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日剧会火吗 《Oh!My Boss!》首集剧情解析

上白石萌音主演,玉森裕太、菜菜绪、间宫祥太朗共演的《Oh!My Boss!恋爱放在别册》开播,一起来看看吧!


(文/枣)

hello呀大家,冬季日剧终于一部接一部开始播出了,不知道大家最近有开始看冬季的日剧吗?在冬季档开始官宣的时候,po就对其中一部非常感兴趣——上白石萌音主演,玉森裕太、菜菜绪、间宫祥太朗共演的《Oh!My Boss!恋爱放在别册》。

同样都是TBS的火10档,又都是冬季剧,同是上白石萌音主演,题材还都是恋爱剧,甚至制作班底都几乎一样,不知道《Oh!My Boss!》能不能复制《恋无止境》的成功呢?不过看完第一集以后,坦白说,感觉有点难。

让我们先从第一集的剧情开始说起吧。女主人公铃木奈未原本住在乡下地方,为了和从小暗恋的青梅竹马小健待在一起,她来到东京求职。

奈未飞机降落,马上要去音羽堂出版社面试。说起出版社大家都会想到杂志、小说之类的出版工作,但是奈未要面试的其实是后勤管理部。朝九晚五,绝无加班,工作稳定,岁月静好。

之所以会有这样乍看有些咸鱼的追求,其实也是因为家里影响。奈未家开了一家书店,父亲却一直想当小说家,

因此妈妈必须承担下更多的责任。。。


于是在妈妈的耳濡目染下,奈未也坚信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想要过平淡、稳定的生活。



话说,想到找宫崎美子来演上白石萌音的妈妈,导演真的很会啊!这两人是真的长得很像,后面还可以考虑让吉高由里子来演个姐姐啥的。

然而刚到东京就迷迷糊糊的奈未不小心弄掉了硬币,捡硬币的时候遇到了本剧的男二号(划掉),大boss宝来丽子。第一次见面,宝来丽子就盐了奈未一脸。



到了出版社,奈未才发现自己早到了两个小时,



她只好找地方先坐着,然而街上的长椅全被占了,


好不容易看到空的长椅,正想坐下去的时候却被旁边站着的帅哥润之介突然抱住,


(这道光,该不会就是日剧里的命运之光吧!)

奈未吓得推开了润之介,下意识坐了下来,结果。。。油漆未干。。。人家刚才是想阻止她。


接下来还要面试,奈未急得不知所措,润之介赶紧带她去买了新衣服,给她挑了一身很棒的搭配。

可是奈未的面试并不顺利,虽然只是后勤管理,但是她也依然,落选了。。。不过因为这身新衣服,奈未得到了一位神秘人的关注。

回到家里以后,奈未接到了出版社的电话,正是上次的神秘人打来的。他告诉奈未没有被后勤管理部录用,但是有别的岗位需要她。




满心欢喜的奈未答应下了这份工作,只身一人去到东京。第一天上班,她就在公司楼下遇到了一个非常友善的大叔帮忙指路,大叔还给奈未加油鼓劲,


(其实大叔是副社长,玛丽苏套路诚不欺我)

然而到了编辑部,奈未跟大家打招呼,并没有人理她。。。


负责人一来,就派她出门一趟,

到了以后才知道自己是过来帮宝来丽子搬东西的。。。



原来宝来丽子是公司挖来的人才,公司要创一本新的时尚杂志《miyavi》,特意从欧洲把宝来丽子请来当主编,而奈未的工作就是给她打杂。


奈未当上了宝来丽子的助理,工作内容就是在帮她买咖啡、订机票、叫车子、拿包拿行李······这些工作把奈未折磨得够呛,原本只想当一条咸鱼,没想到现在每天会这么忙。




辛苦的工作持续了几天,一天晚上,暗恋的小健打电话给她,约她一起参加生日派对,想要把她介绍给朋友们,




满心欢喜的奈未去到了派对,以为小健要公开她是女朋友的身份,没想到,小健先给她介绍了自己的未婚妻,原来一切都是单相思。。。



失望的奈未赶紧逃离了现场,走着走着鞋子还坏了。


这时候,奈未接到了宝来丽子的短信,要她马上去东京日本桥塔,

到了以后,宝来丽子跟一个男人一起走了出来。奈未以为宝来丽子是要自己给她的男朋友叫车子,这就有点不爽了。自己一整天啥好事没遇到,怎么周末还要被老板突然叫去加班,还是这种没意义的私事。









积怨已久的奈未决定辞职。

她来到当初面试出版社的时候坐过的长椅,没想到又遇到了润之介。


于是借着机会,奈未开始倒苦水。



听着听着奈未的抱怨,润之介开始吃起了蛋糕。蛋糕原本是奈未买给小健的礼物,最后也没能送出去。


吃完蛋糕,润之介又约她一起去吃点咸口的东西,

润之介中途迷路,于是两人骑着机车从东京一路开到了千叶,把车停在海边一起看海。


坐在海边,两人一起喝着红豆年糕汤,奈未开始说出自己无始而终的单恋故事,得到了润之介的安慰跟心灵鸡汤。


这时候奈未突然接到电话,原来同事工作出现了失误,原本需要很多玫瑰花来拍摄杂志封面,结果她却只买了一束,现在来不及准备更多的花了。。。明天一大早就要拍摄,这还是新杂志的创刊号,出锅了绝对会被开除。



傻白甜女主自然是要主动帮忙了,于是叫上润之介,两人一路寻找花店买玫瑰花,出版社的同事们也跟着到处找玫瑰,结果回到出版社以后发现花还是不够,然而现在已经买不到花了。

奈未想起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了一个玫瑰园的展牌,想到可以把拍摄场地换到玫瑰园,这样就能有足够的玫瑰花来拍摄。



第二天一早,大家去到玫瑰园,谁曾想玫瑰园的主人不同意拍摄,怎么都说不动。

然而宝来丽子真是个神一般的人物,她突然就土下座,并用一段神级彩虹屁说服了玫瑰园的主人。








于是杂志拍摄得以顺利进行,并且剧组还找到富永爱来客串!!!简直太惊喜了!时尚杂志就是要超模来拍摄才有说服力啊!!!


奈未也在现场看到了自己以为是宝来丽子男友的人,原来他是个超级出名的染织艺术家,宝来丽子昨天跟他见面是为了工作,要奈未帮忙订车也是出于工作的原因。

几天后,看到杂志封面的样板做了出来,再加上宝来丽子一言一行的影响,奈未觉得对这份工作突然产生了热情,还找到了自己的梦想,想要继续在杂志社干下去。



然而刚燃起了工作的热情就被宝来丽子打脸,谁在乎什么梦想不梦想,她愿意土下座都是为了能拍好杂志,为了赚到5000万的广告费。




第一集结尾,润之介找到了奈未,希望她能假装自己的女朋友。其实润之介是个富二代,家里要给他安排相亲,并且赶紧回去继承家业。但富二代嘛,一般都是不太听家里话的。于是他准备让奈未假装女友,但是首先要混过亲姐姐的这一关。


大家不妨猜一猜,润之介的姐姐是谁呢?

没错。

后面还会遇到怎样波澜万丈的发展呢?还是挺期待的。

看完第一集《Oh!My Boss!》,感觉这部剧优缺点都非常明显。

说到优点,这部剧的软件设施的确做得不错,不管是人物造型还是场景细节上,其实都做得挺好的了,阵容也挺会选人的,每个角色看起来都不至于出戏。

缺点的话,首先必须吐槽,剧情太套路了,根本不需要动脑子猜其实就能猜到下一步的发展。

而且这部剧只能当做恋爱剧来看,不能当做职业剧,不然就会发现这部剧就跟国产剧一样悬浮,描绘出来的时尚杂志编辑部根本就是悬浮于真实世界的yy产物。而且人物群像的描绘做得并不算成功,整体都没有拿捏好比例。

《恋无止境》其实也多少有点相似的缺点,但是它爆红了,原因肯定还是在于人设的出彩,没有天堂医生的话,那部剧也不会如此红。

而《Oh!My Boss!》的男主角设定是一个犬系暖男。玉森裕太的确是越看越帅的耐看长相,气质也很适合这样的暖男设定,可是,暖男角色现在真的还吃香吗?大家早都看腻了吧。还不如把宝来丽子性转成男二号,跟着润之介一起抢女主来得精彩啊。。。

6 个月甩掉一半脂肪、同时保持肌肉,我是如何做到的?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减重其实并不难,做到少吃多运动,消耗的卡路里比摄入的卡路里多就行了。难做到的是,在减重的同时保持肌肉含量。肌肉对身体的形态很关键,而且高肌肉含量能够提高静息代谢率。要想拥有好身材,明智的做法是慢慢来,尤其是重量训练是必不可少的。本文译自Medium,作者Rachel Hosie,原标题为” 5 crucial exercise lessons I learned when I cut my body fat nearly in half in 6 months without losing my muscle “,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我要减肥”,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但实际上,我们不应该说减肥或者减重,而应该说减掉脂肪。如果我们想要变得更健康,大多数人都需要减掉一点脂肪,改变自己的身体组成,在保持肌肉的同时减少脂肪。

卢克·沃辛顿(Luke Worthington)是一位运动专家,他告诉我,这和单纯的减肥是不一样的。

“减重比较简单,少吃就行了,即消耗的能量比摄入的要多,”沃辛顿说,他是一名经过认证的力量和训练专家,同时也是一名综合矫正运动专家,拥有生物力学硕士学位。“然而,大多数人真正想做的不只是减种,而是想降低身体脂肪的比例,从而改善他们的整体身体组成。”

这个更难,但也并非不可能。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的身体脂肪减少了近一半,并且保持了几乎所有的肌肉质量——从31.8公斤(70.1磅)降到了31.3公斤(69磅)。

事实上,沃辛顿对我身体的扫描结果显示,我的身体脂肪量从11月底的25.4公斤下降到了6月份的13.5公斤。第二次扫描时,我的总体重从82.6公斤降到了69.5公斤。

在我的第一次扫描中,几乎所有测量结果都处于超标状态,那时候我的脂肪含量特别高,很不健康。

Photo: Luke Worthington

如今我已经坚持举重18个月了,我能感受到自己变得很强壮了,测量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我的肌肉质量很高。

然而,因为我的肌肉还被一层脂肪包裹着,所以我看起来身材也不是特别好。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当然,其中一个原因是虚荣心,因为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想减掉一些脂肪,但我害怕自己同时会减掉肌肉。增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尤其是对女性而言。

但沃辛顿告诉我,只要我不把卡路里降得太低,而且训练得当,这完全是可行的。

如果你想要在变瘦的同时保持肌肉质量,则需要慢慢来。如果你真的想拥有很多人渴望的健美身材,那么短时间极度消耗卡路里不仅是不可持续的,而且是不明智的。

保持蛋白质水平对维持肌肉也很重要,研究发现,高蛋白饮食有助于维持肌肉,促进新陈代谢,当你想减肥时,你需要有饱腹感,减少饥饿感。

如果你想在减重的同时保持肌肉,我这里有一些经验和教训。

1. 如果你真的想让自己看起来健康,重量训练是必不可少的。

单纯的减肥可能不会让你有许多人渴望的那种所谓的健美身材。

我身边的朋友通常认为,要通过大量的低重量练习来达到胳膊和腿的“健美”效果,而举重则则不被女性待见,因为害怕自己会练成“金刚芭比”。

Photo: Luke Worthington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健美”的本质还是锻炼肌肉。我的训练主要包括举重和少量重复动作,但我的手臂并不“笨重”,因为塑造大肌肉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然而,你会从这种训练中得到健美的效果。

一般来说,为了锻炼肌肉,你需要有多余的卡路里,而为了减掉脂肪,你需要卡路里不足。所以,如果你想保持肌肉含量,同时摄入的能量比燃烧的少,你就需要锻炼肌肉。

沃辛顿说:“保持肌肉组织的同时减少身体脂肪所需的卡路里,需要定期的力量(阻力)训练。肌肉组织是一种‘不使用就会失去’的东西。

“重量训练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那就是它有针对性,可以针对特定的运动模式或身体部位进行负重训练。也就是说,你会更快地变得强壮。”

