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B服务也能1年融3轮,这个领域是个大刚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原文标题:《ToB 服务也能 1 年融 3 轮,代码搜索是个大刚需》,题图来自:unsplash

开发者工具这块一直是很多 VC 很关注的一个领域,这两年大家的关注度似乎低了一些。

不过随着开发者群体的越来越庞大,各种开发工具的丰富以及利用这些工具开发出的产品价值越来越大,这个市场本身对效率产品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尤其是涉及代码编程这块。

被微软以 75 亿美金收购的 Github 自不必说,最近关注到另一个做代码领域的产品 Sourcegraph,虽然已经做了 7 年,但今年得到了一个爆发,也不知疫情是否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还是市场需求本身到了,其营收和客户量年增长都到了 4 倍左右。

而且在资本市场也得到了很大的认可,在今年融了 3 轮,3 月份的时候 Yammer 创始人 David Sacks 做的 Craft Ventures 投了 2300 万美金 B 轮,Sacks 说这是他们目前投的所有 SaaS 里开的最大的一张支票;7 月份的时候 Felicis Ventures 又投了个小的 500 万美金;而最新的 C 轮由红杉领投 5000 万美金,截至目前公司总计融了 9800 万美金。

Sourcegraph 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类型,做的事情一看就明白,它是一个搜索引擎,做的是通用代码搜索(Universal Code Search),简单的说就是代码领域里的 Google,或者说是 Google for developers。

其解决的是被大家称为 Big Code 大代码(巨大的代码库、庞大的团队、日益增长的复杂性等)引起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越来越成为大企业创新的阻碍,就像当年的搜索引擎 Google 诞生时一样,因为信息越来越多,就需要有更好的索引工具帮助大家高效找到合适的信息。

不过相比于 Google 针对所有 C 端个人来说,Sourcegraph 核心是针对开发者这个群体,而这个群体又是所有互联网企业的核心,因此它不仅是开发者这个群体需要,企业也迫切需要,所以它是一个针对 C 端但是是 B 端乐意买单的事情。

在产品上,它需要实现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以及各种部署,之前 Sourcegraph 基本上都运行在各个企业自己托管的服务上,但是随着企业越来越多的运行在云上,他们正在构建这块的核心能力。

看了一下官网的介绍,Sourcegraph 创立的比较早,在 2013 年就已经开始做了,而且从一开始就采取的是远程办公,目前员工在 80 人左右,此次融资后才打算将团队规模扩充到 200 人左右。

商业模式就比较简单了,员工使用公司买单,10 人以下可以免费使用,25 人以下每月收费 150 美金,25-50 人则是每月收费 325 美金,再大一点企业就需要定制价格了。

之前 B 轮时 Craft Ventures 的 David Sacks 写了篇文章谈其投资逻辑,其中一个原因是本身的需求,由于新技术的扩散,开发人员需要能够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和平台来管理代码,这对于企业开发团队来说已经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问题。

第二个原因则是市场对这块的需求是由工程师自下而上驱动(Bottom-up),也就是 B2C2B,Sacks 说他们最喜欢的 SaaS 业务是员工将产品作为终端用户带入公司的业务。这和 Slack 这些产品的逻辑基本一样。

这种免费增值的方式使 SaaS 产品能够快速推广到企业内部,迅速证明价值,并加快通常需要较长的企业销售周期,他将其描述为“两全其美”的销售动机。

Sacks 分享了几个 Sourcegraph 的增长数据,很不错:

  • 4x YoY growth in ARR(ARR 年增长已经达到了 4 倍左右)

  • 0% logo churn (never churned an enterprise account,企业的客户流失率为 0)

  • Over 200% net revenue retention(净营收留存超过了 200%)

  • Amazing enterprise logos including Uber, Lyft, Yelp, Convoy and SoFi(获得了大批知名大客户的认可)

而红杉是 Google 和 Github 的重要投资人,投资 Sourcegraph 的逻辑也就很简单了,而且今年他们还投了一个新型搜索引擎公司 Neeva。Sourcegraph 今年的业务得到了一个大的爆发,他们签下了 26 个大企业客户,目前像亚马逊、PayPal、Atlassian、Yelp、Uber、Lyft 以及 Plaid 等都是其客户。

从现在来看,Sourcegraph 这个切入点确实很精准,不过在 2013 年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这个还是很不容易的,2013 年正是移动互联网如火如荼的年代。

以 Google 为代表的搜索引擎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基础设施了,那么对于开发者这个群体来说,Sourcegraph 是很有机会成为他们的基础设施的,这个价值不用说,毕竟我们国家都已经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

ToB服务也能1年融3轮,这个领域是个大刚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原文标题:《ToB 服务也能 1 年融 3 轮,代码搜索是个大刚需》,题图来自:unsplash

开发者工具这块一直是很多 VC 很关注的一个领域,这两年大家的关注度似乎低了一些。

不过随着开发者群体的越来越庞大,各种开发工具的丰富以及利用这些工具开发出的产品价值越来越大,这个市场本身对效率产品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尤其是涉及代码编程这块。

被微软以 75 亿美金收购的 Github 自不必说,最近关注到另一个做代码领域的产品 Sourcegraph,虽然已经做了 7 年,但今年得到了一个爆发,也不知疫情是否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还是市场需求本身到了,其营收和客户量年增长都到了 4 倍左右。

而且在资本市场也得到了很大的认可,在今年融了 3 轮,3 月份的时候 Yammer 创始人 David Sacks 做的 Craft Ventures 投了 2300 万美金 B 轮,Sacks 说这是他们目前投的所有 SaaS 里开的最大的一张支票;7 月份的时候 Felicis Ventures 又投了个小的 500 万美金;而最新的 C 轮由红杉领投 5000 万美金,截至目前公司总计融了 9800 万美金。

Sourcegraph 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类型,做的事情一看就明白,它是一个搜索引擎,做的是通用代码搜索(Universal Code Search),简单的说就是代码领域里的 Google,或者说是 Google for developers。

其解决的是被大家称为 Big Code 大代码(巨大的代码库、庞大的团队、日益增长的复杂性等)引起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越来越成为大企业创新的阻碍,就像当年的搜索引擎 Google 诞生时一样,因为信息越来越多,就需要有更好的索引工具帮助大家高效找到合适的信息。

不过相比于 Google 针对所有 C 端个人来说,Sourcegraph 核心是针对开发者这个群体,而这个群体又是所有互联网企业的核心,因此它不仅是开发者这个群体需要,企业也迫切需要,所以它是一个针对 C 端但是是 B 端乐意买单的事情。

