略的新趋势:传统KTV转型升级、新型KTV创新崛起。

传统KTV转型升级,主要表现在传统KTV的淘汰、经营理念的转变和营销模式的创新。

从《报告》中的数据来看,KTV场所的峰值是2015年的12万家,2016年近60%的KTV倒闭,年底仅剩5.4万家左右,此后传统KTV开始了缓慢下降的趋势,至2019年底全国共有KTV场所46800家——这说明市场正在不断淘汰那些在转型升级进程中落后的KTV。

同时,有趣的是,虽然KTV数量在逐步减少,但KTV的包厢价格和包厢利用率却在2016年之后得到迅速回升。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KTV包厢价格自2016年降至谷底后便开始反弹。例如2014年包厢平均价格在141元/小时左右,2015年下降为100元/小时,到2016年时跌至85元/小时;而2017年,包厢的价格开始回升至91元/小时,到了2018年,包厢均价已经上升到95元/小时了。

KTV是淡旺季非常明显的行业,假期、周末时候客流量大,工作日便少,而且很多KTV都是下午6点以后才开始营业。但是近些年很多KTV逐渐走出舒适区,积极利用互联网导流,学习新的营销方式,通过促销、团购、主题营销等方式给淡季引流,增加包厢利用率,以提高营业收入。

很多KTV会将营业时间提早到下午2点,有些甚至提到上午10点,然后在开业到下午6点这段客流比较少的时间段大力度促销,比如在美团发放5折优惠券,或者组织3折团购,举办“老年人专场”等活动,吸引更多用户的同时提高房间利用率;而在周末、节假日、晚上等客流高峰期则适当提价……这些是KTV营销模式的创新表现,通过营销模式的创新提高了KTV的包厢利用率,从而提高其营业收入。

同时,KTV在经营理念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传统KTV的营收主要以酒水为主,占比高达60%以上,酒水溢价普遍在5倍左右;但是2016年以后的KTV以量贩式为主,大幅降低酒水价格,很多只有150%左右的溢价,更有甚至会采用评价酒水甚至免费酒水吸引客户,主要营收由酒水变成了包厢费+酒水。据唱吧麦颂CEO刘志伟介绍,唱吧麦颂的营收中酒水占比已经低于50%。

这正是KTV转型升级在数据上的直接反应,也是KTV数量骤减后市场规模不降反升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6年以后,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KTV市场出现在线K歌和迷你KTV等新型KTV行业。

在线K歌市场出现了全民K歌、唱吧、唱鸭、酷我K歌、天籁K歌等平台,用户不必再去线下实体KTV店,随时随地就可以用手机里的APP在线K歌。

比达咨询发布的《2019年度95后用户K歌洞察报告》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在线K歌用户规模达2.82亿人,环比增长4.1%,同比增长22%,整体规模达73亿元。

2016年,KTV行业的另一个新型业态迷你KTV也开始快速发展,比较知名的入局者已经有十多家,友唱Mbar、咪哒miniK、雷石、兴糖等都已有了多轮融资。

2019年底迷你KTV投放量已突破8万台,市场规模达到140.5亿元。

移动互联网崛起后,在线K歌、迷你KTV等新型KTV的崛起为KTV开辟了新战场,无疑也是推动KTV持续坚挺的重要原因。

从整体上来看,KTV行业是一个耐力非常强的马拉松运动员,在音乐产业这条赛道上已经领跑几十载,虽然像数字音乐这样的明星选手已经开始加速追赶,但是要超越KTV在短期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KTV市场随着行业的转型升级和新型KTV的创新发展,该行业其实还是增量市场。

按目前1200亿的市场规模,即便每次平均消费200块,一年去10次的情况下也才有6000万用户。(按:网上一份大学生KTV消费调查问卷显示他们平均每年至少回去KTV10次以上,所以按10次计算。另外,10次不算高,KTV可以通过营销提高消费频次,这儿仅做估算,不再赘述。)

所以KTV用户还处在增量市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10年后KTV用户量即使只有1.5亿,KTV市场也会有高达3000亿以上的规模。