他补充说,“重量训练的其他好处还包括改善灵活性、运动表现、减少受伤风险、改善激素水平、改善心理健康和增加骨密度等。”他说,这对女性尤为重要。

然而,如果你真的讨厌举重,也不必强迫自己。据沃辛顿说,虽然重量训练是目前为止最有效的力量训练形式,但它不是唯一的。除此之外,他推荐体操、游泳、瑜伽和武术作为增加力量的锻炼方式。

2. 肌肉越多,静息代谢率越高。

沃辛顿说:“身体肌肉含量多可以加速脂肪减少的过程,因为增加的瘦肌肉会提高你的静息代谢率(resting metabolic rate),会让你在静息状态燃烧更多的卡路里。”

增加肌肉是促进新陈代谢最好的方法之一,我本身的肌肉含量已经上来了,所以我发现自己健身的进展不像以前那么慢了。

另一方面,研究发现,肌肉的减少会导致基础代谢率下降,从而更难保持体重。

你的肌肉越多,基础代谢率就越高,这样你就更容易保持体重。许多人发现,如果身体的肌肉含量很少,就必须减少足够的卡路里摄入,才能保持体重。

3. 你不需要每次锻炼都尽全力,大汗淋漓。

提高自身机动性也很重要。如果你认为自己在举重训练中燃烧的卡路里不如在快节奏的有氧运动中燃烧的那么多,请再考虑一下。因为根据Fitbit的数据,我在一小时的举重中消耗的卡路里往往比上动感单车课多。

沃辛顿说:“不是所有的训练都必须尽全力,你的身体可以使用许多不同的能量系统,我们应该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有时候,你需要汗流浃背,而有时候,你需要关注运动质量和控制。”

去年发表在《美国心脏协会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无论你是做高强度的有氧运动还是只是每天走很多步,都可以从运动中获得相同的好处。

沃辛顿说:“很多人把HIIT训练课程看作是锻炼的入门课程,他们说‘当他们足够健康的时候’才会去找教练。”这有点像说,一旦你病好了,就去看医生。这个过程应该是相反的。

“你应该先找一位有资格、有经验的教练来开始自己的运动之旅,然后当你有能力、对自己的运动能力有信心时,再和教练一起选择最适合你的团体运动课程。”

4. “为了好身材而锻炼”,这个目标很难让人长期坚持。

横向弓步是一种有益的锻炼,可以提高左右移动的能力。如果你锻炼只是为了改变自己的身材,那你很可能在看到结果之前就放弃了。

减脂或增肌需要很长时间,尤其是如果你是以一种健康的方式进行锻炼的话。这就是为什么你应该设定一个与美学无关的训练目标。例如,在年初,我开始挑战自己做一个无辅助引体向上,几个月后我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现在我尝试连续做5次引体向上,类似的目标一直激励着我。

5. 以你喜欢的方式锻炼,因为这才是可持续的。

打无挡板球是我最喜欢的运动方式之一。你知道有什么事情是你不需要找到动机来强迫自己去做的吗?那就是你喜欢的事情。

锻炼也是这样的。对我来说,喜欢的事情就是举重、打无挡板球和跳舞。我喜欢这三种类型的锻炼,所以我很期待着去做这些事情,而不仅仅是我知道自己在锻炼后感觉会好。

你可能认为没有自己喜欢的运动,但其实不是的,坚持不懈,你找到适合你的运动。

当运动变得有趣时,你就会坚持下去。锻炼将不再是一件苦差事,一种惩罚,或者为了“抵消”一包饼干而必须做的事情。锻炼会成为一种乐趣。

你锻炼是因为你爱自己的身体,而不是恨自己的身体。

译者:Jane

推荐阅读:普通投资者积累财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长期持有”

6 个月甩掉一半脂肪、同时保持肌肉,我是如何做到的?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减重其实并不难,做到少吃多运动,消耗的卡路里比摄入的卡路里多就行了。难做到的是,在减重的同时保持肌肉含量。肌肉对身体的形态很关键,而且高肌肉含量能够提高静息代谢率。要想拥有好身材,明智的做法是慢慢来,尤其是重量训练是必不可少的。本文译自Medium,作者Rachel Hosie,原标题为” 5 crucial exercise lessons I learned when I cut my body fat nearly in half in 6 months without losing my muscle “,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我要减肥”,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但实际上,我们不应该说减肥或者减重,而应该说减掉脂肪。如果我们想要变得更健康,大多数人都需要减掉一点脂肪,改变自己的身体组成,在保持肌肉的同时减少脂肪。

卢克·沃辛顿(Luke Worthington)是一位运动专家,他告诉我,这和单纯的减肥是不一样的。

“减重比较简单,少吃就行了,即消耗的能量比摄入的要多,”沃辛顿说,他是一名经过认证的力量和训练专家,同时也是一名综合矫正运动专家,拥有生物力学硕士学位。“然而,大多数人真正想做的不只是减种,而是想降低身体脂肪的比例,从而改善他们的整体身体组成。”

这个更难,但也并非不可能。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的身体脂肪减少了近一半,并且保持了几乎所有的肌肉质量——从31.8公斤(70.1磅)降到了31.3公斤(69磅)。

事实上,沃辛顿对我身体的扫描结果显示,我的身体脂肪量从11月底的25.4公斤下降到了6月份的13.5公斤。第二次扫描时,我的总体重从82.6公斤降到了69.5公斤。

在我的第一次扫描中,几乎所有测量结果都处于超标状态,那时候我的脂肪含量特别高,很不健康。

Photo: Luke Worthington

如今我已经坚持举重18个月了,我能感受到自己变得很强壮了,测量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我的肌肉质量很高。

然而,因为我的肌肉还被一层脂肪包裹着,所以我看起来身材也不是特别好。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当然,其中一个原因是虚荣心,因为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想减掉一些脂肪,但我害怕自己同时会减掉肌肉。增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尤其是对女性而言。

但沃辛顿告诉我,只要我不把卡路里降得太低,而且训练得当,这完全是可行的。

如果你想要在变瘦的同时保持肌肉质量,则需要慢慢来。如果你真的想拥有很多人渴望的健美身材,那么短时间极度消耗卡路里不仅是不可持续的,而且是不明智的。

保持蛋白质水平对维持肌肉也很重要,研究发现,高蛋白饮食有助于维持肌肉,促进新陈代谢,当你想减肥时,你需要有饱腹感,减少饥饿感。

如果你想在减重的同时保持肌肉,我这里有一些经验和教训。

1. 如果你真的想让自己看起来健康,重量训练是必不可少的。

单纯的减肥可能不会让你有许多人渴望的那种所谓的健美身材。

我身边的朋友通常认为,要通过大量的低重量练习来达到胳膊和腿的“健美”效果,而举重则则不被女性待见,因为害怕自己会练成“金刚芭比”。

Photo: Luke Worthington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健美”的本质还是锻炼肌肉。我的训练主要包括举重和少量重复动作,但我的手臂并不“笨重”,因为塑造大肌肉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然而,你会从这种训练中得到健美的效果。

一般来说,为了锻炼肌肉,你需要有多余的卡路里,而为了减掉脂肪,你需要卡路里不足。所以,如果你想保持肌肉含量,同时摄入的能量比燃烧的少,你就需要锻炼肌肉。

沃辛顿说:“保持肌肉组织的同时减少身体脂肪所需的卡路里,需要定期的力量(阻力)训练。肌肉组织是一种‘不使用就会失去’的东西。

“重量训练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那就是它有针对性,可以针对特定的运动模式或身体部位进行负重训练。也就是说,你会更快地变得强壮。”

他补充说,“重量训练的其他好处还包括改善灵活性、运动表现、减少受伤风险、改善激素水平、改善心理健康和增加骨密度等。”他说,这对女性尤为重要。

然而,如果你真的讨厌举重,也不必强迫自己。据沃辛顿说,虽然重量训练是目前为止最有效的力量训练形式,但它不是唯一的。除此之外,他推荐体操、游泳、瑜伽和武术作为增加力量的锻炼方式。

2. 肌肉越多,静息代谢率越高。

沃辛顿说:“身体肌肉含量多可以加速脂肪减少的过程,因为增加的瘦肌肉会提高你的静息代谢率(resting metabolic rate),会让你在静息状态燃烧更多的卡路里。”

增加肌肉是促进新陈代谢最好的方法之一,我本身的肌肉含量已经上来了,所以我发现自己健身的进展不像以前那么慢了。

另一方面,研究发现,肌肉的减少会导致基础代谢率下降,从而更难保持体重。

你的肌肉越多,基础代谢率就越高,这样你就更容易保持体重。许多人发现,如果身体的肌肉含量很少,就必须减少足够的卡路里摄入,才能保持体重。

3. 你不需要每次锻炼都尽全力,大汗淋漓。

提高自身机动性也很重要。如果你认为自己在举重训练中燃烧的卡路里不如在快节奏的有氧运动中燃烧的那么多,请再考虑一下。因为根据Fitbit的数据,我在一小时的举重中消耗的卡路里往往比上动感单车课多。

沃辛顿说:“不是所有的训练都必须尽全力,你的身体可以使用许多不同的能量系统,我们应该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有时候,你需要汗流浃背,而有时候,你需要关注运动质量和控制。”

去年发表在《美国心脏协会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无论你是做高强度的有氧运动还是只是每天走很多步,都可以从运动中获得相同的好处。

沃辛顿说:“很多人把HIIT训练课程看作是锻炼的入门课程,他们说‘当他们足够健康的时候’才会去找教练。”这有点像说,一旦你病好了,就去看医生。这个过程应该是相反的。

“你应该先找一位有资格、有经验的教练来开始自己的运动之旅,然后当你有能力、对自己的运动能力有信心时,再和教练一起选择最适合你的团体运动课程。”

4. “为了好身材而锻炼”,这个目标很难让人长期坚持。

横向弓步是一种有益的锻炼,可以提高左右移动的能力。如果你锻炼只是为了改变自己的身材,那你很可能在看到结果之前就放弃了。

减脂或增肌需要很长时间,尤其是如果你是以一种健康的方式进行锻炼的话。这就是为什么你应该设定一个与美学无关的训练目标。例如,在年初,我开始挑战自己做一个无辅助引体向上,几个月后我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现在我尝试连续做5次引体向上,类似的目标一直激励着我。

5. 以你喜欢的方式锻炼,因为这才是可持续的。

打无挡板球是我最喜欢的运动方式之一。你知道有什么事情是你不需要找到动机来强迫自己去做的吗?那就是你喜欢的事情。

锻炼也是这样的。对我来说,喜欢的事情就是举重、打无挡板球和跳舞。我喜欢这三种类型的锻炼,所以我很期待着去做这些事情,而不仅仅是我知道自己在锻炼后感觉会好。

你可能认为没有自己喜欢的运动,但其实不是的,坚持不懈,你找到适合你的运动。

当运动变得有趣时,你就会坚持下去。锻炼将不再是一件苦差事,一种惩罚,或者为了“抵消”一包饼干而必须做的事情。锻炼会成为一种乐趣。

你锻炼是因为你爱自己的身体,而不是恨自己的身体。

译者:Jane

推荐阅读:普通投资者积累财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长期持有”

那些影视作品中的“假游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头图来自:《神话任务:群鸦盛宴》

在东京都杉并区的西荻洼,有一批人做了 15 年的“假游戏”,每年 4 到 5 月的日本黄金周假期期间,数百位设计师和艺术家就会向名为“My Famicase Exhibition”的展览,递交自制的、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红白机卡带。虽然这些卡带有着漂亮的封面和有趣的玩法简介,但实际上都是“不可运行的”,展览主要目的是通过做假游戏的形式,将卡带视为一种艺术呈现,顺道也让老玩家们怀怀旧。

2020 年 My Famicase Exhibition 上的一个作品,非常有趣

不过,参与 My Famicase Exhibition 的设计师终归只是在介质上做文章,殊不知做假游戏已经成为一项更深入、更丰富且更讲究的手艺。有些假游戏除了不能玩之外,画面和故事甚至都像模像样,该有的那是一个也不会少。