在产品上,它需要实现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以及各种部署,之前 Sourcegraph 基本上都运行在各个企业自己托管的服务上,但是随着企业越来越多的运行在云上,他们正在构建这块的核心能力。

看了一下官网的介绍,Sourcegraph 创立的比较早,在 2013 年就已经开始做了,而且从一开始就采取的是远程办公,目前员工在 80 人左右,此次融资后才打算将团队规模扩充到 200 人左右。

商业模式就比较简单了,员工使用公司买单,10 人以下可以免费使用,25 人以下每月收费 150 美金,25-50 人则是每月收费 325 美金,再大一点企业就需要定制价格了。

之前 B 轮时 Craft Ventures 的 David Sacks 写了篇文章谈其投资逻辑,其中一个原因是本身的需求,由于新技术的扩散,开发人员需要能够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和平台来管理代码,这对于企业开发团队来说已经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问题。

第二个原因则是市场对这块的需求是由工程师自下而上驱动(Bottom-up),也就是 B2C2B,Sacks 说他们最喜欢的 SaaS 业务是员工将产品作为终端用户带入公司的业务。这和 Slack 这些产品的逻辑基本一样。

这种免费增值的方式使 SaaS 产品能够快速推广到企业内部,迅速证明价值,并加快通常需要较长的企业销售周期,他将其描述为“两全其美”的销售动机。

Sacks 分享了几个 Sourcegraph 的增长数据,很不错:

  • 4x YoY growth in ARR(ARR 年增长已经达到了 4 倍左右)

  • 0% logo churn (never churned an enterprise account,企业的客户流失率为 0)

  • Over 200% net revenue retention(净营收留存超过了 200%)

  • Amazing enterprise logos including Uber, Lyft, Yelp, Convoy and SoFi(获得了大批知名大客户的认可)

而红杉是 Google 和 Github 的重要投资人,投资 Sourcegraph 的逻辑也就很简单了,而且今年他们还投了一个新型搜索引擎公司 Neeva。Sourcegraph 今年的业务得到了一个大的爆发,他们签下了 26 个大企业客户,目前像亚马逊、PayPal、Atlassian、Yelp、Uber、Lyft 以及 Plaid 等都是其客户。

从现在来看,Sourcegraph 这个切入点确实很精准,不过在 2013 年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这个还是很不容易的,2013 年正是移动互联网如火如荼的年代。

以 Google 为代表的搜索引擎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基础设施了,那么对于开发者这个群体来说,Sourcegraph 是很有机会成为他们的基础设施的,这个价值不用说,毕竟我们国家都已经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

ToB服务也能1年融3轮,这个领域是个大刚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原文标题:《ToB 服务也能 1 年融 3 轮,代码搜索是个大刚需》,题图来自:unsplash

开发者工具这块一直是很多 VC 很关注的一个领域,这两年大家的关注度似乎低了一些。

不过随着开发者群体的越来越庞大,各种开发工具的丰富以及利用这些工具开发出的产品价值越来越大,这个市场本身对效率产品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尤其是涉及代码编程这块。

被微软以 75 亿美金收购的 Github 自不必说,最近关注到另一个做代码领域的产品 Sourcegraph,虽然已经做了 7 年,但今年得到了一个爆发,也不知疫情是否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还是市场需求本身到了,其营收和客户量年增长都到了 4 倍左右。

而且在资本市场也得到了很大的认可,在今年融了 3 轮,3 月份的时候 Yammer 创始人 David Sacks 做的 Craft Ventures 投了 2300 万美金 B 轮,Sacks 说这是他们目前投的所有 SaaS 里开的最大的一张支票;7 月份的时候 Felicis Ventures 又投了个小的 500 万美金;而最新的 C 轮由红杉领投 5000 万美金,截至目前公司总计融了 9800 万美金。

Sourcegraph 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类型,做的事情一看就明白,它是一个搜索引擎,做的是通用代码搜索(Universal Code Search),简单的说就是代码领域里的 Google,或者说是 Google for developers。

其解决的是被大家称为 Big Code 大代码(巨大的代码库、庞大的团队、日益增长的复杂性等)引起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越来越成为大企业创新的阻碍,就像当年的搜索引擎 Google 诞生时一样,因为信息越来越多,就需要有更好的索引工具帮助大家高效找到合适的信息。

不过相比于 Google 针对所有 C 端个人来说,Sourcegraph 核心是针对开发者这个群体,而这个群体又是所有互联网企业的核心,因此它不仅是开发者这个群体需要,企业也迫切需要,所以它是一个针对 C 端但是是 B 端乐意买单的事情。

在产品上,它需要实现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以及各种部署,之前 Sourcegraph 基本上都运行在各个企业自己托管的服务上,但是随着企业越来越多的运行在云上,他们正在构建这块的核心能力。

看了一下官网的介绍,Sourcegraph 创立的比较早,在 2013 年就已经开始做了,而且从一开始就采取的是远程办公,目前员工在 80 人左右,此次融资后才打算将团队规模扩充到 200 人左右。

商业模式就比较简单了,员工使用公司买单,10 人以下可以免费使用,25 人以下每月收费 150 美金,25-50 人则是每月收费 325 美金,再大一点企业就需要定制价格了。

之前 B 轮时 Craft Ventures 的 David Sacks 写了篇文章谈其投资逻辑,其中一个原因是本身的需求,由于新技术的扩散,开发人员需要能够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和平台来管理代码,这对于企业开发团队来说已经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问题。

第二个原因则是市场对这块的需求是由工程师自下而上驱动(Bottom-up),也就是 B2C2B,Sacks 说他们最喜欢的 SaaS 业务是员工将产品作为终端用户带入公司的业务。这和 Slack 这些产品的逻辑基本一样。

这种免费增值的方式使 SaaS 产品能够快速推广到企业内部,迅速证明价值,并加快通常需要较长的企业销售周期,他将其描述为“两全其美”的销售动机。

Sacks 分享了几个 Sourcegraph 的增长数据,很不错:

  • 4x YoY growth in ARR(ARR 年增长已经达到了 4 倍左右)

  • 0% logo churn (never churned an enterprise account,企业的客户流失率为 0)

  • Over 200% net revenue retention(净营收留存超过了 200%)

  • Amazing enterprise logos including Uber, Lyft, Yelp, Convoy and SoFi(获得了大批知名大客户的认可)

而红杉是 Google 和 Github 的重要投资人,投资 Sourcegraph 的逻辑也就很简单了,而且今年他们还投了一个新型搜索引擎公司 Neeva。Sourcegraph 今年的业务得到了一个大的爆发,他们签下了 26 个大企业客户,目前像亚马逊、PayPal、Atlassian、Yelp、Uber、Lyft 以及 Plaid 等都是其客户。