不过,KTV说到底是一个个分散经营的个体行业,由于必须寄托于线下的局限性,而且线下KTV是重资产行业,未来不可能出现寡头垄断市场。故而整体市场规模虽然大,但是要经营好一家KTV却也是很不容易的。

于正爆料剧组女演员请病假去ktv 被抓包后这样说|于正

被抓包后,又说:“医生叫我发身汗我就出来唱唱,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我明天就能拍了。”


于正曝女演员请病假去KTV于正曝女演员请病假去KTV

新浪娱乐讯 12月17日,于正在《美味夜行侠》中,爆料某女演员一个月请5次生理假,于正没准,这个女演员在剧组晕过去了,然后送她去了医院。结果后来于正碰到了这个女演员在ktv里又蹦又跳,被抓包后,又说:“医生叫我发身汗我就出来唱唱,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我明天就能拍了。”

于正爆料剧组女演员请病假去ktv 被抓包后这样说|于正

被抓包后,又说:“医生叫我发身汗我就出来唱唱,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我明天就能拍了。”


于正曝女演员请病假去KTV于正曝女演员请病假去KTV

新浪娱乐讯 12月17日,于正在《美味夜行侠》中,爆料某女演员一个月请5次生理假,于正没准,这个女演员在剧组晕过去了,然后送她去了医院。结果后来于正碰到了这个女演员在ktv里又蹦又跳,被抓包后,又说:“医生叫我发身汗我就出来唱唱,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我明天就能拍了。”

2.4亿单身人口撑起的万亿金矿

迷你家电、迷你KTV、迷你健身房、宠物经济、小瓶酒等商业形态的流行无不在预示着:一场面向一人群体的新消费浪潮正席卷而来。

一个人生活是种什么体验?

刚刚结束的“双十一”,似乎给出了些许答案。

2020年11月10日23点40分,90后薛瑜诗又确认了一遍自己的购物车:化妆品、面膜、纸巾、三明治机、自热锅……每一件商品,都是给自己的花费。当然,也需自己来清空购物车。

“一个人生活也要好好爱自己。”这是薛瑜诗时常挂在嘴边的话。她说,平日感到疲惫时,她也会钻进迷你KTV唱会歌。

薛瑜诗的状态其实是一群人的生活缩影。当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展现“独立乐活主义”的态度,享受一个人的独处时光。

变革浪潮里总能冒出新机遇。于是,围绕“一人经济”的产业链条应运而生。

2020年,在资本市场里,尤其爆火的是主打“一人食”的自热火锅。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20年以来,就有多家自热锅品牌连续宣布获得融资,高瓴创投、经纬中国、华映资本等纷纷入局。而2019年,这一领域活跃的玩家仅有1家。

事实上,基于消费场景的不同,“一人食”只是“一人经济”的细分领域之一。迷你家电、迷你KTV、迷你健身房、宠物经济、小瓶酒等商业形态的流行无不在预示着:一场面向一人群体的新消费浪潮正席卷而来。

20分钟销售过亿,“一人食”经济正在喷涌爆发

过去几年,薛瑜诗时常感觉自己孤独。

她甚至连一个人走路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按照此前网上曾流传着的“国际孤独等级表”,薛瑜诗连第一级的“一个人去逛超市”都无法忍受。这种“孤独”也总是让她感到非常焦虑。

时间久了,薛瑜诗反而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特别是在2020年,她体验了孤独等级表中的第九级孤独——“一个人搬家”。“其实也不过如此,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薛瑜诗说。

2020年6月,搬完家后,薛瑜诗又跑去楼下的火锅店吃了顿火锅。“我就要了一份肥牛和两份青菜,边吃边刷剧,也不用担心谁和我抢,着实过瘾。”薛瑜诗说,她现在很享受一个人吃饭的乐趣。

实际上,薛瑜诗的生活状态正是代表了一类人群。而这种大范围独立消费的行为也带动了一场新消费热潮。

以主打“一人食”的自热锅为例。根据天猫数据,截至11月11日0点21分,在这短短20分钟内,某自热锅品牌天猫旗舰店销售突破1亿元。

与此同时,为了满足“一人食”的需求,“小包装”与“小份餐”的概念也在迅速兴起。天猫食品行业工作人员杨筝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从近一年的数据看,在天猫平台上,像1斤的大米、小瓶的酒这样的“一人食”商品同比增长高达30%。