真团队,假游戏

2020 年 2 月的时候,苹果 TV+ 上映了一部名叫《神话任务:群鸦盛宴》(Mythic Quest: Raven's Banquet)的情景喜剧,由老牌影视公司狮门娱乐牵头,育碧也参与了制作。  

其实两者合作的消息在 2019 年的 E3 上就有公布,至于为什么要喊游戏公司来拍戏,那是因为这部剧的故事,围绕着一个研发和运营大型 MMORPG 的游戏工作室展开。制作团队恐怕是想效仿《硅谷》卖座的模式,直接把公司幕后发生的事情展现给观众看,借由人们的好奇心来博取收视率。


尽管这部剧有不少搞笑桥段,但还是探讨了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剧中的游戏创意总监刚愎自用,基于剑与魔法的烂俗题材,发起了被称为《神话任务》项目;程序员是约翰·卡马克式的天才人物,平时闷声不作响,几乎可以解决任何技术难题;年迈的星云奖得奖作家负责给游戏编写背景故事,和年轻人有沟通上的困难;营销总监则变着法子想让玩家们氪金,活脱脱一副见利忘义的奸商形象。  

这些个性迥异之人组成的班子,势必会发生争执,从角色设计的文化争论,到借助网红来带货的思辨,各种冲突也引发了多元的戏剧效果。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剧还描绘了一款独立游戏的“变质”过程,讲述了一部具有深度又充满乐趣的作品,是如何因出名、资本注入而不断向市场妥协的。

  

不过,既然是拍游戏相关的内容,游戏本身自然是无法略过的东西。除了利用《刺客信条》《荣耀战魂》和《魔法门》,甚至是其它工作室的作品如《天国:拯救》来填补场景间的空白外,为了言之有物,育碧旗下的 Red Storm 团队,还真的需要给《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来制作画面。

剧中的这个过场,显然来自《魔法门之英雄无敌VII》

在剧集的执行制片人 Danielle Kreinik 看来, 参与了《彩虹六号》《孤岛惊魂》和《全境封锁》系列开发的 Red Storm 工作室,无疑是塑造信服力的保证。他们弄了一套沙盒系统,创建了一个欧洲奇幻风格的 MMORPG 环境。

假游戏中的人物诸如“蒙面人”和“白骑士”也有原创的 3D 建模,至少让演员们能够就着实物进行表演。而布景中的游戏工作室,也是育碧和节目的艺术部门进行大量合作的结晶。从墙上的人物画,到显示器设置和桌上的玩具,甚至是 Bug 追踪器、动捕设备和动画程序,都得像是真正的游戏开发环境。

平心而论,《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呈现的配套资源,忽悠一下圈外观众应该足够了,但对于那些深谙 3A 作品相关细节的玩家来说,它的质量会和剧集里的故事产生割裂。毕竟它的卖相,看起来也没比近几年铺天盖地的页游贴片广告好到哪去,居然能在平行世界里能成为当红作品,只能不去深究。

假游戏《神话之旅》的画面真的很一般

好消息是,整个剧组围绕游戏探讨的问题还算靠谱。这得益于他们请了不少真实的游戏工作室成员,也花时间讨论了玩法趋势和技术障碍,以及涉及政治正确和加班文化的产业问题。只有这样,那些原本不太了解游戏的剧组工作人员,才能放下以往的误解和偏见,不至于做出冒犯玩家的内容。

以假乱真的态度

与《神话任务:群鸦盛宴》一上来就直面整个游戏产业的大格局不同,电视剧《104号房间》(Room 104)第四季的最后一集《芭比之夜》(The Night Babby Died)聚焦更小的情感。它讲述了两个久别重逢的朋友,通过一款叫做《志高荣耀2》(Crowning Glory II)的游戏重新审视过去、并再次结下羁绊的故事。而围绕着电子游戏传播正能量,也可以说是传统媒体领域比较少见的题材。

在 104 房间中,一对落寞的青年紧盯着电视上的像素画面,两人联合起来探索地城、解决谜题、战胜敌人,他们的表情逐渐从困惑转变为快乐。但你应该也猜到了,《志高荣耀2》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104号房间》剧照  


剧集里的《志高荣耀2》有着复古且还算精致的画面,设定上就是一款 8bit 游戏。根据编剧 Jenée LaMarque 的说法,假游戏的战斗部分参考了《塞尔达传说》和《水晶战记》(Crystalis),第一人称探索地牢的方式来自《梦幻之星》,Boss 战有些像《超惑星战记》,再加上如《忍者龙剑传》一般的过场动画点缀,游戏的“公式”便成型了 —— 虽然听起来特别“缝合怪”,但换个角度来看也能知道他们是懂行的。

《志高荣耀2》的战斗画面确实很像早期的《塞尔达传说》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的故事同样来自导演 Mark Duplass 的游戏经历。有一次他和自己的老哥玩《巫术》(Wizardry),不小心把角色弄死了,以至于难受到当天晚上都没有吃饭,后来他们的朋友、联合编剧 Julian Wass 做了一些功能才解开 Mark 的心结,填补了他长期以来的遗憾:  

“几年前的新年前夜,我们都在 Mark 家里做客,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在《巫术》里,他们其实可以回收角色的尸体,然后拖到镇上复活。我说‘Mark,如果你能找到你的旧卡带……死掉的人物应该还在那儿。’”  

负责将这些幻想付诸实现的,是特效团队 Barnstorm VFX,他们给《高堡奇人》设计过大型、破败的建筑景观,对一些小型的数字特效更是轻车熟路,但要求“做一款假游戏”的需求可以说闻所未闻。

《志高荣耀2》的解谜要素

《志高荣耀2》有着奇幻风格的外皮,有着某种形式的故事,为了配合演员的演出还得有过场动画。Barnstorm VFX 首先萌生的想法,是请位像素艺术家来把静态的场景给解决了。

但最早做出来的东西効果并不好,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今的像素艺术从可选色彩来看要比八位机时代的游戏多出一截,也没有存储空间不足的担忧,艺术家不必像 80 年代的程序员那样,用三种颜色死抠只能占位 16 个像素格的小人。  

后来 Barnstorm VFX 换了种思路,即先用手绘把图像画出来,再在限制调色板的情况下,一点点自行转换成数字画面,与此同时,还得注意 CRT 电视上的像素会产生扭曲,因为它们未必是方形的。

《志高荣耀2》的画面还是比八位机游戏强一点

至于电视剧中游戏玩法的展现,则是用接近动画的形式来伪造,给游戏角色设置一个行走周期。而芯片音乐则可以方便的用 Chipsounds 程序来解决,只需要注意 FC 的音频输出为两个方波提供主旋律、一个三角波展现低频、一个噪声通道模拟游戏音效,一个样本通道可以实现简单的采样。  

最后,考虑到演员不一定能即时对假游戏产生逼真的反应,《104号房间》剧组的方法是在电视机周围贴上标有数字的便签,然后给演员带上耳机,通过“看 X 号便签“传话的方式,让他们的眼神和屏幕互动。

假到真时真亦假

一种特殊的情况是,文娱作品里的假游戏,有时也能获得蜕变为真游戏的机会,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里发出的感慨:“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比如《疯狂太空》(Space Paranoids),原本是 1982 年电影《创》(Tron)里的假游戏。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软件工程师 Kevin Flynn 编写的《疯狂太空》代码被同事窃取,然后作为 ENCOM 公司的产品发布。当 Flynn 气冲冲的跑到董事会准备告发这起事时,等待他的却是扫地出门的结局。

电影里的《疯狂太空》

后来 Flynn 为了收集同事的犯罪证据,又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网络世界。因为假游戏在电影里起到了承上启下、串联主线的关键作用,到了 2009 年,现实里的 42 Entertainment 公司为表敬意,在圣地亚哥动漫展(San Diego Comic Con)上,展出了为其制作的可玩街机版本。  

“真《疯狂太空》”的感观和电影一致,玩法跟常见的 FPS 也没太多区别,玩家需要用操纵杆控制移动和射击,轨迹球用于瞄准,通过摧毁坦克、炮塔等敌人获得分数,地图中还有一些弹药补给站。

圣地亚哥动漫展上的《疯狂太空》 

有意思的是,42 Entertainment 将开发商署名为 ENCOM,且游戏排行榜上的最高分 999,000 由电影主角 Kevin Flynn 保持,再到后来他们又制作了基于 Unity 引擎的 Online 版本,用浏览器装上插件就能运行——作为电影续集《创:战记》的预热,也算是对 20 多年前经典作品的追忆吧。  

其实针对 1984 年上映的电影《小鬼奇兵》(Cloak & Dagger),雅达利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电影情节中的主角,是一位特别喜欢打游戏的小孩,总幻想有超级特工陪在自己身边。他无意间获得了一盘卡带,打通后发现里面藏有军事机密,结果引来杀生之祸,大人们却觉得他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小鬼奇兵》电影剧照

电影对假游戏没有特别细致的描写,Atari 5200 的镜头一闪而过,卡带还是用的道具(拿其它游戏的卡带贴上《小鬼奇兵》的封面)。而当制片方真正找到雅达利谈合作,并要求开发一款游戏作为电影的元素时,雅达利转头就把正在制作的街机《X 特工》(Agent X)改名成《小鬼奇兵》,特别鸡贼。

雅达利做的《小鬼奇兵》

显而易见的是,除了特工的角色造型外,这个街机游戏和电影情节没有多大关系,玩法是常见的俯视角清版射击,特工不断射出如箭头一般的子弹,也根本不会有小孩登场。后来雅达利员工 Dave Comstock 想把它移植到家用机,算是进一步还原电影中假游戏的特性,但最后却无疾而终。  

在所有的假游戏中,我认为《恶魔人》(Demonik)可能算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它处于“真假的叠加状态”

《恶魔人》在电影《祖母的孩子》(Grandma's Boy)中登场时,被描绘为游戏测试员 Alex 开发的业余作品,影片也展示了一部分“假游戏”的第三人称动作玩法。然而在现实世界,Terminal Reality 实际上在同步开发这款虚构的游戏,成品预计会作为 Xbox 360 的独占内容,电影里的画面恰恰来源于 Demo。因为本作号称有吴宇森参与制作,还在 2005 年的 E3 上播过片,引起了一定关注。只可惜由于财政问题,开发工作没过多久就被无限搁置了。

恶魔人

类似于上文中的假游戏还有不少,像是在电影《她》(Her)中,主角坐在客厅里玩一款 AR 游戏,通过简单的手势来移动角色。1983 年的科幻电影《战争游戏》(WarGames)则把军事模拟程序描绘为一个基于文本的战略游戏,由于被不明真相的小屁孩黑入,还差一点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些假游戏不能一褱而论,它们有些只是作为背景设定,被当成一种不会引起版权问题的叙事工具;有些又做得以假乱真,影片的制作者可能觉得,现实中的任何一款游戏都无法传达自己想要的理念。但无论如何,它们都组成了独特风景线的一部分。可能多年以后,人们不会记得影视作品的名字,而是回忆起那些古怪的假游戏。

参考资料:

tvtropes:Fictional Video Game

How Ubisoft Created the Fake Video Game at Center of Apple+ Comedy

How to Make a Good Fake Video Gam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

那些影视作品中的“假游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头图来自:《神话任务:群鸦盛宴》

在东京都杉并区的西荻洼,有一批人做了 15 年的“假游戏”,每年 4 到 5 月的日本黄金周假期期间,数百位设计师和艺术家就会向名为“My Famicase Exhibition”的展览,递交自制的、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红白机卡带。虽然这些卡带有着漂亮的封面和有趣的玩法简介,但实际上都是“不可运行的”,展览主要目的是通过做假游戏的形式,将卡带视为一种艺术呈现,顺道也让老玩家们怀怀旧。