从现在来看,Sourcegraph 这个切入点确实很精准,不过在 2013 年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这个还是很不容易的,2013 年正是移动互联网如火如荼的年代。

以 Google 为代表的搜索引擎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基础设施了,那么对于开发者这个群体来说,Sourcegraph 是很有机会成为他们的基础设施的,这个价值不用说,毕竟我们国家都已经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

ToB服务也能1年融3轮,这个领域是个大刚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原文标题:《ToB 服务也能 1 年融 3 轮,代码搜索是个大刚需》,题图来自:unsplash

开发者工具这块一直是很多 VC 很关注的一个领域,这两年大家的关注度似乎低了一些。

不过随着开发者群体的越来越庞大,各种开发工具的丰富以及利用这些工具开发出的产品价值越来越大,这个市场本身对效率产品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尤其是涉及代码编程这块。

被微软以 75 亿美金收购的 Github 自不必说,最近关注到另一个做代码领域的产品 Sourcegraph,虽然已经做了 7 年,但今年得到了一个爆发,也不知疫情是否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还是市场需求本身到了,其营收和客户量年增长都到了 4 倍左右。

而且在资本市场也得到了很大的认可,在今年融了 3 轮,3 月份的时候 Yammer 创始人 David Sacks 做的 Craft Ventures 投了 2300 万美金 B 轮,Sacks 说这是他们目前投的所有 SaaS 里开的最大的一张支票;7 月份的时候 Felicis Ventures 又投了个小的 500 万美金;而最新的 C 轮由红杉领投 5000 万美金,截至目前公司总计融了 9800 万美金。

Sourcegraph 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类型,做的事情一看就明白,它是一个搜索引擎,做的是通用代码搜索(Universal Code Search),简单的说就是代码领域里的 Google,或者说是 Google for developers。

其解决的是被大家称为 Big Code 大代码(巨大的代码库、庞大的团队、日益增长的复杂性等)引起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越来越成为大企业创新的阻碍,就像当年的搜索引擎 Google 诞生时一样,因为信息越来越多,就需要有更好的索引工具帮助大家高效找到合适的信息。

不过相比于 Google 针对所有 C 端个人来说,Sourcegraph 核心是针对开发者这个群体,而这个群体又是所有互联网企业的核心,因此它不仅是开发者这个群体需要,企业也迫切需要,所以它是一个针对 C 端但是是 B 端乐意买单的事情。

在产品上,它需要实现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以及各种部署,之前 Sourcegraph 基本上都运行在各个企业自己托管的服务上,但是随着企业越来越多的运行在云上,他们正在构建这块的核心能力。

看了一下官网的介绍,Sourcegraph 创立的比较早,在 2013 年就已经开始做了,而且从一开始就采取的是远程办公,目前员工在 80 人左右,此次融资后才打算将团队规模扩充到 200 人左右。

商业模式就比较简单了,员工使用公司买单,10 人以下可以免费使用,25 人以下每月收费 150 美金,25-50 人则是每月收费 325 美金,再大一点企业就需要定制价格了。

之前 B 轮时 Craft Ventures 的 David Sacks 写了篇文章谈其投资逻辑,其中一个原因是本身的需求,由于新技术的扩散,开发人员需要能够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和平台来管理代码,这对于企业开发团队来说已经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问题。

第二个原因则是市场对这块的需求是由工程师自下而上驱动(Bottom-up),也就是 B2C2B,Sacks 说他们最喜欢的 SaaS 业务是员工将产品作为终端用户带入公司的业务。这和 Slack 这些产品的逻辑基本一样。

这种免费增值的方式使 SaaS 产品能够快速推广到企业内部,迅速证明价值,并加快通常需要较长的企业销售周期,他将其描述为“两全其美”的销售动机。

Sacks 分享了几个 Sourcegraph 的增长数据,很不错:

  • 4x YoY growth in ARR(ARR 年增长已经达到了 4 倍左右)

  • 0% logo churn (never churned an enterprise account,企业的客户流失率为 0)

  • Over 200% net revenue retention(净营收留存超过了 200%)

  • Amazing enterprise logos including Uber, Lyft, Yelp, Convoy and SoFi(获得了大批知名大客户的认可)

而红杉是 Google 和 Github 的重要投资人,投资 Sourcegraph 的逻辑也就很简单了,而且今年他们还投了一个新型搜索引擎公司 Neeva。Sourcegraph 今年的业务得到了一个大的爆发,他们签下了 26 个大企业客户,目前像亚马逊、PayPal、Atlassian、Yelp、Uber、Lyft 以及 Plaid 等都是其客户。

从现在来看,Sourcegraph 这个切入点确实很精准,不过在 2013 年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这个还是很不容易的,2013 年正是移动互联网如火如荼的年代。

以 Google 为代表的搜索引擎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基础设施了,那么对于开发者这个群体来说,Sourcegraph 是很有机会成为他们的基础设施的,这个价值不用说,毕竟我们国家都已经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

ToB服务也能1年融3轮,这个领域是个大刚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原文标题:《ToB 服务也能 1 年融 3 轮,代码搜索是个大刚需》,题图来自:unsplash

开发者工具这块一直是很多 VC 很关注的一个领域,这两年大家的关注度似乎低了一些。

不过随着开发者群体的越来越庞大,各种开发工具的丰富以及利用这些工具开发出的产品价值越来越大,这个市场本身对效率产品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尤其是涉及代码编程这块。

被微软以 75 亿美金收购的 Github 自不必说,最近关注到另一个做代码领域的产品 Sourcegraph,虽然已经做了 7 年,但今年得到了一个爆发,也不知疫情是否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还是市场需求本身到了,其营收和客户量年增长都到了 4 倍左右。

而且在资本市场也得到了很大的认可,在今年融了 3 轮,3 月份的时候 Yammer 创始人 David Sacks 做的 Craft Ventures 投了 2300 万美金 B 轮,Sacks 说这是他们目前投的所有 SaaS 里开的最大的一张支票;7 月份的时候 Felicis Ventures 又投了个小的 500 万美金;而最新的 C 轮由红杉领投 5000 万美金,截至目前公司总计融了 9800 万美金。

Sourcegraph 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类型,做的事情一看就明白,它是一个搜索引擎,做的是通用代码搜索(Universal Code Search),简单的说就是代码领域里的 Google,或者说是 Google for developers。