“一个人吃不是在吃饲料,而是在认真生活。”薛瑜诗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她身边的朋友一个人也都可自得其乐。

在线下场景,“一人食”餐厅也在悄然爆红。据投中网了解,目前,很多城市都开设了“一人食”餐厅,一人火锅店最为普遍。在用餐设计上,商家通常将座位设计成一个相对私密的单人隔间,每个餐位正前及左右两边都设有隔板。

“我们的消费者年龄层次非常明显,以90后00后为主。整个门店的资金回流也很快,差不多三个月左右就回本了。”最早在国内创立“一人食”品牌的一味独食创始人告诉投中网,伴随中国“一人生活”状态的常态化,“一人食”经济将会迎来井喷式增长。

从“独食”到“独居”,新一轮消费风口真的来了?

根据《2019租房青年生活调查报告》,有超过51%的青年租客喜欢独居生活,90后和95后的青年租客占比最高。在这些90后、95后心中,选择独居不仅仅是一种状态,更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当“一人乐活”主义逐渐成为新人群的新主张,一场由新生活方式主导的新一轮消费风口已悄然来袭。

这其中,“一人食”只是消费场景之一。一人吃、一人住、一人消遣,一人旅行……可以说,一人“食衣住行”的方方面面,都有“量身定制”的需求满足。

具体来看,除了自热食品外,“一人量”家电品类亦在异军突起。另外,以宠物经济、迷你KTV、游戏陪玩等为代表的精神陪伴也成为了消费新风尚。

上述《2019租房青年生活调查报告》显示,目前独居生活的青年租客中,必备的“家具三件宝”包括mini洗衣机、单人火锅电磁炉、mini冰箱等小型一人使用型家电产品。

根据天猫电商平台数据,仅2018年,天猫平台上的迷你微波炉销量同比增长970%,迷你洗衣机销量增长630%,迷你语音智能音箱的销售增长更是达到了16000%。苏宁易购2020年双11消费大数据显示,11月1日,一人小家电在单身群体中销量同比149%。

宠物消费也不示弱。据统计,2020年双十一,淘宝天猫宠物类的食品以及用品销售增长均超过了100%,其中宠物智能化用品的增长达1000%;在京东平台上,2020年双十一首日,宠物品类成为了交易额增速TOP5品类之一,同比增长超3.5倍。

近年来,游戏陪玩市场的风靡也无不在指向“一人宅经济”的火热。高临咨询研究员就直言,目前,游戏陪玩行业已经由最初的“技术陪”发展到“娱乐陪”阶段。“娱乐陪其实就是一些情感类的需求了,相对偏社交,这可能是新一代人解决孤独的方式。”

由此可见,在一人经济的驱动下,新的消费活力不断滋生,消费市场也迎来了新一轮洗牌。

“场景上,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可以触达到消费者?‘一人经济’要非常重视,以往的消费都是以家庭为单位,但是现在单身的人越来越多了,甚至家庭中的一员也有自己独特的需求,所以‘一人经济’是越来越重要。”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曾表示,随着“一人”的兴起,他们独住、独食、独玩,因而产生了很多消费的创业机会。

奔向“一人”大金矿:巨头下场,VC/PE早已入局

一人经济走热的背后,离不开一个社会现实的助推,那就是中国的单身人口正在与日俱增。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人,其中超过7700万成年人是独居状态,预计到2021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9200万。

换言之,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单身人士。“很荣幸,一不小心又参加了即将过亿的大项目。”不少网友纷纷表示。

除了庞大的人群数量,这些“单身贵族”还有个重要的消费标签——悦己不差钱。根据此前珍爱网发布的报告,超过五成的单身男女月均可支配收入达3000-5000元。《2020双十一单身人群报告》显示,单身90后双十一预计花费2341元,超5成会为自己买礼物。