2020 年 My Famicase Exhibition 上的一个作品,非常有趣

不过,参与 My Famicase Exhibition 的设计师终归只是在介质上做文章,殊不知做假游戏已经成为一项更深入、更丰富且更讲究的手艺。有些假游戏除了不能玩之外,画面和故事甚至都像模像样,该有的那是一个也不会少。

真团队,假游戏

2020 年 2 月的时候,苹果 TV+ 上映了一部名叫《神话任务:群鸦盛宴》(Mythic Quest: Raven's Banquet)的情景喜剧,由老牌影视公司狮门娱乐牵头,育碧也参与了制作。  

其实两者合作的消息在 2019 年的 E3 上就有公布,至于为什么要喊游戏公司来拍戏,那是因为这部剧的故事,围绕着一个研发和运营大型 MMORPG 的游戏工作室展开。制作团队恐怕是想效仿《硅谷》卖座的模式,直接把公司幕后发生的事情展现给观众看,借由人们的好奇心来博取收视率。


尽管这部剧有不少搞笑桥段,但还是探讨了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剧中的游戏创意总监刚愎自用,基于剑与魔法的烂俗题材,发起了被称为《神话任务》项目;程序员是约翰·卡马克式的天才人物,平时闷声不作响,几乎可以解决任何技术难题;年迈的星云奖得奖作家负责给游戏编写背景故事,和年轻人有沟通上的困难;营销总监则变着法子想让玩家们氪金,活脱脱一副见利忘义的奸商形象。  

这些个性迥异之人组成的班子,势必会发生争执,从角色设计的文化争论,到借助网红来带货的思辨,各种冲突也引发了多元的戏剧效果。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剧还描绘了一款独立游戏的“变质”过程,讲述了一部具有深度又充满乐趣的作品,是如何因出名、资本注入而不断向市场妥协的。

  

不过,既然是拍游戏相关的内容,游戏本身自然是无法略过的东西。除了利用《刺客信条》《荣耀战魂》和《魔法门》,甚至是其它工作室的作品如《天国:拯救》来填补场景间的空白外,为了言之有物,育碧旗下的 Red Storm 团队,还真的需要给《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来制作画面。

剧中的这个过场,显然来自《魔法门之英雄无敌VII》

在剧集的执行制片人 Danielle Kreinik 看来, 参与了《彩虹六号》《孤岛惊魂》和《全境封锁》系列开发的 Red Storm 工作室,无疑是塑造信服力的保证。他们弄了一套沙盒系统,创建了一个欧洲奇幻风格的 MMORPG 环境。

假游戏中的人物诸如“蒙面人”和“白骑士”也有原创的 3D 建模,至少让演员们能够就着实物进行表演。而布景中的游戏工作室,也是育碧和节目的艺术部门进行大量合作的结晶。从墙上的人物画,到显示器设置和桌上的玩具,甚至是 Bug 追踪器、动捕设备和动画程序,都得像是真正的游戏开发环境。

平心而论,《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呈现的配套资源,忽悠一下圈外观众应该足够了,但对于那些深谙 3A 作品相关细节的玩家来说,它的质量会和剧集里的故事产生割裂。毕竟它的卖相,看起来也没比近几年铺天盖地的页游贴片广告好到哪去,居然能在平行世界里能成为当红作品,只能不去深究。

假游戏《神话之旅》的画面真的很一般

好消息是,整个剧组围绕游戏探讨的问题还算靠谱。这得益于他们请了不少真实的游戏工作室成员,也花时间讨论了玩法趋势和技术障碍,以及涉及政治正确和加班文化的产业问题。只有这样,那些原本不太了解游戏的剧组工作人员,才能放下以往的误解和偏见,不至于做出冒犯玩家的内容。

以假乱真的态度

与《神话任务:群鸦盛宴》一上来就直面整个游戏产业的大格局不同,电视剧《104号房间》(Room 104)第四季的最后一集《芭比之夜》(The Night Babby Died)聚焦更小的情感。它讲述了两个久别重逢的朋友,通过一款叫做《志高荣耀2》(Crowning Glory II)的游戏重新审视过去、并再次结下羁绊的故事。而围绕着电子游戏传播正能量,也可以说是传统媒体领域比较少见的题材。

在 104 房间中,一对落寞的青年紧盯着电视上的像素画面,两人联合起来探索地城、解决谜题、战胜敌人,他们的表情逐渐从困惑转变为快乐。但你应该也猜到了,《志高荣耀2》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104号房间》剧照  


剧集里的《志高荣耀2》有着复古且还算精致的画面,设定上就是一款 8bit 游戏。根据编剧 Jenée LaMarque 的说法,假游戏的战斗部分参考了《塞尔达传说》和《水晶战记》(Crystalis),第一人称探索地牢的方式来自《梦幻之星》,Boss 战有些像《超惑星战记》,再加上如《忍者龙剑传》一般的过场动画点缀,游戏的“公式”便成型了 —— 虽然听起来特别“缝合怪”,但换个角度来看也能知道他们是懂行的。

《志高荣耀2》的战斗画面确实很像早期的《塞尔达传说》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的故事同样来自导演 Mark Duplass 的游戏经历。有一次他和自己的老哥玩《巫术》(Wizardry),不小心把角色弄死了,以至于难受到当天晚上都没有吃饭,后来他们的朋友、联合编剧 Julian Wass 做了一些功能才解开 Mark 的心结,填补了他长期以来的遗憾:  

“几年前的新年前夜,我们都在 Mark 家里做客,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在《巫术》里,他们其实可以回收角色的尸体,然后拖到镇上复活。我说‘Mark,如果你能找到你的旧卡带……死掉的人物应该还在那儿。’”  

负责将这些幻想付诸实现的,是特效团队 Barnstorm VFX,他们给《高堡奇人》设计过大型、破败的建筑景观,对一些小型的数字特效更是轻车熟路,但要求“做一款假游戏”的需求可以说闻所未闻。

《志高荣耀2》的解谜要素

《志高荣耀2》有着奇幻风格的外皮,有着某种形式的故事,为了配合演员的演出还得有过场动画。Barnstorm VFX 首先萌生的想法,是请位像素艺术家来把静态的场景给解决了。

但最早做出来的东西効果并不好,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今的像素艺术从可选色彩来看要比八位机时代的游戏多出一截,也没有存储空间不足的担忧,艺术家不必像 80 年代的程序员那样,用三种颜色死抠只能占位 16 个像素格的小人。  

后来 Barnstorm VFX 换了种思路,即先用手绘把图像画出来,再在限制调色板的情况下,一点点自行转换成数字画面,与此同时,还得注意 CRT 电视上的像素会产生扭曲,因为它们未必是方形的。

《志高荣耀2》的画面还是比八位机游戏强一点

至于电视剧中游戏玩法的展现,则是用接近动画的形式来伪造,给游戏角色设置一个行走周期。而芯片音乐则可以方便的用 Chipsounds 程序来解决,只需要注意 FC 的音频输出为两个方波提供主旋律、一个三角波展现低频、一个噪声通道模拟游戏音效,一个样本通道可以实现简单的采样。  

最后,考虑到演员不一定能即时对假游戏产生逼真的反应,《104号房间》剧组的方法是在电视机周围贴上标有数字的便签,然后给演员带上耳机,通过“看 X 号便签“传话的方式,让他们的眼神和屏幕互动。

假到真时真亦假

一种特殊的情况是,文娱作品里的假游戏,有时也能获得蜕变为真游戏的机会,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里发出的感慨:“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比如《疯狂太空》(Space Paranoids),原本是 1982 年电影《创》(Tron)里的假游戏。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软件工程师 Kevin Flynn 编写的《疯狂太空》代码被同事窃取,然后作为 ENCOM 公司的产品发布。当 Flynn 气冲冲的跑到董事会准备告发这起事时,等待他的却是扫地出门的结局。

电影里的《疯狂太空》

后来 Flynn 为了收集同事的犯罪证据,又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网络世界。因为假游戏在电影里起到了承上启下、串联主线的关键作用,到了 2009 年,现实里的 42 Entertainment 公司为表敬意,在圣地亚哥动漫展(San Diego Comic Con)上,展出了为其制作的可玩街机版本。  

“真《疯狂太空》”的感观和电影一致,玩法跟常见的 FPS 也没太多区别,玩家需要用操纵杆控制移动和射击,轨迹球用于瞄准,通过摧毁坦克、炮塔等敌人获得分数,地图中还有一些弹药补给站。

圣地亚哥动漫展上的《疯狂太空》 

有意思的是,42 Entertainment 将开发商署名为 ENCOM,且游戏排行榜上的最高分 999,000 由电影主角 Kevin Flynn 保持,再到后来他们又制作了基于 Unity 引擎的 Online 版本,用浏览器装上插件就能运行——作为电影续集《创:战记》的预热,也算是对 20 多年前经典作品的追忆吧。  

其实针对 1984 年上映的电影《小鬼奇兵》(Cloak & Dagger),雅达利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电影情节中的主角,是一位特别喜欢打游戏的小孩,总幻想有超级特工陪在自己身边。他无意间获得了一盘卡带,打通后发现里面藏有军事机密,结果引来杀生之祸,大人们却觉得他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小鬼奇兵》电影剧照

电影对假游戏没有特别细致的描写,Atari 5200 的镜头一闪而过,卡带还是用的道具(拿其它游戏的卡带贴上《小鬼奇兵》的封面)。而当制片方真正找到雅达利谈合作,并要求开发一款游戏作为电影的元素时,雅达利转头就把正在制作的街机《X 特工》(Agent X)改名成《小鬼奇兵》,特别鸡贼。

雅达利做的《小鬼奇兵》

显而易见的是,除了特工的角色造型外,这个街机游戏和电影情节没有多大关系,玩法是常见的俯视角清版射击,特工不断射出如箭头一般的子弹,也根本不会有小孩登场。后来雅达利员工 Dave Comstock 想把它移植到家用机,算是进一步还原电影中假游戏的特性,但最后却无疾而终。  

在所有的假游戏中,我认为《恶魔人》(Demonik)可能算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它处于“真假的叠加状态”

《恶魔人》在电影《祖母的孩子》(Grandma's Boy)中登场时,被描绘为游戏测试员 Alex 开发的业余作品,影片也展示了一部分“假游戏”的第三人称动作玩法。然而在现实世界,Terminal Reality 实际上在同步开发这款虚构的游戏,成品预计会作为 Xbox 360 的独占内容,电影里的画面恰恰来源于 Demo。因为本作号称有吴宇森参与制作,还在 2005 年的 E3 上播过片,引起了一定关注。只可惜由于财政问题,开发工作没过多久就被无限搁置了。

恶魔人

类似于上文中的假游戏还有不少,像是在电影《她》(Her)中,主角坐在客厅里玩一款 AR 游戏,通过简单的手势来移动角色。1983 年的科幻电影《战争游戏》(WarGames)则把军事模拟程序描绘为一个基于文本的战略游戏,由于被不明真相的小屁孩黑入,还差一点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些假游戏不能一褱而论,它们有些只是作为背景设定,被当成一种不会引起版权问题的叙事工具;有些又做得以假乱真,影片的制作者可能觉得,现实中的任何一款游戏都无法传达自己想要的理念。但无论如何,它们都组成了独特风景线的一部分。可能多年以后,人们不会记得影视作品的名字,而是回忆起那些古怪的假游戏。

参考资料:

tvtropes:Fictional Video Game

How Ubisoft Created the Fake Video Game at Center of Apple+ Comedy

How to Make a Good Fake Video Gam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

那些影视作品中的“假游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头图来自:《神话任务:群鸦盛宴》

在东京都杉并区的西荻洼,有一批人做了 15 年的“假游戏”,每年 4 到 5 月的日本黄金周假期期间,数百位设计师和艺术家就会向名为“My Famicase Exhibition”的展览,递交自制的、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红白机卡带。虽然这些卡带有着漂亮的封面和有趣的玩法简介,但实际上都是“不可运行的”,展览主要目的是通过做假游戏的形式,将卡带视为一种艺术呈现,顺道也让老玩家们怀怀旧。

