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兰否认曾干涉华纳决策:《信条》档期不是我定

诺兰执导的《信条》的北美票房表现被认为影响了多家好莱坞大公司的未来决策诺兰执导的《信条》的北美票房表现被认为影响了多家好莱坞大公司的未来决策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近日对华纳兄弟“明年全部17部电影将同步北美院线在流媒体上线”的决策做出批评,而他的《信条》的北美票房表现也引起讨论。华纳方回应批评时,同时谈到了该片票房的影响;诺兰方则澄清此前报道,表示《信条》的北美档期是华纳的决定,诺兰也没有表达要让该片在北美影院可以复工后马上上映的愿望。

《信条》于9月3日起在美国上映,在新冠疫情下,那时美国许多影院、尤其是大影市城市的影院尚不被允许复工,或者允许的上座率很低(目前仍未全面复工)。信条现在全球票房3.6亿美元,在通常来说诺兰影片的大市场北美、英国,票房数字都不算理想,北美目前报5760万美元。制作成本2亿美元左右,普遍被认为要亏不少。

近日,在诺兰对华纳史无前例的新决策表示批评后,华纳兄弟影业CEO Ann Sarnoff在外媒采访中被问到“对诺兰和别的好莱坞大人物的批评如何回应,是否会让你们以后跟顶级电影人和演员们的谈判十分困难”,她强调华纳一直在与院线合作,明年的17部电影也在改为流媒同步上线的同时保持了院线上映,而不是像别的一些电影一样不上院线、直接卖给流媒体或点播了,也谈到了诺兰的《信条》在北美疫情严峻的9月上映的发行经验:

Sarnoff表示华纳与电影院线一向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包括在夏天让《信条》院线上映,“我们对于该片发行很高兴,这部片子全球拿了3.6亿美元票房,主要是国际票房,美国有6000万美元。所以我们是真的在试着与院线合作,给他们现成供给,而我们现在的决定是给了他们17部2021年的院线新片,他们会有一整波的电影可以上映,所以他们会知道自己的生意能够运作起来。

别的很多电影公司在搞拖延策略,把自家影片推到2021年下半年或2022年,而且实际上有35部电影已经直接数字上线了,卖给了流媒或视频点播,我们不想这么做,我们想让电影以它们该有的方式在大银幕上放映。”

Sarnoff强调在新冠疫情下,这个新发行策略是有创造性的,且能创造双赢:院线有电影可上,还无法去电影院的那些美国观众可以通过HBO Max来看,华纳也可以对这些电影进行更加充分的营销,因为是在多个平台进行。她也强调这仅是2021年的确定策略,因为2021年之后情况未知,而相信那时候已经克服疫情。华纳会继续与院线、电影人和演员及其经纪人们合作,同时观察2022年之前是什么情况。

而诺兰方也对《信条》的北美档期做出回应:有媒体在诺兰对华纳的决策提出批评后刊登了一篇文章,表示如果不考虑《信条》在北美的票房表现,诺兰如今对华纳决策的批评是有道理的,但是是诺兰本人在今年3月在《华盛顿邮报》撰文,呼吁不要放弃电影院,希望观众在疫情结束后能回归影院,且此后也坚持《信条》应该早日进电影院——该文章援引了今年7月的一篇媒体报道:消息源表示,华纳想推迟该片原定北美档期(7月17日)时,给了诺兰一些档期选项并陈述了经济上的利弊,其中他们认为有利可图的新档期是8月7日,而诺兰一度不太愿意,表示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要成为北美影院复工后首先上映的大电影公司影片之一”,在院线可以开门的时候表现出对电影院的信念。一番讨论后,诺兰和华纳最终达成一致,把《信条》推迟到7月31日。

(但这个新档期没坚持多久,此后美国疫情再度严峻,7月31日又改成了8月12日,最后改为了反常规的发行策略:《信条》从8月26日起首先在美国之外的全球70个市场上映,包括9月4日在中国内地上映,而在当时很多地方的影院还不被允许开门的美国,是从9月3日起在一些选定的城市上映。)

文章上线后,诺兰的代理人对媒体回应称:让《信条》在9月初在北美院线上映是华纳的决定,想要在困难时刻支持电影院线,而非诺兰定的。而THR报道中提到的那次,情况是:华纳在决定推迟该片原定7月17日的北美档期后,给了诺兰多个新档期方案,都不晚于8月中旬。诺兰没有对任何华纳提的档期表达反对,也没有表达过“要成为北美影院复工后首先上映的大电影公司影片之一”的愿望。

其代理人也表示:诺兰是支持《神奇女侠1984》在上北美院线的同天上线流媒体的,因为这个决定是与电影创作团队和发行方协商后做出(有报道称华纳为此决策支付了主演盖尔·加朵和导演帕蒂·詹金斯等人1000万美元+作为补偿,Sarnoff在被问到此事时没有否认),而不是像明年的17部电影一样,是华纳在未告知合作方的情况下宣布同步上线流媒决策。

(孟卿)