显然,一人经济正在创造万亿级规模的消费市场。而嗅觉敏锐的资本早已踏入这场“一人”生意的大潮。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8年9月-2020年9月这两年时间里,定位于中国市场首个卡位单身人群的社交零食品牌“单身粮”接连获得了四轮融资,入局的资本包括楷荣投资、琢石资本、同创伟业、辰海资本及白象食品。

2020年以来,有近5亿资金流向了自热锅赛道,其中有多家企业甚至不到半年时间里就连续拿到两轮融资,高瓴创投、经纬中国、华映资本、中金资本等知名机构纷纷下注;在迷你KTV领域,2018年的融资总金额达近4亿元,比2017年同比增长122%。

“2020年或者说未来多年,我们不可忽略一类人群已经崛起,就是我们俗称的Z世代,也就是90、95后。刚好Z世代就是我们的用户,未来我们公司将更加注重打造‘一人食’这细分场景。”主打“一人食”的自热锅品牌自嗨锅创始人蔡红亮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基于广阔的市场需求,家电行业的巨头也同时将目光瞄向了年轻群体的“一人经济”。以九阳股份与小熊电器为例,这两家小家电巨头均推出了“小而美”的单人产品,如mini豆浆机、mini电饭煲等。或许是得益于小家电的消费风口,2020年,这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也频迎新高。

“在单身率及离婚率较高的大环境下,无论男女生绝大多数都是自己生活。即便是结婚后,很多情侣也会选择一个人旅行等等。因此未来,强调自我认知的个性化需求将大幅增加。”一消费领域投资人对投中网称。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从创投角度,“一人经济”的概念或趋势只是代表一种新的消费形态,落实到具体品牌或产品端,还需要本着底层的根本消费逻辑。

如同经纬中国提及,与大部分新兴消费品牌类似,方便食品创业公司也遵循四大核心成功要素:产品创新力、供应链稳定性、营销能力和渠道无短板。消费品很难说有特别的壁垒,每一项都不可或缺,就看谁在某一维度具备优势的基础上,综合能力最强。

2.4亿单身人口撑起的万亿金矿

迷你家电、迷你KTV、迷你健身房、宠物经济、小瓶酒等商业形态的流行无不在预示着:一场面向一人群体的新消费浪潮正席卷而来。

一个人生活是种什么体验?

刚刚结束的“双十一”,似乎给出了些许答案。

2020年11月10日23点40分,90后薛瑜诗又确认了一遍自己的购物车:化妆品、面膜、纸巾、三明治机、自热锅……每一件商品,都是给自己的花费。当然,也需自己来清空购物车。

“一个人生活也要好好爱自己。”这是薛瑜诗时常挂在嘴边的话。她说,平日感到疲惫时,她也会钻进迷你KTV唱会歌。

薛瑜诗的状态其实是一群人的生活缩影。当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展现“独立乐活主义”的态度,享受一个人的独处时光。

变革浪潮里总能冒出新机遇。于是,围绕“一人经济”的产业链条应运而生。

2020年,在资本市场里,尤其爆火的是主打“一人食”的自热火锅。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20年以来,就有多家自热锅品牌连续宣布获得融资,高瓴创投、经纬中国、华映资本等纷纷入局。而2019年,这一领域活跃的玩家仅有1家。

事实上,基于消费场景的不同,“一人食”只是“一人经济”的细分领域之一。迷你家电、迷你KTV、迷你健身房、宠物经济、小瓶酒等商业形态的流行无不在预示着:一场面向一人群体的新消费浪潮正席卷而来。

20分钟销售过亿,“一人食”经济正在喷涌爆发

过去几年,薛瑜诗时常感觉自己孤独。

她甚至连一个人走路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按照此前网上曾流传着的“国际孤独等级表”,薛瑜诗连第一级的“一个人去逛超市”都无法忍受。这种“孤独”也总是让她感到非常焦虑。

时间久了,薛瑜诗反而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特别是在2020年,她体验了孤独等级表中的第九级孤独——“一个人搬家”。“其实也不过如此,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薛瑜诗说。