2020 年 My Famicase Exhibition 上的一个作品,非常有趣

不过,参与 My Famicase Exhibition 的设计师终归只是在介质上做文章,殊不知做假游戏已经成为一项更深入、更丰富且更讲究的手艺。有些假游戏除了不能玩之外,画面和故事甚至都像模像样,该有的那是一个也不会少。

真团队,假游戏

2020 年 2 月的时候,苹果 TV+ 上映了一部名叫《神话任务:群鸦盛宴》(Mythic Quest: Raven's Banquet)的情景喜剧,由老牌影视公司狮门娱乐牵头,育碧也参与了制作。  

其实两者合作的消息在 2019 年的 E3 上就有公布,至于为什么要喊游戏公司来拍戏,那是因为这部剧的故事,围绕着一个研发和运营大型 MMORPG 的游戏工作室展开。制作团队恐怕是想效仿《硅谷》卖座的模式,直接把公司幕后发生的事情展现给观众看,借由人们的好奇心来博取收视率。


尽管这部剧有不少搞笑桥段,但还是探讨了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剧中的游戏创意总监刚愎自用,基于剑与魔法的烂俗题材,发起了被称为《神话任务》项目;程序员是约翰·卡马克式的天才人物,平时闷声不作响,几乎可以解决任何技术难题;年迈的星云奖得奖作家负责给游戏编写背景故事,和年轻人有沟通上的困难;营销总监则变着法子想让玩家们氪金,活脱脱一副见利忘义的奸商形象。  

这些个性迥异之人组成的班子,势必会发生争执,从角色设计的文化争论,到借助网红来带货的思辨,各种冲突也引发了多元的戏剧效果。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剧还描绘了一款独立游戏的“变质”过程,讲述了一部具有深度又充满乐趣的作品,是如何因出名、资本注入而不断向市场妥协的。

  

不过,既然是拍游戏相关的内容,游戏本身自然是无法略过的东西。除了利用《刺客信条》《荣耀战魂》和《魔法门》,甚至是其它工作室的作品如《天国:拯救》来填补场景间的空白外,为了言之有物,育碧旗下的 Red Storm 团队,还真的需要给《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来制作画面。

剧中的这个过场,显然来自《魔法门之英雄无敌VII》

在剧集的执行制片人 Danielle Kreinik 看来, 参与了《彩虹六号》《孤岛惊魂》和《全境封锁》系列开发的 Red Storm 工作室,无疑是塑造信服力的保证。他们弄了一套沙盒系统,创建了一个欧洲奇幻风格的 MMORPG 环境。

假游戏中的人物诸如“蒙面人”和“白骑士”也有原创的 3D 建模,至少让演员们能够就着实物进行表演。而布景中的游戏工作室,也是育碧和节目的艺术部门进行大量合作的结晶。从墙上的人物画,到显示器设置和桌上的玩具,甚至是 Bug 追踪器、动捕设备和动画程序,都得像是真正的游戏开发环境。

平心而论,《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呈现的配套资源,忽悠一下圈外观众应该足够了,但对于那些深谙 3A 作品相关细节的玩家来说,它的质量会和剧集里的故事产生割裂。毕竟它的卖相,看起来也没比近几年铺天盖地的页游贴片广告好到哪去,居然能在平行世界里能成为当红作品,只能不去深究。

假游戏《神话之旅》的画面真的很一般

好消息是,整个剧组围绕游戏探讨的问题还算靠谱。这得益于他们请了不少真实的游戏工作室成员,也花时间讨论了玩法趋势和技术障碍,以及涉及政治正确和加班文化的产业问题。只有这样,那些原本不太了解游戏的剧组工作人员,才能放下以往的误解和偏见,不至于做出冒犯玩家的内容。

以假乱真的态度

与《神话任务:群鸦盛宴》一上来就直面整个游戏产业的大格局不同,电视剧《104号房间》(Room 104)第四季的最后一集《芭比之夜》(The Night Babby Died)聚焦更小的情感。它讲述了两个久别重逢的朋友,通过一款叫做《志高荣耀2》(Crowning Glory II)的游戏重新审视过去、并再次结下羁绊的故事。而围绕着电子游戏传播正能量,也可以说是传统媒体领域比较少见的题材。

在 104 房间中,一对落寞的青年紧盯着电视上的像素画面,两人联合起来探索地城、解决谜题、战胜敌人,他们的表情逐渐从困惑转变为快乐。但你应该也猜到了,《志高荣耀2》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104号房间》剧照  


剧集里的《志高荣耀2》有着复古且还算精致的画面,设定上就是一款 8bit 游戏。根据编剧 Jenée LaMarque 的说法,假游戏的战斗部分参考了《塞尔达传说》和《水晶战记》(Crystalis),第一人称探索地牢的方式来自《梦幻之星》,Boss 战有些像《超惑星战记》,再加上如《忍者龙剑传》一般的过场动画点缀,游戏的“公式”便成型了 —— 虽然听起来特别“缝合怪”,但换个角度来看也能知道他们是懂行的。

《志高荣耀2》的战斗画面确实很像早期的《塞尔达传说》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的故事同样来自导演 Mark Duplass 的游戏经历。有一次他和自己的老哥玩《巫术》(Wizardry),不小心把角色弄死了,以至于难受到当天晚上都没有吃饭,后来他们的朋友、联合编剧 Julian Wass 做了一些功能才解开 Mark 的心结,填补了他长期以来的遗憾:  

“几年前的新年前夜,我们都在 Mark 家里做客,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在《巫术》里,他们其实可以回收角色的尸体,然后拖到镇上复活。我说‘Mark,如果你能找到你的旧卡带……死掉的人物应该还在那儿。’”  

负责将这些幻想付诸实现的,是特效团队 Barnstorm VFX,他们给《高堡奇人》设计过大型、破败的建筑景观,对一些小型的数字特效更是轻车熟路,但要求“做一款假游戏”的需求可以说闻所未闻。

《志高荣耀2》的解谜要素

《志高荣耀2》有着奇幻风格的外皮,有着某种形式的故事,为了配合演员的演出还得有过场动画。Barnstorm VFX 首先萌生的想法,是请位像素艺术家来把静态的场景给解决了。

但最早做出来的东西効果并不好,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今的像素艺术从可选色彩来看要比八位机时代的游戏多出一截,也没有存储空间不足的担忧,艺术家不必像 80 年代的程序员那样,用三种颜色死抠只能占位 16 个像素格的小人。  

后来 Barnstorm VFX 换了种思路,即先用手绘把图像画出来,再在限制调色板的情况下,一点点自行转换成数字画面,与此同时,还得注意 CRT 电视上的像素会产生扭曲,因为它们未必是方形的。

《志高荣耀2》的画面还是比八位机游戏强一点

至于电视剧中游戏玩法的展现,则是用接近动画的形式来伪造,给游戏角色设置一个行走周期。而芯片音乐则可以方便的用 Chipsounds 程序来解决,只需要注意 FC 的音频输出为两个方波提供主旋律、一个三角波展现低频、一个噪声通道模拟游戏音效,一个样本通道可以实现简单的采样。  

最后,考虑到演员不一定能即时对假游戏产生逼真的反应,《104号房间》剧组的方法是在电视机周围贴上标有数字的便签,然后给演员带上耳机,通过“看 X 号便签“传话的方式,让他们的眼神和屏幕互动。

假到真时真亦假

一种特殊的情况是,文娱作品里的假游戏,有时也能获得蜕变为真游戏的机会,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里发出的感慨:“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比如《疯狂太空》(Space Paranoids),原本是 1982 年电影《创》(Tron)里的假游戏。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软件工程师 Kevin Flynn 编写的《疯狂太空》代码被同事窃取,然后作为 ENCOM 公司的产品发布。当 Flynn 气冲冲的跑到董事会准备告发这起事时,等待他的却是扫地出门的结局。

电影里的《疯狂太空》

后来 Flynn 为了收集同事的犯罪证据,又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网络世界。因为假游戏在电影里起到了承上启下、串联主线的关键作用,到了 2009 年,现实里的 42 Entertainment 公司为表敬意,在圣地亚哥动漫展(San Diego Comic Con)上,展出了为其制作的可玩街机版本。  

“真《疯狂太空》”的感观和电影一致,玩法跟常见的 FPS 也没太多区别,玩家需要用操纵杆控制移动和射击,轨迹球用于瞄准,通过摧毁坦克、炮塔等敌人获得分数,地图中还有一些弹药补给站。

圣地亚哥动漫展上的《疯狂太空》 

有意思的是,42 Entertainment 将开发商署名为 ENCOM,且游戏排行榜上的最高分 999,000 由电影主角 Kevin Flynn 保持,再到后来他们又制作了基于 Unity 引擎的 Online 版本,用浏览器装上插件就能运行——作为电影续集《创:战记》的预热,也算是对 20 多年前经典作品的追忆吧。  

其实针对 1984 年上映的电影《小鬼奇兵》(Cloak & Dagger),雅达利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电影情节中的主角,是一位特别喜欢打游戏的小孩,总幻想有超级特工陪在自己身边。他无意间获得了一盘卡带,打通后发现里面藏有军事机密,结果引来杀生之祸,大人们却觉得他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小鬼奇兵》电影剧照

电影对假游戏没有特别细致的描写,Atari 5200 的镜头一闪而过,卡带还是用的道具(拿其它游戏的卡带贴上《小鬼奇兵》的封面)。而当制片方真正找到雅达利谈合作,并要求开发一款游戏作为电影的元素时,雅达利转头就把正在制作的街机《X 特工》(Agent X)改名成《小鬼奇兵》,特别鸡贼。

雅达利做的《小鬼奇兵》

显而易见的是,除了特工的角色造型外,这个街机游戏和电影情节没有多大关系,玩法是常见的俯视角清版射击,特工不断射出如箭头一般的子弹,也根本不会有小孩登场。后来雅达利员工 Dave Comstock 想把它移植到家用机,算是进一步还原电影中假游戏的特性,但最后却无疾而终。  

在所有的假游戏中,我认为《恶魔人》(Demonik)可能算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它处于“真假的叠加状态”

《恶魔人》在电影《祖母的孩子》(Grandma's Boy)中登场时,被描绘为游戏测试员 Alex 开发的业余作品,影片也展示了一部分“假游戏”的第三人称动作玩法。然而在现实世界,Terminal Reality 实际上在同步开发这款虚构的游戏,成品预计会作为 Xbox 360 的独占内容,电影里的画面恰恰来源于 Demo。因为本作号称有吴宇森参与制作,还在 2005 年的 E3 上播过片,引起了一定关注。只可惜由于财政问题,开发工作没过多久就被无限搁置了。

恶魔人

类似于上文中的假游戏还有不少,像是在电影《她》(Her)中,主角坐在客厅里玩一款 AR 游戏,通过简单的手势来移动角色。1983 年的科幻电影《战争游戏》(WarGames)则把军事模拟程序描绘为一个基于文本的战略游戏,由于被不明真相的小屁孩黑入,还差一点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些假游戏不能一褱而论,它们有些只是作为背景设定,被当成一种不会引起版权问题的叙事工具;有些又做得以假乱真,影片的制作者可能觉得,现实中的任何一款游戏都无法传达自己想要的理念。但无论如何,它们都组成了独特风景线的一部分。可能多年以后,人们不会记得影视作品的名字,而是回忆起那些古怪的假游戏。

参考资料:

tvtropes:Fictional Video Game

How Ubisoft Created the Fake Video Game at Center of Apple+ Comedy

How to Make a Good Fake Video Gam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

那些影视作品中的“假游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头图来自:《神话任务:群鸦盛宴》

在东京都杉并区的西荻洼,有一批人做了 15 年的“假游戏”,每年 4 到 5 月的日本黄金周假期期间,数百位设计师和艺术家就会向名为“My Famicase Exhibition”的展览,递交自制的、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红白机卡带。虽然这些卡带有着漂亮的封面和有趣的玩法简介,但实际上都是“不可运行的”,展览主要目的是通过做假游戏的形式,将卡带视为一种艺术呈现,顺道也让老玩家们怀怀旧。

