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棋魂》海报剧版《棋魂》海报
动画《棋魂》海报动画《棋魂》海报
时光(胡先煦 饰),对应动画版中的“小光”时光(胡先煦 饰),对应动画版中的“小光”
褚嬴(张超 饰),对应的是“佐为”褚嬴(张超 饰),对应的是“佐为”

曾于里

记得去年看到新闻说《棋魂》要改编成真人版时,第一反应是导演实在太“勇敢”了。漫改真人的难度本来就大,何况改编的还是国内许多围棋迷和动漫迷心中难以逾越的经典。

剧版《棋魂》改编自崛田由美原作、小畑健作画的日本经典同名漫画《棋魂》《棋魂》最早于1999年至2003年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人气居高不下,之后出版了单行本全册23卷,销量突破一千万册。与此同时,Studio Pierrot和东京电视台联合将《棋魂》改编制作成75集动画片,于2001年至2003年在东京电视台播出,最高收视率突破35%。《棋魂》成了日本现象级作品,当时日本的围棋周刊数据显示,受《棋魂》影响,日本青少年群体中掀起了围棋热,增加了近百万围棋人口。《棋魂》也在亚洲走红,漫画单行本2004年便引进国内,而动漫迷则通过互联网看过动画版。总之,漫画与动画版本的《棋魂》,在中国也被经典化了。

原版《棋魂》讲述的是,少年进藤光(下文称“小光”)从爷爷家的仓库里翻出一个古老的旧棋盘,唤醒了沉睡在棋盘里的千年魂魄藤原佐为(下文称“佐为”)。佐为是千年前的天才棋士,因遭对手陷害含恨自尽,但参悟“神之一招”的心愿未了,他的灵魂一直寄居于棋盘中不肯散去,等待着能够将他唤醒并完成心愿的人。佐为等到了小光,在他的影响下,小光从对围棋一窍不通到成为天才棋士;佐为在完成使命后,也永远地从小光的生命中消失了……

撇开围棋这一题材不说,《棋魂》是日本很常见的少年热血漫画,与《灌篮高手》《七龙珠》《海贼王》《浪客剑心》等的模式是相近的,其凸显的是两个关键词:热血与热爱。热血主要体现在少年的成长,原本平凡普通的少年,因缘际会结识了大神,在他们的激励和帮助下,少年克服困难、寻找自我、不断突破,最终蜕变为强者。《棋魂》中小光的成长路径便是如此。

热爱体现在少年为事业的投入与付出,彰显出精神性的力量,比如顽强、执着、毅力,甚至是“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尤未悔”。比如《棋魂》中佐为,他千年的执着等候,就是因为那沉甸甸热爱。这份热爱,《棋魂》中的其他棋手也具备。他们对胜利的渴求、不愿认输的倔强、失利之后的失落、失落之余又重振旗鼓投入下一次练习……越难越爱、循环反复,总能够让我们联想到自身对所热爱的事物的情感。它也许不是围棋,但其中的紧张、感伤、兴奋、幸福、懊恼等情绪是一致的。

《棋魂》的成功与此密切相关,它生动细腻呈现的热血与热爱,是普通人能够感受到的共通情感,也就异常地打动人心。

剧版《棋魂》的核心主线,以及主要情节的起承转合,基本与原漫画一致。编剧首要也是主要任务,就是把《棋魂》“本土化”。

故事从1997年香港回归前开始讲起。原版中的小光成了时光(胡先煦[微博] 饰);藤原佐为成了褚嬴(张超[微博] 饰),身份从原版的日本平安时代的第一棋手成了中国南梁的第一棋手;原版中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塔矢亮在剧中成了俞亮(郝富申 饰)……

这个演员阵容一出来,不用看剧我们也能够想到:豆瓣上肯定有很多一星差评。不难理解一些原著党的心情:他们不只是对这个演员阵容不满意,而是无论是谁来演,他们都能够找到不相符的地方。这既是从二次元跨越到三次元的难度,也是因为漫画和动画中的佐为与小光从长相到人设都太完美了,只有虚拟形象是完美的,真实的演员总有缺陷。

原著党还能够找出许多打一星的理由:比如原作精彩细节改没了,原作没有的但编剧画蛇添足了,整部剧被改得太生活化了,佐为和小光的人设被改得崩塌了……不一而足。

尊重原著党的情感与判断,但也要说明,所谓“改编”,就是可以“改”,允许“编”,只要合乎新作的逻辑和情理。剧版《棋魂》的受众也包括更多未看过漫画与动画的观众,剧版《棋魂》也是一部自成一体的作品。如果我们不是以原版的标准评判它,而是以普通影视剧的标准做评判,剧版《棋魂》的质感并没一些原著党说的那么差。

导演刘畅此前执导过《最好的我们》《独家记忆》《棋魂》仍然保有导演在叙事把握上的优点:节奏张弛有度,叙事明白流畅。如果耐心追下来,并没什么磕磕绊绊的地方。

虽然有观众诟病胡先煦演得“油腻”,张超演得“做作”,但如果脑海里不先入为主原版的形象,剧集里他们的人物弧光是完整的,胡先煦、张超的演技都没问题,时光有他的顽皮灵动,褚嬴有他的“不疯魔不成活”。

更关键的是,剧版《棋魂》是能够让观众感受到它作为一部体育题材青春剧的核心审美特征:热血与热爱。

时光的成长有比较鲜明的层次感:对围棋一窍不通——出于利益交换(零花钱、考试)的目的替褚嬴下棋——听说要陪褚嬴一辈子与之“决裂”,褚嬴消失六年——褚嬴再度出现,时光的棋艺慢慢提升,他对围棋的理解不断加深,他对围棋的感情也从无感、喜欢到爱……

时光对围棋每一次情感的变化,每一点热爱的加深,都会有一个情节推动,它往往是一场围棋比赛。编剧不只是简单着眼于棋盘上棋招的高下、比赛的输赢,他也描摹了对弈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有关围棋的精神内涵与人文情怀。像第7集,俞亮等了六年终于再度与时光对弈,对弈前,时光要求褚嬴替自己下。褚嬴以为时光是怕输,其实不是,是时光知道俞亮六年来付出了多少,知道俞亮期待的是与六年前战胜自己的褚嬴对弈,知道俞亮要的是真正的棋逢对手。时光这么做,是想“让他做的这一切都值得”。

这一刻,时光懂得的不仅是俞亮,他也真正懂得了围棋。当他真正热爱时,他才懂得尊重与怜悯他人的热爱。就如同褚嬴鞭策着俞亮,从此时开始,俞亮也鞭策着时光。观众只要洞悉了人物之间这种亦敌亦友亦为彼此镜鉴的关系,也能洞悉围棋对弈的真正魅力。

犹记得好多年前第一次看动画《棋魂》,当佐为永远消失时,我真情实感地伤心了好一会儿。可以预计,三次元的褚嬴消失了,我应该会相当平静。但也要公正地说,《棋魂》并不是一部烂剧,甚至比很大一部分国产青春剧优质。当然,如果你以漫画和动画的标准来评判它,那就另当别论了,单单褚嬴那个妆容,很多佐为粉可能都要被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