2020年6月,搬完家后,薛瑜诗又跑去楼下的火锅店吃了顿火锅。“我就要了一份肥牛和两份青菜,边吃边刷剧,也不用担心谁和我抢,着实过瘾。”薛瑜诗说,她现在很享受一个人吃饭的乐趣。

实际上,薛瑜诗的生活状态正是代表了一类人群。而这种大范围独立消费的行为也带动了一场新消费热潮。

以主打“一人食”的自热锅为例。根据天猫数据,截至11月11日0点21分,在这短短20分钟内,某自热锅品牌天猫旗舰店销售突破1亿元。

与此同时,为了满足“一人食”的需求,“小包装”与“小份餐”的概念也在迅速兴起。天猫食品行业工作人员杨筝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从近一年的数据看,在天猫平台上,像1斤的大米、小瓶的酒这样的“一人食”商品同比增长高达30%。

“一个人吃不是在吃饲料,而是在认真生活。”薛瑜诗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她身边的朋友一个人也都可自得其乐。

在线下场景,“一人食”餐厅也在悄然爆红。据投中网了解,目前,很多城市都开设了“一人食”餐厅,一人火锅店最为普遍。在用餐设计上,商家通常将座位设计成一个相对私密的单人隔间,每个餐位正前及左右两边都设有隔板。

“我们的消费者年龄层次非常明显,以90后00后为主。整个门店的资金回流也很快,差不多三个月左右就回本了。”最早在国内创立“一人食”品牌的一味独食创始人告诉投中网,伴随中国“一人生活”状态的常态化,“一人食”经济将会迎来井喷式增长。

从“独食”到“独居”,新一轮消费风口真的来了?

根据《2019租房青年生活调查报告》,有超过51%的青年租客喜欢独居生活,90后和95后的青年租客占比最高。在这些90后、95后心中,选择独居不仅仅是一种状态,更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当“一人乐活”主义逐渐成为新人群的新主张,一场由新生活方式主导的新一轮消费风口已悄然来袭。

这其中,“一人食”只是消费场景之一。一人吃、一人住、一人消遣,一人旅行……可以说,一人“食衣住行”的方方面面,都有“量身定制”的需求满足。

具体来看,除了自热食品外,“一人量”家电品类亦在异军突起。另外,以宠物经济、迷你KTV、游戏陪玩等为代表的精神陪伴也成为了消费新风尚。

上述《2019租房青年生活调查报告》显示,目前独居生活的青年租客中,必备的“家具三件宝”包括mini洗衣机、单人火锅电磁炉、mini冰箱等小型一人使用型家电产品。

根据天猫电商平台数据,仅2018年,天猫平台上的迷你微波炉销量同比增长970%,迷你洗衣机销量增长630%,迷你语音智能音箱的销售增长更是达到了16000%。苏宁易购2020年双11消费大数据显示,11月1日,一人小家电在单身群体中销量同比149%。

宠物消费也不示弱。据统计,2020年双十一,淘宝天猫宠物类的食品以及用品销售增长均超过了100%,其中宠物智能化用品的增长达1000%;在京东平台上,2020年双十一首日,宠物品类成为了交易额增速TOP5品类之一,同比增长超3.5倍。

近年来,游戏陪玩市场的风靡也无不在指向“一人宅经济”的火热。高临咨询研究员就直言,目前,游戏陪玩行业已经由最初的“技术陪”发展到“娱乐陪”阶段。“娱乐陪其实就是一些情感类的需求了,相对偏社交,这可能是新一代人解决孤独的方式。”

由此可见,在一人经济的驱动下,新的消费活力不断滋生,消费市场也迎来了新一轮洗牌。

“场景上,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可以触达到消费者?‘一人经济’要非常重视,以往的消费都是以家庭为单位,但是现在单身的人越来越多了,甚至家庭中的一员也有自己独特的需求,所以‘一人经济’是越来越重要。”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曾表示,随着“一人”的兴起,他们独住、独食、独玩,因而产生了很多消费的创业机会。