2020 年 My Famicase Exhibition 上的一个作品,非常有趣

不过,参与 My Famicase Exhibition 的设计师终归只是在介质上做文章,殊不知做假游戏已经成为一项更深入、更丰富且更讲究的手艺。有些假游戏除了不能玩之外,画面和故事甚至都像模像样,该有的那是一个也不会少。

真团队,假游戏

2020 年 2 月的时候,苹果 TV+ 上映了一部名叫《神话任务:群鸦盛宴》(Mythic Quest: Raven's Banquet)的情景喜剧,由老牌影视公司狮门娱乐牵头,育碧也参与了制作。  

其实两者合作的消息在 2019 年的 E3 上就有公布,至于为什么要喊游戏公司来拍戏,那是因为这部剧的故事,围绕着一个研发和运营大型 MMORPG 的游戏工作室展开。制作团队恐怕是想效仿《硅谷》卖座的模式,直接把公司幕后发生的事情展现给观众看,借由人们的好奇心来博取收视率。


尽管这部剧有不少搞笑桥段,但还是探讨了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剧中的游戏创意总监刚愎自用,基于剑与魔法的烂俗题材,发起了被称为《神话任务》项目;程序员是约翰·卡马克式的天才人物,平时闷声不作响,几乎可以解决任何技术难题;年迈的星云奖得奖作家负责给游戏编写背景故事,和年轻人有沟通上的困难;营销总监则变着法子想让玩家们氪金,活脱脱一副见利忘义的奸商形象。  

这些个性迥异之人组成的班子,势必会发生争执,从角色设计的文化争论,到借助网红来带货的思辨,各种冲突也引发了多元的戏剧效果。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剧还描绘了一款独立游戏的“变质”过程,讲述了一部具有深度又充满乐趣的作品,是如何因出名、资本注入而不断向市场妥协的。

  

不过,既然是拍游戏相关的内容,游戏本身自然是无法略过的东西。除了利用《刺客信条》《荣耀战魂》和《魔法门》,甚至是其它工作室的作品如《天国:拯救》来填补场景间的空白外,为了言之有物,育碧旗下的 Red Storm 团队,还真的需要给《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来制作画面。

剧中的这个过场,显然来自《魔法门之英雄无敌VII》

在剧集的执行制片人 Danielle Kreinik 看来, 参与了《彩虹六号》《孤岛惊魂》和《全境封锁》系列开发的 Red Storm 工作室,无疑是塑造信服力的保证。他们弄了一套沙盒系统,创建了一个欧洲奇幻风格的 MMORPG 环境。

假游戏中的人物诸如“蒙面人”和“白骑士”也有原创的 3D 建模,至少让演员们能够就着实物进行表演。而布景中的游戏工作室,也是育碧和节目的艺术部门进行大量合作的结晶。从墙上的人物画,到显示器设置和桌上的玩具,甚至是 Bug 追踪器、动捕设备和动画程序,都得像是真正的游戏开发环境。

平心而论,《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呈现的配套资源,忽悠一下圈外观众应该足够了,但对于那些深谙 3A 作品相关细节的玩家来说,它的质量会和剧集里的故事产生割裂。毕竟它的卖相,看起来也没比近几年铺天盖地的页游贴片广告好到哪去,居然能在平行世界里能成为当红作品,只能不去深究。

假游戏《神话之旅》的画面真的很一般

好消息是,整个剧组围绕游戏探讨的问题还算靠谱。这得益于他们请了不少真实的游戏工作室成员,也花时间讨论了玩法趋势和技术障碍,以及涉及政治正确和加班文化的产业问题。只有这样,那些原本不太了解游戏的剧组工作人员,才能放下以往的误解和偏见,不至于做出冒犯玩家的内容。

以假乱真的态度

与《神话任务:群鸦盛宴》一上来就直面整个游戏产业的大格局不同,电视剧《104号房间》(Room 104)第四季的最后一集《芭比之夜》(The Night Babby Died)聚焦更小的情感。它讲述了两个久别重逢的朋友,通过一款叫做《志高荣耀2》(Crowning Glory II)的游戏重新审视过去、并再次结下羁绊的故事。而围绕着电子游戏传播正能量,也可以说是传统媒体领域比较少见的题材。

在 104 房间中,一对落寞的青年紧盯着电视上的像素画面,两人联合起来探索地城、解决谜题、战胜敌人,他们的表情逐渐从困惑转变为快乐。但你应该也猜到了,《志高荣耀2》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104号房间》剧照  


剧集里的《志高荣耀2》有着复古且还算精致的画面,设定上就是一款 8bit 游戏。根据编剧 Jenée LaMarque 的说法,假游戏的战斗部分参考了《塞尔达传说》和《水晶战记》(Crystalis),第一人称探索地牢的方式来自《梦幻之星》,Boss 战有些像《超惑星战记》,再加上如《忍者龙剑传》一般的过场动画点缀,游戏的“公式”便成型了 —— 虽然听起来特别“缝合怪”,但换个角度来看也能知道他们是懂行的。

《志高荣耀2》的战斗画面确实很像早期的《塞尔达传说》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的故事同样来自导演 Mark Duplass 的游戏经历。有一次他和自己的老哥玩《巫术》(Wizardry),不小心把角色弄死了,以至于难受到当天晚上都没有吃饭,后来他们的朋友、联合编剧 Julian Wass 做了一些功能才解开 Mark 的心结,填补了他长期以来的遗憾:  

“几年前的新年前夜,我们都在 Mark 家里做客,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在《巫术》里,他们其实可以回收角色的尸体,然后拖到镇上复活。我说‘Mark,如果你能找到你的旧卡带……死掉的人物应该还在那儿。’”  

负责将这些幻想付诸实现的,是特效团队 Barnstorm VFX,他们给《高堡奇人》设计过大型、破败的建筑景观,对一些小型的数字特效更是轻车熟路,但要求“做一款假游戏”的需求可以说闻所未闻。

《志高荣耀2》的解谜要素

《志高荣耀2》有着奇幻风格的外皮,有着某种形式的故事,为了配合演员的演出还得有过场动画。Barnstorm VFX 首先萌生的想法,是请位像素艺术家来把静态的场景给解决了。

但最早做出来的东西効果并不好,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今的像素艺术从可选色彩来看要比八位机时代的游戏多出一截,也没有存储空间不足的担忧,艺术家不必像 80 年代的程序员那样,用三种颜色死抠只能占位 16 个像素格的小人。  

后来 Barnstorm VFX 换了种思路,即先用手绘把图像画出来,再在限制调色板的情况下,一点点自行转换成数字画面,与此同时,还得注意 CRT 电视上的像素会产生扭曲,因为它们未必是方形的。

《志高荣耀2》的画面还是比八位机游戏强一点

至于电视剧中游戏玩法的展现,则是用接近动画的形式来伪造,给游戏角色设置一个行走周期。而芯片音乐则可以方便的用 Chipsounds 程序来解决,只需要注意 FC 的音频输出为两个方波提供主旋律、一个三角波展现低频、一个噪声通道模拟游戏音效,一个样本通道可以实现简单的采样。  

最后,考虑到演员不一定能即时对假游戏产生逼真的反应,《104号房间》剧组的方法是在电视机周围贴上标有数字的便签,然后给演员带上耳机,通过“看 X 号便签“传话的方式,让他们的眼神和屏幕互动。

假到真时真亦假

一种特殊的情况是,文娱作品里的假游戏,有时也能获得蜕变为真游戏的机会,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里发出的感慨:“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比如《疯狂太空》(Space Paranoids),原本是 1982 年电影《创》(Tron)里的假游戏。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软件工程师 Kevin Flynn 编写的《疯狂太空》代码被同事窃取,然后作为 ENCOM 公司的产品发布。当 Flynn 气冲冲的跑到董事会准备告发这起事时,等待他的却是扫地出门的结局。

电影里的《疯狂太空》

后来 Flynn 为了收集同事的犯罪证据,又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网络世界。因为假游戏在电影里起到了承上启下、串联主线的关键作用,到了 2009 年,现实里的 42 Entertainment 公司为表敬意,在圣地亚哥动漫展(San Diego Comic Con)上,展出了为其制作的可玩街机版本。  

“真《疯狂太空》”的感观和电影一致,玩法跟常见的 FPS 也没太多区别,玩家需要用操纵杆控制移动和射击,轨迹球用于瞄准,通过摧毁坦克、炮塔等敌人获得分数,地图中还有一些弹药补给站。

圣地亚哥动漫展上的《疯狂太空》 

有意思的是,42 Entertainment 将开发商署名为 ENCOM,且游戏排行榜上的最高分 999,000 由电影主角 Kevin Flynn 保持,再到后来他们又制作了基于 Unity 引擎的 Online 版本,用浏览器装上插件就能运行——作为电影续集《创:战记》的预热,也算是对 20 多年前经典作品的追忆吧。  

其实针对 1984 年上映的电影《小鬼奇兵》(Cloak & Dagger),雅达利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电影情节中的主角,是一位特别喜欢打游戏的小孩,总幻想有超级特工陪在自己身边。他无意间获得了一盘卡带,打通后发现里面藏有军事机密,结果引来杀生之祸,大人们却觉得他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小鬼奇兵》电影剧照

电影对假游戏没有特别细致的描写,Atari 5200 的镜头一闪而过,卡带还是用的道具(拿其它游戏的卡带贴上《小鬼奇兵》的封面)。而当制片方真正找到雅达利谈合作,并要求开发一款游戏作为电影的元素时,雅达利转头就把正在制作的街机《X 特工》(Agent X)改名成《小鬼奇兵》,特别鸡贼。

雅达利做的《小鬼奇兵》

显而易见的是,除了特工的角色造型外,这个街机游戏和电影情节没有多大关系,玩法是常见的俯视角清版射击,特工不断射出如箭头一般的子弹,也根本不会有小孩登场。后来雅达利员工 Dave Comstock 想把它移植到家用机,算是进一步还原电影中假游戏的特性,但最后却无疾而终。  

在所有的假游戏中,我认为《恶魔人》(Demonik)可能算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它处于“真假的叠加状态”

《恶魔人》在电影《祖母的孩子》(Grandma's Boy)中登场时,被描绘为游戏测试员 Alex 开发的业余作品,影片也展示了一部分“假游戏”的第三人称动作玩法。然而在现实世界,Terminal Reality 实际上在同步开发这款虚构的游戏,成品预计会作为 Xbox 360 的独占内容,电影里的画面恰恰来源于 Demo。因为本作号称有吴宇森参与制作,还在 2005 年的 E3 上播过片,引起了一定关注。只可惜由于财政问题,开发工作没过多久就被无限搁置了。

恶魔人

类似于上文中的假游戏还有不少,像是在电影《她》(Her)中,主角坐在客厅里玩一款 AR 游戏,通过简单的手势来移动角色。1983 年的科幻电影《战争游戏》(WarGames)则把军事模拟程序描绘为一个基于文本的战略游戏,由于被不明真相的小屁孩黑入,还差一点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些假游戏不能一褱而论,它们有些只是作为背景设定,被当成一种不会引起版权问题的叙事工具;有些又做得以假乱真,影片的制作者可能觉得,现实中的任何一款游戏都无法传达自己想要的理念。但无论如何,它们都组成了独特风景线的一部分。可能多年以后,人们不会记得影视作品的名字,而是回忆起那些古怪的假游戏。

参考资料:

tvtropes:Fictional Video Game

How Ubisoft Created the Fake Video Game at Center of Apple+ Comedy

How to Make a Good Fake Video Gam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

那些影视作品中的“假游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头图来自:《神话任务:群鸦盛宴》

在东京都杉并区的西荻洼,有一批人做了 15 年的“假游戏”,每年 4 到 5 月的日本黄金周假期期间,数百位设计师和艺术家就会向名为“My Famicase Exhibition”的展览,递交自制的、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红白机卡带。虽然这些卡带有着漂亮的封面和有趣的玩法简介,但实际上都是“不可运行的”,展览主要目的是通过做假游戏的形式,将卡带视为一种艺术呈现,顺道也让老玩家们怀怀旧。