其解决的是被大家称为 Big Code 大代码(巨大的代码库、庞大的团队、日益增长的复杂性等)引起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越来越成为大企业创新的阻碍,就像当年的搜索引擎 Google 诞生时一样,因为信息越来越多,就需要有更好的索引工具帮助大家高效找到合适的信息。

不过相比于 Google 针对所有 C 端个人来说,Sourcegraph 核心是针对开发者这个群体,而这个群体又是所有互联网企业的核心,因此它不仅是开发者这个群体需要,企业也迫切需要,所以它是一个针对 C 端但是是 B 端乐意买单的事情。

在产品上,它需要实现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以及各种部署,之前 Sourcegraph 基本上都运行在各个企业自己托管的服务上,但是随着企业越来越多的运行在云上,他们正在构建这块的核心能力。

看了一下官网的介绍,Sourcegraph 创立的比较早,在 2013 年就已经开始做了,而且从一开始就采取的是远程办公,目前员工在 80 人左右,此次融资后才打算将团队规模扩充到 200 人左右。

商业模式就比较简单了,员工使用公司买单,10 人以下可以免费使用,25 人以下每月收费 150 美金,25-50 人则是每月收费 325 美金,再大一点企业就需要定制价格了。

之前 B 轮时 Craft Ventures 的 David Sacks 写了篇文章谈其投资逻辑,其中一个原因是本身的需求,由于新技术的扩散,开发人员需要能够跨仓库、跨语言、跨工具和平台来管理代码,这对于企业开发团队来说已经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问题。

第二个原因则是市场对这块的需求是由工程师自下而上驱动(Bottom-up),也就是 B2C2B,Sacks 说他们最喜欢的 SaaS 业务是员工将产品作为终端用户带入公司的业务。这和 Slack 这些产品的逻辑基本一样。

这种免费增值的方式使 SaaS 产品能够快速推广到企业内部,迅速证明价值,并加快通常需要较长的企业销售周期,他将其描述为“两全其美”的销售动机。

Sacks 分享了几个 Sourcegraph 的增长数据,很不错:

  • 4x YoY growth in ARR(ARR 年增长已经达到了 4 倍左右)

  • 0% logo churn (never churned an enterprise account,企业的客户流失率为 0)

  • Over 200% net revenue retention(净营收留存超过了 200%)

  • Amazing enterprise logos including Uber, Lyft, Yelp, Convoy and SoFi(获得了大批知名大客户的认可)

而红杉是 Google 和 Github 的重要投资人,投资 Sourcegraph 的逻辑也就很简单了,而且今年他们还投了一个新型搜索引擎公司 Neeva。Sourcegraph 今年的业务得到了一个大的爆发,他们签下了 26 个大企业客户,目前像亚马逊、PayPal、Atlassian、Yelp、Uber、Lyft 以及 Plaid 等都是其客户。

从现在来看,Sourcegraph 这个切入点确实很精准,不过在 2013 年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这个还是很不容易的,2013 年正是移动互联网如火如荼的年代。

以 Google 为代表的搜索引擎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基础设施了,那么对于开发者这个群体来说,Sourcegraph 是很有机会成为他们的基础设施的,这个价值不用说,毕竟我们国家都已经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

社交永远有机会,一小团队获4000万用户融5000万美金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36氪经授权发布。

法国的一个不到 30 人小团队(官方网站描述目前为 15 人),用反社交的方式做了一款针对 25 岁以下年轻人的社交产品,已经拿下了 4000 万注册用户,并且在商业模式上放弃了传统的广告,而是用付费订阅模式,一年的收入做到了将近 2000 万美金。

这款社交产品叫 Yubo,刚刚完成了 4750 万美金的 C 轮融资。它在产品上有点反社交,这里说反社交主要是针对目前的社交产品,因为目前的社交类产品基本上都有关注(follow)、喜欢以及类似算法推荐等机制。

不过 Yubo 这款产品打破了传统的这种方式,你不能关注别人,也不能喜欢内容。它的逻辑比较简单,如果引入关注、喜欢以及推荐等机制,你的社交网络就会变成一个虚拟的舞台,大部分人其实是在消费内容,并且平台的发展会越来越倾向于大 V,他们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就像现在的微博基本上已经变成了一个娱乐平台一样,对于新人或者绝大部分人来说,这个平台对他们并不公平。

所以 Yubo 从一开始就不希望引入这种所谓的大 V,它只想让大家在这里能认识到新的人、能玩游戏、能一起出去玩并且建立新的友谊。

在产品上就是,你打开 App 时,看到的是一个个房间,你可以加入其中任何一个,通过手机直播和其它人聊天,也可以加入一起玩游戏或者其它类型的各种房间。这有点类似国内的 Soul,或者说和 Discord 也有点类似。

而且每个房间里的人基本上都在 5-10 人左右,你可以添加房间里的人单独聊天,或者通过类似 Tinder 那种左右滑动的方式发现新朋友。

团队说,注册用户从去年的 2500 万增加到了现在的 4000 万,并且用户时长的年增长率达到了 400%,对于一个目前只有 30 人的团队来说,应该说非常的了不起了。

商业模式上,Yubo 则完全放弃了广告模式,而是通过付费订阅模式,有点类似 QQ,你可以通过购买实现一些额外的功能,目前这块已经可以做到 2000 万美金的年收入。

我简单看了一下其网站的博客,他们有一个专栏叫 Yubo Generation,虽然文章不多,主要介绍一些年轻人生活状态和潮流追求,似乎是为这群人打造的一个标签,就像任何一个新的社交类产品兴起时都会自带一个特色标签一样。

由于针对的是年轻人,所以在审核和内容这块要求会比较严,创建账号时会严格核实身份并把你放在合适的年龄组,而所有内容这块会根据语义和视觉分析,对不合适的内容进行警告提醒。

很快,产品希望能跟 YouTube 打通,让大家在这个产品的房间里看 YouTube 上的内容,比方说好的内容大家可以一边看一边聊。

这几年,社交产品这块新的东西不多,不过目前的几大社交巨头,无论是国外的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或者 Snapchat,还是国内的微信、QQ、微博等,年龄都已经不小了。虽然聚集了大量的用户,但对于更加年轻的一代人来说,他们追求的潮流在变,需求也不一样了,急需一些新的产品形态。

特别是对一些特定的群体来说,目前的社交产品确实有点老化了,就像最近因为美国大选而一下子火起来的另一款社交产品 Parler 一样,这个强调真实的对话、自由的表达、平等、将内容选择权完全交给用户自己掌控以及注重用户隐私和数据保护的社交平台,瞬间在 iOS 和 Google Play 上冲上了榜首,总计获得了近千万的用户。