奔向“一人”大金矿:巨头下场,VC/PE早已入局

一人经济走热的背后,离不开一个社会现实的助推,那就是中国的单身人口正在与日俱增。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人,其中超过7700万成年人是独居状态,预计到2021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9200万。

换言之,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单身人士。“很荣幸,一不小心又参加了即将过亿的大项目。”不少网友纷纷表示。

除了庞大的人群数量,这些“单身贵族”还有个重要的消费标签——悦己不差钱。根据此前珍爱网发布的报告,超过五成的单身男女月均可支配收入达3000-5000元。《2020双十一单身人群报告》显示,单身90后双十一预计花费2341元,超5成会为自己买礼物。

显然,一人经济正在创造万亿级规模的消费市场。而嗅觉敏锐的资本早已踏入这场“一人”生意的大潮。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8年9月-2020年9月这两年时间里,定位于中国市场首个卡位单身人群的社交零食品牌“单身粮”接连获得了四轮融资,入局的资本包括楷荣投资、琢石资本、同创伟业、辰海资本及白象食品。

2020年以来,有近5亿资金流向了自热锅赛道,其中有多家企业甚至不到半年时间里就连续拿到两轮融资,高瓴创投、经纬中国、华映资本、中金资本等知名机构纷纷下注;在迷你KTV领域,2018年的融资总金额达近4亿元,比2017年同比增长122%。

“2020年或者说未来多年,我们不可忽略一类人群已经崛起,就是我们俗称的Z世代,也就是90、95后。刚好Z世代就是我们的用户,未来我们公司将更加注重打造‘一人食’这细分场景。”主打“一人食”的自热锅品牌自嗨锅创始人蔡红亮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基于广阔的市场需求,家电行业的巨头也同时将目光瞄向了年轻群体的“一人经济”。以九阳股份与小熊电器为例,这两家小家电巨头均推出了“小而美”的单人产品,如mini豆浆机、mini电饭煲等。或许是得益于小家电的消费风口,2020年,这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也频迎新高。

“在单身率及离婚率较高的大环境下,无论男女生绝大多数都是自己生活。即便是结婚后,很多情侣也会选择一个人旅行等等。因此未来,强调自我认知的个性化需求将大幅增加。”一消费领域投资人对投中网称。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从创投角度,“一人经济”的概念或趋势只是代表一种新的消费形态,落实到具体品牌或产品端,还需要本着底层的根本消费逻辑。

如同经纬中国提及,与大部分新兴消费品牌类似,方便食品创业公司也遵循四大核心成功要素:产品创新力、供应链稳定性、营销能力和渠道无短板。消费品很难说有特别的壁垒,每一项都不可或缺,就看谁在某一维度具备优势的基础上,综合能力最强。

2.4亿单身人口撑起的万亿金矿

迷你家电、迷你KTV、迷你健身房、宠物经济、小瓶酒等商业形态的流行无不在预示着:一场面向一人群体的新消费浪潮正席卷而来。

一个人生活是种什么体验?

刚刚结束的“双十一”,似乎给出了些许答案。

2020年11月10日23点40分,90后薛瑜诗又确认了一遍自己的购物车:化妆品、面膜、纸巾、三明治机、自热锅……每一件商品,都是给自己的花费。当然,也需自己来清空购物车。

“一个人生活也要好好爱自己。”这是薛瑜诗时常挂在嘴边的话。她说,平日感到疲惫时,她也会钻进迷你KTV唱会歌。

薛瑜诗的状态其实是一群人的生活缩影。当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展现“独立乐活主义”的态度,享受一个人的独处时光。

变革浪潮里总能冒出新机遇。于是,围绕“一人经济”的产业链条应运而生。

2020年,在资本市场里,尤其爆火的是主打“一人食”的自热火锅。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20年以来,就有多家自热锅品牌连续宣布获得融资,高瓴创投、经纬中国、华映资本等纷纷入局。而2019年,这一领域活跃的玩家仅有1家。

事实上,基于消费场景的不同,“一人食”只是“一人经济”的细分领域之一。迷你家电、迷你KTV、迷你健身房、宠物经济、小瓶酒等商业形态的流行无不在预示着:一场面向一人群体的新消费浪潮正席卷而来。