2020 年 My Famicase Exhibition 上的一个作品,非常有趣

不过,参与 My Famicase Exhibition 的设计师终归只是在介质上做文章,殊不知做假游戏已经成为一项更深入、更丰富且更讲究的手艺。有些假游戏除了不能玩之外,画面和故事甚至都像模像样,该有的那是一个也不会少。

真团队,假游戏

2020 年 2 月的时候,苹果 TV+ 上映了一部名叫《神话任务:群鸦盛宴》(Mythic Quest: Raven's Banquet)的情景喜剧,由老牌影视公司狮门娱乐牵头,育碧也参与了制作。  

其实两者合作的消息在 2019 年的 E3 上就有公布,至于为什么要喊游戏公司来拍戏,那是因为这部剧的故事,围绕着一个研发和运营大型 MMORPG 的游戏工作室展开。制作团队恐怕是想效仿《硅谷》卖座的模式,直接把公司幕后发生的事情展现给观众看,借由人们的好奇心来博取收视率。


尽管这部剧有不少搞笑桥段,但还是探讨了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剧中的游戏创意总监刚愎自用,基于剑与魔法的烂俗题材,发起了被称为《神话任务》项目;程序员是约翰·卡马克式的天才人物,平时闷声不作响,几乎可以解决任何技术难题;年迈的星云奖得奖作家负责给游戏编写背景故事,和年轻人有沟通上的困难;营销总监则变着法子想让玩家们氪金,活脱脱一副见利忘义的奸商形象。  

这些个性迥异之人组成的班子,势必会发生争执,从角色设计的文化争论,到借助网红来带货的思辨,各种冲突也引发了多元的戏剧效果。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剧还描绘了一款独立游戏的“变质”过程,讲述了一部具有深度又充满乐趣的作品,是如何因出名、资本注入而不断向市场妥协的。

  

不过,既然是拍游戏相关的内容,游戏本身自然是无法略过的东西。除了利用《刺客信条》《荣耀战魂》和《魔法门》,甚至是其它工作室的作品如《天国:拯救》来填补场景间的空白外,为了言之有物,育碧旗下的 Red Storm 团队,还真的需要给《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来制作画面。

剧中的这个过场,显然来自《魔法门之英雄无敌VII》

在剧集的执行制片人 Danielle Kreinik 看来, 参与了《彩虹六号》《孤岛惊魂》和《全境封锁》系列开发的 Red Storm 工作室,无疑是塑造信服力的保证。他们弄了一套沙盒系统,创建了一个欧洲奇幻风格的 MMORPG 环境。

假游戏中的人物诸如“蒙面人”和“白骑士”也有原创的 3D 建模,至少让演员们能够就着实物进行表演。而布景中的游戏工作室,也是育碧和节目的艺术部门进行大量合作的结晶。从墙上的人物画,到显示器设置和桌上的玩具,甚至是 Bug 追踪器、动捕设备和动画程序,都得像是真正的游戏开发环境。

平心而论,《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呈现的配套资源,忽悠一下圈外观众应该足够了,但对于那些深谙 3A 作品相关细节的玩家来说,它的质量会和剧集里的故事产生割裂。毕竟它的卖相,看起来也没比近几年铺天盖地的页游贴片广告好到哪去,居然能在平行世界里能成为当红作品,只能不去深究。

假游戏《神话之旅》的画面真的很一般

好消息是,整个剧组围绕游戏探讨的问题还算靠谱。这得益于他们请了不少真实的游戏工作室成员,也花时间讨论了玩法趋势和技术障碍,以及涉及政治正确和加班文化的产业问题。只有这样,那些原本不太了解游戏的剧组工作人员,才能放下以往的误解和偏见,不至于做出冒犯玩家的内容。

以假乱真的态度

与《神话任务:群鸦盛宴》一上来就直面整个游戏产业的大格局不同,电视剧《104号房间》(Room 104)第四季的最后一集《芭比之夜》(The Night Babby Died)聚焦更小的情感。它讲述了两个久别重逢的朋友,通过一款叫做《志高荣耀2》(Crowning Glory II)的游戏重新审视过去、并再次结下羁绊的故事。而围绕着电子游戏传播正能量,也可以说是传统媒体领域比较少见的题材。

在 104 房间中,一对落寞的青年紧盯着电视上的像素画面,两人联合起来探索地城、解决谜题、战胜敌人,他们的表情逐渐从困惑转变为快乐。但你应该也猜到了,《志高荣耀2》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104号房间》剧照  


剧集里的《志高荣耀2》有着复古且还算精致的画面,设定上就是一款 8bit 游戏。根据编剧 Jenée LaMarque 的说法,假游戏的战斗部分参考了《塞尔达传说》和《水晶战记》(Crystalis),第一人称探索地牢的方式来自《梦幻之星》,Boss 战有些像《超惑星战记》,再加上如《忍者龙剑传》一般的过场动画点缀,游戏的“公式”便成型了 —— 虽然听起来特别“缝合怪”,但换个角度来看也能知道他们是懂行的。

《志高荣耀2》的战斗画面确实很像早期的《塞尔达传说》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的故事同样来自导演 Mark Duplass 的游戏经历。有一次他和自己的老哥玩《巫术》(Wizardry),不小心把角色弄死了,以至于难受到当天晚上都没有吃饭,后来他们的朋友、联合编剧 Julian Wass 做了一些功能才解开 Mark 的心结,填补了他长期以来的遗憾:  

“几年前的新年前夜,我们都在 Mark 家里做客,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在《巫术》里,他们其实可以回收角色的尸体,然后拖到镇上复活。我说‘Mark,如果你能找到你的旧卡带……死掉的人物应该还在那儿。’”  

负责将这些幻想付诸实现的,是特效团队 Barnstorm VFX,他们给《高堡奇人》设计过大型、破败的建筑景观,对一些小型的数字特效更是轻车熟路,但要求“做一款假游戏”的需求可以说闻所未闻。

《志高荣耀2》的解谜要素

《志高荣耀2》有着奇幻风格的外皮,有着某种形式的故事,为了配合演员的演出还得有过场动画。Barnstorm VFX 首先萌生的想法,是请位像素艺术家来把静态的场景给解决了。

但最早做出来的东西効果并不好,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今的像素艺术从可选色彩来看要比八位机时代的游戏多出一截,也没有存储空间不足的担忧,艺术家不必像 80 年代的程序员那样,用三种颜色死抠只能占位 16 个像素格的小人。  

后来 Barnstorm VFX 换了种思路,即先用手绘把图像画出来,再在限制调色板的情况下,一点点自行转换成数字画面,与此同时,还得注意 CRT 电视上的像素会产生扭曲,因为它们未必是方形的。

《志高荣耀2》的画面还是比八位机游戏强一点

至于电视剧中游戏玩法的展现,则是用接近动画的形式来伪造,给游戏角色设置一个行走周期。而芯片音乐则可以方便的用 Chipsounds 程序来解决,只需要注意 FC 的音频输出为两个方波提供主旋律、一个三角波展现低频、一个噪声通道模拟游戏音效,一个样本通道可以实现简单的采样。  

最后,考虑到演员不一定能即时对假游戏产生逼真的反应,《104号房间》剧组的方法是在电视机周围贴上标有数字的便签,然后给演员带上耳机,通过“看 X 号便签“传话的方式,让他们的眼神和屏幕互动。

假到真时真亦假

一种特殊的情况是,文娱作品里的假游戏,有时也能获得蜕变为真游戏的机会,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里发出的感慨:“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比如《疯狂太空》(Space Paranoids),原本是 1982 年电影《创》(Tron)里的假游戏。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软件工程师 Kevin Flynn 编写的《疯狂太空》代码被同事窃取,然后作为 ENCOM 公司的产品发布。当 Flynn 气冲冲的跑到董事会准备告发这起事时,等待他的却是扫地出门的结局。

电影里的《疯狂太空》

后来 Flynn 为了收集同事的犯罪证据,又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网络世界。因为假游戏在电影里起到了承上启下、串联主线的关键作用,到了 2009 年,现实里的 42 Entertainment 公司为表敬意,在圣地亚哥动漫展(San Diego Comic Con)上,展出了为其制作的可玩街机版本。  

“真《疯狂太空》”的感观和电影一致,玩法跟常见的 FPS 也没太多区别,玩家需要用操纵杆控制移动和射击,轨迹球用于瞄准,通过摧毁坦克、炮塔等敌人获得分数,地图中还有一些弹药补给站。

圣地亚哥动漫展上的《疯狂太空》 

有意思的是,42 Entertainment 将开发商署名为 ENCOM,且游戏排行榜上的最高分 999,000 由电影主角 Kevin Flynn 保持,再到后来他们又制作了基于 Unity 引擎的 Online 版本,用浏览器装上插件就能运行——作为电影续集《创:战记》的预热,也算是对 20 多年前经典作品的追忆吧。  

其实针对 1984 年上映的电影《小鬼奇兵》(Cloak & Dagger),雅达利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电影情节中的主角,是一位特别喜欢打游戏的小孩,总幻想有超级特工陪在自己身边。他无意间获得了一盘卡带,打通后发现里面藏有军事机密,结果引来杀生之祸,大人们却觉得他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小鬼奇兵》电影剧照

电影对假游戏没有特别细致的描写,Atari 5200 的镜头一闪而过,卡带还是用的道具(拿其它游戏的卡带贴上《小鬼奇兵》的封面)。而当制片方真正找到雅达利谈合作,并要求开发一款游戏作为电影的元素时,雅达利转头就把正在制作的街机《X 特工》(Agent X)改名成《小鬼奇兵》,特别鸡贼。

雅达利做的《小鬼奇兵》

显而易见的是,除了特工的角色造型外,这个街机游戏和电影情节没有多大关系,玩法是常见的俯视角清版射击,特工不断射出如箭头一般的子弹,也根本不会有小孩登场。后来雅达利员工 Dave Comstock 想把它移植到家用机,算是进一步还原电影中假游戏的特性,但最后却无疾而终。  

在所有的假游戏中,我认为《恶魔人》(Demonik)可能算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它处于“真假的叠加状态”

《恶魔人》在电影《祖母的孩子》(Grandma's Boy)中登场时,被描绘为游戏测试员 Alex 开发的业余作品,影片也展示了一部分“假游戏”的第三人称动作玩法。然而在现实世界,Terminal Reality 实际上在同步开发这款虚构的游戏,成品预计会作为 Xbox 360 的独占内容,电影里的画面恰恰来源于 Demo。因为本作号称有吴宇森参与制作,还在 2005 年的 E3 上播过片,引起了一定关注。只可惜由于财政问题,开发工作没过多久就被无限搁置了。

恶魔人

类似于上文中的假游戏还有不少,像是在电影《她》(Her)中,主角坐在客厅里玩一款 AR 游戏,通过简单的手势来移动角色。1983 年的科幻电影《战争游戏》(WarGames)则把军事模拟程序描绘为一个基于文本的战略游戏,由于被不明真相的小屁孩黑入,还差一点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些假游戏不能一褱而论,它们有些只是作为背景设定,被当成一种不会引起版权问题的叙事工具;有些又做得以假乱真,影片的制作者可能觉得,现实中的任何一款游戏都无法传达自己想要的理念。但无论如何,它们都组成了独特风景线的一部分。可能多年以后,人们不会记得影视作品的名字,而是回忆起那些古怪的假游戏。

参考资料:

tvtropes:Fictional Video Game

How Ubisoft Created the Fake Video Game at Center of Apple+ Comedy

How to Make a Good Fake Video Gam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

那些影视作品中的“假游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头图来自:《神话任务:群鸦盛宴》

在东京都杉并区的西荻洼,有一批人做了 15 年的“假游戏”,每年 4 到 5 月的日本黄金周假期期间,数百位设计师和艺术家就会向名为“My Famicase Exhibition”的展览,递交自制的、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红白机卡带。虽然这些卡带有着漂亮的封面和有趣的玩法简介,但实际上都是“不可运行的”,展览主要目的是通过做假游戏的形式,将卡带视为一种艺术呈现,顺道也让老玩家们怀怀旧。