此外,最近发现在一些非常传统的领域,也出现了很不错的创新产品,比方说商用电话系统这个领域,这是一个基本上面向 To B 的事情,国外今年已经有三家公司拿到了不少钱,其中一家融了 6500 万美金,另一家融了 1.65 亿美金,估值达到了 12 亿美金,成为了一个独角兽。

而刚刚爆出来的又一家创业公司,刚刚 A 轮拿了 1400 万美金,而这个产品比较有意思的是,不仅把个人和企业的电话整合在了一起,彼此不打扰,同时这个系统就像一个 CRM,把与此相关的需求整合在了一个产品里,大大提升了效率。

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产品,虽然做的事情看起来非常简单,但看了一下他们的客户规模,应该挺赚钱的,类似于传统的会议记录,帮你把语音转换成文字,但是通过服务的产品化,算是把这个传统的服务做成了一个互联网平台服务。

相应的,他们还推了一系列与字幕或者说字幕相关的产品和服务,每个产品和服务的收费都不低,几乎都是按照分钟来收费(1.25 美元/分钟),外语的字幕服务则在每分钟 3-7 美金。

这个产品融资不多,才 450 万美金,不过其客户规模已经有 17 万多了,包括很多大学、微软以及亚马逊等大公司都是其客户。

不到30人团队做的社交产品,是怎么获得4000万用户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原标题《社交永远有机会,一小团队获4000万用户融5000万美金》,头图来自:Yubo

社交领域虽然一直被巨头霸占,但作为潮流文化的体现,只要有年轻人,就永远有新的机会。

法国的一个不到 30 人小团队(官方网站描述目前为 15 人),用反社交的方式做了一款针对 25 岁以下年轻人的社交产品,已经拿下了 4000 万注册用户,并且在商业模式上放弃了传统的广告,而是用付费订阅模式,一年的收入做到了将近 2000 万美金。

这款社交产品叫 Yubo,刚刚完成了 4750 万美金的 C 轮融资。它在产品上有点反社交,这里说反社交主要是针对目前的社交产品,因为目前的社交类产品基本上都有关注(follow)、喜欢以及类似算法推荐等机制。

不过 Yubo 这款产品打破了传统的这种方式,你不能关注别人,也不能喜欢内容。它的逻辑比较简单,如果引入关注、喜欢以及推荐等机制,你的社交网络就会变成一个虚拟的舞台,大部分人其实是在消费内容,并且平台的发展会越来越倾向于大 V,他们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就像现在的微博基本上已经变成了一个娱乐平台一样,对于新人或者绝大部分人来说,这个平台对他们并不公平。

所以 Yubo 从一开始就不希望引入这种所谓的大 V,它只想让大家在这里能认识到新的人、能玩游戏、能一起出去玩并且建立新的友谊。

在产品上就是,你打开 App 时,看到的是一个个房间,你可以加入其中任何一个,通过手机直播和其它人聊天,也可以加入一起玩游戏或者其它类型的各种房间。这有点类似国内的 Soul,或者说和 Discord 也有点类似。

而且每个房间里的人基本上都在 5~10 人左右,你可以添加房间里的人单独聊天,或者通过类似 Tinder 那种左右滑动的方式发现新朋友。

团队说,注册用户从去年的 2500 万增加到了现在的 4000 万,并且用户时长的年增长率达到了 400%,对于一个目前只有 30 人的团队来说,应该说非常的了不起了。

商业模式上,Yubo 则完全放弃了广告模式,而是通过付费订阅模式,有点类似 QQ,你可以通过购买实现一些额外的功能,目前这块已经可以做到 2000 万美金的年收入。

我简单看了一下其网站的博客,他们有一个专栏叫 Yubo Generation,虽然文章不多,主要介绍一些年轻人生活状态和潮流追求,似乎是为这群人打造的一个标签,就像任何一个新的社交类产品兴起时都会自带一个特色标签一样。

由于针对的是年轻人,所以在审核和内容这块要求会比较严,创建账号时会严格核实身份并把你放在合适的年龄组,而所有内容这块会根据语义和视觉分析,对不合适的内容进行警告提醒。

很快,产品希望能跟 YouTube 打通,让大家在这个产品的房间里看 YouTube 上的内容,比方说好的内容大家可以一边看一边聊。

这几年,社交产品这块新的东西不多,不过目前的几大社交巨头,无论是国外的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或者 Snapchat,还是国内的微信、QQ、微博等,年龄都已经不小了。虽然聚集了大量的用户,但对于更加年轻的一代人来说,他们追求的潮流在变,需求也不一样了,急需一些新的产品形态

特别是对一些特定的群体来说,目前的社交产品确实有点老化了,就像最近因为美国大选而一下子火起来的另一款社交产品 Parler 一样,这个强调真实的对话、自由的表达、平等、将内容选择权完全交给用户自己掌控以及注重用户隐私和数据保护的社交平台,瞬间在 iOS 和 Google Play 上冲上了榜首,总计获得了近千万的用户(详细介绍查看这里:《大选后,100万美国人离开了Twitter》)

此外,最近发现在一些非常传统的领域,也出现了很不错的创新产品,比方说商用电话系统这个领域,这是一个基本上面向 To B 的事情,国外今年已经有三家公司拿到了不少钱,其中一家融了 6500 万美金,另一家融了 1.65 亿美金,估值达到了 12 亿美金,成为了一个独角兽。

而刚刚爆出来的又一家创业公司,刚刚 A 轮拿了 1400 万美金,而这个产品比较有意思的是,不仅把个人和企业的电话整合在了一起,彼此不打扰,同时这个系统就像一个 CRM,把与此相关的需求整合在了一个产品里,大大提升了效率。

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产品,虽然做的事情看起来非常简单,但看了一下他们的客户规模,应该挺赚钱的,类似于传统的会议记录,帮你把语音转换成文字,但是通过服务的产品化,算是把这个传统的服务做成了一个互联网平台服务。

相应的,他们还推了一系列与字幕或者说字幕相关的产品和服务,每个产品和服务的收费都不低,几乎都是按照分钟来收费(1.25 美元/分钟),外语的字幕服务则在每分钟 3-7 美金。

这个产品融资不多,才 450 万美金,不过其客户规模已经有 17 万多了,包括很多大学、微软以及亚马逊等大公司都是其客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

不到30人团队做的社交产品,是怎么获得4000万用户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原标题《社交永远有机会,一小团队获4000万用户融5000万美金》,头图来自:Yubo