20分钟销售过亿,“一人食”经济正在喷涌爆发

过去几年,薛瑜诗时常感觉自己孤独。

她甚至连一个人走路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按照此前网上曾流传着的“国际孤独等级表”,薛瑜诗连第一级的“一个人去逛超市”都无法忍受。这种“孤独”也总是让她感到非常焦虑。

时间久了,薛瑜诗反而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特别是在2020年,她体验了孤独等级表中的第九级孤独——“一个人搬家”。“其实也不过如此,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薛瑜诗说。

2020年6月,搬完家后,薛瑜诗又跑去楼下的火锅店吃了顿火锅。“我就要了一份肥牛和两份青菜,边吃边刷剧,也不用担心谁和我抢,着实过瘾。”薛瑜诗说,她现在很享受一个人吃饭的乐趣。

实际上,薛瑜诗的生活状态正是代表了一类人群。而这种大范围独立消费的行为也带动了一场新消费热潮。

以主打“一人食”的自热锅为例。根据天猫数据,截至11月11日0点21分,在这短短20分钟内,某自热锅品牌天猫旗舰店销售突破1亿元。

与此同时,为了满足“一人食”的需求,“小包装”与“小份餐”的概念也在迅速兴起。天猫食品行业工作人员杨筝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从近一年的数据看,在天猫平台上,像1斤的大米、小瓶的酒这样的“一人食”商品同比增长高达30%。

“一个人吃不是在吃饲料,而是在认真生活。”薛瑜诗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她身边的朋友一个人也都可自得其乐。

在线下场景,“一人食”餐厅也在悄然爆红。据投中网了解,目前,很多城市都开设了“一人食”餐厅,一人火锅店最为普遍。在用餐设计上,商家通常将座位设计成一个相对私密的单人隔间,每个餐位正前及左右两边都设有隔板。

“我们的消费者年龄层次非常明显,以90后00后为主。整个门店的资金回流也很快,差不多三个月左右就回本了。”最早在国内创立“一人食”品牌的一味独食创始人告诉投中网,伴随中国“一人生活”状态的常态化,“一人食”经济将会迎来井喷式增长。

从“独食”到“独居”,新一轮消费风口真的来了?

根据《2019租房青年生活调查报告》,有超过51%的青年租客喜欢独居生活,90后和95后的青年租客占比最高。在这些90后、95后心中,选择独居不仅仅是一种状态,更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当“一人乐活”主义逐渐成为新人群的新主张,一场由新生活方式主导的新一轮消费风口已悄然来袭。

这其中,“一人食”只是消费场景之一。一人吃、一人住、一人消遣,一人旅行……可以说,一人“食衣住行”的方方面面,都有“量身定制”的需求满足。

具体来看,除了自热食品外,“一人量”家电品类亦在异军突起。另外,以宠物经济、迷你KTV、游戏陪玩等为代表的精神陪伴也成为了消费新风尚。

上述《2019租房青年生活调查报告》显示,目前独居生活的青年租客中,必备的“家具三件宝”包括mini洗衣机、单人火锅电磁炉、mini冰箱等小型一人使用型家电产品。

根据天猫电商平台数据,仅2018年,天猫平台上的迷你微波炉销量同比增长970%,迷你洗衣机销量增长630%,迷你语音智能音箱的销售增长更是达到了16000%。苏宁易购2020年双11消费大数据显示,11月1日,一人小家电在单身群体中销量同比149%。

宠物消费也不示弱。据统计,2020年双十一,淘宝天猫宠物类的食品以及用品销售增长均超过了100%,其中宠物智能化用品的增长达1000%;在京东平台上,2020年双十一首日,宠物品类成为了交易额增速TOP5品类之一,同比增长超3.5倍。

近年来,游戏陪玩市场的风靡也无不在指向“一人宅经济”的火热。高临咨询研究员就直言,目前,游戏陪玩行业已经由最初的“技术陪”发展到“娱乐陪”阶段。“娱乐陪其实就是一些情感类的需求了,相对偏社交,这可能是新一代人解决孤独的方式。”