2020 年 My Famicase Exhibition 上的一个作品,非常有趣

不过,参与 My Famicase Exhibition 的设计师终归只是在介质上做文章,殊不知做假游戏已经成为一项更深入、更丰富且更讲究的手艺。有些假游戏除了不能玩之外,画面和故事甚至都像模像样,该有的那是一个也不会少。

真团队,假游戏

2020 年 2 月的时候,苹果 TV+ 上映了一部名叫《神话任务:群鸦盛宴》(Mythic Quest: Raven's Banquet)的情景喜剧,由老牌影视公司狮门娱乐牵头,育碧也参与了制作。  

其实两者合作的消息在 2019 年的 E3 上就有公布,至于为什么要喊游戏公司来拍戏,那是因为这部剧的故事,围绕着一个研发和运营大型 MMORPG 的游戏工作室展开。制作团队恐怕是想效仿《硅谷》卖座的模式,直接把公司幕后发生的事情展现给观众看,借由人们的好奇心来博取收视率。


尽管这部剧有不少搞笑桥段,但还是探讨了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剧中的游戏创意总监刚愎自用,基于剑与魔法的烂俗题材,发起了被称为《神话任务》项目;程序员是约翰·卡马克式的天才人物,平时闷声不作响,几乎可以解决任何技术难题;年迈的星云奖得奖作家负责给游戏编写背景故事,和年轻人有沟通上的困难;营销总监则变着法子想让玩家们氪金,活脱脱一副见利忘义的奸商形象。  

这些个性迥异之人组成的班子,势必会发生争执,从角色设计的文化争论,到借助网红来带货的思辨,各种冲突也引发了多元的戏剧效果。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剧还描绘了一款独立游戏的“变质”过程,讲述了一部具有深度又充满乐趣的作品,是如何因出名、资本注入而不断向市场妥协的。

  

不过,既然是拍游戏相关的内容,游戏本身自然是无法略过的东西。除了利用《刺客信条》《荣耀战魂》和《魔法门》,甚至是其它工作室的作品如《天国:拯救》来填补场景间的空白外,为了言之有物,育碧旗下的 Red Storm 团队,还真的需要给《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来制作画面。

剧中的这个过场,显然来自《魔法门之英雄无敌VII》

在剧集的执行制片人 Danielle Kreinik 看来, 参与了《彩虹六号》《孤岛惊魂》和《全境封锁》系列开发的 Red Storm 工作室,无疑是塑造信服力的保证。他们弄了一套沙盒系统,创建了一个欧洲奇幻风格的 MMORPG 环境。

假游戏中的人物诸如“蒙面人”和“白骑士”也有原创的 3D 建模,至少让演员们能够就着实物进行表演。而布景中的游戏工作室,也是育碧和节目的艺术部门进行大量合作的结晶。从墙上的人物画,到显示器设置和桌上的玩具,甚至是 Bug 追踪器、动捕设备和动画程序,都得像是真正的游戏开发环境。

平心而论,《神话之旅》这款假游戏呈现的配套资源,忽悠一下圈外观众应该足够了,但对于那些深谙 3A 作品相关细节的玩家来说,它的质量会和剧集里的故事产生割裂。毕竟它的卖相,看起来也没比近几年铺天盖地的页游贴片广告好到哪去,居然能在平行世界里能成为当红作品,只能不去深究。

假游戏《神话之旅》的画面真的很一般

好消息是,整个剧组围绕游戏探讨的问题还算靠谱。这得益于他们请了不少真实的游戏工作室成员,也花时间讨论了玩法趋势和技术障碍,以及涉及政治正确和加班文化的产业问题。只有这样,那些原本不太了解游戏的剧组工作人员,才能放下以往的误解和偏见,不至于做出冒犯玩家的内容。

以假乱真的态度

与《神话任务:群鸦盛宴》一上来就直面整个游戏产业的大格局不同,电视剧《104号房间》(Room 104)第四季的最后一集《芭比之夜》(The Night Babby Died)聚焦更小的情感。它讲述了两个久别重逢的朋友,通过一款叫做《志高荣耀2》(Crowning Glory II)的游戏重新审视过去、并再次结下羁绊的故事。而围绕着电子游戏传播正能量,也可以说是传统媒体领域比较少见的题材。

在 104 房间中,一对落寞的青年紧盯着电视上的像素画面,两人联合起来探索地城、解决谜题、战胜敌人,他们的表情逐渐从困惑转变为快乐。但你应该也猜到了,《志高荣耀2》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104号房间》剧照  


剧集里的《志高荣耀2》有着复古且还算精致的画面,设定上就是一款 8bit 游戏。根据编剧 Jenée LaMarque 的说法,假游戏的战斗部分参考了《塞尔达传说》和《水晶战记》(Crystalis),第一人称探索地牢的方式来自《梦幻之星》,Boss 战有些像《超惑星战记》,再加上如《忍者龙剑传》一般的过场动画点缀,游戏的“公式”便成型了 —— 虽然听起来特别“缝合怪”,但换个角度来看也能知道他们是懂行的。

《志高荣耀2》的战斗画面确实很像早期的《塞尔达传说》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的故事同样来自导演 Mark Duplass 的游戏经历。有一次他和自己的老哥玩《巫术》(Wizardry),不小心把角色弄死了,以至于难受到当天晚上都没有吃饭,后来他们的朋友、联合编剧 Julian Wass 做了一些功能才解开 Mark 的心结,填补了他长期以来的遗憾:  

“几年前的新年前夜,我们都在 Mark 家里做客,我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在《巫术》里,他们其实可以回收角色的尸体,然后拖到镇上复活。我说‘Mark,如果你能找到你的旧卡带……死掉的人物应该还在那儿。’”  

负责将这些幻想付诸实现的,是特效团队 Barnstorm VFX,他们给《高堡奇人》设计过大型、破败的建筑景观,对一些小型的数字特效更是轻车熟路,但要求“做一款假游戏”的需求可以说闻所未闻。

《志高荣耀2》的解谜要素

《志高荣耀2》有着奇幻风格的外皮,有着某种形式的故事,为了配合演员的演出还得有过场动画。Barnstorm VFX 首先萌生的想法,是请位像素艺术家来把静态的场景给解决了。

但最早做出来的东西効果并不好,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今的像素艺术从可选色彩来看要比八位机时代的游戏多出一截,也没有存储空间不足的担忧,艺术家不必像 80 年代的程序员那样,用三种颜色死抠只能占位 16 个像素格的小人。  

后来 Barnstorm VFX 换了种思路,即先用手绘把图像画出来,再在限制调色板的情况下,一点点自行转换成数字画面,与此同时,还得注意 CRT 电视上的像素会产生扭曲,因为它们未必是方形的。

《志高荣耀2》的画面还是比八位机游戏强一点

至于电视剧中游戏玩法的展现,则是用接近动画的形式来伪造,给游戏角色设置一个行走周期。而芯片音乐则可以方便的用 Chipsounds 程序来解决,只需要注意 FC 的音频输出为两个方波提供主旋律、一个三角波展现低频、一个噪声通道模拟游戏音效,一个样本通道可以实现简单的采样。  

最后,考虑到演员不一定能即时对假游戏产生逼真的反应,《104号房间》剧组的方法是在电视机周围贴上标有数字的便签,然后给演员带上耳机,通过“看 X 号便签“传话的方式,让他们的眼神和屏幕互动。

假到真时真亦假

一种特殊的情况是,文娱作品里的假游戏,有时也能获得蜕变为真游戏的机会,正如鲁迅先生在《故乡》一文里发出的感慨:“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比如《疯狂太空》(Space Paranoids),原本是 1982 年电影《创》(Tron)里的假游戏。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软件工程师 Kevin Flynn 编写的《疯狂太空》代码被同事窃取,然后作为 ENCOM 公司的产品发布。当 Flynn 气冲冲的跑到董事会准备告发这起事时,等待他的却是扫地出门的结局。

电影里的《疯狂太空》

后来 Flynn 为了收集同事的犯罪证据,又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网络世界。因为假游戏在电影里起到了承上启下、串联主线的关键作用,到了 2009 年,现实里的 42 Entertainment 公司为表敬意,在圣地亚哥动漫展(San Diego Comic Con)上,展出了为其制作的可玩街机版本。  

“真《疯狂太空》”的感观和电影一致,玩法跟常见的 FPS 也没太多区别,玩家需要用操纵杆控制移动和射击,轨迹球用于瞄准,通过摧毁坦克、炮塔等敌人获得分数,地图中还有一些弹药补给站。

圣地亚哥动漫展上的《疯狂太空》 

有意思的是,42 Entertainment 将开发商署名为 ENCOM,且游戏排行榜上的最高分 999,000 由电影主角 Kevin Flynn 保持,再到后来他们又制作了基于 Unity 引擎的 Online 版本,用浏览器装上插件就能运行——作为电影续集《创:战记》的预热,也算是对 20 多年前经典作品的追忆吧。  

其实针对 1984 年上映的电影《小鬼奇兵》(Cloak & Dagger),雅达利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电影情节中的主角,是一位特别喜欢打游戏的小孩,总幻想有超级特工陪在自己身边。他无意间获得了一盘卡带,打通后发现里面藏有军事机密,结果引来杀生之祸,大人们却觉得他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小鬼奇兵》电影剧照

电影对假游戏没有特别细致的描写,Atari 5200 的镜头一闪而过,卡带还是用的道具(拿其它游戏的卡带贴上《小鬼奇兵》的封面)。而当制片方真正找到雅达利谈合作,并要求开发一款游戏作为电影的元素时,雅达利转头就把正在制作的街机《X 特工》(Agent X)改名成《小鬼奇兵》,特别鸡贼。

雅达利做的《小鬼奇兵》

显而易见的是,除了特工的角色造型外,这个街机游戏和电影情节没有多大关系,玩法是常见的俯视角清版射击,特工不断射出如箭头一般的子弹,也根本不会有小孩登场。后来雅达利员工 Dave Comstock 想把它移植到家用机,算是进一步还原电影中假游戏的特性,但最后却无疾而终。  

在所有的假游戏中,我认为《恶魔人》(Demonik)可能算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它处于“真假的叠加状态”

《恶魔人》在电影《祖母的孩子》(Grandma's Boy)中登场时,被描绘为游戏测试员 Alex 开发的业余作品,影片也展示了一部分“假游戏”的第三人称动作玩法。然而在现实世界,Terminal Reality 实际上在同步开发这款虚构的游戏,成品预计会作为 Xbox 360 的独占内容,电影里的画面恰恰来源于 Demo。因为本作号称有吴宇森参与制作,还在 2005 年的 E3 上播过片,引起了一定关注。只可惜由于财政问题,开发工作没过多久就被无限搁置了。

恶魔人

类似于上文中的假游戏还有不少,像是在电影《她》(Her)中,主角坐在客厅里玩一款 AR 游戏,通过简单的手势来移动角色。1983 年的科幻电影《战争游戏》(WarGames)则把军事模拟程序描绘为一个基于文本的战略游戏,由于被不明真相的小屁孩黑入,还差一点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些假游戏不能一褱而论,它们有些只是作为背景设定,被当成一种不会引起版权问题的叙事工具;有些又做得以假乱真,影片的制作者可能觉得,现实中的任何一款游戏都无法传达自己想要的理念。但无论如何,它们都组成了独特风景线的一部分。可能多年以后,人们不会记得影视作品的名字,而是回忆起那些古怪的假游戏。

参考资料:

tvtropes:Fictional Video Game

How Ubisoft Created the Fake Video Game at Center of Apple+ Comedy

How to Make a Good Fake Video Gam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

李佳琦公司申请“oh my god”等声音商标被驳回

企查查APP显示,上海妆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曾于4月7日申请注册的“oh my god,买它买它!”声音商标被驳回。


李佳琦李佳琦
李佳琦公司申请声音商标被驳回李佳琦公司申请声音商标被驳回

企查查APP显示,上海妆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曾于4月7日申请注册的“oh my god,买它买它!”声音商标被驳回,12月4日该商标下发驳回通知。(来源:新京报贝壳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