社交领域虽然一直被巨头霸占,但作为潮流文化的体现,只要有年轻人,就永远有新的机会。

法国的一个不到 30 人小团队(官方网站描述目前为 15 人),用反社交的方式做了一款针对 25 岁以下年轻人的社交产品,已经拿下了 4000 万注册用户,并且在商业模式上放弃了传统的广告,而是用付费订阅模式,一年的收入做到了将近 2000 万美金。

这款社交产品叫 Yubo,刚刚完成了 4750 万美金的 C 轮融资。它在产品上有点反社交,这里说反社交主要是针对目前的社交产品,因为目前的社交类产品基本上都有关注(follow)、喜欢以及类似算法推荐等机制。

不过 Yubo 这款产品打破了传统的这种方式,你不能关注别人,也不能喜欢内容。它的逻辑比较简单,如果引入关注、喜欢以及推荐等机制,你的社交网络就会变成一个虚拟的舞台,大部分人其实是在消费内容,并且平台的发展会越来越倾向于大 V,他们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就像现在的微博基本上已经变成了一个娱乐平台一样,对于新人或者绝大部分人来说,这个平台对他们并不公平。

所以 Yubo 从一开始就不希望引入这种所谓的大 V,它只想让大家在这里能认识到新的人、能玩游戏、能一起出去玩并且建立新的友谊。

在产品上就是,你打开 App 时,看到的是一个个房间,你可以加入其中任何一个,通过手机直播和其它人聊天,也可以加入一起玩游戏或者其它类型的各种房间。这有点类似国内的 Soul,或者说和 Discord 也有点类似。

而且每个房间里的人基本上都在 5~10 人左右,你可以添加房间里的人单独聊天,或者通过类似 Tinder 那种左右滑动的方式发现新朋友。

团队说,注册用户从去年的 2500 万增加到了现在的 4000 万,并且用户时长的年增长率达到了 400%,对于一个目前只有 30 人的团队来说,应该说非常的了不起了。

商业模式上,Yubo 则完全放弃了广告模式,而是通过付费订阅模式,有点类似 QQ,你可以通过购买实现一些额外的功能,目前这块已经可以做到 2000 万美金的年收入。

我简单看了一下其网站的博客,他们有一个专栏叫 Yubo Generation,虽然文章不多,主要介绍一些年轻人生活状态和潮流追求,似乎是为这群人打造的一个标签,就像任何一个新的社交类产品兴起时都会自带一个特色标签一样。

由于针对的是年轻人,所以在审核和内容这块要求会比较严,创建账号时会严格核实身份并把你放在合适的年龄组,而所有内容这块会根据语义和视觉分析,对不合适的内容进行警告提醒。

很快,产品希望能跟 YouTube 打通,让大家在这个产品的房间里看 YouTube 上的内容,比方说好的内容大家可以一边看一边聊。

这几年,社交产品这块新的东西不多,不过目前的几大社交巨头,无论是国外的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或者 Snapchat,还是国内的微信、QQ、微博等,年龄都已经不小了。虽然聚集了大量的用户,但对于更加年轻的一代人来说,他们追求的潮流在变,需求也不一样了,急需一些新的产品形态

特别是对一些特定的群体来说,目前的社交产品确实有点老化了,就像最近因为美国大选而一下子火起来的另一款社交产品 Parler 一样,这个强调真实的对话、自由的表达、平等、将内容选择权完全交给用户自己掌控以及注重用户隐私和数据保护的社交平台,瞬间在 iOS 和 Google Play 上冲上了榜首,总计获得了近千万的用户(详细介绍查看这里:《大选后,100万美国人离开了Twitter》)

此外,最近发现在一些非常传统的领域,也出现了很不错的创新产品,比方说商用电话系统这个领域,这是一个基本上面向 To B 的事情,国外今年已经有三家公司拿到了不少钱,其中一家融了 6500 万美金,另一家融了 1.65 亿美金,估值达到了 12 亿美金,成为了一个独角兽。

而刚刚爆出来的又一家创业公司,刚刚 A 轮拿了 1400 万美金,而这个产品比较有意思的是,不仅把个人和企业的电话整合在了一起,彼此不打扰,同时这个系统就像一个 CRM,把与此相关的需求整合在了一个产品里,大大提升了效率。

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产品,虽然做的事情看起来非常简单,但看了一下他们的客户规模,应该挺赚钱的,类似于传统的会议记录,帮你把语音转换成文字,但是通过服务的产品化,算是把这个传统的服务做成了一个互联网平台服务。

相应的,他们还推了一系列与字幕或者说字幕相关的产品和服务,每个产品和服务的收费都不低,几乎都是按照分钟来收费(1.25 美元/分钟),外语的字幕服务则在每分钟 3-7 美金。

这个产品融资不多,才 450 万美金,不过其客户规模已经有 17 万多了,包括很多大学、微软以及亚马逊等大公司都是其客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

Zoom 走出了下一步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 StartupBoy,36氪经授权发布。

前段时间,我曾在《Zoom 的未来》一文中说了一下 Zoom 未来可能的发展路径。

当时我认为,Zoom 的第一阶段目标:“成为视频会议领域的 Gmail”已经基本实现。

接下来,Zoom 可能会成为办公室的未来,或者说未来办公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为未来大家线上工作、生活、学习的中心,它可以将目光投向从文本聊天到大型虚拟活动的一切。

今天,Zoom 正式走出了这一步,不仅推出了一个线上活动平台 onzoom,而且还上线了一个集成大量第三方 App (特别是协同办公类)的产品 Zapps,让线上的办公体验更加顺畅了。

Onzoom 可以说是一个完全线上的活动平台,提供了从活动信息发布到线上售票、线上活动参与以及事后回顾的全流程管理。它允许主办方举办一次性活动或者系列活动,最多可容纳 100 人或 1000 人参加,并为他们出售门票。

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发起一个活动或者是线上课程,可以设置为免费或者付费售票,甚至给非盈利组织机构还提供了通过活动接受捐赠的能力。目前平台上能看到大部分是一些健身或者教育类课程,以及一些活动,除了一些类别的分类外,还提供了一个最受用户欢迎的活动列表。能看出来,它想将自己打造成为一个完全线上的虚拟活动平台社区。

这个领域,前段时间已经有好几家创业公司拿到了不少钱,包括 a16z、Founders Fund 和金沙江联合投资的 Run The World,Accel 投资的 Bevy 和 Hopin,以及法国的 Eventmaker。

其中 Run The World 在种子轮拿了 a16z 的 430 万美金,很快又拿了三家联合投资的 1080 万美金 A 轮。而 Bevy 则在 A 轮拿了 Accel 640 万美金后,在 B 轮又拿了 1500 万美金。