由此可见,在一人经济的驱动下,新的消费活力不断滋生,消费市场也迎来了新一轮洗牌。

“场景上,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可以触达到消费者?‘一人经济’要非常重视,以往的消费都是以家庭为单位,但是现在单身的人越来越多了,甚至家庭中的一员也有自己独特的需求,所以‘一人经济’是越来越重要。”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曾表示,随着“一人”的兴起,他们独住、独食、独玩,因而产生了很多消费的创业机会。

奔向“一人”大金矿:巨头下场,VC/PE早已入局

一人经济走热的背后,离不开一个社会现实的助推,那就是中国的单身人口正在与日俱增。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人,其中超过7700万成年人是独居状态,预计到2021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9200万。

换言之,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单身人士。“很荣幸,一不小心又参加了即将过亿的大项目。”不少网友纷纷表示。

除了庞大的人群数量,这些“单身贵族”还有个重要的消费标签——悦己不差钱。根据此前珍爱网发布的报告,超过五成的单身男女月均可支配收入达3000-5000元。《2020双十一单身人群报告》显示,单身90后双十一预计花费2341元,超5成会为自己买礼物。

显然,一人经济正在创造万亿级规模的消费市场。而嗅觉敏锐的资本早已踏入这场“一人”生意的大潮。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8年9月-2020年9月这两年时间里,定位于中国市场首个卡位单身人群的社交零食品牌“单身粮”接连获得了四轮融资,入局的资本包括楷荣投资、琢石资本、同创伟业、辰海资本及白象食品。

2020年以来,有近5亿资金流向了自热锅赛道,其中有多家企业甚至不到半年时间里就连续拿到两轮融资,高瓴创投、经纬中国、华映资本、中金资本等知名机构纷纷下注;在迷你KTV领域,2018年的融资总金额达近4亿元,比2017年同比增长122%。

“2020年或者说未来多年,我们不可忽略一类人群已经崛起,就是我们俗称的Z世代,也就是90、95后。刚好Z世代就是我们的用户,未来我们公司将更加注重打造‘一人食’这细分场景。”主打“一人食”的自热锅品牌自嗨锅创始人蔡红亮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基于广阔的市场需求,家电行业的巨头也同时将目光瞄向了年轻群体的“一人经济”。以九阳股份与小熊电器为例,这两家小家电巨头均推出了“小而美”的单人产品,如mini豆浆机、mini电饭煲等。或许是得益于小家电的消费风口,2020年,这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也频迎新高。

“在单身率及离婚率较高的大环境下,无论男女生绝大多数都是自己生活。即便是结婚后,很多情侣也会选择一个人旅行等等。因此未来,强调自我认知的个性化需求将大幅增加。”一消费领域投资人对投中网称。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从创投角度,“一人经济”的概念或趋势只是代表一种新的消费形态,落实到具体品牌或产品端,还需要本着底层的根本消费逻辑。

如同经纬中国提及,与大部分新兴消费品牌类似,方便食品创业公司也遵循四大核心成功要素:产品创新力、供应链稳定性、营销能力和渠道无短板。消费品很难说有特别的壁垒,每一项都不可或缺,就看谁在某一维度具备优势的基础上,综合能力最强。

周杰伦公司就侵权事件发声明 想退出投资未获同意

周杰伦听闻真爱范特西KTV侵权之事,重申支持合法版权之不变立场,并尊重本案司法判决。


新浪娱乐讯 10月31日下午,周杰伦公司官微@杰威尔音乐官方微博 就周杰伦投资KTV被告300首歌侵权一事发声明,称周杰伦早在2017年就委托公司表达放弃股份、退出投资之意愿,未获对方同意再无业务往来,周杰伦听闻真爱范特西KTV侵权之事,重申支持合法版权之不变立场,并尊重本案司法判决。

此前报道称西安真爱范特西餐饮娱乐有限公司于2020年10月29日新增裁判文书。因该公司播放《彩虹》、《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爱我别走》、《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明天我要嫁给你》等歌曲被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告上法庭,判决结果为给予原告9100元,目前周杰伦本人持有该公司15%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