现在 Zoom 入局,显然让这块的竞争更加激烈了,不过各自的目标市场还是有一定差异,并且未来市场空间足够大,可以扩展的领域又很多,所以应该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而 Zapps 这个产品,我认为让 Zoom 真正朝着未来线上虚拟办公中心前进了一步,因为它通过整合目前主流的各种协同办公类产品和工具,包括 Asana、Confluence、Dropbox、Trello、Slack、Salesforce、Notion 等 35 个产品,可以在 Zoom 视频时直接使用这些产品。

并且 Zapps 把视频会议的全流程和这些产品的使用流程都无缝整合在了一起,在使用时不用单独打开每个产品,不用再像之前那样在各个产品之间切换。

可以把 Zapps 这个产品理解为 Zoom 的 AppStore,在线上办公的过程中需要用到哪个产品,直接在里面调用就行,这大大拓展了 Zoom 的使用密度和场景,并且把自己一下子从一个产品变成了一个平台,而且成了线上办公这个场景的绝对中心 C 位,其它产品则成为了它 AppStore 里的一个 App 了。

由于做了这种整合,大家协同办公时视频会议就成了类似线下办公面对面见面的那种体验,如果未来体验再好一些,可以想象,传统线下办公场景的很多需求可能会越来越没有必要。

对于 Zapps,Twitter 上的评论也是非常的看好,甚至有人认为,未来的商业将有机会完全建立在基于 Zoom 的生态上。

加上 Onzoom 这个活动平台,Zoom 朝着成为未来大家线上工作、生活、学习的中心这条道路前进的步伐已经越来越快了。

如果这一步成功了,那么 Zoom 可能会完全上一个全新的台阶。如同袁征所说,随着远程工作的趋势在疫情期间加速发展,各机构组织已经不再局限于解决眼前的业务连续性需求,而是积极重新定义和采用新的方法,以支持在任何地方工作、在任何地方学习和在任何地方联系的未来。

旧金山老牌资本Benchmark的投资策略

虎嗅注:Benchmark(标杆资本)是一家来自美国旧金山的老牌资本,主要投资初创企业,他们曾是Uber的第一个机构投资者、A轮领投方,2019年Uber在纽交所上市时,Benchmark最早投进去的那900万带来了近 600 倍的回报,但曾有人说Uber的投资价值不过只有投资者定价的1/3。投资是一门艺术,不光需要洞悉消费者,也要掌握各种数据理论。这篇文章详细解释了Benchmark的投资哲学,和许多资本的未来前瞻视角不同,他们声称自己更想投资“现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对于风险投资人来说,一个清晰的投资理论是推广自己很好的一个方式,别人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迅速的了解你,因为人类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做各种归类。

首先,LP 们希望支持那些对未来有强烈观点的 VC,为他们手上的资金找到一个配置的合适理由。其次,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也希望自己符合 VC 的投资主题。

最后,在与其他 VC 建立合作关系的过程中,一个阐述清晰的投资理论(主题)就成了一种发展影响力的方式,让合作的投资人对你保持高度关注。

这就是 VC 行业典型的自上而下的投资方法,或者说以主题为驱动的投资方法。应该说目前大部分 VC 都采取这类方法,因为只要制定了一个投资框架,设定了投资主题,按照这个模式去找投资标的的方式,似乎是更体系化的打法。

但采用自上而下的方法,需要对未来进行预测,以确定其投资主题,然后根据这些主题采取行动。这种方法难度大,风险高,每一步都容易出错。

首先需要准确预测宏观经济状况,然后正确解读其对整体经济特定行业的影响,最后是对具体公司的影响。如果这还不够复杂的话,自上而下的投资者还必须快速并且准确地完成这项工作,否则别人可能会比你先一步到达那里,挤压后进入者的盈利空间。

因此,自上而下的投资者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那就是要比其他成千上万的聪明人更准确、更快速地预测不确定的事物,因为他们都想做同样的事情。

但可持续投资的成功并不是在智力上领先竞争对手很多年的问题,而归功于长期以来形成的结构和行为优势。

Benchmark的自下而上投资策略

也许没有任何一家 VC 能够体现出比 Benchmark 更好的结构性优势,无论是从组织激励机制的一致性,还是到通过几十年来始终如一的方法建立起来的品牌优势。

也没有任何一家 VC 像 Benchmark 一样,对自上而下的主题驱动投资方法如此反感。

Benchmark 合伙人的很多访谈,都阐明了它们具有这样的一个组织原则:

我们的工作不是为了看到未来,而是为了清楚地看到现在。

这种一致性在整个合作关系中表现的淋漓尽致:无论是 Sarah Tavel 谈论她对 Chainalysis 的投资,Chetan Puttagunta 解释他对 Sketch 投资背后的逻辑,还是 Eric Vishria 对开源领域创业的回应:

我们不是自上而下的那种策略。它是如此的有机(organic)。当一个企业家讲述了一个故事,带来的洞见让你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这个世界时,我会非常非常的兴奋。这就是为什么自上而下这种方法真的很难,以及为什么我们不倾向于以特定的主题为投资导向的原因。

在 2016 年的一次采访中,2006 年从 Accel 加入 Benchmark 的 Peter Fenton 谈到了这两家标志性公司之间的差异。

在 Accel,我学到的是,我们需要有一个准备好的头脑,来真正思考一个细分市场,一个类别,以及它的一致性。所以我来到了 Benchmark,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认同这一点。我的合伙人说,在这里你不需要做这样的事情。把水晶球扔出去,你什么也预测不了。你能做的就是识别闪电何时发生。

Fenton 还在 Quora 上谈到了自下而上策略的本质。Twitter、Yelp、Elastic,都是由目的(purpose)和“触觉现实”(tactile reality)驱动而投资的,而不是趋势。

我不投资趋势。我知道这听起来很酷,但我发现,你从目标中获得的洞察力要比从趋势中获得的洞察力多得多。所以,举例来说,在 Docker 的案例中,我投资了 Dotcloud(后来变成了Docker),投资了这位激进而又热情的领导者 Solomon,他想给世界上的程序员提供超能力,大规模创新的工具。在 Yelp 的案例中,Jeremy 的目的是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所有伟大(和糟糕)的本地企业的真相。

当我在 2007 年遇到 Jack 时,他对 Twitter 有这样一个不可阻挡的目标:“拉近你们的距离”。有时候,这个目的就是这种原始的力量,一种能量,就像 2012 年 Elastic 公司的 Shay 一样。当我觉得趋势、空间、概念与目的的触觉现实形成了投资的叙事,我就会失去所有的兴趣。

复杂性投资

作为 Benchmark 任职时间最长的 GP,Benchmark 现在的很多东西都深受 Bill Gurley 的影响,比方说触手可及的现实、脚踏实地的洞察力以及 VC 作为“基于实地业务”(field-based business)的相互交织这些概念,都可以回溯到 Benchmark 的早期。

而 Bill Gurley 受圣达菲研究所影响很深,特别是其复杂性科学思想对他世界观和投资思路的影响,他曾是圣达菲研究所的董事会成员。

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我读到了 Waldrop 的《复杂性》,一本关于圣菲研究所崛起的书。这本书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并实质性地影响了我的投资方式。

NZS Capital 的 Brad Slingerlend 和 Brinton Johns 的一篇论文,很好地概括了 Benchmark 的方法:

我们相信,经济和股市最好被理解为生物系统:具体来说,是复杂的适应性系统。

复杂的系统有不可预知的结果,因此,作为投资者,我们专注于那些适应性强、长期专注、创新性强、拥有长期成长性,以及最大化非零和结果的公司。

另一种思考 Benchmark 投资方法的方式是通过盖尔定律的视角:

一个有效的复杂系统总是从一个有效的简单系统演变而来。

一个从零开始设计的复杂系统永远不会成功,也不可能通过修补来实现。

你必须从一个行之有效的简单系统重新开始。

Carta 的创始人 Henry Ward 在分享自己的融资历程时指出,大多数变革型公司创造的新市场,从定义上看,一开始似乎都很小(或根本不存在)。这与 Peter Thiel / Facebook 的理念一致,即先垄断最初的细分市场,然后再扩展到相邻的垂直领域。

如何清晰地看到现在

Benchmark 的成绩,已经不需要过多说明,曾经有人评论说,Benchmark 投资的公司,基本上构成了一部互联网史。

上面提到了 Benchmark 的组织原则:不是为了看到未来,而是清晰的看到现在。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两者的不同体现在,大多数 VC 认为他们的工作是投资于最终会形成维恩图的圈子,但 Benchmark 则是,投资于那些已经存在并且被他们发现有价值的维恩图。

根据维基百科,维恩图是指,在不太严格的意义下用以表示集合的一种草图。它们用于展示在不同的事物群组(集合)之间的数学或逻辑联系,尤其适合用来表示集合(或)类之间的“大致关系”,它也常常被用来帮助推导(或理解推导过程)关于集合运算(或类运算)的一些规律。

《安全边际》这本书写道,一个自上而下的投资人必须连续做出几个准确的预测才行。在 VC 的语境下,一个投资人要想正确判断一项技术与新的高价值用户行为进行融合,以及这种融合发生的时机,都面临着极其微小的概率。

因此,最好的办法是不要去做预测,转而在早期关注那些已经建立起 Bill Gurley 所说的“流动性质量 ”(Liquidity Quality)的公司。这个概念是他在最近一次播客节目中讨论 Yelp 时提出的概念:

我想出了一个我在基金内部使用的我编的短语,把它定义为 "流动性质量"。我告诉创业者,我对流动性质量的关心程度远远超过了你们的广度。

Yelp 的创始人 Stoppelman 刚开始在旧金山那些夜店做的事情很难规模化,但人们非常热衷于上面的评论,并且频率很高,体验质量也很高,尽管是在一个很小的区域。

我经常遇到一些创业者,他们认为自己需要很快地扩张到 10 个城市,以提高自己的 A 或 B 或其它什么。

然后我会说,不。

如果你在一个单一的城市有非常不错的单位经济和增长指标,那么很明显,你的这个体系是有效的,事情正在变得更好,你基本上有网络效应。

2013 年,在 Benchmark 对 Stitch Fix 进行 A 轮投资时,Bill Gurley 观察到这家公司拥有同样强大的流动性质量:热情用户的口口相传,让他们不断地回到产品中,这形成了一个飞轮效应。

在一次采访中,Bill Gurley 说了他的投资逻辑,这不是对 DTC(Direct to Consumer,直面消费者) 品牌的投资,也不是对一家最终可以将他们的方法应用于零售和个性化的 AI 公司的投资。而是这家公司以竞争对手无法轻易复制的方式,将技术和应用场景结合产生了新的维恩图。

仅仅投资于现有有价值的维恩图并不能带来更好的回报率,Benchmark 创始人 Andy Rachleff 经常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仅仅是正确是不够的。要想真正具有不同的结果,还必须做出一些非共识的决策。也就是要看到别人没有看到的维恩图。

Yelp 和 Stitch Fix 是两个很好的例子,但也许最能证明Benchmark 自下而上策略的是 Uber 这个案例。

当年 Uber 刚刚以 170 亿美元的估值融资超过 10 亿美元的时候,纽约大学教授 Aswath Damodaran 发表了一篇广为流传的分析报告,基于对 Uber 市场规模采取自上而下策略的分析,认为该公司的价值只有投资者所定的三分之一。

这份报告当时非常流行,即使是 Uber 的创始团队,在早期也低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从早期流动性质量的基础上逐步提升的机会规模。在早期的 BP 里,他们对市场规模的预估并没有多大。

针对这份报告,Bill Gurley 写了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How to miss by a mile》。在文章中,Bill Gurley 回应称,如果未来与过去有实质性的不同,那么过去就不能成为未来的指南。

我们先来深入探讨一下 TAM(有效总市场规模)的假设。在选择使用出租车和豪华轿车市场的历史规模时,Damodaran 教授做出了一个隐含的假设,即未来将与过去相当。

换句话说,像 Uber 这样的产品或服务的到来将对出租车市场的整体市场没有任何影响。这是一个有缺陷的假设,原因很多。当你实质性地改进一个产品,并创造新的特性、功能、体验、价位,甚至启用新的使用场景时,你是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实质性地扩大市场的。

他继续列举了其它因素,比如更快的上车时间、无缝支付和更好服务等因素,作为增加流动性的驱动力,并将 Uber 的飞轮推向了新的机遇。

在 Uber 的阶梯上,每一个成功的步骤,在地域或产品扩展上的高流动性质量都会带来机遇,推动它们走向下一个机遇ーー Black Cars 到 UberX 再到 UberPool。

Bill Gurley 说,企业是一个复杂的适应性系统,无法确定地建立模型。在公司的早期,对未来进行量化建模的挑战会更加放大。

在很多认知层面,我发现 Benchmark 和不确定性四部曲的作者塔勒布非常类似,而这点也造就了他们的独特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